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14冊
No.565 順權方便經 (2卷)
【西晉 竺法護譯】
第 1 卷

下一卷
 

No. 565 [No. 566]

順權方便經卷上(一名轉女菩薩)

沙門法品第一

聞如是:

一時,佛在王舍城靈鷲山中,與大比丘眾俱、比丘五百、菩薩八千,一切大聖神通已達,已逮總持辯才無礙,獲無所畏得不起忍,奉無數佛殖眾德本,皆志大乘至不退轉,弘無蓋哀救濟十方。

其名曰空無菩薩、持土菩薩、持人菩薩、持祠身菩薩、觀意菩薩、淨意菩薩、上意菩薩、信樂意菩薩、持意菩薩、增念意菩薩、喜見菩薩、善見菩薩、可意見菩薩、普利可見菩薩、彌勒菩薩、普及一切賢劫菩薩,咸來集會悉共俱坐。

爾時,世尊在王舍城開化一國,國王、大臣、百官群僚、長者、梵志、凡庶人民,僉共一心奉事供養,衣被、飲食、醫藥、床臥,一切所安莫不欣然。

於時賢者須菩提,明旦著衣持鉢,欲行分衛,未入城門。行詣佛所,稽首足下,退住一面,前白佛言:「唯然,大聖!我夜臥寐夢中見已,坐佛樹下而見如來,稽首足下,住一面。時佛以紫金色手摩我頂上,頒宣斯言而告於我:『今日,須菩提!當得逮聞古昔已來所未聞法。』唯聖垂愍敢說此意,是則何等先之瑞應?」

佛告須菩提:「有法典名曰順權方便,諸族姓子及族姓女所宜奉行,以斯比像先現瑞應,仁當逮聞未曾有法。」

時須菩提前白佛言:「我今欲入王舍大城,因行分衛。」

言:「從意順時無違道節,善哉!行矣!」

時須菩提,見佛聽之,入城分衛,普行求食。尋到諸家貴姓、長者、梵志,因入其舍,在門中庭默然而住。

時長者家有一女人,普莊嚴身珠璣瓔珞服栴檀香,以紫金寶文飾其體,端正姝好威發晃昱,光澤第一淨如蓮華,從其室出,問須菩提:「賢者!何緣住門中庭?」

須菩提報曰:「姊欲知之,故來分衛。」

其女答曰:「今須菩提,故復懷抱分衛想乎?斷思食耶?」

須菩提答曰:「姊欲知之,食想已斷,又有是身父母遺體,在胞胎中飲食養之,而至成長,習之來久不可離食。」

女又問曰:「須菩提賢者!未斷生死眾行故,有終始愁慼,悲泣不可意,傷不造證乎?」

須菩提答曰:「已造證矣,身口心寂。」

又問:「賢者為滅身乎?」

須菩提答曰:「其滅度者無有身也,法無所除,亦無道行。」

女又問曰:「若使諸法皆無滅除無所行者,賢者須菩提云何捨身而分衛乎?安和成就也?」

須菩提答曰:「其滅定者當普觀之,休息興立,興立顯身亦復非造。」

女又問曰:「其滅定者,所在定行則不滅度?」答:「以滅定則無所生,亦無所滅。」

女又問曰:「若無所生、無所滅者,云何賢者,離身分衛不以安和?」

須菩提答曰:「如來聲聞行分衛時,為捨身耶!」

女又問曰:「佛歎賢者於聲聞中行空第一,空有處耶?」

菩提答曰:「然,如姊來言。」

女又問曰:「其所行空豈往反乎?」

須菩提答曰:「其行空者無有往反。」

女又問曰:「假使空行無有往反,賢者何故周旋行來,而分衛乎?」

須菩提答曰:「雖行分衛,不貪養身,欲以休息痛痒苦故,而行分衛也。」

女又問曰:「賢者復有痛痒懷惱眾難厄乎?」

須菩提答曰:「無痛痒不懷眾難,又欲休息飢虛痛痒,故行分衛。」

其女問曰:「賢者今行不等空業。所以者何?其行空者不以痛痒而為苦患,一切三界無所有故;又行空者不猗身心,不生念身心,亦無所染無樂不樂,其行空者悉無諸法,乃處閑居。」

