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7冊
No.1613 枯崖漫錄 (3卷)
【宋 圓悟錄】
第 2 卷

下一卷
 

枯崖和尚漫錄卷中

祖賢首座

撫之金溪人。人品高妙。得法於癡鈍。久留閩南。欲歸鄉。至義江有感而反。焚綾牒。與歸竟嘉編茅。隱於莆之土囊山。嘉既赴福師長生之招。即遷于黃山篠塘。自杇土室僅容膝。扁曰樂此。遠近者聞之。始供以粟焉。居二十年如一日。郡侯曾公用虎高其風。以囊山慈壽虗席禮請。不赴。甞譔十不去以見意。末章云。十不去。止此便為諸佛土。假饒天子詔書來。向道不須生事故。復齋陳公宓。與論持敬二字。答云。敬足矣。何用持為。遷化後。玉堂林公希逸祭以文。略曰。六經之外。得此良友。余近與方.劉諸公遊石室。晚造其故廬。月色清朗。松聲蕭騷。慨然想見其高標逸致也。

鐵鞭韶禪師

直諒不窺密。福州緜亭人也。赴溫陵光孝請。開堂祝聖。拈香罷。乃云。喚什麼作第一義。莫有旁不甘者麼。出來道看。時有僧出問。頂[寧*頁]摩醯眼卓竪。拈拄杖。卓一下。云。住。住。今日開堂。不比尋常佛事。設問答到彌勒下生。鉤鎻連環。盛水不漏。也只是鼓粥飯氣。於自了沒交涉。所以道。問不在答處。答不在問處。問答交馳。如青天轟霹靂。看者不容眨眼。那堪更向言中定旨。句下明宗。大似緣木求魚。守株待兔。殊不知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這裏徹去。皇恩佛恩一時報畢。其或未然。更為錦上添花。復卓拄杖。下座。有八會錄行世。審聲以知音。審音以知樂。

覺庵趙贊府

看釋書有省。休官依翠微。乞名惟覺。裂冠薙髮。具毗尼。後居山。有偈曰。氣衰力憊不堪言。得意濃時便息肩。棄俗棄官兼棄欲。由人由命更由天。飢來爛煑黃粮飯。困後和衣白日眠。山鳥一聲驚夢覺。不知今夕是何年。可謂幽人貞吉。中不自亂也。

破庵先禪師

甞曰。今時兄弟。做工夫不索性。所以不見效驗。我行脚時。密庵住衢州烏巨山。我在彼中充知客。解聀了。往見水庵于雙林。兩廊長。我每夜不睡。從東廊行到西廊。提起話頭做工夫。行三兩匝了。歸堂中打一著。上下間兄弟。一似爛冬瓜相似。了自思量道。我若不著便。也似者一堂爛冬瓜。討什麼椀子。我在郍時。做得些工夫。室中也開得口。只是命根未斷。心下畢竟不穩。遂起單。至平江萬壽僧堂前歇。郍時是灯止庵住萬壽。是無鼻孔長老。粥罷打鼓入室。我心裏欺他不去。有同行去入室了。却來問我。你去入室也未。我謾同行云。我去入室了。又却自思量道。他是我同行。我謾他。心下未穩當。漸要歸川去。却是如何。如此思量。心中躁悶。遂行入僧堂後去。忽然舉頭見照堂二字。從前疑情頓釋。迤邐上蔣山。再見密庵。室中無不契合。破庵參禪如韓信軍孤在水上。必死無二志。所以勝也。

秀巖瑞禪師

上堂。舉馬祖日面月面。後來水庵頌云。日面月面。胡來漢現。胡漢不來。清光一片。拈云。見馬大師未可。秀巖也有頌。日面月面。磚頭瓦片。踢倒淨缾。撼動門扇。舉老宿一夏不與僧說話語。拈云。者僧正是飯蘿裏餓死漢。老宿著甚死急。恁麼見解。喚來痛打一頓。趂出三門。為甚如此。為人須為徹。殺人須見血。烏虖。為拙庵拈出底。木庵處得來。語在叢林。話在人口。雖然。要見秀嵓。猶隔海在。

江西雲臥瑩庵主

曰。徑山謙首座。歸建陽。結茅于仙洲山。聞其風者。悅而歸之。如曾侍郎天游.呂舍人居仁.劉寶學彥脩。朱提刑元晦以書牘問道。時至山中。有答元晦。其略曰。十二時中。有事時隨事應變。無事時便回頭。向這一念子上提撕。狗子還有佛性也無。趙州云。無。將這話頭只管提撕。不要思量。不要穿鑿。不要生知見。不要強承當。如合眼趒黃河。莫問趒得過趒不過。盡十二分氣力打一趒。若真箇趒得。這一趒便百了千當也。若趒未過。但管趒。莫論得失。莫顧危亡。勇猛向前。更休擬議。若遲疑動念。便沒交涉也。謙甞從劉寶學請。住建之開善。向與雲臥同侍大慧[宋-木+取]久。劉朔齋云。文公朱夫子。初問道延平。篋中所携惟孟子一冊.大慧語錄一部耳。

