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3冊
No.B285 兜率不磷堅禪師語錄 (3卷)
【清 宗堅說 妙聖等記】
第 2 卷

下一卷
 

兜率不磷堅禪師語錄卷中

小參

佛成道日小參一即一切瞿曇老子雙眼瞥一切即一獨坐雪山三歎息隨行蹋斷流水聲縱觀寫出飛禽跡十方世界坦然平腳跟下事浮逼逼大眾既是坦然平為甚腳下猶帶浮逼逼眾中莫有具透關眼者麼良久喝云新發意菩薩亦復不能知。

小參萬法是心光諸緣惟性曉本無迷悟人只要今時了即今坐立儼然見聞不昧且道如何是今時了的法不見道今時無一法綿密有誰知者裏若是蹋著本地風光明見本來面目的自然不隨聲色所惑不被聖凡所縛不為情塵所牽不逐語默所轉是以瞿曇老子道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皆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豎拂子云正恁麼時如何委悉大道無向背舉出大家看。

小參青州梨鄭州棗萬物無過出處好一時把來說向人拄杖拂子都笑倒喝一喝云春色今年來更早小參耳聞不如眼見眼辨不如手親鶯啼紫陌燕語梁城風來水面月到天心說甚真實相亦非最上乘所以道一機透千機萬機透一處明千處萬處明既用不假他人快薦取莫沉吟十分秋色在西林。

小參僧問如何是西來大意師豎起拄杖云會麼僧擬議師便打乃云今朝三月初絕無一些事忽聽堂前鼓猛然驚瞌睡及乎曳杖來問我西來意白棒打頭皮脫體通不會如今你諸人簇簇上來簇簇下去更求何事殊不知自己腳跟下一段光明煇天鑒地無始劫來本自圓成何曾欠少以拂子擊香几云委悉麼不起纖豪修學心無相光中常顯現。

小參師驀豎拄杖云惟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若能明見得必無錯謬各宜退去更莫回顧時眾不散師云祇者是奈何諸人不識復云晴乾不肯去直待雨淋頭一時趁散。

小參今朝六月廿五家家門前簫鼓盡唱梁益山歌笑倒燕趙秦楚好箇火把時節只作尋常歌舞有者點照田園有者共賞酒脯引得林下道人隨例也去辛苦驀呈拄杖云還會麼只者箇火把子自從曠劫以至今夜光明赫奕鑒地輝天諸佛聖人蜎飛蠕動無不承此恩力仗此威光本自圓明曾無欠少復呈拄杖云人人本有光明在看時不見暗昏昏。

小參僧問露柱與鐙籠相交即不問腳跟下事是如何師云鍼劄不入僧佇思師便打乃云薄福住兜率無甚的格則七尺拄杖子接待雲水客一棒一條痕一掌一握血若作佛法商量依舊天地縣隔不作佛法商量亦是天地縣隔如是衲僧分上且道作麼生委悉以拄杖擊禪床云賊賊二十年來宋一伯。

小參知幻即離合水和泥不作方便徒勞打算離幻即覺錢串井索本無漸次泥裏有刺兜率恁麼忽地忿怒那吒輕輕道箇百雜碎殿裏伽藍門外金剛呵呵大笑云吾又奚貴。

小參大地無法萬象森羅一理含融古今日月所以道動若行雲止猶谷神不拘格式不墮常情以拂子擊香几云噁。

小參露柱鐙籠偶相爭金剛土地競頭奔兩兩三三忙不住倒騎佛殿出三門此四句內有一句有權實有照用有殺活有縱奪你若還不信歸到寮裏揀點去。

陳華齡劉漢傑請小參僧問如何是日面月面師云吾常於此切進云前三三後三三意旨如何師云吾常於此切問如何是佛師云爛草薦進云如何是正法眼藏師云破木杓乃云日面月面吾常於此切前三後三吾常於此切目前無異路說甚麼東海鯉振鬣南山鱉鼻方出穴驀召大眾云要知恁麼人反覆無一舌。

