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85冊
No.1590 錦江禪燈 (20卷)
【清 通醉輯】
第 3 卷

下一卷
 

錦江禪燈卷第三

  大鑒下第八世

   雲門偃法嗣

興元府普通封禪師

僧問。今日一會何似靈山。師曰。震動乾坤。問如何是普通境。師曰。庭前有竹三冬秀。戶內無燈午夜明。

益州鐵幢覺禪師

僧問。十二時中如何履踐。師曰。光剃頭淨洗鉢。問如何是道。師曰踏著。曰如何是道中人。師曰。退後三步。問諸佛出世當為何事。師曰。截耳臥街。

眉州福化充禪師

僧問。如何是大人相。師曰。山僧者裏不曾容易對闍黎。曰如何得相承去。師曰。白雲雖有影。綠竹且無陰。問天皇也恁麼道。龍潭也恁麼道。未審和尚作麼生道。師曰。汝試道看。曰比來請益。豈無方便。師曰。將謂是海東舶主。元來是北地番人。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十字路頭華表柱。曰學人不會。乞師再指。師曰。君自行東我向西。

眉州黃龍贊禪師

僧問。如何是和尚關棙子。師曰。少人踏得著。曰忽踏得著時如何。師曰。汝試進前看。僧便喝。師便打。問僧。近離甚處。曰香林。師曰。在彼多少時。曰六年。師曰。世尊在雪山六年。證無上菩提。汝在香林六年。成得個甚麼。僧無語。師曰。移廚喫飯漢。

鹿門真法嗣

益州崇真禪師

僧問。如何是禪。師曰。澄潭釣玉兔。曰如何是道。師曰。拍手笑清風。問如何是大人相。師曰。泥揑三官土地堂。

曹山霞法嗣

嘉州東汀和尚

僧問。如何是向去底人。師曰。石女紡麻縷。曰如何是却來底人。師曰。扇車關捩斷。問徧界是佛身。教某甲甚麼處立。師曰。孤峯頂上木人叫。紅焰輝中石馬嘶。

雲居岳法嗣

梓州龍泉和尚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不在闍黎分上。問學人欲跳萬丈洪崖時如何。師曰。撲殺。

含珠哲法嗣

洋州龍穴山和尚

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騎虎唱巴歌。問既是善知識。為甚麼却與土地燒錢。師曰。彼上人者難為酬對。

紫陵一法嗣

興元府大浪和尚

僧問。既是活河神。為甚麼被水推却。師曰。隨流始得妙。住岸却成迷。

大鑒下第九世

黃龍機法嗣

眉州黃龍繼達禪師

僧問。如何是衲。師曰。針去線不回。曰如何是帔。師曰。橫鋪四世界。豎葢一乾坤。曰道滿到來時如何。師曰。要羹與羹。要飯與飯。問黃龍出世。金翅鳥滿空飛時如何。師曰。問汝金翅鳥。還得飽也無。

興元府玄都山澄禪師

僧問。喜得趨方丈。家風事若何。師曰。西風開曉露。明月正當天。曰如何拯濟。師曰。金鷄樓上一下鼓。問如何是沙門行。師曰。一切不如。

嘉州黑水和尚

初參黃龍。便問。雪覆蘆花時如何。龍便打。師於此有省。即便禮拜。

眉州昌福達禪師

僧問。學人來問師則對。不問時師意如何。師曰。謝師兄指示。問本來則不問。如何是今日事。師曰。師兄者問大好。曰學人不會時如何。師曰。謾得即得。問國有寶刀。誰人得見。師曰。師兄遠來不易。曰此刀作何形狀。師曰。要也道。不要也道。曰請師道。師曰。難逢難遇。問石牛水上臥時如何。師曰。異中還有異。妄計不浮沉。曰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翅天日落。把土成金。

