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47n1960_001 釋淨土群疑論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7 冊 » No.1960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No. 1960

釋淨土群疑論序

[0030b07] 虛空無際。天地生其中。墟宇既形。品庶滋其內。於是群生競起。眾識齊奔。沈浮愛欲之河。驅馳生死之躅。因報紛糺。非累墨之能分緣對循環。豈積塵之可計。前佛後佛。報身化身。各返行迷。咸溺喪。敞三明以濟俗。臨八苦已宣慈。皇矣彌陀聿淨國。發弘誓願。現大光明。既疏方便之門。又闡感通之路。十念云就。俄引伏於金地。九輩往生。遽偕遊於銀國。理浮敻劫。事驗無邊。道安幽贊於秦中。慧遠始通於晉末。爰茲已降。同贊前聲。其有克任紹隆。遙膺付囑。思成就於往法。將究竟於來今。疏奧旨於貫華。讚微言於貝葉者。其唯懷感法師乎。法師以本無今有。既生則逝。信力堅正。戒品清嚴。妬路之文。既弘宣而走譽。毘尼之旨。乃演暢以馳聲。雖善說而不窮。恐有言之為累。思練神以息際。佇依定而保光。捨義學共遺蹤。遂誠求而取證。霜懷特發。氷踐孤超。功由理諧。機與神會。斂容赴寂。乃覲安養。法師則意歸真。即是阿鞞聖侶。雖念存有相。而情體無著。眾所知識。俗共歸仰。勝幢雖建。魔壘尚高。未悟聖力所牽。多以常途致惑。青眼以之鶚視。赤髭由其蝟張。始則干非。後遂淩讟。請戰之曹踵武。設伏之黨肩隨。法師先據不竭之貲。次命無前之語。洪鐘纔振。短兵已北。燒須之渠折角。鍱腹之侶流腸。領屈者。拔旗以祈生。吞負之者。與櫬而歸西。安養之師告捷。般舟之旅載寧。式詮詶問之機。遂有釋疑之論。當其詰朝相見任氣爭前。問既直錐以起心。詶亦推鋒而陷腦。故有疑必問。客無問而不深。有問必詶。主無詶不當。因權告實。語為四部所宗。即生宣常。理為五眾攸報。信往生之逸路。乃淨域之亭衢。撰次未修。門成乃化。遺編累復。有懷惲法師惲與感師。并為導公神足。四禪俱寂。十勝齊高。契悟之深。詎止同遊七淨。緣習之重。寧唯共趣一乘。[門@外]歲易掩。長年先逝。三門徒然。七眾同悲。惲以。昌言之書。既成之於舊友。釋疑之論。敢行之故人。以平昌孟銑早修淨業。憑為序引。資以播揚。輒課蕪旨。式旌寶昌。言之為七卷。宣之為一部。云爾。

釋淨土群疑論卷第一

[0030c23] 問曰。佛有幾身。淨土有幾種。

[0030c24] 釋曰。佛有三身。土有三土。三身者。一法性身。二受用身。三變化身。土有三種者。一法性土。二受用土。三變化土。法性身居法性土。受用身居受用土。變化身居變化土。法性身土。俱以真如清淨法界。以為體性。如般若說。彼如來妙體即法身。諸佛如法界體性經文殊師利禮云。無色無形相。無根無住處。不生不滅故。敬禮無所觀等。維摩經云。如自觀身實相。觀佛亦然。法性土者。如般若云。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又維摩經云。雖知諸佛國及與眾生空。又云。諸佛國土亦復皆空。又云。十方佛國皆如虛空。雖知身土並一真如。夫如者不一不異。而言法性身居法性土者。此以覺照性義名身。法真理體名土。是施設安立諦門說。二受用身土者。此有二種。一自受用身土。二他受用身土。自受用身土。以菩薩行八萬四千波羅蜜行。修習圓滿恒沙果德。自利利他四智周圓淨五蘊等。為自受用身體。即以智上所現微細周遍廣大清淨四塵。唯佛與佛乃能知見。自受用身所依止處。為自受用土體。他受用身土者。為初地已上諸大菩薩。平等性智。擊發鏡智利他功德。隨其所應現一分細相。為他受用身土體性。變化身土者。為於地前菩薩及二乘凡夫。以成所作智。擊發鏡智利他功德。隨其所應現一分麁相。為變化身土體性。此受用變化二土體性者有三。一攝事歸真體。二攝相歸心體。三本末別明體。攝事歸真體者。一切眾法。皆以真如為體。此報化二土。即以真如為體。二攝相歸心體者。此報化二土。皆如來等淨心所現。故維摩經云。隨其心淨即佛土淨。即唯識論及攝大乘論等明。一切萬法皆不離自心。三本末別明體者。此二淨土。俱以眾寶莊嚴為體。

