Skip to Content

T51n2072_001 往生集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51 冊 » No.2072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No. 2072

往生集序

[0126b26] 世尊始成正覺。為諸有情普演佛乘。既而機難盡投。由是於一乘中示三乘法。而復於三乘中出淨土一門。今去佛日遠情塵日滋。進之不能發神解超聖階。退之倀倀乎有淪墜之險。而匪仗此門。其何從疾脫生死。大矣哉。可謂起末世沈疴必効之靈藥也。顧古之効多今之効尠。其咎安在。則亦口淨土心娑婆。而堅勇明悟不及前輩云爾。聞昔有傳往生者。歲久滅沒不可復覩。而斷章遺跡班班。互載於內外百家之書。予隨所見輒附筆剳。仍摘其因果昭灼者。日積之成編。殆存十一於千百而已。今甲申竊比中峯廛居。掩關於上方。乃取而從其類後先之。又證之以諸聖同歸。足之以生存感應。計百六十有六條。而間為之贊。以發其隱義。題曰往生集。俾緇素之流觀於是書將指而曰。某也以如是解脫而生。某也以如是純一而生。某也以如是精誠之極感格而生。某也以如是大悲大願而生。某也以如是改過不吝轉業於將墮也而生。某如是上生。某如是中生下生。庶幾乎考古驗今為淨業者左。而客有過我者。閱未數傳。勃然曰。淨土唯心。心外無土。往生淨土寓言也。子以為真生乎哉。寧不乖於無生之旨。予俟其色定。徐而謂曰。談何容易。如以無生而已矣。一切斷滅不應尚有唯心。果悟無生則生亦奚礙。生既本無故終日生而未甞生也。且爾已盡漏心否乎。對曰不能。噫漏心未盡則生緣未休。生緣未休則托質有所。茫茫三界大苦海中。不生淨土而生何土。六道之匍匐。九品之逍遙。利與害天淵矣。抑未之思歟。飾虛論而爭高。吾亦能之。所以弗為者。夫亦懼生於識法耳行矣。爾誠不以予言為非。即淨土而之佛乘。蓋未甞間隔絲毫。而奚乖之有。客悚然從坐而作。惘然而自失不覺。其汪然泣下而悲且咽也。整衣莊誦之終卷。亟拜亟請梓焉。梓既成。道其始末如此。

[0127a04] 萬曆十二年夏日   杭沙門袾宏識

往生集目錄



第一卷
  • 沙門往生類


第二卷
  • 王臣往生類
  • 處士往生類
  • 尼僧往生類
  • 婦女往生類
  • 惡人往生類
  • 畜生往生類


第三卷
  • 諸聖同歸類
  • 生存感應類

往生集卷之一

沙門往生類

遠祖師

[0127a26] 晉慧遠。雁門樓煩人。博綜六經。尤善莊老。聞安法師講般若經。豁然大悟。因剃染事之。太元六年過潯陽。見廬山閒曠。可以息心。遂感山神現夢。一夕雷雨。林木自至。刺史桓伊。乃為建殿。名曰神運。以慧永先住西林。故遠所居號東林焉。遠住東林。三十年跡不入俗。剋志西方。高僧鉅儒。凡百四十人。共為淨社。蓮漏六時禪誦不輟。澄心繫想。三覩聖相而沈厚不言。後十九年七月晦夕。於般若臺。方從定起。見阿彌陀佛身滿虛空。圓光之中。無量化佛。觀音勢至。左右侍立。又見水流光明。分十四支。洄注上下。演說妙法。佛言。我以本願力故。來安慰汝。汝七日後。當生我國。又見佛陀耶舍。慧持。慧永。劉遺民。在佛之側。揖曰。師志在先。何來之晚耶。既知時至。謂門人曰。吾始居此三覩聖相。今復再見。當生淨土必矣。至期端坐入寂。時義熙十二年八月六日也。

[0127b15] 贊曰。晉以前。淨土之旨。雖聞於震旦。而弘闡力行。俾家喻戶曉。則自遠師始。故萬代而下。淨業弟子。推師為始祖。可謂。釋迦再說西方。彌陀現身東土者也。厥功顧不偉歟。予昔遊廬山。酌虎溪之泉。瞻三咲之堂。徘徊十八賢之遺跡。見其規模弘遠。足稱萬僧之居。而殿閣塵埃。鍾鼓閴寂。寥寥然戶異其扃。室殊其爨矣。哲人云亡。芳躅無繼。嗟夫。

慧永

[0127b24] 晉慧永。河內人。十二出家。既而與遠公。同依安法師。太元初。駐錫廬山。刺史陶範。捨宅為西林以居之。絕志塵囂。標心安養。後義熙十年示疾。忽衣求屣欲起。眾驚問。答曰。佛來迎我。言訖而化。異香七日方滅。唐玄宗。追覺寂大師。

[0127c01] 贊曰。永初入道。與遠師伯仲。而創淨社。以為萬世法。亦遠祖而永宗矣。至於命終之際。見佛來迎。先後如出一輒。證往生之瑞。當以二師為準則焉。

曇順

[0127c06] 晉曇順。黃龍人。幼從羅什法師。講釋群經。什歎曰。此子奇器也。後入廬山修淨業。時寧蠻校尉劉遵孝。剏寺江陵。延順經始。盛弘念佛三昧。宋元嘉二年。別眾坐逝。異香滿室焉。

僧叡

[0127c11] 晉僧叡。冀州人。遊學諸方。遠歷天竺。還關中。從羅什法師。稟受經義。後預廬山蓮社。宋元嘉十六年。忽告眾曰。吾將行矣。面西合掌而化。眾見叡榻前一金蓮花。倏爾而隱。五色香煙。從其房出。

曇恒

[0127c17] 晉曇恒。河東人。童孺依遠公出家。內外典籍。無不通貫。自入廬山。專志念佛。義熙十四年。端坐合掌。厲聲念佛而化。

道昞

[0127c21] 晉道昞。頴川人。幼師遠公。通經律。言與行合。念佛三昧。究心無間。義熙十四年。豫章太守王虔。入山謁敬。請紹遠師之席。眾咸宗仰。元嘉十二年。集眾念佛。就座而化。

[0127c25] 贊曰。言行合一。所謂心口二俱念佛者也。聽其言則是。稽其行則非。而欲冀往生。將誰欺乎。

曇詵

[0127c29] 晉曇詵。廣陵人。幼師遠公。勤修淨業。兼善講說。註維摩經行於世。元嘉十七年。趺坐念佛而逝。

道敬

[0128a04] 晉道敬。瑯琊人。祖凝之刺江州。因從遠公出家年十七。博通經論。日記萬言。篤志念佛。蚤夜弗替。宋永初元年。謂眾曰。先師見命。吾其行矣。端坐唱佛而化。眾見光明滿室。彌時方滅。

[0128a09] 贊曰。冲年高才。鮮不自恃。而篤志念佛。非宿植淨因者乎。今沙彌略涉經論。我慢放逸。白首而無歸。不得已而談西方晚矣。

佛馱跋陀羅

[0128a13] 晉佛馱跋陀羅。此云覺賢。迦維衛國人。甘露飯王之裔也。年十六博學群經。深達禪律。姚秦沙門智嚴至西域。要師達長安。演法東宮。與羅什法師上下論議。後以懸指海舶遭擯。入廬山預遠公蓮社。譯出觀佛三昧諸經。宋元嘉六年。念佛而化。

