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11n0316_028 佛說大乘菩薩藏正法經 第28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11 冊 » No.0316 » 第 28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說大乘菩薩藏正法經卷第二十八

精進波羅蜜多品第九之四

[0853a09] 「復次舍利子!在家菩薩於諸如來所契經如實行相,雖復聽已不樂多聞,於少欲行不樂修習,及於同類諸契經等亦不信受,於彼如來大乘教中復生毀謗,而皆墮於諸惡趣中。云何名為諸惡趣中?所謂焰魔羅界、餓鬼、畜生,又復邊地、諸惡律儀,縱得為人身不具足,垢穢障重具諸邪見。舍利子!如是所呵厭處,諸佛菩薩皆悉遠離不樂生彼,乃至不能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0853a18] 「復次舍利子!在家菩薩於有大勢力堅樂依止,所謂國王大臣及諸人民、大富豪傑,增諸瞋恚,所出言辭多生諂偽,積集惡事誑惑於人,復生侮慢。是人以不善語故墮惡趣中,身體羸瘦具諸惡相。舍利子!此名在家菩薩五種之法。以是因緣,不能值遇諸佛出世,亦復不能親近善友,不能值遇好時,所集善根悉皆毀壞,於持戒菩薩摩訶薩等不能隨學,乃至不能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0853a26] 爾時世尊欲重明斯義說伽陀曰:

「若人行是五種法,  於此勝慧不增長,
 而復遠離調御尊,  不能速疾成正覺。
 虛誑一切有情故,  如王家臣諸僕使,
 悉斷一切善根力,  不能值遇佛出世。
 又或驚怖諸有情,  語令捉縛加捶打,
 如是作諸惡業已,  於無上尊常遠離。
 復於苾芻苾芻尼,  破他淨戒生病苦,
 剎那不得值好時,  於諸佛所常遠離。
 父母妻孥諸眷屬,  於非法行常無間,
 而於正法不樂聞,  墮癡迷中難出離。
 設逢佛世求親近,  於剎那間不能得,
 或復愛樂出家時,  彼等競來為障難。
 或時聽是正法已,  隨處演說真實空,
 彼等競生瞋恚心,  乃說此為非正法。
 如是種種諸障難,  十六分中未及一,
 由是毀謗正法因,  世世生盲無所見。
 彼不能見正覺尊,  縱見不生清淨信,
 當獲人身不具足,  後墮一切傍生中。
 若人歸向佛菩提,  及於菩薩生愛樂,
 一切障難悉蠲除,  善能修習真正行。
 所有父母并眷屬,  及餘一切有情類,
 數數引導令出家,  速能攝受歸正道。
 唯母最初引導已,  復能讚歎令出家,
 即當往詣善逝尊,  發心開悟大菩提。

[0853b23] 「復次舍利子!出家菩薩復有如是五種之法,於諸善友亦復遠離,諸佛出世於剎那時不能值遇,如是積集諸善根力亦皆破壞,而於持戒菩薩摩訶薩不能隨學,乃至不能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云何五法?一者以邪思故破諸淨戒,二者以不信故毀謗正法,三者耽著利養及樂名聞,四者執著我見入諸險難,五者於他善行而生嫉妬。舍利子!而出家菩薩具足如是五種之法,於諸善友亦復遠離,不能值遇諸佛出世,以要言之,乃至不能速疾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舍利子!以是義故,譬如餓犬羸瘦憔悴皮骨連立,忽見枯骨而生食想,復於靜處以力舐囓,自傷其口血塗骨上,不自覺知妄生貪愛,於其飽滿終無所得。時有剎帝利婆羅門長者居士自遠而來,見是餓犬囓彼枯骨,極生嗟念。是時餓犬復自思惟:『彼所來者奪我美味。』時犬乃作惡聲惡眼[齒*(崖-山)][齒*來]號吠。舍利子!於意云何?彼諸人眾見是枯骨悉無血肉,為侵奪不?」

[0853c12] 利子言:「不也。世尊!不也。善逝!」

[0853c13] 佛告舍利子:「云何彼犬作如是相?」

[0853c14] 舍利子白佛言:「世尊!由犬餓故,囓彼枯骨如甘露味,妄生貪愛故,現如是惡聲惡眼[齒*(崖-山)][齒*來]號吠,恐彼人眾之所侵奪。」

[0853c17] 佛告舍利子:「如我滅後有諸苾芻,於種族中乃至便利不淨,深生愛著之所纏縛。如是行相,於剎那時成就佛事亦不能得。彼諸苾芻我今所說,於佛法中如彼餓犬。匪惟如來作是訶毀,若諸有情見彼苾芻如是行相,亦復誹謗如彼餓犬。舍利子!復有菩薩摩訶薩,廣為利樂一切有情求佛智慧,於自身命亦復棄捨,何況於他善業而生憎嫉?

