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14冊
No.485 無所有菩薩經 (4卷)
【隋 闍那崛多等譯】
第 2 卷

下一卷
 

無所有菩薩經卷第二

「世尊!我於彼時,復見彼諸聽法大眾,以天人花及眾寶物而散佛上;及諸菩薩而聽法已,復更出生種種音樂雜色衣服供養世尊,以諸衣服覆世尊上,還坐本處而共聽法。世尊!我於彼時復作是念:『嗚呼諸佛神通無礙!思惟信入隨順而行。』世尊!我聞此說無礙法聲,即入覺知,而說偈言:

「『我覺寂靜時,  無有障礙處,
  即脫一切苦,  而得不動樂。』

「世尊!我於彼時復於空中,見如來身,聞說是言:『汝善男子!汝莫捨意,汝應更信諸佛神通勤求信入。汝善男子!汝於長夜無智愚癡,恒為欺誑受苦惱故。』

「世尊!我於彼時聞是語已,復生恐怖身毛皆竪,一心思惟求佛神通。我思惟時,即見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草木樹林花果皆悉開敷,好色香潔甚可愛樂,世間天人阿修羅等以花散佛,而供養已還沒不現。復有諸果香潔無比,復見世尊左手執鉢,以取諸果滿於鉢中。又見世尊於臍中出諸化菩薩,從於鉢中而取果已,遍至十方阿僧祇等諸世界中,授與無量諸佛世尊,彼世尊鉢皆悉盈滿。我見彼佛世尊食時,臍中復出諸化菩薩,身皆金色眾相莊嚴。從身出已,我復見彼諸世界中,有諸菩薩及諸眾生,以彼諸果奉獻供養。既奉獻已見彼食時,彼等食已皆悉得成如來形相,至餘世界無佛之處,於彼演說般若波羅蜜法要,教化成熟無量眾生住於菩提,諸佛法中勤修不斷,為說法故彼等還沒,如來鉢中果還盈滿。復見此果從鉢出已,供養一切世間眾生,充潤自身皆至佛所,頂禮佛足右繞三匝,合掌恭敬却住一面,從世尊所聞無所有解釋法相,一心聽受更無所見,更無有智。

「世尊!我亦如是聽入隨順如所說行,我如是知我身與佛,及此大眾空無可說。如是念時,有一佛像起語我言:『汝善男子!此是諸佛大德神通。』我於彼時所得諸想我想不行,亦無歡喜亦不怯弱。我唯信入諸佛神通,如是思惟:『願諸眾生未入者入,未度者度。』我發是心:『願諸眾生於佛神通圓滿無缺。』我時亦復無眾生想。然我於佛大神通不可破壞,為諸眾生及此大眾令成熟故,作如是言:『嗚呼諸佛大德神通!如是希有我今乃見,然佛神通亦無增減。』

「彼時復見空中有佛,作如是言:『汝善男子!更求信入諸佛神通。』世尊!我於彼時一心信入諸佛神通,一心念時即見諸佛神通力故,一切眾生即一眾生,一眾生即一切眾生,然彼一切我亦不見。

「世尊!我於彼時作如是念:『諸佛神通不可思議!如我見佛大神通等。』我於彼時更求諸佛大德神通亦無厭足,我求彼時更轉信入更復專念,思惟觸證令增廣故。世尊!我於彼時見此三千大千世界四方所有毘富羅山,佛及四眾天人修羅,諸世界等皆成大海,清淨無濁更無餘相。

「世尊!我於彼時復作是念:『嗚呼諸佛神通如是!』世尊!我念佛神通時,即見世尊坐彼水中而水不著。我復見有菴摩羅果,及菩提果無所缺壞,繞佛三匝住在佛前,佛為說法,復說諸佛大神通等。為說法時成菩薩形,頂禮佛已即沒不現。復見世尊在毘富羅山為眾說法,如是略說乃至成火,又成螢火,又復成風、大毘羅果,是則成地如大母指。一切世間即一世間,一世間即一切世間,彼諸世間復成無智彼則真體。我於彼時於佛神通如是觸證,思惟是已不生疑惑。亦不恐怖心慮不行。

「爾時,有一如來形像在我前住,而謂我言:『汝善男子!於幾時行六波羅蜜,而能信此佛大神通廣思惟證?』世尊!我於彼時白彼佛言:『如所言六波羅蜜者。為是何謂?』彼告我言:『所謂檀波羅蜜、尸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毘梨耶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汝善男子、如是名為六波羅蜜,行已當得證入諸佛大神通中,汝已成佛大神通已。』