小參法無二相理涉多途行棒行喝為楷為模北門鎖鑰東壁葫蘆擎又秘魔薶碑子湖禾山打鼓石鞏張弧你道兜率聻呵呵大笑云蘇盧蘇盧。

小參僧問一龍截住千江時如何師云點滴不施僧禮拜師云直饒出頭來也要三年問靜時如何師云波騰浪涌進云動時如何師云絕塵絕跡進云不靜不動時如何師云情知你業識茫茫在乃云控佛祖大機豁人天正眼覿面無私當陽展演只貴知音堪能履踐理逐事融事從理遣若能如是自然物物上彰頭頭上顯大眾正當恁麼時照用同時人境相稱一句合作麼生自從舞罷三臺後更無一事過鄰家除夜小參一枚爆竹催出臘梅數聲清韻喚轉陽回歲盡年窮否去泰來冬行春令鐵樹華開有者椒華成頌有者醉舞三臺有者烹牛賞玩有者夜撥死灰你道打破玄關截斷玅理東西不辨南北不分的到來如何分付以杖連畫云之乎也者矣焉哉勸君且盡掌中桮。

小參山與麼青水與麼綠松與麼直棘與麼曲僧是僧俗是俗如此見得依然中毒何也只須居塵不染塵在欲渾無欲。

小參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愛惡兩重關以拂子擊香几一下云當甚麼屎屁。

小參月下木人跌折腰雲中石女摸著鼻因沙掩室學靈龜毘邪杜口徒得利泥神罵金剛多嘴伽藍笑土地曬背烏龜嚼生菜黠鼠翻香積快鷹俊鷂任縱橫擎頭戴角恣遊戲馬駒蹋殺天下人南泉隨群行異類衲被蒙頭得自由此時山僧都不會。

解制小參僧問達磨未傳心地印釋迦未解髻中珠有人若問西來意還有西來意也無師云遍地書大字進云未審如何體取師云石女簪華背面坐問大地平沉虛空粉碎和尚在甚麼處安身立命師云父母所生口終不為汝說乃云兜率今朝解制別無什麼指示都盧一口檳榔管甚南田北地莫云苦辣酸甜渫盡諸人屎屁若是別有商量果然被他帶累不如大家消消搖搖折得梨華一佩兩佩。

小參德山小參不荅話賣弄小孩兒趙州小參要荅話不是行家作兜率者裏一概不然以拄杖一時趁散。

結夏小參結夏安居叢林常規吞雲吐霧不來何時古道坦然真風不墜所以道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性智汝等諸人還識平等性智麼祖佛淵源祇者是白雲盡處見青山。

小參古德道結夏三日了也寒山子作麼生又有道結夏三日了也水羖牛作麼生又有道結夏三日了也露柱鐙籠作麼生師云結夏三日了也廚庫三門作麼生若會得者四轉語便知得腳跟下事青寥寥白的的騰騰任運任運騰騰一毛端上現寶王剎坐微塵裏轉大法輪若也未會且向長連床上橫三豎四究取根源去。

小參上古學道入一叢林出一保社只為生死不明己事不辦求明眼宗匠決破情關劈開識鎖豈圖口體自費精神如今參學之士三三成群兩兩結伴或遊講席或處禪堂圖資談柄快活終日致使叢林講論公案滅裂聖道汙穢先宗互相違背可甚言哉然亦難救矣兄弟家既來同兜率住著必痛念生死事大以道德為先所有資身一任外緣不可碌碌營為空器天日將此大事急急修持早早辦就莫待臨危悔之無及豈不聞緇田無一簣之功地獄陷百刑之苦誠哉是言良不虛也各宜慎之。

解制小參僧問兜率今朝解制心空及第者有幾人師云六六三十六進云恁麼則弘贊去也師云賴有闍黎共舉揚僧佇思師打云只道通商原來短販問終日參禪只圖見性未審性在何處師云此問何來僧云人人有箇影子為甚麼蹋不著師云腳跟下好與三十棒僧便喝師打云枉勞人事乃云觸事而知鍼眼魚吞卻嘉州大象不緣而照夜明簾隔卻鐵牛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錯舉何也千峰頂上挂鐙毬十字階前休認影。