臨安府淨慈北磵簡禪師

贊茶陵郁云。進步竿頭攧斷橋。太虗凸處水天凹。古今喫攧人多少。不似闍梨這一交。贊靈照女云。屋裏橫機抗老爺。門前手揖丹霞。娘生爺養好兒女。也有許多無賴查。叢林多誦之。淳祐丙午三月晦日。書偈云。平生無伎倆。赤脚走須彌。一步闊一步。三更過鐵圍。且曰。翌日可行矣。至期。趺坐而滅。中舍程公公許奠以文。略曰。踞南山頂。垂綸千尺。湖水渺瀰。魚寒不食。示病及期。體癯神逸。維莫之春。參徒雲集。師顧而笑。吾歸有日。題四句偈。茲為絕筆。及孟夏朔。泊然入寂。師昔所證。本自緜密。末後一著。乃見真實。是為實錄。噫。老磵神情秀特。愽學強記。而喜為文。得法於東庵佛照。昔甘露滅.瑩仲溫皆見地明白。其可以文字多之。老磵委順時。尤殊特若此。

參預真文忠公德秀

與雙徑崧少林同里閈。相與講道。翰帖往來。無歲無之。一帖云。甲子乙丑年間。在延平。甞夢至一所。十六羅漢在焉。其中相好端嚴者。忽開目相視。微笑曰。得大堅固力。俄而天樂浮空而至。音節之妙。絕異世間。遂寤。今將三十載。佩服不忘。近於夢筆得閑山一片。築小庵其上。欲以大堅固力為銘。擬得吾師一偈。以開發蒙滯。等覺亦舊遊也。其能忘情乎。余見此帖於徑山三塔庵。烏虖。西山可謂三十年一夢而覺矣。欲銘大堅固力寐語作麼。何必佛行重說偈言。

慶元府小靈隱栢巖凝禪師

性簡亢。無所交接。乃息庵法嗣。住金文日。提綱云。盡大地是箇住處。不用強安排。盡大地是箇當人。何須求影迹。東邊住喚作東邊長老。西邊住喚作西邊長老。翻來覆去。橫倒竪直。一月之間。做出許多不唧[口*留]。雖然。你要見凝上座。又却在那邊更那邊。你不要見。又却在你諸人眉毛眼睫上。如是而住。如是而說。一箇舌頭分作兩橛。且道那箇舌頭。顧左右云。了。大抵步驟熟。如籋雲汗血。無蹇態也。

秀巖瑞禪師

與無用.松源入閩。見乾元木庵。問。近離甚處。曰。鼓山。曰。恰欲得皷山信。將得來麼。巖展兩手。庵曰。參堂去。俾其執庫務。亦不憚勞。庵陰奇之。洗衣次。庵曰。作什麼。巖提起衣。庵曰。答話也不會。巖擬議。庵便掌。忽省發。後住明之育主。為佛照嗣。庵聞之。寄以偈曰。媽媽年來齒髮踈。心心只是念奴奴。一從嫁與潘郎後。記得從前梳洗無。余昔預石門會和尚法席於九峰。聞其言如此。

鐵鞭韶禪師

剛正孤硬。以大法為重任。住吳門承天。廣架僧堂。以延衲子。室中舉狗子佛性話驗之。少有契者。元雙杉時在會中。投偈云。狗子無佛性。一正一切正。寰中天子勑。塞外將軍令。鐵鞭領之。

笑庵悟禪師

周氏。居蘇之常熟。久侍才無等。復與松源同扣密庵。密庵曰。爾平生見處。試語我來。隨通所見。曰。未在。參堂去。笑庵後於僧堂中見剔燈省悟。室中橫機無所讓。頌德山入門便棒云。倒嶽傾湫與麼來。小根魔子謾疑猜。神駒一躍三千界。空說門前下馬臺。密庵聞而喜。昔松源在眾時。踈於世事。笑庵微細皆任責。及源住靈隱。庵在里之靈巖。具舟抵杭訪之。到門三日。方得相見。無慚色。後源赴法華招。又以靈隱力舉自代。前輩所見。異於流俗。與今人一語或訛。終身為恨者。大有逕庭也。併書此為後來龜鑑。

