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7冊
No.1522 新修科分六學僧傳 (30卷)
【元 曇噩述】
第 9 卷

下一卷
 

新脩科分六學僧傳卷第九

施學

無而必以求諸人為貪。有而以子諸人為吝。惟貪若吝。三界眾生之大患也。故先佛。教之內施以去貪。則頭目手足。齒髮膚爪。是。教之外施以去吝。則國城妻子。服食器玩。是。蓋愛者貪吝之本。而身又愛之本也。然同有此身。則同有此愛。夫能忘所愛。則足以遺身。推所愛。則足以利物。而貪若吝於何有。且釋迦世尊之為菩薩時。於三千大千世界。無芥子許地。不舍身命。以求菩提。噫愛而至於遺身利物。以成菩提。其愛與非也。故係二科於施學之下。為世勸云。

遺身科

晉僧群

不知何許人。有高行。居羅江海中之霍山。山有大石。廣數丈。而窪其中。深可六七尺。得泉焉。味甘而色冽。且飲之能不饑。號盂泉。群因之以辟五穀。晉安太守陶夔。從群乞而遺之出山。輙臭氣不可聞。夔必欲致之。乃親渡海至山下。風雨暝晦。留數日不得往。歎曰正謂山靈。勒回俗駕耳。遂去。群庵外有。與盂泉隔。非略彴莫可渡。一日忽有折翅鴨。身橫略彴上。群欲舉杖撥去之。恐致鴨死。因不得飲者數日。遂沒。壽百四十。臨終曰。我少時折一鴨翅。此其報也。

宋曇稱

史失其氏。河北人。遊彭城。宿逆旅。主人夫妻皆八十餘。窮悴無子息。稱留視養。如父母。畢其世。葬之而去。至駕山。駕山之人。為稱言。虎暴莫之止。稱曰。虎饑耳。我當以身飽之。乃解衣夜坐草中。祝之曰。願此血肉。作甘露味。充滿法界。使一切眾生。息貪害意。於未來際。獲無上法食。明日往視之。則餘頭顱而。鄉里收以為塔。虎暴自是無復作。

宋法進

或曰道進。或曰法迎。生唐氏。涼州張掖人。少以苦行聞。為沮渠蒙遜所敬。遜沒。子景環為胡所破。弟安周立。是歲大饑。進屢請賑濟。安周不答。進則持刀褁鹽。至餓者群聚處。次第授三歸。即掛衣盔樹上。而臥於地。授刀餓者。使割身肉。以共濟。餓者未忍。乃自起割之。蘸鹽以徧啖餓者。兩股既盡。語餓者曰。我倦。汝自取之。雖皮骨。猶足以給數日。無使王知。苟知則奪而去之矣。餓者皆悲悼。不敢正視。頃之其弟子與王使至。轝以還宮。安周感悟。發倉廩存活。不可勝數。明日進乃絕。闍維煙亘天。火不息者七日。而舌無所壞。起三層塔之。弟子僧遵有高行。

宋僧富

生山氏。高陽人也。少孤篤學。美儀止。偽秦衛將軍楊邕。襄陽習鑿齒皆友善。聽道安講放光般若感悟。遂祝髮為沙門。安沒。還魏郡廷尉寺謝賓客。山行見一小兒。為群賊牽去。問之則曰。欲以其心肝祭神也。兒啼垢面視富。富即脫所著衣。遺賊曰。請毋用人祭。而用羊豕祭。此衣所以為羊豕價也。賊不可。富遂從賊取刀。[利-禾+皮]其腹。血淋漓仆道旁。賊大驚皆奔散。富雖困。猶能言。行路問而悲之。因相與抱持而哭。既送小兒還其家。又急以針線。縫其腹塗之驗藥。轝歸寺。少時而差。

宋法羽

冀州人。年十五。為沙門慧始童子。始刻苦於道。羽落髮能嗣其行。慕法華經藥王菩薩樊身之施。於是自蒲坂以白晉王姚緒。緒曰入道多門。何必自焚。對曰。吾願如是。即服香油。以布纏其身。誦經坐火柵中。聲至眉額焦爛。而後絕。時年四十五。

宋慧紹

不知何許人。八歲依沙門僧要。為童子。落髮於臨川招提寺。陰積薪高數丈。虗其中如龕狀。乃以所欲為辭要。要苦遮挽之。不從。復設八關齋會。別往來者。是日車馬奔輳。金帛填委。中夜忽失紹所在。求之則坐薪龕中。而燎及頂額矣。然猶聞其唱一心云。俄有大星如斗。墜煙焰中。再墜再舉不可測。火三日乃。又後三日。而一梧桐生其處。蓋紹無恙時所甞言者。且戒勿伐。時年二十八。其師僧要。壽一百六十。沒於招提寺。