僧濟

[0128a20] 晉僧濟。入廬山從遠公學。達嘆曰。紹隆大法。其在爾乎。後疾篤。誠期淨土。遠遺燭一枝曰。汝可運心安養。濟執燭憑几。停想無亂。又集眾諷淨土經。五更濟以燭授弟子元弼。令隨眾行道。頃之。覺自秉一燭。乘空而行。見阿彌陀佛。接置於掌。遍至十方。歘然而覺。且悲且慰。自省四大。了無疾苦。明夕。忽起立。目逆虛空。如有所見。須臾還臥。容色愉悅。謂傍人曰。吾行矣。右脅而逝。時方炎暑。三日而體不變。異香郁然。

[0128b01] 贊曰。濟以聖師指示。而生淨土。然則臨終助念。孰曰無功乎。而留龕溽暑。體發異香。梵行之精堅驗矣。

慧恭

[0128b05] 晉慧恭。豫章酆城人。與慧蘭僧光等同學。蘭光繫念淨土。臨終皆有奇應。又五年恭病篤。雨淚叩頭。誓心安養。念不少間。見阿彌陀佛。以金臺前迎。恭乘其上。又見蘭等。於臺上光明中。告曰。長老受生已居上品。吾等不勝喜慰。恨五濁淹延。相依之晚耳。恭欣然奮迅而逝。

慧虔

[0128b13] 晉慧虔。少出家戒行精確。義熙年中。投山陰嘉祥寺。苦身率眾後寢疾。屬想安養。祈誠觀音。北寺有淨嚴尼者。宿德篤行。夜夢觀音從西郭門入。清輝妙狀。光映日月。幢幡華蓋。七寶莊嚴。尼驚異作禮。問大士何往。答云。往嘉祥迎虔公耳。虔疾雖困。神色如常侍者皆聞異香。泊然而化。

[0128b20] 贊曰。臨終見佛。或疑純是自己想心。今他人亦見之何也。當知感應道交。不可思議。慎哉言乎。

僧顯

[0128b24] 晉竺僧顯。南遊江左。遇疾屬緣西方。虔苦不替。見阿彌陀佛。光照己身。所患皆愈。即起沐浴。為傍人說所見。并陳誡因果。辭意剴切。明晨端坐而化。

[0128b28] 贊曰。懈怠比丘。遇有疾則曰。吾力且憊。待平復已。然後念佛。不知念佛。為度老病。有疾念佛。今正是時。而顯以念力。既愈其疾。復得往生。賢哉。

慧通

[0128c04] 晉慧通。從涼州慧紹禪師。咨受禪法。祈心安養。微疾。於禪定中。見一人形甚端嚴。語通云。良時至矣。俄而見阿彌陀佛光明燁然。定起以告同學。安然而化。異香三日乃歇。

法琳

[0128c09] 晉法琳。臨卭人。專精戒品。止成都靈建寺修淨業。常持彌陀觀音二經。轉誦之時。輒見一偉貌沙門。屹然在前。建武二年寢疾。注念西方。禮懺不息。見諸賢聖皆集空中。合掌而逝。

[0128c14] 贊曰。琳誦經有沙門現前。蓋誠感耳無足為異。其生西方。不係乎是。修淨業者。毋取相希慕焉。

曇鑒

[0128c18] 宋曇鑒。平生片善。迴向西方。誓願見佛。一日定中。見阿彌陀佛。水洒其面。曰滌汝塵垢。浴汝心念。及汝身口。皆悉嚴淨。又於瓶中。出蓮花一枝授之。定起乃與寺僧敘別。夜漸深。獨步廊下念佛。至五鼓。其聲彌厲及明。弟子依常問訊。趺坐不動。就而視之。逝矣。

僧柔

[0128c25] 齊僧柔。學方等諸經。惟以淨業為懷。卒之日見化佛千數。室內外俱聞異香。西向敬禮而化。

慧光

[0128c29] 齊慧光。居洛陽。著華嚴涅槃十地等疏。妙盡權實之旨。一日有疾。見天眾來迎。光曰。我所願歸安養耳。已而淨土化佛。充滿虛空。光曰。惟願我佛攝受。遂我本願。即彈指罄咳。言氣俱盡。

[0129a05] 贊曰。天多欲樂。兼有女人非解脫處。古謂。假饒修到非非想不若。西方歸去來。是以贊淨土者。謂上品即發彼岸。下生猶勝天宮。今光於命盡之際。而詳審堅固所願確然。可謂明且勇矣。

慧進

[0129a11] 齊慧進。居高座寺。誓誦法華。造經百部。願迴此業得生安養。後聞空中告曰。汝願已足。必得往生。無病而卒。

道珍

[0129a15] 梁道珍。住廬山修淨業。夢有人乘船海中。問之。云往彌陀佛國。珍乞隨行。船人云。汝未營浴室。及誦彌陀經。未可也。覺而浴僧誦經。歷年不輟。忽房內池面。降白銀臺。因默記其事。書經函中。命盡之夕。半山以上。如烈火千炬。交相輝映。邑人遙見。謂是諸王禮覲。及旦乃聞珍卒。後檢經函。知珍瑞應。宜生淨土久矣。

[0129a23] 贊曰。遠公三覩聖相而不言。珍公池降銀臺而默記。古德之厚重類如此。彼淺丈夫者。纔有少異。曉曉自鳴。小則失其所有。大則增其魔事矣。可弗慎諸。

神鸞

[0129a28] 後魏曇鸞。少遊五臺。感靈異出家。而性嗜長生。受陶隱君仙經十卷。後遇菩提流支。乃問曰。佛有長生不死術乎。支笑曰。長生不死。吾佛道也。乃授十六觀經曰。學此則三界無復生。六道無復往。其為壽也。河沙劫石。莫能比焉。此吾金仙氏之長生也。鸞大喜。遂焚仙經而修淨業。寒暑疾痛曾無少懈。魏主號為神鸞。一夕室中見梵僧。謂曰。吾龍樹也。久居淨土。以汝同志故來相見。鸞自知時至。集眾教誡曰。勞生役役。其止無日。地獄諸苦。不可以不懼。九品淨業。不可以不修。因令弟子高聲念佛。西向稽顙而終。眾聞天樂自西而來。良久乃已。

[0129b12] 贊曰。黃冠者恒言曰。釋氏有死。神仙長生。今支公謂佛有長生。仙無長生。此論痛快簡當。高出千古。鸞法師捨偽歸真。如脫敝屣。豈非宿有正因者哉。

智者大師

[0129b17] 隋智顗。號智者大師。頴川人。孩幼之時。見像即禮。逢僧必拜。十八出家於果願寺。後禮南嶽思大禪師。弘法緣畢。在剡東石城寺。將入滅謂弟子曰。吾知命在此。不復前進。輟斤絕弦於今日矣。唱觀無量壽佛經題竟。復曰。四十八願。莊嚴淨土。華池寶樹。易往無人。火車相現。一念改悔者。尚得往生。況戒定熏修。聖行道力。功不唐捐矣。智朗請云。未審大師證入何位。沒此何生。師曰。吾不領眾。必淨六根。損己利人。但登五品。汝問何生者。吾諸師友。侍從觀音。皆來迎我。言訖唱三寶名。如入三昧。

