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13冊
No.415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 (10卷)
【隋 達磨笈多譯】
第 3 卷

下一卷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卷第三

神變品第三

爾時,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乾連、尊者大迦葉、尊者阿難,及諸天、人、梵、魔、沙門、婆羅門等,咸作是念:「何因何緣,今我世尊、如來、應供、等正覺在於天人大眾中,為諸梵、魔、沙門、婆羅門、諸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及以人非人等,宣說如斯念佛三昧法門名已,而未解釋即從坐起,還本住處默然寂坐耶?」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如是思惟:「今此天、人、梵、魔、沙門、婆羅門,及彼一切諸龍、夜叉、乾闥婆等大眾咸集,而我世尊本處入定,我今亦應少現神通;現神通已,為令種種稱歎世尊大慈功行。」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如是思惟已,即入三昧。三昧力故,令此三千大千世界莊嚴微妙,凡諸所有皆七寶成——所謂金、銀、琉璃、頗梨、馬瑙、車、珊瑚、真珠——如是眾寶之所嚴飾。

其地平正,猶如手掌,一切大地咸有如是寶。諸多羅樹八道間錯,羅布其中。彼等諸樹端嚴可愛——金多羅樹白銀葉華、銀多羅樹琉璃葉華、琉璃樹者頗梨葉華、頗梨樹者馬瑙葉華、馬瑙樹者車葉華、車樹者真珠葉華、赤真珠樹黃金葉花。如是,處處懸繒綵蓋、垂諸金鈴、寶網羅覆,建布幢幡皆用雜寶。

以種種微妙莊嚴周匝圍遶世尊住處,一切多是可愛眾花——所謂優鉢羅花、波頭摩花、拘物頭花、分陀利花——如是等花皆悉充滿於此世界;具足莊嚴,清淨微妙,其事亦爾。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三昧力故,復現如是莊嚴之事,令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大眾,乃至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一切眾故,化作眾寶大蓮花座。其花具有無量千葉,清淨柔軟,譬若迦耶隣尼天衣,令諸眾生各相見知,彼此咸得坐於花座。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復於定中更現如是大神通事,令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大地六種震動——所謂動、遍動、等遍動,涌、遍涌、等遍涌,起、遍起、等遍起,震、遍震、等遍震,吼、遍吼、等遍吼,覺、遍覺、等遍覺——是六各三合十八相,如是乃至中涌邊沒、邊涌中沒。猶如摩伽陀國赤圓銅鉢置於石上,傾轉不定,自然出聲;如此三千大千世界,不扣、不擊自然出聲,其事若此。當震吼時,彼諸眾生聞聲覺悟者,一切皆受上妙觸樂。猶如東方不動世界、亦如西方安樂國土,其中眾生等受快樂;聞聲獲安亦復如是。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住三昧故,心轉清淨,無有垢濁,隨順調柔,遠離麁獷,寂無變動,心深潤澤,普令安樂。然後復作如是神通,令此三千大千世界遍虛空中雨熾然火,不令滅壞眾生身心,而彼眾生蒙火觸身皆得受斯微妙勝樂。猶如比丘入火三昧,恬然安樂;觸火眾生怡悅亦爾。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以三昧力,復作如是大神通事,令此三千大千世界雨天栴檀細末之香,其香微妙遍滿三千大千世界。若彼眾生聞此香者,皆得如是第一勝樂。猶如釋迦如來、應供、等正覺其於往昔行菩薩時,在彼然燈佛、世尊前受菩提記已,得不思議希有妙樂;時諸眾生聞天妙香,不思議樂遍滿身心亦復若此。

爾時,眾中尊者阿難作如是念:「今何因緣忽見如是不可思議希有莊嚴?此大神變誰所致乎?然我世尊還房宴寂,不當若是。斯大神通豈我諸大聲聞眾中所能作耶?為此會眾多諸大人猶如龍、象,或其所作?得非彌勒菩薩、文殊師利菩薩、越三界菩薩、乃至不空見等,亦或是餘諸大菩薩摩訶薩輩具足威光現斯事耳?」

