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4冊
No.1475 圓覺經道場修證儀 (18卷)
【唐 宗密述】
第 9 卷

下一卷
 

圓覺道場禪觀等法事禮懺文卷第九

第十二上

(彌勒菩薩所問之一。十唱九十二偈。依金皷懺悔發願)

歎佛

 我今稽首一切智  三千世界希有尊
 種種妙好皆嚴飾  色如琉璃淨無垢
 猶如滿月處虗空  妙頗梨網映金軀
 種種光明以嚴飾  於生死苦瀑流內
 老病憂愁水所標  如是苦海難堪忍
 佛日舒光令永竭  盡此大地諸山嶽
 折如微塵能等知  毛端滴海尚可量
 佛之功德無能數  一切有情皆共讚
 世尊名稱諸功德  清淨相好妙莊嚴
 不可稱量知分齊

至心歸命。禮大方廣圓覺經中大光明藏現諸淨土毗盧遮那佛。

彌勒菩薩所問之一。問生死根本

第一 四 躡前段經意生起此意之文

 尋教先須通大意  今分科段注心聽
 前說四章理事備  不知此後更何名
 菩提涅槃無上果  都由二障故難成
 涅槃之鄣名貪愛  菩提之鄣名無明
 飜破無明前總了  蕩除貪愛此章經
 但詳前後經中意  此意文中節節呈
 今且略開二大段  二障門中更廣明
 此初彌勒諮陳處  便是發揚斷愛萠

於是彌勒菩薩白佛言。世尊廣為菩薩。開秘密藏。令諸大眾。深悟輪迴。分別邪正。能施末世一切眾生。無畏道眼。於大涅槃。生決定信。無復重隨輪轉境界起循環見。世尊若諸菩薩及末世眾生。欲遊如來大寂滅海。云何當斷輪迴根本。於諸輪迴。有幾種性。修佛菩提。幾等差別。迴入塵勞。當設幾種教化方便。度諸眾生。

第二 二 述讚問目

 逸多慶謝前疑決  為眾諮求出苦源
 欲證如來大寂滅  云何當斷死生根
 於諸輪迴幾種性  進修佛果幾多門
 迴入塵勞欲教化  幾多方便度迷昏

爾時世尊。告彌勒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諸眾菩薩。及末世眾生。請問如來深奧秘密微妙之義。令諸菩薩。潔清慧目及。令一切末世眾生。永斷輪迴。心悟實相。具無生忍。汝今諦聽。當為汝說。

第三 四 讚問許說

 佛聞彌勒諮陳意  深契時宣讚善哉
 藥病相投然始要  機緣差互却為災
 前者所譚無不修  悉從法界海中來
 眾生妄想心頭事  次第之問未與開
 此處極深極秘妙  三賢十聖亦難裁
 始道四生皆是佛  又言五性總輪迴
 向佛心中勸修習  於清淨處說塵埃
 須契機情兼契理  至心諦受勿疑猜

推本來中文四

  • 一指愛為本
  • 二欲助成因
  • 三展轉更依
  • 四起諸業報

善男子。一切眾生。從無始際。由有種種恩愛貪欲。故有輪迴。若諸世界。一切種性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皆因婬欲。而正性命。當知輪迴。愛為根本。

第四 三 當第一指愛為本

 眾生本性雖聞佛  妄念元來不覺知
 無始執身為自體  致令貪愛鎮相隨
 貪即發瞋廣造業  業緣報應無(音沒)休時
 輪轉周迴三界內  上生非想亦難離
 當知愛是輪迴本  先除根本莫尋枝
 況復四生皆約染  定知愛本更無疑

第五 九 廣分別恩愛貪欲差別之相

 上且標宗定本末 相生行相說猶麤
 今却依經為次第 細論枝葉及根株
 愛是自然常染著 貪因愛境發希須
 麤細相資方洞業 根苗相異體無殊
 有時情愛非貪取 幽奇巖壑路崎嶇(如好遊山水者。到勝境念念愛之。若與之令任。即不肯取。明非貪也)
 有物貪多非意愛 秤量苦藥競分銖(若口之藥人皆不愛。若買人即貪斤兩之多)
 恩愛纏眠難棄捨
 從無始際與身俱 積恩成愛唯滋蔓(須得他息漸漸成愛)
 因愛行恩非所圖(愛重前人便欲與物非別所圖也)
 有愛非恩他美女
 有恩非愛或相辜(既辜其恩。即明非愛是其人也)
 亦愛亦思慈父母 或多愛慧兩情符(亦是恩愛俱也)
 塵勞八萬皆由愛
 世界三千每共居 恩愛生憂因愛怖
 若離於愛二俱無 納想為胎流愛種
 發生吸引業同途(佛頂云。流愛為種。納想為胎。吸引同業故愛身也)
 有愛即生愛盡滅 千生萬死愛為株
 欲脫輪迴生死苦 先除貪愛次諸餘
 修心斷愛塵勞散 代樹除根枝葉枯
 樹木留根空去葉 他日生條漸漸麤
 修行存愛雖精苦 還從上界入冥途

由有諸欲。助發愛性。是故能令生死相續。欲因愛生。命因欲有。眾生愛命。還依欲本。愛欲為因。愛命為果。

第六 三 二欲(欲者五欲)助成因三展轉更依

 愛之性相如前說  從茲生起次應聽
 由有五塵發愛性  貪欲便從愛性生
 身命復從貪欲有  護命還滋愛本情
 始終展轉相依約  致使死生不暫停
 愛欲為因愛命果  果因相續不相傾
 如是循環於六道  輪迴因此得其名