[0129b29] 贊曰。大師道德崇重一家教觀。萬代宗仰。而捨壽之際。惟西方是歸。乃至疏觀經。著十疑論。恒於此諄諄焉。意可知矣。或曰。疏稱心觀為宗。淨土其非實歟。噫大師謂。約心觀佛。不謂無佛。如其無佛。心觀何施。正報既然。依報亦爾。學台教者審之。

法喜

[0129c07] 隋法喜。常行方等懺法。忽一雉索命。有神人呵曰。法師當往生淨土。豈償汝命。後於病中。發願以一生行業。回向西方。至心念佛。即見佛菩薩來迎。端坐而化。

[0129c11] 贊曰。經稱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忘。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喜惡得以生淨土不償雉命。良由一生淨土。永絕輪迴。因緣何從而得會遇。若其忍悟無生。入塵利物。縱有報償。則所謂將頭臨白刃。一似斬春風者矣。豈與凡夫六道等耶。

章安

[0129c18] 隋灌頂。章安人。智者大師弟子也。日以念佛為事。臨終室有異香。遺誡弟子竟。忽起合掌。稱阿彌陀佛二大士名。奄然而化。

慧成

[0129c22] 隋慧成。居枝江。誦彌陀經。修西方觀三十年。常坐不臥。每入定見淨土蓮臺寶樹。臨終之夕。人夢成坐蓮花。隱隱西去。

道喻

[0129c26] 隋道喻。居開覺寺。念阿彌陀佛。日夜不廢。造像僅三寸。後於定中。見佛謂曰。汝造我像何小。喻曰。心大即大。心小即小。言訖見像。身遍滿虛空。告曰。汝當澡浴清淨明星出時。我來迎汝。至時果見佛來。光明滿室。遂坐而化。

[0130a02] 贊曰。心大即大。心小即小。然則心穢即穢。心淨即淨審矣。而喻見一佛遍空。前僧柔慧光。見多佛遍空。蓋一即多。多即一。非有優劣也。

智舜

[0130a07] 隋智舜。入廬山踵遠師淨業。大業初。講觀經畢。即示疾。見鸚鵡孔雀。念佛法僧。出微妙音。告弟子曰。我今日往生矣。安然而逝。

慧海

[0130a11] 隋慧海。住江都安樂寺。善經論。精誠念佛。有僧道銓者。至自齊州。齎阿彌陀佛像。微妙工巧。世所未有。問之則云。此天竺雞頭摩寺五通菩薩。乘空往彼安樂世界。圖繪而來。海感慶逢遇虔篤禮敬。乃覩神光炤爍。於是模寫懇苦。願生彼國。後微疾。夜忽起。依常面西禮竟。跏趺至曉而逝。儼然如生。

[0130a18] 贊曰。極樂世界過此十萬億佛土。亦非乘空所可到者。慧海之精誠感佛。彼道銓安知。非淨土之賢聖乎。

法智

[0130a22] 隋法智。髫年出家。晚歲聞徑直之門。莫如念佛。乃謂人曰。我聞。經言。犯一吉羅。歷一中劫。入地獄可信。又言。一稱阿彌陀佛。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則未之信。有明者示云。汝大邪見。俱是佛言。何得不信。遂於國清寺兜率臺。晝夜精勤念佛。忽辭道俗云。某生西方去也。中夜無疾而化。時有金色光明。照數百里。江上漁人謂是天曉。遲久方明。始知智之往生云。

[0130b02] 贊曰。佛云吾言如蜜。中邊皆甜。悉宜信受。是故信少惡入地獄。而不信一念生西方。此誠可謂邪見矣。近世喜持呪者。見陀羅尼所說功德。能易山海役鬼神。滿種種求願。則躍然而信。見淨土所說功德。能直入聖階。立超三界。則恬然不介意。其為邪見等耳。可慨也夫。

善導和尚

[0130b10] 唐善導。貞觀中。見西河綽禪師九品道場。喜曰。此真入佛之津要。修餘行業。迂僻難成。惟此法門。速超生死。於是勤篤精苦。晝夜禮誦。激發四眾。每入室互跪。念佛非力竭不休。出則為人演說淨土。三十餘年不暫睡眠。好食送厨。粗惡自奉。凡有施。用寫彌陀經十萬卷。淨土變相三百壁。修營廢墜。燃燈續明。三衣瓶鉢。不使人持。行不共眾。恐談世事。從其化者甚眾。有誦彌陀經十萬至五十萬遍者。有念佛日課萬聲至十萬聲者。得念佛三昧。往生淨土者。莫能紀述。或問。念佛生淨土耶。師曰。如汝所念。遂汝所願。乃自念一聲。有一光明從其口出。十至於百。光亦如之。其勸世偈曰。漸漸雞皮鶴髮。看看行步龍鍾。假饒金玉滿堂。豈免衰殘病苦。任汝千般快樂。無常終是到來。惟有徑路修行。但念阿彌陀佛。忽謂人曰。此身可厭。吾將西歸。乃登柳樹。向西祝曰。願佛接我。菩薩助我。令我不失正念往生淨土。言已投身而逝。高宗皇帝知其事。賜寺額曰光明云。

[0130c01] 贊曰。善導和尚。世傳彌陀化身。觀其自行之精嚴。利生之廣博萬代而下。猶能感發人之信心。脫非彌陀必觀音普賢之儔也。猗歟大哉。

智欽

[0130c06] 唐智欽。專習禪業。又禮念萬五千佛名。乃至百遍。後於柳州阿育王塔前。燃一臂求生淨土。弟子僧護。夜半見庭前光照異常。因問。何人秉炬。凡三問。空中聲曰。來迎欽禪師耳。護急啟窓。見佛身光明。旛華寶蓋滿虛空中。欽隨佛冉冉而去。

[0130c12] 贊曰。燒身燒臂。大乘經中屢開。然此得忍大士所為。非初心境界也。求西方者。當學欽公之習禪禮佛。不必效其燃臂。若能用燃臂之精虔勇猛。以治其惡習則所燃亦多矣。古云。善學柳下惠。不其然歟。

五會法師

[0130c18] 唐法照。大歷二年。止衡州雲峯寺。慈忍戒定。為時所宗。甞於鉢內覩五色雲。有梵剎曰大聖竹林寺。後詣五臺見異光。果得竹林寺。入講堂則文殊在西。普賢在東。萬眾圍繞而為說法。照作禮問曰。末代凡夫。未審修何法門。文殊告曰。諸修行門無如念佛。我以念佛得一切種智。又問當云何念。曰此世界西。有阿彌陀佛。彼佛願力。不可思議。汝當繼念毋令斷絕。決定往生。後臘月朔。在華嚴院淨業道場。方憶二大士記我往生。乃一心念佛。忽見梵僧佛陀波利。謂曰。汝華臺已就。後三年華開矣。至期謂眾曰。吾行矣。端坐而逝。師甞於湖東寺。開五會念佛。感祥雲寶閣。覩阿彌陀佛及二菩薩身滿虛空。又於并州五會念佛。感代宗皇帝宮中聞念佛聲。遣使追尋。乃見師勸化之盛。遂詔入京。教宮人念佛亦及五會。號五會法師。