爾時,尊者阿難如是念已,即白尊者大目連言:「大德!我聞世尊常如是說:『我弟子中,神通第一則目連其人也。』今現是瑞,將無大德之所為乎?」

時大目連答阿難言:「仁者!此瑞殊常,非我能作。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於一時間取此三千大千世界悉內口中,其時眾生乃至無有一念驚懼、覺往來想。

「阿難!又念我昔住梵天宮,發一大聲遍此三千大千世界。

「阿難!復念我昔在世尊前作師子吼,能以須彌內於口中,能過一劫、若減一劫,如是為常。

「阿難!又念我昔至陽炎世界,於彼發聲遍此世界咸得聞知。

「阿難!又念我昔身住於此閻浮提界,而能遙動忉利天宮難勝大殿。

「阿難!又念我昔至彼難陀、優波難陀諸龍王所,彼龍如是炎熾巨毒,我時降伏,令住戒善;又亦曾辱惡魔波旬。

「阿難!我念往昔至於東方住彼第三千世界,有一大城名曰寶門,於彼凡有六萬億千家人,我即於彼六萬億千家中一一皆現我目連身,為彼眾生演說諸法無常、苦空無我,皆令安住如是正法。

「阿難!我雖能為曩之變化,初未曾見如是神變,云何作耶?

「阿難!今我處此大蓮華座,觀見十方一一佛土無量無邊,同我世尊釋迦號者皆還本室默然寂坐,而我見彼諸佛國土亦如觀此娑婆世界。阿難!我於向時亦以天眼周遍觀察是變因緣,而終弗知所從來處。」

時,大目連為重明此義,以偈頌曰:

「我所成就四神足,  同類孰能相挍比?
 唯獨世尊、天人師,  餘人神通寧我及?
 我曾吞合此佛剎,  大地眾生弗覺知;
 我又曾至梵天宮,  一音充滿此世界;
 我又曾於世尊前,  吞噉須彌若經劫;
 我又炎界發大聲,  令此佛剎遍聞聽;
 我又震動天帝宮,  彼於天女眾中坐;
 我又往詣難陀所,  降伏如斯大毒龍;
 我又念昔作神變,  身住於此現東方,
 我令六萬億千家,  彼彼各謂見我身。
 阿難!我今所觀變,  初未覩是大神通,
 我唯生大希有心,  然是神通非我作。
 我今處大蓮花座,  亦見眾生坐花中,
 復見諸佛大威王,  觀察盡於十方界。
 決定自在天尊作,  或能大士之所為,
 如是非常大神變,  昔來未見今方覩。」

爾時,尊者大目乾連作如是等師子吼時,彼大眾中十千天人於諸法中得清淨眼。

爾時,阿難白尊者舍利弗言:「大德!我親從佛聞如是言:『我諸聲聞大弟子中,智慧第一則舍利弗其人也。』今此神變,將非大德之所作乎?」

時舍利弗語阿難言:「阿難!此瑞殊常,非我所及。所以者何?我念自從二十年來精勤修習毘婆舍那,一心觀察求法實相,終不能知諸法邊際。

「阿難!又念我昔取一袈裟投置地上,時大目連第一上座威神若是,既不能取乃至不能舉令離地,何云手擎?

「阿難!又念我昔居世尊前作師子吼,亦於一切具足神通諸大聲聞及學無學,天、人、梵、魔、沙門、婆羅門,乃至一切諸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等諸大眾前。時彼外道波梨波闍來至我所,與我諍入諸禪定已,復欲共我較隱其身競師子吼。我於彼時建丈夫志、行丈夫事,遂作如此諸不思議:唯除世尊一切知見,及以彌勒菩薩摩訶薩諸是一生補處者,又除彼成就甚深法忍諸菩薩摩訶薩,又除得海德三昧諸菩薩摩訶薩,又除得善住三昧諸菩薩摩訶薩,又除得諸佛現前三昧菩薩摩訶薩,除如是等諸大菩薩摩訶薩已,自外所有如來、世尊聲聞大弟子,若來問我隱身時事,乃至外道波梨波闍等而更問我隱沒身時為住何處者。阿難!我作如是大神變時,一切聲聞、設辟支佛,皆不能知我身所在,及其說時,空聞我聲終不能知我身所在。