「我時白言:『是故,世間諸天及人阿修羅等,聽我今說,現今世尊為我證明,於諸法中得無礙智。世尊現知,如我今說,我未曾行六波羅蜜,而得證於佛大神通。我今始聞六波羅蜜,我本前際墮黑闇中不可得知。今見世尊及無所有菩薩所問,世尊解釋,我既聞已於諸法中無復黑闇,於諸陰聚分別法中得無所著。而說偈言:

「『我得寂靜智,  無復有所著,
  今已脫諸苦,  現得不動樂,
  寂靜無比智,  寂無有所寂。
  為何事布施?  多百爾所劫,
  我無布施行,  已證無比寂。
  布施中何作?  彼施不為寂,
  寂靜無比智,  寂無有寂處。
  為何事持戒?  多百爾所劫,
  我今不持戒,  已證無比寂。
  寂中無持戒,  戒亦不為寂,
  已知無比寂,  所寂無寂處。
  為何事修忍?  多百爾所劫,
  我今不修忍,  已證無比寂。
  寂中何所忍?  忍亦不為寂,
  已知無比寂,  所寂無寂處。
  為何而精進?  多百爾所劫,
  我不行精進,  已證無比寂。
  寂中用進為,  寂滅無精進,
  已知無比寂,  所寂無寂處。
  為何而修禪?  多百爾所劫,
  我今不修禪,  已證無比寂。
  於中用禪為?  寂中無禪定,
  已知無比寂,  所寂無寂處。
  為何修智慧?  多百爾所劫,
  我未修智慧,  已知無比寂。
  於中用智為?  寂中無智慧,
  何用施戒忍,  精進及禪定,
  智慧等諸度,  何用多所行?
  我以無智故,  已知寂無比,
  於中智何作?  寂中無用智。
  願為我解釋,  所有諸法中。
  一切智自在,  尊無不知者。』
  彼問此義已,  兩足尊為釋:
 『如實真如等,  不散亦不合,
  不取亦不捨,  汝今應當知。
  於中及自他,  當更無有疑,
  知佛神通已,  則離於我想,
  亦復無言說,  自身捨無上。
  覺佛神通已,  一切罪皆滅,
  滅已無熱惱,  故名持戒者。
  聞佛神通已,  彼言大神通,
  如實無思慮,  彼名忍辱者。
  覺佛神通已,  彼心無怯弱,
  更復生精進,  故名精進者。
  覺佛神通已,  彼心不散亂,
  捨一切諸相,  故名禪定者。
  覺佛神通已,  彼不著三界,
  超越諸障礙,  故名智度者。
  是行一切處,  諸度調伏者,
  覺知一切佛,  是名佛神通。』」

爾時,惡心難調害人者,白佛言:「世尊!一一諸佛法教難覺,微少智者更深思惟。」而說偈言:

「若有聞觸證,  云何覺神通?
 彼當能滿足,  是等諸六度,
 及助菩提法。  何謂佛神通?
 有何實體相?  彼有何色住?
 云何而得證?」

爾時,世尊以偈,報彼惡心難調害人者言:

「若有自覺知,  自已無眾生,
 一切法中智,  彼是佛神通。
 眾生有著心,  教於空法中,
 如是教眾生,  當得佛神通。
 眾生有著心,  當一心普覺,
 亦不當發心,  此是佛神通。
 所有諸佛剎,  即知一佛剎,
 彼此不相入,  此是佛神通。
 知諸法不生,  能發菩提心,
 諸眾生一生,  故言佛神通。
 忍言為神通,  忍法體亦盡,
 入於一切法,  亦無有所住。
 彼住佛神通,  一切法無疑,
 無疑無生法,  故彼得授記。
 成熟眾生故,  當清淨佛剎,
 於多劫修行,  當得佛智故。
 覺知諸佛空,  一切最為上,
 度佛法彼岸,  成熟眾生故。
 佛聲及神通,  文義皆能證,
 於祕密教中,  即得度彼岸。
 無邊不可取,  亦無遍知者,
 如是佛神通,  無復有邊際。
 若自此證已,  即是勝布施,
 一切施中上,  更不生惡處。
 能行一切施,  彼常行施時,
 無有分別知,  亦無有所住。
 覺知是教已,  彼無物不捨,
 於一切生中,  是故捨一切。
 若聞此法已,  能捨於我想,
 取已無所著,  是為最上檀。
 聞已無熱惱,  身心得寂靜,
 是為最上戒,  更無有勝者。
 於一空法中,  無忍無諍競,
 是為最勝忍,  於中無上者。
 知諸法空已,  無有怯弱心,
 是為勝精進,  於中無過者。
 於空常不亂,  一切心發覺,
 此是快禪定,  唯聲中示現。
 若於空不怖,  一切智無想,
 離睡眠無知,  是智為最上。
 是等諸度行,  入於是教中,
 若知無言說,  彼即度諸度。
 不壞於諸法,  亦無有逼惱,
 彼即知正法,  無功用智定。
 不壞於諸法,  亦無有逼迫,
 無知寂靜故,  度於施彼岸。
 若不壞諸法,  亦不逼諸法,
 此是最勝戒,  一切戒中上。
 若不破壞物,  於非法亦然,
 如是無疑已,  更不墮惡道。
 若忍無盡故,  覺一切有為,
 此是最勝忍,  斷一切鬪諍。
 常習近是忍,  晝夜不休息,
 如是身觸證,  當得可喜色。
 若修習空時,  不生勞倦意,
 是即上精進,  捨一切懈怠。
 如是彼精進,  若能身觸已,
 即名上精進,  一切無過者。
 不著於空法,  及與禪寂滅,
 此是最勝空,  遠離諸覺觀。
 是中禪喜者,  彼捨諸煩惱,
 如是身觸已,  即無有輕躁。
 若於內外法,  無所有依著,
 此是最勝智,  無有智能散。
 當觀一切法,  若無有智處,
 如是觸知已,  不染著諸世。
 如是如實知,  常能一切施,
 亦無一切施,  彼無有所取。
 諸法無所有,  即是諸法體,
 彼無所觸已,  名為財富者。
 若思能清涼,  善修於平等,
 無有諸怯弱,  斷疑遍普照。
 清淨住戒中,  彼無有熱惱,
 若無有所證,  彼戒無所轉。
 解脫如虛空,  更無有所見,
 如虛空清淨,  故彼無惡作。
 無所見諸法,  而求無上道,
 為諸眾生故,  所起煩惱處。
 不見彼彼身,  不見彼身時,
 煩惱無縛處,  解脫皆如夢。
 更無所復見,  彼無亦不見,
 是故名如夢。  如是諸言說,
 有無等差別,  聲覺觀分別,
 如空不可取。  持戒與破戒,
 善趣及惡趣,  癡虛妄分別,
 是處無真實。  猶如鏡中像,
 分別故見彼,  於彼無所有,
 色體實如是。  如是內計我,
 士夫不可得,  內既無所有,
 外亦不可得。  此是如如教,
 是故言為空,  若能知空者,
 彼當證寂滅。  色從因緣生,
 彼色無實體,  若緣彼無有,
 彼無無有因。  無因故不生,
 本性空寂靜,  無取亦無捨,
 無棄亦無似。  若證是無二,
 一切根能忍,  若得如是忍,
 彼當速成佛。  我如是知已,
 得見然燈佛,  於後授我記,
 汝往當成佛。  若有善男子,
 及以善女人,  彼覺如是等,
 則亦當不難。  若有善女人,
 欲轉於女身,  應如是知身,
 即得具足願。  好色甚端正,
 見者生歡喜,  丈夫富伽羅。