[0131a06] 贊曰。感夢於前。覩境於後。其可信明矣。然則諸修行門。無如念佛。文殊口授也。顧不足信歟。三載之前。花臺預就。所謂信心纔起。蓮蕋標名。隨其勤惰而或鮮或萎。又不足信歟。噫冥現靈蹤。預符聖記。化行五會。音徹九重。豈非乘悲願而生者哉。

臺岩康法師

[0131a13] 唐少康。縉雲仙都人。十五通法華楞嚴。貞元中因詣洛陽白馬寺。見殿中文字放光。探之則善導和尚。西方化導文也。師祝曰。若於淨土有緣。當更放光。言已光明閃爍。師曰。劫石可磨。我願無易矣。遂至長安光明寺善導和尚影堂。瞻禮忽見遺像。升空謂曰。汝依吾教廣化有情。他日功成。必生安養。乃適新定。乞錢誘小兒念佛。念佛一聲與錢一文年餘。無少長貴賤。見師者皆稱阿彌陀佛。念佛之聲盈滿道路。又於烏龍山建淨土道場。每升座高聲唱佛。眾見一佛從其口出。十聲則有十佛。師曰。汝見佛者必得往生。時眾數千。有不見者。悲傷自責。因倍精進。後二十一年十月三日。囑道俗曰。當於淨土起欣樂心。於閻浮提起厭離心。汝曹此時。見我光明。真我弟子。遂放異光數道而逝。塔於臺子岩。號臺岩法師。

[0131b01] 贊曰。或疑佛從口出。似涉怪異。噫世尊逢醉象時。手五指端。出金光獅子。其言曰。我何有心於禦象哉。以我無量劫來。修慈忍力。自然而有獅子現焉。我亦不知也。今康公現佛。亦無量劫來。歸敬之所致耳。何怪之有。世有魔師。教人黑夜習坐。於香烟上注觀佛現。以為感應。較此邪正實霄壤焉。修淨業者。不可不辯。

自覺

[0131b10] 唐自覺。住真州。常發願。願因觀音。得見阿彌陀佛。於是鑄觀音像。高四十九尺。既成祝願。夜三更。忽有金光二道。阿彌陀佛。自光中而下。二大士左右隨之。佛垂手摩覺頂曰。守願勿易。利物為先。寶池生處。孰不如願。後十一年七月望夕。見一人形似天王。雲間現身。謂覺曰。安養之期至矣。即於觀音像前。趺坐而化。

善胄

[0131b19] 唐善胄。瀛州人。武德三年病革。謂門人曰。吾一生正信。不慮淨土不生。即令拂拭房宇燒香嚴待。病久委臥。忽起坐合掌。語侍人曰。安置世尊令坐。又自陳懺悔。良久曰。世尊去矣。低身似送因臥曰。向者阿彌陀佛來。汝等還見否。不久吾當去耳。少頃而逝。

神素

[0131b26] 唐神素。安邑鳴條人。講演為業。與道傑齊名。一生行業。屬想西方。貞觀二年眾請主栖岩。十七年二月二十三日召大眾與別。趺坐正容令誦觀音普門品二遍。自稱阿彌陀佛又令一人唱。餘人和中夜端坐儼然而逝。肌肉雖盡骨坐如初。

[0131c04] 唐慧。出家襄川。甞弘三輪大經。貞觀二十三年四月八日。夜見山神告曰。法師房宇不久當生西方。至七月十四日。講盂蘭盆經竟手曰。生受信施今須通散。一毫以上。捨入十方窮獨乞人。并諸異道。言已終於法座。

[0131c09] 贊曰。昔生公說法將竟。眾見麈尾墜地。憑几而化。如入禪定。之事亦類是矣。嗚呼匪平生道力。可勉強於臨時耶。

懷玉

[0131c13] 唐懷玉。台州人。布衣一食。常坐不臥。誦彌陀經三十萬遍。日課佛號五萬聲。天寶元年。見佛菩薩滿虛空中。一人持銀臺來迎。玉曰。吾一生念佛。誓取金臺。何為不然。聖眾遂隱。玉彌加精進。三七日後。向擎臺者來云。師以精進得升上品。宜趺坐以俟。三日後異光滿室。曰弟子曰。吾生淨土矣。含笑而逝。郡太守叚公。作偈贊曰。我師一念登初地。佛國笙歌兩度來。惟有門前古槐樹。枝低只為罣金臺。

[0131c22] 贊曰。或謂銀臺至而復隱。金臺誓而重來。何得果報無憑。由人揀擇。通曰。此正謂萬法由心隨感而應者也。且火車已現。十念而得往生。天眾來迎。矢心而歸淨土。善惡聖凡之相。隔尚可轉業須臾。況金銀幾希間耶。

道昂

[0131c28] 唐道昂。魏郡人。師靈裕法師。常於寒陵山寺。講華嚴地論。稽洽博詣。志結西方。願生安養後自知命極。預期八月。人未之測也。至八月朔日無所患。問齋時至未。即昇高座。身含奇相。爐患異香。引四眾受菩薩戒。詞理切至。聽者寒心。昂舉目高視。見天眾繽紛。管絃嘹喨。告眾曰。兜率陀天迎我。然天道乃生死根本。由來非願常祈心淨土。如何此誠不果遂耶。言訖天樂還滅。便見西方香花伎樂。充塞如雲。飛湧而來旋環頂上。舉眾皆見。昂曰。今西方靈相來迎事須願往。但見香爐墜手。即於高座而逝。足下有普光堂等字。遐邇驚嘆。

[0132a11] 贊曰。却天宮而求淨土。前有光公。後有洪公及昂。蓋三人焉而時逼須臾。猶能導四眾以毘尼。據高座而歸寂。靈相紛然駭人心目。嗚呼異哉。

道綽

[0132a16] 唐道綽。并州汶水人。十四出家。習經論。晚事瓚禪師學禪。又篤志神鸞淨土之業。有僧定中。見綽數珠如七寶大山。平居為眾講無量壽觀經。將二百遍。人各掐珠。口稱佛號。或時散席。嚮彌林谷。六時禮敬。初不廢缺。念佛日以七萬為限。貞觀二年四月八日歸寂。聞而赴者。滿於山寺。見化佛住空。天花下散焉。

寶相

[0132a24] 唐寶相。雍州長安人。十九出家。頭陀自靜。六時禮懺。垂四十年。夜分誦彌陀經七遍。念佛六萬聲。病既革。誦念不捨。囑道俗曰。念佛為先。勿虛度世。當於西方相待。又曰。燒散吾尸。不勞銘塔。言訖而逝。

[0132a29] 贊曰。玉念佛日。記五萬綽七萬。相今六萬。三老者皆高僧。而日課有常數。今人忽之曰。此愚夫婦所作也。獨何歟。

惟岸

[0132b04] 唐惟岸。并州人。約淨土為真歸之地。行方等懺。服勤無缺微疾。見觀音勢至二菩薩現於空中。岸召畫工。無能畫者。忽有二人。自言能畫。畫畢不見。岸乃告諸弟子曰。吾今往生。誰偕行者。有童子願往。岸令辭父母。父母謂為戲言未信也。頃之沐浴更衣。入道場念佛而化。岸撫其背曰。小子何得先吾行耶。因索筆讚二菩薩。有願以慈悲手。提獎共西行之句。讚畢長逝。

