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29n1558_010 阿毘達磨俱舍論 第1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9 冊 » No.1558 » 第 1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阿毘達磨俱舍論卷第十

分別世品第三之三

[0051c07] 無明何義。謂體非明。若爾無明應是眼等。既爾。此義應謂明無。若爾無明體應非有。為顯有體義不濫餘。頌曰。

 明所治無明  如非親實等

[0051c11] 論曰。如諸親友所對怨敵親友相違名非親友。非異親友。非親友無。諦語名實。此所對治虛誑言論名為非實。非異於實。亦非實無。等言為顯非法非義非事等性非異非無。如是無明別有實體。是明所治非異非無。云何知然。說行緣故。復有誠證。頌曰。

 說為結等故  非惡慧見故
 與見相應故  說能染慧故

[0051c19] 論曰。經說無明以為結縛隨眠及漏軛瀑流等。非餘眼等及體全無可得說為結縛等事。故有別法說名無明。如惡妻子名無妻子。如是惡慧應名無明。彼非無明有是見故。諸染污慧名為惡慧。於中有見故非無明。若爾非見慧應許是無明。不爾。無明見相應故。無明若是慧應見不相應。無二慧體共相應故。又說無明能染慧故。如契經言。貪欲染心令不解脫。無明染慧令不清淨。非慧還能染於慧體。如貪異類能染於心。無明亦應異慧能染。如何不許諸染污慧間雜善慧令不清淨說為能染。如貪染心令不解脫。豈必現起與心相應方說能染。然由貪力損縛於心令不解脫。後轉滅彼貪熏習時心便解脫。如是無明染污於慧令不清淨。非慧相應。但由無明損濁於慧。如是分別何理相違。誰復能遮自所分別。然異慧類別有無明。如貪異心此說為善。有執煩惱皆是無明。此亦應同前理遮遣。若諸煩惱皆是無明。於結等中不應別說。亦不應與見等相應。見等不應自相應故。或亦應說無明染心。若謂此中就差別說。應於染慧不說總名。既許無明別法為體應說此體。其相云何。謂不了知諦實業果。未測何相名不了知。為異了知。為此非有。二俱有過。如無明說。此謂了知所治別法。此復難測。其相是何。此類法爾應如是說。如餘處言。云何為眼。謂清淨色眼識所依。無明亦然。唯可辯用。大德法救說。此無明是諸有情恃我類性。異於我慢類體是何。經言。我今如是知已如是見已。諸所有愛。諸所有見。諸所有類性。諸我我所執。我慢執。隨眠。斷遍知故無影寂滅。故知類性異於我慢。寧知類性即是無明。不可說為餘煩惱故。豈不可說為餘慢等。若更於此巨細研尋。言論繁雜故應且止。名色何義。色如先辯。今唯辯名。頌曰。

 名無色四蘊

[0052a28] 論曰。無色四蘊何故稱名。隨所立名根境勢力於義轉變故說為名。云何隨名勢力轉變。謂隨種種世共立名。於彼彼義轉變詮表。即如牛馬色味等名。此復何緣標以名稱。於彼彼境轉變而緣。又類似名。隨名顯故。有餘師說。四無色蘊捨此身已轉趣餘生。轉變如名。故標名稱。觸何為義。頌曰。

 觸六三和生

[0052b07] 論曰。觸有六種。所謂眼觸乃至意觸。此復是何。三和所生。謂根境識三和合故有別觸生。且五觸生可三和合。許根境識俱時起故。意根過去。法或未來。意識現在。如何和合。此即名和合。謂因果義成。或同一果故名和合。謂根境識三同順生觸故。諸師於此覺慧不同。有說。三和即名為觸。彼引經證。如契經言。如是三法聚集和合說名為觸。有說。別法與心相應三和所生說名為觸。彼引經證。經言。云何六。六法門。一六內處。二六外處。三六識身。四六觸身。五六受身。六六愛身。此契經中根境識外別說六觸。故觸別有。說即三和名為觸者。釋後所引六六經言。非由別說便有別體。勿受及愛非法處攝無如是失。離愛受觸別有所餘法處體故。汝宗離觸無別有三。可觸及三差別而說。雖有根境不發於識。而無有識不託根境。故已說三更別說觸便成無用。有餘救言。非諸眼色皆諸眼識因。非諸眼識皆諸眼色果。非因果者別說為三。因果所收總立為觸。說離三和有別觸者。釋前所引如是三法聚集和合名觸。經言我部所誦經文異此。或於因上假說果名。如說諸佛出現樂等。如是展轉更相難釋。言論煩多故應且止。然對法者說有別觸。即前六觸復合為二。頌曰。

