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8冊
No.1646 居士傳 (56卷)
【清 彭際清述】
第 56 卷

 

居士傳五十六

知歸子傳

知歸子者。不傳其姓名。平生落落自喜。人莫識也。嘗與空空子遊。空空子異之。知歸子世為儒。其父兄皆以文學官於朝。知歸子年未冠。用儒言取科第。既益治古經注疏及世間文字。窮晝夜不自休。嘗慕古抗直士如洛陽賈生之為人也。思欲考鏡得失之故。陳治安之書。赫然著功名於當世。久之自省曰。此非吾務也。於是端點靜思。反修德。非禮弗履。久之復自省曰。吾未明吾心奈何。以問空空子。而空空子默然無言也。或告以道家修鍊術。習之三年不效。其後讀佛書心開。以為道之所歸在是矣。聞西方有無量壽佛。放大光明接引五濁眾生往生淨土。意忳然慕之。日面西而拜焉。空空子曰。是可不謂知歸者乎。年三十。有司下檄召作七品官。知歸子辭焉。作偈曰。綠草庭前。好風林下。樂我太平。無冬無夏。頃之遂斷肉食。絕婬慾。作偈曰。我身爾身。爾肉我肉。大德曰生。與爾並育。又作偈曰。從妄有愛。萬死萬生。猛然斫斷。天地清寧。未幾隱去。遺一偈曰。來無所從。去無所至。極樂非遙。當念即是。空空子曰。或言知歸子往來城市間。時與人遇。然予嘗求之。弗見也。

羅臺山贊曰。予與知歸子游舊矣。吾不知其始。渺然相失。逖而萬里。乾隆三十年。歲陽耑蒙。歲名作噩。乃相遇於京師。且月炎天氷光滿屋。脈脈心歡喜談丹鼎考故童。晝暮追戀。爾我都忘。邀我閉關延壽寺街長洲舘。圓覺經一部。莊子一卷。或趺坐之幽幽。或說空之侃侃。出關行省其兄汶上縣。於汶上縣寄我書。書辭短短無他語要。我素貧賤。砥礪其廉。隅我時得書贊歎。謂奇特。如聽朝陽鳳咮。雝雝嗚高梧。彼時我心刻刻有一知歸子。彼時我欲徹究儒釋黃老之原與其氐。凉凉求耦。欲奮而未奮。自得知歸子。我膽廓廓斗覺新寬粗。知歸子文章根性如梅如青蓮。寒香寂靜和祥扇為人慈竺貌臞然。畏避利勢。疑懦頑。聞一善言。見一善行。意而有勇。健若霜中鳶。慊慊乎其如有求也。貪夫之徇財好。色者[獻-鬲+魚]色。渴夫之思飲。周飢者索食。日皇皇而不息。夜鰥鰥以水眸。最後聞無量壽佛名字。遂積念焉不休。其志灝然。若迦樓羅王之闢海水而吞龍也。其身飄然。若不繫之舟。蓮海無邊而嵯峨乎中流。憺乎其幾於不憂也。閔乎嘵嘵。唇敝舌焦。其嘯侶而命儔也。吾之不見知歸子三歲矣。一日十二時。十二時百刻。睇睞送遙睛。喉閒長格磔。自今以往。倘得相於茅屋三間。危峯鏡湖。好華一瓶。名香一鑪。一箇蒲團。一箇盂。佛號數萬聲。華嚴一兩卷。不亦樂乎。不亦樂乎。[魚*孚]水瀰瀰。日往月來。云何不思。

乾隆四十一年歲易涒灘歲名柔兆陬月吉日造

No. 1646-B 居士傳

儒佛之道。泥其跡若東西之相反。然循其本則一而矣。知歸子之學。出入儒佛間。初未嘗強而同之。而卒不見其有異。所謂知本者非耶。既以自利又欲利人。上下數千百年。凡偉人碩士。有契斯道者。其言行。比以史法。合為一書。名曰居士傳。事提其要。句鉤其元。真法門班馬也。僕少失學。耽著五欲。順流忘返。年三十宦遊京師。偶於市上得覩雲棲法彚。惕然心動。捧歸卒業。始知信向。歸田以往。客居吳門。於勤息菴曉峯老人處熟知歸子名。後接晤於文星閣中。服其持律之堅。向道之切。不覺惘然自失。知歸子顧以予之能不背於道也。於是往還無間。頃之出此書示予。予讀之竟。作而歎曰。自為儒佛之學者。迷不知本。黨同伐異。泣岐無歸。知歸子起而救之。是書之作。盖欲學者除去異同之見。反循其本。而致力焉。至於一旦豁然。還問其所為儒佛者。如水中月。如空中華。復何異同之有。予既樂玩其書。爰授之梓人。以廣其傳。兼誌其緣起如此。

乾隆四十年秋八月養空居士王廷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8 冊 No. 1646 居士傳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