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13冊
No.415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 (10卷)
【隋 達磨笈多譯】
第 6 卷

下一卷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卷第六

佛作神通品第七

爾時,世尊自袈裟內出金色手,摩彼不空見菩薩摩訶薩頂,復出廣長舌相,即告不空見菩薩言:「善哉善哉,汝不空見!汝今乃能為諸眾生如是歎說如來、應供、等正覺真實功德也。

「不空見!若有說言:『世間眾生無救護時,是中必有能救護者出現世間為作救護。』不空見!當知即是善說如來也。

「復次,不空見!若復說言:『世間眾生無歸趣時,是時必有不思議辯才、無量辯才出現於世,能與眾生作大歸依。』不空見!當知即是善說如來也。

「復次,不空見!若復說言:『世間眾生多貪欲行、多瞋恚行、多愚癡行,是時必有無欲、恚、癡大師出世為除三毒。』不空見!當知即是善說如來也。

「復次,不空見!若復說言:『世間眾生多慳悋時、多嫉妬時,是時必有遠離慳嫉、好行布施大師出興為破慳嫉。』不空見!當知即是善說如來也。

「復次,不空見!若復說言:『世間眾生無有慚愧、羞恥之行,是時必有慚愧、羞恥大師出世除無慚恥。』不空見!當知即是善說如來也。

「復次,不空見!若復說言:『世間眾生多行憍慢、貢高之事,是時必有和敬、調柔大師出世為除憍慢。』不空見!當知即是善說如來也。

「復次,不空見!若復說言:『世間眾生無有慈悲、不能喜捨、多行瞋恚、穢濁毒心,是時必有斷除瞋毒、具足四等導師出世教修慈悲、大利益事。』不空見!當知即是善說如來也。

「復次,不空見!若復說言:『世若多惡、無善眾生,其有能教令生善根、先有善根令其增廣如是利益大師出興。』不空見!當知則是善說如來也。

「復次,不空見!若復說言:『五濁惡世眾生病增,世有大人能行利益,導以出法安樂眾生。』不空見!當知是言則謂我也。所以者何?吾今出於五濁惡世,宣揚妙法、斷除邪垢,能多利益諸眾生故。」

爾時,世尊手摩不空見菩薩頂時,即以神力於一念間令此大眾咸見東方無量無邊不可說阿僧祇現在一切諸佛國土,彼國土中諸佛、世尊未滅度者,及彼眾生一切境界皆悉現前,亦聞彼佛說法音聲,亦見彼剎清淨莊嚴種種具足;如是乃至南、西、北方、四維、上、下十方所有諸佛淨土,一切境界明了現前,若觀掌中菴摩勒果。

又復世尊以手摩彼不空見菩薩摩訶薩頂時,以佛神力及不空見本願因緣,於一念間即見十方無量無邊阿僧祇不可數過去諸佛入涅槃者,乃至彼剎清淨莊嚴,了了分明若觀手掌;又蒙佛力,亦見當來諸佛、世尊、清淨剎土莊嚴具足。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以本願力承佛威神盡見十方三世諸佛及彼佛剎清淨莊嚴已,為重宣此義,即從坐起,正持威儀,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以偈頌曰:

「三千世界所有水,  若人欲量皆可知;
 調御丈夫天人師,  戒行深遠孰能測?
 須彌高廣最巍巍,  羸老病人口吹散;
 世尊初入於禪定,  億百千劫難可了。
 虛空足量能盡邊,  四方亦可步其際;
 世尊大師等正覺,  智慧甚深無源底。
 虛空平等無罣礙,  可為暴風所飄動;
 如來本性無煩惱,  貪、恚、癡毒何所居?
 日輪圓滿處空中,  清淨光明遍世界;
 如是阿羅仙種姓,  於此天眾而曜暉。
 又如秋月合昴宿,  威光超世挺眾星;
 如是滿月大法王,  炎赫獨出天人上。
 若優曇華甚希有,  時乃一遇不世出;
 諸天中天調御師,  有時而現隨意感。
 世尊妙手摩我頂,  金色百福相莊嚴,
 不可毀壞悉具足,  其為利益斯若是。
 世尊真言及實語,  人中法王轉正輪,
 普遍十方世界中,  甚為利益悉自在。
 蒙世尊手摩頂時,  我見十方最上人,
 如恒河中說沙數,  大威德仙眾多彼;
 大牟尼尊手加我,  即見諸佛如彌陀,
 猶恒河中算沙數,  人中最勝眾多彼;
 如來慈手親摩覺,  安樂世界我見知,
 阿閦應供兩足尊,  大悲光明作饒益。
 我蒙世尊神手觸,  盡見世間滅度尊,
 於一念頃如恒沙,  大慈降伏諸根者;
 世尊以手摩我時,  亦覩彌勒昔諸願,
 如彼當來一切事,  了了明白無復疑。
 過去諸佛我已見,  未來、現在亦復然,
 十方三世諸如來,  神通德力難稱說。
 世尊以手摩我時,  普見十方救世者,
 并覩諸佛清淨剎,  我因更發最上願。
 諸佛神通難思議,  戒、定、智慧亦如是,
 諸餘功德不可說,  唯願如今常教示。
 如來下手摩我時,  即見十方諸塔廟,
 眾寶金色如恒沙,  具足種種微妙供。
 諸佛皆具大名稱,  彼彼相好充十方,
 百千樂音以供養,  我見彼剎悉如是。
 彼剎復有諸佛塔,  金縷間錯寶頗梨,
 高大過於一由旬,  端正莊嚴皆若此。
 復見大尊諸塔廟,  眾寶雜廁甚精華,
 亦有住於虛空中,  常以天華散其上。
 我復見彼諸勝塔,  涌出高滿十二旬,
 彼諸佛所名燈然,  光明遍照十方剎。
 世尊以手摩頂時,  我見妙塔不可說,
 彼佛各有大名稱,  其間皆悉如來力。
 世尊手摩我頂時,  於是得見諸佛剎,
 彼或燒身、或受辱,  種種行類不可宣,
 各於自剎修苦行,  無有晝夜如救然,
 勇猛弘誓度眾生,  皆為無上菩提故。
 我又覩見十方剎,  有諸菩薩常辛勤,
 自剜身肉然多燈,  彼為菩提光明故。
 我又復見清淨身,  於諸佛前常立住,
 至彼世尊涅槃已,  為求菩提大德故。
 我又復見為法人,  香油灌身然燈炬,
 苦身精意遍十方,  終不繫心財食類。
 我又更見諸丈夫,  恒捨頭、目、及身、手、
 妻子、王位、與國城,  志令群生獲安樂。
 如我所見無遺餘,  不可口言而宣說,
 我所知見最勝等,  蒙佛威靈故遍觀。
 世尊威神加持故,  令我見斯希有事,
 吉祥第一天中天,  我今歸依最無上。」

菩薩念佛三昧分見無邊佛廣請問品第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今此一切天人大眾,既見世尊久處禪定、默無言說,咸生渴仰,唯願世尊俯就斯座。」