小參窮玄究玅未是極則之談說性談心亦非衲僧本領祇於入息不居陰界出息不涉眾緣去此二途如何道得透脫句良久云如王寶劍隨王意揮斥縱橫得自由。

小參昨日三今朝四問去荅來非本據祇須直下便承當才有商量落二義堪嗟窮子不識珍衣裏明珠自拋棄莫拋棄急薦取箇事從來無向背所以道盡大地是般若光光未發時無佛無眾生消息本自圓成非假外得若要眼目定動是傷鋒犯手汝等諸人還知落處也無超然只透威音外更無一法可商量。

晚參

晚參法不孤起仗境方生道不虛行遇緣則應大眾且道如何是應的道理良久云掬水月在手弄華香滿衣。

晚參疏竹吟風高松鳴鶴通身大用全體作略肘後符縣頂門眼豁伶俐上士各宜醒覺揮拂子云會麼普天匝地是遮那妙體不用如之若何便請直下承當更不周由者也正當恁麼時如何委悉不須別處覓本光露堂堂乃拋下拂子。

晚參三九四九凍斃豬狗林下道人榾柮儘有相逢不拈出舉意便知有大眾且道知有箇甚麼。

晚參僧問如何是第一玄師云霜月滿潭寒如何是第二玄師云來朝是新年如何是第三玄師云惡賴太無端如何是第一要師云一棒絕朕兆如何是第二要師云看來未是玅如何是第三要師云唧唧草蟲叫進云玄要已蒙師指示即今大事作麼生師云玉轉珠回不識姓問今朝七明朝八和尚箇巴鼻請拈出師云我不識字僧云某甲更不會師云一二三四五六七乃云一二三四五六七雪峰輥出人不識光芒永夜挂長空石女房中閒吹笛不清不濁絕宮商大地河山皆悚慄自此家風遍剎塵千枝萬派轉綿密兒孫隊隊印前蹤一瓣兜羅便拈出若是克家兒只消道不必[囗@力]以上供通並是詣實。

晚參拈起則水渫不通放下則鍼劄不入不拈不放時如何赤手贏他千聖外更無一物落人前。

晚參舉臨濟大師道逢佛殺佛逢祖殺祖逢羅漢殺羅漢逢父母殺父母逢親眷殺親眷始得解脫師云者老漢生平慣弄白拈手段如今性命落在兜率手裏既是一切殺盡還我金剛寶劍來。

晚參上元正月半無甚別賞玩打的禾山鼓唱的菩薩曼龍潭矢口吹滅的德嶠性命猶未斷以拄杖卓一卓云火樹放銀華明河光燦爛。

晚參僧問擬伸一問時如何師云截卻舌頭也進云不問又作麼生師云穿過髑髏問水中撈月時如何師云也知你無下手處問如何是迥脫根塵句師云千聖不攜進云恁麼則心空去也師云料掉沒交涉僧擬議師便打問如何是過去事師云今日八昨日七進云如何是未來事師云昨日七今日八僧禮拜師劈脊打云即今聻乃云今日八昨日七快鷹俊鷂趁不及昨日七今日八跛鱉盲龜俱打殺所以道具足凡夫法凡夫不知具足聖人法聖人不會聖人若會即同凡夫凡夫若知即同聖人到此只得釋迦拱手彌勒愁眉文殊普賢不敢正眼覷著德山臨濟直得目瞪口呿你道正當恁麼時畢竟如何親近亙古亙今無向背何須更重師字碑。

晚參僧問如何是柱天柱地的事師云長長看不見問兜率宮中師子吼四天聞著事如何師云汝試[跳-兆+孛]跳看僧擬進語師便打問如何是萬象之中獨露身師云海神知貴不知價乃云十方同聚會柴米二事空惟有者布袋八面貯清風千山雲擁岳萬壑水朝宗東西全意氣何似路南中撾塗毒撞金鐘閒上高峰歌一曲山河大地響丁東喝一喝。

