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5冊
No.1594 佛祖綱目 (41卷)
【明 朱時恩著】
第 1 卷

下一卷
 

No. 1594-A 佛祖綱目序

余不。浮沉史局。垂五十年。而知古今事。無更難於史者。無論正史難。即偏記小錄亦難。無論稗史難。即璅語雜簿亦難。若更進而史天史地。又進而史仙史佛。自非以山河為法身。以人天為手眼者。未有能撮其要而薈其成者也。心空居士。以三十年精力。彚為佛祖綱目一書。於是梵網有總持。法門有紀載。宗教有源流。廢興有考覈。而合之則曰。此七佛以來。一部大史也。宋元徽中。王儉為七志。僅以佛書。附圖譜之末。梁初。命任昉等。於文德殿。列藏眾書。於華林園。另集釋典。其後阮孝緒。愽經籍。獨尊佛錄。於七錄之外。然亦不過資愽覧示瑰異而。唐宋以來。宗學熾盛。枝葉各分。自景德傳燈錄出。續之者至。合為五燈。於是曹溪之後。思讓再分。馬祖以來。五宗各顯。至宋僧法槃。別立教宗。以法華為經。天台為統。止觀為門。此佛祖統記所繇作也。迨元僧智常。復作統載。名依統記。而立例則殊。始用史家編年之法。其意以宗為主。以教為輔。凡淨行神足。性相義觀。無所不備。而識者摘其漏誤。至不可寘辨。葢史之難如此。居士宿身了了。自謂明教嵩再來。故於定祖正宗大義凜凜。巨綱細目標識精詳。至其略化跡而重機緣。合宗乘而歸淨土。則又善誘曲導。無非融和水乳。吹亮薪傳。俾見性成佛之旨。人人開卷。直下領會。將居士顯化。報恩之願。於是焉畢矣。何至如小師諍士。橫分正閏。妄劃南北。始以病史而究。為宗教戈矛哉。嗟乎。韋昭仗正書落窖坑。崔浩觸諱族冤駢覆。至使貞臣節士。默標張儼之文。私存孫盛之本。木天金馬穽廁盈途。豈如旃檀林邊。可以逍遙撰述。大圓海畔。從無意外風波。人鬼天龍俱供筆削。闥城鹿苑倚作直廬。如居士之肩史責。誰謂極樂國中。珥毫簪筆。無其位。無其人也。

皇明崇禎歲在甲戌仲秋吉旦 賜進士出身資政大夫太子太保禮部尚書兼翰林院學士掌詹事府事 實錄副總裁董其昌撰

No. 1594-B 佛祖綱目序

余輯是書。竊有深願。經云。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薩發心。自覺圓。能覺他者。如來應世。曰發心正以求其自覺。曰應世正以滿其初心。心之未形。杳杳冥冥。不見一物。無佛無祖無綱無目者。此性之纖塵不立也。心之形。浩浩蕩蕩。不遺一物。有佛有祖有綱有目者。此性之萬法朗然也。故曰不可以有心求。不可以無心得。不可以語言造。不可以寂默通。離四句。絕百非。如空裏栽花。如波心踏月。無汝湊泊處。無汝擬議處。畢竟如何。以佛祖遣佛祖。以綱目奪綱目。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而。是書草創於萬曆三十八年之庚戌。卒業於崇禎四年之辛未。嘔心枯鬚者。歷二十有一年。遂成佛祖綱目四十一卷。一時蓮社行人。相與謀付剞劂。作人天眼目。余乃歡喜踴躍。而說偈言。偈曰。