[0853c25] 「復次舍利子!復有世間愚癡之人,以自活命愛樂世間財寶飲食,身為奴僕,為彼繫縛責役驅使。於他族中親近誑妄,以貪求故,復於他人而生嫉妬。舍利子!如彼苾芻為貪利養,先在彼族見後來者,而復發起憎嫉之心,謂後來者而作是言:『我先住此。汝等諸人從何所來?今此族中諸長者等先發願言:「所有衣服飲食臥具醫藥決定施我。」作如是言,彼後來者云何當得?』因是發生三種過失。何等為三?一者樂著住處,二者不樂本住,三者於世間法而能解了、出世間法不能解了。又彼苾芻於此長者族中不樂安住,而彼苾芻又發是言:『住處有三:一者愛樂處住,二者和合處住,三者如實處住。汝諸長者多行過失,應當於我深生恭敬,於我法中稱揚讚歎。』舍利子!由是種族生憎嫉過,於潔白法悉皆減沒。

[0854a12] 「復次舍利子!復有種族,多諸嫉妬虛妄不實,或有持戒不持戒者,於菩薩摩訶薩所悉皆遠離而不隨學。如是譬喻應當了知。

[0854a14] 「復次舍利子!於過去無量無邊廣大不可思議阿僧祇劫,彼時彼分有佛出世,號勝高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彼佛住世九十俱胝歲。彼佛會中復有九十那踰多大聲聞眾,皆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逮得己利心得自在到於彼岸。彼時復有長者名曰善集,其家巨富眷屬廣大,多諸財寶,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珊瑚琥珀、真珠等寶皆悉具足受用廣大,復有奴婢僕從象馬車乘及諸倉庫悉皆盈溢。時彼長者生其二子:一名淨住,二名淨持;面貌端正身相具足,人所樂見。忽於一時登大樓閣經行游戲。」

[0854a27] 爾時佛告舍利子:「彼勝高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於晨朝時著衣持鉢,與大苾芻眾前後圍繞,入彼大城次第乞食。其佛相好猶若金山,又如廣大妙好金幢最上第一,住奢摩他諸根隱密行,如龍象極妙清淨,如大池沼離諸塵穢,又如大海珍寶充滿,如帝釋天主諸天圍繞,如大梵天王寂靜嚴飾,具足圓滿清淨潔白,心意調暢諸根寂靜。彼二童子即於是時見彼勝高如來、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是二童子乃讚如來自遠而至,佛身相好無量無邊圓滿具足,瞻仰世尊心無厭足。舍利子!時淨住童子往昔已曾得見勝高如來、應供、正等正覺,乃語淨持童子言:『汝曾往昔得見勝高如來不?此佛功德無有邊際,於一切有情中為大慈父。』時淨持童子言:『我於往昔未曾得見此佛世尊相好具足威德特尊。』時淨住童子言:『我於昔時已曾見此勝高如來,願我當來一如此佛等無有異。』舍利子!時彼淨住童子說伽陀曰:

「『願我當來如世尊,  有諸苾芻眾圍繞,
  我若得似如來相,  復名如是最上尊。
  今將飲食諸供養,  為求無上菩提故,
  所有舍宅悉棄捨,  願我當來成正覺。
  譬如眾星月為勝,  此誰見已不清涼,
  於有情中佛最尊,  誰不捨家求出離?』

[0854b23] 「舍利子!時彼淨持童子聞是語已,復說伽陀曰:

「『汝今莫作如是語,  亦勿高聲報四方,
  汝今聽我誠實言,  云何速得菩提道?』

[0854b27] 「舍利子!時彼淨住童子聞是語已,復說伽陀曰:

「『汝於此道不愛樂,  亦復莫起憎嫉心,
  我今所出善語言,  是故當得菩提道。
  汝於世間諸財寶,  亦莫輒生慳悋心,
  我於身命尚能捨,  是故語汝悉知解。
  與汝如是諸舍宅,  及有一切財寶等,
  我今往詣於佛所,  出家求授菩提記。
  三十二種殊勝相,  誰人見已不愛樂?
  無上菩提誰不行?  於此莫生劣弱見。
  我於舍宅并財寶,  父母眷屬諸親友,
  於此一切皆能捨,  為求往詣於佛所。
  假使俱胝千劫中,  聞佛出世甚難得,
  佛為世間大光明,  遇佛光者亦復難。
  佛來王城行化行,  大苾芻眾皆圍繞,
  猶若晴空清淨月,  普遍照耀於世間。
  又如出現千日光,  四衢道陌皆晃耀,
  佛於城中行化行,  普放光明亦如是。
  譬如須彌山中王,  亦如出現殊妙寶,
  佛於苾芻大眾中,  清淨尊嚴亦如是。
  熾盛光明大威德,  普能照耀諸有情,
  如來殊勝二足尊,  圓滿如是諸色相。
  佛入王城行化行,  顯現無量大神變,
  諸天龍神及有情,  見者愛樂咸恭敬。
  三十二種殊勝相,  見已誰不求正法?
  若於小乘樂修習,  是名愚夫劣弱見。
  我見無上人中尊,  相好端嚴世希有,
  我今往詣善逝尊,  為求無上菩提道。』