[0031a29] 問曰。今此西方極樂世界。三種土中。是何土攝。

[0031b02] 釋曰。此有三釋。一是他受用土。以佛身高六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由旬。其中多有一生補處。無有眾苦但受諸樂等故。唯是於他受用土。二言。唯是變化土。有何聖教。言佛高六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由旬等。即證是於他受用身土。何妨淨土變化之身。高六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由旬。以觀經等皆說為凡夫眾生往生淨土。故知是變化土。三通二土。地前見變化土。地上見他受用土。同其一處。各隨自心所見各異。故通二土。由此經言。是阿彌陀佛非凡夫境。當作丈六觀也。

[0031b13] 問曰。前第一釋。若是他受用土者。云何地前凡夫生。若變化土者。云何地上聖人生。

[0031b15] 釋曰。計彼地前菩薩聲聞凡夫。未證遍滿真如。未斷人法二執。識心麁劣。所變淨土。不可同於地上諸大菩薩微細智心所變微妙受用淨土。然以阿彌陀佛殊勝本願增上緣力。令彼地前諸小行菩薩等。識心雖劣。依託如來本願勝力。還能同彼地上菩薩所變淨土。微妙廣大清淨莊嚴亦得見。故名生他受用土。佛地論等說。初地已上生他受用土。地前菩薩生變化土。此據自力。分判地前地上居二土別。不據他力別願勝緣而說。只如肉眼論言唯見障內色。唯見欲界不見色界。唯是離中知不是合中知。然法華經說。父母所生清淨肉眼。見於內外彌樓山等。乃至阿迦尼吒天色。豈不是肉眼能見障外等色。及見色界諸天色耶。又解深密經及攝大乘論等說。如人照鏡自見本面。以彼鏡中無有面像。當見自面黑白之精。此扶根塵與眼根合。何見彼扶根色塵。此豈不是合中知。若言見障外色界及自扶根色塵者。便與論文相違。若不見者。復與經文相違。故知。佛地論師。據大分自因而說。不據他殊勝力別緣而說。而定自在所生色。非是色塵。不合為眼所見。若得大威德定。所變定自在所生色。即能令凡夫人眼所見。今此亦爾。以本願力。令彼地前菩薩等生受用土。不可一向判令不生也。又如觀經第九觀云。阿彌陀佛真金色身。高六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由旬。八萬四千相好。唯是他受用身佛。非是地前所能觀見。下文言。然彼如來宿願力故。有憶想者必得成就。故知乘宿願力。觀見受用之身。亦乘宿願之力。生受用土。佛地論中亦作是問。前說淨土最極自在淨識為相。云何會中有聲聞等。而不相違。有何相違。諸聲聞等同菩薩見。同菩薩見故聞說妙法。一論師言。或復如來神力加被。令暫得見聞說妙法。此是如來不思議力。不可難以根地度等。此師意明。說佛地經時。在他受用土。諸聲聞等見彼淨土。聞佛地經。此由如來不思議力。彼是一時化緣。令暫得見。今此是不可思議本願力。令亦得生。斯有何過也。

[0031c26] 問。若然者此亦有過。地前不合生他受用土。以乘本願。得生亦可。地上不合生自受用土。應乘本願得生。

[0031c29] 答。自受用土名為自。不可乘願令他用。他受用土既為他。乘彼勝緣亦得往生。又自受用土極微妙。不可乘願而得生。他受用土為他現。縱有微妙令下見。又他受用土有本願。乘其本願凡夫得生。自受用土無本願。為此不令菩薩見。