 我述此書  不為名聞  事理俱備  權實雙行
 庶幾觀者  了如鏡明  開卷展讀  發無上心
 不願佛子  躭著句味  但願反求  直下便是
 剪葛藤根  伐無明樹  不願佛子  瞥生知解
 願窮源  掃開奇怪  赤手歸家  塵塵出礙
 不願佛子  貢高我慢  但願知非  靈光顯現
 佛不柰何  魔軍自散  不願佛子  輕忽毗尼
 但願性戒  無犯無持  赤肉團上  出摩尼珠
 不願佛子  沉空枯坐  但願明心  了無退墮
 管甚蒲團  破與不破  不願佛子  虗度光陰
 但願精進  拳拳服膺  萬年一念  大地平沉
 不願佛子  儱侗顢頇  但願悟徹  擊碎疑團
 竿頭進步  桶底踢穿  不願佛子  浮飾外護
 但願實心  圓修六度  法海無邊  剎那涉過
 我作此偈  諸佛證明  滄海可竭  須彌可崩
 而此願力  與佛長存

No. 1594-C 附刻原疏

伏念。時恩博地凡夫。渺無福慧。四十餘載。虗度光陰。幼承父母教育。竊佩孔聖遺言。既而母氏先亡。遂慕佛門教典。當其步趨乎儒也。幾欲效顰而攻乎佛。及其歸依乎佛也。又因甞鼎而薄乎儒。皆緣不滙大聖之淵源。遂致下同流俗之軌轍。往歲萬曆丁未。正當四十四歲。發無上心。勤求妙道。晨夕參叩。不敢怠遑。之間。默蒙印可。始信千古法道。匪從人得。河沙妙用。總在心源。度生為急。僧俗何拘。愚者自迷。妄分儒釋。原夫  世尊說十二部經。而人天瞻仰。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苟可開世間眼目。豈復愛一髮膚。今恩竊不自揣。思報佛恩。照依歷代年號。編輯佛祖綱目。意倣乎孔子。名同乎紫陽。須以十年。或可卒業。顧孔子聖人也。春秋猶世諦也。當時且冒罪我之嫌。況恩何人。斯所編年而載者。皆天中天。聖中聖。非古佛現身。即菩薩救世。上自天魔外道。下至拘儒曲士。能無惱亂。或多謗毀。用是投誠懇求 三世諸佛十方諸大菩薩天龍八部護法善神。被無量之神力。多方護持。假莫大之靈通。曲垂方便。苦心思索。智慧脉脉自流。殫力挍讐。精神奕奕長旺。或奇書古帙。或斷簡殘編。奚所求而弗獲。或助以刻貲。或牖以知識。將善士之必逢。數年彚集。無異剎那。千葉詞章。如出一氣。帙成。而鷲嶺芳規。儼若未散。展畢。而龍華勝會。預掇目前。無論後有作者。相續不斷。化為無盡之燈。即今有志禪那。一覽無遺。觸目菩提之路。 明主收入藏中流通。竝天長地久。鬼神不忘遺囑呵護。同玉金函。天魔外道拱手歸降。曲士拘儒回心嚮道。自非大慈大力。何以成始成終。謹當發心纂集之。初不勝祈禱欵誠之至。時萬曆庚戌四月八日。弟子朱時恩謹疏。

時恩既於如來像前。發弘願。屢獲瑞夢。不一而足。或夢三教後聖人。私感之。私服之。或夢明教嵩禪師再來。後聖者以是書所載。乃先聖化跡。讀是書而興起者。皆三教後聖人也。私者。非佛非祖。以一俗士。而編輯佛祖目。即孔子所謂。其義則丘竊取之者。雖公而亦私也。感之者。因是書而明心見性。自應銘感之不忘也。服之者。因是書而惑斷執空。自應佩服之無斁也。明教再來者。昔以比丘而著傳法正宗記。今以居士而著佛祖綱目。前後若出一人也。自是而知。佛祖加被我矣。雖蒐羅未盡。而千聖不傳之奧旨。超出語言文字之外者。若含若吐於是書。古德云。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佛祖綱目凡例