「阿難!我常精勤大丈夫行,亦復成就大智人事也。阿難!我心隨我行,非我隨心行。

「阿難!我今自知身處大蓮花座,亦見一切天人大眾皆悉坐彼大蓮花座。阿難!我復見彼一切十方無量無邊不可思議諸世界中,皆有諸佛、世尊,悉在菩提樹下坐於道場成等正覺,具足成就無量無邊大威德力,諸天大眾恭敬圍遶,大梵天王請轉法輪曰:『世尊!若當轉法輪者,我等隨順。』

「阿難!我聞是聲、我見是事。今者,如是無量無邊諸佛國土皆是七寶,雜色繒綵懸諸金鈴、羅網覆上,種種宮殿,微妙莊嚴如此娑婆世界。阿難!我於向時亦作是念:『今此不思議大莊嚴事,將非世尊大神通作乎?或是諸大菩薩摩訶薩輩厚集善根、具足福智,能現若斯大神變耳?亦或世尊聲聞眾中諸大弟子,久種善根、具大威德之所為也?』」

爾時,尊者舍利弗為重明此義,以偈頌曰:

「世尊神力難思議,  及求如來功德者,
 所有聲聞大弟子,  滿此佛剎學無學,
 於彼智中我第一,  何云更有勝我者?
 唯除諸佛、如來輩,  及諸菩薩行菩提。
 自我觀察諸法相,  具足滿於二十年,
 求諸法底不得邊,  我之智慧過於彼。
 今者在佛、世尊前,  欲以此智師子吼,
 且置一切諸外道,  唯大聲聞求我身,
 終無有能見我身,  及以所作諸神變;
 唯除如來、等正覺、  諸佛子大菩薩,
 是乃知我身所在,  非彼外道及聲聞。
 禪定解脫不思議,  是心任我而迴轉,
 我修丈夫真空行,  仁者!我業常如是。
 我有如是勝神通,  一切聲聞不能入,
 然我今所見十方,  若斯神力我貪
 我今處大蓮華座,  遍見諸方無量土,
 無量剎中咸有佛,  各詣佛樹坐道場。
 彼剎眾寶異莊嚴,  端正微妙甚可愛,
 我時亦作如是念:  『決定如來現神通,
 或大弟子之所為,  或諸菩薩不空見?』」

爾時,尊者舍利弗作如是師子吼時,眾中有一萬三千人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爾時,阿難如是思惟:「此大迦葉有大威德、具足神通,今是變化或其所作?我今亦當問其作不?」

於是,阿難即白尊者摩訶迦葉言:「大德!我親從佛聞如是說:『我弟子中,頭陀第一則大迦葉其人也。』是不思議大神變事,將非大德之所為乎?」

時大迦葉答阿難言:「仁者!此變殊常,非我能作。所以者何?我念一時輒不自量在世尊前作師子吼。阿難!我時於此三千大千世界須彌山王及大鐵圍,乃至諸餘黑山之屬,一以口吹能令破散,乃使無有如微塵許。其有眾生住彼山者,不令損害、亦無覺知如是諸山皆悉滅也。

「阿難!我又一時於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大海、大河、小河、陂池、諸水,乃至無量億那由他百千水聚,以口一吹皆令乾竭,而彼眾生不知不覺、亦無苦惱。