[0032a06] 問。若自受用土名為自。他亦若得生自義不成。自受用土佛同見。他佛得見無自義。

[0032a08] 答。佛是究竟解脫身。圓證一如應他自。菩薩惑障未除盡。不可生佛自土中。如是等眾多問答。不可一一具說。諸有智者。隨義應思也。又縱令地前菩薩等。自識相分見麁相淨土。不見微妙清淨國土。同諸菩薩所見微妙清淨寶土。然以諸大菩薩受用法樂。無有一切身心憂苦。唯有無量清淨喜樂。無有恐怖。或喜樂。或生厭離。或斷疑。故亦得名為生他受用土。又起信論云。從初發意乃至菩薩究竟地心所見者。名為報身。此之論文已通地前。得見他受用身。若得見他受用身。何妨得生他受用土。此以一義。通佛地論一師所解。或起信文。據初地已上證發心說見佛。言變化土地上菩薩生者。此有現一身理通報化。隨宜見者。凡聖各別何妨。下不得生上受用土。以下不能見勝妙之土。又業劣弱不得往生。上能見下。為欲接引地前凡夫。生變化土。有何妨廢。又地上菩薩生變化土者。皆是化身。亦無有過。

[0032a27] 曰。極樂世界既許凡夫得生。未知。為是有漏土。為是無漏土。

[0032a29] 釋曰。如來所變土。佛心無漏。土還無漏。凡夫之心未得無漏。依彼如來無漏土上。自心變現作有漏土。而生其中。若約如來本土而說。則亦得名生無漏土。若約自心所變之土而受用者。亦得說言生有漏土。雖有漏以託如來無漏之土。而變現故。極似佛無漏亦無眾惡過患。

[0032b07] 問曰。若是有漏土。三界之中何界所攝。

[0032b08] 釋曰。此有二釋。一有漏淨土是欲色界攝。以有漏心不離五界故。三界即有漏。有漏即三界。既言有漏。即三界攝。若未離欲界欲。以欲界生得善或方便善。讀誦大乘方等經典。修三福行又十六觀等。以此善根生於淨土。此心所變即欲界攝。若已離欲。得色界心。修十六觀生於淨土。即色界攝。故彼淨土通欲色二界。無色界眾生無實色身可生淨土。以淨土是眾寶莊嚴故。實非無色界攝。定心示現其理可然。彼淨土寶地上者。是於欲界。虛空中者。是欲色天。故無量壽經。阿難白佛言。彼佛國土若無須彌山。其四天王及忉利天依何而住。佛語阿難言。第三炎天乃至色究竟天。皆依何住。阿難白佛言。行業果報不可思議。佛語阿難言。行業果報不可思議。諸佛世界亦不可思議。其諸眾生功德善力。住行業之地。故能爾耳。下卷言。爾時佛告阿難。汝見彼國。從地已上至淨居天。其中有微妙嚴淨自然之物。為悉見不。以此准知。彼之淨土有漏心所變。即欲色二界攝。二釋雖是有漏所變淨土。不得名為是三界攝。

[0032b29] 問。既是有漏識心所變。有漏之心即三界攝。無有漏心而出三界攝。心既三界攝。所現淨土寧非三界耶。

[0032c03] 釋。雖知有漏體性不出三界。然以別義。但得名有漏。不得名三界。故三界名局。有漏名寬。只如凡夫得生西方非五趣攝。故無量壽經言。橫截五惡趣。惡趣自然閉。又阿彌陀經言。彼佛國土無三惡趣等。又無量壽經言。彼國眾生非天非人。因順餘方。故有人天之號。故知彼土無五趣。既許生是凡夫。而非五趣所攝。何妨土名有漏。而非三界所收。

[0032c11] 問。彼土凡夫是人是天。於義何廢。經文但言無三惡趣。何妨得有人天趣耶。而經言非天非人者。此說大菩薩等非天非人。因順餘方故有人天之名。非據凡夫得往生者。凡夫生彼。或是人趣。或是天趣。於理無妨。