[0132b13] 贊曰。岸之事無惑矣。彼童子非久積淨業。胡脫化之神異噫。爾不見十念成功乎。不然則宿世善根熟耳。修淨業者。或今身不克往生。觀此可以自慰。

僧衒

[0132b18] 唐僧衒。并州人。初念慈氏。期上生內院。年九十遇道綽禪師。得聞淨土。始迴心念佛。日禮千拜。一心無怠。後有疾。告弟子曰。阿彌陀佛授我香衣。觀音勢至示我寶手。吾其行矣。言訖而逝。七日異香不散。時有啟芳圓果二法師。目擊斯事。乃於悟真寺。共折楊枝於觀音手中。誓曰。若於淨土有緣。當七日不萎。至期益茂。芳果慶忭。晝夜觀念不捨。忽覺臨七寶池。入大寶帳。見佛及二大士。坐寶華臺光明輝映。芳果作禮。佛云。念我名者皆生我國。又聞釋迦世尊。與文殊菩薩以梵音聲。稱讚淨土。復見三道寶階。其一白衣。其二道俗相半。其三唯僧也。云皆至心念佛者。得生此土耳。後五日。忽聞鍾聲曰。鍾聲我輩事也。俱時化去。

[0132c04] 贊曰。耄耋之年。始修淨業。而尚得往生。少壯可知矣。彼芳果聞風興起。終獲靈應。見賢思齊。其此之謂乎。

懷感

[0132c08] 唐懷感。居長安千福寺。入念佛道場。三七日不覩靈瑞。自恨障深。欲絕食畢命。善導大師不許。勸令精虔三載感如所教。後見佛金色玉毫。得念佛三昧。製決疑論七卷。臨終合掌云。佛來迎我。遂卒。

[0132c13] 贊曰。諺有之。惟貴功深。杵可作針。吾於感有徵矣。畫地自限者思之。

德美

[0132c16] 唐德美法師。於會昌寺西院。造懺堂行般舟三昧。終夏不坐臥。或止口過三年不言。或行不輕。七眾通禮節衣減食。斷絕世想。專念西方。口誦彌陀。終其身不輟。後一時入室稱佛。倏然而化。

[0132c21] 贊曰。斷絕世想則染緣盡。專念西方則淨緣成。先民有言。愛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淨土誠哉言乎。

辯才

[0132c25] 唐辯才。襄陽人。潛修淨土二十年。未甞自稱。獨與護戎任公善。謂之曰。才必生淨土。期在十年。一日令弟子報任公曰。向所期已。及任公至。才曰。吾去矣。趺坐而化。眾聞仙樂西來。異香散漫。

壽洪

[0133a02] 唐壽洪。汾陽人。常念佛。虔求淨土將亡。見兜率天童子來迎。洪曰。我期西往。不生天上。即令眾念佛。遽云。佛從西來。言訖而化。

法祥

[0133a06] 唐法祥。住楊都大興國寺。三十年修安養之業。凡有饒益。必用迴向。因疾弟子。聞祥稱佛聲甚厲。又見房西壁有光若鏡。現淨土相頻伽鼓翼。乃倏然而化。

[0133a10] 贊曰。祥見頻伽。前智舜見鸚鵡孔雀。不見佛而見眾鳥何耶。經云。是諸眾鳥。皆阿彌陀佛變化所作。故知。正報依報。俱淨土相也。幸無疑焉。

大行

[0133a15] 唐大行。居泰山修普賢懺法三年。感大士現身。晚歲入大藏。陳願隨手取卷。得彌陀經。晝夜誦咏。至三七日。覩琉璃地上。佛及二大士現身。僖宗皇帝聞其事。詔入內賜號常精進菩薩。後一年琉璃地復現。即日而終。異香經旬。肉身不壞。

[0133a21] 贊曰。瑠璃地上下明徹。淨德所感也。而慧永僧衒異香七日。慧通三日。行今浹旬。孰非梵行之芬芳也哉。

明瞻

[0133a25] 唐明瞻。晚歲剋志安養。或譏其遲暮。瞻曰。十念功成。猶得見佛吾何慮乎。後因疾。於興教寺具齋。別道俗。時僕射房玄齡杜如晦皆與焉。日過午。整威儀念佛。遽曰。佛來矣。二大士亦至。竦身合掌而化。

永明壽禪師

[0133b02] 錢氏吳越延壽。杭州餘杭人。依四明翠岩禪師出家。參天台韶國師。發明心要。甞行法華懺。中夜見普賢。蓮花忽然在手。因思宿願未決。登智者岩。作二鬮。一曰。一心禪定。一曰。萬行修淨土。冥心精禱。七拈皆得淨土。於是一意專修。後住永明。日課一百八事。夜往別峯行道念佛。旁人時聞螺貝天樂之音。忠懿王嘆曰。自古求西方。未有如此之專切者也。乃立西方香嚴殿。以成其志。在永明十五年。弟子千七百人。常與眾授菩薩戒。施鬼神食。放諸生命。皆悉迴向莊嚴淨土。時號慈氏下生。開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晨起焚香告眾。趺坐而化。後有僧來自臨川。經年遶其塔。人問故曰。我病入冥。見殿左供一僧像。王勤致禮敬。密詢其人則曰。此杭州永明壽禪師也。凡死者皆經冥府。此師已徑生西方上上品矣。王重其德。故禮敬耳。

[0133b19] 贊曰。永明佩西來直指心印。而刻意淨土。自利利他廣大行願。光昭於萬世。其下生之慈氏歟。其再生之善導歟。

志通

[0133b23] 石晉志通。鳳翔人。因見智者大師淨土儀式。不勝欣忭。自是不向西唾。不背西坐。專心念佛。後見白鶴孔雀成行西下。又見蓮花開合於前。通云曰。白鶴孔雀淨土境也。蓮花光相。受生處也。淨土現矣。乃起禮佛而終。茶毘有五色祥雲。環覆火上。舍利鱗砌於身。

[0133b29] 贊曰。唾必西避。坐必西向。繫念如斯。何事不。今以輕心淺心。而欲往生難矣。或曰。不已着乎。噫諦觀落日。經有明文。智者大師。始生而面西趺坐。乃至淨業諸賢。西向坐脫者。不着而能之乎。耽心濁境。終世安然。纔念淨邦。便憂其着。顛倒乃爾。嗟乎異哉。

晤恩

[0133c07] 宋晤恩。姑蘇常熟人。年十三聞誦彌陀經。遂求出家。終日一食。不離衣鉢。不畜財寶。臥必右脅。坐必跏趺。每布薩涕泗不止。遍誨人以西方淨業。及一乘圓旨。有疑不逗機者。答曰。與作毒鼓之緣耳。雍熙二年八月朔日。夜覩白光自井而出。謂門人曰。吾將逝矣。絕粒禁言。一心念佛。夢一沙門。執金爐焚香。三遶其室。自言灌頂。來此相迎。夢覺呼門人至。猶聞異香二十五日。說止觀指歸及觀心義畢端坐而化。人聞管絃鈴鐸之音嘹亮空中。漸久漸遠。自西而去。