女又問曰:「賢者處在閑居行空第一,以何等故名曰空閑?」

須菩提答曰:「所以曰空,不以因緣捨欲眾塵,乃曰閑居。」

女又問曰:「其行空者捨貪欲乎?」

須菩提答曰:「其行空者不捨貪欲耶!」

女又問曰:「云何捨欲名曰行空?」

須菩提答曰:「所可說者,是假言辭。」又問:「賢者行空,豈有辭乎?而仁說之。」

須菩提答曰:「假託辭耳,賢聖聲聞本之言教也。」

女又問曰:「咨嗟言辭,心存言辭則墮顛倒,其墮顛倒則處諍訟,其處諍訟則非沙門不應法義。」

須菩提問姊:「何謂名曰沙門法義?」

其女答曰:「無有言辭乃沙門法,若無言辭則無顛倒,無顛倒者則無諍訟,無諍訟者是沙門法;所致法者永離二行,乃謂一法謂沙門法,無想不想永寂眾想,乃謂沙門;無為無散遠離合散,超越邪迹入平等道,謂沙門法;無有境土離於分界無為滅度,謂沙門法;以知止足不貪道俗,永無所著坦然無迹,謂沙門法;無著無縛亦無有脫等猶虛空,謂沙門法;亦無心念除心意識,謂沙門法;常知節限,少欲少事無所悕望,謂沙門法。

「消去貪欲心無所慕,志若太山不可傾動,謂沙門法;棄捨欲樂心不虛渴不好三界,謂沙門法;皆離分界十方境土,越諸所作無所起立,謂沙門法;捨五陰魔及形體,無有眾難無有塵勞,謂沙門法;越度魔界貪欲所消,心無所生亦不馳逸,謂沙門法;以超死魔而無所著不懷妄想,謂沙門法;不慕天魔心無所思志等如地,謂沙門法。

「不著吾我解一切空寂然淡泊,謂沙門法;心無所猗以無想行而不增損,謂沙門法;以捨妄想心無所願不有取捨,謂沙門法;遊在三界而無所行決眾疑網,謂沙門法;消眾入無無有諸衰陰蓋永滅,謂沙門法;捨于調戲不存放逸降伏其心,謂沙門法;不抱瞋恚心不懷恨寂寞定意,謂沙門法;無有飢渴不存虛乏心無合會,謂沙門法;無有二行已捨二業而等同像,不高不卑不舉不下,謂沙門法。

「以棄兩事行無所著無所罣礙,謂沙門法;斷除俗業却眾陰蔽不貪四大,謂沙門法;分別五陰諸種本末無有諸入,謂沙門法;頒宣一切十方法界無有境土,謂沙門法;曉了諸入自然如化本無處所,謂沙門法;自然如空而暢無為不好有為,謂沙門法;永以棄去一切諸數無有取捨,謂沙門法;自於己利而知止足不有諍訟,謂沙門法;和心一切顯現眾生等行忍辱,謂沙門法;無所亡失心不忘捨逮得解脫,謂沙門法;心已解脫而無所怙坦然寂寞,謂沙門法;猶若虛空不可譬喻等無有侶,謂沙門法。」