[0032c16] 答。若是凡夫得生淨土。是人天趣者。若是人趣。人趣有四。為是南閻浮提人。為是東西二洲及北欝單越人趣耶。若是天趣。為是四天王天乃至色界阿迦尼吒天耶。若是四天下人趣者。彼北欝單越。應是八難之中欝單越難。若是色界等。應是長壽天難。此是難處。云何名淨土。勸眾生生耶。若言是人趣而不得名四天下人等。亦得名天趣。而非四天王天等。若然者。四天下外。別有人趣耶。四天王天等外。別有天趣等耶。若言有者。何即淨土眾生是人天。非四天下等人天耶。亦有淨土有漏非三界有漏。其義何妨。若言四天下人趣等外。無別人趣。四天王天等外無別天趣。淨土凡夫亦得名凡夫。不得名人趣天趣者。何妨淨土亦得名有漏。不得名三界也。以彼五趣例此三界。其義顯然。不可迷執也。又諸法相中。有寬有狹。只如世間名寬有漏名局。有漏名寬三界名局。三界名寬四生名局。四生名寬五趣名局。何者只如如來所變穢惡國土。雖似三界非如三界。雖是無漏而名世間。此則世間名寬有漏名局。有漏名寬三界名局者。即是凡夫等有漏識心所現淨土。亦得名有漏。不得名三界。故大智度論言。淨土非三界。無欲故非欲界。地居故非色界。有形故非無色界。此論義意。非是淨土無漏識心所現淨土名出三界。但有漏識心所變淨土器世間相布置法用安立有情利樂等事。不同於此三界等相。名非三界也。三界名寬四生名局者。四生唯取異熟五蘊有情世間。三界通三性及器世間。故三界名寬。四生名局也。四生名寬五趣名局者。中有是化生而非是五趣。及淨土眾生等是化生非趣。如是等名字寬狹。體性差別。此經論等有此不同。豈得有漏識心所變淨土之言則令是三界攝也。又如第八識有三名。一名阿賴耶。二名阿陀那。三名異熟。若得阿羅漢辟支佛果。及入八地諸菩薩等所有第八識。但名阿陀那。及名異熟。不得名阿賴耶。豈依無阿賴耶名。即遣阿羅漢無第八識。執持諸法種子耶。豈以無三界名。而令凡夫眾生生於淨土。有漏識心不變化淨佛國土。受用種種大乘法樂也。又託如來無漏淨土。雖以有漏心現其淨土。而此淨土從本性相土。土亦非緣縛相應縛縛。不增煩惱。如有漏心緣滅道諦煩惱不增。猶如觀日輪損減眼根也。故非三界。非三界繫煩惱增也。

[0033b04] 問。若不許是欲色界攝者。何因無量壽經言乃至淨居天等。

[0033b06] 答。此是施設為天。不可即為實天分欲色界也。若實天者。如來淨心所變。豈是欲色界攝。又言若是色界者。已下欲天為勝為劣。若劣者。如何色界反劣欲界。若勝者。如此娑婆世界欲色兩界勝劣不同。欲色有情優劣差別。彼土亦爾。生色界者勝生欲界。何因四十八弘誓願。說國中人天形色不同有好醜者。不取正覺。彼色界形既勝欲形。如何說同。故知假安立說為淨居天等。非實即是欲色界也。於前二解初釋為正。異熟識體是實有情。生彼眾生諸菩薩等未滅異熟。何得說彼非實天人。

[0033b18] 問曰。若凡夫所變淨土是有漏。非三界所。感之生彼者。不同餘人天造惡受苦果。說非人天。如勝鬘經。說變易生死非三界攝。非彼生死實報。是化生非人天趣者。未知淨土化生凡夫非三界。瓔珞經說。三界之外有眾生者。是洴沙王國安多偈師義。非佛說。故是三界身。實非三界身耶。依此後解復為斯問。

[0033b25] 釋曰。此何所惑更為斯問。淨土器世間雖有漏識心所變。而不得名三界。即有漏義寬。三界義局。淨土凡夫但名化生有情。不得言人天二趣。此即四生義寬。五趣義局。今此亦爾。雖是凡夫有漏之身。不得名為三界身也。