[0133c18] 贊曰。財食不貪。廉潔心也。坐臥不苟。敬慎心也。衣鉢不離。持重心也。布薩垂泣。誠信心也。四心皆淨因。宜其往生矣。至於誨人。則西方淨業。與一乘圓教並施。恩其深入念佛法門者乎。

圓淨常法師

[0133c24] 宋省常。錢塘人。七歲出家。淳化中住南昭慶。慕廬山之風。乃刺血書華嚴經淨行品。易蓮社以淨行。士大夫預會者。稱淨行弟子。而王文正公且為之首。一時公卿伯牧百二十人。比丘千人焉。翰林蘇易簡。作淨行品序。至謂予當布髮以承其足。剜身以請其法。猶尚不辭。況陋文淺學而有惜哉。天禧四年正月十二日端坐念佛。有頃厲聲唱云佛來也。泊然而化。

[0134a04] 贊曰。始遠公。次善導。既而南嶽五會。永明臺岩。終於法師。號蓮社七祖。勸化之盛。蓋耀古彌今矣。雖然覈其自脩。則罔不精勤刻勵。如所以示人者。今沙門知勸人。而不知勸己。欲竊附於前輩。不幾狂乎。

淨觀

[0134a10] 宋淨觀。住嘉禾寂光庵。修淨土懺法十餘年。謂弟子曰。我後二十七日行矣。至期二日前。見紅蓮花。次日又見黃花滿室。皆有化生孩兒。坐於花上。仙帶結束。三日入龕端坐。命眾念佛。頃之脫去。

[0134a15] 贊曰。念佛人預知時至。蓋娑婆緣盡。淨土緣成。自然聖境冥現。如遠公七日。今觀二十七日之類是也。世人生無實德。死欲效嚬。扭揑粧點。取笑於識者。甚則生身活焚。搖動遠邇。不知附鬼着邪。流入惡趣。尤可憐憫。復使無眼之徒。欣而希則之。其為害也大矣。我集往生。何無一人活焚其軀者。願智人觀此。普以告世。救諸愚民。

慈雲懺主

[0134a24] 宋遵式。台州臨海縣人。學行高古。名冠兩浙。專志安養。甞行般舟三昧。九十日苦學嘔血。入道場兩足皮裂。以死自誓。忽如夢中。見觀音垂手指其口。引出數虫。又指端出甘露。注其口。覺身心清涼。疾遂愈。著淨土決疑行願。及淨土懺法。行於世天聖間。將化之日。炷香禮佛。願諸佛證明。往生安養。至晚坐脫。人見大星隕於靈鷲峯。時號慈雲懺主云。

[0134b03] 贊曰。克勤懺法。自行而垂憲萬世。古今一人而已。至於寶手出虫甘露灌口。非精誠之極疇能然乎。

宗坦疏主

[0134b07] 宋宗坦。潞州黎城人。五十年名播講林。晚於唐州青臺鎮。專求淨土。三業四儀。曾無暫忘。政和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夢阿彌陀佛。謂曰。汝說法止六日。當生淨土。覺而白眾。至五月四日。集眾告曰。因緣聚散。固當有時。淨土勝緣。惟憑時刻。願眾念佛助我往生。言已坐脫。滿空雷鳴。白雲覆地。三日方歇。所持瑪瑙數珠。盤於指上。眾取之。竟不能得。感應事繁。具如別說。

[0134b16] 贊曰。雷者法音之吼。雲者慈蔭之深。手珠不脫。念力之牢強見矣。

慈照宗王

[0134b19] 宋子元。號萬事休。平江崐山人。少習止觀。定中聞鴉聲悟道。頌曰。二十餘年紙上尋。尋來尋去轉沈吟。忽然聽得慈鴉叫始信。從前錯用心。於是利他心切。普勸念佛。代為法界眾生。禮佛懺悔。祈生安養。剏白蓮懺堂。述四土三觀。選佛圖。開示蓮宗眼目。逆順境中。未甞動念。高宗皇帝召見。賜號慈照。後於鐸城。三月二十三日。告眾曰。吾化緣已畢。時當行矣。言訖合掌示寂。荼毘舍利無數。勅賜最勝之塔。

法持

[0134c01] 宋法持。居化度寺。修彌陀懺。願促閻浮之壽。早生安養。後小疾。雨淚悲號。祈垂接引。厲聲念佛不絕。忽見佛身丈六。立於池上。即自言曰。我已得中品生。西向而化。

[0134c05] 贊曰。人情莫不欲壽。促算而求安養。非欣厭之極乎。雖然發願可也。赴海投崖。而疊薪自燼。則魔矣。

本如

[0134c09] 宋本如。號神照。住東山承天寺。與郡守張郇。結社一日升座說法。與眾訣別。退而坐逝。時江上漁人。見雲端有僧西去。明年啟塔。顏貌如生。蓮花產於塔前。

基法師

[0134c14] 宋基法師。學於寶雲。住太平興國寺。精意念佛。一日示疾。為弟子廣談玄旨。眾忽見。西方現光。空中奏樂。師曰。阿彌陀佛與二大士俱至。即右脇西向而化。門人夢阿彌陀佛授記。為超世如來。或夢師坐青蓮花臺者。法智禪師嘆曰。臥病談玄。臨終見佛。是可敬也。

[0134c20] 贊曰。或疑。基曷為即得授記。噫親見如來無量光。見前授我菩提記。子知之乎。

若愚

[0134c23] 宋若愚。居雲川仙潭。建無量壽閣。勸道俗念佛。精勤三十年。與道潛則章二師為友。潛能詩近名。愚與章惟務實行。將順世。夢神人告曰。汝同學則章。得普賢行願三昧。已生淨土。彼正待汝。愚乃沐浴更衣。命眾諷觀經。端坐默然忽云。淨土現前。吾當行矣。書偈而化。偈曰。本自無家可得歸雲邊有路許誰知。溪光搖落西山月。正是仙潭夢斷時。又曰。空裏千花羅網。夢中七寶蓮池。踏得西方路穩。更無一點狐疑。

[0135a04] 贊曰。愚與潛章為友。而潛以耽詩。親名失淨土之利。黜世智疎世緣。求西方者。當書諸紳。

守真

[0135a08] 宋守真。永興人。講起信論法界觀。常於中夜。結無量壽佛往生祕密印。繫念西方。一夕天曉。自覺身登淨土。舉目見佛。因俯伏像前。忽曰。四十八願。能度我者。乃持香花。入殿供養。就坐而化。

知禮

[0135a14] 宋知禮。號法智。居南湖。述妙宗鈔。大彰觀心觀佛之旨。每歲二月望日。建念佛施戒會。動逾萬人。又撰融心解。明一心三觀。顯四淨土之義。後於歲旦。建光明懺。至五日召大眾說法。驟稱佛號數百聲。奄然坐逝。