  • 佛祖 福慧兩足。正覺無上。故名為佛。明佛心宗。行解相應。故名為祖。現在賢劫第四尊佛。號曰釋迦。王此五濁大千世界。釋迦傳迦葉。二十八傳至達磨。是謂西天二十八祖。達磨傳慧可。六傳至惠能。是謂東土六祖。嗣後五宗繼興。法法相傳。無忝祖位 教門則有瑜伽宗南山宗天台宗慈恩宗賢首宗。
  • 綱目 綱者大綱。目者細目。儒書綱目。為世間法。善惡俱陳。以備法戒。故有褒有貶。佛祖綱目。為出世間法專為託彼成之佛祖。顯我自性之佛祖。故無褒無貶。
  • 卷帙 如來示生印度。大教漸被支那。則此方著述。斷以釋迦為主。今不論篇數多寡。以一甲子。週為一卷。起周康王二年甲子。止洪武十六年癸亥。總計四十一甲子。成四十一卷。仍編字號以便查考。
  • 年號 西土東土。不同世法。道法亦異。今每卷綱目前。先將此土年號。注入甲子內。然後專書佛祖機緣化跡。庶不混雜。
  • 五時 如來示現有五時。一降生。二出家。三成道。四說法。五涅槃。如來說法亦有五時。一華嚴。二塵苑。三方等。四般若。五法華。
  • 機緣 教外別傳。纔出母胎。便漏逗。何待拈花綱目。於涅槃後。純錄機緣者。良有深意。上流之士。若於此處得破時。一千七百則公案。不消一揑。
  • 化跡 神通變化。雖佛祖。亦時藉以折伏魔外。實則正法不係乎此。如溈山雲門。道滿天下。未聞以三世國王失通之故。而少貶其宗風。故綱目雖不削化跡。亦不滯化跡。
  • 宗教 教是佛語。宗是佛心。但愁心不作佛。不愁佛不解語。然通宗不通教。開口便亂道。故是書以傳法正宗。為主而教。尤不可不看。
  • 淨土 佛開淨土一門。實救世之良方。亦參禪之捷徑。達磨未來。遠公始創蓮社。教人一心念佛。要其歸極與直指單傳。毫髮無異。近世雲棲宏師。古佛再來。儼然德山臨濟而不用棒喝。單提念佛話頭。可謂善學柳下惠。不師其跡。讀綱目者。直須識得此意。
  • 宗派 調字號第三十一卷。馬祖石頭會下有二道悟。不可不辨。一道悟嗣石頭。東陽張氏子。初參國一。後謁石頭。頓悟。住荊州城東天皇寺。弟子三人。一慧真。一文賁。一幽閑。恊律即符載撰。一道悟嗣馬祖。渚宮崔氏子。初謁石頭不契。次謁忠國師。後謁馬祖。言下大悟。授記返荊門。節使以天王嗔責。造天王寺於府西供師。弟子一人龍潭崇信。荊南節度使丘玄素撰。據此則龍潭嗣天王。天王嗣馬祖無疑。傳燈乃誤列於石頭法派。而宋景濂護法後記。亦因之。何也。況唐聞人歸登南嶽圭峰答裴相國宗趣。權德輿馬祖塔銘。皆以天王嗣法馬祖。而佛國白達觀頴呂夏卿張無盡。亦皆著辨證傳燈之誤。綱目查明。一一改正。
  • 辨訛 騰字號第三十四卷。乾祐庚戌。吳越王以誕辰飯僧。王問永明。今有真僧降否。曰長耳和尚。乃定光佛應身也。王趨駕參禮。稱為定光出世。長云。永明饒舌。遂跏趺而化。令參號。永明與長耳。同嗣雪峰。初住翠巖天福。丁酉王請住龍冊。即所問之永明也。顯德甲寅。王始建永明寺。請道潛居之。宋建隆辛酉。道潛化王。乃請延壽住永明。自辛酉遡至庚戌。凡十有一年。此時壽未出世。永明寺亦未建。安得謂王所問之永明乃延壽之永明哉。佛書中如此類者頗多。而遺漏處亦不少。姑俟博雅詳訂再續。
  • 序文 綱目卷首。除自述願文及原疏外。止錄宋景濂序傳法正宗記及護教編後記二首。更不敢乞文名公以相粉飾。

(此書業鐫成於癸酉。乃甲戌秋。思翁 予告南還。一見欣然。願序洪愽典要。遂為此書冠冕)

佛祖綱目凡例(終)

