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8冊
No.1658 重編諸天傳 (2卷)
【宋 行霆述】
第 1 卷

下一卷
 

No. 1658-A 諸天傳序

迦文降世。宿同願行者。隱實施權示為天神。慈威折接。保衛國民輔翼至教。以福資慧助於說聽。然其列位當就迹論。天台百錄依光明鬼神品列之詳矣。自慈雲製懺。供天之設。時有移易。北禪首非之。而紛紜之論逮今未。鄣南師因欲刊正。而集天傳。尚或循舊。人亦病諸。紹興間偶主烏戍墖院鏡庵。霆老出住寶閣。具元復在焉。考槃雙槐蓮社晦菴一時諸方士以道義相忘。每以禪教詩文雅會激揚。甞論天位。考槃有言。兩剎每供天會。既排列失序。二公之辯正。使無謬誤可也。後既退。間分散南北。今十有五年餘。但於文藁間辯辯。時見于舊軸。回思昔會。真成落謝塵耳。既出空相。來謁鏡庵。乃見重編天傳成。詳以閱之。豈止於舊傳筆削潤色而。且補入經論天文。辯證前失。仍立兩端。明排列之次。及各為讚詞。可謂始末大備矣。則如斯文草創於鄣南。功成於鏡庵。使今古凝滯泮然冰釋。誠有補於流通。且喜不負考槃之囑。輒因勸請刊行。博利見聞。敢書卷首以告雲來。

乾道癸巳一陽前十日傳天台教觀釋 奉規 序

No. 1658

重編諸天傳(并序)

昔鄣南煥師謂。凡列天位。失尊卑之序。無昭穆之儀。歎其習俗既久。未有刊正其事者。因撿大藏。作諸天列傳。然草創之功良可尚也。但其列位之次及各為傳詞。多從意。至于經論顯文而不錄入。今事筆削以全始終。於是去繁凡輔闕略。以輔先志。孤山甞曰。後之病今。亦猶今之病昔。儻有未安。更俟來哲。庶使天神呵護之迹。大權垂應之本。無失其正而歸于是

乾道癸巳仲秋之晦於福田西華嚴蘭若誌

息總別位次之諍

百錄之文乃云。大梵尊天三十三天。護世四王金剛密迹。散脂大將。大辯天神。功德天神。訶利帝南。鬼子母等五百眷屬。此依光明鬼神品等。前後収束。以列之也。四明法師移功德大辯二位在後。別召乃準散脂品中之文故也。慈雲法師獨移功德天女在後。別召乃準功德天品。供養佛。別以香華種種美味供施於我。由此今古各據經文互相排斥。今為息諍者。以經論質之。凡列天位。自有兩端。一如常佛會總相排列當先梵王帝釋四王等。如百錄所次。盖非一席之設。如光明中前後之文非一。以總別故也。又如孔經索訶世界主。梵天王。天帝釋。四天王。二十八大藥叉。乃云餘經文非一處。此猶世之朝儀。尊卑高下各安其位。雖間有不次。必先梵釋者。世界主故。佛八相中先守護故。二專修金光明。依功德天教。以祈福力助於說聽。當特設功德大辯之像於佛座之左右。次以梵釋四王別分首排列。此猶世之選用良將。特旌異之而超於品類。所以百錄令於佛座之左右安功德天像。意在只奉此天。依經文別敷好座以待於我故也。然後百錄又云。若道場寬。更安大辯四天王座。所以後人又加梵釋等。是知止一席之設。非常儀耳。又其如常自古列十六天像者。皆選其上首各有所主。又約言行明顯訶護殊功。其所主者雖各不同。生善滅惡其實同也。又若約其本。無非皆是大菩薩等。若以列次莫非就迹。又十六位中如摩醯首羅當有二神。今之所供乃大自在天尊特之主。非藥叉中同名之者。又訶利帝南鬼子母神。本只一位。或分二天。具如本傳以詳明之。今先出如常佛會所主之次者。

  • 娑婆界主號令獨尊大梵天王 男
  • 地居世主忉利稱王帝釋尊天 男
  • 北方護世大藥叉王多聞尊天 男
  • 東方護世鳩槃茶主增長尊天 男
  • 西方護世為大龍王廣目天王 男
  • 親伏怨魔誓為力士金剛密迹
  • 尊特之主居色頂天魔醯首羅
  • 二十八部總領鬼神散脂大將 男
  • 能與總持大智慧聚大辯財天 女
  • 隨其所求令得成就大功德天 女
  • 殷憂四部外護三洲韋駄天神 男
  • 增長出生證明功德堅牢地神 女
  • 覺場垂廕因果互嚴菩提樹神 女
  • 生諸鬼王保護男女鬼子母神 女
  • 行日月前救兵戈難摩利支天

