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13冊
No.415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 (10卷)
【隋 達磨笈多譯】
第 8 卷

下一卷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卷第八

思惟三昧品之餘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當何證知捨離我見耶?」

佛言:「不空見!若諸菩薩摩訶薩得證知時,無有住著則離我見。如是,菩薩雖無住著,而能為彼一切世間天人眾生作大利益。

「云何利益?所謂為大法明、然大法炬、吹大法、擊大法鼓、奮大法鞉、乘大法船、設大法橋。方當欲渡一切眾生出於生死四流瀑河、置於涅槃無為彼岸,即當觀察是身本性。

「次當觀身不淨:臭穢、腐爛、癰、膿、屎、尿盈溢。是身無常,不暫停住;破壞枯槁,不可長久;誑惑小兒,危脆不堅。

「猶水沫聚,戶蟲充滿,筋骨相輔,空負而行,無實用處。或經百年、及百千歲、縱八萬劫一切樂具守護、長養,終歸墮壞。

「此身長夜不離煩惱、不出顛倒,恒為諸惡鳥獸食噉,又亦常與地獄、餓鬼、畜生共行,生死往來受諸苦惱、或為奴隸種種苦事,常繫於他不得自在,而彼所生云何當能見苦、斷集、證滅、修道?

「今我此身但是空虛、誑曜、愚癡,無一堅法。以是,我今當應持此一切身分施諸眾生:若有眾生寶重己身,我當為彼放捨身命;若有眾生須我精氣,我當給與彼之精氣;若有眾生須我肉者,我當以肉供奉彼等。何以故?寧我先施令彼得食,無容不施使彼自食。今我以此淨心布施所獲善根,願即滅除我見根本。

「而彼菩薩如是觀時,不著我見;滅我見已,然後捨身令眾生用——為惜命者棄捨命根、須精氣者授以精氣、須肉食者便以肉施、若有眾生須其力用,即時為奴充彼驅策。

「不空見!以是因緣,彼菩薩摩訶薩除捨我見、不住我見、證知我見,而能於此不牢固中求牢固身。

「不空見!譬如都城、邑聚、村落之中,多有童男、或多童女自舍出已,至河岸邊見水沫聚,以彼水沫更相嬉戲——所謂:破壞水沫,分段磨滅,令其消散無有遺餘——而彼沫聚不作是念:『誰於今日能分散我?』是沫雖壞,無惱恨心。

「不空見!如是,菩薩摩訶薩自觀己身無常破壞,如彼沫聚不可長久,當知是人得此三昧,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世尊為重明此義,以偈頌曰:

「若能遠離我見者,  一切無有住著處,
 為利世間天人故,  當證難見大菩提。
 彼若厭身諸不淨,  癰瘡所處膿血流,
 此身變壞不堅牢,  無常羸劣斯破法。
 暫住如幻無實體,  猶彼聚沫空無真,
 長夜養育終無宜,  鳥狗斯食最可惡。
 雖以眾具供贍之,  是身會當歸敗滅,
 既不能得牢固法,  經無量劫唯有苦。
 地獄、畜生、餓鬼苦,  飢渴眾惱恒熾然,
 世間催切超百羅,  初不覺知彼如實。
 我身今日自空虛,  不常之體須臾變,
 謂諸眾生食肉者、  精氣、僕役我甘為。
 我思此時常發言:  『其有食肉及精血,
 我為其故今放捨,  任從噉食我此身。』
 當令一切寶身者,  悉得觀我捨斯命,
 我今軀命不敢愛,  願速成彼三摩提。
 猶如彼沫常破壞,  未曾起一瞋恨心;
 今我此身如沫團,  豈有生於嫌怨事?
 若能觀身如水沫,  此人必定求菩提,
 非但得奉十方尊,  彼當速獲勝三昧。」

菩薩念佛三昧分示現微笑品第十二

爾時,世尊怡然微笑。諸佛、世尊法如是故,即微笑時,世尊口放種種光明——所謂青、黃、赤、白、金色、頗梨——其光遠照,上至梵宮而復還下,右遶三周入世尊頂。

時尊者阿難見斯事已,即從座起,整理衣服,右膝著地,合十指掌向佛、世尊,以偈問曰:

「最勝世尊非無因,  今現微笑當有以,
 世間調御應為說,  而復微笑何因緣?
 金剛色體百福身,  由證真如能利益,
 一切世間所歸依,  今此微笑有何緣?
 世尊無上亦無比,  何處當有能超勝?
 功德備具無可毀,  今斯微笑有何緣?
 一切世間皆歸趣,  調御丈夫今當宣,
 誰於今日獲大利,  世尊無何微笑者?
 今日誰當受大位?  今日誰得真福聚?
 今日誰為安隱王?  能致世尊是微笑。
 一切世間所歸依,  天人大師今應說,
 若聞佛尊斯妙音,  天人歡喜眾聖讚。」

尊者阿難設斯問已,於是世尊告阿難曰:「阿難!我當說是正念三昧法門義時,此大眾中有三萬人遠離塵垢、得法眼淨;復有八萬億百千那由他諸天子遠塵離垢、得法眼淨;復有三萬比丘、比丘尼眾得阿那含果;復有三萬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得無生忍法;復有三萬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此輩皆於星宿劫中成等正覺,此即前發菩提心者是也;復有九萬億那由他菩薩摩訶薩安住菩提無有退轉,此輩當來皆得成佛,彼諸世尊有四種號:或號光明、或號毘盧遮那、或號釋迦牟尼、或名日月歲星,有如是等諸種名號隨其剎土出現於世;復有九十二億百千那由他眾生但發聲聞心,是輩未來皆證聲聞果。」

爾時,世尊知是事已,以淨天眼過於人眼觀察十方,見九十億百千那由他諸佛世界,應作如是大利益故,更出殊大微妙之聲遍此三千大千世界,咸得聞已,然後及彼諸佛國土所有眾生亦皆得聞。

然後復從眉間白毫相中放大光明名無邊威,此光遍照十方佛國,令無量億百千那由他眾生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復有過於前數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彼等當來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然後於彼十方國土皆得成佛,號曰難伏如來、應供、等正覺出現於世。

爾時,世尊為重宣此義,以偈頌曰:

「過百千數無減少,  三種三十復九十,
 如是一切見菩提,  彼為發心利益故。
 彼滿十千諸眾生,  復三萬智得淨眼,
 聞已正思等正覺,  解脫人身諸惡道;
 復過八億那由他,  諸天獲於聖淨眼,
 以聞如來妙音故,  永滅惡趣無遺餘;
 得忍三萬億由他,  發心即離三惡道,
 彼輩當來悉成佛,  其猶盛春草木敷;
 復有三萬億眾生,  從座而起發大心,
 以此威德當成佛,  於大地上利世間;
 復有六萬諸天子,  皆發無上菩提心,
 彼等斯同彌勒尊,  以修樂因證樂處。
 以是因緣天人師,  為斯廣大故微笑,
 我已宣揚微笑旨,  阿難當知此笑緣。」

菩薩念佛三昧分神通品第十三之一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云何當知菩薩摩訶薩住於慚愧、遠離於彼無慚愧已,然後當得此三昧耶?」

爾時,佛告不空見菩薩言:「不空見!若有菩薩摩訶薩常行慚愧,而是菩薩行慚愧時或能造作種種惡事——所謂:身惡行時即生慚愧、口惡行時亦生慚愧、意惡行時亦生慚愧、起嫉妬心亦生慚愧、起懈怠心亦生慚愧、於諸如來所亦生慚愧、於大菩薩摩訶薩所亦生慚愧、於住菩薩乘諸眾生所亦生慚愧、於聲聞乘人所亦生慚愧、於辟支佛乘人所亦生慚愧、於人天所亦生慚愧。云何慚愧?所謂常愧於他,亦慚自身住於一切不善法中,故常慚愧。

「住慚愧已,遠離一切無慚無愧,除滅不善、思惟善事,荷負重擔,體性清淨,終無毀犯、他不能謗。而是菩薩常能具足無毀身業、亦能具足無毀口業、亦能具足無毀意業,具足斯已,然後乃能住是三昧;住三昧已,常不遠離見一切諸佛、常不遠離聽聞諸佛所說妙法、常不遠離恭敬供養一切聖僧;具足如斯已,然後乃能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不空見!我念往昔過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時有大劫名曰善來,於彼善來劫中後有第三劫名曰寶炬。

