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5冊
No.1590 錦江禪燈 (20卷)
【清 通醉輯】
第 8 卷

下一卷
 

錦江禪燈卷第八

大鑒下第十八世

東林顏法嗣

汀州報恩法演禪師

果州人。上堂。舉俱胝豎指因緣。師曰。佳人睡起懶梳頭。把得金釵插便休。大抵還他肌骨好。不塗紅粉也風流。

婺州智者元菴真慈禪師

潼川李氏子。初依成都正法寺出家。具戒後遊講肆。聽講圓覺。至四大各離。今者妄身當在何處。畢竟無體實同幻化。因而有省。作頌曰。一顆明珠。在我者裏。撥著動著。放光動地。以呈諸講師。無能曉之者。歸以呈其師。遂舉狗子無佛性話詰之。師曰。雖百千萬億公案。不出此頌也。其師以為不遜。乃叱出。師因南遊。至廬山圓通挂搭。時卍菴為西堂。為眾入室。舉僧問雲門。撥塵見佛時如何。門云佛亦是塵。師隨聲便喝。以手指胷曰。佛亦是塵。師復頌曰。撥塵見佛。佛亦是塵。問了答了。直下翻身。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又頌塵塵三昧曰。鉢裏飯桶裏水。別寶崑崙坐潭底。一塵塵上走須彌。明眼波斯笑彈指。笑彈指。珊瑚枝上清風起。卍菴深肯之。

昭覺紹淵禪師

上堂。舉僧問雲門。樹凋葉落時如何。門曰體露金風。師曰。要明陷虎之機。須是本色衲子始得。雲門大師具逸羣三昧。擊節扣關。於閃電光中。出一隻手。與人解黏去縛。拔楔抽釘。不妨好手。子細檢點將來。大似與賊過梯。昭覺則不然。忽有僧問。樹凋葉落時如何。只答他道。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且道。與雲門是同是別。復曰。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上堂。鎔瓶盤釵釧作一金。攪酥酪醍醐成一味。如是賓主道台。內外安和。五位君臣齊透。四種料揀一串。放行則細雨濛濛。秋風颯颯。把住則空空如也。誰敢正眼著。且道。放行為人好。把住為人好。復曰。等閑一似秋風至。無意涼人人自涼。

張栻字敬夫

累官吏部侍郎。嘗問道於道顏曰。見即便見。擬思即差。又作麼生。顏曰。還問不知有。栻曰。政當知有時如何。顏曰。聞聲見色只如常。栻豁然有省。乃留偈曰。聞聲見色只如常。熟察精麤理自彰。脫似虗空藏碧落。曾無少剩一毫芒。顏然之。後方疾革。定叟求教。栻曰。蟬蛻人欲之私。春融天理之妙。語訖而逝。栻平生潛心經史。動以古聖賢自期。所著有論孟太極諸書。學者稱為南軒先生。

西禪需法嗣

南劍州劍門安分菴主

少與木菴同業安國。後依懶菴。未有深證。辭謁徑山大慧。行次江干。仰瞻宮闕。聞街司喝侍郎來。釋然大悟。作偈曰。幾年箇事挂胷懷。問盡諸方眼不開。肝胆此時俱裂破。一聲江上侍郎來。遂徑回西禪。懶菴迎之。付以伽棃。自爾不規所寓。後菴居劍門。化被嶺表。學者從之。所作偈頌走手而成。凡千餘首。盛行於世。

大溈行法嗣

常德府德山子涓禪師

潼川人。上堂。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遂喝曰。鯨吞海水盡。露出珊瑚枝。眾中忽有箇衲僧出來道。長老休寐語。却許伊具一隻眼。上堂。橫按拄杖曰。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循環逆順數將來。數到未來無盡日。因七見一。因一亡七。踏破太虗空。銕牛也汗出。絕氣息無踪跡。擲拄杖曰。更須放下者箇。始是參學事畢。上堂。拈拄杖曰。有時奪人不奪境。拄杖子七縱八橫。有時奪境不奪人。山僧七顛八倒。有時人境兩俱奪。拄杖子與山僧削迹吞聲。有時人境俱不奪。卓拄杖曰。伴我行千里。君過萬山。忽然撞著臨濟大師時如何。喝曰。未明心地印。難透祖師關。