上凡十六位也。又有添為二十位者。

  • 百名利生千光破暗日宮天子
  • 星主宿王清凉照夜月宮天子
  • 祕藏法寶主執群龍娑竭羅王
  • 掌幽陰權為地獄主閻摩羅王

又有添入風水等神通前作三十三位。目為三十三天者。若更添多則無害。但不應指作三十三天耳。此上乃如常佛會排列之序。若金光明道場之中。則於佛左安功德天像。右安大辯天像。其梵釋等却就兩面別分首排列之也。有識之士請熟思之。尚恐未曉。今示以圖。庶列位既明自然無諍。

X88p0422_01.gif

大梵天王傳

言梵王者。語略故也。西域云[口*梵]囕摩。此翻離欲。或云清淨。或云極淨。楞嚴經云。身心妙圓。威儀不闕。清淨禁戒。加以明悟。是人應時能統梵眾為大梵王。自他化天之上即有四禪。凡十八天。於初禪中有乎三天。所謂梵眾.梵輔及大梵也。雖上有三禪一十五天。內無雜想。外無語言。唯味禪悅。皆梵天統。故楞嚴云。其次梵天。統攝梵人。圓滿梵行。法華文句云。梵王號令總上冠下。荊谿云。梵即色界主。亦三界主。餘皆臣屬。良由此天內有覺觀。外有語言故也。華嚴稱梵王。主小千界。由居小千之中。法華稱娑婆界主。主大千界。乃居大千之中。故統餘界。是知橫則統小千大千。竪則總上冠下。總稱王號。其別名者。梵語尸棄。此云頂髻。亦翻螺髻。由肉髻似螺。法華文句云。外國稱火為樹提尸棄。由此王本修火光定。破欲界惑。俱舍論云。大梵天王無別處所。但於梵輔天中高樓閣者名大梵王。身量長一踰繕那半。身白銀色。宮殿衣服皆黃金色。壽命一劫半。阿含經云。諸梵來下。並同人形。經律異相云。梵王顏如童子。法苑云。色界諸天不著衣服。如著不異。頭雖無髻。似如天冠。無男女形。相唯一種。華嚴經中以十地對十王。則梵王乃八地菩薩。智論校量梵福云。滿閻浮地人福不如西瞿耶尼一人福。滿西瞿耶尼人福不如東弗喻逮一人福。滿東弗喻逮人福不如北單越一人福。乃至第六天眾福不如梵天一人福。加修四量心。報為天王。求法傳云。佛下忉利天時。梵王在佛右邊手執白拂而下。佛成。以宮殿奉佛。請轉法輪。七佛呪經。白佛。若有人王欲護其國。有災疫時。持我此呪。一心禪思念。諸疫鬼速出其國。諸經護法之類。其文非一。婆沙論云。馬勝不知四大種當於何處盡滅無餘。問至梵王。王遂執馬勝手引出眾外云。何不問佛。華嚴經云。梵王語音清妙。一切梵眾各謂梵王獨與言。遠近同等。涅槃云。婆藪仙與梵王論義。於其面門作三目示之。劫章頌云。獨住時經一增減。後念民輔有情生。即成劫之初梵王先生。梵輔梵眾後生。故彼計為我能生也。維摩經。梵王曰。我見釋迦牟尼佛土。如自在天宮似。寶莊嚴佛土。今之佛會所以列之居首者。其意有五。一是三界號令之主。二是從佛下生之者。三是請轉法輪之者。四乃諸經弘護推先。五以百錄標請在初。舊傳引擎雞持鈴。六帖錄問眼鑿眸既非顯要。今不附錄。餘文例此。然探玄記引俱舍論。得梵福有七種。一未造支提於中而作。二立僧伽藍。三僧散能和。四修四無量。五代父母佛命。六自出家教人出家。七建立法幢。若人於上七業中隨作一業。得生梵天。是知生其初禪梵天。由此七業而受梵福。況其王乎。故樂福者得不勉力而修。又其梵福之量。俱舍又云。用諸眾生惡業感一三千大千世界業。為一梵福之量則又勝。智論校量六天之量。且一梵天福。量之尚爾。梵王乎。是宜興供以崇佛會矣。讚曰。

 我佛天上下生時  大梵天王前引之
 手執白拂或居右  宮殿奉献吉祥師
 請轉法輪真世主  大千萬億統邊夷
 十八梵中遵號令  故應上下總依歸
 身量修長六千里  一劫半壽數希奇
 色若白銀頂有髻  別名尸棄破邪思
 欲界六天難並福  禁戒明淨具威儀
 護法護國護修行  別召眾典每高推
 雖則計為眾生父  天宮佛土動相隨
 欲生其中七種福  造立佛寺建支提
 和合眾生代父命  法幢高樹度群機
 自他出家超欲海  喜捨無量廣慈悲
 聞茲聖力難思議  首當崇奉仰靈儀