佛祖綱目總次

全部綱目內所載。雖西方聖人為大千教主。實遵東土帝王花甲。編年紀號。自序文起至末卷助貲姓氏。止分列四十一卷。共成十二開後。

 第一 董序 (黃引許) 自序 凡例 宋序
  七佛偈 首卷至十八卷
 第二 十九卷至二十八卷
 第三 二十九卷至三十一卷
 第四 三十二卷
 第五 三十三卷
 第六 三十四卷
 第七 三十五卷
 第八 三十六卷
 第九 三十七卷之上
 第十 三十七卷之下
 第十一 三十八卷至三十九卷
 第十二 四十卷至四十一卷 自 善信
  助貲數目

佛祖綱目總次(終)

No. 1594-D 佛祖綱目緣引

刻分燈錄既竣。則諸善信夙生種子蘇蘇發動矣。然心空氏弘願深慈。增進無。且其一生精力。注之佛祖綱目一書。蓋蒐輯全藏纂要鉤玄。而用編年法詮次焉。以迦文為教主。以西竺東土諸祖一花五葉為正宗。以經教義觀淨行神足為旁翼。洎宰官長者諸善知識。靡不賅攝。雖倣通載之例。而盡刊七誤之短。採擷參訂。功兼勞倍。洵可謂貝笈之巨筏。法印之金鎞。令學人薰習。其中不待遍閱三乘十二分教。而心知眼孔一時洞開。如渴飲天漿。如饑餐王膳。又如東海狂。且忽游眾香之國。負茲孱子扶笻百藥之肆。其踴躍歡喜。又詎可量哉。卷凡四十。而嬴彚為十二。將託重十二大法力人。流通演化。業有獨任之者。則謂。末法凌夷。盡大地人。迷却向上一著。與其獨為君子。寧若善與人同。於是廼有分募之脫。悉照徑山規式。各刻姓名卷後。庶幾財法二施。一雨普潤。即半滿功德。不且平等無二乎。莫道心空居士特特漫天頓網打鳳羅龍也。

崇禎五年壬申四月 佛示生日黃廷鵠澹志甫題

No. 1594-E 傳法正宗記序

表大法之真傳。起群生之正信。宜莫如書。然而真丹身毒。相去絕遠。梵言華言。重譯或殊。況屢遭滅斥之禍。生乎其後者。必蒐羅墜逸。徧觀會通。然後能定是非之真諛。聞之士苟獲窺其一偏。遂執為確然之論。斯亦過矣。嗚呼闢邪說之。固伸正議於千載之下。不有先覺學者。將何所從哉。昔者濂讀涅槃經。及智度論。頗知釋迦文佛以正法授迦葉。世世相傳。具有明證。故自前魏支彊梁樓至洛邑。譯續法傳。自七佛至二十五祖婆舍斯多而止。東晉佛跋陀羅至廬山。所譯禪經。自迦葉至二十八祖達摩多羅而止。逮夫後魏之時。崇道屏釋。而沙門曇曜蒼黃逃竄。單錄諸祖之名。匿巖穴間。僅及二十四祖師子尊者而止。佛運重啟。曇曜進為僧統。吉迦夜等遂因之。為付法藏傳。其去前魏一百九十餘年。東晉亦六十二年矣。東魏那連耶舍至鄴。復備譯西域諸所傳授事跡。其次第與禪經不差毫髮。則全闕之分。有不待辨而自明矣。唐興曹溪。大弘達磨之道。傳布益盛。義學者忌之。而神清為甚。乃據法藏傳所列。謂師子遭難。絕嗣不傳。猶以為未足。誣迦葉為小智。不足承佛心印。指禪經實。後來傳會。難以取徵。而好議論之徒。紛紛而起矣。宋明教大師契嵩。讀而病之。博出三藏記。洎諸家紀載。釋迦為表。三十三祖為傳。持法一千三百四人。為分家略傳。而旁出宗證繼焉。名曰傳法正宗記。復畵佛祖相承之像。明其世系。名曰定祖圖。申述禪經。及西域諸師為證。以闢義學者之妄。名曰正宗論。共十二卷。其衛道之嚴。凜凜乎不可犯也。濂竊聞之。太平真君之七年。魏太武用崔浩言。宣告征鎮佛像胡書皆擊破焚燒。當是時諸種經論。多煨燼之末。屋壁之深藏。蓋至於久而後出。以此觀之。曇曜之流。固未必能見禪經。至於諸師之論義。學者亦未必能盡聞之。顧執一時單錄不全之文。而相為詬病。猶將十指而掩日月之光。一口而吸滄溟之水。多見其不知量也。大師之辨析。夫豈得者哉。甬東祖杲禪師以誠篤契道汲汲焉。惟恐法輪不運。合眾緣重刻以傳。嗚呼。書不流通。與無書等。大師固有功於宗乘。而杲公之為。則又有功於大師者也。皆不可以不記。因追序其作者之意於首簡云。