大龍洪法嗣

興元府普通院從善禪師

僧問。法輪再轉時如何。師曰。助上座喜。曰合譚何事。師曰。異人掩耳。曰便恁麼領會時如何。師曰錯。問佩劍叩松關時如何。師曰。莫亂作。曰誰不知有。師曰出。

護國遠法嗣

懷安軍雲頂德敷禪師

初參護國。問曰。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時如何。國曰。罷攀雲樹三秋果。休弄碧潭孤月輪。師乃頓釋所疑。住後。成都帥請就衙陞座。有樂營將。出禮拜起。回顧下馬臺曰。一口吸盡西江水即不問。請師吞却堦前下馬臺。師展兩手唱曰。細抹將來。營將猛省。

石門徹法嗣

嘉州承天義懃禪師

僧問。如何是承天境。師曰。兩江夾却青盲漢。一帶山藏赤脚蠻。問如何是諦實之言。師曰。措大巾子黑。

德山密法嗣

興元府中梁山崇禪師

僧問。垂絲千尺。意在深潭時如何。師曰。紅鱗掌上躍。

益州東禪秀禪師

僧問。既是善神。為甚麼却被雷打。師曰。世亂奴欺主。年衰鬼弄人。問如何是一代時教。師曰。多年故紙。

乾明居信法嗣

[郫-卑+((白-日+田)/廾)]縣西禪埀白禪師

僧問。香煙纔起大眾雲臻。祖意西來請師垂示。師云。心光自照。僧云。恁麼則一句於師親領得。永鎮[郫-卑+((白-日+田)/廾)]城萬古傳。師云。是人有分。

雙泉寬法嗣

襄州延慶宗本禪師

僧問。魚未跳龍門時如何。師曰。擺手入長安。曰跳過後如何。師曰。長安雖樂。不可久留。

香林遠法嗣

灌州羅漢和尚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牛頭阿旁。曰如何是法。師曰。劍樹刀山。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井中紅焰。日裏浮漚。曰如何領會。師曰。遙指扶桑日那邊。問如何是本來心。師曰。蹉過了也。

灌州青城香林信禪師

僧問。覿面相呈時如何。師曰。築著鼻孔。

妙勝臻法嗣

西川雪峯欽山主

上堂。昨日一。今日二。不用思量。快須瞥地。不瞥地。蹉過平生沒巴鼻。咄。

大鑒下第十世

黃龍達法嗣

眉州黃龍禪師

僧問。如何是密室。師曰。斫不開。曰如何是密室中人。師曰。非男女相。問國內按劍者是誰。師曰昌福。曰忽遇尊貴時如何。師曰不遺。

清凉益法嗣

大梅慧明禪師

參法眼得心印。初菴於大梅。有禪者來參。師問。近離甚處。曰成都。曰上座離成都到此山。則成都少上座。此間剩上座。剩則心外有法。少則心法不周。說得道理即住。不會即去。僧無對。

梁山緣觀法嗣

鼎州梁山巖禪師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新羅附子。蜀地當歸。

石門遠法嗣

懷安軍雲頂上鑒禪師

僧問。雪點紅爐。請師驗的。師曰。王婆煑[飢-几+追]。曰爭奈即今何。師曰。猶嫌少在。

果州清居山昇禪師

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金雞啼石戶。得意逐波清。曰未審是誰之子。師曰。謝汝就門罵詈。