宋僧瑜

生周氏。吳興餘杭人。年十二。為沙門。甞與曇溫慧光。廬於山南。號招隱。常曰。結果三塗。情形故也。情將盡矣。形亦宜捐。其遠追藥王焚身之軌可也。於是誦藥王品。以即火聚。時年四十四。後有雙桐。生其室。世號雙桐和尚。

宋僧慶

生陳氏。巴西安漢人。家世事五斗米道。慶猶悟其非。十三為沙門。止義興寺。淨脩梵行。願求見佛。初然三指。乃辟穀。大明三年二月八日。於武擔山寺西。對其所造淨名像前。焚身供養。有物如龍狀。從火升天。時年二十三。

宋慧益

廣陵人。史不書氏。少為沙門。有至行。大明四年。始辟穀。餌麻麥。六年絕麻麥。食酥油。頃之又絕酥油。服香丸。時雖肢體無力。而神情殊壯。七年四月八日。於鐘山置鑊。油滿其中。乘牛車詣龍門。辭孝武皇帝。乃入鑊。據小床。以油灌吉貝自纏。且灌一長帽著之。帝令太宰江夏王義恭。至鑊所勸曰。為道多塗。何必焚身。答曰。本願如此。不必上煩聖慮。乞度僧二十人。以隆佛法。有詔許之。即誦藥王正品。火至眉。聲猶朗然。翌日帝為設齋建寺。號藥王。以擬本事也。

宋曇弘

黃龍人。史不書氏。少為沙門。專精律部。宋永初中。遊番禺。止臺寺。又遊交趾仙山寺。誦無量壽及觀音經。誓生安養。孝建二年。乃聚薪自焚。弟子爭抱持以歸。則其身半焦爛矣。更一月小差。復失之。跡其所往。則火赫然。而命盡。明日人有見弘黃金色。身乘一鹿。以西馳者。

齊法光

秦州隴西人也。史失其氏。年二十九。為沙門。不服纊帛。辟五穀。啖松葉松脂。及飲香油。以焚身自誓。稍積薪於記城寺。大明五年。十月二十日。果滿其志。火至眉目。經聲猶了了。時年四十。

始豐沙門法存。讀蓮經。慕藥王焚身供養事。且欲以化其鄉里之孱弱不立者。卒行其志。太守蕭緬。遣沙門慧深。為塔表彰之。

齊法凝

姓龐氏。會州人。初武帝甞於夢中。遊齊山。覺而徧問其地於群臣。卒莫有知者。乃詔天下訪求之。而得於會之城北七里所。因立精舍於上。給田度僧。以垂永久。凝以童子占籍焉。戒行精苦。禪觀修明。每入定。輙經月。至年七十。偶於佛像前。置高座。坐燒一指。晝夜略不動搖。火及臂煙愈熾。弟子或欲撲滅者。或呌呼禁止者。皆不聽。火遂及身。七日七夜。惟一聚。眾共埋骨其所。而樹塔焉。

周普圓

武帝時。戾上三輔。素行頭陀。樂以慈悲利益群品。諸少年有願從出家者。輙引度無所憚。默誦華嚴每徹一部。雖弟子莫之知也。多於林墓間。坐繩牀習定。屢閱晨夕間。乞食則一往村落。性無怖懼。常有鬼四目六牙。身毛下垂。手持曲杖竟前。圓瞪視而鬼遽隱。有人從圓乞頭。將自斬。其人因謝不受而止。有從乞手。遂自以繩繫腕於樹。以刀自肘斷予之。因悶絕仆地。竟卒於郊南之樊川。道俗慕其行。爭欲收葬。尋分其屍。為數段。以樹塔焉。

隋普濟

雍之北山互人。出家之初。即儀軌圓禪師習定業。然常誦華嚴。以自程課。周武廢教。乃復發願。脩普賢行。使大法再興。如果所願。當捨身供養。生賢首國。由是棲遲太白山中。飲啖草。以度時。開皇弘闡佛乘。濟欣慶彌厲。思酬所願。因投炭谷之西崖以殞。遠近奔赴。增巖填谷。為建白塔於高。峯焉。