 五相應有對  第六俱增語

[0052c05] 論曰。眼等五觸說名有對。以有對根為所依故。第六意觸說名增語。所以然者。增語謂名。名是意觸所緣長境故偏就此名增語觸。如說眼識但能了青不了是青。意識了青亦了是青。故名為長。故有對觸名從所依。增語觸名就所緣立。有說。意識語為增上方於境轉。五識不然。是故意識獨名增語。與此相應名增語觸。故有對觸名從所依。增語觸名就相應立。即前六觸隨別相應復成八種。頌曰。

 明無明非二  無漏染污餘
 愛恚二相應  樂等順三受

[0052c17] 論曰。明無明等相應成三。一明觸。二無明觸。三非明非無明觸。此三如次應知。即是無漏染污餘相應觸。餘謂無漏及染污餘。即有漏善無覆無記。無明觸中一分數起。依彼復立愛恚二觸。愛恚隨眠共相應故。總攝一切復成三觸。一順樂受觸。二順苦受觸。三順不苦不樂受觸。此三能引樂等受故。或是樂等受所領故。或能為受行相依故名為順受。如何觸為受所領行相依。行相極似觸。依觸而生故。如是合成十六種觸。受何為義。頌曰。

 從此生六受  五屬身餘心

[0052c29] 論曰。從前六觸生於六受。謂眼觸所生受至意觸所生受。六中前五說為身受。依色根故。意觸所生說為心受。但依心故。受生與觸為後為俱。毘婆沙師說。俱時起觸受展轉俱有因故。云何二法俱時而生能生所生義可成立。如何不立。無功能故。於已生法餘法無能。此與立宗義意無別。如言二法俱時而生能生所生義不成立。於已生法餘法無能。義意同前。重說何用。若爾便有互相生失。許故非失。我宗許二為俱有因。亦互為果。仁雖許爾。而契經中不許此二互為因果。契經但說眼觸為緣生眼觸所生受。曾無經說眼受為緣生眼受所生觸。又此義非理。越能生法故。若法極成能生彼法。此法與彼時別極成。如先種後芽先乳後酪先擊後聲先意後識等。先因後果非不極成。亦有極成同時因果。如眼識等眼色等俱。四大種俱有所造色。此中亦許前根境緣能發後識。前大造聚生後造色。何理能遮。如影與身。豈非俱有。有說。觸後方有受生。根境為先次有識起。此三合故即名為觸。第三剎那緣觸生受。若爾應識非皆有受。諸識亦應非皆是觸。無如是失。因前位觸故。後觸位受生故。諸觸時皆悉有受。所有識體無非是觸。此不應理。何理相違。謂或有時二觸境別。因前受位觸生後觸位受。如何異境受從異境觸生。或應許受此心相應非與此心同緣一境。既爾。若許有成觸識是觸無受。於此位前有識有受而體非觸。緣差故然。斯有何過。若爾便壞十大地法。彼定一切心品恒俱。彼定恒俱依何教立。依本論立。我等但以契經為量。本論非量。壞之何咎。故世尊言。當依經量。或大地法義非要遍諸心。若爾何名大地法義。謂有三地。一有尋有伺地。二無尋唯伺地。三無尋無伺地。復有三地。一善地。二不善地。三無記地。復有三地。一學地。二無學地。三非學非無學地。若法於前諸地皆有。名大地法。若法唯於諸善地中有。名大善地法。若法唯於諸染地中有。名大煩惱地法。如是等法各隨所應更代而生。非皆並起。餘說如是大不善地法。因誦引來。是今所增益非本所誦。若於觸後方有受生。經云何釋。如契經說。眼及色為緣生於眼識。三和合觸俱起受想思。但言俱起不說觸俱。此於我宗何違須釋。又於無間亦有俱聲。如契經說。與慈俱行修念覺支。故彼非證。若爾何故。契經中言。是受是想是思是識。如是諸法相雜不離。故無有識離於受等。今應審思。相雜何義。此經復說。諸所受即所思。諸所思即所想。諸所想即所識。未了於此為約所緣。為約剎那作如是說。於壽與煖俱時起中。亦有如斯相雜言。故例知。此說定約剎那。又契經言三和合觸。如何有識而非三和。或是三和而不名觸。故應定許一切識俱悉皆有觸諸所有觸無不皆與受等俱生。傍論已終。應辯本義。頌曰。

