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8冊
No.1646 居士傳 (56卷)
【清 彭際清述】
第 21 卷

下一卷
 

居士傳二十一

晁王文富張趙傳

晁明遠

名迥。世為清豐人。父儉。徙家彭門。明遠幼能文。太平興國五年登進士第。至道末官翰林學士。性樂易淳固。服道甚篤。歷官臨事未甞挾情害人。真宗數稱為長者。初受學於劉海蟾。得煉形服氣之術。後學釋氏。以止觀為宗。在禁苑中與同僚偶坐。有汲水者趨而過。語同僚曰。觀空純熟。目無全人。所著書有道院別集。多發明空理。其一云。人生世間。其夢無數。無數之夢。一一稱我。一一之我。豈非空乎。歷劫之中。其身無數。無數之身。一一稱我。一一之我。又非空乎。夢既是空。身亦如夢。何以迷著。念念爭空。又云。人生有身。而後有名。人人各以身名自執。為我之身名。自無始來。生化出沒亦無數。不知定以何時何處之身執為我耶。定以何時何處之名垂之不朽耶。靜思好身後名者不亦悠悠哉。又作七審。一一切妄念能息否。二一切外緣稍簡省否。三一切觸境能不動否。四一切語言能慎密否。五一切黑白滅分別否。六夢想之間不顛倒否。七方寸之中得恬愉否。書之座右。終身自考以驗道力。仁宗即位。以太子少保致仕。居昭德坊。里名其堂曰凝寂。時習安坐。鞭心入理。晝課心經。夜則數息。戒家人無輙有請。其夫人密覘之。見其瞑目端坐。鬚髮搖風。凝然如木偶。一夕夢遊西北方國。入大山洞中。群僧列而誦經。明遠合掌禮之。顧見一道士向明遠作禮。趨而避之。居一月卒。年八十四。文元。其後李昌齡紀明遠事。謂其前生實淨居天主云(東都事略.道院錄.法藏碎金.文元逸事)

王子正

名隨。河陽人。登進士甲科。歷知州郡。其為政外嚴而內寬。居常慕裴公美之為人。以御史中丞出鎮錢塘。往興教寺謁小壽禪師。機語契合。自是踐履日深竟明大法。時長水法師子璿疏首楞嚴經既成。屬子正為之序。序曰。大佛頂義密因了義首楞嚴經者。乃竺乾之洪範。法苑之寶典也。昔能仁以出震五天。獨尊三界。舍金輪而啟物。現玉毫而應世。觀四生之受苦也惠濟庶物。愍羣機之未悟也力垂善誘。於是俯仰至理述宣微言。闢大慈之門。廓真如之海。以為一切諸法唯依妄念而起。一切眾生不出因緣而有。乃知生死輪轉貪欲為本。修證常樂禪慧為宗。則斯經也可以辨識諸魔。破滅七趣。謂止及觀。修圓覺妙明之心。發真歸元。證上乘至極之道。懿夫般剌譯其義。房相筆其文。今釋璿師學識兼高。辨才無礙。以是經典為時教於一代。分妙理於十門。功濟大千。道傳不二。信受則為世津梁。開悟則入佛知見。乃題經以作疏。因疏以明理。故可以開前疑而决後滯。披迷雲而覩慧日。隨志在外護。慙無內學。因獲覧閱。輙述序引。歸依法寶。幸精究於真詮。讚揚佛乘。願普霑於勝果。甞刪次傳燈錄為玉英集。行於世。明道中參知政事。臨終書偈曰。畵堂燈不滅。彈指向誰說。去住本尋常。春風掃殘雪。贈中書令。章惠(東都事略.五燈會元.楞嚴經疏序)

文寬夫

名彥博。汾州介休人也。歷仕仁英神哲四朝。出入將相五十餘年。官至太師。甞兼譯經潤文使。封潞國公。初鎮北京。時華嚴洞老來別。寬夫曰。法師老矣復何往。曰入滅去。寬夫以為戲言。既去。使人候之。果入滅矣。大異之。及闍維。親往臨視。以琉璃瓶置座前祝曰。佛法果靈。願舍利入吾瓶。俄有煙自空而降入瓶中。傾之獲舍利無算。乃皈信佛法。晚向道益力。專念阿彌陀佛。晨夕行坐未甞少懈。發願云。願我常精進。勤修一切善。願我了心宗。廣度諸含識。居京師與淨嚴法師集十萬人為淨土會。年九十二卒。(東都事略.林間錄.佛祖統紀.佛法金湯)

富彥國

名弼。河南人。慶歷中與文寬夫並相天下。稱為富文。封鄭國公。趙閱道甞貽書之曰。執事富貴極。道德甚盛。所未甚留意者如來一大事因緣而。願益勉之。彥國以為然。守亳州日。聞修顒禪師主投子。遂往參謁。顒見即呼曰。相公入來。富弼猶在外。彥國汗出浹背有省。即延至府中居兩月。日有發明。後呈顒書曰。弼遭遇和尚。即無始以來忘失事一旦認得。此後定須拔出生死海。不是尋常恩知。雖盡力道斷道不出也。年八十餘卒。元祐初加太師。(東都事略.五燈會元.湘湖野錄)

張安道

名方平。宋城人。累官太子太師。歷中外。望重一世。慶歷中為滁州守。遊瑯琊山。抵藏院。偶見楞伽經。取視之。恍然如獲舊物。讀至世間離生滅。猶如虗空華。宿障氷釋。遂明心要。作偈曰。一念在生滅。千機縛有無。神鋒輕舉處。透出走盤珠。暮年以此經授蘇子瞻。輔以錢三十萬使印施江淮間。王介甫問安道曰。孔孟去世後千餘年。絕無人焉。何也。安道曰。豈為無人。亦有過之者。介甫曰何人。安道曰。馬祖一。汾陽無業。雪峯存。巖頭奯。丹霞然。雲門偃。介甫未喻。安道曰。儒門淡泊。收拾不住。皆歸釋氏耳。介甫歎服。後以語張天覺。天覺撫几曰。至哉此論也。卒文定(東坡文集.佛祖統紀)

趙閱道

名忭。衢州西安人。氣宇清逸。喜慍不形於色。仁宗朝官御史。勁直敢言。神宗朝擢參知政事。屢陳新法之害。歷知諸州。民懷其惠。閱道年四十餘。屏去聲色。居常蔬食。究心宗教。初在衢與慧來禪師遊。慧來不容措一辭。及在青州時時冥坐。忽聞雷震。大悟作偈曰。默坐公堂虗隱几。心源不動湛如水。一聲霹頂門開。喚起從前自家的。慧來聞而笑曰。趙閱道撞彩耳。元豐初以太子太保致仕。作高齋居之。禪誦精嚴。日延一僧與之對飯。甞作偈曰。腰佩黃金退藏。箇中消息也尋常。時人要識高齋老。只是柯村趙四郎。注云。切忌錯認。日所為事。夜必露香以告於天。七年卒。年七十七。先期徧辭親友。其子屼。見其形色異常。問後事。閱道厲聲叱之。遺慧來書曰。非師平日警誨。至此必不得力矣。少頃趺坐而化(東都事略.五燈會元.趙清獻集)

知歸子曰。明遠之學於天台三觀之旨。知所致力矣。子正與楊大年並號參禪有得。觀其去來之際。非其驗耶。文富張趙平生勳德具載於史。予獨序其學道之始卒。以著其所存者如此。

汪大紳云。以文富勳名若未了此一著。亦祇是一場大夢耳。讀至此。令我勳名之念氷消矣。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8 冊 No. 1646 居士傳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