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17n0765_005 本事經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17 冊 » No.0765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本事經卷第五

二法品第二之三

[0683c06]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施有二種。云何為二?一者財施;二者法施。云何財施?謂有一類補特伽羅,能施種種美妙飲食、香鬘、衣、乘、房舍、臥具、資產、燈明、病緣醫藥,捨如是等,分布惠他,名為財施。云何法施?謂廣為他宣說正法,初、中、後善,文義巧妙,純滿清白梵行之法,令諸有情聞已解脫生、老、病、死、愁、歎、憂、苦,諸熱惱法,是名法施。於此財、法二種施中,法施最上勝妙第一。譬如世間,從牛出乳,從乳出酪,酪出生酥,從此生酥,出於熟酥,復從熟酥出於醍醐。於是種種牛諸味中,醍醐最上勝妙第一。如是財、法二種施中,法施最上勝妙第一。於法施中,能無顛倒行法施者,唯有如來、應、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丈夫、調御士、天人師、佛、薄伽梵。」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於二種施中,  法施為第一,
 能行法施者,  善逝最為尊。
 受財施田中,  如來為第一,
 行財施不定,  受法施眾生。
 財施令眾生,  得世安隱樂;
 法施令受者,  究竟證涅槃。」

[0683c28]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祠祀有二。云何為二?一、財祠祀;二、法祠祀。財祠祀者,謂有一類補特伽羅,祠祀種種美妙飲食、香鬘、衣、乘、房舍、臥具、資產、燈明,如是等類,名財祠祀。法祠祀者,謂能祠祀契經、應頌、記別、伽他、自說、本事、本生、方廣、未曾有法,以無量門,如理宣說、施設建立、分別開示,名法祠祀。於此財、法二祠祀中,法祠最上勝妙第一。譬如世間從牛出乳,從乳出酪,酪出生酥,從此生酥,出於熟酥,復從熟酥出於醍醐,於是種種牛諸味中,醍醐最上勝妙第一。如是財、法二祠祀中,法祠最上勝妙第一。於法祠中,能無顛倒行法祠者,唯有如來、應、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丈夫、調御士、天人師、佛、薄伽梵。」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於二種祠中,  法祠為第一,
 能行法祠者,  善逝最為尊。
 受財祀田中,  如來為第一,
 行財祀不定,  受法祀眾生。
 財祀令眾生,  得世安隱樂;
 法祠令受者,  究竟證涅槃。」

[0684a21]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諸修行者,同集會時,應作二事:一者法言;二者宴默。由法言故,審知有德;審知德故,便深敬信;深敬信故,便往詣彼;往詣彼故,親近供事;親供事故,求聞正法;求聞法故,攝耳不亂;耳不亂故,聽聞正法;聞正法故,於法通利;法通利故,能記持法;記持法故,能觀察義;觀察義時,堪能於法審諦思惟;堪能於法審諦思時,便生欲樂;生欲樂已,便得勢力;得勢力已,便能稱量;由稱量故,便能決擇;能決擇故,於諦隨覺,便自了知: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0684b03] 「由宴默故,心便寂定,清淨鮮白無有瑕釁,離隨煩惱,調順堪任,安住不動,堪能引發;能引發故,如實了知;如實知故,便能厭背;能厭背故,便能離欲;既離欲已,便得解脫;得解脫已,便自了知:我已解脫,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汝等苾芻應說上法、應了上法。若能如是,乃名真實攝受仙幢。非眾集會戲論語言,能正了知諸法實相、能斷諸漏、能證涅槃。我常集會宣說上法、了知上法,故名第一攝受仙幢。」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行者集會時,  應修作二事,
 謂寂然宴默,  及說正法言。
 由說正法言,  及寂然宴默,
 知諸法實相,  究竟證涅槃。
 汝等苾芻,  若說了上法,
 乃得名真實,  攝受大仙幢。
 我常處眾中,  宣說照了法,
 是故名第一,  攝受大仙幢。
 若依正法幢,  能說能修行,
 定速脫生死,  至究竟涅槃。」