 此復成十八  由意近行異

[0053c01] 論曰。於前略說一心受中。由意近行異復分成十八。應知此復聲顯乘前起後。此意近行十八云何。謂喜憂捨各六近行。此復何緣立為十八。若由自性應但有三。喜憂捨三自性異故。若由相應應唯有一。一切皆與意相應故。若由所緣應但有六。色等六境為所緣故。此成十八。具足由三。於中十五色等近行名不雜緣。境各別故。三法近行皆通二種。意近行名為目何義。傳說。喜等意為近緣於諸境中數遊行故。有說。喜等能為近緣令意於境數遊行故。如何身受非意近行。非唯依意故不名近。由無分別故亦非行。第三靜慮意地樂根。意近行中何故不攝。傳說。初界意識相應無樂根故。又無所對苦根所攝意近行故。若唯意地何故經言眼見色已於順喜色起喜近行。廣說如經。依五識身所引意地喜等近行故作是說。如依眼識引不淨觀。此不淨觀唯意地攝。又彼經言眼見色已乃至廣說。故不應難。若雖非見乃至觸已。而起喜憂捨亦是意近行。若異此者。在欲界中應無緣色界色等意近行。又在色界。應無緣欲香味觸境諸意近行。見色等言隨明了說見色等已於聲等中起喜憂捨亦意近行。隨無雜亂故作是說。於中建立根境定故。為有色等於喜等三唯能順生一近行不。有就相續非約所緣。諸意近行中。幾欲界繫。欲界意近行幾何所緣。色無色界為問亦爾。頌曰。

 欲緣欲十八  色十二上三
 二緣欲十二  八自二無色
 後二緣欲六  四自一上緣
 初無色近分  緣色四自一
 四本及三邊  唯一緣自境

[0054a06] 論曰。欲界所繫具有十八。緣欲界境其數亦然。緣色界境唯有十二。除香味六彼無境故。緣無色境唯得有三。彼無色等五所緣故說欲界繫已。當說色界繫。初二靜慮唯有十二。謂除六憂緣欲界境亦有十二。除香味四餘八自緣。二緣無色。謂法近行。三四靜慮唯六。謂捨緣欲界境亦得有六。除香味二餘四自緣。一緣無色謂法近行。說色界繫已。當說無色繫。空處近分唯有四種。謂捨但緣色聲觸法。緣第四靜慮亦具有四種。此就許有別緣者說。若執彼地唯總緣下。但有雜緣法意近行。緣無色界唯一。謂法四根本地及上三邊唯一。謂法但緣自境。無色根本不緣下故。彼上三邊不緣色故。不緣下義如後當辯。此意近行通無漏耶。頌曰。