晚參道本無言佛馮何立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眾中莫有具擇法眼者麼出來試道道看眾無對師云萬象光中長獨步千峰頂上露全機。

晚參臘月二十有四無甚長言短句為僧一味清閒正日憨憨打睡珍重兩堂雲水識取衲僧巴鼻文殊堂裏萬菩薩維摩室中云不二大眾祇如目前無闍黎此間無老僧又作麼生通信良久云一鏃破三關何處知向背。

除夜晚參倒拈麈尾橫按吹毛纖塵不立論甚絲豪不見道富實即易貧窮大難兜率者裏也不宰東院狗烹北禪牛煮金牛飯盪曹山酒唯是一味清貧與眾兄弟以消歲月共度殘喘若論說理事談玄玅只須閣卻著何也相逢別有一般趣不用龍泉當面擿。

晚參看看二月終桃華滿澗紅放出金剛圈收回栗棘蓬祖翁田已熟兜率家道隆問汝雲水客誰是主人公拈拄杖卓一下云從來不是閒把出只要高流識家風。

晚參江月照松風吹永夜清宵何所為白日傳心淨青蓮喻法微日用事無別珍重兩行眉。

晚參上是天下是地東西南北歸本位中心樹子屬阿誰此時山僧都不會。

晚參撾鼓陞堂無甚舉揚副寺設茶典座上湯頭首諸人伏惟上饗大眾且道是何滋味一種鹽與酢滋味勝諸方。

晚參山僧幾載住煙蘿佛法人事盡消磨曳杖堂前行一轉依然鷂子過新羅有智若聞則能敬信無智疑惑則為永失久立珍重。

中秋晚參天上月圓輪影珊珊人間月半清光湛湛萬象同煇森羅等煥正好直下承當不然墮坑落塹還委悉麼無人知此意令我憶南泉便歸方丈。

示眾

除夜示眾林下一味清貧不與諸方鬥勝更笑北禪宰牛惡聲洗之不淨阿呵呵更有一般的道昔年窮未是窮今年窮始是窮昔年窮猶有卓錐之地今年窮錐也無若是兜率者裏總不似他如此何也真實衲僧前不得寐語。

元日示眾元正起祚萬物咸新椒柏之觴爆竹之聲一一與諸人發上上機演第一義拈拄杖云惟有兜率拄杖不隨物轉硬赳赳地道箇兜率和尚莫隨人起倒好師云諾來日與你商量。

示眾言前一句諸佛不知當陽一機列祖罔措若是兜率門下又且不然拈拂子云撞頭磕額乾坤窄任運騰騰作者知。

夏末示眾舉洞山秋初夏末兄弟東去西去只須向萬里無寸草處去石霜云出門便是草師云此二老宿同行不同步各展家聲若論向上事未在大眾今朝正是夏末秋初兜率者裏不同諸方何也也不東去西去行住坐臥饑餐渴飲總在者裏然雖如此攃手到家人不識更無一物獻尊堂。

鑄鐘成示眾拈鐘椎云見麼復擊云聞麼若見得親聞得透大地山河六類四生蜎飛蠕動情與無情都被山僧一椎粉碎了也更有甚麼良久云急急如律令敕。

示眾酷暑實難禁渾身白汗淋惟有烏藤別不被寒暑侵者箇上座因甚有與麼丰采得恁麼自在眾中莫有緇素得出的麼若緇素得出向方丈裏通箇消息。

示眾放去乾坤大收來日月長會得異中異大地絕豪芒眾中莫有道得的麼時有僧問如何是異中異師和聲便打復云棒如雨點喝似雷奔道無方所明之在人法離見聞斷之在智遇境逢緣不遷不變語默動靜無得無失但自施為皆成玅用所以道處處真處處真塵塵盡是本來人真實說時聲不見正體堂堂沒卻身既是正體堂堂因甚沒卻身揮拂子云伏惟珍重。