爾時,世尊聞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為彼天人大眾請已,端身正念,默然許之。

爾時,不空見菩薩既蒙默許,偏袒右臂,右膝著地,合掌向佛,復白佛言:「世尊!我今欲問,若聖聽者乃敢發言。」

佛告不空見:「如來、應供、等正覺隨汝所問,當為汝說,斷汝所疑,令爾心喜,然是天、人、梵、魔、沙門、婆羅門等皆當證知。」

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承佛教已,即便白言:「世尊!菩薩摩訶薩應當思惟何等三昧?應當親近何等三昧?應當修行何等三昧?如是,菩薩思惟、親近、及以修行此三昧已,現見何法而得安樂?云何當得如大海,多聞受故?云何當得如須彌山,菩提心安住不傾故?云何當得如大鐵圍山,一切外道邪論不能動故?云何當得如虛空,一切法無礙故?云何當得如虛空,心無染著故?云何當得如日輪,破除一切無明闇故?云何當得如月輪,白淨法圓滿故?云何當得如燈輪,作法光明故?云何當得如大炬,一切受陰滅故?云何當得如火聚,焚燒一切諸煩惱故?云何當得如河、池、泉源,一切眾生隨意受用故?云何當得如大船,一切眾生度彼岸故?云何當得如橋梁,不沒生死煩惱中故?云何當得降伏眾敵,破壞魔軍諸憍慢故?云何當得如波利質多羅樹,為一切諸方所有眾生開七菩提華,香風普熏故?云何當得如優曇鉢華,希有難得故?云何當得如藥王,等療一切眾生病苦故?云何當得如大醫王,起大悲心愍痛眾生故?云何當得如栴檀樹,除眾熱惱作清涼故?云何當得如大雲雨,等注法雨令滿足故?云何當得如蜜器,能具足說一味法故?云何當得如師子吼,能與一切眾生無怖畏故?云何當得如父母,等與一切眾生安樂利益故?云何當得見真法,至如、法性、實際彼岸故?云何當得解釋深趣,至實義彼岸故?云何當得巧說法辯,至能分別彼岸故?云何當得善巧說法,至具足方便彼岸故?云何當得分別了義,善知字句法故?云何當得正意、正行,具知足故?云何當得統御大眾,無所畏故?云何當得說如實義,入實際故?云何當得如大海,一切法同一味故?云何當得如大山,三昧安靜無能動搖故?云何當得如門闑(亦云帝釋幢也),菩提心不可動轉故?云何當得堅固力,心志具故?云何當得具足威儀,不作虛諂故?云何當得端正身,為他歡喜說法故?云何當得最妙,最上色相故?云何當得尊貴,大姓家生故?云何當得大法王,福報功德故?云何當得具足無量辯才故?云何當得不取著辯才故?云何當得不錯辯才故?云何當得分別種種名字句辯才故?云何當得不思議辯才故?云何當得無邊辯才故?云何當得解脫辯才故?云何當得同義(亦云成就也)辯才故?云何當得隨他意義辯才故?云何當得漸親近辯才故?云何當得所問能答辯才故?云何當得無問自說辯才故?云何當得不毀壞辯才故?云何當得無退轉辯才故?云何當得甚深句字種種說辯才故?云何當得無量無邊譬況辯才故?云何當得未證大菩提已能具足梵音聲故?云何當得第一微妙音聲故?云何當得迦陵頻伽音聲故?云何當得師子王音聲故?云何當得大龍王音聲故?云何當得大牛王音聲故?云何當得大鍾鼓音聲故?云何當得勝妙歌讚音聲故?云何當得樂絃音聲故?云何當得哀婉清美音聲故?云何當得風雲雷震音聲故?云何當得甚深莊嚴辯才音聲故?云何當得諸妙語言、文字、章句真正莊嚴辯才音聲故?云何當得甚深能大巧說音聲故?云何當得種種譬喻辯才音聲故?云何當得一切世間最勝供養音聲故?云何當得共他論義辯才音聲故?云何當得神通彼岸音聲故?云何當得不忘失法音聲故?云何當得不缺少善法音聲故?云何當得諸善根行具足他讚音聲故?如是,一切悉皆具足。」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發如是等諸疑問已,為重宣此義,以偈問曰:

「具足金色百福相,  能覺一法利無邊,
 最勝功德我今問,  何等三昧先應思?
 如來妙智無等倫,  世間寧有加上者?
 我今請尊修何定,  所獲功德不思議?
 天人大師上調御!  思惟是定何功德?
 菩薩於此云何修,  而能安樂於一切?
 云何自然多聞海?  云何守護決定心,
 得住諸佛功德處?  云何如大鐵圍山,
 是中都無恚恨心,  而能降伏諸外道?
 云何無礙如虛空?  云何復得心自在?
 云何如日復如月?  云何同炬亦如燈?
 云何為眾作光明?  云何復須觀三昧?
 云何解脫諸煩惱?  云何能度生死岸?
 云何發心苦輪中,  獨超三界無與等?
 云何波利質多樹,  大人相好妙莊嚴?
 云何如彼優曇華,  勇健雄猛不出世?
 云何施藥不望報、  良醫救苦調御師,
 能除眾生諸熱病,  安住淨戒得清涼?
 云何當得如法寶,  無量功德度彼岸?
 云何甚深微妙法,  猶蜜甜味妙無加?
 云何得此師子音,  能令眾生無怖畏?
 云何等益如父母,  得彼深樂不思議?
 云何能得妙辯才,  行於菩提大名稱?
 云何說彼最勝道?  云何而得無礙智?
 云何於義能巧便?  云何妙知諸法相?
 云何分別名句身?  云何世法及出世?
 云何正念與正行?  云何知足具思惟?
 云何多聞如大海?  云何歎佛真實德?
 云何說彼諸眾生,  生死根本如實際?
 云何諸法無差別,  猶如大海同一醎?
 云何如山定無動,  不退轉心如門闑?
 云何一心無餘業,  但求無上大菩提?
 云何具足諸威儀,  身相端嚴見者喜?
 云何常生大姓家,  亦受法王大福聚?
 云何得彼無量辯,  所有言論世莫思?
 云何字句義深微?  我今請問護世者。
 云何無上難得勝,  親近真辯無遺忘?
 云何同義稱根性,  若問、不問斯相應?
 云何未證具梵音,  其聲清婉甚微妙,
 迦陵頻伽聲可愛,  大智雄猛聲遠聞?
 云何師子、大龍音,  更得深重牛王吼?
 云何世尊得絃樂,  具足種種諸器聲?
 云何獲彼甜味音,  而常演說眾欣樂?
 云何功德音無毀,  其出如風若震雷?
 云何多種譬喻音,  能宣甚深諸言說?
 云何所出善語音?  云何諸法不忘失?
 云何有中獲宿命?  彼諸神通云何修?
 云何修行無疲倦,  遍知一切諸善法?
 如是諸法不思議,  自然輪轉遍十方,
 世尊!我皆無復疑,  是故今問歸依處。」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慇懃鄭重如是問已,即以神力身昇虛空,於虛空中自然化作天寶華蓋,莊嚴微妙,七寶所成——謂金、銀、琉璃、頗梨、馬瑙、車、真珠——具如是等種種寶飾。彼寶蓋中雨種種華,而彼眾華右遶三匝住佛頂上,即彼華中以偈歎曰:

「歸命丈夫大調御,  無上正覺兩足尊,
 一切世間天人輩,  寧有可以比類者?
 長夜黑暗諸眾生,  愚癡顛倒墮邪道;
 極尊明智世間,  能令還復平正路。
 失於清白法種子,  眾生煩惱內燒心;
 勝尊猶如世父母,  能令安止白法處。
 遺喪善法深利人,  後世方將可怖畏,
 最尊成就大慈行,  為諸眾生真導師。
 一切眾生無善利、  無有覆護、無救者,
 希有大悲教世師,  世尊真為作救護。」

爾時,華中說是偈已,彼華方至如來足上,須臾即飛,遍往三千大千世界遍諸佛前施散供養。彼寶蓋中復出栴檀末團大如車輪,至如來身忽然不現,而彼栴檀香氣微妙,充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眾生得聞此香皆悉受於上妙快樂,猶如菩薩入第四禪。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示現如是神通事已,即白佛言:「世尊!是諸菩薩摩訶薩等,云何當得如斯智慧——所謂大智慧、速疾智慧、機捷智慧、猛利智慧、無相智慧、巧入智慧、甚深智慧、廣普智慧、無畏智慧、圓滿智慧?云何復得不可算數不可稱量諸妙善根——所謂:心如金剛善根,穿徹一切法故;心如迦隣提衣柔軟善根,能作業故;心如大海善根,攝諸戒聚故;心如平石善根,住持一切事業故;心如山王善根,發生一切善法故;心如大地善根,負持眾生事業故;得心不隨他行善根,遠離非法教誨故;得心善修行善根,一切法安住故;得不壞信善根,於諸如來所行之處不疑惑故,住一世界自然遍見十方諸佛、亦聞彼佛宣說妙法,復見菩薩聲聞大眾,又覩佛剎清淨莊嚴,受用等事悉無疑故;乃至攝受決定善根,於一切時自利利他故。

「世尊!如我今者,實為自利、復欲利益諸眾生故,請問如來也。世尊!我今復為弘廣眾生淨信心故,請問如來也。世尊!我今復為彼諸菩薩摩訶薩輩具足圓滿不思議善根故,請問如來也。世尊!我復為斯被大精進弘誓鎧甲諸大菩薩摩訶薩故,請問如來也。

「世尊!有諸菩薩摩訶薩輩於生死中發大精進,為一切眾生而亦不取眾生之相,然是菩薩摩訶薩雖於生死煩惱中長夜度脫一切眾生,而實不住生死煩惱想。世尊!我為如是諸眾生故,請問如來也。

「世尊!有諸菩薩摩訶薩等行慈悲時,於諸眾生都無瞋恨。設諸眾生訶責、罵辱、楚撻、撾打種種苦迫,如是菩薩於眾生所終無報答,乃至不起嫌心、不失本願、無異分別及餘思惟,一心修行大慈大悲。世尊!我為如是住於大乘諸菩薩故,請問如來也。