育王光法嗣

臨安北居簡禪師

潼州龍氏子。依邑之廣福院得度。參別峰塗毒。沉默白究。一日閱卍菴語有省。再參佛照機契。自是往來其門者五十年。走江西。訪仲溫於羅湖。與師議論。大奇之。遂以大慧居洋嶼菴竹篦付之。師異焉。久之出世台之報恩。晚遷淨慈。上堂。識得一。萬事畢。了事衲僧。一字不識。直饒恁麼。未稱全提。禹力不到處。河聲流向西。上堂。舉密師伯與洞山在餅店。密於地上畵一圓相。謂洞山曰。把將去。山曰。拈將來。後來保寧勇和尚曰。非但二人提不起。盡大地人亦提不起。北敢道。保寧計窮力盡。上堂。舉趙州入僧堂曰。有賊有賊。見一僧便捉曰。賊在者裏。僧曰。不是某甲。州托開曰。是即是。不肯承當。師曰。趙州收處太寬。放去太急。淨慈則不然。家賊難防。家財必喪。卓拄杖曰。只可錯捉。不可錯放。淳祐丙午春示寂。書偈曰。四月一日珍重六字。至期假寐而逝。

未詳法嗣

蜀僧方辨

謁六祖。曰善塑。祖正色曰。試塑看。辨不領旨。乃塑祖。可高七尺。曲盡其玅。祖觀之曰。汝善塑佛性否。曰不善佛性。醻以衣物。辨禮謝而去。

太瘤蜀僧

居眾。甞歎佛法混濫。異見蜂起。乃曰。我參禪若得真正知見。當不惜口業。遂發願禮馬祖墖。長年不輟。忽一日墖放光。感而有悟。後徧至叢林。勘老宿。過雪竇山前云。者老漢。口裏水漉漉地。竇聞其語。意似不平。及太見。竇云。你不肯老僧那。太云。老漢果然水漉漉地。遂摵一坐具便出。直歲不甘。中路令人毆打。損太一足。太云。此是雪竇使之。他日須折一足償我。後果如其言。

蜀中仁王欽禪師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聞名不如見面。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閙市裏弄猢猻。曰如何是道。曰大蟲看水磨。

德普禪師

緜州蒲氏子。得度受具。解唯識起信論。兩川無敢詰難。號為義虎。時惟勝還自江西。呂大防出鎮成都。執弟子禮。日夕造室。普竊聽其議。一不能曉歸臥看屋梁曰。勝昔甞業講有聲。呂公世稱賢者。相與敬信如此。吾乃不信可乎。乃出蜀至荊州金鑾。夜與一衲俱。普問。經論何負禪宗。而長老多譏訶之耶。曰以其是識情義理思想邊量。非能發聖得道。脫有得道發聖者。皆藉之以為緣耳。倘不因自悟。惟經論是仗。則能讀能知能見解者。皆證聖成道去矣。惟以死語是所知障故。祖師西來也。如經言。一切眾生本來成佛。汝信之乎。曰世尊之語。豈敢不信。曰既信矣。遠來何為。曰聞禪宗有別傳法故來耳。衲笑曰。是則未信。非能信也。今積翠南禪師出世久。子見之不宜後。普即日遂行。熈寧元年至黃龍。問阿難問迦葉。世尊傳金襴外。別傳何法。迦葉呼阿難。難應諾。迦葉曰。倒却門前剎竿著。意旨如何。南曰。上人出蜀。曾到玉泉否。曰曾到。又問。曾挂搭否。曰一夕便發。南曰。智者道場。關將軍打供與結緣幾時何妨。普默然理前問。南俛首。普趨出大驚曰。兩川義虎。不消此老一唾。

潼川報恩道熈禪師

曾與寶福送書。往泉州王太尉處。尉問。漳南和尚。近日還為人也無。師云。若道為人。即屈著和尚。若道不為人。又屈太尉。尉云。道取一句。待銕牛能囓草。木馬解含煙。師云。某甲惜口喫飯。尉良久又問。驢來馬來。師云。驢馬不同途。尉云。爭得到者裏。師云。謝太尉領話。