 覺知如是教,  正行正念者,
 聞持已能思,  名智慧丈夫,
 為眾決疑網。  若有多眾生,
 疑惑無定意,  欲求於智慧,
 彼能為斷疑。  若住不正道,
 令彼住正路,  幽冥諸眾生,
 能為彼照明。  所有受生處,
 一切處得明,  為眾生愛樂,
 覺知此教故。  壽命得長遠,
 諸根悉具足,  常生勝族姓,
 眷屬皆隨順。  隨何等生處,
 為一切利益,  并餘眾生等,
 悉令住菩提。  若聞是等法,
 能速自證見,  諸眾生應當,
 常恭敬奉事。  應當作福田,
 堪受一切施,  常為善丈夫,
 為世間支提。  住於諸佛前,
 於一切勝施,  無上世尊邊,
 彼等堪施主,  降伏諸世間,
 當為作福田。  若聞如是法,
 能勤修速證,  一切諸佛教,
 此修多羅說。  如是覺菩提,
 如如無分別,  為此益法教,
 當行菩提行,  阿僧祇劫數,
 聞是教法故。  若於人天中,
 欲受諸果報,  而能聞是法,
 應勤修速證。  彼無能降伏,
 調御諸眾生,  能於諸餘眾,
 彼恒有威德。  彼智善得利,
 善得於壽命,  得值佛出世,
 能聞此教故。  所有諸佛法,
 彼知不思議,  彼為作聲聞,
 復得僧功德。  捨於一切法,
 復捨內自身,  應聽修多羅,
 聞已應覺知。  此法無不說,
 是處無所說,  如是等諸法,
 此中如是說。  不取亦不捨,
 亦無有得失,  無處可持來,
 是法無住處,  所有過去佛,
 彼如是說法,  若有當來佛,
 彼當如是說。  於十方世界,
 現在兩足尊,  彼所說法教,
 亦如是無二。  若有眾生欲,
 能說是法者,  當如我所說,
 如是當覺知。  若不覺此法,
 而當得涅槃,  終不能觸證,
 及當住菩提。  此彼皆具足,
 此是諸佛見,  所有如是法,
 及如是見處,  眾生界求時,
 難得於出現。  若覺此諸法,
 真實體空寂,  諸法無有實,
 諸法亦無有。  若無有法想,
 一切有寂靜,  此彼如實知,
 諸法無得處,  無所有所問,
 無所有所說。  時彼摩訶薩,
 名曰無所有,  以念於如來,
 復問人中上。  所說如是法,
 不可見而說,  誰能覺如是,
 不可覺知者。  是等多億天,
 及諸四部眾,  合十指爪掌,
 寂意而聽聞。  彼聞已欣慶,
 而無有所得,  無智及得處,
 多眾住是意。  若有未知者,
 彼等起欲樂,  發勤精進意,
 當得聞已知。  如是聞真義,
 真智無分別,  如己無不如,
 真復如是說。  聞諸佛妙法,
 所見大神通,  皆發歡喜意,
 當得上菩提。  多有俱致天,
 及百那由他,  已覺自證知,
 如我之所說。  今我此眾中,
 所有聞法者,  倍有百千數,
 已觸證真法,  皆已共和合,
 昔恒沙佛所,  已聞覺是法。
 彼聞今觸證,  彼此當作佛,
 如我今所在,  當如是說法,
 無有於增減。  是殺害人者,
 於往昔生處,  曾聞如是法,
 昔所未曾有。  彼於今得聞,
 無所有解釋,  已入佛神通,
 今知於聞義。  見是等大眾,
 即厭於自身,  自見最下類,
 知佛神通故,  復更信深入,
 不可思議等,  彼入已即得。
 非法非非法,  此是佛神通,
 諸世間無上,  覺無分別已,
 無所無不得。  此害人利根,
 如所聞聞已,  利根向我說,
 諸佛之法體。  眾生心頑鈍,
 為癡網所覆,  雖復多時聞,
 不知佛神通。  我昔曾見佛,
 證作人中上,  覺是大神通,
 於後得授記。  過去八十四,
 阿僧祇劫中,  我值然燈佛,
 以知有為法,  以有所得故。
 為得之所覆,  而著於我想,
 為諸煩惱惑,  不覺佛神通。
 以有於執著,  流轉生死中,
 數不得邊際。  自餘若不覺,
 如是佛神通,  菩薩摩訶薩,
 彼著亦多時。  是諸菩薩等,
 欲速證菩提,  寂靜佛神通,
 應速願覺入。  如是難調伏,
 名為害人者,  還得利智根,
 故彼得不難。」