笑翁堪禪師

門風壁立。氣盖諸方。初住台之報恩。台舊無律宗。師與郡守齊公碩議合十寺為一。築壇唱南山開遮持犯之法。風厲後學。及遷平江虎丘。閩帥王公居安。復以雪峰招之。且貽書廟堂。謂南方佛法不競。須賴作興。得 旨。乃行。未幾。詔住杭之靈隱。忽僧持釋迦出山像請贊。即書云。半夜逾城。全無肯重。端坐六年。久靜思動。衲卷寒雲下雪山。與人相見又何顏。

松源岳禪師

由虎丘遷靈隱。老而聵。叢林呼為老聵翁。以所傳白雲端和尚法衣亟欲付人。垂三轉語云。開口不在舌頭上。大力量人為什麼擡脚不起大力量人為什麼脚根下紅線不斷。而無契者。留衣塔下曰。三十年後。有我家子孫來住此山。以此付之。遂告寂。石溪後亦由虎丘奉 旨而至徑。拈衣云。大庾嶺頭。黃梅夜半。爭之不足。讓之有餘。而今公案現成。不免將錯就錯。捧起衣云。敢問此衣。白雲傳來。松源留下。明什麼邊事。惱亂春風卒未休。今佛海留於雙徑傳衣庵。其復有所待耶。

絕照鑒禪師

初住里之乾元。佛生日上堂云。老鼠雖無三寸光。徧天徧地起灾殃。命根落在乾元手。消得當頭一杓湯。由是名播叢林。後遷鼓山。學者瀾趨雲萃。晚年玉几論薦。惜乎命將下而寂矣。絕照。福州人。嗣訥庵。

肯庵圓悟禪師

建寧人。天姿閑暇。居武夷山餘十年。因聽牛歌悟道。甞有偈云。山中住。不識張三并李四。只収松栗當齋粮。靜聽嶺猿啼古樹。瑞世於福唐大目禪苑。甞授儒學於晦庵朱文公。與師辛公棄疾為同門友。因以黃檗延之。入寺。有讒其行李數十檐。辛聞之。然不樂。後過都運。黃公瓌同訪之。且曰。有道之士。三衣外無長物。多多益辦。不為道人累乎。庵笑不答。徐而共觀諸老手帖。因盡揭籠篋示之。皆古德墨蹟。紫陽書翰。辛有慚色。

寒齋高士林公公遇

字養正。棄官無經世意。惟與山林負大法者講明此道。寄竹溪林公希逸云。此事何須向人說。有耳如聾真秘訣。此事何須向人語。有口如瘖真活句。盲聾瘖啞是仙方。箇中別有長生路。長生路。亦無朝。亦無暮。亦無今。亦無古。亦無萬象與森羅。亦無山河并國土。長生路。在何許。不待丹誠自輕舉。只在目前無尋處。要尋只在無尋處。寒齋所著述心鑑錄。有補於吾教。後村劉公銘其墓云。猗公所立。與天壤俱。起乎畫前。復于性初。以為釋耶。則踐乎實。以為老耶。不放乎虗。探千古之秘寶而獨得。叢一世之苦淡以自娛。余所述者。迹之區區。若君之心。不可擬摹。有欲求之。于君之書。此名言也。勿問元吉。

東山源禪師

初在癡鈍室中。聞舉如何是大道之源。下一喝。述偈曰。大道之源立問端。老魔徹底自欺瞞。誰知家醜難遮蔽。一喝當陽雷破山。久從老佛心於徑山。證徹閫域。歸閩。投以偈曰。揭飜腦盖笑談間。槃走珠兮珠走槃。一段風光攔不住。堂堂擺手出長安。時凌霄會中人物如林。清鐵脚阡都寺咸在焉。皆趂韻餞之。後出世嗣佛心。東山與參與徐公清叟為方外友。公帥閩日。以雪峰招致。離蘇之虎丘。至建上。順寂于光孝。悲夫。

雙杉元禪師

戒行嚴潔。住秀之天寧。小參。舉。應庵室中問密庵。如何是正法眼。庵云。破沙盆。拈云。者些說話。如丫叉路口多年一條爛木頭。風吹日炙。誰敢著。忽被箇徤兒將去。上面元來有官印。且道印文在什麼處。五陵公子少年時。得意春風躍馬蹄。不惜黃金為彈子。海棠花下打黃鸝。薰石田特稱之。雙杉。生於福州福清鄭氏。先有溫蘿庵。後有密庵。繼而僻.雙杉也。邃僻即其俗門叔父。法門落髮師。清如源者。見趣操行尤卓然。鄭氏所出尊宿。可謂盛哉。

枯禪鏡禪師

清苦古朴。太師史衛王尤致敬之。初接見。即問曰。踈山曹家女。始末如何。枯禪厲聲曰。相公與麼問。失却一隻眼。然則祖師垂示。可得而箋注耶。左右愕然。王笑而。遂進席徵詰論辯。至夜分方散。惜當時無人與記錄耳。枯禪每見求掛塔者。則先令撤去白領。剪除濶袖。方許相看。