「世尊!有諸菩薩摩訶薩輩為眾生故,欲捨己樂及諸樂具、欲受一切熾然大苦,發如斯念:『我當云何令一切眾生得最勝樂、令一切眾生得大法明?』世尊!彼諸菩薩如是念時,凡所有物——若內、若外——無不施者、無不益者、無不饒者。世尊!我為如斯諸菩薩故,請問如來也。

「世尊!有諸菩薩摩訶薩輩被著如是精進鎧時,發如斯念:『我今當應為一一眾生於恒河沙劫住大地獄、受諸苦惱,猶入出息,不以為苦亦不退沒菩提之心。』世尊!我復為是諸菩薩故,請問如來也。

「世尊!有諸菩薩摩訶薩輩被著如是精進鎧已,發如斯念:『我今當為一切眾生執諸事業、廝役服勤,種種承事不以為苦。於是,或為奴婢、或為僕隷、或為儐從、或為弟子。我應如是,乃至為作種種眷屬成熟眾生。』世尊!我復為是諸菩薩故,請問如來也。

「世尊!有諸菩薩摩訶薩輩為一切眾生故,發大勇猛,修諸苦行,捨身、手、足、頭、目、髓、腦,或時節節支解其形、析骨消髓,不以為苦、無有休懈,方更熾然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事。世尊!我為如斯諸菩薩故,請世尊耳。」

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如是問已,為重宣此義,以偈頌曰:

「我問天師諸勝智,  大智彼等云何成?
 云何速智及捷疾,  利智聰明能通達?
 何因得彼甚深智?  盡無邊智為我宣,
 弘廣普遍一切智,  是為最勝求菩提。
 云何當得無怖畏?  具足善巧為我說。
 云何而得金剛心,  一切法中無疑惑?
 云何得是柔軟心,  戒行清明淨如海?
 云何如山不動轉,  菩提決定願莊嚴?
 云何行行不隨他,  於義明了得安住?
 云何而得不壞信,  諸佛所作無復疑?
 云何得彼生念智,  住於一界現十方,
 遍覩諸佛及聞法,  并大集眾亦明了?
 其身不離於一剎,  而能供養十方尊,
 妙華、眾香及塗香,  諸餘眾具難可說;
 心住此剎無他緣,  身現十方無量土,
 親承奉事彼諸佛,  悉由神通力無邊。
 無請我今為行慈,  住於慚愧修行者,
 不自利己常益他,  為斯我請大名稱。
 諸有發心求佛智,  善根成熟不思議,
 如是三昧云何修?  我故為彼問無著。
 被此忍鎧為眾生:  『我要當拔諸重苦。』
 彼等已離眾生想,  為斯故問正覺真。
 彼輩常住平等心,  觀察眾生無異想,
 常能成就慈悲者,  我為彼故問如來。
 是中應行何等法,  速得如是不思議,
 所得功德無有邊?  我為彼故請調御。
 被弘誓鎧勇猛人,  為一眾生恒沙劫,
 大地獄中受焰苦,  善哉安樂諸眾生。
 彼等無睡亦無疲,  內外諸物無不施,
 如是攝受眾生者,  我今為彼普觀。
 呵責、毀辱、及捶罵,  身受煎迫眾事苦,
 為他奴婢及僕隸,  皆由斯輩請世尊。
 無量百千數億頭,  有來求索皆能捨,
 當捨頭時極歡喜,  為求無上妙菩提;
 為諸眾生而更捨,  手、足、及以身餘肢,
 救解失道眾生類,  除撥生死還正路;
 又施妻妾及男女,  七寶、珠玉、及金、銀,
 亦捨上妙眾器具,  我為彼故問如來。
 捨身命財無厭倦,  長夜聽說不疲勞,
 心常寂滅行頭陀,  我以彼故問正覺。
 真實妙語恒繫心,  麁鄙惡言聞即離,
 而於他所無嫌恨,  我緣彼故諮自在。
 常以慈心觀眾生,  其猶父母愛一子,
 而於怨親行平等,  故我為彼請人王。
 現有如斯諸功德,  然我今日以宣陳,
 其或未具諸眾等,  我亦為是諮問佛。
 世尊!我今有善根,  初發問時便剋獲,
 藉此菩薩諸功德,  速證寂靜三昧王。」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卷第六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3 冊 No. 0415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毛佩君、廖予安、廖予慈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