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8冊
No.1646 居士傳 (56卷)
【清 彭際清述】
第 18 卷

下一卷
 

居士傳十八

王敬初陳操甘行者張秀才傳

王敬初

襄州人。初見睦州陳尊宿。尊宿曰。今日何故入院遲。敬初曰。看打毬來。尊宿曰。人打毬。馬打毬。答曰人打毬。曰人困麼。曰困。曰露柱困麼。敬初惘然。歸至私第。中夜忽然有省。明日見尊宿以告。尊宿曰。露柱困麼。曰困。歷官至常侍視事。次米和尚至。敬初舉筆示之。米曰還判得虗空否。敬初擲筆入宅。更不復出。米疑之。明日屬鼓山供養主探其意。米亦隨至。匿於屏間。供養主問曰。昨日米和尚有何言句便不相見。答曰。獅子咬人。韓盧逐塊。米聞即省前過。遽出笑曰我會也。敬初曰試道看。米曰請常侍舉。敬初豎起一箸。米曰這野狐精。敬初曰這漢徹也。一日問僧。一切眾生還有佛性也無。僧曰無。敬初指壁上畫狗曰這箇還有也無。僧不對。敬初代答曰看齩著汝。又甞與臨濟到僧堂問曰。這一堂僧還看經麼。臨濟曰不看經。曰還習禪麼。曰不習禪。敬初曰。既不看經又不習禪。畢竟作個甚麼。曰總教伊成佛作祖去。敬初曰。金屑雖貴。落眼成翳。臨濟曰。將謂你是俗漢。後嗣法溈山祐公(五燈會元.先覺宗乘)

陳操

不詳其里居。為睦州史。參陳尊宿。一日尊宿看金剛經。操問曰。六朝翻譯。此當第幾譯。尊宿舉經起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有省。遂嗣法焉。後官至尚書。齋僧次。拈胡餅問僧。江西湖南還有這個麼。僧曰尚書適來喫箇甚麼。操曰敲鐘謝響。後躬自行餅。一僧展手擬接。操却縮手。僧無語。操曰果然。甞訪資福和尚。和尚見操便畫一圓相。操曰弟子與麼來早是不著便。更畫一圓相。和尚於中著一點。操曰將謂是南番舶主。和尚便歸方丈閉却門(五燈會元.先覺宗乘)

甘行者

名贄。池州人。嗣法南泉願禪師。一日入南泉設齋。黃蘗運為首座。行者請施財。答曰財法二施等無差別。行者曰甚麼道爭消得贄。便將出去。須臾復入曰請施財。黃蘗曰。財法二施等無差別。乃。行者甞接待往來。有僧問曰行者接待不易。行者曰譬如餧驢餧馬。藥山令供養主行乞至行者家。行者問從何來。曰藥山。行者曰來作麼。曰教化行者。曰將得藥來麼。曰行者有甚麼病。行者便捨銀兩錠。歸舉呈。藥山曰。速還之。子著賊了也。主即送還。行者曰。彼中有人。加銀施之。巖頭奯禪師甞舍行者家度夏。補衣次。行者趨過。巖頭以針作劄勢。行者整衣謝。妻問云作麼。行者曰說不得。妻曰也要大家知。乃舉前話。妻頓悟乃云。此去三十年後。須知一回飲水一回咽。其女子聞之亦悟曰。誰知盡大地人性命被奯上座劄將去也(五燈會元.先覺宗乘)

張秀才

名拙。謁石霜諸公。石霜問秀才何名。曰名拙。石霜曰。覓巧尚不可得。拙自何來。張忽有省。呈偈曰。光明寂照徧河沙。凡聖含靈共我家。一念不生全體現。六根纔動被雲遮。斷除煩惱重增病。趨向真如亦是邪。隨順世緣無罣礙。涅槃生死等空華(五燈會元)

知歸子曰。自曹溪之化行。而居士之究心祖道者多矣。予閱傳燈諸錄。錄諸子問答機緣如此。其他行事不得而詳也。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8 冊 No. 1646 居士傳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