鼇峰定禪師

福之長溪人。甞過毗陵。時思庵依無際。值開堂。舉。釋迦.彌勒是他奴。他是阿誰。定曰。不會。又舉似之。又曰。不會。無際揕住曰。一不會。二不會。定失聲答曰。泥團土塊。後於永嘉龍翔文絕象會中分坐。無際在明之大白。詒書趣歸。昔佛智老師亦侍無際。故甞言之。

安吉州道場別浦舟禪師

師事老佛心。後為空叟嗣。佛成道上堂云。釋迦老子二千年摩竭陁國自云。明星見時。豁然悟道。胡人多詐。知他是實是虗。後來真淨道。今有克文比丘。於東震旦中赫日見時。又悟箇什麼。關西人。沒頭腦。爭知是有是無。川僧開口見膽。一句是一句。拍床云。是那一句。曾經巴峽猨啼苦。不待三聲也斷腸。又云。百丈三日耳聾。馬祖有過無功。臨濟三遭痛棒。黃檗有始無終。虎嵓不行棒。不行喝。成蛇底成蛇。成龍底成龍。拍床云。不見道。鶯遷楊柳岸。蝶舞海棠風。見處穩密。拈出示人。如春行花。月在水。了無朕跡。空叟之門。嶄然而絕出者也。老藏云。別浦嘉定間與癡絕並驅爭先。惟壽不及癡絕。烏虖。惜哉。

雙杉元禪師

乃柔萬庵之嗣。國史陳公貴謙與弟參預文定公貴誼。於武康龍山剏雙杉庵舘焉。答國史公編宗鏡書云。正欲詣台屏。恭致問訊。藻翰寵臨。伏審。深入宗鏡三昧。辯才機用恣無畏。就揭所錄數板。聯珠貫璧。真擇乳鵝王眼腦。深用降歎。但恐日新之證。將棄舊習。於此去取或未一定。如欲啟發多聞強識。使知聖賢地位。不容以智力可挾。用此為致道之具。求無入非自得之妙。康時濟物。浩然無窮。是以用佛為真儒之効也。世有局於見聞者。主張門戶者。心是而口非之。不得其詳。意在愚人。而不知其自欺。真所謂可憐憫者。觀此亦可意解也。室中三轉語。禪和子窮平生工夫。如應舉三場文字相似。通日夜為之。猶恐未暇。豈是好趍難而捨易。棄彼而取此。盖不專工體究。未到大休歇田地。徒成知見解會。障自眼。倒行逆施。前輩有言。若真箇要打透此事。切不可看此錄。將來意識先行。未舉便會。更無可疑。失佛方便。則無入頭處。雖曰利之。其實為害。陳操尚書是个參禪樣子。對雲門教意尚自拈出。口欲言而詞喪。心欲緣而慮忘。被雲門一期籍沒了家財是也。今居士要為法施大檀越。須金圈栗棘鐵酸饀子用事。勿引人入草窠。反增其粘縛。如何。因筆忉怛。稍暇當請拄杖。以請多口之罪。國史公因此開悟。

西山亮禪師

頌趙州勘婆子云。飢時定聞飢。飽時定聞飽。婆子在臺山。趙州勘破了。遯庵可之。出世金陵清真。提唱語言。發若機括。寄天童癡絕云。潦倒西山百不能。隨身賴有一枝藤。東撑西拄消閑日。甘作荒山小院僧。住四明小靈隱而終。西山。蜀人。性方雅。不喜與俗流交。無準敘其語。稱為本色宗師者也。

無準佛鑑圓照範禪師

少頴悟。以機辯自將。謁蒙庵于雙徑。庵問。何處人事。曰。劒州人。問。還將得劒來麼。佛鑑下一喝。庵曰。烏頭子也括噪人。佛鑑髮黑。時呼為烏頭。後隨侍破庵。因謙道者入方丈請益。躡蹤而往。破庵見謙至。便問。近日胡孫子如何。謙曰。胡孫捉不住。破庵曰。用捉作麼。佛鑑聞之。次豁然。

井山密禪師

至節小參云。正令全提。十方一團鐵。冥樞坐斷。大地絕行蹤。不是禪。不是道。摩竭提國。三七日中。鐵壁鐵壁。少林山下。九年冷坐。浣盆浣盆。自餘臨濟.德山總是眾盲摸象。一向與麼荒草連天。拂子俯徇時宜。曲開方便。以拂子劃云。一劃為陽。又劃云。一劃為陰。陰陽交感。歲功乃成。忽若乾坤窄。乾坤窄。日月星辰一時黑。且道是陽耶。是陰耶。擲下拂子云。待石筍抽條即向汝道。井山。乃枯禪俗門之姪。法門之嗣子也。自幼至長。羽之翼之。如鷹兒出窠。便有冲天志。明師出賢資。信矣。恨不能盡其設施而早世。

