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7冊
No.1524 補續高僧傳 (26卷)
【明 明河撰】
第 1 卷

下一卷
 

No. 1524-A 補續高僧傳序

往時。雪浪大師。掀飜義學窠臼。位下龍象。未易指屈。一雨潤師。其白眉也。汰如河公。乃潤師高弟。倡明教乘。為時所宗。昨歲飛錫白門。講經報恩禪院。聽法者萬眾。余時野服籃輿造山舍麈談。恨把臂晚。未幾歸吳門。余贈以詩。有弟子教成花作雨。維摩歸去舌無鋒之句。不意遂成詩讖。僅數日。遽示疾辭世。聞者。莫不泣洟思慕。今年秋。其徒道開。持師所著高僧傳。屬余為序。且述河公之言曰。此老僧三十年來。苦心編纂。為傳衣正法眼藏。須付剞劂。必求吳橋司馬。弁其簡端。余惟。燈錄自大慧而後。寥寥散見。莫可稽考。豈非禪乘一大陷事。河公枯笻所指遊。遍名山古剎。版。攀藤蘿摹剝蝕。次第彚集。曹學憲能始。復出鄴架所藏。傾篋佐之。閱三十春秋。成此一書。自趙宋至昭代四百餘載。不分宗派。凡真正佛子。略括。取例寂音之傳僧寶。系以論贊。洵法苑之勝事。亦龍宮之秘錄也。余於禪觀之暇。時涉教乘。每歎逐塊者。爭趨一千七百熱閙處。輙姍教家饒舌。為不及竹篦子一句。嗟乎。外一大事因緣。豈復有玄要。河公炳此慧燈。纘修果位。從前舌飜雨露。手捫日星。一片熱腸。三生了悟。總此一編嗣續。盡禪教大旨。毫端放光。令人展卷如親見龍象踏蹴。一切俗漢鈍器。又何能贊一詞耶。道開扃公。親受記莂。箕裘勿墜。編輯是書。不啻三轉語之報師恩。而余以蓮社氣誼。匪一朝夕。爰告同人。因為梓而行之。

崇禎辛巳秋杪。思仁居士范景文。書於白門之餐氷齋。

No. 1524-B 續高僧傳序

如來正法眼藏。囑付羅漢僧。或從心地發明。或向耳根叅會。妙觀察智。處處靈通。雖來路稍殊。然入門元一也。余甞讀高僧傳。慨想久之。既面目之儼存。又神明之玄契。心之所會。手若傳之。眼之所照。足若赴之。明鏡在前。法見全露。先賢之啟我深乎。河公問道四方。研精三學。於是聚高僧於灋窟。而為之論。以其生平聲教所流。徧周沙界。自非身心竝徹。手眼兼行者。惡能精博如是哉。扃公持全編來訪余。白下纔開寶藏。徧界光明。然後服河公之神鑑也。大圓鏡智。鑒破古今。其斯文之謂與。

西江黃端伯題

No. 1524-C 補續高僧傳序

吾氏高僧之列十科。猶孔門弟子之推四哲。四哲載記後。既更有弟子。十科立傳後。豈竟無高僧。非無高僧。是無傳高僧之人也。亦弟子中。非得馬遷之筆。而不能傳。曰傳者傳也。貴傳其神如見故人。一披圖不待問。即知為某某。此無他。葢以神遇。不以言得也。噫。一大部僧史。非一大部高僧之面目也哉。古秀高寒之色。凜凜逼人。皆在阿堵中。非具僧繇畵龍點睛之手。虎穴鷹巢叅討之徧。司馬董狐良史之才。無乃捃拾人唾。入籃是艸。或以乙代甲。或遺大取小。使古人門庭施設。垂手殺活之機。皆莫能辯。宋寧贊傳成後。張無盡呂夏卿君子輩。與寂音尊者。從而議之。固不無遺憾焉。吾友高松河公。慨甞向予昭代僧史之缺典。今捨吾黨其誰。於是。鍵關東海上三年。以利其器。顧不惜踏破鐵鞋。走齊魯燕趙間。始斷烟殘碣。搜括迨徧。東南名山。所未果緣。約與吾分任之。憶甲寅春。於湖上送公。為八閩遊。吾亦將振兩粵。取道臧[(卬-ㄗ)*〡*可]以還故山。雞足熊耳間。常見有肉身大士。如盤龍古亭勝國。至今猶自定中。爪生髮長。他則如念庵再光定堂。譬彼幽蘭多生空谷。雖芳香絕倫。賞識無人。未能悉舉。誓與畢命蒐羅。了此公案。於時也。殘雪載塗。饑烏無色。引領征人。孤思悵結。公其行矣。無何歸來。相見鐵山先楞。師喜有屐齒嚙殘閩地雪。衲頭觸盡浙江雲之句。不知多少祖師。盡被一囊收拾。天下多少老和尚。盡被掂觔簸兩。一一秤過來。惜乎。此後兩人。皆墮講肆窠臼。無暇及此。若夫人之今古。得失。列之詮次。尚俟商確。可稱未全之書。嗚呼。公今死矣。其如人亡則難何。吾亦老之將至。裹糧抱杖。能無望路之歎。此書儗庋之高閣。公一生苦心。竟成烏有。將質之海內。則又多所未逮。三復不。與其無也寧存。遂與毛居士子晉。相商而付諸梓。倘見罪於諸方。則吾實亦不得辭其責也矣。幽冥之下。負我良友不少。更復何言。所幸易簀之際。囑累道開。曲盡艱苦。今竟成書。將致告公於常寂光中。能讀父書。能成父志者。諸弟子中。又其唯道開乎。