「不空見!彼於劫中復有小劫名九莊嚴,於彼時中名多劫濁。復次,有劫名曰千歲,彼中有轉輪王名善觀作,而彼善觀作王宿植德本、具大威德。

「不空見!時善觀作王所居大城名曰淨華,妙香充滿。其城東西廣六十由旬、南北長七十由旬,墻壁周圍有一千二百重。彼城身量純以真金、眾具莊嚴,間用七寶。

「不空見!汝今欲知淨華香城善觀作王果報眾具莊嚴殊麗,如先所說無邊精進王善住大城無差異也。

「不空見!彼城北面有一內門名曰華鬘門,外有園名曰無畏,其園縱廣四十由旬,周匝皆有七寶樹林而為圍遶。有一大池,形量方廣,面十由旬,八功德水彌滿其間,如忉利天鏝陀吉尼池也。彼池四面周匝皆有寶多羅樹——其金多羅樹銀為花果、銀多羅樹琉璃華果,如是乃至真珠多羅樹金為華果——如善住城一等無異。

「復次,不空見!當爾之時有佛、世尊——號鴦耆羅娑(隋言分味)如來、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出現於世。

「不空見!時彼鴦耆羅娑如來處遊居止無畏園中,與大比丘眾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人俱前後圍遶——皆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皆得自在心善解脫、慧善解脫;所作已辦,捐捨重擔,盡獲己利,不受後有:隨順正教,達於彼岸。

「不空見!時彼鴦耆羅娑如來、應供、等正覺於晨朝時著衣持鉢,與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聲聞大眾左右圍遶入淨華香城。

「不空見!時彼善觀作王知彼世尊晨朝入城,即自莊嚴乘大調象名曰樂手,與無量億百千那由他眾前後導從,自彼淨華香城而出,為奉迎彼佛世尊故。

「不空見!時善觀作王既遙見彼鴦耆世尊尋路而來,光儀端遠狀若金山,諸根寂靜神志和穆,已達第一調柔彼岸——猶如大龍降伏一切、亦如大象所為自在、又如大池澄清映徹——如是見已,自乘而下進詣世尊,頭面作禮,右遶三周而啟白言:『唯願世尊受我明朝所設供養。』

「復次,不空見!時彼鴦耆羅娑如來、應供、等正覺聞善觀作王如是請已,為諸眾生作利益故,默然受請。

「復次,不空見!時善觀作王聞彼世尊許納其請,即於斯夜速命厨官嚴辦眾種上味美食,人間所有靡不畢具。於淨華城平治道路,以諸香泥塗飾其地,所在街巷建立寶幢,妙善名幡處處羅布,兼列種種金寶器具。又用上妙牛頭栴檀以為香水灑散其地,復以種種末香、種種散華上撤於佛而為供養。然後於彼如來、應、等正覺前燒種種名香、積種種華鬘而為供養,又以種種歌頌、讚歎、偈句、法言而為供養,又作種種上妙樂音及諸玩具而為供養。彼王如是作諸供養,然後奉獻上妙飲食供養世尊及比丘眾。

「復次,不空見!爾時彼善觀作王廣設如是微妙第一最上眾具滿足供養鴦耆如來、應供、等正覺已,更於異時莊嚴大駕,躬自率彼無量千數諸眾生等詣無畏園至彼鴦耆如來、應供、等正覺所,頂禮尊足已而白佛言:『世尊!今正是時,唯願垂慈作所應作也。』

「復次,不空見!時彼鴦耆羅娑如來聞善觀作王慇懃請已,知諸眾生堪受化故,於是為彼如所應作種種神通。現神通已,遂與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諸阿羅漢等身昇虛空。住虛空已,即放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光明照於東方無量世界;如是,復放前數光明照彼南方、及以西、北、四維、上、下,周遍十方亦皆如是。彼一一方各有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諸大光明,彼一一光皆各化作八十億百千那由他等大蓮華座,彼諸華座皆各有一化如來坐,彼諸如來形量、長短,乃至一切威儀多少,一如鴦耆羅娑如來、應供、等正覺無差別也。

「不空見!如彼變化諸佛、世尊各有無量億那由他諸比丘眾前後圍繞住虛空中,又亦各有化天帝釋及化梵王——形量、大小皆如今此無超勝梵天及大供養天帝釋等,無有異也。

「不空見!時彼鴦耆羅娑如來、應供、等正覺示現如是神通事時,於須臾間,一切諸天所有音樂不鼓自鳴、一切眾具不作自現。

「不空見!時彼欲界諸天既覩鴦耆世尊示現如是大神變時,即以天栴檀、末香、沈水香、多伽羅香、多摩羅跋、牛頭栴檀、黑沈水香……等奉散佛上。復以種種妙華——所謂雞娑羅華、大雞娑羅華等——奉散於彼鴦耆羅娑如來、應、等正覺。