建康府保寧即庵覺禪師

甞與無準同參破庵。後因無準山居。寄以偈云。吸松風。飽山色。浩養未妨清徹骨。夢覺千嵓杳靄分。興來一笑乾坤窄。霽霞凝雪翠滴滴。泉瀉斷崖聲瀝瀝。故人斯樂我何知。遐跂白雲抱幽石。送高源住梨洲云。小玉聲中認得些。至今兩眼尚眯麻。阿師不雪鄉人耻。鼎鼎教誰辨正邪。蜀諸老。如高源.即庵.石田.無準。道價皆為一時之重。猗歟盛哉。

慶元府雪竇無相範禪師

參松源。開法焦山。龍象駢集。為新雪竇。無準上堂。舉。楊岐和尚出世。陞座罷。九峯勤和尚握其手曰。且喜得箇同參。岐云。如何是同參事。峰云。楊岐牽梨。九峰拽耙。岐云。正恁麼時。楊岐在前。九峰在前。峰擬議。岐云。將謂同參。元來不是。頌云。楊岐左眼半斤。九峰右眼八兩。一對無孔鐵鎚。至今収拾不上。叢林咸以大範呼之。盖與無準行道同一時也。赴雪竇請。遮遷寂。先是。紹定辛卯歲旦上堂云。春來萬彚悉皆新。一段風光不成。無事妙高行一轉。不知誰是境中人。明日。齋退巡寮。登妙高峰且云。會吾意否。又明日。赴堂喫粥罷。索湯沐浴。端坐而寂。眾議峰頂建窣堵波。見於佛鑑所記云。

平江府雙塔無明性禪師

性端潔。疾誖謬。頌開口不在舌頭上云。明脩棧道。暗度陳倉。刻舟猶覔劒。夜雨過瀟湘。大力量人擡脚不起云。只許老胡知。不許老胡會。白雲盡處是青山。行人更在青山外。大力量人脚下紅線不斷去。放兩拋三。瞞神謼鬼。換盆換盆。誰不識你。頌趙州見二庵主云。南枝向暖北枝寒。一種春風有兩般。寄語高樓莫吹笛。大家留取倚欄看。松源首肯之。無明一生。眠食不離清眾。老益精進。惟此一節亦可書。況衲子資其決擇乎。

栢岩山禪師

福之玉融林氏子。飫遊叢林。所至輙前席。題水波壁去。波浪鼓時無點滴。風濤息處即瀰漫。明牕紙鏬休尋覔。壁上行船方好看。同輩皆稱。歸里住洋嶼.雲門。嗣息庵。砥節礪行。眾所畏服。

中巖寂禪師

天性孤高。示眾云。過去諸如來。填溝塞壑。現在諸菩薩。裩無頭。褲無口。未來修學人。推不向前。拽不向後。若也會得。同坑無異土。若也不會。君向西秦。我之東魯。又云。行亦禪。坐亦禪。終日舉頭不見天。出乎爾。反乎爾。認著依前還不是。拈起則充塞太虗。放下則纖塵不立。不拈起。不放下。鎮州蘿蔔頭。趙州索盡遼天價。又云。今朝七月旦。夏制將垂滿。更上曲盝床。舉則舊公案。舉得全。鼻孔沒半邊。舉不全。舌頭拄梵天。啞。胡亂了也。還我這則公案來。卓主丈云。切忌啗。此數語如含沙工方射影。吾恐見之不中其毒者幾希。

天目禮禪師

訪同參不值。偈云。庭前一樹紫荊花。老子何甞不在家。若謂弟兄相見了。先師門戶隔天涯。為叢林誦頌野狐話云。墮落知何處。憑君子細看。潮來無別浦。木落見他山。為癡鈍喜。甞與北同在佛照會中相與提衡。故有簡川禮竅之呼。余景定間寓保寧。始見全錄。天目預老聵許可。豈苟然者哉。

短篷遠禪師

平生不設臥具。晝夜枯坐。得遠鐵橛之稱。開法餘杭永壽。為明極嗣。中秋寄同輩云。一點孤明徹太虗。體無盈缺任方隅。光含萬象珠懷蚌。影落千江井驢。馬祖翫時迷向背。長沙用處絕名摸。衲僧直下忘標旨。吐七吞三總自如。不害筆墨遊戲。後住吳門承天。一日。上堂云。承天一句。言前分付。達磨不會。隻履歸去。越宿。無疾坐逝。時光東谷亦道行。一力起洞上之宗。無謂無人。

