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5冊
No.1594 佛祖綱目 (41卷)
【明 朱時恩著】
第 24 卷

下一卷
 

佛祖綱目卷第二十四(藏字號)

甲子(晉惠帝永興元年起)丙寅(改光熈)丁卯(懷帝永嘉元年)癸酉(愍帝建興元年)丁丑(東晉元帝建武元年)戊寅(改大興)壬午(改永昌)癸未(明帝太寧元年)丙戌(成帝咸和元年)乙未(改咸康)癸卯(康帝建元元年)乙巳(穆帝永和元年)丁巳(改昇平)壬戌(哀帝隆和元年)癸亥(晉哀帝興寧元年止)

(庚午)天竺佛圖澄至洛陽

佛圖澄。天竺人。姓帛氏。晉永嘉四年。至洛陽。自云百有餘歲。服氣自養。積日不食。善誦神呪。役使鬼神。腹旁有孔。以綿塞之。夜則拔綿出孔。以自照。每臨溪。從孔出腸胃洗濯。還納腹中。欲於洛陽立寺。以弘大法。值劉曜宼亂。遂不果。時石勒屯葛陂。多殘殺。部下大將郭黑略素奉法。澄即杖錫投略。略受五戒。後略從征伐。輙預尅勝負。勒疑而問略。略曰。有一沙門。智術非常。云將軍當略有區夏。應為師。臣前後所白。皆其言也。勒喜曰。天賜也。遂召澄。問佛道有何靈驗。澄知勒不達深理。止可以道術為徵。即取鉢盛水。燒香呪之。須臾生青蓮花。勒繇此信服。澄因諫曰。王者德化。洽於宇內。則四靈表瑞。勒甚悅之。勒後因忿。欲害諸道士。并欲苦澄。澄乃避去。使人覔之。不得。還報勒。勒驚曰。吾有意向聖人。聖人捨我去矣。通夜不。思欲見澄。澄知勒意悔。明旦造勒。勒曰。昨夜何行。曰公有怒心。昨故權避。公今改意。是以敢來。勒大笑。

(乙酉)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傳法不如蜜多

婆舍斯多。罽賓國人。姓婆羅門。父寂行。母常安樂。初母夢得神劍。因而有孕。既誕。拳左手。遇師子尊者。顯發宿因。密受心印。後適南天。至中印度。彼國王名迦勝。設禮供養。時有外道。號無我尊。先亦為王禮重。嫉斯多至。乃於王前論義。謂斯多曰。我解默論。不假言說。斯多曰。孰知勝負。彼曰。不爭勝負。但取其義。斯多曰。汝以何為義。彼曰。無心為義。斯多曰。汝既無心。豈得義乎。彼曰。我說無心。當名非義。斯多曰。汝說無心。當名非義。我說非心。當義非名。彼曰。當義非名。誰能辨義。斯多曰。汝名非義。此名何名。彼曰。為辨非義。是名無名。斯多曰。名既非名。義亦非義。辨者是誰。當辨何物。如是往返。五十九番。外道杜口信伏。時王宮殿忽有異香。斯多肅然。面北合掌。長吁曰。我師師子尊者。今日遇難。斯可傷焉。尋辭王。王曰。尊者少留。容有所問。此苑有泉。熱不可探。願為決之。斯多曰。此為湯泉。有三緣所致。其一神業。其二鬼業。其三熱石。熱石者。其色如金。其性常炎。故其出泉如湯。鬼業者。謂其鬼方出罪所。遊於人間。以餘業力。煎灼此泉。以償其夙債。神業者。謂神不守其道。妄作禍福。以取饗祀。惡業貫盈。宜罰役之。亦使煎灼此泉。以償濫祭。王曰。幸尊者驗之。三緣中。此果何者所致。斯多曰。此神業所致也。即命爇香臨水。為其懺悔。須臾瀕水現一長人。前禮斯多曰。我有微祐。得遇尊者。即生人中。故來辭謝耳。而遂隱。後七日其水果清冷。如常泉。斯多辭王。王躬羅御仗。以送之。至南印度。潛隱山谷。時彼國王名曰天德。迎請供養。王有二子。長曰德勝。暴而色力充盛。次曰不如蜜多。和柔而常嬰疾苦。王以問斯多。斯多為陳因果。王敬信受。後六十載。德勝嗣位。信向外道。因致難於斯多。不如蜜多以進諫。被囚。王遽問斯多曰。予國素絕妖訛。師所傳者。當是何宗。斯多曰。王國昔來。實無邪法。我所得者。即是佛宗。王曰。佛滅千二百年。師從誰得耶。斯多曰。飲光大士。親受佛印。展轉至二十四世師子尊者。我從彼得。王曰。予聞師子比丘。不能免於刑戮。何能傳法後人。斯多曰。我師難未起時。密授我信衣法偈。以顯師承。王曰。其衣何在。斯多即於囊中出衣示王。王命焚之。五色相鮮。薪盡如故。王即追悔致禮。師子真嗣既明。乃赦蜜多。蜜多遂求出家。斯多問曰。汝欲出家。當為何事。曰我若出家。不為其事。斯多曰。不為何事。曰不為俗事。斯多曰。當為何事。曰當為佛事。斯多曰。王子智慧天至。必諸聖降跡。即許出家。六年侍奉。後於王宮。受具。羯磨之際。大地震動。頗多靈異。斯多乃命之曰。吾衰朽。安可久留。汝當善護正法眼藏。普濟群有。聽吾偈曰。聖人說知見。當境無是非。我今悟本性。無道亦無理。蜜多受偈。問衣可傳乎。曰此衣為難。故假以證明。汝身無難。何假其衣。化被十方。人自信嚮。斯多乃現神變。化三昧火。自焚平地。舍利可高一尺。德勝王瓶浮圖而秘之。當此土晉明帝乙酉歲也。

(戊申)佛圖澄尊者入寂

石勒殂。弟虎襲位。尤傾心事佛圖澄。澄謂虎曰。帝王事佛。在恭儉慈忍。顯贊法道。不為暴虐。不害無辜。民有為惡化之不悛者。其可不罰乎。但殺不可濫刑。不可不恤耳。永和四年十二月。澄謂弟子曰。石氏當滅吾及其未亂。失逝矣。乃遣人辭虎。虎驚曰。大和尚遽。棄我國。有難乎。即至寺慰澄。澄曰。出生入死。道之常也。修短分定。無繇增損。有可恨者。國家存心佛法。建寺度僧。當蒙福祉。而布政暴虐。刑罰交濫。特違聖典。終無福祐。能敷仁政。祚或可延。虎號慟悲咽。知其必逝。即為鑿壙營墳。至八日安坐而逝。壽一百七十歲。入道一百九年。酒不踰齒。食不過中。非戒不履。立寺八百九十三。所度弟子七千餘人。凡澄所在國人。無敢向其方涕唾便利者。每相戒曰。莫起惡心。大和尚知。汝自大教東來。至澄而盛。後有僧自雍州來。見澄西入關。以聞虎。虎命發塚。惟塊石存焉○竺佛調久師澄。住常山寺積年。或分身他處。或經歲入山。齎乾飯數斗。歸常有餘。有僧隨調。山行。值雪。調入虎窟中宿。虎還共臥。後自尅亡日。遠近皆至。調曰。人身無常。能專心真淨。形數雖乖。而必同契。言訖。端坐而逝。弟子入山。見調坐巖上。眾禮曰。和尚尚在耶。調曰。吾常在耳。乃不見。眾共開棺。惟衣履存。

佛祖綱目卷第二十四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5 冊 No. 1594 佛祖綱目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