 十八唯有漏

[0054a23] 論曰。無意近行通無漏者。故言十八唯是有漏。誰成就幾意近行耶。謂生欲界。若未獲得色界善心。成欲一切初二定八三四定四無色界一。所成上界皆不下緣。唯染污故。若已獲得色界善心未離欲貪。成欲一切初靜慮十。餘說如前。初靜慮中唯成四喜。染不緣下香味境故。捨具成六。未至定中善心得緣香味境故。餘隨此理如應當知。若生色界。唯成欲界一捨法近行。謂通果心俱。有說。如是諸意近行。毘婆沙師隨義而立。然我所見經義有殊。所以者何。非於此地已得離染。可緣此境起意近行。故非有漏喜憂捨三皆近行攝。唯雜染者與意相牽數行所緣。是意近行。云何與意相牽數行。或愛或憎或不擇捨。為對治彼說六恒住。謂見色已不喜不憂。心恒住捨具念正智。廣說乃至知法亦爾。非阿羅漢無有世間緣善法喜。但為遮止雜染近行故作是說。又即喜等為三十六師句。謂為耽嗜出離依別。此句差別。大師說故。耽嗜依者。謂諸染受。出離依者。謂諸善受。如是所說受。有支中應知。義門無量差別。何緣不說所餘有支。頌曰。

 餘已說當說

[0054b18] 論曰。所餘有支。或有已說。或有當說。故此不論。此中識支如先已說識謂各了別此即名意處等。其六處支如先已說彼識依淨色名眼等五根等。行有二支業品當說。愛取二支隨眠品當說。此諸緣起略立為三。謂煩惱業異熟果事。應寄外喻顯別功能。頌曰。

 此中說煩惱  如種復如龍
 如草根樹莖  及如糠裹米
 業如有糠米  如草藥如花
 諸異熟果事  如成熟飲食

[0054b29] 論曰。如何此三種等相似。如從種子芽葉等生。從煩惱生煩惱業事。如龍鎮池水恒不竭。煩惱鎮業生續無窮。如草根未拔苗剪剪還生。未拔煩惱根趣滅滅還起。如從樹莖頻生枝花果。從諸煩惱數起惑業事如糠裹米能生芽等。非獨能生。或得裹業能感餘生。非獨能感。惑如種等應如是知。如米有糠能生芽等。業有煩惱能招異熟。如諸草藥果熟為後邊。業果熟已更不招異熟。如花於果為生近因。業為近因能生異熟。業如米等。應如是知。如熟飲食但應受用。不可復轉成餘飲食。異熟果事既成熟已。不能更招餘生異熟。若諸異熟復感餘生。餘復感餘應無解脫。事如飲食應如是知。如是緣起煩惱業事。生生相續不過四有。中生本死。如前已釋。染不染義三界有無。今當略辯。頌曰。

 於四種有中  生有唯染污
 由自地煩惱  餘三無色三

[0054c19] 論曰。於四有中生有唯染。由何煩惱自地諸惑。謂此地生此地一切煩惱染污此地生有。故對法者咸作是言。諸煩惱中無一煩惱於結生位無潤功能。然諸結生唯煩惱力。非由自力現起纏垢。雖此位中心身昧劣。而由數起或近現行引發力故。煩惱現起。應知中有初續剎那亦必染污。猶如生有。然餘三有一一通三。謂本死中三。各善染無記。於無色界除中有三。非彼界中有處隔別。為往餘處可立中有。頌中不說欲色二界。故知於中許具四有。有情緣起已廣分別。是諸有情由何而住。頌曰。

 有情由食住  段欲體唯三
 非色不能益  自根解脫故
 觸思識三食  有漏通三界
 意成及求生  食香中有起
 前二益此世  所依及能依
 後二於當有  引及起如次