「阿難!我又一時在如來所,及諸天、人、梵、魔、沙門、婆羅門一切世間諸大眾前,作師子吼廣現神通。阿難!我今唯有如斯威力能作如是自在神通。

「阿難!我念一時在於如來、應供、等正覺前,為諸世間天、人、梵、魔、沙門、婆羅門一切大眾作師子吼:『世尊!我能於此三千大千世界之內,以口一吹即令大火熾然遍滿猶如劫燒,終亦不使損一眾生,亦令眾生竟不覺知。』阿難!我真具足如是神通。

「阿難!我念一時於此世界以天眼觀,見彼東方過億百千世界有一佛剎猛火洞然。我既見已,如是思惟:『而我今應示現神通。』既思惟已,即入三昧,於三昧中以口一吹,過於東方千億世界,熾然猛火即令熸滅。彼火滅已,我便出定,即見彼界還復如本。阿難!我今但有如是神力。

「阿難!今此眾中有諸眾生——若天、若人、若梵、若魔、若沙門、婆羅門——多有疑心,謂我妄言。彼若不信,世尊後時從三昧起,任自諮問。而今世尊雖入三昧,足知是事亦聞我聲。」

爾時,世尊尚坐本處住三昧中,遙命阿難曰:「如是如是,如大迦葉師子吼說,真實非虛,汝當憶持。」

時諸天人一切大眾聞佛教已,方於迦葉生希有心、起難遭想。

時彼尊者摩訶迦葉作如是等師子吼時,有三億人於諸法中遠塵離垢,復有八十五那由他百千諸天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爾時,不空見菩薩、彌勒菩薩、文殊師利菩薩、越三界菩薩,如是及餘無量無邊諸大菩薩摩訶薩等——皆自久來被服如是大弘誓鎧——聞大迦葉作師子吼,便化華聚若須彌山,乃至再三散迦葉上。復多化作大七寶蓋,住虛空中覆大迦葉頂,并覆一切聲聞大眾。

爾時,大迦葉見如是等諸七寶蓋,遂告阿難曰:「阿難!今此眾中決定知有大乘高行菩薩摩訶薩能作如是大神通事,而今復現斯大神變也。

「阿難!我今坐此大蓮華座,所見諸方無量無邊不可稱數諸佛、世尊,又見彼剎皆七寶成,殊麗莊嚴真可瞻覩,彼諸眾生復有如是勝上果報,我今悉見。猶如忉利一切諸天耽醉花冠、常帶瓔珞,諸天身色如月光明,於虛空中有化寶蓋;彼諸眾生一一頂上悉有寶蓋,如我頂上覆七寶蓋無別異也。阿難!我又見彼諸佛剎土有諸菩薩自兜率天降入母胎。

「阿難!我見如是神通事時,深生歡喜,踊躍無量。阿難!我復思念:『如是奇異、如是希有,豈彼隨宜凡劣眾生能作如是大師子吼、能現如是大神通事?』」

爾時,尊者大迦葉為重明此義,以偈頌曰:

「阿難!十方大水聚、  大海、巨河、諸流等,
 我以口風一往吹,  令彼枯竭無遺渧。
 曾住正覺世尊所,  於此剎中作神變,
 我能乾涸水聚時,  眾生無損亦不覺。
 此界所有一切山,  須彌、鐵圍、黑山等,
 能以口風吹令散,  仁者!我住如是通。
 眾生所有住須彌,  及餘諸山不動處,
 爾時令彼無損覺,  智者!我有如是通。
 我以神通燒此剎,  口風一吹皆熾然,
 彼等眾生不覺知,  當爾之時無毀壞。
 我昔於此佛剎中,  遙見東方滿剎火,
 用口氣吹能滅彼,  我通如是難思議。
 我今見此大神通,  心生殊特大希有,
 諸佛弟子不思議,  一切諸行亦如是。
 我今處此蓮華上,  觀彼眾剎妙莊嚴,
 菩薩降自兜率天,  入於母胎盡生際。
 為當定此聲聞輩,  心得自在神通人,
 為是菩薩不空見,  復彼彌勒、文殊等?」