范蜀公送圓悟禪師行脚

觀水莫觀污池水。污池之水魚鱉卑。登山莫登迤邐山。迤邐之山草木稀。觀水須觀滄溟廣。登山須登泰山上。所得不淺所見高。工夫用盡非徒勞。南方幸有選佛地。好向其中窮玅旨。他年成器整頹綱。不負男兒出家志。大丈夫休擬議。豈為虗名滅身計。百年隨分覺無多。莫被光陰暗添歲。成都況是繁華國。打住只因花酒惑。吾師幸是出家兒。肯隨齷齪同埋沒。吾師幸有虹蜺志。何事躊躇溺泥水。豈不見。吞舟之魚不隱卑流。合抱之木不生丹丘。大鵬一展九萬里。豈同春岸飛沙鷗。何如急駕千里驥。莫學鷦鷯戀一枝。直饒講得千經論。也落禪家第二機。白雲長是戀高臺。暮朝籠不暫開。為慰蒼生霖雨望。等閑依舊出山來。又不見。荊山有玉名璚瑤。良工未遇居縫蒿。當時若不離荊楚。爭得連城價倍高。

無心廣道者

梓州人。初遊方。問雲葢智和尚。興化打維那意旨如何。智下禪牀展兩手吐舌示之。廣打一坐具。智云。此是風力所轉。又問石霜琳和上。琳云。你意作麼生。廣亦打一坐具。琳云。好一坐具。祇是你不知落處。又問真淨。淨云。你意作麼生。廣亦打一坐具。淨云。他打你亦打。廣於此大悟。淨因作頌曰。丈夫當斷不自斷。興化為人徹底漢。後從他眼自開。棒了罸錢趂出院。

漢中沙門意忠上座

尋師訪道。選佛參禪。干木隨身。逢場作戲。然其場也戲乎一時。以其功也利益千古。於是革其舊制。郢人猶迷。狥器投機。變通在我。豈以繩墨拘其大猷。而為規矩之所限哉。是謂有子不可教。其可教者語言糟粕也。非心之至玅。其至玅之心在我。不在文字語言也。縱有明師密授。不如心之自得。故曰得之於心。應之於手。皆霛然心法之玅用也。故有以破麥也即為其磑。欲變米也即為其碾。欲取也即為其羅。欲去糠也即為其扇。而規模法則。總有關捩。消息既通。皆不撥而自轉。以其水也。一波纔動。前波後波。波波應而無盡。以其磑也。一輪纔舉。大輪小輪。輪輪運而無窮。由是上下相應。高低共作。其玅用也。出乎自然。故不假人力之所能為。而奇絕可觀。玄之又玄。然後左旋右轉。豎去橫來。更相擊觸。出大法音。皆演苦空無常無我諸波羅密。而聞者聞其心。見者見其性。以至嗅甞知覺。盡獲法喜禪悅之樂。又何即米諸所須物。供香積厨而為二膳。飽禪者輩。往來選佛者歟。

自慶藏主

蜀人。叢林知名。徧參真如晦堂普覺諸大老。游廬阜。入都城。見法雲圓通禪師。與秀大師偕行。到法雲。秀得參堂。以慶藏主之名達圓通。通曰。且令別處挂搭。俟此間單位空。即令參堂。慶在智海偶臥病。秀欲詣問所苦。而山門無假。乃潛出智海見慶。慶以書白圓通。道秀越規矩出入。圓通得書知之。夜參大罵。此真小人。彼以道義故。[拚-ㄙ+ㄊ]出院來訊汝疾。返以此告訐。豈端人正士所為。慶聞之遂掩息。叢林盡謂。慶遭圓通一詬而卒。

峩眉山白長老

甞云。鄉人雪竇有頌百餘首。其詞意不甚出人。何乃浪得大名於世。遂作頌千首。以多十倍為勝。自編成集。妄意他日名壓雪竇。到處求人賞音。有大和山主。徧見當代有道尊宿。得法於法昌遇禪師。出世住大和。稱山主。氣吞諸方。不妄許可。白其頌往謁之。求一言之鑒。取信後學。大和見乃唾云。此頌如人患鵶臭。當風立地。其氣不可聞。自是白不敢出似人。後黃魯直聞之。到成都大慈寺。大書於壁云。峩眉白長老。千頌自成集。大和曾有言。鵶臭當風立。無師自悟之流。費盡心血。將謂取勝於人。及見智者。一場熱閧。只為貢高墮此窟穴。參學人。切莫萌此遺臭諸方。