浴佛示眾昔日毘嵐園內今朝兜率堂前撥轉雲門關捩別是臨濟德山大眾者事且置應時及節一句又作麼生遂作澆水勢云明明一杓惡水澆殺黃面瞿曇。

五日示眾處處競龍舟方方人擊鼓問是何時節報云是端午角黍襯人牙華茶勝蒲酒兜率無別陳拄杖劈脊摟若作佛法商量矢上加尖不作佛法商量泥上添土更有一語為君通天中原是五月五。

重九示眾我儂住兜率無法為人說今朝九月九正是好時節遍地菊華黃香風襲衣褶大道坦然平虛空何通塞分身千百億彌勒真彌勒切忌覓幽玄頭頭渾漏渫設有問如何是轉身一路水流澗下太忙生雲在嶺頭閒不徹。

示眾學道之士如兩陣相敵一般一則要智力堅固一則要器械精銳所以道與五陰魔煩惱魔死魔共戰若不如此勇銳則被他劫盡法財盜去智寶一往觀來總是曲為中下若是慣戰作家便乃單刀直入更不如何若何尋常向兄弟道活潑潑脫情塵孤迥迥無盍覆百千法門無量玅義一時了去自然天下人不奈伊何有如是威風豈不快哉還委悉麼雖然舊閣閒田地一度贏來方始休。

示眾秋風清秋月明千林葉落萬戶砧聲沙洲雁唱樹底蟬鳴五湖浪盡四海晏清林下道人饑餐渴飲逢原俱得玅萬法本閒情。

法語

示不用監院

用監院自五福同參嵩山老人以來道業不廢精進此道有日矣及山僧住此法席用來作弼故山僧常美學道真實且有大安老子之風山僧以院事兩手相付用忻然不拒凡料理錢穀之暇每來索法言山僧遂揮豪大書曰善學柳下惠終不師其跡用闍黎以為何如。

示環璞

參究箇事要透生死根原必得親切先須棄卻偷心不墮情塵不涉意想二六時中急急自照動靜閒忙不可疏怠所以趙州四十年不雜用心香林二十年打成一片方有少分相應然後築著磕著無非本地風光遇境逢緣自是現成受用璞禪人還知落處也無待你喫過二十痛棒纔與你說破。

示純空

大凡學道之士雖要腳蹋實地一切時中無有虛棄的工夫綿密不漏純一無雜所以永嘉道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縱有風刀常坦坦假饒毒藥也閒閒純空大德還識永嘉大士麼切忌忘卻。

示佛髻羅居士

祖師門下無禪可說無道可傳只拈箇金剛圈栗棘蓬一任吞跳喚作向上一路千聖不傳亦喚作末後一句始到牢關若能直下承當有甚難哉佛髻居士其勉之。

示勤書記

若論此事無啟口處無運力處欲究其旨向者文不加點處語默不到處朝三莫四識取本來面目念念不忘心心相續何憂大事不辦何憂生死不明若涉脣吻便落生死窠窟如此豈肯將元字腳障人悟門也邪克勤書記者便是屏卻咽喉脣吻的一路子你如何通氣道道看。

示聖侍者

道人家如盤走珠如珠走盤纔涉思惟即名鈍置進退閒忙稍有間斷亦即名八風所轉情塵所侵矣安謂不與萬法為侶諸塵作對到淨臝臝赤灑灑無可把一段受用總是一片好惡是非之心亦何名道人者也聖侍者若向者裏一眼覷破方知吾不汝欺。

示本空陳居士

為道高士勿論在家出家只要放得下把得定識得透覷得破一切處不為萬物所拘萬緣所縛所以龐公問馬大師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祖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龐公於此豁然末後道但願空諸所有慎勿實諸所無者就是在家學道的樣子本空居士若向者裏會得方知古今不二吾奚言哉。