爾時,阿難復作是念:「此富樓那彌多羅尼子於一切法已到彼岸,有大威德、具足神通,或時能作如是大事,我今亦應問其作不?」

尊者阿難如是念已,即便白彼富樓那言:「大德!我親從佛聞如是語:『我大聲聞諸弟子中,說法第一則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其人也。』是不思議莊嚴神瑞,將非大德之所為乎?」

時富樓那答阿難曰:「此瑞異常,非我能及。所以者何?我念昔時有諸眾生應以神通得教化者,我便為彼取此三千大千世界,以手摩之開示彼等。當爾之時,無一眾生有驚怕想,亦不覺知;唯彼眾生應在此化與神通者,乃能見我手摩世界。阿難!譬如壯士以右手取一迦梨沙般那,左手迴轉不以為難。如是,阿難!我取於此三千世界以手迴轉不以為難,亦復若此。

「阿難!我念一時於世尊前,以一指節取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水聚,皆令入我手指節間,無一眾生有損減想。

「阿難!我往一時於初夜中以淨天眼過於人眼觀此三千大千世界,作如是念:『是中復有何等眾生於諸法中心生疑惑?我當解釋,令得除斷。』我即觀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一切諸四天下無量眾生疑惑諸法,我復生念:『我今應當不離是坐、不出是定,為諸眾生斷除疑網。』阿難!我時念已便入定心,清淨明了,光澤成就,寂然不動,為彼眾生宣說諸法、決斷疑網無有滯礙,令彼眾生各作斯念:『我等今者皆各蒙此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獨住我前為我宣說。』

「阿難!我當初夜說法之時,即有一萬四千眾生皆得安住佛正法中,復有三萬眾生護持禁戒,復令六萬眾生信佛法僧、歸依三寶,然始安詳自三昧起。阿難!我唯有是說法餘功決疑事也。

「阿難!我又復念於此世界以天眼觀,見彼北方過三萬佛剎有一世界其號伏怨,彼世界中有一眾生於諸法中多起疑網。時彼眾生有聲聞根易可受化,然彼世尊般涅槃已,我即生念:『我今亦應不起此坐、不往彼剎,而為眾生解釋疑網。』如是念已即入三昧,於三昧中為彼世界無量無邊不可稱數阿僧祇諸眾生輩演說正法,令彼皆得諸法光明。

「阿難!我但具是聲聞神通,今此眾中若有疑者,須世尊出請問自知。」

如是語時,佛神力故,虛空出聲告阿難曰:「阿難!如是如是,如富樓那大師子吼,汝當憶持。」

爾時,諸天、世人、阿修羅等一切大眾聞是事已,發希有心、生奇特想,作如是言:「希有希有。聲聞尚能建斯大事,況彼菩薩、諸佛、世尊?」

爾時,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為重明此義,以偈頌曰:

「我於說事悉通達,  諸漏有生皆滅除,
 望佛、如來無分毫,  大尊神變獨超世。
 我取此界及諸山,  以手迴轉亦摩抹,
 彼時不動一眾生,  我但有斯神通力。
 三千世界諸水聚,  此剎若見、若不聞,
 我內彼水一指間,  於諸眾生無損減。
 我於初夜天眼觀,  何等眾生心疑惑?
 求其善根及諸法,  欲以神力為決除。
 我於如是生念時,  不離本坐亦無往,
 已為宣說正道法,  令彼得聞破心疑。
 我於如是說法時,  令萬四千住聖法,
 三萬諸人護禁戒,  六萬正信受三歸。
 我復念彼初夜時,  所出神通甚微妙,
 觀過北方三萬界,  見一佛剎名伏怨。
 彼佛界中諸眾生,  獨有一人深疑惑,
 我時不起現彼說,  令彼各謂己獨聞。
 阿難!我智正若此,  如是神通佛自知,
 眾生若有疑惑者,  但當決定請世尊。
 我今坐斯蓮華上,  見一世尊般涅槃,
 彼佛處火就闍維,  自外諸方亦皆爾。
 我心觀佛生希有,  是不可測誰所為?
 為是世尊?為聲聞?  而我見佛斯滅度。」

