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47n1970_010 龍舒增廣淨土文 第1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7 冊 » No.1970 » 第 1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龍舒增廣淨土文卷第十

[0281b18] 造至深之理者雖居濁世。與淨土何以異哉。故此卷載至深之理名淨濁如一。然亦不可恃此而不修淨土之業。恐易涉於空談。又若參禪者之弊故也。

情說

[0281b23] 喜怒好惡嗜慾皆情也。養情為惡。縱情為賊。折情為善。滅情為聖。甘其飲食。美其衣服。大其居處。若此之類是謂養情。飲食若流。衣服盡飾。居處無厭。若此之類是謂縱情。犯之不校。觸之不怒。傷之不怨。是謂折情。犯之觸之傷之。如空反生憐憫愚癡之心是謂滅情。悟此理則心地常淨。如在淨土矣。

即是空說

[0281c02] 佛言。受即是空。受謂受苦受樂及一切受用也。如食列數味。放箸即空。出多騶從既到即空。終日遊觀。既歸即空。又如為善。事既畢。其勤勞即空。而善業俱在。為惡。事既畢。其快意即空。而惡業俱在。若深悟此理。則食可菲薄。無過用殺害之冤債。出可隨分。無勞心苦人之煩惱。遊觀可息。無放蕩廢事之愆尤。善根可勉為。無懈怠因循之失。惡可力戒。無恣縱怨讐之罪。予喜得此理。故欲與人共之(及一切受用。即所謂不苦不樂受者是也)

六根說

[0281c13] 千般裝點只為半寸之眼。百種音樂只為一豆之耳。沈檀腦麝只為兩竅之鼻。食前方丈只為三寸之舌。妙麗嬌嬈只為臭腐之身。隨順迎逢只為狂蕩之意。若能識破此理。便是無煩惱快樂之人。佛言。眾生無始以來認賊為子。自劫家寶。謂惑六根之賊。而喪真性也。孟子曰。惟聖人然後可以踐形。蓋不惑於此矣。有婬女得道。文殊問云。如何不嗔。答云。見一切眾生不生。又問。如何見十八界。答云。如見劫火燒諸世界。妙哉言乎。蓋謂一切眾生本來無有。唯因妄想中生。又何嗔之有。十八界謂六根六塵六識。因有此種種故。生無量事。造無量惡。是故如劫火燒諸世界。若悟此理。雖未生淨土。已如生淨土矣。

真性說

[0281c28] 金剛經二十七段。其大意不過言真性皆無所有如虛空。然此虛空謂之頑空。頑空者真無所有。而真性雖如虛空。而其中則有。故曰真空不空。頑空則可以作。可以壞。若此地。實掘去一尺土則有一尺空。掘去一丈土則有一丈空。是頑空可以作也。若此器本空。以物置之則實矣。此室本空。以物置之亦實矣。是頑空可以壞也。若真性之空。則不可作不可壞。本來含虛空世界。烏可作乎。無始以來至于今日。未嘗變動。烏可壞乎。真性中俱無所有。無得而比。故不得已而以頑空比之。是般若心經云。是諸法空相。謂諸法皆空之相乃真性也。繼之以空中無色以至無智亦無得。謂真性中皆無所有。如頑空中皆無所有也。既皆無所有。然有一切眾生者。乃真性中所現之妄緣耳。大概言之。真性如鏡。一切有生者如影。是真性中所現之影也。影有去來。而鏡常自。若眾生有生滅。而真性常自若。生滅既除。真性乃現。蓋生滅者妄也。真性者真也。故楞嚴經云。諸妄消亡不真。何待此性。上自諸佛下至蠢動含靈。初無有異。其異皆妄也。

心乃妄想說

[0282a22] 楞嚴經第一卷。佛與阿難七次論心。終之以尋常。所謂心者乃妄想耳。非真心也。真心即性也。圓覺經謂。眾生妄認六塵緣影為自心相。是尋常所謂心者乃六種塵緣之影耳。謂此心本無。唯因外有六種塵緣故。內現此心。若外因有色。內則起愛色之心。外因有聲。內則起愛聲之心。外因有香味觸法。內則起愛香味觸法之心。蓋真性如鏡。六種塵緣如形。此心如影。若外無此六塵。則內亦無此心矣此心豈不為六種塵緣之影乎。形來則影現。形去則影滅。而性鏡則常自若。故金剛經云。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此三心皆謂妄想心也。故有過去現在未來。若真心則無始以來未嘗變動。烏有過去未來現在乎。不可得者謂無也。若飢而思食。得食則此心過去矣。正食而知味乃現在心。未思食則此心未有。故為未來心。此三心皆隨時壞滅。故云不可得。