黑水璟法嗣

峩眉黑水義欽禪師

上堂。僧出禮拜。師曰。大地百雜碎。便下座。

智門祚法嗣

明州雪竇重顯禪師

遂寧府李氏子。依普安院仁銑上人出家。受具之後橫經講席。究理窮玄。詰問鋒馳。機辯無敵。咸知法器。僉指南遊。首造智門。即伸問曰。不起一念。云何有過。門召師近前。師纔近前。門以拂子驀口打。師擬開口。門又打。師豁然開悟。出住翠峰。後遷雪竇。開堂日。於法座前顧視大眾曰。若論本分相見。不必高陞法座。遂以手畫一畫曰。諸人隨山僧手看。無量諸佛國土一時現前。各各子細觀瞻。其或涯際未知。不免拖泥帶水。便陞座。上首白椎罷。有僧方出。師約住曰。如來正法眼藏委在今日。放行則瓦礫生光。把住則真金失色。權柄在手。殺活臨時。其有作者。共相證據。僧出問。遠離翠峰祖席。臨雪竇道場。未審是一是二。師曰。馬無千里謾追風。曰恁麼則雲散家家月。師曰。龍頭蛇尾漢。問德山臨濟棒喝彰。和尚如何為人。師曰。放過一著。僧擬議。師便喝。僧曰。未審祇恁麼。別有在。師曰。射虎不真。徒勞沒羽。問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朝宰臨筵。如何即是。師曰。清風來未休。曰恁麼則得遇於師也。師曰。一言出。駟馬難追。僧禮拜。師曰。放過一著。乃普觀大眾曰。人天普集。合發明個甚麼事。焉可互分賓主。馳騁問答。便當宗乘去。廣大門風。威德自在。輝騰今古。把定乾坤。千聖祇言自知。五乘莫能建立。所以聲前悟旨。猶迷顧鑒之端。言下知宗。尚昧識情之表。諸人要知真實相為麼。但以上無攀仰。下絕躬。自然常光現前。個個壁立千仞。還辯明得也無。未辯辯取。未明明取。既辯明得。能截生死流。同據佛祖位。妙圓超悟。正在此時。堪報不報之恩。以助無為之化。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祥雲五色。曰學人不會。師曰。頭上漫漫。問達磨未來時如何。師曰。猿啼古木。曰來後如何。師曰。青霄。曰即今事作麼生。師曰。一不成二不是。問和尚未見智門時如何。師曰。爾鼻孔在我手裏。曰見後如何。師曰。穿過髑髏。有僧出禮拜起曰。請師答話。師便棒。僧曰。豈無方便。師曰。罪不重科。復有一僧出禮拜起曰。請師答話。師曰。兩重公案。曰請師不答話。師亦棒。問古人道北斗裏藏身。意旨如何。師曰。千聞不如一見。曰此話大行。師曰。老鼠銜銕。問古人道皎皎地絕一絲頭。祇如山河大地。又且如何。師曰。面赤不如語直。曰學人未曉。師曰。徧問諸方。問如何是學人自。師曰。乘槎斫額。曰莫祇者便是。師曰。浪死虗生。問如何是緣生義。師曰。金剛鑄銕券。曰學人不會。師曰閙市裏牌。曰恁麼則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師曰列下。問四十九年說不盡底。請師說。師曰。爭之不足。曰謝師答話。師曰。銕棒自看。問如何是把定乾坤眼。師曰。拈却鼻孔。曰學人不會。師曰。一喜一悲。僧擬議。師曰苦。問如何是脫珍御服。著弊垢衣。師曰。垂手不垂手。曰乞師方便。師曰。左眼挑筋。右眼抉肉。問龍門爭進舉。那個登科。師曰。重遭點額。曰學人不會。師曰。退水藏鱗。問寂寂忘言。誰是得者。師曰。卸帽穿雲去。曰如何領會。師曰。披簑帶雨歸。曰三十年後此話大行。師曰。一場酸澀。問坐斷毗盧底人。師還接否。師曰。殷勤送別瀟湘岸。曰恁麼則學人罪過。師曰。天寬地窄太愁人。僧禮拜。師曰。苦屈之詞。不妨難吐。問生死到來。如何回避。師曰。定花板上。曰莫便是他安身立命處也無。師曰。符到奉行。上堂。僧問。如何是吹毛劍。師曰苦。曰還許學人用也無。師噓一噓。乃曰。大眾前共相酬唱。也須是個漢始得。若也未有奔流度刃底眼。不勞拈出。所以道。如大火聚。近著即燎却面門。亦如按太阿寶劍。衝前即喪身失命。乃曰。太阿橫按祖堂寒。千里應須息萬端。莫待冷光輕閃爍。復云看看。便下座。上堂。僧問。如何是維摩一默。師曰。寒山訪拾得。曰恁麼則入不二之門。師噓一噓。復曰。維摩大士去何從。千古令人望莫窮。不二法門休更問。夜來明月上孤峯。乃曰。七月七日復相見耳。至期。盥沐攝衣。北首而逝。塔全身於寺之西塢。賜明覺大師。

