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14冊
No.501 佛說沙曷比丘功德經 (1卷)
【西晉 法炬譯】
第 1 卷

 

No. 501

佛說沙曷比丘功德經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與千二百五十比丘、菩薩萬人。時須耶國有貧人,行賃剃小兒頭,所剃者皆約:「到麥熟,當各雇麥一斛。」適別未遠,道逢故人,將其還。求麥,欲以取酒飲之。遍求,無以麥還者。於是便起恚意言:「願我壽終後,作大神龍,當陷此國。」後壽終,魂神遂還作龍,其國中歷年風雨不時,五穀毀敗。

佛念此國人民飢饉,即遣沙曷比丘往化之。龍見比丘往,即興惡意,欲敗國及殺沙曷比丘。沙曷便變化鉢,覆蓋一國。龍雨之,謂國已沒。比丘以佛威神,令龍見人民安隱如故。龍復興恚意下雪,比丘以鉢受之。雪極,比丘以手掃之,著一處如山。比丘乃入龍室,龍即出,比丘復出;龍入,比丘復入。如是若干輩,龍極乃止,長跪問言:「卿何等神,惱我如此?」比丘言:「吾是佛弟子。」龍言:「我欲自歸於卿。」比丘答言:「吾有大師,佛三界最尊,卿當自歸之。」龍言:「佛在何所?」報言:「佛在舍衛國。」龍言:「乞逐道人去。」比丘言:「欲去者善!」便內龍著笥中。

人民見比丘取龍如是,皆歡喜問言:「道人是何等大神,降伏國患?」告言:「吾是佛弟子。」人民問言:「佛可得見不?」答言:「欲得見佛,且待吾還。」時日向中,道遇分衛,人民或與飯者、與酒者,比丘受而食飲之,致酒醉,遇樹下臥,龍鉢、袈裟各在一處。

佛時笑,五色光出,阿難正衣服,叉手白佛言:「佛不妄笑,笑必有意!」佛告阿難:「汝為見沙曷比丘不?」阿難言:「不見。」佛言:「今在彼樹下醉臥。」

時千二百五十比丘、菩薩萬人,各相與語言:「沙曷比丘已得阿羅漢,何以復醉臥?」佛知諸人意有疑,因說四事:「一者,阿羅漢不三昧不得知;二者,不得便現神足;三者,不得強勸人分衛;四者,身中尚有蟲。阿羅漢以是四事不及佛。」時萬菩薩皆迴意欲向羅漢。

佛遣目犍連往到沙曷比丘所,勅之攝龍來。龍以頭面為佛作禮,佛便為說宿命本末,龍心即解,受五戒,奉行十善,即得須陀洹道,為佛作禮而去。

佛時說沙曷比丘功德微妙。阿難叉手啟佛言:「沙曷比丘飲酒醉臥,而佛說其功德微妙乃爾?」

佛告阿難:「阿羅漢不復飢渴,用三事故,現醉臥耳:一者,佛欲開化菩薩意;二者,不欲逆布施家意;三者,恐諸弟子未得道者,飲酒多失故。以此至戒撿之,沙曷比丘雖飲酒,是為不醉。」諸菩薩、四輩弟子,聞佛說是,皆起整衣服,為佛作禮。

沙曷比丘更前長跪白佛言:「須耶越國王、人民欲見。」佛默然受之。沙曷比丘即承佛教,如彈指頃,還到須耶越國。國王、人民見比丘,皆歡喜,有作禮者、有跪者、但叉手者。沙曷比丘告言:「佛明日當來到。」此王聞佛當來,大歡喜豫,於四衢道掃灑,廣施帳幔。

佛明日與千二百五十比丘俱,豫行空中,皆有自然蓮華,奉佛足下。王及臣民,皆以華香,出城迎佛,五體投地,稽首為禮。佛及比丘到宮即有自然師子座,布以綩綖,七寶華蓋,五色交絡,王施設供養,手自斟酌。飯畢,行盥水,祝願。佛為王及人民說龍本末,王與人民心解,即受五戒,行十善,或得須陀洹者、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者,不可稱數。

佛說經竟,四輩弟子、天龍鬼神,歡喜奉行。

佛說沙曷比丘功德經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4 冊 No. 0501 佛說沙曷比丘功德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維習安大德提供,閻學新大德輸入/沈介磐大德校對,CBETA 自行掃瞄辨識,三寶弟子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