[0684b25]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若諸苾芻於言說時非理作意,起欲尋思、起恚尋思、起害尋思,如是苾芻,名多惡者、行慢緩者。趣向多惡為方便故,於斷於離棄捨善軛,放逸懈怠、下劣精進,亡失正念、有不正知,不定心亂縱任諸根,無出離見,不知出離、如實正慧,趣向惡魔、惡不善法,為諸惡魔、惡不善法之所摧伏,增長一切惡不善法。若諸苾芻於宴默時非理作意,廣說乃至增長一切惡不善法。如是苾芻,為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訶毀,我亦於彼常不稱讚。如是苾芻,雖得出家受具足戒,而名惡慧樂有癡人。是故汝等應如是學:我當云何方便斷除非理作意,方便修習如理作意?汝等苾芻,應如是學。」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言說、宴默時,  縱諸根造惡,
 不奉行我教,  是愚昧癡人。
 故汝等苾芻,  應修不放逸,
 離非理作意,  當如理思惟。
 汝等若正勤,  語默無放逸,
 不久度生死,  證無上涅槃。」

[0684c17]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若諸苾芻於言說時如理作意,出離尋思、無恚尋思、無害尋思,如是苾芻,名多善者、無慢緩者。趣向多善為方便故,於斷於離不捨善軛,離諸放逸、勇猛精進,正念正知、心定無亂、密護諸根,有出離見,能知出離、如實正慧,棄背惡魔、惡不善法,摧伏惡魔、惡不善法,損減一切惡不善法。若諸苾芻於宴默時如理作意,廣說乃至損減一切惡不善法。如是苾芻,為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稱讚,我亦於彼恒常稱讚。如是苾芻,名真出家受具足戒,有大智慧,不樂諸有,名不癡人。是故汝等應如是學:我當云何方便修習如理作意,方便斷除非理作意?汝等苾芻,應如是學。」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言說、宴默時,  不縱根造惡,
 能奉行我教,  是聰慧智人。
 修出離尋思,  及無恚無害,
 有出離正見,  於如實能知;
 能摧伏惡魔,  諸惡不善法,
 永斷諸煩惱,  證究竟涅槃。
 故汝等苾芻,  應修不放逸,
 當如理作意,  離非理思惟。
 汝等若正勤,  語默無放逸,
 不久度生死,  證無上涅槃。」

[0685a13]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有學苾芻,有二種力。云何為二?謂思擇力及修習力。云何苾芻有思擇力?所謂一類有學苾芻,受用種種衣服、飲食、房舍、臥具、病緣醫藥資生具時,皆善思擇非不思擇而便受用。於所未得衣服、飲食、房舍、臥具、病緣醫藥諸資生具,不甚希求;於所已得衣服、飲食、房舍、臥具、病緣醫藥諸資生具,不深耽著。堪能忍受寒熱飢渴、風日蚊虻、蛇蝎等觸,堪能忍受他所毀謗、罵辱等言,堪能忍受身內所生,猛利辛楚、酸疼難忍、奪命臨終難治苦受,堪能忍受一切世間極難忍事。能善思擇,諸身、語、意三種惡行,能照現法、生法、後法不可愛樂苦異熟果。作是思惟:我今定當斷身、語、意三種惡行,我今定當修身、語、意三種妙行。能正了知三種惡行所有過患,復正了知三種妙行所有功德。既正知已,勤斷勤修惡行妙行,修治自身令其清淨,離諸罪法。如是名為有學苾芻,初思擇力。云何苾芻有修習力?所謂一類有學苾芻,所得憶念,一切皆與覺支相順而不相違,所得擇法及精進、喜、輕安、定、捨,一切皆與覺支相順而不相違;修念覺支,皆依止厭、皆依止離、皆依止滅,迴向於捨,修習擇法及精進、喜、輕安、定、捨覺支,皆依止厭、皆依止離、皆依止滅,迴向於捨。如是名為有學苾芻後修習力。是名有學苾芻二力。」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諸有學苾芻,  略有二種力,
 思擇及修習,  能伏惡魔軍。
 見惡過能斷,  知妙德能修,
 能忍受思惟,  是名思擇力。
 依止厭離滅,  及迴向於捨,
 而修七覺支,  是名修習力。」