[0854c26] 「舍利子!時彼淨持童子聞是語已,復說伽陀曰:

「『我於小乘非愛樂,  亦能往詣於佛所,
  今於此大樓閣中,  誓欲棄擲於身命。
  又我想身皆虛幻,  於其身命即能捨,
  為求無上大智慧,  亦當往詣於佛所。
  父母恩愛極最重,  舍宅財物諸欲境,
  我今悉能皆棄捨,  誓當往詣於佛所。
  若我願得如世尊,  蒙佛稱讚為攝受,
  一切所有棄捨已,  投佛出家為弟子。』

[0855a07] 「舍利子!時淨住童子從大樓閣安詳而下,即時往詣勝高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所。時淨持童子復於大樓閣中發勇猛心,不顧身命迅速而下,以精進故先詣勝高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所。舍利子!時淨住童子到佛所已,持以上妙法服價直閻浮檀金一俱胝數,奉獻如來,說伽陀曰:

「『我今所獻上妙服,  不求端嚴諸色相,
  願我當來如世尊,  最上最尊稱第一。
  具足清淨大智慧,  於精進力善安住,
  三十二相妙莊嚴,  願得果如二足尊。
  又復成就十智力,  四無所畏善安住,
  願我當來如世尊,  最上最尊稱第一。
  願我於佛正法中,  如佛安住光明聚,
  演說諸法施有情,  普令一切皆覺悟。
  我今所獻上妙服,  不求端嚴諸色相,
  願成清淨大菩提,  廣度無邊人天眾。
  又我所獻上妙服,  為求如來無上慧,
  安住不二正法門,  降伏一切諸外道。
  又願利樂諸有情,  令貪瞋癡悉遠離,
  無明愛有等皆除,  獲得無為甘露法。
  又說如來清淨法,  普皆利樂諸有情,
  令離生老病死等,  及滅憂悲諸苦惱。
  又願說法利一切,  天龍人等及非人,
  有想無想諸有情,  自覺覺他咸恭敬。
  願我如住諸佛剎,  普放光明照十方,
  於大黑闇熱惱中,  作彼清涼甘露味。
  欲界色界無色界,  皆令一切無所著,
  於憎愛境悉遠離,  常說如來清淨法。』

[0855b07] 「舍利子!時彼淨持童子既到佛已,復以上妙革屣持以奉佛。慇懃施已,說伽陀曰:

「『願我如佛眾中尊,  如大舍宅為救護,
  令諸有情離惡趣,  復能演說真正道。
  世間所有諸愛欲,  此名愚夫麁境界,
  一切有為悉遠離,  願佛出世常值遇。
  見佛光明照世間,  於二足尊應供養,
  為利一切諸有情,  誓求無上菩提果。
  復以最勝香花等,  種種幢幡及寶蓋,
  為利一切諸有情,  將持供養大覺尊。
  上妙衣服及飲食,  床褥臥具諸湯藥,
  為利一切諸有情,  持此供養於如來。
  又持鼓具諸樂器,  歌詠讚歎妙音聲,
  為利一切諸有情,  供養出世光明尊。
  又持珍妙諸飲饍,  世間所有最上味,
  為利一切諸有情,  願將供養佛世尊。
  作是廣大供養已,  於佛如來求出家,
  為利一切諸有情,  誓行一切清淨行。
  又願一切有情等,  不生邪道幻惑中,
  悉令俱胝數有情,  安隱皆住八正道。
  願我不生此欲界,  極劣邊地訶厭處,
  遠離一切放逸已,  常得親近不放逸。
  又願不生諸惡趣,  常願生於信族中,
  生已當發最上心,  願見如來常親近。
  見已發此清淨心,  及以花鬘塗香等,
  眾鼓伎樂諸供養,  當求勝解利一切。
  願於俱胝多劫中,  常作廣大供養事,
  出家遠離諸欲境,  當行一切清淨行。』