[0033c01] 問曰。此義更難。若爾者即應身非三界之身。業非三界之業。若業非三界者。當在娑婆孝養父母。修行三福。作十六觀念佛等業。此等業當起之時。未得色界心。即是欲界生得善聞慧思慧心。若得色界定。即是色界修慧之心。生色界已。願生西方。即是色界生得善聞慧修慧心。無漏之心不能感報。業既是其界所攝。以業招報。還須三界所收。因果決然。豈得乖斯道理。而言生淨土非是三界之身耶。

[0033c10] 釋曰。前言是其有漏非是三界。已廣成立。此但失名。而不失體。斯有何過更復重徵。雖知造業之時此業是於欲色二界有漏善心。有漏善心所感之報。即是淨土之形。不名欲色界攝。而此業報以果攝因。不得名為欲色界業。但得名為淨土之業。若言是欲色界身起欲色界心而造於業者。寧容不是欲色業者。欲界之業所感人天受報。極長不過萬六千歲。若感淨土遂得壽命無量無邊阿僧祇劫。豈欲界業能感彼命無量阿僧祇劫耶。斯亦乘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弘誓願力。令其業力感報極長。非是凡夫所測度。經文顯然。不可不信。大乘道理意趣難知。諸佛境界非凡所測。但知仰信專誠修學。不可一一依諸法相楷定是非。論是三界非三界也。

[0033c25] 問曰。凡夫眾生所生淨土。凡夫未得無漏淨心。隨心所變土還有漏。有漏之土即名穢國。何得亦言生淨土。

[0033c28] 釋曰。淨有多種。有真實淨。有相似淨。有究竟淨。有非究竟淨。真實淨者。謂無漏善心。相似淨者。謂有漏善心。究竟淨者。謂諸佛世尊。非究竟淨者。謂十地已下乃至凡夫。有體淨相穢。有體穢相淨。有體相俱淨。有體相俱穢。體淨相穢者。謂佛心無漏清淨。故所現之土亦復清淨。然所現土現於穢相名體淨相穢。故維摩經言。為欲度斯下劣人。故示是眾惡不淨土耳。體穢相淨者。如十地已還本識及有漏六七識并地前凡夫一切有漏心所現淨土。是有漏故名為體穢。以依如來清淨佛土。自識變似淨土相現。故名相淨也。體相俱淨者。如佛及十地已還無漏心中所現淨土。名體相俱淨。體相俱穢者。如有漏心所現穢土等。是也。今此得生西方。雖是凡夫。然前第二句。體穢相淨也。

[0034a15] 問曰。如維摩經說。若菩薩欲得生淨土。當淨其心。隨其心淨即佛土淨。此之心淨經文。乃約十地菩薩方名淨心。如何凡夫即欲生於淨土。若言得生淨土。應言己淨其心。且具縛凡夫見修諸惑紛綸競起。無暫時停。今既不淨其心。如何得生淨土。

[0034a21] 釋曰淨土有多種。非是一途。有究竟淨心。有未究竟淨心。有有漏淨心。有無漏淨心。有有相淨心。有無相淨心。有伏現行淨心。有斷種子淨心。有自力淨心。有他力淨心。其義非一。不可為難。諸佛如來逗機說法。或就究竟作語。或就未究竟為語。如是等說其義不定。不可唯依維摩經說究竟淨心。十地之位心淨土淨之文。不信觀經伏現行惑。依藉他力得生西方。云心不淨不生淨土。譬如得通之人方能陵空。何妨未得通人依得通者亦陵空也。又彼言淨。謂究竟淨心能為他有情現無漏淨土。今往生淨土。謂依佛淨相而現其淨土。彼本此末。依他他依。師弟道殊遂分勝劣。彼據勝說。此約下論。不相妨也。

[0034b06] 問曰。彼西方淨土之處為亦有穢土不。若有者如何名淨土。若無者亦如盧舍那佛千葉蓮花一一花上有百億國。此一一國皆是穢土。如何蓮花藏世界盧舍那佛所坐花王之座淨葉之上而有穢土。又身子見穢。梵王見淨。此並淨穢二土同處而現。何故極樂唯有淨土。而無穢土耶。