德山遠法嗣

興元府大中仁辯禪師

僧問。如何是焦崖境。師云。庭前寒柏老。祖意不西來。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師云。胡僧深碧眼。跣足躡階行。

益州菩提桂芳禪師

僧問。諸佛出世。梵王前引。帝釋後隨。和尚出世。有何祥瑞。師曰。三春萬象妍。僧云。學人未曉。師曰。溪花紅似錦。岸柳綠如藍。僧云。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未曾騎竹馬。切忌跨金龍。

大鑒下第十一世

谷隱聰法嗣

彭州永福院延照禪師

僧問。如何是彭州境。師曰。人馬合雜。僧以手作拽弓勢。師拈棒。僧擬議。師便打。

果州永慶光普禪師

初問谷隱。古人道。來日大悲院裏有齋。意旨如何。曰日出隈陽坐。天寒不舉頭。師入室次。隱曰。適來因緣。汝作麼生會。師曰。會則途中受用。不會則世諦流布。曰未在更道。師拂袖便出。住後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蜀地用鑌銕。

葉縣省法嗣

[障-音]邡方水禪師

示眾云。方水潭中鼈鼻蛇。擬心相向便揄揶。何人拔得蛇頭出。(請續後句)二百年後。大隋元靖長老著語云。方水潭中鼈鼻蛇。圓悟勤著語云。雲門餬餅趙州茶。瞎堂遠云。摩呢噠哩吽[口*發]吒。丈雪醉著語云。咲指庭前一樹花。

大陽玄法嗣

惠州羅浮山顯如禪師

初到大陽。陽問。汝是甚處人。曰益州。陽曰。此去幾里。曰五千里。陽曰。你與麼來。還曾踏著麼。曰不曾踏著。陽曰。汝解騰空那。曰不解騰空。陽曰。爭得到者裏。曰步步不迷方。通身無辨處。陽曰。汝得超方三昧邪。曰聖心不可得。三昧豈彰名。陽曰。如是如是。汝應信此。即本體全彰。理事不二。善自護持。住後僧問。如何是羅浮境。師曰。突兀侵天際。巍峩鎮海涯。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頂上白雲散。足下黑煙生。

懷安軍雲頂海鵬禪師

僧問。如何是大疑底人。師曰。畢鉢巖中。面面相覰。曰如何是不疑底人。師曰。如是我聞。須彌粉碎。問祖意教意是同是別。師曰。達磨逢梁武。摩騰遇漢明。

北塔廣法嗣

荊門軍玉泉承皓禪師

眉州丹稜王氏子。依大力院出家。登具後遊方。參北塔。發明心要。得自在三昧。製犢鼻裩。書歷代祖師名字。乃曰。唯有文殊普賢較些子。且書於帶上。故叢林目為皓布裩。元豐間。首眾於襄陽谷隱。有鄉僧亦効之。師見而詬曰。汝具何道理。敢以為戲事耶。嘔血無及耳。尋於鹿門如所言而逝。張無盡奉使京西南路。就謁之。致開法於郢州大陽。時谷隱主者。私為之喜。師受請陞座曰。某在谷隱十年。不曾飲谷隱一滴水。嚼谷隱一粒米。汝若不會。來大陽。為汝說破。携拄杖下座。傲然而去。尋遷玉泉。有示眾曰。一夜雨霶烹。打倒萄棚。知事頭首行者人力。拄底拄。撐底撐。撐撐拄拄到天明。依舊可憐生。自贊。粥稀後坐。牀窄先臥。耳聵愛高聲。眼昏宜字大。冬至示眾曰。運推移。布裩赫赤。莫怪不洗。無來換替。僧入室次。狗子在室中。師叱一聲。狗便出去。師曰。狗却會。你却不會。師示寂。門人圍繞。師笑曰。吾年八十一。老死舁屍出。兒郎齊著力。一年三百六十日。言畢而逝。