帝釋天王傳

帝釋。華梵互舉而語略也。梵云釋迦因陀羅。或云釋提桓因。此云能天帝。或云能天主。俱舍具梵語。乃云釋迦提婆因達羅。今於梵語取釋字。華言取帝字。合而言之云帝釋也。大般若等佛舉其名曰憍尸迦。本有千名。翻譯不備。隨文別示耳。其所居也。在須彌山頂。即欲界第二天。梵語忉利。此翻三十三。由其因中曾與三十三人在摩竭國同修勝業。置橋造井。與園生.善法.赦支夫人同業共行。又淨名疏。昔迦葉滅後。有一女人發心修墖。仍有三十二人助之。今乃同生忉利。由此天四圍有三十二天宮。其中間帝釋居之。故云三十三。以帝釋因中為首。故報為天王。并有園生.善法.赦支三夫人。其宮之東北有園生樹。西南有善法堂。帝釋每陞其堂。集天眾說法。若帝釋不在其堂。諸天凡到必恭敬其座。其身量一里。具三十二相。而諸天不具。其壽限則人間一百年為彼一日一夜。三十日為月。十二月為年。以人間三萬六千年為一歲。如是壽滿十歲。手執金剛寶杵。表至貴而却敵。故大論云。帝釋有之。薄福者難見。又涅槃云。帝釋金剛寶杵。能滅阿修羅。淨土三昧經云。天帝釋鎮臣三十二人。四鎮大王司命司錄。於諸齋日下界審行禍福。除死定生。注記文籍。若爾則橫於忉利。統三十三天。竪則四王下無不總之。光明文句云。帝釋共八十億那由他天女縱逸嬉戲。看東忘西。欲猶不足。化為老脩羅納舍支。使諸天忘身失首。華嚴云。有大象能化身與諸天娛樂。十地經云。第三地菩薩多作忉利天王。天台云。阿含中帝釋是阿那含。若別圓教中帝釋位住楞嚴三昧。未來成佛。號曰無著。西域記。佛下忉利天時。作七寶金堦。在佛左邊執七寶盖侍佛而下。同與梵王請佛說法。佛於其宮中累說眾經。在佛因中累為化人。或化師子鷹鴿以試其心。與阿脩羅戰。奔車而走。遇金翔鳥巢。見卵欲生。令御者回車。不肯傷之。至于誘人行施。種種示現。其事非一。要集云。帝釋為大迦葉從貧行乞。乃化為貧夫婦織席為生。施食與迦葉。求其福而無厭。至于五衰相現。墮身驢胎。聞人三歸。善心再生。還為帝釋而受天福。別譯阿含云。有一夜叉其形甚小。顏色黑惡。坐天帝座。三十三天皆大瞋忿。天帝釋言。此名助瞋鬼也。即偏袒右肩。手擎香爐語夜叉言。大仙。我是天帝釋。三自稱名。夜叉身形轉小。於是銷滅。是知雖處忉利之尊。而慈不傷物。求福不厭。五衰縱現。三歸還生。洎乎欲境非常。身壽殊報。來崇佛會。請轉法輪。弘讚真乘。統攝諸趣。司察善惡。注籍死生。慈以折伏助瞋夜叉。勤以來試修行菩薩。則設像崇敬必致禎祥。讚曰。

 成佛忉利下降時  帝釋天王從靈儀
 化現金堦三道布  左邊寶盖手執持
 此天住在須彌頂  三十三人福共為
 修橋造井摩竭國  更兼佛墖建支提
 昔因今感非常報  乃為天主化邊維
 陞善法堂時教誡  無邊天眾總歸依
 三十二相如華璨  身長一里實希奇
 人世百年為日夜  彼壽千歲是年期
 五欲之樂時不足  化作脩羅納舍支
 曾墮驢胎興善念  暫逢瞋鬼反生慈
 昔與梵王同請佛  累於其處闡慈悲
 每現化人行化事  常司善惡運無私
 大哉世主堪崇奉  庶希降鑒賜純禧