石田薰禪師

眉山彭氏。嘉定間。出世高峰。屋老僧殘。先是。高原.無準.即庵.中嵓石溪諸老徐之。然後請從。開爐上堂云。高峰門戶如冷。多謝諸公有歲寒。些子死柴頭上火。大家着力試吹看。石田住吳門高峰。寥寞荒寒。過於法昌在分寧時開爐。高原宿德咸集。又差勝以一力撾皷為十八泥人說法也。

臨安府淨慈混源密禪師

天台盧氏子。遊泉南。參教忠光晦庵。乃大慧所謂禪狀元者。久而盡得其道。後有示眾云。恁麼恁麼。掘地覔青天。不恁麼不恁麼。虗空揣出骨。釋迦老子以僧伽梨.正法眼藏分付摩訶大迦葉。生錢放債。換水養魚。世尊傳金欄外。別傳何物。倒却門前剎竿著。不行官路。只販私商。內外中間覔心了不可得。與汝安心竟。家財俱藉沒。磉下獲黃金。德山棒。臨濟喝。官拗不如曹拗。情親不如義親。腰間曆日多時。不用攢龜打瓦。楊岐三脚驢兒入你諸人鼻孔。雲門以黑漆竹篦斷衲僧命根。東勝神州火發。燒著帝釋眉毛。西瞿耶尼人忍俊不禁。連聲呌屈。初三十一。中元下七。掛起鉢囊。放下楖[木*栗]。山河大地.日月星辰。三月安居。諸佛菩薩.蓄生驢馬。九旬禁足。以大圓覺為我伽藍。寂滅現前。據欵結案。去年梅。今歲柳。顏色馨香依舊。喝。但願春風齊著力。一時吹入我門來。閱人語句。須是眼正。究其密說顯說。直說曲說。如恒山之雲。開遮自在。須是同一眼觀。同一意見。方不辜負前輩。混源出處。備于嘉泰普燈。此數語未載。石田謂受虗中。只能詳類事跡。愚謂聯燈去取。真不放過也。

國史陳公貴謙

答舍人真公德秀書曰。承下問禪門事。仰見虗懷樂善之意。顧淺陋何足以辱此。然敢下以管見陳白。所謂話頭合看與否。以某觀之。初無定說。若能一念無生。全體是佛。何處別有話頭。只緣多生習氣。背覺合塵。剎那之間。念念起滅。如猴孫拾栗相似。佛祖輩不得。權設方便。令咬嚼一箇無滋味話頭。意識有所不行。將蜜菓換苦胡蘆。陶汝業識。都無實義。亦如國家兵器。不得而用之。今時學者。却於話頭上強生穿鑿。或至逐箇解說。以當事業。遠之遠矣。稜道者二十年坐破七蒲團。只管看驢事未去。馬事到來。因卷簾大悟。所謂八萬四千關捩子。只消一箇鎖匙開。豈在多言也。來教謂。誦佛之言。存佛之心。行佛之行。久久須有得處。如此行履。固不失為一世之賢者。然禪門一著。又須見徹自己本地風光。方為究竟。此事雖人人本有。但為客塵妄想所覆。若不痛加煆煉。終不明淨。圓覺經云。譬如銷金鑛。金非銷固有。雖復本來金。終以銷成就。盖謂此也。來教又謂。道若不在言語文字上。諸佛諸祖何故謂留許多經論在世。經是佛言。禪是佛心。初無違背。但世人尋言逐句。沒溺教網。不知有自己一段光明大事。故達磨西來。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謂之教外別傳。非是教外別是一箇道理。只要明了此心。不著教相。今若只誦佛語。而不會歸自己。如人數他珍寶。自無半錢分。又如破布褁真珠。出門還漏却。縱使於中得小滋味。猶是法愛之見。本分上事。所謂金屑雖貴。落眼成翳。直須打併一切淨盡。方有小分相應也。某向來雖不閱大藏經。然華嚴.圓覺.維摩等經。誦之亦稍熟矣。其他如傳燈.諸語錄.壽禪師宗鏡錄。皆翫味數十年間。方在屋裏著到。却無暇看經論也。楞伽雖是達磨心宗。亦以句讀難通。不曾深究。要知吾人皆是誠心。非彼世俗自瞞。以資談柄而。姑以日用驗之。雖無濁惡麁過。然於一切善惡逆順境界上。果能照破。不為他所移換否。夜睡中夢覺一如否。恐怖顛倒否。疾病而能作得主否。若目前猶有境在。則夢寐未免顛倒。夢寐既顛倒。疾病必不能作得主宰。疾病既作主宰不得。則生死岸頭必不自在。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待制舍人於功名鼎盛之時。清修寡慾。留神此道。可謂火中蓮花矣。古人有言。此大丈夫事。非將相之所能為也。又云。直欲高高峰頂立。深深海底行。更欲深窮遠到。直到不疑之地。來教謂無下手處。只此無下手處。正是得力處。如前書所言。靜處閙處。皆著一隻眼看。是什麼道理。久久純熟。自無靜閙之異。其或雜亂紛飛。起滅不停。却舉一則公案與之廝崖。則起滅之心自然頓息。照與照者同時寂滅。即是到家也。某亦學焉而未至也。姑盡吐露如此。不必他示。恐儒釋不謀者必大[打-丁+在]之。待制舍人他日心眼開明。亦必大笑而罵之。國史公多見宗匠。