大鑒下第十九世

天童傑法嗣

夔州臥龍山破菴祖先禪師

廣安州王氏子。初參密菴。聞上堂語有省。後菴住霛隱。命師分座。有道者請益曰。胡孫捉不住時如何。師曰。用捉他作甚麼。如風吹水。自然成紋。住後上堂。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忍俊不禁。為諸人作箇撇脫。拈拄杖卓一下曰。流水暗消溪畔石。勸人除却是非難。

饒州薦福曹原生禪師

南劍人。詠霛雲石曰。雲去雲來非有意。雲來雲去亦無心。有無截斷霛何在。突兀一峰青到今。

大鑒下第二十世

臥龍破菴先法嗣

臨安府徑山無準師範禪師

劍州雍氏子。九歲出家。請益老宿坐禪之法。宿曰。禪是何物。坐底是誰。師晝夜體究。一日如廁。提前話有省。謁育王佛炤。炤問。何處人。師曰劍州。炤曰。帶得劍來麼。師隨聲便喝。炤笑曰。者烏頭子。也亂做。至霛隱。時破菴為第一座。同遊石筍菴。有道者請益胡孫子話。師於旁大悟。初住明州清源。後受詔住徑山。上堂。霛山指月。曹溪話月。遞代相傳。證龜成鼈。範上座尋常有一張口。挂在壁上。未曾動著。今日無端入者行戶。事到如今。只得東簸西簸。未免拈起多年曆日。於中點出些子悞賺處。說似諸人。且要郭大李二鄧四張三。知得江南兩浙春寒秋熱。雖然如是。黃河三千年一度清。上堂。若論箇事。直是省要易會。多是諸人自作艱難。自作障礙。所以有時東廊西廊。見諸人和南問訊。山僧便乃低頭相接。其實無他。只要諸人識得長老是西川隆慶府人氏。若識得去。便與諸人打些鄉談。說些鄉話。如今且未說。你識得長老。且各自知得。自家鄉貫也得。還知麼。明州六縣。奉化八鄉。上堂。名不得。狀不得。取不得。捨不得。只麼得。且道得箇甚麼。三人證龜成鼈。理宗召入脩政殿。奏對詳明。賜金襴僧伽衣。又宣詔慈明殿。陞座說法。帝垂簾而聽。賜號佛鑑。淳祐己酉三月旦日疾作。遂陞座謂眾曰。山僧既老且病。無力與諸人東語西話。今勉強出來。將從前說不到的。盡情向諸人抖擻去也。遂起身抖衣曰。是多少。便歸方丈。十五日集眾遺囑。至夜書偈曰。來時空索索。去也赤條條。更要問端的。天台有石橋。擲筆而逝。墖全身於圓照菴。

臨安府霛隱石田法薰禪師

眉山彭氏子。初遊石霜。禮雷遷墖。述偈曰。一念慈容元不隔。何須特地賜乖張。平高就下婆心切。惱得雷公一夜忙。師名因是大著。聞穹窿破菴道望。遂往依焉。室中舉世尊拈華迦葉微笑。師曰。焦磚打著連底凍。赤眼撞著火柴頭。菴陰奇之。初住蘇之高峰。遷楓橋鍾山淨慈霛隱。示眾。但得本。莫愁末。喚甚麼作本。喚甚麼作末。松栢千年青。不入時人意。牡丹一日紅。滿城公子醉。山僧恁麼道。若有不肻底。是我同參。弟子師俊。繪師像求贊。有曰。末後一句分付廚山。眾頷訝之。明日忽示疾。退歸保壽。趣辦終焉計。窆全身於院之後山。

南康府雲居即菴慈覺禪師

蜀人。舉僧問葉縣。如何是學人密用心處。縣曰閙市輥毬子。曰意旨如何。縣曰普請眾人看。師頌曰。輥毬閙市眾人看。一陣清風吹面寒。定亂不須雙刃劍。活人何必九還丹。師始登雲居時。先一夕宿瑤田庄。夢伽藍安樂公謂曰。汝與北山。祇有一粥緣。明日午後至寺。晚參罷。會同袍二僧鬬狠。聞於司。凡新到例遭斥逐。師深切疑訝。後數年。蜀士有宦達於朝。以雲居虗席。請師補處。師欣然承命。且復徵往夢。竟至瑤田庄而寂。