[0034b13] 釋曰。此有二釋。一云極樂世界唯有淨土。於彼方處無穢土相。以是淨土極淨妙故。如其有者。即有亦淨亦穢之過。又色法質礙不可同處。穢淨二相俱時現行不相容故。雜亂過故。觀經等文曾不說故。四十八願無斯願故。如其有者。往生眾生應亦生故。亦應得見。不生不見。故知無也。有說。亦有穢土。同處同時不相障礙。言二色法不相容受。此是小乘不了之教。淨穢兩土皆遍十方無邊限故。如此穢土即有淨土。如盧舍那淨花王座即有千百億穢土之相。皆悉淨處有穢。穢處有淨。不相雜染。不相障礙。各隨所見淨穢不同。各隨所生淨土穢土。如前所難並是小乘。非大乘宗。作如是說。廣如攝大乘論等及諸大乘經所說。不煩廣述。雖知同處淨穢可成。然彼西方唯淨非穢。心穢眾生不生彼故。經唯說淨不說穢相。令餘方眾生欲生彼故。

[0034c01] 問曰。如安法師淨土論說。淨穢二土為一質異見。為異質異見。為無質而見。彼釋言。一質不成故淨穢虧盈。異質不成故搜玄即冥。無質不成故緣起萬形。雖有此釋文義幽隱。請為開示。廣陳玄旨。

[0034c06] 釋曰。安法師慧悟開明。神襟俊爽。制造斯論。妙窮深旨。于時大乘經論文義未周。已能作此推尋。實為印手菩薩。可謂。鑿荒途以開轍。標玄旨於性空。然且文隱義深。讀者罕知其趣。今當為子廣宣其義。淨穢兩土由淨穢二業。令其自心變現作淨穢相。此淨穢相是淨穢心現。心淨土淨。心穢土穢。各由自心。心既有殊。土寧稱一。故曰一質不成故淨穢虧盈。佛未足指按地。穢盈而淨虧。佛已足指按地。淨盈而穢虧。如維摩經說。故知。身子梵王二心各異。所現之土淨穢有殊。不可言其一。故曰一質不成故淨穢虧盈。雖復淨穢兩心現淨穢二土。心有兩體。土成二相。然同處同時不相障礙。不可言有淨處無穢。有穢處無淨。別處而現而有障礙。以同處同時現淨穢故。故曰異質不成故搜玄即冥。搜者搜求也。玄者幽玄者。搜其幽玄旨趣。淨穢兩相冥然同在一處。不可分成二所也。計此應言異質雖成搜玄即冥。此法師猶未全解唯識義。故以同一處言異質不成也。亦可。淨穢相殊其體無二。搜其實體唯是一如。故言搜玄即冥。無質不成故緣起萬形者。此淨穢土雖同處現。而二相別。皆由淨穢兩業因緣差別。變現種種棘林瓊樹瓦礫珠璣。從緣所生依他起性。方成土相。不同於彼空花龜毛兔角遍計所執性情有體無無形質體。故曰無質不成故緣起萬形也。

[0035a04] 問曰。淨穢二土如同處者。此二土相雖珠璣瓦礫淨穢有殊。莫不皆是四塵色香味觸四大所造地水火風八微合成質礙為性。如何同處同時諸微不障。壞彼色性無質礙能。既法相違。義難通釋。請除此滯。以顯微言。

[0035a09] 釋曰。唯執極微有質礙性。此乃是薩婆多宗部執異計。豈是大乘通相妙旨。只如大乘時節長短世界大小皆悉不定。時即演七日為其一劫。促千載而為片時。量即納須彌於芥子。內巨海於毛孔。豈限長短巨細者哉。質礙亦爾。礙無定礙。其礙即以木礙木。以石礙石也。不礙者。人水鬼火天珠魚宅。本同一處。何有異方。以茲類彼義可知矣。故身子丘坑本無別處。梵王淨剎豈指殊方。蓋由萬境萬心。隨心淨穢。唯識妙旨豈局質礙者哉。

[0035a19] 問曰。有漏之心體既是穢。穢心所現諸器世間。只應能現穢土之相。如何能現淨土之相。如彼無漏淨心所現出過三界淨土相耶。若彼穢心能現淨相。維摩經何故說言。眾生罪故不見如來佛國嚴淨也。