四天王總傳

起世經云。須彌山半。四萬二千由旬。有四天王天所居宮殿。此即六欲界之初天也。楞嚴云。諸世間人不求常住。未能捨諸妻妾恩愛。於邪淫中心不流逸。澄瑩生明。命終之後。鄰於日月。如是一類。名四天王天。增一阿含經云。須彌山半。有四種天。在彼居止。初生乃自然化現。在天膝上自然寶器盛天百味。食大。與餘天等入池浴訖。詣香樹下。香樹曲躬取香塗身。復詣吉具衣樹取種種衣著。復詣莊嚴樹鬘樹器樹果樹樂樹隨意受用。視東忘西。視西忘東。無量快樂。身長半里。衣重半兩。壽以人間五十年為一晝夜。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年。以人間一萬八千年為一歲。如是滿五百歲。俱舍云。住欲界初天。依妙高山。四面第四層級去地萬踰繕那。四面背山。日月星辰皆是所部封邑。其王有四。光明經內。毗沙門天王主北方也。提頭賴吒天王主東方也。毗留勒叉天王主南方也。毗留愽叉天王主西方也。佛言。過去供養恭敬尊重讚歎無量百千萬億諸佛。於諸佛所種諸善根說於正法。修行正法。以法治世。為人天王。若有人王能供養恭敬金光明經及說法者。隨是經典所流布處而作擁護。令無留難。亦護國王及其人民。除其患難悉令安穩。他方怨賊立使退散。乃至日月星宿不失常度。風雨隨時無諸災殃。人民豐實自足於財。心無貪吝亦無嫉妬。等行十善。其人壽終。多生天上。又云。我等四王二十八部諸鬼神等。及無量百千鬼神。以淨天眼。常觀擁護此閻浮提。是故我等名護世王。佛與四王。對揚文廣。略舉一二矣。毗婆沙論云。佛初下生。四天王以天繒接太子身。置寶几。逾城之時。四天王捧馬四足。本行經云。佛初成道。欲受食故。四天王各献其鉢。佛總受之。按令成一。四楞如舊。西域記。有寺多寶物収藏。以修其寺宇。塑四天王以護之。有突厥王貪其寶。故率眾來取。夢見天王以心。其心大痛至明而卒。于闐國王無子。求於天王。志誠無怠。感於自額裂而生一子。地生其乳。王収養之。高僧傳。杯度持一葦圌至其齋家當路而放。主人嫌之。數人舉之不動。乃見四小兒在內。問之。答曰。四天王也。食畢杯度自舉而去。其輕如毛。分陀利經。海濟婆羅門欲供養佛。時四天王令諸藥叉取旃檀為薪。及諸上味助營七日之供。洎乎諸經弘護。其文非一。然四王所統。或云各統八部。或云各主二部。四天王經云。有三十二輔臣靈威。要略云。四王共有三十二將。孔經中。四王各領二十八將。金光明經乃云。我等四王各各自有五百鬼神。又云。及諸眷屬有無量百千鬼神擁護四方。令無灾禍。是知鬼神部類開合有殊。皆四王所統。於四方崇善之所。悉來守護。令其安穩。暴惡之所。悉皆遠離。由遠離故。致興灾害。其於賞善罰惡護國利民。可謂至矣力。觀其意。專在護法。欲說聽流布。盖由居民若不安。正教難敷闡。自非大權。安能若示。至乎献如來鉢於成道之後。持杯度圌於齋主之家。敗突厥之貪。生于闐之子。助營佛供。持護法門。則四王之功可謂大矣。故晉唐來立像崇奉。良可尚也。讚曰。

 我佛成道受食時  四王取鉢爭献持
 是時一鉢化為四  各各將奉釋迦師
 我佛手按還成一  令其所願各無違
 此天住在須彌半  第四層中分四圍
 生者化形來膝上  自然香樹及泉池
 身相脩長各半里  輕鮮半兩以為衣
 人世百年為兩日  積之五百壽希奇
 日月星辰皆所統  四方護世闡靈威
 二十八部皆統領  咸令降福免灾危
 可使國民常富樂  流通正法布祥禧
 突厥懷貪心忽痛  于闐無嗣額生兒
 高僧圌內形雖小  海濟家中供倍滋
 爰自晉唐咸俯仰  每彰靈應赴