淨慈仲頴法嗣

溫州江心一山了萬禪師

族臨川金氏。貌瘠而弱。年十五。業程文有聲。然素志出家莫奪去。從金溪常樂院思仁祝髮。俄有霛芝產戶樞。占者曰。吉徵也。及遊方。謁偃溪聞公。荊叟珏公。簡翁敬公。皆相語合。柬叟領南屏。擇師掌記。師偶經神祠。見紙隨風旋起。師脫然忘所證。亟以白叟。詰之終無凝滯。遂蒙印可。未幾江淮總統。以開先迎居之。師蒞事。叢林鼎新。又十年升住江心。少不適意。輒棄去。寺眾數百懇留。隨至馮公嶺。不從。泣別散去。師恬然如脫桎梏焉。

大鑒下第二十一世

無準範法嗣

明州天童別山祖智禪師

蜀之順慶楊氏子。十四得度。聞僧誦六巖語悅之。時巖住蘇之穹窿。亟往從焉。因閱華嚴經。彌勒樓閣入還閉之語。恍如夢覺。遂頌霛雲見桃花曰。萬緣叢中紅一點。幾人歡喜幾人嗔。巖頷之。最後見無準於雪竇。準知是法器。待之彌峻。時或棒喝交下。一語不少貸。師擬對。輒噤不能發。由是知解都喪。久之作而言曰。吾生平伎倆皆死法。今見此翁。始行活路。既而準移徑山。命師分座。寶祐丙辰。被旨住天童。一囊一鉢。縛茅以居。庚辰九月旦示眾曰。雲淡月華新。木脫山骨露。有天有地來。幾箇眼睛活。有省問者。師曰。不及相見。各自努力。越十日。夜分呼侍者。囑後事。珍重大眾。叉手而寂。

金山開法嗣

臨安府徑山石溪心月禪師

眉州人。僧問。如何是佛。師曰。矮子看戲。

大鑒下第二十二世

無用寬法嗣

重慶府縉雲山如海真禪師

碧峰參。師於地上畵一圓相。峰以袖拂之。師復畵一圓相。峰於中增一畵。又拂之。師再畵如前。峰又增一畵成十字。又拂之。師復畵如前。峰於十字加四隅成卍文。又拂之。師乃總畵二十圓相。峰一一具答。師曰。汝今方知佛法宏勝如此。宜往朔方。其道大行。

大鑒下第二十五世

少林𥙿法嗣

昭覺仲慶禪師

上堂。喫鹽添得渴。下座。僧問。喫鹽添得渴旹如何。師曰。齩影子無屎喫。

後菴照法嗣

[障-音]邡進禪師

僧問。逢橋折橋旹如何。師曰。那討者般人。進云。師意如何。師曰。從來好手不彰名。

大鑒下第二十六世

古拙俊法嗣

普州東林無際悟禪師

二十出纏。縛竹為菴。研勵無懈。四指大書帖亦不看。只是拍盲做鈍工夫。後得大徹大悟。師有偈曰。無念即著空。有念即著執。有無兩相忘。非空亦非執。又曰。寂照無上下。光明處處通。本來無皂白。何處不含容。楚山參。師問。數年來住在何處。山曰。我所住廓然無定在。師曰。汝有何所得。山曰。本自無失。何得之有。師曰。莫不是學得來底。山曰。一法不有。學自何來。師曰。汝落空耶。山曰。我尚非我。誰落誰空。師曰。畢竟如何。山曰。水淺石出。雨霽雲收。師曰。莫亂道。只如佛祖來也不許。你若縱橫吞得一大藏教。現百千神通。到者裏更是不許。山曰。和尚雖是把斷要津。其奈勞神不易。師拍膝一下曰。會麼。山便喝。師笑曰。克家須是破家兒。恁麼幹蠱也省力。山掩耳而出。授法偈曰。我無法可付。汝無心可受。無付無受心。何人不成就。