爾時,眾中無煩天子,即以諸天曼陀羅花而散佛上,合掌恭敬而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是惡心難調殺害人者,如是利根智慧微妙,乃能如是速疾決了。」說是語已。

爾時,佛告無煩天子言:「天子諦聽!是惡心難調殺害人者,於過去世曾五百生,受毒蛇身見即害物。受彼身已於日夜中,多有眾生為彼所害,以飢惱故皆食彼盡猶不能足,食已消滅,皆成灰燼。彼以求食不得眠睡,身不安隱惡心更增。或經日夜半月一月,或經年歲,因惡心故而取命終,即便墮於阿鼻地獄。生彼處已受大苦惱,百千俱致那由他歲,若捨彼身還復生於見毒蛇中,如是次第經五百世,常當受於見毒蛇身。

「若捨彼身還復生於阿鼻地獄,以彼惡集如是起故,於最後生彼毒蛇母愛所縛故,殺若干虫與彼令食,食已飽滿身得安樂,便得睡眠晝夜不覺。彼睡眠時,其母即為多殺諸虫或至千數,斷其命已置其左右周匝圍繞,復置口邊皆成大聚。彼睡覺已食彼諸虫潤身飽滿,還得安隱尋復睡眠經七日夜。彼母復於七日夜中殺百千虫,置其口邊而為大聚。

「彼睡覺已,食彼虫聚而猶未盡,即見其母更殺諸虫,持來聚集更為一聚。彼即生念:『奇哉!我母能為難事,為愛我故,求爾許虫與我令食,然我於今不知厭足,然不食盡不知邊際,我今不應如是求食,而令我母為愛我故為我求食。我今於母能作何報?』

「彼於母所起慈愛心,知有益處知有恩義,即生愛心生饒益心。彼資潤身。復以於母生慈念心稍有柔潤,於即睡眠身心安樂。彼時遇有取薪草人皆共見之,即以利斧斷其命根。

「彼命終已,有旃陀羅名曰氣噓,生彼子家還有惡心。彼時祖父氣噓死後,氣噓之子復當刑殺。復於後時彼氣噓子身復命終,既命終已遂絕此業,有合死者無人刑殺。

「爾時,大臣啟白王言:『大王當知,其主刑者名曰氣噓,其命已終,其彼有子身亦命終。大王當知,今無有人殺合死者。』

「爾時,彼王告大臣言:『彼氣噓門頗有種族,受彼世業資生已不?』臣白王言:『彼氣噓門現有孤子受其世業。』王勅臣言:『汝等可往將彼孤子而來見我。』大臣受勅將來見王。王勅之言:『童子!汝今既受氣噓世業資生,云何而不習於刑殺合死之人?』彼答王言:『敬如王教,我有親屬不聽我殺。王今若遣伏從來命,我蹔還家須臾復來。』王言:『童子!汝可知時宜應速來。』彼至家已,所有妻子及諸眷屬皆斷命已,還至王所,而白王言:『大王當知,我之親屬皆已殺盡,更無有人遮我殺者。唯願大王勅我所作。』於是即付刀杖殺具,彼仍不受。王復勅言:『汝今何故不受刀杖?』彼報王言:『大王!我今既名知刑殺害之人,自有牙齒不假刀杖。大王當知,若無齒力彼須刀杖,我有牙齒有合死者,我用齒齧而斷彼命,飲彼血已資潤我身增益氣力。』於是即取合死之人,以齒齧項而斷其命即飲其血,飲其血已倍增氣力,嚴熾威勢倍更增惡。

「善男子!彼難調伏殺害人者,於彼時間多殺眾生皆飲其血,惡心嚴熾心智猛利,如是利智得聞菩薩名無所有,請問世尊空義斷漏,不起煩惱顛倒分別,斷瞋恚意慳貪妬嫉,無恩義處悉能破除,得無言說。從佛所聞解說之時,聞已更復增益利智,復入諸佛大神通事,故得如是勝利功德。」

爾時,復有教示菩薩摩訶薩從坐而起,整理衣服,偏袒右邊右膝著地,合掌向佛,欲有所問。彼合掌時佛神力故,水陸所生種種妙花有開敷者,色香微妙滿其手中,即生歡喜踊躍無量,以歡喜意用彼諸花而散佛上,再三散已,而白佛言:「世尊!今此難調殺害人者,已曾發於菩提心耶?」

時佛告言:「汝善男子!宜應還問此難調伏殺害人者,是善男子當為汝說。」

爾時,教示菩薩還復合掌,而問之言:「汝善男子!已曾發於菩提心耶?」

彼即答言:「善男子!知我今即是發菩提心清淨無濁,如我聞佛大神通已即斷諸惡,而復得聞此無所有菩薩所問、世尊解釋,聞已信受念持觀察無有疑網。於世尊說一切諸法空無有我,無生無滅無有境界,無境界處無虛空處。汝善男子!於如此處欲起何心而有所聞?」

教示菩薩復問彼言:「汝善男子!汝於眾生幾所成熟於菩提耶?」

彼即答言:「善男子!我於無量不思議等不可瞋恚諸眾生者,成熟安置菩提種子,於無邊劫當更成熟所有眾生。善男子!譬如虛空多所容受,佛法亦爾容受無量。若有信受彼能成熟,亦可成熟一切眾生,不著邪徑當作惡業。