No. 1594-F 釋氏護教編後記

西方聖人。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自從鹿野苑中。直至於提河。演說苦空無我無量妙義。隨機鈍利。分為頓漸。無小無大。盡皆攝入薩婆若海。既滅度後。其弟子阿難陀。多聞總持。有大智慧。結集為修多羅藏。而諸尊者或後或先。各闡化源。優波離集四部律。謂之毗尼。金剛薩埵。於毗盧遮那前。親受瑜伽五部。謂之秘密章句。無著天親頻升知足天宮。咨參慈氏。相與造論。發明大乘。謂之唯識宗旨。西竺龍勝。以所得毗羅之法。弘其經要。謂之中觀論。燉煌杜法順。深入華嚴不思議境。大宣玄旨。謂之華嚴法界觀。毗尼之法。魏嘉平初。曇柯羅始持僧祇戒本。至洛陽。而曇無德曇諦等。繼之立羯磨法。唐南山澄照律師道宣。作疏明之。四分律遂大行。是為行事防非止惡之宗。薩埵以瑜伽授龍猛。猛授龍智。智授金剛智。唐開元中。智始來中國。大建曼茶羅法事。大智道氤。大慧一行及不空三藏。咸師尊之。是為瑜伽微妙祕密之宗。唐貞觀三年。三藏玄奘往西域諸國。會戒賢於那蘭陀寺。因受唯識宗旨以歸。授慈恩窺基。基乃網羅舊說。廣制疏論。是為三乘法相顯理之宗。梁陳之間。北齊惠聞。因讀中觀論。悟旨。遂遙禮龍勝為師。開空假中三觀止觀法門。以法華宗旨。授慧思。思授天台國師智覬。覬授灌頂。頂授智威。智威授惠威。惠威授玄朗。朗授湛然。是為四教法性觀行之宗。隋末順以法界觀授智儼。儼授賢首法藏。至清凉大統國師澄觀。追宗其學。著華嚴疏論數百萬言。圭峰宗密繼之。而其化廣被西方。是為一念圓融具德之宗。瑜伽久亡。南山亦僅存。其盛行於今者。唯天台慈恩賢首而此則世之所謂教者也。世尊大法。自迦葉二十八傳。至菩提達摩。達摩悲學佛者纏蔽於竹帛間。乃弘教外別傳之旨。不立文字而見性成佛。達摩傳慧可。可傳僧璨。璨傳道信。信傳弘忍。忍傳曹溪大鑑禪師惠能。而其法特盛。能之二弟子。懷讓行思。皆深入其閫奧。讓傳道一。一之學。江西宗之。其傳為懷海。海傳希運。運傳臨濟慧照大師義玄。玄立三玄門。策厲學徒。是為臨濟之宗。海之旁出。為溈山大圓禪師靈祐。祐傳仰山智通大師慧寂。父唱子和。微妙玄機。不可湊泊。是為溈仰之宗。思傳希遷。遷之學。湖南宗之。其傳為道悟。悟傳崇信。信傳宣鑑。鑑傳義存。存傳雲門匡真大師文偃。偃之氣宇如王。三句之設。如青天震雷。聞者掩耳。是為雲門之宗。玄沙師備。偃之同門友也。其傳為桂琛。琛傳法眼大師文益。益雖依華嚴六相唱明宗旨。迥然獨立。不涉凡情。是為法眼之宗。遷之旁出。為藥山惟儼。儼以寶鏡三昧五位。顯三種滲漏。傳曇晟。晟傳洞山悟本大師良价。价傳曹山元證大師本寂。而復大震。是為曹洞之宗。法眼再傳。至延壽。流入高句驪。仰山三傳之芭蕉徹。當石晉開運中。遂亡弗繼。