[0685b17]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由二種法盡滅故死。云何二法?一、業;二、壽。由業盡故及壽盡故,決定命終。若時有業,爾時有壽;若時有壽,爾時有業。所以者何?如是二法恒常和合、無不和合,如是二法不可施設分析離散。此時有業,彼時有壽;此時有壽,彼時有業。若有其業,即有其壽;若有其壽,即有其業。若無其業,即無其壽;若無其壽,即無其業。譬如燃燈,生焰發明,若有其焰,即有其明;若有其明,即有其焰。若無其焰,即無其明;若無其明,即無其焰。業、壽亦爾。若有其業,即有其壽;若有其壽,即有其業。若無其業,即無其壽;若無其壽,即無其業。如是二法盡滅故死。」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曰:

「二法恒相隨,  謂業及與壽,
 業有壽亦有,  業無壽亦無。
 壽業未消亡,  有情終不死,
 壽業若盡滅,  含識死無疑。」

[0685c06]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有二種行,世間眾生皆共造作。云何為二?一者能感短壽之行;二者能感長壽之行。云何能感短壽之行?謂有一類補特伽羅,常樂殺生,為性兇暴,血塗其手,傷害物命,無有慚羞,無有慈愍,於諸眾生常行殺害,乃至殺害折脚蟻子,是名能感短壽之行。云何能感長壽之行?謂有一類補特伽羅,遠離殺生,棄捨殺具,慚羞慈愍,於諸眾生常不殺害,乃至不害折脚蟻子,是名能感長壽之行。如是名為有二種行,世間眾生皆共造作。」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世間諸有情,  略有二種行,
 由二行差別,  感壽有短長。
 謂常樂殺生,  兇暴血塗手,
 無慚羞慈愍,  感短壽無疑。
 常樂離殺生,  棄捨諸殺具,
 有慚羞慈愍,  感長壽無疑。」

[0685c24]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由二行相應取心相。云何為二?一者名為所緣行相;二者名為作意行相。所有一切已取、現取、當取心相,皆由如是二種行相。汝等苾芻由二行相,應當正勤善取心相;取心相已,應善作意;善作意已,應善觀察;善觀察已,應善安住;善安住已,應同地界正勤修習無量無損,應同水界、火界、風界正勤修習無量無損。

[0686a03] 「苾芻當知!譬如地界,若於其中安置糞穢、洟唾、膿血,如是等類淨、不淨物雖置其中,而其地界曾無違順、欣慼、高下。如是安心應同地界,正勤修習無量無損。既同地界正勤修習無量無損,雖遇種種違順眾緣,而心都無分別計著,終不由此差別因緣其心高下。又如水界、火界、風界,若於其中安置糞穢、洟唾、膿血,如是等類淨、不淨物雖置其中,而其水界、火界、風界曾無違順、欣慼、高下。如是安心應同水界、火界、風界,正勤修習無量無損。既同水界、火界、風界正勤修習無量無損,雖遇種種違順眾緣,而心都無分別計著,終不由此差別因緣其心高下。

[0686a15] 「由此定故,於有識身及外一切所緣相中,我我所執、見、慢、隨眠,善伏善斷。於彼二種其心超越,離一切相,寂靜安樂,得善解脫。所有一切心善解脫、慧善解脫,皆於其中,我我所執、見、慢、隨眠,善伏善斷。於彼二種,其心超越,離一切相,寂靜安隱,得善解脫。於其所得利、譽、稱、樂,其心不欣;於其所遭衰、毀、譏、苦,其心不慼,是名超過世間八法。其心平等,猶如世間地、水、火、風,世間八法所不能染。」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難調躁動心,  遠行無第二,
 能正勤取相,  是謂世聰明。
 善取心相已,  復作意觀察,
 正念住其心,  勤修同四界。
 如是正安住,  能棄捨諸欲,
 於世八法中,  名善巧無染。」

[0686b03]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有二種法,雖共乖違未甞和合,然於其中無缺無間。云何為二?謂生與死。譬如世間光明、影闇,雖共乖違未甞和合,然於其中無缺無間。光明發時,影闇便沒;影闇起時,光明便謝。生、死亦爾,恒共乖違未甞和合,然於其中無缺無間。生法有時,死法便沒;死法有時,生法便謝。」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如光明、影闇,  雖恒共乖違,
 然於二法中,  未曾有間缺。
 生、死亦如是,  雖恒共乖違,
 然於二法中,  未曾有間缺。
 無明根所生,  愛水所滋潤,
 纔死生便續,  中無間缺時。」