女說於是行沙門法時,諸天子等集會門庭,四十天子遠塵離垢得法眼淨,五百天子舉聲歎曰:「篤信微妙聞於上法至心和雅。」悉發無上正真道意。

見諦品第二

爾時,賢者須菩提而口歎曰:「至未曾有!是姊辯才慧明巍巍,所頒宣法音聲和雅必佛威神,將是如來所化不疑。」

於時彼女知須菩提心念本末,報須菩提:「如今賢者所識察之,其沙門法離於分界無有境土,無著無縛亦無所脫。心自念言:『必如來化。』誠如所云,今吾觀身如來所化,現作女像悉了本無。所以者何?如來、至真解暢本無,吾身本無等無有異,由是之故如來所化。如如來色本無,我色本無,無二亦復然矣,以是之故,如來所化。痛痒行識皆為本無,五陰本同自然無際悉為本無,以是之故,如來所化。如來本無,一切眾生其元本無,諸聖本無吾身本無等無有異,以故名曰如來所化。如來本無,一切諸法亦復本無,一切道義亦復本無,身亦復本無身同然,以是之故,如來所化。如來本無悉無所生無有處所,如來本無悉無所生亦無所滅,吾身本無不起不滅。以是之故,如來所化。如來本空一切如幻,吾身本無本無同然,本空不起不滅,以是之故,如來所化。如來所化一切本無,一切眾生本無處所諸法本無,其本審諦真實本無,等無有異悉虛無形。又,須菩提!舉要言之,一切諸法皆住本無,吾以是故如來所化。」

時須菩提問其女言:「云何?今姊以佛聖威知我心念?為以己明見之耶?」

其女答曰:「今須菩提能知他人眾生心所念乎!聲聞、緣覺、諸菩薩眾,五通仙人、外學異法,皆佛威神而有所知。所以者何?一切應時從佛受教。如今尊者須菩提,知於他人眾生心念,以是之故,亦佛威神而能知之。猶如天下一切眾生,因以日月大炬燈火,十方眾焰諸有光明緣覩諸色。如是,須菩提!諸佛弟子見眾生心照以聖慧,消愚癡冥使逮道明,皆佛威神。」

於時,賢者須菩提謂其女曰:「唯為我說,今女為誰從何而來,乃有此辯?」

女答須菩提:「假使有人問如來化:『今汝為誰?從何而來?』於時化佛以何發遣?」

須菩提答曰:「無所發遣。」

其女答曰:「如是,須菩提!其化自然解諸法相,一切如是亦無所知。」

又問曰:「今問仁者:『為有學業?為是凡夫?是羅漢乎?』若作是問,以何答之?」

須菩提答曰:「吾非學業,亦非凡夫,亦非羅漢。」

其女問曰:「今須菩提以心相而答我耶?」

報曰:「如是。」

須菩提曰:「女何報我?」

女曰:「若深山中,間所呼聲乎?以用心意而相答耶?」

答曰:「不也!響因虛空而有其音。」

女曰:「如須菩提豈可逮致乎?緣其法行得入道耶?因立證明,成就道德而可處當也。音聲本無,吾我言辭亦復如是,悉亦本無。」

時虛空中自然有音,歎於此辭。女說是言,令須菩提遙聞虛空自然之音,宣揚答曰:「向者仁言,吾非學業、亦非凡夫、亦非羅漢。行得執持何法,諸漏已盡至於等時,以致羅漢耶?」

須菩提答曰:「若如來化行得處所,我執持行其宜若斯!」

其女答曰:「仁須菩提非羅漢乎?諸漏不盡耶?佛歎仁者諸聲聞中行空第一。」

須菩提答曰:「吾非羅漢諸漏不盡,亦不行空不歎第一。」

女又問:「賢者心樂堪任,云何自誤而竊妄語?」

須菩提答曰:「假使我見智達諸法,已得羅漢眾漏已盡,世尊歎詠行空第一,爾乃我墮妄語兩舌。我不知法、不覩所在,以是之故不為妄言,所言至誠。」

女又問曰:「仁者須菩提!此諸天子,其見諦者來會門下聽受經法,謂仁不實?」

須菩提答曰:「其見諦者,諸天世人莫能欺者。」

女又問曰:「賢者若有所見,為不至誠?」

須菩提問曰:「其有所見為不諦乎?」

女曰:「其覩誠諦不可見也。」

女又問曰:「耆年須菩提,能見真諦乎?」

須菩提答曰:「假如女言,我悉不見欺詐之業,況復覩見至誠諦耶?所以者何?一切皆空。」

於時須菩提謂其女曰:「所言至誠為何謂耶?」

女答曰:「唯,須菩提!所云至誠,於一切法悉無所生,其見誠者則覩顛倒。」

須菩提問女:「為誰說斯如是言教?」

其女答曰:「唯,須菩提!處在顛倒,不起塵勞、不起見諦,乃為真諦,以覩在倒不見真諦。」

時諸天子會在門下者,覩其女身微妙之業,則稽首女,禮須菩提,口宣斯言:「聞須菩提親覩此女,聽其辯才。」各自歎曰:「為得善利無極之慶,若聞是教篤信愛樂亦復難遇,況復好喜而奉行者,德不可量。」