[0855c06] 「舍利子!彼二童子於勝高如來、應、正等覺所,以種種伎樂伽陀歌詠讚歎供養佛已,即於地方所發清淨心,以赤旃檀造立精舍,縱廣四踰繕那高半踰繕那。如是造已奉獻世尊,復作是言:『唯願如來哀慜納受。』彼二童子於勝高如來應正等覺所,勸請世尊,說伽陀曰:

「『願佛安住我精舍,  過去諸佛所稱讚,
  我今發此淨施心,  願佛哀慜親納受。
  若佛常住我精舍,  了知俱胝有情數,
  過現未來三世心,  願我當來亦如是。
  佛依精舍到彼岸,  獲得正斷及神足,
  四種勝行各了知,  我施精舍亦如是。
  唯願勝高如來佛,  及與一切苾芻眾,
  受此精舍半月中,  供養尊重常恭敬。
  我今於是如來所,  親近恭敬供養已,
  發是信心求出家,  剃除頂髮被法服。
  如是捨家出家已,  於諸利樂遍希求,
  常當修作善相應,  愛樂如是真實法。』

[0855c25] 「時二童子說是伽陀已,彼淨住童子白佛言:『世尊!願我當來速成正覺,放大光明如佛世尊等無有異。』時淨持童子又白佛言:『世尊!願我當於險難惡道常為導師。』舍利子!時彼淨持童子於勝高如來前住立一面,恭敬合掌又發誓言:『願我於佛法中無復坐臥常離睡眠,為利有情求無上道而常遠離一切懈怠。寧以身命一切棄捨,乃至筋皮血肉皆悉枯悴,亦復遠離一切懈怠,當發廣大勇猛精進求菩提道。』舍利子!爾時淨住菩薩摩訶薩,為彼淨持菩薩摩訶薩說伽陀曰:

「『我共汝發平等心,  修行無上菩提行,
  我今亦發精進力,  為利一切諸有情。
  遠離諸欲及身命,  血肉枯乾無所辭,
  願於千劫盡修習,  精進志樂菩提道。
  常思安住曠野中,  及樂山間寂靜處,
  為求無上大智慧,  於法清淨得自在。』

[0856a13] 「舍利子!時彼淨持菩薩於千歲中,一彈指頃曾無睡眠及諸懈怠,況復夢想?又於千歲不求安坐,除諸便利,乃至一彈指頃亦不胡跪,何況坐臥?時彼菩薩又千歲中,食時持鉢游行乞食,於彼施者亦不觀視是男是女童子童女,化利有情心行平等,却詣本住三觀世間然後乃食。如是食已,於非食時不生一念饑渴之想,乃至不生甜酸鹹淡苦辣之想。又千歲中於非食時亦不乞食。時彼菩薩又千歲中住於樹下,一心精進求菩提道,亦不觀視是何等樹。又於千所被法服,未甞暫時而有更換。時彼菩薩又於千歲,而於諸欲不起尋伺,於諸損害亦復如是。又於千歲,於自父母兄弟姊妹及諸眷屬,於日月等數不曾發起一念尋伺。又於千歲,於其舍宅曾無一念愛樂依止。又千歲中於日月星宿等,曾無一念起瞻視意。又千歲中未甞依止牆堵樹木而於中住。又於千歲,未曾以諸酥油塗身。又千歲中於其自身,乃至一念曾無懈怠。又於千歲於其一念曾無疲倦。又千歲中,乃至酥油亦復不受,唯樂一心精進,求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時彼菩薩又千歲中,於其身心亦不懈倦。又於千歲修精進行,不起一念剃除鬚髮,時四大天王來於頂上,以手摩觸頂髮自落。時四天王又持此髮,於清淨地起窣堵波。又千歲中,四大天王知彼菩薩於善所作悉來成辦。時彼菩薩又於千歲,若值熱時亦復不樂於樹蔭中。又於千歲若值寒時,亦復不樂以衣覆身。又於千歲,亦復不共世間有情語言戲論。

[0856b14] 「復次舍利子!時有魔王忽然出現,名曰癡念。時癡念魔王勅諸波旬,為彼淨住、淨持二菩薩造作劍林及劍橋道已。時彼魔王及魔波旬狂亂往來高聲唱言:『我今造作此名劍林。』時彼魔王發是語時,三千大千世界中上至魔宮下徹地界,有百千俱胝魔王波旬諸天眷屬,皆得聞知悉來集會,共生恐怖欲相謀害。舍利子,時彼菩薩一心精進安住不動。

佛說大乘菩薩藏正法經卷第二十八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1 冊 No. 0316 佛說大乘菩薩藏正法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CBETA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