[0035a24] 釋曰。體既是淨。得現穢相。何妨體是其穢而得現其淨相。故一心之上有種種淨穢等相。心有多功能。現眾多相。又由以本願與眾生。令為現淨土。眾生宿。於佛所有生大願。深厭穢心。修清淨行。詫彼如來淨土相上。雖是有漏。而能現彼清淨佛土。還如世尊所現無漏清淨佛土。此由他力為增上緣。令此有漏之心現其淨土相也。又佛有大神力。能令上人見穢不見淨。如眾香世界九百萬菩薩來此娑婆。唯見穢國不見淨土。或能令下人見淨不見穢。如以足指按地。令舍利弗等見三千世界純是珍寶莊嚴。或令淨穢俱見。如寶蓋之中現十方淨土及此穢國也。今此得生淨土者。蓋是諸佛之力。不可以凡夫之智測量大聖作此疑難。但須依教修行也。

[0035b10] 問曰。如大品經等。說內空外空內外空等。今淨土即是外空。眾生即是內空。既爾有何眾生為能生。有何淨土為所生。又維摩經言。諸佛國土亦復皆空。又問。以何為空。答曰。以空空等。又言。菩薩云何觀於眾生。維摩詰言。如第五大第六陰第七情十三入十九界等。法法花經言。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般若經言。如來說。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又言。實無眾生得滅度者。如是等諸大乘經究竟了教。咸言諸法空寂。何因今日說有西方淨土。為所生之土。眾生為能生之人。勸人著相起行依不了義經。此乃不得諸佛深義。取著有相。不名習學大乘法也。

[0035b23] 釋曰。如向所說。大乘空義究竟了教。深生敬信。不敢誹謗。究竟出離二種生死。斷人法執。證大涅槃。唯此一門。更無二路。小行菩薩二乘凡夫。修菩薩行。欲求佛果。未證無生法忍。不免退轉輪迴。非無種種法門句義。依之修學。趣求出世。如何所引諸大乘經。說畢竟空破人法相。唯此等教是真佛說。今觀經等所說西方淨佛國土。勸諸眾生往生其國。此亦是於真佛言教。既俱佛說。並為真語。何為將彼空經。難斯淨教。信彼謗此。豈成理也。然佛說法不離二諦。一俗諦。二第一義諦。俗諦是因緣生法。依他起性。非有似有。第一義諦是無相真法。圓成實性。諸聖內證。妙有真有。然其二諦非一非異。以真統俗。無俗不真。即一切諸法皆歸寂滅。若不以真攝俗。即一切諸法緣會故有。緣離故無。萬法宛然。不可言無也。佛或破眾生相。令歸無相。欲除人法二執見修兩惑。偏明第一義諦。說一切皆空。欲令眾生捨凡成聖。斷惡修善。欲求淨土厭離穢土。具說種種法界因果差別。凡聖兩位淨穢二土。今遣捨穢歸淨隔凡成聖。即於此門中。說種種諸法。皆為成就佛法利益眾生。化宜方便。逗機善巧。理宜如此。故教有二門。不可讀第一義諦之經畢竟無相之理。即謂淨土因果等教將非是佛真言。不為究竟之說。便謗而不信也。不可讀種種因果差別言教。不信說一切空寂。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無相玄宗。便毀而不持也。此即於諸大乘經三藏聖教。有讚有毀。懷疑懷信。亦修善法。亦造重罪。信不具足名一闡提。如十輪經具明其罪。可須俱生敬信。善會二宗旨趣也。故維摩經言。能善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能善分別諸法相者。此依世諦門說也。於第一義而不動者。此依第一義諦門說也。又言。諸法不有亦不無。以因緣故諸法生。不有不無者。第一義諦。離有離無等四句也。諸法生者世諦。從因緣等世間出世間種種諸法生也。又言。雖觀諸佛國永寂皆空。而不畢竟墮於寂滅。是菩薩行。雖成就一切諸法。而離諸法相。成就一切諸法者。世諦法也。而離諸法相者。第一義諦無相也。又言。雖知諸佛國及與眾生空。而常修淨土。教化於群生。上兩句第一義諦。下兩句世諦。大品經等雖說內外空等。第一義諦也。而言淨佛國土教化眾生。世諦也。如是等眾多大乘言教。皆說畢竟空寂法門。即言淨佛國土教化眾生。子須具讀經文。上下參綜。自相和會。除其信謗之心。為人宣說。勿有讚毀之語。此即自利利他。同得離苦解脫。而乃披尋聖教。文義不同。自信不具毀陷其身。令他聽徒成闡提業。自損損他也。解深密楞伽經及瑜伽論。攝大乘論唯識論等。三性三無性義。一圓成實性。二依他起性。三遍計所執性。圓成實性離相真實。依他起性非有似有。遍計所執性情有理無。猶如龜毛兔角等物。汝引大品經等。或約圓成實性畢竟空理。佛說為空。實非空也。或約遍計所執猶如空花。佛說無法。今說淨土等。教約依他起性。從因緣生法。非有似有。因果之義萬法宛然。而子但見說圓成實性。無相之教破遍計所執。畢竟空無之文。遂不信說依他起性因緣之教法也。即是不信因果之人。說於諸法斷滅相者。故經文寧起我見。如須彌山。不起空見如芥子許。斯言誠可誡也。又說。空有皆俗隨機。第一義諦非空非有。故說淨土佛國空者。皆俗。隨機令其入法。何是何非。