示超潔本淨李善人

大道至虛無欠無餘本無形像豈有男女只緣情生智隔想變體殊錯過本來面目不能向一念未生前營家置業上呼奴使婢處拈鍼刺繡時莊香撥火裏情忘意絕處看是甚麼倘能依而行之向者一切處看來看去猛然打翻油餈始知原來未曾間斷而清淨無為玅玄真性本不與諸塵作對本不與萬法為侶到得者裏豈不是脫灑生平得大解脫一著子邪。

示雄副寺

從上佛祖玄言玅句以為接引入理之門殊不知一一被他障卻了也直須向一念未生時量鹽較茶處以本分事一印印定自然頭頭上顯物物上彰出沒縱橫卷舒自在佛法世法總成一片做到者裏方有少分相應倘稍涉取舍思惟便落陰界所以道豪釐繫念三途業因瞥爾情生萬劫羈鎖有何益哉。

示佛美殷居士

在家長者修出家行如火內生蓮此出塵烈士實非虛言也然猶直須一念萬年萬年一念佛法世法一椎打就逆境順境絕無兩般更於一切時靜鬧閒忙蕩然如太虛空原無豪髮隔礙方稱靜者所以古人有言應物現形如水中月到此可謂本地風光無盡受用也倘若有一纖豪取舍仍前落他見聞所以古人又有言才有是非紛然失心若是依前坐得斷把得定作得主覷得破有甚生死縛有甚祖佛拘無過一閒道人耳雖然還識火中生蓮也未。

示豁山

衲僧家守心城奉戒律勤參學慕道德羨仁義乃上古之雄風今時之龜鑑此是皮下有血不消一劄自知落處的不然且於二六時中時時返照切切提撕綿綿密密自然頭頭合道那怕八風五欲搖撼我也雖然只如山是山水是水汝又向甚麼處躲根速道速道。

示非一

從門入者不是家珍一一從胸襟中流出方可盍天盍地你看古人吐露些子風規盡是本地風光現成受用豈是因循懈怠的所能為也如是不道之難見徒自掠虛耳若能猛利信重但辦肯心必不相賺。

示會深

會萬物為自己將自己歸萬物也好箇消息也好箇入路但此事十分成現十分顯露若是一舉便知落處自然識得居聖不增在凡不減輝騰今古壁立萬仞亦可謂一眼覷破立地成佛的有甚不是。

示惠幢

兜率門下無禪可參無道可學無生死可了無涅槃可樂總無一法與人何有一事繫縛但日用尋常穿衣喫飯嘯月吟風以過眼前日子豈暇與人上加尖惠幢禪人汝還知兜率落處麼一枕布袋頭十分得自由。

示擇木

良禽相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此雖諺俗之語然亦有深意也衲僧家生平行腳亦須要具擇法眼若無此眼豈能識緇素辨端倪只如道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如此又豈有玄言玅句以障人悟門也邪者裏只須揀擇始得不然且向一念未生前日用尋常處開單展缽處折旋俛仰處擔來負去處著些子精彩倘能一切處果能識得現成受用方信玅明真性曠劫已來元自具足曾無欠少雖然如是待汝桶底子脫始知得石頭點頭也。

示禪人

學道無別意勇猛志為先志確道易成心堅石也穿若能如是去可破生死關此誠實言也豈小補哉比來參學之流多有舍本逐末尋言擷句以資談柄殊不知總被者些子障卻妙明真性不得自由自在也此皆學道之人不識其真認著箇識神所以無量劫來以生死本喚作本來人良有以也雲門道舉不顧即差互擬思量何劫悟大端此事十分親切十分現成若向者裏一眼覷破從前所說俱成賸語到者裏屏卻咽喉脣吻如何通信。