唐法曠

姓駱氏。雍之咸陽人。少專儒素。後從弘善寺榮師。聽大論。年十六。講解通暢。詶答泠然。京師諸德推美焉。然尤習定。而不以時節方所。有間屢閱藏典。堅持律業。務行頭陀。以終其身。且每以離著。垂訓門徒。曰予惟生死滯著。從無始來。故受輪回。以至于今。中常怏怏。欲以試之。貞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去終南山四十里。許於炭谷內。脫衣掛樹。自刎而終。當是時。人無知者。建至八月。乃始訪得其處。而屍完潔云。

唐汾州大乘寺有僧。亡其名。每以濁世難度。誓必捨身。期生安養。先為節食。服香者屢歲。於是卜日集眾。盛列旛蓋導衛。至於子夏學巖。面西而立。作佛觀久之。眾唱善哉。乃竦身高崖。投於深壑。望者見其至地。猶能起坐。及就視則逝矣。

唐會通

雍州萬年御宿川人。出家隱居終南豹林谷。每讀法華經。至藥王品。忻然慕効之。私積薪槱為窟。誓必自燼。貞觀之季。靜夜於林中唱經下火。清聲烈。與風俱遠。訖於熸息。猶見其跏坐如故。尋而西南有大白光。流入火聚身方偃仆。逮曉寂然。乃收其遣骸。起塔勒銘焉。

又荊州有姊妹比丘尼者。亦志脩藥王本事。於是漸斷粒食。服諸香油香蜜等物。而神爽高明。氣力不衰。貞觀三年二月八日。於州之逵道中。置二高座。姊妹乃以蠟布纏身。自踵至頂。惟出其面。眾共以華香旛蓋。迎升高座。姊妹更以火炬炷頂。端坐以誦法華。煙及眼。聲猶宏亮。下及口鼻。而後息絕。達旦合座。骸骨消化。二舌獨存。眾為起塔以葬。

善導以道綽之教化行京師。親寫彌陀經數萬卷。散諸士女。奉之以脩淨業者不可勝計。一日說法光明寺。或者問導曰。今稱佛名號。定生淨土否。導曰定生定生。或者禮拜訖。口唱南無阿彌陀佛。聲聲相續不少置。因出寺立門前柳樹上。合掌西望。投身於地而死。

唐玄覽

姓李氏。趙之房子人。兄弟凡五。而覽其季也伯父蒲之萬泉令。無子命為嗣。然覧心慕出家。遂北逃。見超禪師於汾州。其伯復遣尋獲以歸。覽終無留意。乃曰。我身屬伯。心則屬諸佛也。貞觀初。入京蒙度。名弘福寺。每謂法屬曰。誓必捐棄苦木。以警流俗。十八年四月初吉。忽以衣幞。付知寺僧。身著單衣。東至渭陰洪陂坊臨水誦禮訖。即投身水中。眾趨拯之以出。覧曰。吾方仰學大士能舍難舍。幸勿遮止也。眾悟聽其所欲為。乃復合掌發願。唱佛名號。沒渦湍中。三日而後獲屍水上。共起塔本寺以葬。先是覧久不歸。同住頗怪之。訪問靡知其處。尋解所留之幞。以驗其蹤跡。內有遺文書一紙曰。敬白十方三世諸佛。弟子玄覽。自出家來一十二夏。雖霑僧數。大業未成。今欲脩行檀波羅蜜。如薩埵投身。尸毗割股。魚王肉山等前聖模範。衣物具在。請依佛律。嗚呼臨終之際。其周詳委悉如此。亦足以見其用心矣。

唐束草者

忽見之京師平康坊菩提寺。所居不治房舍。夜則藉草一束。隨臥兩廡下。曰此頭陀行也。如是數年。綱維者謂其宿德。為搆房使歸。以便安養。且譏其狼藉。草曰。爾厭我乎。世不堪戀。何可久哉。是夜遂以所臥束草焚。至明骸骼俱化。唯餘燼耳。夫以束草之微。而七尺之軀。且無勃之氣。裂之聲。是非入三昧。以金剛力。摧血肉之身者。不能也。眾同塑其像於寺而奉之。有所祈禱。尤靈異。