後住中峰 讀徹 拜撰

No. 1524-D 補續高僧傳序

補續高僧傳者。吾友汰如法師河公所撰述也。傳列宋元。以逮明世諸高禪。西乃冠以大明。若止為一朝僧史。則不從所紀載之人立號。而從編纂之家受名。亦循贊寧師之義例。不稱續而稱宋之意也。昔吾師紫柏老人。甞以傳燈未續。為慧命一大負。此乃專為習禪一門言也。若不惟遞衍五燈。而又具載十科。則其網羅銓次。更倍費辛勤矣。故吾甞謂。錄傳燈之難。難在具眼而印心。傳高僧之難。難在多聞而精擇。且又須濟之以手筆也。河公以半世勞勩。廣肆蒐獵。細加紬繹。人貌鬚眉。家傳譜系。觀其草本。無不親自繕錄。幾經勘定。殊非尋常楮墨之役。所能髣髴其苦心矣。公既與吾為支許遊。其高足弟子無門扃公。又與吾有皎然左司之契。因出傳藁俾相參討。且使題厥首簡。吾觀古之作史者。自崔彥鸞氏始。取佛圖澄鳩摩羅什諸公。各為立傳。於是志錄中。有可分出。為僧家董狐。然自梁皎唐宣宋寧三師撰述外。即甘露滅之僧寶傳。亦特止為禪宗作。而於譯經以及唱導雜科等。槩未甞一置喙也。故自宋以還。萬不可闕斯宏製。況
明興高皇帝。乘金輪以御土宇。
聖製集中。凡為釋氏宣言者。業與日星俱耀。而年垂三百。獨可無一成書以昭法乘乎。宜河公之奮然。勒成是傳也。甞憶。禪師有問坡公何姓者。公曰姓秤。稱天下長老輕重。請以是為作傳者置一史職。又甞憶。裴相國。見大安寺壁間畵高僧儀。因曰。真儀可觀。高僧何在。請以是為讀傳者開一觀門。不識扃公肯以吾言。舉似其師常寂光中否。