雪竇顯法嗣

修撰曾會居士

幼與明覺同舍。及冠異途。天禧間。公守池州。一日會于景德寺。公遂引中庸大學。參以楞嚴符宗門語句。質明覺。覺曰。者個尚不與教乘合。況中庸大學邪。學士要徑捷理會此事。乃彈指一下曰。但恁麼薦取。公于言下領旨。天聖初。公守四明。以書幣迎師補雪竇。既至。公曰。某近與清長老。商量趙州勘婆子話。未審端的有勘破處也無。覺曰。清長老道個甚麼。公曰。又與麼去也。覺曰。清長老且放過一著。學士還知天下衲僧出者婆子圈[袖-由+貴]不得麼。公曰。者裏別有個道處。趙州若不勘破婆子。一生受屈。覺曰。勘破了也。公大笑。

延慶榮法嗣

廬山圓通居訥祖印禪師

梓州蹇氏子。生而英特。讀書過目成誦。十一出家。十七試法華得度。受具後肄業講肆。耆年多下之。會禪者南遊回。力勉其行。于是徧參荊楚間。迄無所得。至襄州洞山。留止十年。因讀華嚴論有省。後遊廬山。道價日起。由歸宗而遷圓通。仁廟聞其名。皇祐初。詔住十方淨因禪院。師稱目疾不能奉詔。有旨令舉自代。遂舉大覺璉應詔。及引對。問佛法大意。稱旨。天下賢師知人也。僧問。祖剎重興時如何。師曰。人在破頭山。曰一朝權在手。師便打。

梁山岩法嗣

鼎州梁山善冀禪師

僧問。撥塵見佛時如何。師曰。莫眼華。問和尚幾時成佛。師曰。且莫壓良為賤。曰為甚麼不肯承當。師曰。好事不如無。師頌魯祖面壁曰。魯祖三昧最省力。纔見僧來便面壁。若是知心達道人。不在揚眉便相悉。

大鑒下第十二世

琅琊覺法嗣

江州歸宗可宣禪師

漢州人。壯為僧。即出峽依琅琊。一語忽投。羣疑頓息。琅琊可之。未幾令分座。淨空居士郭功甫。過門問道。與厚。及師領歸宗時。功甫任南昌尉。俄郡守恚師不為禮。窘甚。遂作書寄功甫曰。某世緣尚有六年。奈州主抑逼。當棄餘喘。託生公家。願無見阻。功甫閱書驚喜。且頷之。中夜其妻夢間。見師入其寢。失聲曰。此不是和尚來處。功甫撼而問之。妻詳以告。呼燈取書示之。相笑不。遂孕。及生乃名宣老。期年記問如昔。至三歲。白雲端禪師抵其家。始見之曰。吾姪來也。雲曰。與和尚相別幾年。宣倒指曰。四年矣。雲曰。甚處相別。曰白蓮莊上。雲曰。以何為驗。曰爹爹媽媽明日請和尚齋。忽聞推車聲。雲問。門外是甚麼聲。宣以手作推車勢。雲曰。過後如何。曰平地兩條渠。果六周無疾而逝。

浮山遠法嗣

荊門軍玉泉謂芳禪師

僧問。從上諸聖。以何法示人。師拈起拄杖。僧曰。學人不會。師曰。兩手分付。僧擬議。師便打。

稱心倧法嗣

彭州慧日堯禪師

僧問。古者道。我有一句。待無舌人解語。却向汝道。未審意旨如何。師曰。無影樹下好商量。僧禮拜。師曰。瓦解冰消。

大鑒下第十三世

雙峰回法嗣

閬州光國文贊禪師

僧問。不二之法。請師速道。師曰領。曰恁麼則人人有分也。師曰了。曰錦屏天下少。光國世間稀。師曰退。

玉泉謂芳法嗣

安州延福智興禪師

西川人。出家受具後。即造玉泉芳禪師法席。發明心地。初住漸源。次遷黃梅龍華。住延福。師語不談玄。行不修潔。身不稟儀。眾不喜見。逝後靈異不測。報應如響。緇素追仰遺體塐餙。祈禱尤盛。