示禪人

參究箇事別無公幹只在日用間拈匙展缽揭幔開單迎來送去折旋俛仰坐臥經行穿衣喫飯物物頭頭諸般成現於斯一一薦得自然十方坐斷亦可謂一念萬年萬年一念但辦肯心必不相賺。

機緣

僧問大死的人卻活時如何師云轉得頭來是幾時進云如何管待師打云莫背後捋髭須。

僧問如何是父母未生前師云匙挑不上僧云如何是父母已生後師云倚牆傍壁。

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千眼大悲檠缽杖八臂那吒聽指揮僧云客來將甚麼管待師云缽頭自有家常飯亦任時流盡飽餐。

僧問天不能盍地不能載時如何師云曾問幾人來僧佇思師打云一棒棒不醒猶自累山僧。

僧問如何是衲僧巴鼻師云瓦礫相然諾石頭解笑人。

僧問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因甚不成佛師云鈍置老翁。

僧問如何是青州布衫重七斤意旨師打云重多少。

僧問如何是即心即佛師云金勒馬嘶芳草地如何是非心非佛師云玉樓人醉杏華天僧禮拜師便打。

僧問如何是第一玄師云玉井長開十丈蓮如何是第二玄師云脫殼烏龜火裏眠如何是第三玄師云泥牛吞卻海中天如何是第一要師云松風吹江月照如何是第二要師云金馬嘶碧雞叫如何是第三要師云明歷歷光皎皎。

僧問如何是日用事師云缽盂兩度溼。

僧問如何是建大法幢的事師云芥子裏走馬。

僧問如何是十方同聚會師云彈指金殿上千山走衲僧如何是不揀擇的師云精金如赤火誰敢論疏親如何是諸佛出身處師云池塘生春草悠然見南山。

僧問如何是萬象之中獨露身師云明如日黑似桼見麼。

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七尺烏藤常在手逢人祇要破頭顱僧云客來將甚管待師便打僧云莫打某甲師復打云技死漢不打更待何時。

僧問如何是兜率境師云一水繞門千月映片雲鋪座百華新如何是境中人師云牙如劍樹口似血盆只道得一半。

僧問和尚未見嵩山時如何師云綿綿密密僧云見後時如何師云密密綿綿僧云恁麼則嵩少聯芳超世外家風千古壯徽猷師打云不勞贊歎。

師在五福領維那一日老人在方丈看書師向前問訊云不審老人便掩著書云見麼師云見老人云向甚麼處見師拍手云[口*邪]老人大笑復問設使有人問子如何是佛作麼生抵對師云待有問即召云闍黎倘擬議即打一頓老人休去。