崇禎甲申仲春上澣。洗松道者周永年。稽首和南纂。

補續高僧傳目次

卷第一
 序
  譯經篇第一
宋。天息灾法天施護三師 法護惟淨二師
金。蘇陀室利(附寶公慧洪) 元。帝師思八
 金剛上師 佛智三藏
 必蘭納識理 雪磵法禎
明。西天國師(附桑渴巴辣) 具生吉祥大師(附底哇答思)
卷第二
  義解篇第二
宋。四明知禮法師(附尚賢) 慈雲懺主遵式
 長水子璿法師 從雅少康二師
 本如子琳二公 思悟慧舟二公
 霅川仁岳 亞休惟巳
 無象元淨 繼忠左伸二師
 從諫希最二師 超果靈炤
 介然能師二公 處咸處謙二師
 慧辯思義二師 淨梵齊玉二師
 壽聖從義(附了睿) 圓明大師演公
 安養令觀 成覺慧悟二師
 晉水淨源(附誠法師義天僧統) 樝菴有嚴
 孤山智圓
卷第三
 寶雲中立 寶林有朋
 青臺宗坦 圓辯道琛
 智湧了然(附智仙) 車溪如湛
 法久睎顏二師 思炤覺先二師
 一相宗利(附若水) 與咸圓智二師
 文秀智連 草菴道因(附小因)
 月堂慧詢 普炤若訥
 擇卿可觀有朋三師 慧定子猷二法師
 廣炤慧寔 淨悟了宣二師
 善月淨慧二師 元實宗印
金。華嚴寂大士 靈山墳雲
卷第四
元。浦尚法師 子直善良
 崇教定演 栖巖益和尚
 秋虗善入 普覺英辯法師
 崇恩福元講主德謙 妙文講主
 太行慧印 幼堂法主寶嚴(附弟金)
 普寧弘教大師了性 同舟法師弘濟(附示瞽菴)
 大用法師必才 善繼本無二師
 季蘅法師允若 法雲善柔
明。止翁慧進 一菴一如(附能義)
 一雲大同 正順文才二公
 原璞法師士璋
卷第五
 古庭法師善學 東溟法師慧日(附智明)
 無言能義 潔祖清天
 獨芳洪蓮 鳳頭祖師道孚
 萬松林千松得百松覺 亭法師祖住
 素菴法師(附兀齋幻齋二比丘) 月川法師鎮澄
 徧融真圓 九峯如幻
 清凉方金 雲棲蓮池袾宏
卷第六
  習禪篇第三
唐。龜洋忠佛手岩二禪師 瑞能璋黃檗慧二禪師
 雲居道簡禪師 蜆子和尚
 寶聞大師惟勁禪師 鼓山國師神晏(附從展)
 羅山道閑禪師 黃龍機明招謙二禪師
 太原孚上座 大靜小靜二禪師
 烏巨儀晏禪師 梁。普靜常覺禪師
 重雲智暉禪師 周。大章清豁冲煦二禪師
宋。風穴延沼禪師 歸宗道詮禪師
 法燈泰欽禪師 奉先深清凉明二禪師
 洞山稟薦福古二禪師 首山省念禪師
 汾陽昭葉縣省神鼎諲三禪師
 谷隱聰廣慧璉二禪師
卷第七
 大陽警玄禪師 慈明楚圓禪師
 大愚芝法華舉瑯琊覺三禪師
 黃牛惟政禪師 圓通懷賢禪師
 善覺法寶禪師 浮山法遠禪師
 法華道隆禪師 泉大道宗道者二公
 福昌惟善禪師 雪竇重顯禪師
 洞山聰祥庵主二公 北禪智賢禪師
 開先善暹禪師 南安巖自巖尊者
 洞山寶泐潭澄二禪師 常照志逢禪師
 棲賢澄湜禪師
卷第八
 宣州興教坥禪師 雲封道圓禪師
 黃檗勝昭覺白信相顯三禪師
 報本慧元禪師 景禪順禪師
 惠濟昭慶禪師 隆慶慶閑禪師
 覺照子琦禪師(附道英) 黃龍祖心禪師
 天衣義懷禪師 延恩法安禪師
 玉泉承皓禪師 福嚴慈感禪師
 點胸可真禪師(附善侍者) 皈宗可宣禪師(附超信)
 月華山琳公(附雲達) 福州知信禪師
 法雲法秀禪師(附小秀) 圓照宗本禪師
卷第九
 黃檗道全禪師 石頭懷志上座
 法雲杲禪師 大通善本禪師
 大洪報恩禪師 希廣道者
 佛果克勤禪師 丹霞子淳禪師
 淨慈守遂禪師(附慶顯) 淨因自覺禪師(附禧誧)
 小南禪師(附海評) 隆慶利儼禪師
 萬年法一禪師(附常首座) 普交有需二禪師
 五祖表自 元禮首座普融知藏
 真歇清了禪師 石牕法恭禪師(附自得暉)
 竹筒德明禪師(附守璋)
卷第十
 瞎堂慧遠禪師 何山守珣禪師(附慧才)
 景元布衲 月堂道昌禪師
 世奇首座 雪堂道行禪師
 文殊正導禪師(附知昺) 虎丘紹隆禪師
 育王端裕禪師(附水菴) 法石祖珍禪師
 興國了璨禪師 足菴智鑒禪師
 佛慧法泉禪師 法清法因二禪師
 開福道寧禪師 守慧禪師(附布衲効常)
 別峯寶印禪師(附慧綽) 無用淨全禪師
 石霜智本禪師 拙叟進英禪師
 塗毒智筞禪師 佛照德光禪師
卷第十一
 薦福悟本禪師 簡堂行機禪師
 或菴師體禪師 枯木祖元禪師
 妙峯善禪師 妙空智訥禪師
 開善道謙禪師(附宗元) 良書記。元菴禪師
 炤堂了一禪師 報恩文爾禪師
 妙智從廓禪師(附宜意) 退谷義雲禪師(附石橋宣公)
 笑翁妙堪禪師 松源崇嶽禪師
 偃溪廣聞禪師 藏叟善珍禪師
 荊叟如珏禪師 無準師範禪師
 石田法薰禪師 痴絕道沖禪師
 瑞巖景蒙禪師 斷橋妙倫禪師
 鼓山道升禪師 等覺智燈禪師
 慧圓上座 虗舟普度禪師
 天奇瑞禪師 虗堂智愚禪師
卷第十二
金。佛光道悟禪師 政言了奇二禪師
 清凉弘相禪師 潭柘圓性禪師
 竹林相了禪師 普照法贇禪師
 古佛義廣禪師(附道海) 海雲印簡禪師
元。霹正因禪師 元叟行端禪師
 晦機元熈禪師 竺源水盛禪師
 一溪如公。本源達公 橫川如珙禪師
 竹泉法林禪師 一關正逵禪師
 定水妙源禪師 銕山瓊禪師
 東巖淨日禪師
卷第十三
元。石湖至美禪師
 無見先覩禪師(附光菩薩) 天目了義禪師
 中峰明本禪師 石屋清珙禪師
 無作文述禪師 日本夢窓疎石國師
 松隱茂禪師 竺遠正源禪師
 桐江紹大禪師 千巖元長禪師
 無用守貴禪師 日本古先印原禪師
 古淵福源禪師 無極導禪師
 月泉同新禪師 松溪覺宗禪師
 舜田明孜禪師 清谷坱圠禪師
 秋江元湛禪師
卷第十四
明。廣慧智及禪師 玉泉宗璉禪師
 月林鏡禪師 復原福報禪師
 楚石梵琦禪師 性原慧明禪師
 天鏡元瀞禪師 夢執曇噩禪師
 季潭宗泐禪師 孤峰明德禪師
 介菴輔良禪師 南石文秀禪師
 白菴力金禪師 覺原慧曇禪師
 一源永寧禪師 約之崇裕禪師
 碧峰寶金禪師 孚中懷信禪師
卷第十五
 清遠懷渭禪師 大千慧照禪師
 日本無初德初禪師 非幻道永禪師
 無旨可授禪師 德隱普仁禪師
 白雲智度禪師 傑峯世愚禪師
 萬峰時蔚禪師 清隱德馨禪師
 般若法秀禪師 西竺本來禪師
 性天如皎禪師 香嚴覺澄禪師
 無念學禪師(附一覺) 楚山紹琦禪師
 古庭善堅禪師(附淨倫)
卷第十六
 翠峰德山禪師(附圓月明律) 毒峰季善禪師(附天淵湛)
 法舟道濟禪師 月心德寶禪師
 常潤善真二禪師 孤月淨澄禪師
 石頭自回禪師 無盡祖燈禪師
 會堂自緣禪師 梅雪雪庭禪師
 天界道成禪師 古淵清禪師
 觀音真空禪師 古峰繼萬闍梨
 張家橋滿賢禪師 無明慧經禪師
 雲谷法會禪師
卷第十七
  明律篇第四
宋。柳律師。圓覺律師 了興禪師
遼。法均傳戒大師(附裕窺) 金。悟敏悟銖二傳戒大師
 賈菩薩廣恩和尚 光教律師法聞
 清凉信明大師(附印寶) 慧汶律師
卷第十八
  護法篇第五
宋。無畏大士維琳(附天石) 報恩慧明
 長蘆宗賾 慈覺宗致(附居竭子照)
 寶覺永道 傳炤法燈禪師
 萬松老人行秀(附從倫) 元。雲峰妙高禪師
 其玉至溫 梅屋念常(附覺岸)
明。呆菴莊禪師(附敬菴) 天泉祖淵
 亨渠真澧 南泉慧定(附宗主某)
 寬念小師
卷第十九
  感通篇第六
五代。二蕭 南唐。木平
 言法華 清聳全了二師
 鰕子和尚(附道嵩) 無門慧開
 原肇元奘 濟顛明顛(附瑪瑙顛)
 通慧 德聰法寧二師
 僧伽 東松僧
 照伯 黑漆光菩薩法明
 普菴印肅 石門從登
 賴僧僧慧 金。法冲大師
元。無住 志誠
明。烏斯法王(附何清) 鏡中廣能二師
 馬跡和尚。裘和尚 不二圓信
 別傳老人慧宗 安岳了悟(附靈源)
 月天
卷第二十
  遺身篇第七
宋。喻彌陀思淨(附淨真) 化僧(附吉祥慈濟)
 大覺法慶禪師 元。覺慶德林二師
明。落魄永隆(附雪梅) 法琳洞祖遇
 善信大雲二公 廣玉寧義二公
 夜臺秋月二公
卷第二十一
  讚誦篇第八
宋。洪準遇安二師 道光
元。一菴如公 寶燈性然
 寂照普明
卷第二十二
  興福篇第九
宋。寶塔永公 昭覺延美。永安德元
 永嘉體謙 空印軾公
 嶽麓智海 明大禪了明
元。雪庭裕公 明。潔菴正映
 徐和尚愷乘 大智真融
 真來佛子福登 大博無邊
卷第二十三
  雜科篇第十
後周。開元慧瑱大德 宣秘大師善慧
 麻衣和尚 閣子慧泉
 興教小壽禪師 惟中文英二公(附楞嚴道人)
 惟簡修廣二大師 崇壽禪師
 逸老可久(附清順) 惟迪禪師
 寶生院智林 石塔戒長老
 志添元普二公 白雲孔清覺
 文炤大師銓公 潛闍梨處嚴
 參寥子道潛(附定諸) 慧淵首座
 虗靜覺心(附智永祖紹) 潛菴清源
 崇覺空禪師
卷第二十四
宋。圓覺宗演 真寶慶預二公
 老牛智融 景淳藏主
 北磵居簡 鼓山彌堅正凝二師
 用堂斯受 太瘤太因
 閩僧有南 閩僧自永
 長慶法慈大德 清音子
金。大漢僧錄 玄明洪照
元。筠高安圓至 得喜無照無碍三公
 妙恩(附大圭契祖杰道者) 仲石若芬
 月江宗淨 華嚴慧明
 石室祖英 雙溪布衲如玉
 越王臺抝撓
卷第二十五
明。玄中猷法師 南洲溥洽法師
 木巖植禪師 曉山元亮
 伏菴德昂 天淵季芳聯二公
 寶曇示應 守仁德祥二公
 雪菴暨和尚 大善國師
 左善世德琮 息菴慧觀
 唯菴德然(附道安) 妙智明瑄二師
 東白善啟 日本太初啟原
 見心來復(附如筏) 蔤菴如[氶/巴]
 天印持公 了用德潮無碍三師
 大章宗林(附智淳)
卷第二十六
 喇麻僧德山 盧岳大安
 大闡禪師 宗道者
 了然關主 逆川智順禪師(附慧心)
 在善世吉祥 滿起真參二公
 敬堂法忠 羊山明龍
 南嶽豆兒佛 三藏師本融
 青融青牛 北人孤月
 寶藏能蠲禪師 天長僧武林比丘
 月潭和尚 五日頭陀(附定林)
 玉芝法聚 應天圓魁
 香林圓果上人
 跋