芙蓉楷法嗣

鄧州丹霞子淳禪師

劍州賈氏子。弱冠為僧。徹證於芙蓉之室。上堂。乾坤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秘在形山。肇法師恁麼道。祇解指蹤話跡。且不能拈示於人。丹霞今日擘開宇宙。打破形山。為諸人拈出。具眼者辨取。以拄杖卓一下曰。還見麼。鷺鷥立雪非同色。明月蘆花不似他。上堂。舉德山示眾曰。我宗無語句。實無一法與人。德山恁麼說話。可謂是祇知入艸求人。不覺通身泥水。子細觀來。祇具一隻眼。若是丹霞則不然。我宗有語句。金刀剪不開。深深玄妙旨。玉女夜懷胎。上堂。亭亭日午猶虧半。寂寂三更尚未圓。六戶不曾知暖意。往來常在月明前。上堂。寶月流輝。澄潭布影。水無蘸月之意。月無分照之心。水月兩忘。方可稱斷。所以道。昇天底事直須颺却。十成底事直須去却。擲地金聲。不須回顧。若能如是。始解向異類中行。諸人到者裏。還相委悉麼。良久曰。常行不舉人間步。披毛戴角混塵泥。僧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金菊乍開蜂競採。曰見後如何。師曰。苗枯花謝了無依。宣和亥春示寂。塔全身於洪山之南。

洪州寶峰闡提惟照禪師

簡州李氏子。幼超邁而惡俗。一日授書。至性相近也。習相遠也。遽曰。凡聖本一體。以習故差別。我知之矣。即趯成都。師鹿苑清泰處。年十九剃染登具。泰令聽起信於大慈。師輒歸臥。泰詰之。師曰。既稱正信大乘。豈言說所能了。乃虗心游方。謁芙蓉於大洪。甞夜坐閣道。適風雪震薄。聞警盜者傳呼過之。隨有所得辭去。大觀中。芙蓉嬰難。師自三吳欲趨沂水。僕夫迷道。師舉杖擊之。忽大悟。嘆曰。是地非鰲山也邪。比至沂。芙蓉望而喜曰。紹隆吾宗。必子數輩矣。因留躬耕湖上累年。智證成就。出領招提。遷甘露三祖。宣知壬寅。詔補圓通。棄去。復居泐潭。上堂。古佛道。我初成正覺。親見大地眾生悉皆成正覺。又道。深固幽遠。無人能到。[囗@力]。沒見識漢。好龍頭蛇尾。便下座。上堂。過去諸佛入涅槃了也。汝等諸人不應追念。未來諸佛未出於世。汝等諸人不要妄想。正當今日。你是何人。參。上堂。伯夷隘。柳下惠不恭。君子不由也。二邊不立。中道不安時作麼生。拈拄杖曰。鴛鴦繡出從君看。不把金針度與人。上堂。大陽門下妙唱彌高。明月堂前知音葢寡。不免舟橫江渚。櫂舉清波。唱慶堯年。和清平樂。如斯告報。普請承當。擬議之間。白雲萬里。上堂。本自不生。今亦無滅。是死不得底樣子。當處出生。隨處滅盡。是活生受底規模。大丈夫漢。直須處生死流。臥荊棘林。俯仰屈伸。隨機施設。能如是也。無量方便。莊嚴三昧。大解脫門。蕩然頓開。其或未然。無量煩惱。一切塵勞。嶽立面前。塞却古路。上堂。古人道。惰肢體。黜聰明。離形去智。同于大通。正當恁麼時。且道是甚麼人。刪詩書。定禮樂。還委悉麼。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鐘鼓云乎哉。問承師有言。雲黯黯處獨秀峰挺出。月朧裏泐潭水光生。豈不是寶峰境。師曰。若是寶峰境。憑君子細看。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看取令行時。曰祇如承言須會宗。勿自立規矩。如何是和尚宗。師曰。須知雲外千峰上。別有靈松帶露寒。值雪。僧問。祖師西來即不問。時節因緣事若何。師曰。一片兩片三四片。落在眼中猶不薦。建炎二年正月七日示寂。闍維得設利如珠琲。舌齒不壞。塔于寺之西峯。

錦江禪燈卷第三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5 冊 No. 1590 錦江禪燈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