師在嵩山入室山問臨濟在黃檗處得力在大愚處得力師云落得一場笑具山云未在更道師舞坐具便出。

韓若愚貢元問生公說法頑石點頭是不師云汝在甚麼處得者消息來韓無對師云者掠虛漢。

楊貢元問三藐三菩提心上文頗知如何是心師云不可忘卻問頭。

俗士問如何是道場師云龍象蹴蹋。

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云千尺長松雲作盍一方明月印嵩山。

僧問如何是平展之機師云橫三豎四。

僧問陰昜交謝寒暑迭遷意旨如何師云王郎衫袖闊鄭老帽檐高進云臘月三十日將甚麼抵對師云此問最親切僧擬議師便打。

僧問如何是格外說話師云手把豬頭口誦淨戒僧云如何是當陽一句師云門前峰色寒。

僧問如何是賓中賓師云千里行腳如何是賓中主師云不得無過如何是主中賓師云倚傍佛祖如何是主中主師云出鑪金彈子。

僧問如何是百丈清規師云衲僧取則如何是嵩山師子師云不斷嚬呻如何是兜率家風師云一粥一飯。

僧問如何是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師打云為甚麼分身兩處看。

僧問如何是向上關捩子師云一一當面擿。

僧問露柱與鐙籠交參是第幾機師云風前看端的進云意旨如何師云腦後欠一椎。

僧問當日黃梅囑南能意旨師云銅頭鐵額漢聞著盡消魂。

僧問人天共集凡聖交參和尚如何分付師和聲便打。

僧問五馬不嘶一牛飲水時如何師云塞斷咽喉坐卻舌頭。

僧問如何是無相道場師云汝合自知。

居士問鐵下紅鑪時如何師云和骨頭俱換。

僧問生不知來處死不知去處請師直指師云向不知處薦取進云薦取後又如何師云渠無生死。

僧問如何是衲僧止息處師云山高水長又問如何是賓師云白日趁柳巷如何是主師云威風清四海如何是照師云山河長在月明中如何是用師云手把赤輪安天下。

僧參師問你甚處來進云江西來師云還將得馬師鹽醬來麼僧茫然師打云汝不從江西來。

僧參師問甚處來進云南都來師云風景如何僧云與和尚者裏不別師云者是甚麼所在道箇不別僧擬進語師便打。

僧問如何是惟道獨尊師云我為法王於法自在。

僧問龍吟霧起虎嘯風生時如何師云黃鶴樓前吹玉笛。

僧問如何是布薩羯磨意旨師云山僧終不向二乘人說法。

僧問如何是第一義師云落二落三了也僧佇思師便打。

僧問萬丈深潭如何得出師呼闍黎僧應諾師云出也出也。

僧問一物不將來時如何師云三箇孩兒抱華鼓進云如何體取師打云莫來攔我毬門路。

真讚

釋迦牟尼佛像

稽首婆伽婆滿月兩足尊或說有為法或剖無為真人天三百會拈華一笑春半條紅線索殃禍繫兒孫故我燒黃速瞻禮釋迦文

彌勒佛像

稽首阿逸多搘頤倚白蓮或坐閻浮樹或居兜率天逢人便大笑先索一文錢解開破布袋此錢無半邊天人同遊戲酒肆益風顛所以人不識著在兜率山

阿彌陀佛

稽首安養尊能住無量壽此土與西方何曾有窠臼曠大劫中來常作師子吼提攜此群生常常舒寶手水鳥眾樹林親承得攝受我故歸命禮放光射我肘

文殊大士

稽首大智士如來法王子堂堂七佛師端的無彼此涅槃會上偪釋尊再轉法輪毘邪室裏拶維摩無處啟齒如今渾身無處藏卻要道子半副紙

普賢大士

稽首大願王不可思議士萬行自莊嚴一乘微玅旨德重擔勞兮心聞十方道出常情兮如月映水偶見虛空中還乘白象子

觀音大士

稽首大士慈心廣大家普陀山字觀自在普門現多身楞嚴一根最所以遊諸剎吾師真無畏拯接迷流心無向背是以焚兜樓供我眾三昧

達磨大士

稽首嵩少祖圓明照四隅一葦橫江度九年露規模神光既得髓一華常自敷平生隻履在馮教人畫圖兒孫無別供香茗烹一壺

山暉璧老人

稽首師翁川巴老子吳越荊梁惡聲遍矣揮金剛王獨埽宗旨作天人師滅裂規矩讚也全不喜毀也又何恥荷濟北綱宗實報恩的嗣好箇生鐵鑄就脊梁被不肖孫一捏捏出髓阿翁阿翁我識得你

嵩山慧老人

稽首阿師嵩山慈父九住名藍氣吞海宇毒手為人滴滴法乳揮金剛王切斷今古小子當年悄地親睹咦拈他拂子踞他床卻被時人喚作郎

手裏乾坤要間寶劍剔雞足三千年不夜之鐙續滹沱三十世冰稜之燄坐昆明斥狂禪而埽文翰刱少室肅紀綱以定鐵案弄福海之神珠賣天童之破綻王侯際會闊論高談僧俗歸依傾心瀝膽是何人斯原來是嵩山和尚省佚老漢

自讚

咄者村夫也無奇特眼裏空四海胸中沒點墨拈條白棒子直以為法則呵佛罵祖兮莫知敲風打雨兮罔測有時蕭灑市廛有時笑傲林側撞著敏手丹青塗抹許多顏色要知真實為人卒難搆他語默若問此是阿誰兜率不磷老賊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3 冊 No. B285 兜率不磷堅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