此分此四天王壽量身品及靈迹護法之功。不可分故。先總錄之。今乃各列其事而為別傳。

北方天王傳

梵語毗沙門。此翻多聞。福德之名。聞四方故。陀羅尼集云。父名羅婆陀。又云婆難陀。母名密闍盧。又云蘇富。四明云。西土以北方為上。由彼居多面東。以北為左。故光明中首以毗沙門天王為列也。其所居乃須彌山半之第四層之北也。智論云。北方天王護北單越。亦兼餘洲。四埵之中乃水精埵。俱舍論云。黃金埵。增一阿云金銀城。中間毗沙門天王。將諸閱叉眾。孔經云。北方有大天王。名曰多聞。是藥叉主。以無量百千藥叉而為眷屬。守護北方。彼有子孫兄弟將軍大臣雜使。阿毗曇云。頻婆羅王死為北方天王長子。名曰祇那利沙。護持佛法。安慰眾生。陀羅尼集令作北方天王像法。其身量一肘。著種種天衣。嚴飾極令精妙。與身相稱。左手伸臂執矟拄地。右手屈肘擎於佛墖。矟音朔。矛屬。長一丈八尺。唐立像儀。令身被金甲而足踏女人之肩下。作雲以擁之。或云乃其母也。其手中執捉與前亦同。於其左右羅列八部。風水雷電諸鬼圍繞。其子祇那利沙。并九十一子前後隨從。由唐天寶中。西番.大石.康居三國。兵圍西凉府。詔不空三藏誦仁王密語。玄宗乃見神人五百員在乎殿庭。帝問不空。不空曰。毗沙門天王子領兵救安西。請急設食發遣。四月二十日果奏。二月十二日城東北三十里雲霧間。見神兵長偉。皷角喧鳴。山地崩震。番部驚潰。彼營疊中有鼠金色。咬弓弩弦皆絕。北門樓有光明天王怒視。番師大奔。帝覧表。勑諸道城樓置天王像。此其始也。大論中北方領二部。一名夜叉。此云輕徤。二名羅剎。此云可畏。若餘經中。開合總別或異。皆屬所統故也。又唐懿宗咸通三年。西川及四州現僧相天王。皆有記錄。賢愚經云。有優婆夷誦經。毗沙門天王從空而過。乃曰。姉妹。我與汝寶物。可請舍利弗齋。當得勝福。洎其餘感通難以盡紀。然多聞天王師鬼神而統八部。護世界而保國民。可謂顯矣。而國朝因唐制。凡立城寨必先立像。事固宜然。至乎金鼠絕番部之弦。與寶增女人之福。凡所祈響。應猶形聲。豈特西凉川蜀者乎。讚曰。

 北方天王號多聞  護世元首鬼神尊
 須彌四層金埵住  夜叉羅剎統其倫
 祇那利沙為的嗣  無量兄弟及兒孫
 設像儀令長一肘  天衣種種稱其身
 左手持矟令拄地  右擎佛墖敬能仁
 曾向李唐垂化迹  西凉脫難現威神
 金鼠嚙弓弦盡絕  山崩地吼震風霆
 城頭怒目番戎懼  群兵潰散靜烟塵
 詔下國民皆立像  至今城寨尚依遵
 或現僧形護西蜀  或復乘空教女人
 儻能恪志崇靈化  定應降鑒賜殊勳

東方天王傳

梵語提頭賴吒。此云持國。即護持國土也。陀羅尼集云。父名難陀。母名蜜闍盧。其所居也即須彌山半第四層之東埵也。智論云。東方天王護東弗喻逮。亦兼餘洲。住黃金埵。俱舍云。住白金埵。又云。諸琉璃城中間提頭賴吒天王將諸乾沓和眾。智論明此天王領二部。一名乾闥婆。此翻尋香行。即天帝釋樂神也。二名富單那。此翻臭鬼。或云主熱病鬼。孔經云。東方有大天王名曰持國。是彥達縛主。以無量百千彥達縛而為眷屬。守護東方。彼有子孫兄弟軍將大臣雜使。陀羅尼集云。此左手伸臂垂下把刀。右手屈臂向前仰手。掌中著寶珠。珠上出光。賞善罸惡。彰此神用。持世護國四王同功。而此特名持國。則持世得非如經所謂。如諸國王所有土境。是持經者。若至其國。是王應當往是人所聽受如是微妙經典。聞歡喜。復當護念。恭敬是人。我等四王復當勤心擁護是王及國人民。為除衰患。令得安穩。則覧總成別以立其名。良由護法以護國者乎。讚曰。

 東方天王號持國  居白金埵護東洲
 琉璃城中立宮殿  無邊欲樂恣嬉遊
 天像巍峩全甲冑  威楞剛毅出常流
 左臂舒下刀在手  右手持珠光
 統領鬼神數無量  略言二部類應周
 彥達縛乃尋香者  每隨天帝樂神収
 富單那即名臭鬼  時行熱病使人憂
 天王禁禦令調伏  庶令國界得安休
 賞善罸惡難思力  是宜眾彚總歸投