女復謂須菩提:「猶如斯地無所不忍,淨與不淨香潔臭穢不以增損。若有行者修平等心,悉忍苦樂不以進退,猶如淨水無所不洗,淨不淨物不以憎愛。行者如是,心猶若水,洗除眾惡三垢之穢,在於善惡不用增損。猶若火然,在所燒盡無所去就。行者如是,消除禍福,若遭二難等無增損。猶若風起,在所而飄不有愛惡。行者如是,若遇苦樂賢愚淨穢不以增損。猶若喻空靡所不忍,空不念是忍與不忍。行者如是,心平如空無有增損,所值善惡不以喜怒。猶如橋船,一切眾人王者小人貧富尊卑,皆由之度無所分別。行等心者亦復如是,志若橋船,無有瞋喜怨友無二。明智賢士忍於凡夫,聖慧然心不有二。所以者何?若須菩提,發起瞋恚厭恨之心,同於學士皆當忍之,不當怒報也,令不瞋恨,猶如火熾尋時滅之不當使盛。如是,須菩提!若貪欲興塵勞然熾,制伏其心令不馳逸,乃逮正定。」

爾時,賢者須菩提問其女曰:「汝何志求而乃如是師子吼乎?」

其女答曰:「若有志求未曾能暢師子吼也,其無志求乃師子吼。所以者何?有所求者則墮顛倒,以墮顛倒無師子吼,有所志求便為貪身,輒墮諸見無師子吼。又賢者問:『女何志求而乃如是師子吼乎?』賢者何求漏盡意解?」

須菩提答女:「姊欲知之,不用志求而致解脫。」

女又答曰:「耆年本時無所志求,致得漏盡意解乎!吾亦如是逮無所逮,其法界者行無所獲。」

須菩提曰:「如今觀女必志大乘終無疑也,以是之故大師子吼,舉動進止言談以類大乘之學。」

女又問曰:「豈能識別大乘行迹舉動進止,為何等類?」

須菩提答女曰:「聲聞雖聽,不能頒宣大乘所覩,唯女堪任敷演大乘,所行深妙廣為分別。」

女曰:「賢者!其大乘者無所罣礙慧無陰蓋,其明無二此之謂也。猶日月前健行諸天,自恣無礙無能蔽者,住於虛空而飄疾行,所遊天下周遍四域,照閻浮利眾生蒙明,莫不被荷。大乘如是正士廣學,無所罣礙無能蔽者,其心等住住無所住,其心奉行六度無極,顯示十方一切法明,故曰大乘。猶轉輪王所遊行處輒居四域,菩薩大士至若干種眾生類中,在眾邪行等修慈心。其大正士如是所至到處常能獨步,沙門梵志諸天人民,郡國縣邑州域大邦利益眾生,菩薩常行四恩之業,救攝一切修若干敬。故曰大乘。諸天、龍、神、揵沓惒、阿須輪、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釋梵四天、明智賢聖、正士聰達,以諸平等正行之無逮成真諦,所見奉敬,故曰大乘。其大乘者,唯須菩提!而不可盡悉無所生,不斷佛教三寶之訓,諮受佛慧道法之業,奉順聖眾。以大慧明勸化眾生,善具弘妙無雜碎行,所作真正解暢備悉六度無極,以四恩行救攝危厄,寂然庠序,修八正道、意止、意斷,奉無極慈修無蓋哀,堅住大道,於一切智永棄畏難,降伏眾魔捨諸闇昧,顯智慧明富眾德本,諸行具足。諸天、人民、阿須倫所見歸命,眾魔外學莫不降伏,一切聲聞諸緣覺等,莫能當者。化眾不信令篤樂法,慈悲愍念諸懷瞋害,以布施攝慳貪,以持戒攝犯禁,以忍辱攝瞋恚,以精進攝懈怠,以一心攝亂意,以智慧攝愚癡,以財寶攝貧窮,以安和攝苦患,以歡悅從明智,故曰大乘。」