[0055a08] 論曰。經說。世尊自悟一法正覺正說。謂諸有情一切無非由食而住。何等為食。食有四種。一段二觸三思四識。段有二種。謂細及麁。細謂中有食。香為食故。及天劫初食。無變穢故。如油沃砂。散入支故。或細污虫嬰兒等食說名為細。翻此為麁。如是段食唯在欲界。離段食貪生上界故。唯欲界繫。香味觸三。一切皆為段食自體。可成段別而飲噉。故謂以口鼻分分受之。光影炎涼如何成食。傳說。此語從多為論。又雖非飲噉而能持身。亦細食所攝。如塗洗等。色亦可成段別飲噉。何緣非食。此不能益自所對根解脫者故。夫名食者。必先資益自根大種。後乃及餘。飲噉色時於自根大尚不為益。況能及餘。由彼諸根境各別故。有時見色生喜樂者。緣色觸生。是食非色。又不還者及阿羅漢解脫食貪。雖見種種上妙飲食而無益故。觸謂三和所生諸觸。思謂意業。識謂識蘊。此三唯有漏通三界皆有。如何食體不通無漏。毘婆沙師作如是釋。能資諸有是其食義。無漏修生為滅諸有。又契經說。食有四種。能令部多有情安住。及能資益諸求生者。無漏不然。故非食體。言部多者。顯已生義。諸趣生已皆謂已生。復說求生為何所目。此目中有。由佛世尊以五種名說中有故。何等為五。一者意成。從意生故。非精血等所有外緣合所成故。二者求生。常喜尋察當生處故。三者食香。身資香食往生處故。四者中有。二趣中間所有蘊故。五者名起。對向當生暫時起故。如契經說。有壞自體起。有壞世間生。起謂中有。又經說。有補特伽羅。已斷起結未斷生結。於此經中廣說四句。離二界貪諸上流者為第一句。中般涅槃為第二句。諸阿羅漢為第三句。除前諸相為第四句。又部多者。謂阿羅漢。餘有愛者說名求生。幾食能令部多安住。幾食資益求生有情。毘婆沙師說。皆具四。諸有愛者。亦由段食為緣資益令招從有。以世尊說四食皆為病癰箭根老死緣故。亦見思食安住現身。世傳有言。昔有一父。時遭飢饉。欲造他方。自既飢羸。二子嬰稚。意欲攜去力所不任。以囊盛灰挂於壁上。慰喻二子云是囊。二子希望多時延命。後有人至取囊為開。子見是灰望絕便死。又於大海有諸商人。遭難敗船飲食俱失。遙瞻積沫疑為海岸。意望速至命得延時。至觸知非望絕便死。集異門足說。大海中有大眾生。登岸生卵埋於砂內還入海中。母若常思卵便不壞。如其失念卵即敗亡。此不應然。違食義故。豈他思食能持自身。理實應言卵常思母得不爛壞。忘則命終。起念母思在於觸位。諸有漏法皆滋長有。如何世尊說食唯四。雖爾就勝說四無失。謂初二食能益此身所依能依。後之二食能引當有能起當有。言所依者。謂有根身。段食於彼能為資益。言能依者。謂心心所。觸食於彼能為資益。如是二食於已生有資益功能最為殊勝。言當有者。謂未來生。於彼當生思食能引。思食引已。從業所熏識種子力後有得起。如是二食於未生有引起功能最為殊勝。故雖有漏皆滋長有而就勝能唯說四食。前二如養母養已生故。後二如生母生未生故。諸所有段皆是食耶。有段非食應作四句。第一句者。謂所飲噉為緣損壞諸根大種。第二句者。謂餘三食。第三句者。謂所飲噉為緣資益諸根大種。第四句者。除前諸相。如是觸等隨其所應一一當知。皆有四句。頗有觸等為緣資益諸根大種而非食耶。有謂異地無漏觸等。諸有食已捐食者身亦名為食。初資益故。毘婆沙說。食於二時能為食事。俱得名食。一初食時能除飢渴。二消化已資根及大。何趣何生各具幾食。五趣四生皆具四食。如何地獄有段食耶。鐵丸洋銅豈非段食。若能為害亦是食者。則與前說四句相違。又品類足言。云何為段食。謂能資益諸根大種。廣說乃至識食亦爾。彼說且依能資益者說名為食故不相違。然地獄中熱鐵丸等雖於食已能為損害。而能暫時解除飢渴。得食相故亦名為食。又孤地獄段食如人。故五趣中皆有四食。世尊所說。有人能施一百外道離欲仙食。若能施一贍部林中異生者食。其果勝彼。何謂贍部林中異生。有作是釋。所有一切住贍部洲諸有腹者。彼釋非理。說一言故。又於此中有施無量異生者食。理勝以食施少外道離欲仙人。何足為奇挍量歎勝。有言。彼是近佛菩薩。理亦不然。施彼獲福勝施俱胝阿羅漢故。毘婆沙者說。此異生是已獲得順決擇分。此名與義亦不相應。曾無契經或本論說得順決擇分居贍部林中。當知彼唯自所分別。後身菩薩居贍部林名彼異生。此說應理。爾時菩薩同離欲仙故。對彼仙挍量歎勝。雖施菩薩福勝無邊。乘前挍量且言勝百。理必應爾。由後世尊除彼異生還將外道對預流向挍量勝劣。若不爾者世尊則應將彼異生對預流向。已說有情緣起及住。如先所說壽盡死等。今應正辦。何識現前何受相應有死生等。頌曰。

