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8冊
No.1646 居士傳 (56卷)
【清 彭際清述】
第 53 卷

下一卷
 

居士傳五十三

溫月峰崔應魁蔣虎臣李生傳

溫月峰者

逸其名。亦不詳其里居。隱於江西宜黃扶笋峰。不婚娶亦不去髭髮。幅巾野服。翛然而。平居愛逃禪。暇則勤種植。給衣食稍贏。輙與人共之。一日行圃間。方有竊者遽却走。偶行他所。見一傭力作甚苦。詢之曰無以家也。乃携歸。試以事輙辦。月峰喜。為盡舉。扶笋聽之。而傭頗驕欲。遂據扶笋月峰覺之為好語謝曰。扶笋子有也。予無事焉。挈斗米鐮鋤瓦釜各一具擔而去。去峰五里許。度阻峻處。穴而居。垂松葉自蔽。出種植如故。山中多虎。月峰豕畜之。或以為規。微笑曰。是身其吾有哉。藝圃次。有虎薄而睨之。月峰拱語曰。子欲之乎。今飼汝。即解衣就虎。虎伏不動。則又曰。若念我無侶乎。為我點頭三。我與若為友。虎點頭者三。自是月峰出入常與虎偕。其寢也以茅偃地席其上。或發視之。有蟒盤焉。亦無害也。崇禎初卒。年八十餘。甞著書論性學甚具。既沒而其書不傳(懸榻編)

崔應魁

北京永平人。少為醫。人以疾請者。不論直皆為之盡。晚歲學佛法。下上盤山。十八年參諸老宿有省。康熈二十七年秋示微疾。徧告常所往來者為期訣別。至期。眾至。環坐談笑如平日。久之乃曰。萬事無常。百年有限。依我行之。決不相誤。索筆書偈而逝。其偈曰。來去赤條條。不挂一絲毫。本來無一物。縱橫任逍遙(盤山志)

蔣虎臣

名超。金壇人。順治四年進士。官翰林院修撰。以文章自名。性寬厚好施。常以德報怨。督順天學政。持守清慎。每舉債以賑貧士。疏請復古學。禁天下有司刑責諸生。士林頌之。虎臣少時屢夢身為比邱。年十五。有二道人坐其門言。虎臣有師在峨眉。慎毋忘宿因。他日當相見也。居常斷葷肉。喜方外交。居京師時參大博和尚。一日入朝聞喝道聲。豁然有省。詣大博呈解。大博徵詰再三。乃可之。及督學任滿。乃告歸。過百泉謁孫鍾元。語數日。去之匡廬。遊鹿門。遂直達峨眉。居伏虎寺。久之有司請修峨眉志。乃一至成都。而得疾。遺書別當事。沐浴端坐吟詩而逝。翼日有胡生者。遇諸山椒頻呼蔣先生不應。及入寺。知虎臣死。乃大驚(磐山志.施愚山集)

李生

江西人。不知其名字。往來江漢間三十年。常如五十許人。以一瓢自隨。遊行肆上。乞牛肉彘膏。啖之有餘納諸敗襖中。方暑色味不變。遇紙筆即書。不盡可曉。或襍一二字如符篆。人與之言不答。有府丞者異其人。邀至官舍。留數日辭去。府丞與以葛衣文舄為插花滿頭。徜徉過市。市兒競奪之。輒抱頭不與。而葛敝縷縷。風雪中自若也。康熙中遂安毛際可遊漢上。與生遇於旅館。生為書扇頭詩數首。皆可讀。際可錄而傳之。詩曰。雲有深山有林。不離當處了禪心。夜來月照長廊下。一句彌陀劫外音。又曰。明暗全捐正眼開。一枝秀出一如來。凡夫到此皆成聖。拍手相逢一笑回。又曰。漫去千峯與萬峯。重重無盡又重重。何如高臥家山裏。前有幽篁後有松。又曰。山色溪光明祖意。鳥啼花笑悟機緣。有時獨坐臺盤上。午夜無雲月一天。又曰。道有道無俱漫語。是淨是禪總強名。昧却本來咬枯骨。溺沈苦海不知春。又曰。道行孤高化有緣。降龍伏虎自安然。於今喜得真三昧。月落風廻綠樹邊。又曰。趙州布衫重七斤。失處分明得處真。山河大地都盖却。誰是當機截斷人。又曰。千崖雨濕松添老。一味秋聲菊轉新。莫謂山中無甲子。數珠粒粒紀時辰。時又有洞庭生者。乞食洞庭山中。狀類狂者。夜則臥寺廡下。寺僧驅之。而復來。甞題詩壁上云。不信乾坤大。超然世莫羣。口吞三峽水。脚踏萬方雲。又云。有形總是假。無象孰為真。悟到無生地。梅花滿四隣。又除夕詩云。燈火輝煌慶此宵。夜深兒女不相招。破蒲團上三更夜。那管明朝是歲朝。長洲汪琬錄傳之。二生者其後皆不知所終(安序堂集.池北偶談)

知歸子曰。觀溫李諸君子行履。類古所稱沉冥者。味其言。殆寒山拾得之亞。與蔣先生之趣遠矣。宰官耶。比邱耶。予烏乎測之。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8 冊 No. 1646 居士傳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