大川濟禪師

荷法為事。狷介無當意者。在四明寶陀。有三句語曰。寶陀一路。來來去去。撞著聱頭。風波無數。曰。寶陀一玄。掣臂揎拳。打失鼻孔。蒼天蒼天。曰。寶陀一妙。無人能到。喫飯著衣。阿屎放尿。住冷泉。示寂。遺囑撒骨不造窣堵。說偈曰。地水火風先佛記。冷堆裏無舍利。掃向長江白浪中。千古萬古第一義。真一代宗師之模楷。起東之道者也。

山陰清首座

得心法於無用。有椒頌云。含煙帶露經秋。顆顆通紅氣味周。突出眼睛開口笑。這回不戀舊枝頭。諸方猶能誦。不知為清所述。或載為無用作。非也。

夢堂升禪師

舉。雪竇示眾云。立賓立主。好肉剜瘡。舉古舉今。拋沙撒土。直下無事。正是無孔鐵鎚。別有機關。定入無間地獄。拈云。這般漢。須是具緇素眼始得。活句下明得。堪與佛祖為師。死句下明得。自救不了。且道雪竇恁麼說話。是活句。是死句。待雪竇出地獄。即向汝道。又云。達磨示眾。各言所見。小兒闘百草。到處去尋討。黃昏闘罷却歸來。不知狼藉教誰掃。平生提唱。如人倫之有周孔。鱗羽之有龍鳳。晚年閉戶。不喜交接。衲子見之。如登龍門。昔雲盖智。疾禪林便軟暖。道心淡薄。來參者。掉頭不納。聞其容入室。則堂室為滿。夢堂有之矣。

石田薰禪師

曰。破庵老和尚言。禪和子室中下語。總是知見解會。如何了得。須是向言句外。臨時別有意智去。離泥水方得。我舊時行脚歸去。與一同行在合州釣魚掛搭。彼中亦是一員前輩尊宿。我去入室。再三免我。不肯舉話。及至同行去。却不免他。但拊膝一下。云。你向這裏下轉語看。同行無語。番番入室。只是如此問。他同行云。尀耐這漢。番番只如此問。我無可應他。你為我下一轉語。老和尚云。你待他今番又如是問你。但將兩指夾鼻[聲-耳+空]他一[聲-耳+空]便出。同行果去。入室依所教。尊宿云。有人教壞你了。信知此事。得底人如兩鏡相似。自然彼此不相瞞。做工夫須是省要處做。令到這般田地。方堪為種草。

笑翁堪禪師

行丐到泉南。休于洛陽。與一僕夫山行。偶至下生院。古屋數十間。廊卷風葉。寂無人聲。惟見一老僧。雪頂厖眉。負暄于殿陛。徐起止客。坐於僧堂前破木床曰。何所而來。翁曰。來無所來。僧曰。因什麼在遮裏。翁曰。早晨喫白粥。如今肚裏飢。僧曰。不是遮箇道理。速道。翁指屋角樹曰。好一株木。得恁麼蒼翠。二人大笑。相就語移刻。始知老僧甞見無用來。雪峰玢侍者言此甚詳。惜乎老僧偶忘其名爾。

鐵牛印禪師

曰。正堂辯和尚與日書記書云。若要道行黃龍一宗振舉。切不可絺章繪句晃耀於人。禪道決不能行。古有規草堂。近有珪竹庵。更有箇洪覺範。至今士大夫只喚作文章僧。其如奈何。如公頌三日耳聾與女子出定。非徹見淵源。何為至此。勿以小小而礙大法。道不獨明辯一己之私。諸方宿老皆如此議。知我罪我。在于此書。萬萬察之。此語切中今時之病。學者不可忽也。鐵牛紀載。誠有補於後學。所謂草堂諸老者。見處非不穩當。當時亦未免有此議。嘉定間。薰石田愽學能文。痛自掩抑。以此故也。璨隱山初見元城語錄。喜甚携歸。閱之未竟。即掩卷。侍僧曰。何初喜之遽棄之。曰。衲僧家念念常在乾屎橛上。尚為雜用心。況世間議論文章乎。此亦隄防之法。當如是也。先德云。學者漁獵文字語言。正如吹網欲滿。非愚即狂。