雲門曹洞僅不絕如綫。唯臨濟一宗。大用大機。震盪無際。若聖若凡。無不宗仰。此則世之所謂禪者也。嗚呼。教之與禪。本無二門。依教修行。蓋不出於六度梵行。而禪定特居其一。繇眾生根有不齊。故先佛示化。亦不免其異耳。柰何後世各建門庭。互相盾矛。教則譏禪。滯乎空寂。禪則譏教。泥乎名相。籍籍紛紛。莫克有定。是果何為者耶。此則教禪異塗。猶可說也。自禪一宗言之。佛大勝多。與達摩同學禪觀。達摩則遠契真宗。勝多所見一差。遂分為有相無相定慧戒行無得寂靜六門。非達摩闢之。安能至今廓如也。慧能與神秀。同受法於弘忍。能則為頓宗。秀則別為漸宗。荊吳秦洛各行其教。道一神會又同出於能者也。道一則密受心印。神會則復流於知解。一去弗返。而其末流若大珠明教慈受輩。尚何以議為哉。自教一宗言之。慈恩立三教。天台則分四教。賢首則又分五教。麁妙各見。漸圓互指。終不能歸之一致。可勝嘆哉。此雖通名為教。各自立宗。猶可說也。自夫本教之內言之。律學均以南山為宗。真悟智圓律師允堪著會正記等文。識者謂其超出六十家釋義之外。何不可者。至大智律師元照。復別以法華開顯圓意。作資持記。又與會正之師殊指矣。不特此也。四明法智尊者知禮。孤山法慧大師智圓。同祖天台。同學心觀。真妄之異觀。三諦之異說。既抵牾之甚。霅川仁岳。以禮之弟子。又操戈入室。略不相容。諫書辨謗之作。逮今猶使人凜然也。其他尚可以一二數之哉。嗚呼。毗盧華藏圓滿廣大。徧河沙界無欠無餘。非相而相。非緣而緣。非同而同。非別而別。苟涉思惟。即非聖諦。又何在分教與禪之異哉。又何在互相盾矛業擅專門哉。又何在操戈相攻遽背其師說哉。雖然適長安者。南北異塗。東西殊轍。及其所至。未甞不同。要在善學者慎夫所趨而。比丘永壽。甞以閩僧一源所著護教編示予。自大迦葉至於近代諸師。皆有傳贊。文辭簡古。誠奇作也。壽獨惜其不著教禪承傳同異之詳。請予為記。以補其闕略。予因以所聞。之如右。文繁而不殺者。欲其事之著明。蓋不得不然也。

王忠文公褘叢錄中。載佛學一篇。與此文同。末一段云。佛之為道。本無二門。自去聖既邈。源遠而流益分。於是師異指殊。各建戶庭。互相矛盾。禪則譏教。為滯於名相。教則譏禪。為溺於空寂。若律之為用。雖禪教所共持。而取舍各不同。至於為教禪之學者。又各立異以取勝。一彼一此。不相出入。自教宗言之。慈恩立三教。天台則分四教。賢首則又為五教。自禪宗言之。慧能與神秀。同受法於弘忍。能則為頓宗。秀則為漸宗。道一神會同出於能。道一則密契心印。神會則復流於知解。其不同如此。至若天台教宗之一也。而四明知禮。孤山智圓。性善性惡之說。如氷炭之不相投。臨濟禪宗之一也。而或以棒或以喝。至橫川珙。則復以聲偈。其示人之要。如枘鑿之不相合。支派乖錯。論說紛紜。殆不得而悉數也。忠文與文憲。同里同門。故其問學之相合如此。