爾時,阿難復如是念:「彼尊者羅睺羅,世尊之子,於一切法已度彼岸,有大威德、具大神通,或時能作如斯大事。我今亦當問其作不?」

者阿難作是念已,即便白彼羅睺羅:「大德!我親從佛聞如是言:『我諸聲聞大弟子中,持戒第一則羅云其人也。』是不思議莊嚴神變,將非大德之所為乎?」

時羅睺羅答阿難曰:「阿難!世尊大悲普覆一切,雖稱讚我持戒精進、具足神通,然而今者所現神變事特非常、不可測度,我從生來未甞見覩、亦未思惟、又無分別,況復能為如斯神變?阿難!是大莊嚴實非我作。所以者何?我念往昔唯此三千大千世界廣大若是——所謂百億四天下、百億日月、百億大海、百億須彌山、百億大鐵圍山,如是,及餘黑山之類——一切皆納一毛孔中。當爾之時,我身如本、眾生不異,諸四天下所有大地、須彌諸山,乃至大海及以眾流,咸皆安隱無相棖觸,一切無有逼迫、損傷。阿難!我但有是自在神力。

「阿難!我昔一時取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大海及餘小海、大河、小河,乃至陂池、微細水聚,如是一切悉入毛孔。當爾之時,我身無損、眾生無害,諸大海水及與河流,乃至陂池、細微水聚,各皆如本無相漂迫,所居皆知身在水中。

「阿難!我昔一時此處入禪,既入定已,即於東北至一世界,彼佛世尊號難勝威如來、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所現身禮敬;敬已,即復還此世界迦維羅城淨飯王前,求索一掬栴檀末香;得已,還持於彼佛剎供養世尊,香氣遍滿。時即為彼難勝威佛化作樓觀,像輦分明高萬由旬,一切妙寶莊嚴間錯。復以天香為七寶蓋覆佛頂上,高一萬億八千由旬、廣八千由旬。又於彼界為一切眾生各各化作栴檀、樓觀、像輦,高百由旬、廣五十由旬,四柱方整,隨意所樂令彼眾生備具莊嚴,各皆自有無相障礙。

「阿難!我但如是究竟聲聞神通彼岸,今此眾中若有於我生疑惑者,任諮世尊。世尊雖處寂定,尚當證知。」

時,羅睺羅欲重宣此義而說偈曰:

「我曾取此三千界,  百億四天與鐵圍,
 一切悉入毛孔中,  阿難!我有如斯力。
 此閻浮提如是大,  彼彼各住不相知,
 一切皆入毛孔中,  阿難!是我神通力。
 此須彌山甚高廣,  鐵圍眾山不隨宜,
 皆悉置一毛孔中,  阿難!知我神通力。
 彼等皆各無迫觸,  而見入我一毛中,
 時我身體不覺疲,  彼亦不知處毛道。
 三千大千諸水聚,  眾流、陂河及大海,
 一時吸之置毛孔,  我但有是大神通。
 此界如是眾水聚,  大海、諸河及細流,
 彼等皆各不相知,  而我能令入毛孔。
 阿難!我此神通事,  昔曾數現世尊前,
 此眾如有疑惑人,  當問如來無礙眼。
 阿難!我處大蓮花,  見彼十方諸菩薩,
 捨施頭、目、及妻子,  悉祈無上菩提尊。
 我見神變生希有,  決為世尊之所為,
 或不空見、彌勒輩,  亦或聲聞大弟子。」

爾時,尊者羅睺羅作如是等師子吼時,彼大眾中有八十七億百千那由他諸天人等遠塵離垢、得法眼淨。是諸天人得法證已,以天栴檀末香慇懃再三散於尊者羅睺羅上。如是供養已,復發是言:「希有希有,清淨佛子!真行大乘,已於諸法種眾善根,今能如是大師。」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卷第三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3 冊 No. 0415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毛佩君、廖予安、廖予慈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