閩山居士俞景賢

入浙遍參知識。後見鄮峰用首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用曰。我欲向汝道。汝還信否。士曰。請師道。安敢不信。用曰。汝要緊參禪。不可問西來意。士曰。何也。用曰。西來有甚意。士豁然了解。拂衣便出。用復召曰。見什麼便出去。士回顧。而用喝一喝。士曰。住。住。便行。自此歸里。割棄親眷。顓顓獨居嶼上別墅。述偈曰。錯脚游洪歷淛歸。更無一法可思惟。柴門高掩長江上。誰管風濤鼓是非。用。見誰庵。

長樂珪藏主

曰。向在南北山與元雙杉同住。見其清約介靜。四威儀中。不忘究竟己躬大事。日間偏要尋僻寂去處。孤坐兀如枯株。夜間睡夢亦提起古德話頭。若噡語。唶唶略可辨。可見其做工夫精專純一。郍時便知其必為法門大器也。每思其人。未甞不面熱汗下。見於斷橋答雲谷手帖。

嘉興府光孝石室輝禪師

僧問。明招見勝光。纔跨門。光垂一足。意旨如何。室曰。乞兒弄飯椀。問。只如招云。伎倆盡。拂袖便行。又且如何。室曰。鈍鳥逆風飛。室久侍明極。後嗣無準。性介烈。貴勢不敢干以私。住慶元彰聖。官府科擾無節。棄去。府公聞之。雖勉留。不回矣。甞掛牌首眾徑山。其語穩實。

國史陳公貴謙

甞在烏回與月林觀禪師夜坐。林曰。如何是賓中主。公曰。頭腦相似。林曰。如何是主中賓。公曰。橫按鏌鎁行正令。太平寰宇斬癡頑。復隨聲曰。如何是賓中賓。月林搖手而笑。噫。公之機辯。猶可想見也。

無量壽禪師

撫州人。答太師史衛王云。佛法在一切處.奏事書判處.著衣喫飯處.致君澤民處.納士用賢處。第一不可擬心尋覔。纔是如斯。又不得也。甞首眾鄱陽刁峰。太師以京口金山招之。不出。即遁于隆興感山。晚年始赴台之瑞嵓請。是亦不失為比丘之大體者矣。

石田薰禪師

曰。既入佛門。喫佛飯。潑天門戶。要人扶持。亦須是箇漢始得。況稱長老。名既如此。實當如何。具向上眼目。得大機用。可以開鑿人天。饒益後學。方不孤負出世二字。就中下機言之。亦要識因果。勤香火。早晚禪誦不懈。剏新補舊。一切處運真實心。方有少分相應。不可坐方丈領見成。勞者責人。逸者歸己。瞬息之間。頭白齒黃。前頭大有事在。前輩長老。時節因緣既至。不奈何擘破面皮。多是住院後。却進得一步。盖不問院之大小。眾之多寡。千人萬人叢中亦如此。單丁去處亦如此。二六時中。專以此道為懷。長久工夫不間斷。故能打發。石田此語。可謂毒藥苦口。利於病也。

潭州石霜竹嵓印禪師

隆興府人。道味苦嚴。見者莫不肅然心服。抑齋陳公[革*(華-(十*〡*十)+(人*〡*人))]師潭日。以龍牙.福嚴招致。皆不赴。後以石霜請。不得而應命。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嵓曰。問家風作麼。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嵓曰。湘潭雲盡暮山出。巴蜀雪消春水來。同門秀孤峰.開無門皆推遜之。平生機鍵縝密。語言粹夷。豈非親見月林之力歟。

大川濟禪師

甞與弁山侍老佛心。弁山偶外幹。不及請假。洎歸。佛心曰。阡兄兩日何往。答曰。未甞出入。大川適在旁。叱曰。參禪人何得妄語。弁山面赤汗下。自此尤謹語言。昔昭默受死心責亦類此。湛堂歎其皆良器也。

平江府虎丘坳堂濟禪師

曰。毛髮.爪齒.皮肉.筋骨.髓腦。謂之地。唾涕.膿血.津液.涎.痰淚.精氣.大小便利。謂之水。暖氣謂之火。動轉謂之風。此四緣假合而成幻身。須有主宰始得。何謂主宰。試道看。坳堂。蜀人。嗣息庵。與別浦.癡絕頡頏一時。惜壽俱不及癡絕也。

枯崖和尚漫錄卷中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7 冊 No. 1613 枯崖漫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台灣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