No. 1594-G 敘七佛

傳燈錄云。古佛應世。綿歷無窮。難以悉數。現在賢劫。有千如來。暨於釋迦。但紀七佛。案長阿含經云。七佛精進力。放光滅暗冥。各各坐樹下。於中成正覺。又曼殊室利。為七佛祖師。金華善慧大士。登松山嵿行道。感七佛引前。維摩接後。今之撰述。斷自七佛而下。

毗婆尸佛(過去莊嚴劫第九百九十八尊)

長阿含云。人壽八萬歲時。此佛出世。種剎利。姓拘利若。父盤頭。母盤頭婆提。居盤頭婆提城。坐波波羅樹下。說法三會。度三十四萬八千人。神足二。一騫茶。二提舍。侍者無憂。子方膺 偈曰。身從無相中受生。猶如幻出諸形像。幻人心識本來無。罪福皆空無所住。

尸棄佛(莊嚴劫第九百九十九尊)

長阿含云。人壽七萬歲時出世。種剎利。姓拘利若。父明相。母光耀。居光相城。坐芬陀利樹下。說法三會。度人二十五萬。神足二。一阿毗浮。二婆婆。侍者忍行。子無量 偈曰。起諸善法本是幻。造諸惡業亦是幻。身如聚沫心如風。幻出無根無實性。

毗舍浮佛(莊嚴劫第一千尊)

長阿含云。人壽□萬歲時出世。種剎利。姓拘利若。父善燈。母稱戒。居無踰城。坐婆羅樹下。說法二會。度人一十三萬。神足二。一扶遊。二鬱多摩。侍者寂滅。子妙覺 偈曰。假借四大以為身。心本無生因境有。前境若無心亦無。罪福如幻起亦滅。

拘留孫佛(現在賢劫第一賢)

長阿含云。人壽四萬歲時出世。種婆羅門。姓迦葉。父禮得。母善枝。居安和城。坐尸利沙樹下。說法一會。度人四萬。神足二。一薩尼。二毗樓。侍者善覺。子上勝 偈曰。見身無實是佛身。了心如幻是佛幻。了得身心本性空。斯人與佛何殊別。

拘那含牟尼佛(賢劫第二尊)

長阿含云。人壽三萬歲時出世。種婆羅門。姓迦葉。父大德。母善勝。居清淨城。坐烏暫婆羅門樹下。說法一會。度人三萬。神足二。一舒槃那。二鬱多樓。侍者安和。子導師 偈曰。佛不見身知是佛。若實有知別無佛。智者能知罪性空。坦然不怖於生死。

迦葉佛(賢劫第三尊)

長阿含云。人壽二萬歲時出世。種婆羅門。姓迦葉。父梵德。母財主。居波羅柰城。坐尼拘律樹下。說法一會。度人二萬。神足二。一提舍。二婆羅婆。侍者善友。子集軍 偈曰。一切眾生性清淨。從本無生無可滅。即此身心是幻生。幻化之中無罪福。

釋迦牟尼佛(賢劫第四尊)

長阿含云。人壽一百歲時出世。本在一萬歲時。為觀眾生。無機可度。至百歲。劫末苦逼。故出乎世。種剎利。姓瞿曇。父淨飯。母大清淨。居舍衛城。坐菩提樹下。說法一會。度人無數。神足二。一舍利弗。二目犍連。侍者阿難。子羅睺羅 偈曰。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

幻寄居士瞿汝稷曰。始予錄指月錄。七佛第書其偈。阿含化跡皆削焉。既見世之人。麁聞即心即佛者。率多撥無報化乃悟。昔人載此之妙密。蓋偈闡法身之極致。阿含示化跡之大略。可謂斷常俱遣。事理兩融者矣。傳燈成於道原。而裁定於楊大年。其旨不苟也。因具錄之。此錄稍錄神通亦以此。

佛祖綱目敘七佛卷(終)

No. 1594

佛祖綱目卷第一(天字號)