分衛品第三

於時賢者須菩提問其女曰:「快歎大乘!頒宣行業瑞應本末。」

其女答曰:「正使我身一劫過劫,咨嗟大乘,不能究暢得其邊崖。如大乘業不可限量,其德至淳功勳名稱不可得計。」

須菩提謂其女曰:「姊問我言:『賢者何故而行分衛?』如來、至真亦行分衛,從如來緣奉不違命。」

其女答曰:「唯,須菩提!能知諸佛善權方便,欲開化眾故行分衛。」

須菩提問女:「女亦堪任諸佛若干行隨時之義,吾身不能唯說其意,修權方便行分衛乎?」

女復報曰:「賢者復聽,如來、至真以二十事,觀察法儀而行分衛。何謂二十?一曰、現己身色形像微妙端正;二曰、順從如來分衛學法;三曰、若有眾生欲習嚴佛三十二相;四曰、觀如來身具足莊飾;五曰、如法備悉身相種好;六曰、令發無上正真道意;七曰、念於如來而行分衛,如法效之;八曰、若如來入郡國縣邑,郡國縣邑普得安隱;九曰、盲者得目悉覩諸色;十曰、聾者得聽別若干音;十一曰、心亂迷惑者伏定其意;十二曰、若裸形者得自然衣;十三曰、飢得食糧;十四曰、渴得水漿;十五曰、病者得愈;十六曰、無怒無癡;十七曰、無貪無嫉;十八曰、不恨不恚亦無自大;十九曰、心不懷惱普愍眾生;二十曰、念無央數眾生之類如身父母;是謂二十。

「若使如來入郡國縣邑坵聚行分衛者,令諸眾生有所見聞,發無上正真道心。又,須菩提!世尊大哀,來化眾生無數眾苦,悉至三界隨時救護,如來現義因得自在故行分衛。

「唯,須菩提!如來所入郡國縣邑行分衛時,無數諸天、龍、神、揵沓惒、何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釋梵四王,皆隨侍之奉事供養,承佛威神皆發道心。

「又,須菩提!諸天、龍、神、釋梵四王,供養如來,見如來身,道明無邊寂然庠序,心自念言:『至未曾有,如來、至真所宣正典我等諮受,所奉經法愛樂自歸。如來、至真發大道心,以是之故而行分衛。』

「唯,須菩提!如來分衛無數眾人,慕官貪士好財志豪,求端正色欲多眷屬,見佛世尊捨轉輪王出家為道,心自念言:『覩佛大哀詣貧匱家而行分衛,棄世榮祿發無上正真道意,故行分衛。』

「唯,須菩提!諸大尊神、天子、梵天,承佛威神觀見如來,心自念言:『如來常充未曾飢渴,用愍眾生故與眷屬而行分衛,我等慕樂夙夜精進,成至正覺,與眷屬俱而行分衛。』作是念已,發大道意。

「唯,須菩提!若懈怠眾懶惰不勤,見於如來入郡國縣邑州域大邦,心中歡悅稽首自歸,發平等心慕最正覺。

「唯,須菩提!見諸佛尊終不虛妄,眾人覩聞其音響者,一發意頃以為道本,因是究竟得至滅度,以故如來而行分衛。

「唯,須菩提!如來入郡國縣邑,諸在繫縛閉在牢獄而得解脫,眾生若聞如來名號,承其聖旨自然得解,欲報慈恩發無上正真道意,以是之故而現分衛。

「唯,須菩提!族姓子、族姓女若聞如來功勳之德,歎詠名稱適承其號,奉上如來餚饍異味,衣被床臥及他異供,敬護父母兄弟姊妹、夫婦子孫,若無因緣,不得故往奉見如來,以故如來入於郡國縣邑而行分衛,心懷踊躍貢上供養,皆發無上正真道意。