南方天王傳

梵語毗留勒叉。此翻增長。令自他威德增長也。亦令自他善根增長。陀羅尼集云。父字和脩吉。母名慪惙帝。其所居也即須彌山半第四層南埵。智論云。毗留勒叉天王。護南善部洲。亦兼餘洲。住琉璃埵。梵語吠琉璃。此云不遠山寶。復古編云。字當作流離。不當從玉。以此寶出須彌山不遠故也。增一阿含經云。水精城。琉璃城。中間毗留勒叉天王。將諸魔鬼。孔經云。南方有大天王。名曰增長。是矩畔挐。主以無量百千矩畔挐而為眷屬。守護南方。彼有子孫兄弟軍將大臣雜使。智論明此天領二部鬼眾。一名鳩槃荼。此云甕形。由似冬瓜。是魘魅鬼也。二名薜茘多。此云祖父。乃餓鬼中之劣者。毗沙門天王經云。南方有鳩槃荼王。名尾嚕吒迦。此乃與孔經舉其一也。陀羅尼集云。此天王左手亦伸臂垂下把刀。右手持矟。矟根著地。是知由折伏邪惡方能增長善根。雖四王同功。而今以總從別。故目其號。如經所謂增長身力。心進勇銳。增益諸天。此則增長善根也。又云。是諸人王應得擁護。乃至護宅之神。增長威德。此則增長威德也。通自他益。經有其文。然此南洲。正屬此天王所護。欲善根威德增長。而無增長惡趣增長惡伴自他之患。得不荷其呵護之賜乎。讚曰。

 南方天王號增長  居琉璃埵護南洲
 水精城中立宮殿  無邊欲樂恣嬉遊
 天像威嚴施甲冑  右手持矟拄其矛
 左手把刀却垂下  摧邪輔正護真流
 百千眷屬子孫等  略言二部統應周
 鳩槃荼乃甕形鬼  所謂魘魅在閻浮
 薜茘多名祖父鬼  鬼中劣者是其儔
 天王統攝遮其惡  不令侵惱起群憂
 雖則四王功不異  總中彰別有因由
 增長善根心勇銳  增長威德每同休
 況我此方真世主  素蒙呵護免愆尤

西方天王傳

梵語毗留博叉。亦云尾嚕叉。此云雜語。以能作種種語故。又翻惡眼。又非好報。孔翻云廣目。陀羅尼集云。父名婆伽羅。母名澀秀卑。其所居也即須彌山半第四層之西白銀埵。阿含。金城。水精城。中間毗留波叉天王。將諸龍神。智論云。毗留愽叉天王。護西洲亦兼餘洲。領二部鬼眾。一名毗舍闍。此云噉人精氣。令人四百四病。遇苦發心。亦噉五穀精氣。令國饑饉。二名毒龍。護世經說。龍有四毒。謂視毒.噓毒.氣毒.觸毒。遇此毒者隨一皆死。孔經云。西方有大天王名曰廣目。是大龍王。以無量百千諸龍而為眷屬。守護西方。彼有子孫兄弟將軍大臣雜使。陀羅尼集云。此天王左手同前執矟少異。右手中把赤索。亦由折伏方能生善。然名廣目惡眼者。口怒目張。威使邪惡潰散。如西凉府城北門樓天王怒視。番師大奔兵眾驚潰也。又其雜語。亦以種種語言折伏邪辯也。故經云。以淨天眼過於人眼。常觀擁護此閻浮提。若此國土有諸衰耗怨賊侵境饑饉疾疫。乃至悉皆滅盡。此其廣目之義也。又云能說正法。修行正法。為世法王。以法治世。又云。能以正法摧伏諸惡。能壞三千大千世界外道邪論。摧伏諸魔怨賊異形。此皆種種語言折伏邪義也。然滅惡生善。四王同功。今亦以總彰別。總顯其名。而弘護真乘。加被說聽。法力聖力共摧煩惱之魔怨。惡眼天眼咸鑑流通之邪正。讚曰。

 西方天王名廣目  居白銀埵護西洲
 水精城中立宮殿  無邊欲樂恣嬉遊
 天像左手持矛矟  右把赤索御邪流
 眷屬百千及軍將  略言二部類應周
 毗舍闍鬼噉精氣  生人痴病省愆尤
 亦虗五穀作饑饉  國民為害起灾憂
 諸惡毒龍無量數  亦隨統攝護田疇
 能以語言挫邪辯  時張怒目散兵酋
 滅惡四王功豈異  總中彰別有因由
 天眼洞視除衰耗  正法治世護薰修
 光及四方皆保衛  故當恪用歸投