[0036b02] 問曰。淨佛國土離眾穢惡。一得往生。超絕生死。永離三惡道。無復五燒苦。皆是正定之聚。悉是阿鞞跋致。無量壽經言。次如泥洹之道。若爾者。不可著相凡夫具眾罪業。心有所得而得往生。當須依諸大乘經文及中百等論。廣學無所得法。方可往生淨土。今乃勸人。依觀經等。作十六觀寶樹池等及佛菩薩相好色身。或稱名號。存心住相。豈非是有所得心住著諸相成於病也。既是有病。未免輪迴。如何得生西方淨佛土也。

[0036b12] 釋曰。若能觀一切諸法畢竟空寂。無能觀所觀。離諸分別及不分別。作此觀察。得生西方。咸為上輩生也。如觀經中說。上品生等於第一義。心不驚動。此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來迎行人。讚言。法子由汝解第一義諦。我來迎汝。即生西方無量壽國。然凡愚之人在俗。紛擾不能廣習諸大乘經。觀第一義諦。作無所得觀。或復淨持禁戒。孝養尊親。或修行十善。專稱念佛。雖有所得亦是不可思議殊勝功德。皆得往生西方淨土。如經具說。但往生淨土行門非一。往生之人九品差別。豈得唯言無所得法而得往生。不信三福十六觀等往生淨土也。又有所得心通於三性。善不善業咸能感報。今三福等悉是善業。經言。是三世諸佛善業正因。既是善業。寧容不感淨土之報。子今云何唯以無所得而得往生。有所得心不得生者。出何經教。既無聖典。何所依憑。今觀經等具明三福十六觀等。作此相業。說得往生。文義顯然。不可誹謗。寧容不依聖教自率凡情。言有所得心不得生於淨土。以有所得心是善性有殊勝福。能滅娑婆重罪。得生西方淨土。如地觀等言。作是觀者。除八十億劫生死重罪。捨身他世必生淨土。心得無疑。此豈不是作有相觀等生西方也。若不信如是等言教。便成不信受佛語輪。成就十惡輪罪也。又言。稱佛名故。於念念中滅八十億劫生死之罪。得生西方極樂世界。如此等經文誠證非一。不可非廢眾多聖教。言不得生唯言學無所得而得往生也。以往生眾生有凡有聖。通小通大。有相無相。或定或散。利根鈍根。長時短時。多修少修。咸得往生。而有三輩九品差別。花開早晚有異。悟道遲速不同。故知往生既有品類差殊。修因亦有淺深各別。不可但言唯修無所得而得往生。有所得心不得生也。以往生者非唯聖人。凡夫亦生也。又佛淨土有理有事。有報有化。故修彼因有種種異。生理淨土修無相因。生事淨土修有相因。生報淨土修無漏因。生化淨土修有漏因。土既有本末。因亦有勝劣。故非無相一因得生一切淨土也。

釋淨土群疑論卷第一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7 冊 No. 1960 釋淨土群疑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