補續高僧傳目次(終)

No. 1524

補續高僧傳卷第一

譯經篇

宋 天息灾.法天.施護三師傳

天息灾。北天竺迦濕彌羅國人也。太平興國中。與烏填曩國三藏施護。至京師。時梵德前後疊來。各獻梵筴。集置甚富。上。方銳意翻傳。思欲得西來華梵淹貫器業隆善者。為譯主。詔於太平興國寺西。建譯經傳法院。以須之。先是。有梵德法天者。中天竺國人。妙解五明。深入三藏。初至蒲津。與通梵學沙門法進。譯無量經七佛讚。守臣表上之。上覽之大悅曰。勝事成矣。與天息灾施護同召見。問佛法大意。對揚稱旨。賜紫方袍。並居傳法院。賜師號天息灾明教大師。法天傳教大師。施護顯教大師。令先以所將梵本。各譯一經。詔梵學僧法進常謹清沼。筆受綴文。光祿卿楊說。兵部員外郎張洎潤文。殿直劉素監護。所須受用。悉從官給。三師述譯經儀式上之。且請。譯文有與御名廟諱同者。前代不避。若變文回護。恐妨經旨。詔答。佛經用字。宜從正文。廟諱御名。不須迴避。未一月新譯經成。天息灾上聖佛母經。法天上吉祥持世經。施護上如來莊嚴經各一卷。詔兩街。選義學沙門百人。詳定經義。時左街僧錄神曜等言。譯場久廢。傳譯至艱。三師。即持梵文先翻梵義。以華文證之。曜眾乃服。上覧新經。示宰臣曰。佛氏之教。有裨政理。普利羣生。達者自悟淵源。愚者妄生誣謗。朕於此道。微識其宗。凡為君正心無私。即自利行。行一善以安天下。即利他行。如梁武捨身為奴。此小乘偏見。非後代所宜法也。車駕幸譯經院。賜坐慰勞。增什物給童子。悉出禁中所藏梵本。令其翻譯。復選梵學沙門。為筆受。義學沙門十人。為證義。自是每歲誕節。必獻新經。皆召坐賜齋。以經付藏頒行。適西國有進大乘祝藏經。詔法天詳定。天奏。此經是于闐書體。非是梵文。況其中無請問人。及聽法眾。前後六十五處。文義不正。帝召天諭曰。使邪偽得行。非所以崇佛教也。宜焚棄此本。以絕後惑。下詔曰。朕方隆教法。用福家。其內外諸郡童行竝與剃度。時新經陸續以進上如次披覽。謂宰臣曰。天息灾等。玅得翻譯之體。詔除天息灾朝散大夫試光祿卿。法天施護朝奉大夫試鴻臚卿。法天改名法賢。並月給酥酪錢有差。上親製三藏聖教序以賜之。用冠新譯之首。中云。法師天息灾等。常持四忍。早悟三空。翻貝葉之真詮。續人天之聖教。芳猷重啟。偶運當時。潤五聲於文章。暢四始于風律。堂堂容止。穆穆輝華。曠刼而昏蟄重明。玄門昭顯。軌範而宏光玅法。淨界騰音。及真宗即位。禮部侍郎陳恕。以譯院久費供億為言。上不聽。且製序文。命置先帝序後。從法賢請也。咸平三年八月。天息灾示寂。慧辯。勅有司具禮祭葬。次年法賢亡。玄覺。禮視慧辯。施護先逝。三師遭逢聖世。首隆譯場。續獅絃之響。發空谷之音。闡宣之功。無忝前哲矣。