「復次,不空見!爾時鴦耆世尊告彼善觀作王言:『大王!諸行無常。大王!諸行皆苦。大王!諸行無我。大王!諸行暫住,不得久停。大王!諸行不堅,是破壞法。大王!諸行熾然,如猛火焰。大王!諸行深奧,如大火坑。大王!乃至應當念捨諸行,當生深厭、亦不可樂,當念遠離,終思解脫。』

「不空見!爾時,善觀作王一心合掌恭敬向彼鴦耆如來具領讚曰:『如是如是。大德修伽陀!大德婆伽婆!諸行無常。大德婆伽婆!諸行是苦、諸行無我。大德婆伽婆!誠如聖教,一切諸行皆應遠離,亦須棄捨,終當免脫。』

「不空見!爾時,彼鴦耆羅娑如來為彼善觀作王說如斯法,令其歡喜、令其專念、令其奉行;令歡喜已、令專念已、令奉行已,然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復次,不空見!爾時,鴦耆羅娑如來見善觀作王聞法歡喜、發菩提心,一切眾生咸得益已,即與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諸阿羅漢比丘大眾舉身騰踊,足步虛空,出淨花城然後還下,如常威儀,前後圍繞入無畏園。

「不空見!時彼善觀作王既得親覩鴦耆羅娑如來、應、等正覺廣現如是神通事時,發菩提心,更作誓曰:『當令我等於未來世悉獲如是大神通慧,復當令我悉得如是統諸大眾,復當令我於未來世悉得如是天人眾前大師子吼,一如今日鴦耆如來、應供、等正覺,無有異也。』

「不空見!時彼善觀作王見彼世尊鴦耆羅娑如來、應供、等正覺及諸大眾乘空而返,王便嚴駕奉從世尊達本住所然後乃還。

「復次,不空見!後於異時,彼鴦耆如來、應供、等正覺與諸大眾次第而行,至善觀王宮殿中已,當鋪而坐,諸比丘僧亦次第坐已。爾時,彼善觀作王及諸大臣與其眷屬各自圍繞、城內人民及其眷屬亦各圍繞,又皆自持所有供食,各自手奉鴦耆世尊及諸弟子聲聞大眾。其食香美、眾味具足,隨意奉上佛及眾僧,一切噉食皆得充滿。然後更以種種妙香、種種花鬘、種種衣服、種種珍寶、一切眾具、微妙音樂供養恭敬已,即於是日呼召太子,加以天冠、受以王位,棄四天下及諸眷屬、深厭生死,請佛出家,即於鴦耆佛、世尊所釋除鬚髮、法服著身。時有八萬四千億百千那由他人民善根既淳熟故,亦深厭世,從王出家。

「復次,不空見!時彼善觀作王既出家已,即於眾中整理衣服,恭敬合掌,遂便請彼鴦耆如來、應供、等正覺言:『世尊!云何菩薩修習、思惟念佛三昧耶?菩薩摩訶薩云何證此念佛三昧,即得住於不退轉地、速疾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現前成就諸功德法?』

「不空見!時彼善觀作王比丘如是問已,彼鴦耆如來即便告彼王比丘言:『善觀作!汝應當知有二種法,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即便得此菩薩念佛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二?一者、信諸如來,不生違逆;二者、信佛所說,不敢謗毀。作如斯念:是為諸佛廣大境界,不可思議。善觀作!是為菩薩摩訶薩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善觀作!復有二法,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二?一者、奢摩他,二者、毘婆舍那。善觀作!是為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善觀作!復有二法,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二?一者、遠離斷見,二者、滅除常見。善觀作!是為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

「『善觀作!復有二法,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二?一者、住於羞慚,二者、修於恥愧。善觀作!是為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不空見!時彼如來如是說已,彼善觀作王比丘復白鴦耆羅娑如來言:『世尊!云何菩薩摩訶薩住慚愧已而能得斯念佛三昧耶?』

「爾時,鴦耆羅娑如來、應、等正覺即告彼善觀作比丘言:『善觀作!若諸菩薩摩訶薩於諸所作常行慚愧,謂:起身惡行生慚愧心、起口惡行生慚愧心、起意惡行生慚愧心、起嫉妬時生慚愧心、起懈怠時生慚愧心、於諸佛所生慚愧心、於諸菩薩摩訶薩所生慚愧心、於住諸菩薩乘眾生所生慚愧心、於諸聲聞乘所生慚愧心、於諸辟支佛乘所生慚愧心、於諸天人所生慚愧心。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卷第八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3 冊 No. 0415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毛佩君、廖予安、廖予慈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