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5冊
No.1594 佛祖綱目 (41卷)
【明 朱時恩著】
第 22 卷

下一卷
 

佛祖綱目卷第二十二(收字號)

甲子(漢靈帝中平元年起)庚午(獻帝初平元年)甲戌(漢改興平)丙子(漢改建安)庚子(魏高祖黃初元年)辛丑(蜀漢昭烈章武元年)壬寅(吳太祖黃武元年)(漢後主建興元年)丁未(魏明帝太和元年)(吳改黃龍)壬子(吳改嘉禾)癸丑(魏改青龍)丁巳(魏改景初)戊午(漢改延熈吳改赤烏)庚申(魏改正始)(漢後主延熈六年。魏正始四年。吳赤烏六年止)

    魏 曹姓。五主。共四十五年
 三國 蜀漢劉姓。二主。共四十三年
    吳 孫姓。四主。共五十九年

漢初平年中。有牟子。未詳名字。避世隱居。銳志佛道。著理惑三十七篇。極其推崇。梁僧祐律師。收之弘明集○陳思王曹植。字子建。魏武帝操之中子。十歲誦詩書十餘萬言。善屬文。邯鄲淳見而駭嘆。稱為天人。植每讀佛經。留連嗟玩。以為至道之宗。轉讀七聲。升降曲折。世皆則之。遊漁山。聞有聲特異。清颺哀婉。因倣之為梵唄。然不好黃老。甞著辨道論。以見意。

(丑)二十三祖勒那傳法師子比丘

勒那。(勒即梵語。鶴即華言)月支國人。姓婆羅門。父千勝。母金光。以求子禱於七佛金幢。夢須彌頂有神童。持金環云。我來。及誕。而天雨花。國王以其有神徵。乳於宮中。宮嬪育之。即分身各為其子。有千許。王曰。我無儲嗣。將育爾為太子。今者千身。孰為正子哉。言。一子放光。忽皆不見。而見於其父母家。王莫能如何。七歲覩民間淫祠。惡其宰殺。入廟叱之。廟貌遂隳。鄉黨稱之為聖子。至年二十二出家。棲一林間九白。誦大般若。眾相隨。三十得法。行化至中印度。為其王無畏海說法。感日月天子禮拜其前。王目見之。乃問勒那。日月國土。總有多少。勒那曰。千釋迦所化世界。各有百億迷盧日月。我若廣說。即不能盡。王聞忻然。時勒那演無上道。度有緣眾。有上足龍子。蚤夭。其兄師子博通強記。事婆羅門。將塟龍子。而眾力舉其柩。不能動。勒那謂師子曰。昔汝弟欲冥福汝。而塑一佛像。汝方信婆羅門。投於地。今汝弟雖謝世。猶欲感悟汝。故示斯異。汝亟供像。柩斯舉矣。師子奉命。而柩舉。未幾婆羅門師死。師子乃歸依勒那。問曰。我欲求道。當何用心。勒那曰。汝欲求道。無所用心。曰既無用心。誰作佛事。勒那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汝若無作。即是佛事。經云。我所作功德。而無我所故。師子聞是語。即入佛慧。時勒那忽指東北。問曰。是何氣象。師子曰。我見氣如白虹。貫乎天地。復有黑氣五道。橫亘其中。勒那曰。其兆云何。曰莫可知矣。勒那曰。吾滅後五十年。北天竺國。當有難起。嬰在汝身。吾將滅。今以法眼。付囑於汝。善自護持。乃說偈曰。認得心性時。可說不思議。了了無可得。得時不說知。師子比丘聞偈欣愜。然未曉將罹何難。勒那乃密示之。言訖。現十八變而歸寂。闍維。各欲分舍利興塔。勒那復現形空中。而說偈曰。一法一切法。一切一法攝。吾身非有無。何分一切塔。大眾聞偈。遂不復分。就都場而建塔。當此土後漢獻帝二十年己丑也。

(辛丑)三藏康僧會行化至吳

康居國大丞相之子。姓康。名僧會。棄俗歸緇。遊化至建康。營立茅茨。設像行道。吳人以為妖。吳主孫權聞之曰。是漢明帝所夢。佛道之遺風耶。詔至。問狀。會廣陳如來之化因曰。如來化千年。然靈骨舍利。神應無方。昔育王奉為八萬四千塔。此遺化也。權曰。舍利可得。當為塔之。苟其無驗。國有常刑。會請期七日。謂其屬曰。佛法廢興。在此一舉。當加意懇求。至期無驗。乃展二七。又無驗。權曰。趣烹之。會默念。我佛名真慈。必不違我。更請展期又七日。五鼓矣。聞鏗然有聲。起視瓶中。五色錯發。大呼曰。果如吾願矣。黎明進之。權與公卿聚觀。嘆曰。希世之瑞也。會言。舍利威神。一切世間無能壞者。權使力士搥之砧碎。而光明自若。於是建塔立寺。名其里曰佛陀。寺曰建初。江南塔寺。自此而始。權問太傅闞澤曰。漢明何年。佛教入中國。何緣不及東方。澤曰。永平十一年。佛法初至。計今赤烏四年。一百七十餘年矣。永平十四年。五嶽道士褚善信等。與西僧觕法。善信負妄慚死。凡中國人。例不許出家。無人流布。加之亂離歲深。方至本國。權曰。孔子制述典訓。教化來葉。老莊修身自玩。放浪山林。歸心澹泊。何事佛為。澤曰。孔老二教。法天制用。不敢違天。佛教諸天奉行。不敢違佛。以此言之。優劣可見也。

佛祖綱目卷第二十二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5 冊 No. 1594 佛祖綱目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