法護.惟淨二師傳

法護。中天竺國人。景德改元。賷梵筴入京。賜紫衣束帛。館於傳法院。時天息灾法賢。相繼遷逝。雖譯事不。而司南乏人。僉議非法護不可。遂被詔補其處。仍勅光梵大師惟淨試光祿卿。同預譯經。參政趙安仁等潤文。禮數有加。譯佛吉祥等經二百餘卷。併自太平興國以來所翻。合經律論。共成四百十三卷。淨與秘書監揚億編次。又與安仁等。編修大藏經錄。凡二十一卷。賜名大中祥符法寶錄。宸裁序文。置于錄首。仁宗即位。淨與翰林學士夏竦。進新譯經音義七十卷。淨又進大藏經目錄二袠。賜名天聖釋教錄。凡六千一百九十七卷。南海駐輦國遣使。進金葉梵經。詔法護譯之。御製譯經頌為賜。至和元年。勅銀青光祿大夫試光祿卿三藏法護。戒德高勝。可特賜六字師號。曰普明慈覺傳梵大師。是時。譯場久開。潤文官。非位德並隆者。不得參預。如呂夷簡宋綬。如富弼文彥博韓琦。皆以宰臣入選。弘闡之盛。古所未有。況梵本甚富。不容盡翻。夷簡綬奉詔。續修法寶錄。自祥符至景祐。編成一百六十卷矣。至是。淨上言。西土進經。新舊萬軸。鴻臚之設。有費廩祿。欲乞停罷。中丞孔輔道。亦以為言。上出淨疏示之。諭以先朝盛典。不可輙廢。譯雖不停。自是勢亦少緩。不似如前之銳也。至徽宗大觀中。猶有譯經三藏金總持。即擊磬以覺嘉州定僧者。與譯語。仁義筆受。宗正南游江浙。則其譯場冷淡可知矣。護終于嘉祐三年。淨未詳所終。

金 蘇陀室利傳(附寶公慧洪)

蘇陀室利者。西域中印土爛陀寺僧也。內閑三藏。外徹五明。能誦雜華經。久慕此土清凉山萬菩薩住處。年八十五。與弟子七人。航海而來。七人三還三殞。唯佛陀室利一人隨之。凡六年。方達清凉。每至一臺頂。誦華嚴經十部。禪寂七日。不息不食。每入定。則見紫磨金城。玻璃紺殿。寶蓮香水。珠網交輝。無盡莊嚴。諸天童子。遊戲其中。後於靈鷲寺化去。佛陀收舍利八合。熣爛如珠。持還西土。唐括讚其真曰。似似是是。蘇陀室利。西竺來遊。一百八歲。雪色連腮。碧光溢臂。內蘊真慈。外現可畏。在閔宗朝。連陰不霽。特詔登壇。呪龍落地。赭色伽棃。后妃親製。施內藏財。度僧起寺。人半疑信。佛陀波利。借路重來。五峯遊禮。峩五佛冠。曼殊何異。圓滿月面。色非紅粹。真人蕭生。遙瞻拜跪(羽士蕭真人。技術難問。皆為師伏。稽首為謝。故云云)

寶公慧洪者。皆慧性超絕。寶公。出磁州武氏。大定初。陽造仰山寺。殿宇宏壯。兩柱鏤金龍蟠之。觀者瞠駭。忽有題詩柱上者。曰。人道班鳩拙。我道班鳩巧。一根兩根柴。便是家緣了。寶公見之大悟。即入西山。結茆以居。終身不出。慧洪。字子範。因閱楞嚴。一人發真歸元。十方虗空。悉皆銷殞。忽悟曰。諸佛心印。本無玄玅。今日始為無事人矣。遂造河朔汶禪師所。陳所見。汶可之。臨終有偈云。六十春光有八年。浮雲收盡露青天。臨行踢倒須彌去。後夜山頭月更圓。

吽哈囉悉利傳

吽哈囉悉利。本北印度末光闥國人。住鷄足山。誦諸佛密語。有大神力。能袪疾病。伏猛虎。呼召風雨輙應。皇統。與其從父弟三磨耶悉利等七人。來至境上。請游清凉山禮文殊。朝命納之。既游清凉。又游靈巖。禮觀音像。旋繞必千匝而後。匝必作禮。禮必盡敬無間。日日受稻飯一杯。座有賓客。分與必徧。自食其餘。數粒必結齋。始至濟南。建文殊真容寺。留三磨耶主之。至棣又建三學寺。大定五年四月。示寂於三學。年六十三。