「善男子!我已為一切眾生利益安樂而為攀緣,今向汝說無有虛妄,佛自證知。若佛世尊不授記者,我於菩提我即自記。所以者何?我已信入菩薩種子,已住信忍無疑無惑,於此諸佛大神通中,此是一切諸菩薩等無有所著,發菩提心而為根本。若增長已次第能證菩提之果及一切智,一切佛法當覺當知,次第成熟無量眾生,於菩提道亦當成就,住於菩薩不動法中。

「善男子!如是,如是!無異無別,能如是者願生諸相,然諸眾生有厭離想得無疑惑,願當入佛大神通處自見於我少分。所以者何?其佛神通有無量故。善男子!諸佛世尊於大神通能決了見,諸菩薩等若未得忍唯以信行,若諸菩薩有得忍者,於佛神通少分已入。」

爾時,以佛神通力故,於此大地六種震動安樂潤澤,無一眾生有驚怖者,一切音樂不鼓自鳴。上虛空雨優波羅花、鉢頭摩花、拘勿頭花、分陀利花。於虛空中自然而有種種天衣懸垂而現,燒眾天人所有諸香。彼一切眾所有三千大千世界,彼菩薩等不知邊際,彼等皆悉掬於此花,以散佛上,如是再三及散此眾。於時復有十六俱致百千那由他等蓮花,猶如車輪,從地踊出,彼花臺中有菩薩坐,皆悉具足三十二相。彼諸菩薩各從花下,還以此花而散佛上,花供養已,合掌禮敬向佛而住。

爾時,教示菩薩承佛威神,而問彼等諸菩薩言:「善男子等!汝從何來?」

彼菩薩言:「我從十方阿僧祇等諸世界中,奉侍禮敬阿僧祇佛,聽聞法已而來至此。」

教示菩薩復問之言:「善男子等!汝聞何法?」

彼答之言:「我等亦聞有菩薩名無所有問、佛為解釋,亦如此間釋迦如來所解說法,亦復如是無有增減。彼菩薩亦名無所有,於問彼佛。彼佛世尊亦如是說,不起煩惱令斷疑惑,令作光明令近諸佛,及一切智無等等法。」

爾時,大眾生希有心,皆作是念:「彼諸人等善得人身善得壽命,值佛出世隨順諸佛,聞無所有菩薩所問如是等法,信入奉行,無相無得不起煩惱。世尊!我今善得大利,善得人身善得壽命。我等今者,聞無所有菩薩所問、佛解釋時,聞於耳根如聞信解,無有疑惑有所觸證。我今得知一切智已,亦當如是為諸眾生而作利益得善普覆。我等今者,假使能以一切珍寶,滿此三千大千世界持用布施,以如是等猶不能報是無所有菩薩之德,而不現身能問如來寂靜之法,能斷無量眾生疑惑顛倒之意。我等於今當以何事而供養此不現身者?」

爾時,無所有菩薩作如是言:「諸善男子!汝等若聞如是等法能信解者,即為已作上妙供養一切諸佛及諸菩薩。我今所問、佛為解釋,汝等若得無疑惑處,無熱惱處,成菩提時,為諸眾生作利益故,眾生執著令解脫故,亦為化彼惡心怨讐害人者故。唯若干事以是故問勸請如來,我今已顯諸佛法教,已照一切無明黑闇。」

爾時,惡心難調怨讐殺害人者,見於如是大神通已:「如彼所知不取上下,心得調順無有喜怒。」說此語時,難調怨讐即於彼處踊身虛空,而作是言:「諸善男子!一切諸法猶如幻化,無有真實、分別所作,諸法實體如如不動無有顛倒,是故汝等所有諸想住持建立。如是等想無有實想,是顛倒想非有實想,是故汝今已得至於無疑惑處,亦當得於無礙辯才。汝等已脫諸疑惑故,求菩提時不由於他,常當自體一切開悟。」

時,世尊言:「汝善男子!善哉!善哉!如汝所說。」

爾時,難調惡心怨讐而白佛言:「世尊!我今即是授記,以蒙世尊稱歎善哉。雖然世尊但與我記,為此大眾令得踊躍,心意歡喜更發勝心不怯弱故。世尊!我今不見彼法歡喜踊躍。世尊!一切諸法無有思念,無有真實,分別所起,以分別故而有莊嚴,猶如幻化、如夢所見、如旋火輪。我於彼等如實覺知,如佛世尊為無所有菩薩解釋,我亦隨順無隨順故。」

無所有菩薩經卷第二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4 冊 No. 0485 無所有菩薩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Jasmine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