[0135a19] 贊曰。禮述妙宗。說淨觀。大弘台教。而臨終念佛坐逝。豈騰口說者。可同日語耶。

有嚴

[0135a22] 宋有嚴。住台州赤城崇善寺。依神照學天台教。晚年結茆樝木之下。號曰樝菴。平生篤修淨業。有懷安養故鄉詩。為時所傳。建中靖國元年夏四月將終。見寶池大蓮花。天樂四列。乃作餞歸淨土詩示眾。後七日跏趺而化。塔上有光如月。三夕方隱。

[0135a28] 贊曰。前法祥鏡光。現於壁端。今嚴公月光。現於塔上。皆身心瑩徹之明驗也。乃至光明滿室者。金光彌亘江上數百里者。嗚呼。是可以偽為乎哉。

慧明

[0135b04] 宋慧明。號晦菴。學於慧光。晚依蓄山常照寺。修淨業。日課法華楞嚴圓覺。持彌陀聖號萬數。慶元己未春示疾。謂弟子曰。吾學大乘。求生淨土。今果遂矣。累足坐逝。眾聞天樂西來。徘徊頂上。荼毘五色舍利無數。

師贊

[0135b10] 宋師贊。雍州人。為僧童。年十四。念佛不絕。忽遇疾暴亡。俄而復甦。謂師及父母曰。阿彌陀佛來此。兒當隨行。隣人見空中寶臺。五色異光。向西而沒。

二沙彌

[0135b15] 隋汶州二沙彌。同志念佛。長者忽亡。至淨土見佛白言。有小沙彌同修。可得生否。佛言。由彼勸汝。汝方發心。汝今可歸。益勤淨業。三年之後。當同來此。至期二人。俱見佛來。大地震動。天花飃舞。一時同化。

了然

[0135b21] 宋了然法師。號智涌。住白蓮寺二十四年。夢二龍戲空中。一化為神人。袖出簡云。師七日當行。既寤集眾說法。大書曰。因念佛力。得生樂國。凡汝諸人。可不自勉。即沐浴更衣。令眾誦彌陀經。至西方世界處。倏然而化。能仁寺行人。皆聞天樂之音。祥光上燭天表。

思照

[0135b28] 宋釋思照。研究宗教。專心淨業。每四更即起。稱誦佛名。懈怠比丘。不遑安寢。效法藏四十八願。結僧俗係念淨會三十年。一日感疾。夢丈六金身。集眾念佛。忽厲聲同眾稱念。屈指作印坐逝。闍維齒及數珠不壞。

智廉

[0135c05] 宋智廉。居上虞化度寺。初遍參宗門。晚節一意西方。慶元改元秋八月。別眾曰。我夢中見阿彌陀佛。大眾圍繞說法。佛云。諸善人等。當須專心淨業來生我國。我見勝相。往生必矣。乃書偈曰。雁過長空。影沈寒水。無滅無生。蓮花國裏。書畢回身。向西結印而逝。

智深

[0135c12] 宋智深。號慈川。學於海月。歸嘉禾。開長堂供眾二十年。專志念佛。常以淨業化人。得往生者甚眾。忽示疾。客至問安。談論如常時。客方出門。即遷化。人見紫雲。向西而沒焉。

法因

[0135c17] 宋法因。住四明廣壽寺。三十年冥心淨土。後有疾。集眾諷觀經。稱佛號者三夕。謂門人曰。吾將行矣。或請留偈。乃書曰。我與彌陀本無二。二與不二並皆離。我今如此見彌陀。感應道交難思議。挺身端坐而逝。

[0135c22] 贊曰。以我心而念彼佛。則生佛宛然。即凡心而見佛心。則生佛何別。何別故離二。宛然故離不二。離二故不從他覓。離不二故不礙求生。又離二故凡情斯盡。離不二故聖解俱亡。如此見佛者。終日娑婆。終日淨土。念念釋迦出世。時時彌勒下生。可謂真見彌陀者也。其或不然覿面相逢。白雲萬里。

智仙

[0136a01] 宋智仙。號真教。住白蓮寺。講道十三年。西向禮念。未甞少廢。一夕微疾。請觀堂行人。誦彌陀經。卷未終而坐脫。隣住能仁寺僧。皆聞天樂和鳴。黎明乃知師亡。

宗利

[0136a06] 宋宗利。居新城碧沼。修念佛三昧者十年。後入道味山。築菴名曰一相。越十五年。忽謂弟子曰。吾見碧蓮花。遍滿空中三日。復曰佛來矣。即書偈云。吾年九十頭雪白。世上應無百年客。一相道人歸去來。金臺坐斷。乾坤窄。奄然而化。

齊玉

[0136a13] 宋齊玉。號慧覺。初於霅川寶藏寺。建淨土會。後住上竺。夜半頂彌陀像行道念佛。一日謂首座曰。床前多寶塔現。非吾願也。所欲則淨土耳。可為我集眾念佛。首座鳴鍾。僧至將百餘。玉云。今已見佛。瞑目端坐而逝。

[0136a18] 贊曰。多寶塔亦佛國也。玉何以不願。昔韋提希。遍觀淨土而獨求安養。蓋非專修。功弗克就。知此可與言西方矣。

圓照本禪師

[0136a22] 宋宗本。常州無錫人。初參天衣懷禪師。念佛有省。後遷淨慈。奉詔入東京慧林寺。召對延和殿稱旨。平居密修淨業。雷峯才法師。神遊淨土。見一花殊麗。問之曰。待淨慈本禪師耳。又資福曦公。至慧林禮足。施金而去。人詰其故。曰。吾定中見金蓮花。人言以俟本公。又蓮花無數。云以待受度者。或有萎者。云是退墮人也。有問。師傳直指。何得蓮境標名。答曰。雖在宗門。亦以淨土兼修耳。後臨終安坐而逝。諡圓照禪師。

[0136b03] 贊曰。昔中峯天如。謂禪與淨土。理雖一而功不可並施。今曰兼修者何。蓋兼之義二。足躡兩船之兼。則誠為不可。圓通不礙之兼。何不可之有。況禪外無淨土。則即土即心。原非二物也。安得更謂之兼。

大通本禪師

[0136b09] 宋善本。試華嚴得度。奉詔住法雲。賜號大通。後歸杭州象塢寺修淨業。定中見阿彌陀佛示金色身。一旦告門人曰。止有三日在。至期趺坐念佛。西向而化。

靈芝照律師

[0136b14] 宋元照。住靈芝。弘律學。篤意淨業。念佛不輟。一日令弟子。諷觀經及普賢行願品。趺坐而化。西湖漁人。皆聞空中樂聲。

清照律師

[0136b18] 宋慧亨。住武林延壽寺。初依靈芝習律。專修淨業。六十年。每對人必以念佛為勸。建寶閣立三聖像。最稱殊特。有江自任者。忽夢寶座從空而下。云亨律師當升此坐。適社友孫居士。預啟別亨。即在家作印而化。師往炷香。歸而謂其徒曰。孫君已去。吾亦行矣。乃集眾念佛。為說偈曰。彌陀口口稱。白毫念念想。持此不退心。決定生安養。端坐而化。號清照律師。