元 帝師癹思八傳

癹思八。元世祖尊以為帝師者也。土波國人。族欵氏。生時多瑞應。初土波有國師禪達囉乞答。具大威神。累葉相傳。其國王。世師尊之。凡十七代。而至薩師迦哇。即師之伯父也。師。從之受業。甫七歲誦數十萬言。通貫大義。少長。學富五明。研幾三藏。年十五。謁世祖於潛邸。與語大悅。躬率太子以下。從受戒法。尊禮殊異。戊午。師年二十。時道士倡言。化胡憲宗。詔師詰之。不能對。邪說遂熄。世祖登極。尊為國師。授玉印。任中原法主。統天下教門。既而西歸。未期月復迎還。庚午。師年三十一。命製蒙古新字。其字僅千餘。其母凡四十有二。共相關紐而成字者。則有韻關之法。其以二合三合四合而成字者。則有語韻之法。而大要。則以諧聲為宗也。皆師獨運摹畫而成。上覽悟大悅。即頒行天下遵用。迄為一代典章。升號。曰皇天之下一人之上開教宣文輔治大聖至德普覺真智佑國如意大寶法王西天佛子大元帝師。更賜玉印。統領諸國釋教。旋又西歸。至元十一年。復專使迎還。歲杪抵京。王公以下。皆離城一舍。結香壇淨供。羅拜迎之。所經衢陌。皆結五綵翼其兩傍。萬眾瞻禮。若一佛出世矣。復為真金皇太子。說器世界等。彰所知論。詞嚴義偉。三藏沙羅巴。譯而行之。未幾又力辭西歸。上堅留之。不可。庚辰。師年四十二。以至元十七年十一月某日示寂。上聞震悼。懷德無。乃建大窣堵波于京師。奉藏真身舍利。莊飾無儔。至英宗。詔各路建帝師殿。立頌德。其文曰。夫敏者怠於博學。貴者耻于下問。才高而位重。則矜而驕物。此人之恒也。師以生知之明。為天子師。可謂敏且貴矣。而乃博學。無厭下詢。遺老人有一法。不遠千里而求之。雖硜硜之諒。佼佼之庸。苟有可取無遺焉。負絕世之材。材莫大焉。處帝師之位。位莫重焉。而乃攷攷于道。循循誘物。惟恐德之不修。道之不弘。未甞以多能自聖。而有滿盈之色。曠若空谷。靜若深淵。遠若雲霞。重若丘山。豈非至德其孰能與於此哉。其道之所被。德之所及。猶杲日麗乎天。明無不炤。陽和煦於物。氣無不浹。其高如天。不可階而升也。其大如海。不可航而涉也。以不言而民信。不勸而物從。所過者化。所存者神。匪天縱之將聖。孰能與于此哉。

師侍者曰達益巴。執事師十有三年。出而從。入而侍。聽言論於左右。觀道德於前後。陶熏滋久。成美器。凡大小乘律論。及秘密經籍。皆耳於口授。目於手示。得乎理之所歸。行之所趣。師西還。巴。以久勞弗克侍。留於洮。洮人化之。武宗踐祚。巴道大弘。初師在洮。曾居古佛寺。至是。出所賜大厥宇。將謀老於汶上。而上命屢下。錫金印駝紐。封號弘法普濟三藏大師。以延祐五年。化於京師。賜祭葬。祐聖國師。

金剛上師傳

膽巴。此云微玅。西番突甘斯旦麻人。幼孤。依季父。聞經聲止啼。年十五六。精通顯密諸部。世祖居潛邸。聞西國有綽理哲瓦道德。遣使迎之。時綽瓦歿。廓丹大王。以師應命。既至。上問曰。師之佛法。比叔何如。對曰。吾叔佛法如大海水。吾所得舌點而。上笑顧左右曰。種性不凡。遂禮以為師。王公以下。皆秉戒師。宿具靈心。呪語精密。凡有禱祈。感應之疾。如風馳電卷。不可思議。時懷孟大旱。呪之立雨。甞呪食投龍湫。頃之。奇華異果。湧出波面。取以上進。樞密副使月的迷失鎮潮。其妻得奇疾。百方無効。師但呪數珠以加其身。不知病之去也。元貞間。海都犯西番界。成宗謀於師。呪之而捷。又以呪水。起上於垂死。上北狩。師象輿在前。過雲州。語弟子曰。此地有靈怪。上至必有薄警。當以呪勝之。後果風雨暴至。眾咸震懼伏草中。獨行幄無少挫撓。初相哥。受師戒。繼為帝師門人。為人豪橫自肆。師責而不悛。繇是衘之。逮登相位。懼師讜直。因譖之于上。師遂有潮陽之行。相哥既以罪誅。上患股。召師還京。建師子吼道場。七日於內殿。而上愈。言及相哥。師以宿業為對。上以國用不足。欲徵稅于僧。師奏曰。昔成吉思皇帝。有國之日。疆土未廣。尚免僧徵。今四海混同。萬入貢。豈因微利而棄成規。倘蠲其賦。則身安志專。庶可勤修報國。上悅而止其事。乙未。被詔住大護國仁王寺。癸卯夏示疾。上遣醫候視。師笑曰。色身有限。藥豈能留。但問左右。今何時。曰。日午矣。即斂容端坐而逝。上聞悲悼。賜沉檀眾香。結塔茶毗。火後開視。頂骨不壞。舍利不知其數。建塔仁王寺。西域秘密之教。以大持金剛為始祖。累傳至師。益顯著。故有金剛上師之稱焉。

