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5冊
No.1594 佛祖綱目 (41卷)
【明 朱時恩著】
第 16 卷

下一卷
 

佛祖綱目卷第十六(張字號)

甲子(漢文帝三年起)乙酉(景帝元年)辛丑(武帝建元元年年號自此始)丁未(改元元光)癸丑(改元元朔)(改元元狩)癸亥(漢武帝元狩五年止)

(庚辰)十五祖迦那提婆傳法羅睺羅多

迦那提婆。南天竺人。姓毗舍羅。初求福業。兼樂辯論。後謁龍樹。將及門。龍樹知是智人。先遣侍者。以滿鉢水。置於座前。提婆覩之。即以一鍼投之而進。欣然契會。龍樹即為說法。不起於座。現月輪相。提婆既得法。名震五天。然猶以人不信用其言為憂。時天竺有大自在天人。身真金色。高二丈。人有所求。皆如所願。提婆造廟見之。萬眾隨入。像果瞬視若怒。提婆曰。神則神矣。何其小哉。正當以威靈感人。智德化物。而假金為軀。玻璃為目。以妖世。非所望也。即梯其肩。鑿出目睛。觀者疑之曰。大自在天。乃為一小婆羅門所折困耶。提婆曰。神明遠大。故以近事試我。我得其心。故敢爾也。於是辦供。是夜大自在天降以受之曰。汝得我心。人得我形。汝以心供。人以質饋。知而敬我者汝。畏而誣我者人。然汝供甚美。但乏我所欲。提婆曰。神須何物。大自在天人曰。我缺左目。能施我乎。提婆笑即出自己目與之。愈出而愈不竭。自旦及暮。出目睛數萬。神讚曰。善哉摩衲。真上施也。欲何所求。提婆曰。我稟明於心。不假外也。後至迦毗羅國。彼有長者。曰梵摩淨德。一日園樹生耳。如菌。味甚美。惟長者與第二子羅睺羅多。取而食之。取隨長。盡而復生。自餘親屬皆不能見。提婆知其宿因。遂至其家。長者乃問其故。提婆曰。汝家昔曾供養一比丘。然此比丘道眼未明。以虗沾信施。故報為木菌。惟汝與子。精勤供養。得以享之。餘則否矣。又問。長者年多少。答曰。七十有九。提婆乃說偈曰。入道不通理。復身還信施。汝年八十一。此樹不生耳。長者聞偈。深加嘆伏。且曰。弟子衰老。不能事師。願捨次子。隨師出家。提婆曰。昔如來記此子。當第二五百年。為大教主。今之相遇。蓋符宿因。即與剃髮。至巴連弗城。聞諸外道欲障佛法。計之既久。提婆乃執長旛。入彼眾中。彼問曰。汝何不前。提婆曰。汝何不後。彼曰。汝似賤人。提婆曰。汝似良人。彼曰汝解何法。提婆曰。汝百不解。彼曰。我欲得佛。提婆曰。我灼然得佛。彼曰。汝不合得。提婆曰。元道我得。汝實不得。彼曰。汝既不得。云何言得。提婆曰。汝有我故。所以不得。我無我故。我自當得。彼詞既屈。乃問提婆曰。汝名何等。曰我名迦那提婆。彼既夙聞提婆名。乃悔過致謝。時眾中猶互興問難。提婆折以無礙之辨。繇是歸伏。乃告上足羅睺羅多。而付法眼。偈曰。本對傳法人。為說解脫理。於法實無證。無終亦無始。說偈。入奮迅定。身放八光。而歸寂滅。學眾興塔供養。當此土漢文帝十九年庚辰歲也○漢武帝元狩二年。驃騎將軍霍去病討匈奴。過居延。擒休屠王。獲其金人。率長丈餘。帝以為大神。列於甘泉宮。不祭祀。但燒香禮拜而。此佛道流通之漸也。及開西域。遣張騫使大夏。還云。身毒國有浮屠之教云。元狩三年。京師掘昆明池。得黑。以問東方朔。朔曰。可問西域胡道人。及後永明中。摩騰至。有問之者。騰曰。此劫也。

佛祖綱目卷第十六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5 冊 No. 1594 佛祖綱目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