甲子(周康王二年起)己丑(周昭王元年)癸亥(周昭王三十五年止)

周姬姓。起武王己卯。止赧王乙巳。三十七主。合八百六十七年。世尊乃第四主昭王二十六年示生。故今斷自昭王甲寅起 世尊生時。此方江河泛漲。泉井溢出。大地震動。有五色光。貫太微宮。王問群臣。是何祥瑞。太史蘇繇奏曰。西方有聖人生。王曰。於此何如。繇曰。此時無他。一千年後。聲教被及。王令刻石。埋於南郊。誌之云。

(甲寅)釋迦牟尼佛示現受生

釋迦牟尼佛。賢劫第四佛也。然燈佛所為善慧仙人。甞買蓮花供佛。又見地濕。脫衣布地解髮覆之。佛記善慧。汝過阿僧祗劫。於五濁惡世。當得成佛。號釋迦牟尼○賢劫第三尊。迦葉佛時。為護明菩薩。命終往生兜率陀天。為諸天主。說補處行。亦於十方國土。現種種身。為諸眾生。隨宜說法。乃至作佛期運將至。即觀今閻浮提諸眾生。皆我初發心來。所成熟者。堪受玅法。餘國邊地。皆不應生此世界。迦毗羅國。最為處中。往古諸佛出興。皆生於此。諸族種姓。剎帝利第一。瞿曇苗裔。聖王之後。淨飯王過去因緣。具足清淨性行。夫妻真正。堪為父母。既作此觀。遂集諸天子。告言。我今不久。捨此天宮。生閻浮提。出家學道。成一切種智。設大法會。廣利人天。汝等亦當同受法食。諸天子歡喜踊躍。各心念言。菩薩不久。當成正覺。時菩薩乘六牙白象。發兜率宮。降神母胎。淨飯王夫人摩耶。於寤寐間。見菩薩騰空來。從右脇入。影現於外。如處琉璃顧。見自身。如日月照。菩薩在胎。晨朝為色界諸天說法。日中為欲界諸天說法。晡時為諸鬼神說法。夜三時亦復如是。成熟無量眾生。甲寅四月八日。日初出時。摩耶手攀無憂樹枝。菩薩從右脇出。時樹下生七莖七寶蓮花。菩薩墮蓮花上。自行七步。舉其右手而言。天上天下。惟我獨尊。無量生死。於今盡矣。此生利益一切天人。說是言。四天王接置寶几。龍王吐清淨水。灌太子身。王以太子生時諸瑞吉祥。遂名薩婆悉達。(此言頓吉)時香山有一梵仙。名阿私陀。具足五通。能斷疑惑。以神通力。騰空而來。相太子。忽然悲泣。王驚問故。仙人答曰。太子具三十二相。年十九為轉輪聖王。若出家者。成一切種智。然王太子決定成一切種智。轉無上法輪。我今年百二十。不久命終。生無想天。不覩佛興。不聞經法。故自悲耳。太子生七日。摩耶命終。生忉利天。王囑姨母波闍波提養育 太子初生。口稱獨尊。言便默。如諸嬰孩。七歲王令學書。訪國中第一聰明婆羅門。名曰選友。為太子師。婆羅門授以梵書佉留書。太子問。閻浮提中有幾種書。師默然。又問。阿字何義。師又默然。即從座起。問曰。太子初生時。自言天人之中最尊最勝。此言不虗。惟願為說閻浮提凡有幾種。太子曰。閻浮提中。梵書。佉留書。護眾書。疾堅書。龍鬼書。捷沓和書。阿須倫書。鹿輪書。天腹書。轉數書。轉眼書觀空書。攝取書。具有天地八部四洲鳥獸等音聲諸書。有如是等六十四種。又阿字是梵音聲。此字義是不可壞。亦是無上真正之道義。凡如此義。無量無邊。婆羅門白王。太子是天人第一之師。云何欲令我教耶。復令忍天教兵法。太子自能通達。忍天反禮太子。

佛祖綱目卷第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5 冊 No. 1594 佛祖綱目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