佛智三藏傳

佛智三藏。出積寧氏。昆弟四人。師其季也。總丱之歲。依帝師癹思巴。薙染為僧。通諸部灌頂之法。世祖受教於帝師。銳意翻譯。師與參譯語。辭致明辯。愜上意。詔賜大辯廣智法師。論者謂。季葉以來。譯場久廢。能者葢寡。豈意人物凋殘之際。乃見公乎。觀其所譯。可謂能者哉。師之道大闡。河西之人。尊之不敢名。至呼其族黨。皆曰。此積寧法師家。其為見重如此。時僧司盛設。風紀弊。既不能干城遺法。抗禦外侮。反為諸僧勞擾。頺波所激。江南尤甚。朝廷欲選能者正之。僉以必得精識時務。如師者始可。詔授師江浙等處釋教總統。既至。削去煩苛。務從寬大。僧眾安之。既而改授福建等處。方正之氣。頗與同列乖忤。師歎曰。天下何事。況教門乎。葢吾人之庸。自擾之耳。夫設官愈多。則事愈煩。十羊九牧。其誰能堪。遂建言罷之。議者稱其高。師。既得請隨謝事。遁跡壠坻。築室種樹。葢將終焉。未幾。以光祿大夫起。仁宗為太子時。甞就師問法。既踐大寶。眷遇益隆。館於慶壽寺。給廩饍。詔師所譯。皆板行之。師幼而頴悟。諸國語言。皆不學而能。既長。果能樹立。其為學。誦言觀義。涉其涯。遂厲於深。且好賢愛能。尤能取諸人以為善。談論之際。發其端。得過半之思。故其所有皆以好問而致。是以名勝之流。皆樂從之游。延祐元年十月。示寂。年五十有六。其始疾也。詔賜中統鈔萬緡。俾佐醫藥。太尉瀋王。往眎疾。既歿。又賜幣萬緡。以給葬事。遣使驛送其喪。歸葬故里云。

必蘭納識理傳

必蘭納識理者。初名只剌瓦彌的理。北庭感本魯國人。幼熟畏兀兒。及西天書。長能貫通三藏。及諸國語。大德六年。奉旨從帝師。受戒於廣寒殿。代帝出家。更賜今名。皇慶中。命翻譯諸梵經典。延祐間。賜銀印。授光祿大夫。是時。諸番朝貢。表牋文字。無能識者。皆令必蘭納識理譯進。甞有以金刻字為表進者。帝遣視之。廷中愕眙。觀所以對。必蘭納識理。隨取案上墨汁。塗金葉審其字。命左右執筆。口授表中語。及使人名氏。與貢物之數。書而上之。明日有司簡閱。一如所書。眾無不服其博識。而竟莫測其何所從授。或者。以為神悟云。後厄于數。

法禎傳

法禎。字蒙隱。雪磵其號也。蔣氏。其先曹之定陶人。家世閥閱。宋靖康間。高曾避金兵。徙淮西壽春。因家焉。父德勝。將兵取襄陽有功。封濟陰侯。母魯夫人。嚴而賢。師生岐嶷。齠齔習詩賦聲律。日記數千言。然氣羸疾瘵。每病則瀕死。術者以為非壽者相。父母捨之出家。事退庵無公大講師落髮。十七入講肆。通經論大旨。開官講於建鄴聲華奪席。尋入京師。告單慶壽太尉駙馬瀋王。日請入府說法。延祐丙辰。被旨即慶壽開堂。移易州之興國。逾年。兩奉詔。翻譯菩提行釋論二十七卷。西夏僧慧澄譯語。師筆受綴文。一言三詳。刪治一出於師。所司供給。仍指授畵工。於大內寶雲殿。繪高僧像八十八龕。師作八十八傳。金書其上。初皇慶之開舉場也。蒙古色目習三場舉業。漸染朱熹之說。謂佛語為誕妄。詔翰林虎承旨玅三藏與師三人。以張天覺護法論。譯為國語。以化之。英宗即位。將以大藏經治銅為板。而文多舛誤。徵選天下名僧六十員。讐較。師與湛堂西谷三人。為總督。重勘諸師所較。仍新為目錄。旌賞特加。泰定至順之交。教門有大故。師必預議秉筆。後至元丙子。被兩宮詔旨。主南城大竹林。至正戊子。詔重譯菩提行頌文。陛見于大口行宮。上以漢語。呼師號而面諭焉。是年。俗儒王溥張琅。陳言僧道之弊數十條。省部從其說。將行移文檄。師為駁邪論以闢之。其議遂。又江西儒學官塗以義。上數千言。其大旨。欲盡毀天下寺觀。僧道歸俗。財產沒官。師為公牘。回省部。折其邪說。乃止。甲午。遷潭柘之龍泉。師開堂出世。四十餘年。膺累朝眷顧。凡皇家大會。演法師為巨擘。王公有識大人。皆望塵加敬。名聲振寰宇。誌文言。殆遍海內。性明敏。經書過目成誦。其於性相教義。禪學密乘。與夫孔老百氏。經子史籍。無不該覽。發為文章。精緻雅徤。要為不蹈襲前人。蔚然自出機杼。成一家學。胸襟倜儻無芥蔕。爰自蒞事。雖賞罰公行。未甞藏怒宿怨。性不猜貳。遇人一言之快。則傾倒肝腑。聞後進之善。欣欣然似出諸見不善。亦必苦口規訓。五讀華嚴大疏。兩閱大藏。年逾從心。而自強不息。禪誦益勤。其主潭柘也。力起頺廢。叢林為之一新。施衣資鈔一萬三千五百餘貫。十方檀施鈔。四千四百餘貫。因緣相資。故致有成。且為之儲積年糧。安集雲水。一誠感格。五年中七現祥光。師不之恤。唯以傳佛心宗唱高。和寡為甚恨。師為文不存稿。多散失而未刊。進士葛天麟。撰師行勒之石。未詳所終。

明 西天國師傳(附柔渴巴辣)