金剛密迹傳

梵語折那。或云闍羅。此云金剛。又梵語那羅延。此翻金剛手。由羅延翻手。或翻執。而略折二字。只云那羅延也。由此力士手中執金剛寶杵。故從所執以立名。楞嚴中本名烏芻瑟摩。此云火頭。經云。我以火光三昧力故。成阿羅漢。心發大願。諸佛成道。我為力士。親伏魔怨。寶積經云。法意太子願作力士。立名密迹。常親近佛。在外威儀。省知如來一切密迹秘要之事。信樂不疑。其始因也。集要引佛名經及上生經說。昔有一王生千單二子。千兄同詣佛所發心修道。而二弟不知。一弟發願。若千兄成道。我佛佛所為魔惱害。一弟發願。我佛佛所為力士。護千兄教法。故賢劫千佛中皆其護法也。其居處也。孔經云。大聖金剛手。住居王舍城。常在鷲峰山。以為依止處。其同類及顯現者。俱舍頌云。妙高頂八萬。三十三天居。四角有四峯。金剛手所住。世尊云。山頂四角各有一峯。其量高廣各有五百藥叉神。名金剛手於中止住。光明云。金剛密迹。大鬼神王。及其眷屬五百徒黨。一切皆是大菩薩等。什師譯孔經。列五百各有金剛密迹力士。圓覺經。火頭摧碎八萬金剛。楞嚴經中十恒河沙金剛密迹。如是之類。眾經非一。今之所奉。即密迹力士火頭金剛也。其像也。露袒其身。怒目開口。徧體赤色。頭上有髻。手中執杵。以跣双足。威楞勇倢。長阿含云。外道阿摩晝問佛四姓。佛云汝姓是釋迦奴種。彼不肯信。故不答。佛云。汝宜速答。密迹力士手執金剛鈴杵在吾左右。當破汝頭分為七分。時力士即現空中。彼方信伏。又秦始皇時。天竺室利房等沙門一十八人來至長安。始皇囚於獄中。金剛力士破獄垣以出之。江西有一寺。乃金剛打供。寸土不居於寺界之外。皆二聖力士。一切所須令施者送至。建炎初金人犯順。既至其寺。不信靈感。以鐵索拽之。忽力士發聲。兵眾皆倒。至今尚在。其靈應之事不唯紀之於文。亦往來者皆能言之。夫本華實芽。母鳴子應。其猶鏡像谷聲。則大願力護善遮惡。信不評矣。然賢劫千佛之二弟。一為調達。以魔惱。一為力士。以護持。則法華以提婆達多善知識故得成正覺。授記號天王如來。上生經中婁至佛願作力。士護千兄教。得非逆順皆其助乎。是故形氣相求各因其類。故楞嚴云。是故鬼神及諸天魔魍魎妖精。於三昧時僉來惱汝。然彼諸魔雖有大怒。彼塵勞內汝妙覺中。如風吹光。如刀斷水。了不相觸。汝如沸湯。彼如堅氷。煖氣漸鄰。不日銷殞。徒恃威神。但為其客。成就破亂。由汝心中五陰主人。主人若迷。客得其便。當處禪那覺悟無惑。則彼魔事無柰汝何。是知邪念若生。魔必得便。正心若發。力士潛護。故佛一呼空中頓現。室利枉囚。破垣脫厄。得非是與故修行者能持正法。則大士必執金剛之杵而左右之。所謂能以正法摧滅諸惡者也。讚曰。

 密迹力士執金剛  群魔來惱悉能防
 烏芻瑟摩初發願  三昧圓成號火光
 法意昔因曾立誓  千兄賢劫護行藏
 一一盡皆成正覺  教法遐宣徧一方
 最後成佛名婁至  即是密迹證法王
 見住鷲峯或天上  或云五百守天堂
 或云八萬皆名異  十恒河沙數莫量
 其身赤色頭有髻  手持寶杵力難當
 現身曾折阿摩晝  破獄因救室利房
 由慈誓願弘持故  至今佛宇息它殃
 自此仰祈呵護力  永銷魔罥法門昌