[0686b17]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死有二種。云何為二?一者不調伏死;二者調伏死。云何名為不調伏死?謂諸愚夫無聞異生,未能親覲正見善士、未能了知善士之法,於善士法未自調順。彼隨觀見:色即是我,色屬於我,色在我中,我在色中。彼隨觀見:受即是我,受屬於我,受在我中,我在受中。彼隨觀見:想即是我,想屬於我,想在我中,我在想中。彼隨觀見:行即是我,行屬於我,行在我中,我在行中。彼隨觀見:識即是我,識屬於我,識在我中,我在識中。眼見色已,執取其相、執取隨好。由是因緣,於其眼根不能正念防守而住,發起貪憂,便有無量惡不善法隨心流漏不可堰塞。於其眼根不能防守,縱蕩眼根行諸境界,貪著色味,纏擾其心。緣此貪故,受長夜苦、受猛利苦、受匱乏苦,增血鑊身、增空曠路,無量往返生那落迦、傍生、鬼界及阿素洛、人、天趣中,受諸劇苦,皆由眼根不調伏故。如是或時,耳聞聲已、鼻嗅香已、舌甞味已、身覺觸已、意了法已,執取其相、執取隨好。由是因緣,於其意根不能正念防守而住,發生貪憂,便有無量惡不善法隨心流漏不可堰塞。於其意根不能防守,縱蕩意根行諸境界,貪著法味纏擾其心。緣此貪故,受長夜苦、受猛利苦、受匱乏苦,增血鑊身、增空曠路,無量往返生那落迦、傍生、鬼界及阿素洛、人、天趣中,受諸劇苦,皆由意根不調伏故。如是名為不調伏死。

[0686c15] 「云何名為調伏而死?謂諸賢聖多聞弟子,已能親覲正見善士、已能了知善士之法,於善士法已自調順。不隨觀見:色即是我,色屬於我,色在我中,我在色中。不隨觀見:受即是我,受屬於我,受在我中,我在受中。不隨觀見:想即是我,想屬於我,想在我中,我在想中。不隨觀見:行即是我,行屬於我,行在我中,我在行中。不隨觀見:識即是我,識屬於我,識在我中,我在識中。眼見色已,不執其相、不執隨好。由是因緣,於其眼根善能正念防守而住,不起貪憂,所有無量惡不善法隨心流漏皆能堰塞。於其眼根善能防守,不縱眼根行諸境界、不貪色味纏擾其心。不緣此貪,受長夜苦、受猛利苦、受匱乏苦,增血鑊身、增空曠路,不復往返生那落迦、傍生、鬼界及阿素洛、人、天趣中,受諸劇苦,皆由眼根善調伏故。如是或時,耳聞聲已、鼻嗅香已、舌甞味已、身覺觸已、意了法已,不執其相、不執隨好。由是因緣,於其意根善能正念防守而住,不起貪憂,所有無量惡不善法隨心流漏皆能堰塞。於其意根善能防守,不縱意根行諸境界,不貪法味纏擾其心。不緣此貪,受長夜苦、受猛利苦、受匱乏苦,增血鑊身、增空曠路,不復往返生那落迦、傍生、鬼界及阿素洛、人、天趣中,受諸劇苦,皆由意根善調伏故。如是名為調伏而死。

[0687a12] 「苾芻當知!不調伏死,沈沒無量生死苦海;調伏而死,超度無量生死苦海。是名二死。」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略說諸有情,  死法有二種,
 調伏、不調伏,  更無有第三。
 若不調伏死,  定於諸趣中,
 受諸苦輪迴,  經無量往返。
 調伏而死者,  終不墮惡趣,
 於人天趣中,  能永盡眾苦。」

[0687a21] 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一切諸法略有二種。云何為二?一者雜染;二者清淨。應正觀察由一法生。所以者何?若於一法能正守護,則於一切能正守護;若於一法不能守護,則於一切不能守護。云何一法?謂眾生心。