大鑒下第二十七世

東林悟法嗣

簡州天成寺楚山紹琦禪師

唐安雷氏子。八歲入鄉校。授經成誦。九歲失怙。詣玄極通禪師。學出世法。後謁無際。示以無字公案。偶聞開靜板鳴。礙膺氷泮。往見際。際曰。還我無字意來。師曰。者僧問處偏多事。趙老何曾涉所思。信口一言都吐露。翻成特地使人疑。曰如何是汝不疑處。師曰。青山綠水。燕語鶯啼。歷歷分明。更疑何事。曰未在更道。師曰。頭頂虗空。脚踏實地。際曰。亦未在。師乃禮拜。際曰。如是如是。後居天柱。僧問。如何是天柱境。師曰。濶雲歸。山高日出遲。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額下眉遮眼。腮邊耳搭肩。曰如何是天柱家風。師曰。雲甑炊松粉。氷鐺煑月團。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海神撒出夜明珠。曰學人不會。師曰。文殊失却玻瓈盞。曰如何是佛。師曰。生銕秤錘。曰如何是法。師曰。石頭土塊。曰如何是僧。師曰。黑漆拄杖。曰不涉寒暑者。是甚麼人。師曰。為汝道了也。汝還識否。僧擬對。師咄曰。擬心即乖。開口便錯。眨得眼來。錯過去也。曰原來恁地近那。師曰。汝見箇甚麼道理。曰面目分明。當機不露。師震聲一喝。僧當下豁然。景泰五年。住投子。僧問。遠離皖山。來據投子。海眾臨筵。請師祝聖。師曰。鼎內長生篆。峰頭不老松。曰祝聖蒙師的旨。投子家風事若何。師曰。提瓶穿市過。不是賣油翁。曰只如祖師道。不許夜行。投明須到。還端的也無。師曰。雖然眼裏有筋。爭奈舌頭無骨。曰趙州道。我早侯白。更有侯黑。意作麼生。師曰。不因弓矢盡。未肯豎降旗。問今日和尚陞座說法。未審有何祥瑞。師曰。麒麟步驟丹霄外。優鉢花開烈火中。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雪消山頂露。風過樹頭搖。

無礙鑑禪師

閬中人。法嗣於無際悟。甞作牧牛頌以示人。自序曰。夫有相有因。故立牧牛規矩。無面無狀。了無從處安名。廣開法施醫方。量擬病根瘳痼。逾城雖異。入室皆同。不妨信手招來。也是一場懡[怡-台+羅]。自無始劫來。牧頭水牯。掣斷鼻繩。犇競馳走。歷遍郊坰。無處揣摸。孜孜忖度籌量。數數推窮大事。欲拯迷途。須循捷徑。罔辭勞苦。而步水登山。峭緊芒鞋。而描踪捕跡。葢由迷頭認影。眷戀芳叢。背覺合塵。貪愛自弊。坑坎堆阜窈窱。幾番退屈狐疑。煙霞浩渺幽深。憤志豈容疎慢。深加勇猛精進。一心惟覓畽痕。踤然[囗@力]地逢伊。觸碎銀山銕壁。安居折脚鐺下。柴門谷口雲深。玉鑑涵秋。炯炯氷壺浸月。梁山慣愛揚家醜。始信南泉喚作牛。明初墖於閬之圓覺菴。

太平府八峰山廣善寶月潭禪師

大慧參。師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慧曰。東嶺上有雲。師曰。有雨雲無雨雲。慧曰。雨淋淋地。師曰。下後如何。慧曰。白浪滔天。師曰。如何是萬法歸一。慧曰。人間寒暑不能侵。師曰。如何是青州布衫。慧曰。賴遇良工手。師曰。杲日當空無所不照。因甚麼被片雲遮却。慧曰。船去船來岸不移。師曰。人人有箇影子。因甚踏不著。慧曰。昨日有人從廣東來。師曰。盡大地是火坑。得何三昧不被燒却。慧曰。東海鯉魚吞却日。師曰。如是如是。付以偈曰。乾坤雖大不能藏。日月雖明難逾光。紹續慧燈常不滅。流傳千古繼諸方。闍維。墖於中川報恩寺。

重慶府西禪雪峰瑞禪師

天奇參。師問。無奇乃移時方覺。答曰。底頑氷吞宇宙。性湖明月匣天寒。師大喝曰。汝還有嫌凡愛聖底心。掃妄求真底見。奇曰是。師曰。你若嫌凡愛聖。斷般若之善根。你若掃妄求真。絕諸佛之命脈。震聲又喝。真又是誰。妄又是誰。凡又是誰。聖又是誰。奇心中豁然。

少室淳拙才法嗣

益都亮禪師

問僧。何處來。僧曰。東西南北來。師打曰。無主孤魂。僧曰。瞎棒不得亂打。師曰。瞎棒且喜有箇瞎漢喫在。僧云瞎瞎。師曰。瞎了八萬四千毛孔。也未在。

錦江禪燈卷第八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5 冊 No. 1590 錦江禪燈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