摩醯首天傳

梵語摩醯首羅。此翻大自在。或翻威靈帝。或云三目。智論立三界主。即摩醯首羅為三界尊極之主。華嚴經亦稱三界主。其居處也在色界頂。樓炭經云。阿迦尼吒。即首羅。所居有頂天也。華嚴疏引智論云。過五淨居有十住菩薩住處。亦名淨居。號大自在天王。輔行記云。色界頂。夫三目八臂。騎白牛。報白拂。有大威力。能傾世界。舉世以尊之。妙樂云。色究竟天。壽萬六千劫。身長一萬六千踰繕那。華嚴經云。能知大千雨滴之數。是十地菩薩。入大乘論等說魔醯首羅天上。有一實報土。成佛以大千世界為所統境。然經中別有摩醯首羅。乃藥叉神。非此天主。如孔經云。摩醯首藥叉。止羅多國住。既云藥叉止住羅多國。定非色頂天主也。光明經鬼神品內先云大自在天。即此天主。次云大力鬼王那羅延等。摩醯首羅即藥叉者。所以舊傳以列位卑下為疑也。又本行經說。太子以西國之法。令禮天神。名曰摩醯首羅。其神極惡。而復有靈。太子至其神所。神自離座下堦先禮太子。是既知云極惡。必非天主耳。所以古人甞議摩醯首羅有二神而不決者。以名同故也。盖摩醯首羅。此云三目。由二神皆有三目。名故相濫。今古像作兩種不同。一作菩薩相。但三目八臂。執拂持鈴杵并尺結印合掌。一作藥叉之形。赤髮髼起三目八臂執弓箭等。至今二像不同。今既曰大自在及威靈帝。定非藥叉矣。然楞嚴又云。窮諸行空滅生滅。而於寂滅精妙未圓。若於所歸。覧為自體。盡虗空界十二類內所有眾生。皆我身中一類流出生勝解者。是人則墮能非能執。摩醯首羅現無邊身。成其伴侶。迷佛菩提。忘失知見。若爾則雖無覺觀。號令下界。而其執情未除也。又云背涅槃城。生大慢天。所謂尊極三界。慢心不忘。未免念動。則傾覆世界耳。既居十地。統攝大千。雖無號令。而有形色中此天獨尊。故當崇敬。以仰威靈。儻指為三目藥叉。則其陋矣。讚曰。

 摩醯首羅尊極主  居于色頂自在天
 總攝三界為所統  一一雨滴知大千
 三目八臂執白拂  乘騎白牛化無邊
 能覆世界傾天地  舉世尊崇仰大權
 萬六千劫乃其壽  身量高勝難比肩
 十地菩薩之報處  威靈超出無與先
 但執慢心迷正見  計十二類為生緣
 別有藥叉亦三目  住羅多國名濫傳
 昔年太子曾往謁  西域欽奉類真仙
 既非色頂尊崇主  品位難齊地上賢
 故今明示知終始  庶希降鑒赴几筵

散脂大將傳

梵語散脂修摩。或云散脂迦。此云密。陀羅尼集云。鬼子母有三男。長名唯奢叉。次名散脂大將。小名摩尼陀。則知其父乃德叉迦也。不空譯孔經云。復有二十八藥叉大將。能於十方世界覆護一切眾生。為除衰惱患厄之事。有藥叉大將住於東方。擁護東方。乃至南西北并各住四圍。常居於地。常在空居。盖每方及上下共二十四。而四圍各一。則共成二十八部。智者云。散脂乃北方天王大將餘。三方則東方名樂欲。南方名檀帝。西方善現。各有五百眷屬。管領二十八部。光明經鬼神品云。二十八部諸鬼神等。散脂為首。百千鬼神。散脂品云。隨是經典所流布處。我當與此二十八部大鬼神等往至彼所。隱蔽其形。隨逐擁護是說法者。銷滅諸惡。令得安穩。又對佛前自說名義。云何因緣。故我名散脂鬼神大將。唯然世尊。自當證知。世尊。我知一切法。一切緣法。了一切法。知法分齊。如法安住。一切法如性。於一切法含受一切法。世尊。我現見不可思議智光。不可思議智炬。不可思議智行。不可思議智聚。不可思議智境。世尊。我於諸法正解正觀。得正分別。正解於緣。正能覺了。智者以三五十五句圓義釋之。此乃法門解也。仍以三密加被說者。經云。令說法者莊嚴言辭。辯不斷絕。此口密加被也。眾味精氣從毛孔入等。此身密加被也。心進勇銳等。意密加被也。乃至令其聞者智聚功德聚。受人天樂。未來疾得菩提。是知內證外應微妙難思。而以弘應為任。福智所聚。終至佛果。仍以辯才加被說者。則為二十八部之司總。其於賞善罰惡功亦大矣。儻在流布正法。得不加被。讚曰。

 二十八部鬼神中  散脂大將最威雄
 乃鬼子母之次子  北方元首實靈聰
 無量藥叉皆所統  護持正法使流通
 隱蔽其形常守衛  或居城邑或王宮
 自說立名之本意  一切法義總含容
 正解正觀正分別  正緣覺了義圓融
 密加說者以詞辨  精氣皆入使身充
 心進勇銳意加被  自然和悅保安冲
 仍令聞者智慧聚  菩提疾證表深功
 大哉圓密難思議  賞善罸惡利何窮
 儻在聞持并演說  是宜崇敬展精衷

重編諸天傳上卷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8 冊 No. 1658 重編諸天傳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