[0136b27] 贊曰。六十年專修淨業。臨終瑞應何疑焉。世有以少時之力。而咎淨土之無徵。謬矣。

思敏

[0136c01] 宋思敏。依靈芝律師增受戒法。專心念佛二十年。後有疾。請眾諷觀經者半月。越三日。見化佛滿空。臨終念佛。聲出眾外。酷暑留龕七日不變。香滿室中。

晞湛

[0136c06] 宋晞湛。山陰人。少為儒生。忽厭世出家。與瑩行人。建無量壽佛殿於阮杜。專修淨業。坐不背西。久之常見佛及二菩薩相。一夕面西念佛。正坐凝然作印而化。

登法師

[0136c11] 隋登法師。講涅槃經於并州興國寺。來聽經者。普勸念佛往生。開皇十二年命終。異香滿空。及殯光明香雲。遍諸聚落。

僧厓

[0136c15] 釋僧厓。住益州多寶寺。篤心淨業。焚五指供西方三聖。或問痛否。答曰。心既無痛。指何痛焉。臨終天花如雨。人見厓班衲錫杖。與五六百僧。乘空而沒。

藏法師

[0136c20] 宋僧藏。汾州人。一生不受道俗禮拜。專修淨土將終。天樂次第來迎。皆不赴。及西方佛至。別眾而化。

孤山圓法師

[0136c24] 宋智圓。居西湖孤山。廣解諸經。刻心淨土。造彌陀疏及西資鈔。勸發往生將終。以陶器合瘞。後十五年。積雨山頹。啟視陶器。形質儼然。爪髮俱長。

[0136c28] 贊曰。傳稱沒後如故。不說臨終往生何也。據沒所現。徵存所脩。正其白業堅固。所感決定往生何疑。

元淨

[0137a03] 宋元淨。杭人。十二出家。後居龍井寺。時賢趙清獻公。蘇文忠公輩。咸重之將終。入方圓菴。謂人曰。吾七日無障。所願遂矣。七日出偈示眾。吉祥而逝。

喻彌陀

[0137a08] 宋思淨。姓喻氏。錢塘人。自號淨土子。早侍瑛法師。講法華。後專念佛。暇則畫佛像。凡畫必於淨室寂想。見彌陀光明乃下筆。紹興丁巳歲。端坐七日。一心念佛。漠然化去。

[0137a12] 贊曰。畫佛觀佛。善用者頗類。蓋畫能置人馬腹。豈不能置人佛國耶。然則畫工畫佛。何以不往生。噫問渠還室必淨。想必寂否。況畫工雜繪群形。喻老惟專一佛。專則觀也。非畫也。丹青者流。毋假口於此。

蒙潤

[0137a18] 釋蒙潤。字玉崗。得法於古源禪師。晚居風篁嶺之白蓮菴。杜門念佛。臨終化佛來迎。異香滿室。

雲屋

[0137a22] 元善住。字雲屋。蘇人。掩關六時念佛。病久不易。終時異香滿室。有安養傳谷響集行世云。

旨觀主

[0137a26] 元旨觀主。字別宗。杭人。戒德甚嚴。剏觀室於龍山之陽。修行念佛三昧。雖避兵竄逐。亦不暫廢。臨終無疾。沐浴端坐而化。芝雲仁法師行業集。載之甚詳。

曇懿

[0137b02] 宋曇懿。居錢塘。以醫為業。晚年修念佛三昧。出平時所蓄。供佛飯僧。造像設浴。如是二十年。後微疾。屏藥石。延七僧念佛。次日見蓮花大如屋。又一日。見梵僧臨榻問訊。夜半眾聞念佛聲低。視之泊然長往矣。

太微

[0137b08] 宋太微。兒時投錢塘法安法師出家。初授彌陀經。便能背誦。及受具。扃門念佛精進不怠。常縱步後山。忽聞笛聲。豁然開悟。因畜一笛自娛。有凌監簿者。同志淨業。稱微為淨土鄉長。一日叩門曰。淨土鄉弟相見。微曰。明當相見於淨土。今誦佛正冗耳。翌朝人怪其不赴粥。往視之。見笛鉢禪椅已焚。跏趺地上而化。

[0137b16] 贊曰。畜笛自娛。古人聊記悟由。因用以作佛事耳。俱胝得天龍一指頭禪。而終身竪指。端公見弄獅子。以發明心地。而常被綵衣。乃至誤讀楞嚴。而不改句讀。皆此類也。猖狂自恣之徒。慎毋以是藉口。

用欽

[0137b22] 宋用欽。居錢塘七寶院。依大智學律。聞大智示眾曰。生弘毘尼。死歸安養。出家學道。能事斯畢。即標心淨土。一志不退。日課佛三萬。甞神遊淨土。見佛大士種種異相。謂侍者曰。吾明日西行矣。即集眾念佛。黎明合掌西望。跏趺而化。

久法華

[0137b29] 宋可久。居明州。常誦法華。願生淨土。時號久法華。元祐八年。年八十一坐化。越三日。還謂人曰。吾見淨土境。與經符契。蓮花臺上。皆標合生者名。一金臺標。成都府廣教院勳公。一標明州孫十二郎。一標可久。一銀臺。標明州徐道姑。言訖復化去。五年徐道姑亡。異香滿室。十二年孫十二郎亡。天樂迎空。皆如久所云。

[0137c08] 贊曰。蓮花標名。至此蓋屢見矣。幻歟真歟噫。幻心而念幻佛。幻花而標幻名。乃至得記成佛。夫孰非幻乎。吾且幻生焉。何論其真與否也。

祖輝

[0137c13] 元祖輝。住四明郡城佛閣。逢人但云。阿彌陀佛。說亦說不得。人因號說不得和尚。鄞縣尉王用享夫婦。敬事之。一日詣其家別云。吾明日行矣。及明眾集。即入龕端坐。求甘瓜啖盡一枚。念佛而化。

楚琦

[0137c19] 大明楚琦。蜀人篤信西方。因抵燕京。聞樓鼓聲大徹。洪武初三詔。說法京都 皇情大悅。後築室號西齋。一意淨業。甞見大蓮花充滿世界。彌陀在中。眾聖圍遶。將示寂。書偈示眾曰。吾行矣。人問何生。答曰。西方。又問。西方有佛。東方無佛耶。乃厲聲一喝。泊然而化。

寶珠

[0137c26] 大明寶珠。常遊杭郡嘉禾間。冬夏一衲。乞食自活。宿無恒居。平時惟念佛不絕口。人喚之纔應對。即連聲念佛。更無雜語。後於海門寺。忽若癲狂者。將半月餘。僧呵曰。爾平生實行。當與世人作眼目。何得乃爾。珠曰。既如是吾行矣。索浴畢安然立化。

總論

[0138a04] 無量壽經。論三輩往生。其上輩者。曰捨家離俗。而作沙門。一向專念阿彌陀佛。捨家離俗。身出家也。一向專念心出家也。身心俱淨。焉得不生淨土。世有狂僧。或曰。淨土往生。接引在家二眾。吾沙門。吾何屑乎是。或曰。淨土往生。接引僧中鈍根。吾明教。吾明宗。吾何屑乎是。噫是惡知。遠祖而下諸大老。或弘經法。而聲震人天。或握祖印。而道彌今古。彼固昧於宗教。非沙門乎哉。又惡知淨土之外。無宗教無沙門乎哉。吾因以告夫狂者。

往生集卷之一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51 冊 No. 2072 往生集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