智光。字無隱。山東武定州王氏也。父全。母董氏。幼而聰慧。閱讀輙不忘。十五。辭父母出家。尋禮西天迦濕彌羅國板的達薩訶咱釋哩國師。傳天竺聲明記論之旨。洪武己酉。以道廣無涯。未易津測。繇是銳志參訪。遊五臺。感文殊現相。 太祖高皇帝。聞其名。召至鍾山。 命譯其師板的達四眾弟子菩薩戒。詞簡理明。眾所推服。丙辰。奉 命訪補陀。於江南諸名山。踪跡殆遍。甲子春。與其徒惠辯等。奉使西域。過獨木繩橋。至尼巴辣梵天竺國。宣傳 聖化。而謁麻曷菩提上師。傳金剛鬘壇場四十二會。禮地湧寶塔。西國人敬之。師凡兩往西域。 太宗文皇帝。念其往返勞勤。復與論三藏之說。領會深奧。大悅之。乙酉。擢僧錄右闡教。明年。俾迎大寶法王。及還敷對多所毗贊。賜圖書輿服法供。 詔居西天寺。陞右善世。丁酉。 召至北京。論義稱 旨。俾居崇國寺。 賜國師冠。 仁宗昭皇帝嗣位。 錫封。號曰圓融玅慧淨覺弘濟輔國光範衍教灌頂廣善大國師。 賜金印冠服。復錫孔銷金傘葢幡幢。及銀鍍金擕鑪。盆鑵供噐。法樂几案。坐床輿馬。諸物悉備。 誥曰(云云)。仍廣能仁寺居之。 宣宗章皇帝即位。出內帑。剏北京暘臺山大覺寺。俾居之以佚其老。并 勅禮官。度僧百餘人為其徒。恩德至厚。無以加矣。師。乃出 累朝所賜金帛。及眾信所施。倩工累石。為塔於寺側。期栖神於他日。 英宗皇帝即位之初。加封師號。 賜玉印。寶冠。金織袈裟。禪衣。時服。棕輿鞍馬。法器之類。 誥曰(云云)。前後遭遇 列聖。眷待之隆如此。師性行純簡。 朝廷凡命修建大齋。惟誠惟恪。每入對。惟以利濟萬有為說。 仁宗所賜儀仗。出入屏不用。 上知之。遣中貴人問故。對以平生但持經戒。非有汗馬之勞。 寵錫所臨。謹受藏之足矣。用之豈不過耶。 上歎異之。故制詞極其褒重。師於教義。精達深奧。所譯顯密經義。及所傳心經。八支了義真寔名經。仁王護國經。大白傘葢經。並行於世。弟子數千人。各隨其器。而引掖之。道望名世者。數十人。壽齡既高。智益精敏。有求而問之者。即懇懇開說。不厭不怠。非養之有素。詎能然耶。宣德十年六月十三日。示寂。戒其徒。各勉精進。訃聞。 上悼歎之。遣官賜祭。仍 勅有司。具葬儀。增廣其塔并創寺。 賜名西竺。茶毗得舍利盈掬。瑩潔如珠。既葬。其徒桑渴巴辣。進其遺像。 上親製贊詞書之曰。託生東齊。習法西竺。立志堅剛。秉戒專篤。行熟毗尼。悟徹般若。證明自然。恬憺蕭洒。事我 祖宗。越歷四朝。使車萬里。有勣有勞。攄瀝精。敷陳秘玅。玉音褒揚。日星垂曜。壽康圓寂。智炳幾先。雲消曠海。月皎中天。

桑渴巴辣者。中天竺國人。師在西時。巴辣傾心服事。不去左右。師憐而挈之與東。 太宗推師意。 命為番經廠教授。凡遇 朝廷法事。師必與巴辣偕。或得掌壇。或輔弘宣。發揚秘乘。饒益弘多。而生性剛直。少巽讓。獨盡敬於師。自西抵東。始終無間。正統十一年。于定州上生寺。坐脫。壽七十。

具生吉祥大師傳(附底哇答思)

具生吉祥大師。梵名板的達撒哈咱失里。中天竺迦維羅國人。出剎帝利種。初研大小乘藏。尋知語言非究竟法。棄而習定於雪山。十二年得奢摩他證。 國初。振錫而東。浮信度。繇高昌。所經諸國。王臣畏敬。凡四越寒暑。始達甘肅。入五臺憩壽安禪林。恒山之人敬事之。如古佛出世。洪武七年。 上聞之。詔住蔣山。皈依者。風雨駢集。師道德深厚。容止安詳。一見使人心化。不待接迦陵之音。雖檀施山積。曾不一顧。曰。吾無庸是。悉為悲敬二田。 上嘉歎。賜以詩。有笑談般若生紅蓮之句。偶得足患。艱于步趨。 上勅醫治之。終莫能愈。忽一日奏還五臺。 上疑其妄。故許之。師白眾曰。今日五臺之行。有能從我者乎。弟子曰。某從之。師翹患足曰。汝無這一足。安能從我。至午。盥沐更衣危坐。弟子知其意。哀號請垂訓。師舉念珠示之。弟子拭涕曰。和尚教我念佛耶。師擲念珠于地。長吁而化。茶毗烟所及處。皆成舍利。綴於松枝者。若貫珠焉。建塔藏於西林庵。有示眾語三卷。并譯八支戒本。傳於世。

底哇答思。東印土人。八歲事師為弟子。耐饑寒勞苦。師重之。隨師入中國。謁 上奉天門。賜度牒。 命隨方演教。師沒。答思北游。宣德中。止北京慶壽寺。喜潭柘幽勝。就龍泉之右。建庵以居。自是足跡不入城市。答思操履不凡。造詣廣大。化之日。所居之庵。現五色光。火浴得舍利。甚眾。平生異迹。不能殫紀。亦偉沙門也。

補續高僧傳卷第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7 冊 No. 1524 補續高僧傳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