[0687a26] 「若有於心不能守護,則不能護身、語、意業;若不能護身、語、意業,是人即為身、語、意業皆悉敗壞;身、語、意業皆敗壞故,其心即有擾濁、垢穢。心有擾濁及垢穢者,能正了知自利樂事、他利樂事、俱利樂事,無有是處;能正了知善言說義、惡言說義,無有是處;能證一切勝上人法真聖智見,亦無是處。所以者何?心有擾濁及垢穢故。

[0687b04] 「譬如世間所有臺觀,若一中心不善覆蔽,則椽梁壁皆被淋漏,以椽梁壁被淋漏故,皆悉敗壞。又如世間隣近村邑、聚落池沼,擾濁、垢穢,有明眼人住其岸上,作意觀察,其中所有螺、蛤、龜、魚、礫石等類,行住普側,極難可見。所以者何?水有擾濁及垢穢故。如是眾生,若有於心不能守護,則不能護身、語、意業;若不能護身、語、意業,是人即為身、語、意業皆悉敗壞;身、語、意業皆敗壞故,其心即有擾濁、垢穢。心有擾濁及垢穢者,能正了知自利樂事、他利樂事、俱利樂事,無有是處;能正了知善言說義、惡言說義,無有是處;能證一切勝上人法真聖智見,亦無是處。所以者何?心有擾濁及垢穢故。

[0687b17] 「若有於心能善守護,則能善護身、語、意業;若能善護身、語、意業,是人即為身、語、意業皆不敗壞;身、語、意業不敗壞故,其心即無擾濁、垢穢。心無擾濁及垢穢者,能正了知自利樂事、他利樂事、俱利樂事,有是處;能正了知善言說義、惡言說義,斯有是處;能證一切勝上人法真聖智見,斯有是處。所以者何?心無擾濁及垢穢故。

[0687b25] 「譬如世間所有臺觀,若一中心極善覆蔽,則椽梁壁皆無淋漏;以椽梁壁無淋漏故,皆不敗壞。又如世間遠離村邑、聚落池沼,無有擾濁及諸垢穢,有明眼人住其岸上,作意觀察,其中所有螺、蛤、龜、魚、礫石等類,行住普側,極易可見。所以者何?水無擾濁及垢穢故。如是眾生,若有於心能善守護,則能善護身、語、意業;若能善護身、語、意業,是人即為身、語、意業皆不敗壞;身、語、意業不敗壞故,其心即無擾濁、垢穢。心無擾濁及垢穢者,能正了知自利樂事、他利樂事、俱利樂事,斯有是處;能正了知善言說義、惡言說義,斯有是處;能證一切勝上人法真聖智見,斯有是處。所以者何?心無擾濁及垢穢故。

[0687c09] 「苾芻當知!心雜染故,有情雜染;心清淨故,有情清淨。是故雜染、清淨二法,皆依止心,從心所起。」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若不護於心,  隨順於諸欲,
 恒馳散放逸,  一切無不為。
 若善護於心,  不隨順諸欲,
 無馳散放逸,  一切皆防護。
 世間聰慧人,  能防身語意。
 令不造諸惡,  名真健丈夫。」

[0687c19] 復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有二種見,令諸有情展轉相違互為怨害。云何為二?所謂有見及無有見。諸有沙門或婆羅門,攝受有見、習行有見、耽著有見,與諸愛樂無有見者,展轉相違互為怨害;稱讚有見,最為第一。諸有沙門或婆羅門,攝無有見、習無有見、著無有見,與其愛樂諸有見者,展轉相違互為怨害;讚無有見,最為第一。若有沙門或婆羅門,於此二見諸集、滅、味、過患、出離,不以正慧如實了知,我說彼人名無智見;有貪、瞋、癡,有違、有害,無慧、無明,不能解脫生老病死、愁歎憂苦熱惱等法,不能解脫生死眾苦。若有沙門或婆羅門,於此二見諸集、滅、味、過患、出離,能以正慧如實了知,我說彼人名有智見;無貪、瞋、癡,無違、無害,有慧、有明,定能解脫生老病死、愁歎憂苦熱惱等法,定能解脫生死大苦。」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世間由二見,  展轉互相違,
 彼此作怨讎,  謂見有、無有。
 諸有於此見,  愛樂不能捨,
 是謂愚癡人,  恒毀他自讚。
 若不知此見,  集滅味患出,
 見毒箭所傷,  無明闇所覆;
 具足貪瞋癡,  無智見明慧,
 定不能解脫,  生老病死等。
 若能知此見,  集滅味患出,
 見毒箭不傷,  破無明黑闇;
 遠離貪瞋癡,  具智見明慧,
 決定能解脫,  生老病死等。」