「唯,須菩提!其四天王奉如來鉢,若貧窮眾少於財寶欲薄布施者,見如來鉢自然而滿;大財富者欲廣施者,見如來鉢空因供施佛,皆發無上正真道意,以故如來現行分衛。

「唯,須菩提!假使如來取若干饍悉齊合著,百千億鉢還著一鉢,不令雜錯各如本故,無數諸天、龍、神、揵沓惒、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覩於如來變化示現,得未曾有善心生矣,皆發無上正真道意,以是之故而行分衛。

「唯,須菩提!如來身者金剛之數無量福會,如來身者無有生藏及與熟藏,亦無不淨大小之便,不用飢渴而行分衛,現有所食不覩所入,而見如來,顯明大慧真正之法皆發道意。

「又,須菩提!若有眾生施如來食,多少麁細甘美不好,所貢上饍在於如來,所種德本所立福祐,不可限量無有邊際,況復廣施受天人福,眾祐不盡至得滅度,以是之故而行分衛。

「又,須菩提!如來一定三昧正受,無數神尊諸天子等,眾梵天王色行天子,見於如來而行分衛不捨三昧,心自念言:『今佛愍哀眾生之故,而行乞食不用飢乏,諸天人民覩斯義利皆發道意,以故如來現行分衛。』

「又,須菩提!如來常懷賢聖自在而行分衛,無有貪嫉亦不飲食,為諸信者,頒宣經道,令出家學,化族姓子女故行分衛。未曾飲食其飢饉者,不能自致至於道德,欲令此等所願具足,故顯分衛。

「又,須菩提!如來執懷賢聖自行分衛,救諸不賢濟眾罣礙使無所著,令興大道至無極慧。

「又,須菩提!如來愍念將來之世邊地諸國,故行分衛,得無後世不信道法長者梵志,心自念言:『此等聖師不行分衛,弟子何故橫行乞食?』見諸比丘及比丘尼懷恚不喜。由是之故,佛現分衛。心自念言:『佛無上尊愍眾分衛,弟子法之因供咨嗟,手自斟酌施與比丘,此等學士承佛至教而行分衛。』見之欣然,供養一切比丘、比丘尼。以故如來而現分衛。

「又,須菩提!諸王帝主、太子、長者、梵志、大臣、百官諸子,見於如來、無上正真不乞食者,若有眾人信樂道法,棄家行學而作沙門恥於分衛:『我等家門姓貴豪尊出為沙門,反從庶民貧家下劣乞分衛乎?』以故如來現行分衛。心自念言:『如來大德猶如虛空,愍行分衛,況我等乎?念此不慚,哀諸下劣,樂行分衛。』

「又,須菩提!如來普隨世間習俗而勸化之,因其勸樂各從眾生,應受化律而授道教,如來各隨而建立之,緣其方便未曾飢虛,無有眾患飢渴之難,不以羸劣,無有慳嫉,無有眾惡,決諸疑網。如是,須菩提!如來以此無量方便欲救眾生,故行分衛,度眾闇塞使見道明。」

女謂須菩提:「賢者寧能以是隨時方便用斯大哀,如此眾祐,建修清淨,行分衛乎?」

須菩提答曰:「姊!我不堪任,猶如一切野狐狸兔眾鹿蟲,不能當任師子獸王,不能獨步,而現其前師子吼也。如是一切聲聞、緣覺之乘,不任如來威神禮節善權方便,普安一切大慈大哀。」

女說此善權方便如來大哀時,其女父母長者,家中大小及餘長者,來入舍中聞所說,二萬八千人,皆發無上正真道意。

順權方便經卷上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4 冊 No. 0565 順權方便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Jasmine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