 斷善根與續  離染退死生
 許唯意識中  死生唯捨受
 非定無心二  二無記涅槃
 漸死足齊心  最後意識滅
 下人天不生  斷末摩水等

[0056a26] 論曰。斷善續善離界地染從離染退命終受生。於此六位法爾唯許意識非餘。所說生言應知。亦攝初結中有。死生唯許捨受相應。捨相應心不明利故。餘受明利不順死生。又此二時唯散非定。要有心位必非無心。非在定心有死生義。界地別故。加行生故。能攝益故。亦非無心有死生義。以無心位命必無損。若所依身將欲變壞。必定還起屬所依心。然後命終。更無餘理。又無心者不能受生。以無因故。離起煩惱無受生故。雖說死有通三性心。然入涅槃唯二無記。若說欲界有捨異熟。彼說欲界入涅槃心亦具威儀異熟無記。若說欲界無捨異熟。彼說欲界入涅槃心但有威儀而無異熟。何故唯無記得入涅槃。無記勢力微順心斷故。於命終位何身分中識最後滅。頓命終者意識身根欻然總滅。若漸死者往下人天。於足齊心如次識滅。謂墮惡趣說名往下。彼識最後於足處滅。若往人趣識滅於臍若往生天識滅心處。諸阿羅漢說名不生。彼最後心亦心處滅。有餘師說。彼滅在頂。正命終時於足等處身根滅故。意識隨滅。臨命終時身根漸滅。至足等處欻然都滅。如以少水置炎石上。漸減漸消一處都盡。又漸命終者。臨命終時多為斷末摩苦受所逼。無有別物名為末摩。然於身中有異支節觸便致死。是謂末摩。若水火風隨一增盛。如利刀刃觸彼末摩。因此便生增上苦受。從斯不久遂致命終。非如斬薪說名為斷。如斷無覺故得斷名。地界何緣無斯斷用。以無第四內災患故。內三災患。謂風熱淡水火風增隨所應起。有說。此似外器三災。此斷末摩天中非有。然諸天子將命終時。先有五種小衰相現。一者衣服嚴具出非愛聲。二者自身光明忽然昧劣。三者於沐浴位水渧著身。四者本性囂馳今滯一境。五者眼本凝寂今數瞬動。此五相現非定當死。復有五種大衰相現。一者衣染埃塵。二者花鬘萎悴。三者兩腋汗出。四者臭氣入身。五者不樂本座。此五相現必定當死。世尊於此有情世間生住沒中建立三聚。何謂三聚。頌曰。

 正邪不定聚  聖造無間餘

[0056c11] 論曰。一正性定聚。二邪性定聚。三不定性聚。何名正性。謂契經言。貪無餘斷。瞋無餘斷。癡無餘斷。一切煩惱皆無餘斷。是名正性。定者謂聖。聖謂已有無漏道生。遠諸惡法故名為聖。獲得畢竟離繫得故。定盡煩惱故名正定。諸已獲得順解脫分者。亦定得涅槃。何非正定。彼後或墮邪定聚故。又得涅槃時未定故。非如預流者極七返有等。又彼未能捨邪性故。不名正定。何名邪性。謂諸地獄傍生餓鬼。是名邪性。定謂無間。造無間者必墮地獄故名邪定。正邪定餘名不定性。彼待二緣可成二故。

說一切有部俱舍論卷第十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29 冊 No. 1558 阿毘達磨俱舍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日本 SAT 組織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