五蘊皆空說

[0282b12] 般若心經云。觀自在菩薩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蘊謂色受想行識也。色謂色身。受謂受用。想謂思想。行謂所行。識謂辨識。此五者蘊積不散。以壅蔽真性。故謂之蘊。又謂之五陰。謂陰暗真性也。色身終歸於壞。受用隨時即過。色受豈不空乎。且如思想一物。既得之則無想矣。想豈不空乎。所行之事回首尚如夢幻。行豈不空乎。識盡千種事物。再生不復能識。識豈不空乎。一切苦厄皆從五者生。若能照見色身為空。則不泥於色身而畏死亡。是度過此一種苦厄也。照見受用為空。則不泥於受用而貪奉養。又度過此一種苦厄也。照見思想為空。則不泥於思想。而意乃無所著。又度過此一種苦厄。照見所行為空。則不泥於所行。而可以息跡。是又度過此一種苦厄也。照見辨識為空。則不泥於辨識。而可以坐忘。是又度過此一種苦厄也。故照見五蘊皆空。則度過一切苦厄。此五者皆不是真實。乃真性中所現之妄緣也。若六根六塵六識十二緣四諦。皆此類也。

廢心用形說

[0282c04] 列子謂。孔子廢心而用形。謂心已不養於物而廢之矣。唯用形以應物。予深愛此語。故雖勞苦憔悴而不以為失意。榮華奉養而不以為得意。蓋心不著於物也。因念菩薩了生死。乃託生於一切眾生中以設教化者。以心不著於物。唯用形以應之耳。然則孔子於此菩薩之徒也。

用形骸說

[0282c12] 天人禮枯骨偈云。汝是前生我。我今天眼開。寶衣隨念至。玉食自然來。謝汝昔勤苦。令吾今快哉。散華時再拜。人世莫驚猜。又餓鬼鞭死屍偈云。因這臭皮囊。波波劫劫忙。只知貪快樂。不肯暫迴光。自業錙銖少。黃泉歲月長。真須痛棒打。此恨猝難忘。此言化俗則可以為誠然則不可。何則人神託於形骸之中。所以用形骸者皆神也。譬如匠人用斧斤。用之而善則為善器械。用之而不善則為惡器械。故為天人者前世善用形骸者也。為餓鬼者前世不善用形骸者也。其得其失皆在當時。及其受報而禮之鞭之亦何益。

齊生死說

[0282c25] 想右脚大指腫爛流惡水。漸漸至脛至膝至腰。左脚亦如此漸漸爛。過腰上至腹至胸以至頸頂。盡皆爛了唯有白骨。次分明歷歷觀看。白骨一一盡見。靜心觀看。良久乃思看。白骨者是誰白骨是誰。是知。身體與我常為二物矣。又漸漸離白骨觀看。先離一丈。以至五丈十丈乃至百丈千丈。是知。白骨與我了不相干也。常作此想。則我與形骸本為二物。我暫住於形骸中。豈可謂此形骸終久不壞而我常住其中。如此便可濟生死矣。況我去此則往淨土乎。日日作此想。更別有所得。如人飲水冷熱自知。不假於言傳也。

我說

[0283a09] 我之所在不可以無我。無我則逐物矣。理之所在不可以有我。有我則蔽理矣。孔子無我菩薩無我相能至於此。則與虛空等矣。豈復有淨濁之辨乎。但恐不易到耳。

龍舒增廣淨土文卷第十(此卷後附周大資劉侍制大慧杲禪師題跋三段)

[0283a15] 龍舒王虛中學力深至。所解六經語孟老莊要為不蹈襲前人。一言一字其用志勤矣。一旦棄去專修西方之教。作淨土文。精粗淺深且有條理。以是印施有緣奔走於江浙諸郡。又將親往建安刊版於鬻書肆中。汲汲然若不可一日緩者。我聞。無量壽經。眾生聞是佛名。信心歡喜。乃至一念。願生彼國。即得往生。住不退轉。不退轉者。梵語謂之阿惟越致。法華經謂彌勒菩薩所得報地也。一念往生便同彌勒。佛語不虛。應皆信受。

[0283a25] 紹興壬午閏四月七日 唯心居士荊溪周葵跋

[0283a27] 狀元劉侍制跋

[0283a28] 昔六祖與韋史君說西方相狀。其言甚簡。其旨甚明。既無間於東西。何相狀之可述。及觀王虛中淨土文。何其諄諄也。蓋聞。法無頓漸。根有利鈍。六祖為上智說第一義。故移西於東。在剎那間。言下便領。不容擬議。虛中將以開悟下根。泛為是論。惟西方之歸。故汲汲於刊行。而恐行之不廣。其愛人之心可謂勤且切矣。有能因虛中之文而悟入者。豈不為魚兔筌蹄乎。

[0283b08] 紹興壬午六月六日 木訥翁劉章書

[0283b09] 妙喜老人跋

[0283b10] 龍舒王虛中日休博覽群書之餘。留心佛乘。以利人為己任。真火中蓮也。佛言。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薩發心。自覺已圓能覺他者。如來應世。予嘉其志。為題其後。若見自性之阿彌。即了唯心之淨土。未能如是。則虛中為此文功不唐捐矣。

[0283b16] 庚辰八月二十日。書于劉景文嬾窠云。雙徑妙喜宗杲 跋。

龍舒增廣淨土文卷第十(終)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7 冊 No. 1970 龍舒增廣淨土文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