唐無染

出家業中條山。習四分律涅槃經因明百法等論。每謂華嚴經。至謂東北方金色世界文殊菩薩。與一萬聖眾。從昔來。止住其中。而演說法。即忻然暴之。願往參禮。貞元七年。掛錫五臺善住閣院。然於採薪汲水。供眾之暇。徧歷幽勝。所覩金橋寶塔。鍾磬光瑞。莫窮其數。如是閱二十年。後於中臺之東。忽見一寺。額曰福生。內有梵僧。可萬計。染徧拜慰勞如禮。而菩薩亦以僧相語染曰。汝於此有緣。當荷眾。勿有願無行也。染由是發心飯僧。且自要曰。如僧及百萬。則燒一手指以謝。盡燒指。則僧之受飯者。及千萬。布施填委。海涵山積。方來而未止也。開成中。別眾往中臺絕頂。炷香告辭十方如來。一萬菩薩。偕其季趙華。持蠟布兩端。麤麻一束。香油一斗。詣其地。是日染則絕不飲食。從旦至暮。禮誦不小輟。夜將半。謂華曰。吾茲春秋七十有四。夏臘五十有五。餘喘幾何。而猶貪著不以供養。則豈誠吾徒所為哉。子吾弟也。幸助吾緣。則庶幾於是。華泣諫再四。不可。則以布纏麻縛。而油灌之。舉火自其頂。煙方熾。而屹立不倚。至足然後仆。則亦可謂異矣。

唐行明

吳郡長洲魯氏子。出家禮五臺峨嵋天台諸勝迹。至衡嶽愛之。遂棲止祝融峯下。與玄泰布納相往來。每謂其友曰。吾不願學僧崖之焚木樓。亦不願學屈原之葬魚腹。然終當學薩埵太子之飼虎耳。一日委身鷙獸前。骨肉皆盡。泰為收其遺餘。以闍維之。得舍利。絕圓瑩。因擷華酌水。述文以祭。其文槩謂能以勇猛破貪著。成法檀度也。

周普靜

姓茹氏。晉州洪洞人。少從鄉里慧澄法師出家。誦經持呪勤至。既薙落受具。往禮鳳翔法門寺真身舍利。聽採睢陽。赴講龍興寺。其稟承傳授。皆可尚。隨緣獎導於陳蔡曹亳宿泗間。卒行化汴京。復歸鄉里。住慈雲寺。會郡守楊君。迎請鳳翔真身塔。為民祈福。於是投牒乞自効。塔時奉安廣聖寺。顯德二年四月八日。靜於塔前。焚身供養。仍發願曰。當捨千身。期登正覺。今始千身之一也。即坐薪龕。自拋火炬。哀慟之聲四合。煙熾然。雲物日色昏濁。春秋六十有九。

宋守賢

出泉州永春丘氏。少聦敏。即依師披剪於吉祥院。後遊學雲門。得心法。既匡眾衡陽之大聖寺。其操守愈益孤峻。一布衣。雖屢更寒暑。未甞變。一藤狀晝夜禪坐。如株杌。有問者。酬答無小滯。乾德中。忽告眾曰。吾今茲且將償宿願矣。明日徑入南窯山。諸子弟輩。初莫之知也。有求之者。得雙脛骨草石間。然後信其委身於豺虎矣。闍維收舍利起塔。壽七十四。

宋文輦

永嘉平陽人。幼趨金華受業。從薙落。既圓具。即杖縉雲。見明招。得心法。後造天台韶公室中卒。隨侍三十載。不少懈。而盡其底蘊乃。又攬藏經三過以印之。太平興國三秊。忽積薪自焚。且曰。吾以供養十方三世諸佛諸菩薩。煙五色旋轉。觀者讚歎嗟悼相雜。俄獲舍利於燼間。莫可計。時春秋八十四矣。

宋懷德

江南人。髫秊北遊。獲落髮。聽講致名位。尤通法華。誦持專至。後禮僧伽像塔至泗上。太平興國八年。詔宦者李神福。以旛華上供。且奉感應舍利。至寺附新塔以葬。德因誓。以軀命供養。乃先捨衣盂資生之物。悉以飯僧。然後服以灌油紙衣。拜辭大眾。手持雙燭。登積薪上坐。待煙之熾。而誦經不輟。既而身摧聲息。燼迸散。噫亦可謂勇猛精進者。則是年四月八日也。頃之神福旋京師。具以事聞。上為之動容。

讚曰。

 貪欲為因  貪命為果  至哉格言  疇克負荷
 此生死身  三界鏁  柰何神識  認我著我
 欲尤汙穢  乃情愛緣  命亦虗幻  脩短由天
 是二貪者  皆身致然  故能捨身  為法檀度
 諸佛如來  護念囑付  薩埵藥王  誠足追慕

新脩科分六學僧傳卷第九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7 冊 No. 1522 新修科分六學僧傳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