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5冊
No.1594 佛祖綱目 (41卷)
【明 朱時恩著】
第 17 卷

下一卷
 

佛祖綱目卷第十七(寒字號)

甲子(漢武帝元狩六年起)乙丑(改元元鼎)辛未(改元元封)丁丑(改元太初)(改元天漢)乙酉(改元太始)(改元征和)癸巳(改元後元)乙未(昭帝始元元年)辛丑(改元元鳳)丁未(改元元平)戊申(宣帝本始元年)壬子(改元地節)(改元元康)庚申(改元神爵)癸亥(漢宣帝神爵四年止)

(戊辰)十六祖羅睺羅多傳法僧伽難提

羅睺羅多。迦毗羅國人。行化至室羅筏城。有河名曰金水。其味殊美。中流復現五佛影。羅睺羅多告眾曰。此河之源。凡五百里。有聖者僧伽難提。居於彼處。佛誌。一千年後。當紹聖位。語。領諸學眾。遡流而上。至彼。見僧伽難提安坐入定。羅睺羅多與眾伺之。經三七日。方從定起。羅睺羅多問曰。汝身定耶。心定耶。難提曰。身心俱定。羅多曰。身心俱定。何有出入。難提曰。雖有出入。不失定相。如金在井。金體常寂。羅多曰。若金在井。若金出井。金無動靜。何物出入。難提曰。言金動靜。何物出入。言金出入。金非動靜。羅多曰。若金在井。出者何金。若金出井。在者何物。難提曰。金若出井。在者非金。金若在井。出者非物。羅多曰。此義不然。難提曰。彼義非著。羅多曰。此義當墮。難提曰。此義不成。羅多曰。彼義不成。我義成矣。難提曰。我義雖成。法非我故。羅多曰我義成。我無我故。難提曰。我無我故。復成何義。羅多曰。我無我故。故成汝義。難提曰。仁者師誰。得是無我。羅多曰。我師迦那提婆。證是無我。難提以偈贊曰。稽首提婆師。而出於仁者。仁者無我故。我欲師仁者。羅多答偈曰。我無我故。汝須見我我。汝若師我故。知我非我我。難提心意豁然。即求度脫。羅多曰。汝心自在。非我所繫。語。即以右手擎金鉢。舉至梵宮。取彼香飯。將齋大眾。大眾忽生厭惡之心。羅多曰。非我之咎。汝等自業。即命難提。分座同食。眾復訝之。羅多曰。汝不得食。皆繇此故。當知與吾分座者。即過去娑羅樹王如來也。愍物降跡。汝輩亦莊嚴劫中。至三果。而未證無漏者。眾曰。我師神力。斯可信矣。彼云過去佛者。即竊疑焉。難提知眾生慢。乃曰。世尊在日。世界平正。無有丘陵江河溝洫。水悉甘美。草木滋茂。國土豐盈。無八苦。行十善。自雙樹示滅。八百餘年。世界丘墟。草木枯瘁。人無至信。正念輕微。不信真如。惟愛神力。言訖。以右手漸展入地。至金剛輪際。取甘露水。以琉璃器。持至會所。大眾見之。即時欽慕。悔過作禮。於是羅多命難提。而付法眼。偈曰。於法實無證。不取亦不離。法非有無相。內外云何起。難提聞命。敬奉勤至。復說偈贊曰。善哉大聖者。心明逾日月。一光照世界。暗魔無不拔。羅睺羅多付法。安坐歸寂。四眾建塔。當此土漢武帝二十八年戊辰也。

(丁未)十七祖僧伽難提傳法伽耶舍多

僧伽難提。室羅筏城人。寶莊嚴王之子。生而能言。常讚佛事。七歲即厭世樂。以偈告其父母曰。稽首大慈父。和南骨血母。我今欲出家。幸願哀愍故。父母固止之。遂終日不食。乃許其在家出家。號僧伽難提。復命沙門禪利多為之師。積十九載。未甞退倦。每自念言。身居王宮。胡為出家。一夕天光下燭。見一路坦平。不覺徐行。約十里許。至大巖前。有石窟焉。乃燕寂於中。父既失子。即擯禪利多。出國訪尋其子。不知所在。經十年。僧伽難提遇羅睺羅多。得法得記。行化至摩提國。忽有凉風襲眾。身心悅適非常。而不知其然。難提曰。此道德之風也。當有聖者出世。嗣續祖燈乎。言訖。以神力攝諸大眾。遊歷山谷。食頃至一峯下。謂眾曰。此峯嵿有紫雲如蓋。聖人居此矣。即與大眾。徘徊久之。見山舍。一童子持圓鑑。直造難提前。難提問。汝幾歲耶。曰百歲。提曰。汝年尚幼。何言百歲。童曰。我不會理。正百歲耳。難提曰。汝善機耶。童曰。佛言。若人生百歲。不會諸佛機。不如生一日。而得決了之。難提曰。汝手中者。當何所表。童曰。諸佛大圓鑑。內外無瑕翳。兩人同得見。心眼皆相似。彼父母聞子語。即捨令出家。難提携至本處。受具戒訖。名伽耶舍多。他時聞風吹殿鈴聲。難提問曰。鈴鳴耶。風鳴耶。舍多曰。非風鈴鳴。我心鳴耳。難提曰。心復誰乎。舍多曰。俱寂靜故。難提曰。善哉善哉。繼吾道者。非子而誰。即付法眼。偈曰。心地本無生。因地從緣起。緣種不相妨。華果亦復爾。僧伽難提既付法。右手攀樹而化。大眾議曰。尊者樹下歸寂。其垂蔭後裔乎。將奉全身於高原。建塔。眾力不能舉。以諸象力挽之。亦不動。遂就樹下焚之。身盡。樹更蓊。當此土漢昭帝十三年丁未歲也。

佛祖綱目卷第十七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5 冊 No. 1594 佛祖綱目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