[0688a20] 復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有二正見,應諦尋思、稱量、觀察。若諦尋思、稱量、觀察,能得未得、能觸未觸、能證未證、能超愁歎、能滅憂苦、能得如理、能觸甘露、能證涅槃。云何為二?所謂一切世間正見、出世正見。

[0688a24] 「云何名為世間正見?謂有一類起如是見,立如是論:決定有施,有受有祠,有善惡業,有異熟果,有此世間,有彼世間,有父有母,有諸有情化生種類於其世間,有諸沙門、婆羅門等,正至正行於此世間及彼世間,自然通達,作證領受。如是名為世間正見。

[0688b01] 「諸聖弟子於此所說世間正見,應諦尋思、稱量、觀察:依此所說世間正見,能令眾生畢竟解脫生老病死、愁歎憂苦熱惱等法不?諦觀察已,便正了知:依此所說世間正見,不令眾生畢竟解脫生老病死、愁歎憂苦熱惱等法。所以者何?如是所說世間正見,非真聖見、非出離見、非能究竟證涅槃見,非厭、非離,非滅、非靜,不證通慧,非成等覺、非得涅槃,而能感得生老病死、愁歎憂苦熱惱等法。如是知已,於世間法生怖畏想,於出世法生安靜想。以於世間生怖畏故,都無執受;無執受故,無所希求;無希求故,於內證得究竟涅槃。如是證已,便自了知: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如是汝等,於此所說世間正見,應諦尋思、稱量、觀察。

[0688b16] 「云何名為出世正見?謂知苦智、知苦集智、知苦滅智、知能趣向苦滅道智,如是名為出世正見。

[0688b18] 「諸聖弟子於此所說出世正見,應諦尋思、稱量、觀察:依此所說出世正見,能令眾生畢竟解脫生老病死、愁歎憂苦熱惱等法不?諦觀察已,便正了知:依此所說出世正見,能令眾生畢竟解脫生老病死、愁歎憂苦熱惱等法。所以者何?如是所說出世正見,是真聖見、是出離見、是能究竟證涅槃見,能厭、能離,能滅、能靜,能證通慧、能成等覺、能得涅槃,能超一切生老病死、愁歎憂苦熱惱等法。如是知已,於出世法生珍寶想,於世間法生下賤想。於出世法生珍寶想故,便生歡喜;生歡喜故,其心安適;心安適故,身得輕安;身輕安故,便受悅樂;受悅樂故,心得寂定;心寂定故,能實知見;實知見故,能深厭背;深厭背故,能正離欲;正離欲故,能得解脫。得解脫已,便自了知: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如是汝等,於此所說出世正見,應諦尋思、稱量、觀察。

[0688c07] 「如是名為二種正見,應諦尋思、稱量、觀察;能得未得、能觸未觸、能證未證、能超愁歎、能滅憂苦、能得如理、能觸甘露、能證涅槃。」爾時,世尊重攝此義而說頌曰:

「正見有二種,  世間、出世間,
 智者諦尋思,  能正盡眾苦。
 諦思於世間,  便生怖畏想,
 由無執受等,  究竟證涅槃。
 諦思出世間,  便生珍寶想,
 歡喜心安適,  從此獲輕安;
 輕安故受樂,  樂故心寂定,
 心定生覺支,  知見四如實;
 見實斷諸疑,  疑除無所取,
 解脫一切苦,  證無上涅槃。」

[0688c21] 重攝前經嗢拕南曰:

 施、祠與集會  如、不如、學、終
 行、相、相違、死  染淨及二見

本事經卷第五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7 冊 No. 0765 本事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Jaero Chen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