第七 四 躡前標舉造業受報之意

 前說輪迴最初本  次說輪迴生起因
 如今正說輪迴相  造業受於六道身
 只緣愛住常流注  念念攀緣五種塵
 塵境違情或順意  世途違順豈能均
 境順愛情即貪著  境違於愛即生瞋
 貪瞋皆造眾多業  違順供能助起因
 善惡兼於不動等  此三行相次應陳
 經且先明惡業報  至心聽取用心遵

從此下第四起諸業報。

由於欲境起諸違順。境背愛心而生增嫉。造種種業。

第八 十四 打罵

 違順雖皆發惡業  就違情起惡偏強
 由斯經且從違說  例於順境自然彰
 今云境背於心者  此類多端不易詳
 或被欺陵相逼奪  或遭謗罵惡傳揚
 臨臨遷達相遮鄣  蕩蕩功能被遏藏
 數戴謀成榮美事  一朝把勢便捻將
 且論謗罵侍揚者  此事人間最是常
 從有身未便自愛  長須人道是賢良
 忽聞張李相評薄  說我是非及短長
 乖阻愛心瞋即發  何曾覆躡且思量
 揮霍石來將凡報  三言五語漸喧張
 一名醜惡更相說  豈覺終成彼此傷
 惡名為十惡數  況於奉耀轉猖狂
 私裏親鄰和不得  公庭枷棒豈偏當
 根本所爭全小事  只瞋私地被評量
 直為我人兩不伏  便成爾許大狓猖
 錢財用盡從貧苦  業報當來又被殃
 仍不知非皆唱屈  終身畜恨賴耶藏
 大眾縱聞如此說  皆云我且不強梁
 不知只是論麤細  對境何曾免不藏
 設能惜體權時忍  私念潛流豈肯忘
 元來表裏者方便  未讎只是未相當
 結業由心不在事  但生意念即為妨
 聞怨家□心私喜  受報當來便夭亡
 一心一境皆如此  萬境千心豈易防
 舉此一條為類例  日茲對境有何常
 發語動身皆是業  即知業種數無疆
 曾見諸經如此說  大須防慎色聲香

第九 十九 淨訟

 次論遷達遭遮鄣  此類人間亦數般
 今且指陳一節事  諸餘體例例詳看
 往年難苦身名就  選得卑閑遠地官
 官滿纔充前債負  歸鄉未免舊飢寒
 懸懸八載方參選  營行裝幾許難
 却往彼州求解狀  周迴迢遞到長安
 長安寂寞無親識  諺云地窄是天寬
 茫茫柱玉資糧乏  凜凜風霜衣服單
 房價愁隨月索  文盡更被主司謾
 忍寒剝脫將求囑  始得平流注一官
 豈料他人貪穩便  權豪奪我口中[(歹*又)/食]
 恐吾苦屈論資歷  却被先謀分外彈
 意在事成排遣出  頭頭捻我苦摧殘
 此近閑司皆不得  一年之事闌珊
 丈夫志氣誰能忍  百計讎他豈等難
 捨遇相當知血脉  搜求事迹手中欑
 抵家罪狀兼官典  一場爭命巳光判
 投匭只禁三匹絹  勑令臺院勘鈴團
 賴遇御史心平直  復遇清明好雜端
 三五日中推得實  徒流遠眨甚酸寒
 不料他家權勢大  一年之內准前安
 連黨唱吾為狡惡  苟求碎事損朝官
 本州史伊親故  尋求別事橫相于
 數旬枷禁頻笞揵  父母髮膚豈得完
 破盡由園空命在  亦須徒步入長安
 千計千謀先殺你  我身死到亦高判
 設令無計行鋒刃  亦雇姦人中藥丸
 或即事成俱受死  或即頭頭下手難
 眾人觀披一羣漢  更互愚癡自毀殘
 進退俱為苦惱事  人間此例有千端
 勸諸智者凡為作  且等身安勿等閑
 記取上來飜覆勢  細詳利益在何間
 爾許年來百計挍  心腹焦苦損容顏
 念念謀他皆結業  鑊湯却滿上刀山
 何如忍却一朝  安樂道自清閑
 縱有輕欺從與受  鄉鄰慕德却相攀
 設令財帛遭陵奪  他自當來萬倍還
 如此生生安福壽  三途苦事豈相關

第十 十四 婬欲

 次論境順心情者  此境招倍更多
 真要開章次第說  分明辨取順情魔
 從無始際偏耽著  只是婬心更莫過
 莫言我自無斯事  事迹雖殊罪等科
 但屬邪婬所計挍  總須沒在阿波波
 前云業道由心結  搆獲婬心是業河
 王法尚無於漏網  真司豈得輙蹉[跳-兆+也]
 眾人須領前文意  但覺情生即自呵
 必使心根絕此念  乍從不用念彌陀
 自妻不犯於非道  更有諸餘即是訛
 王候也任多妻妾  卿相三員豈合過
 一婦一夫相匹偶  順於天地合陽和
 僧尼自有明明律  違即尤四倍多
 一汙他心成業報  二虧戒體背伽婆
 三即畢身鄣聖道  四者天龍悉共呵
 五千大鬼常遮截  遮賊公然負釋迦
 當知色欲多殃福  俱損居家及出家
 直到亡身亡國邑  豈唯失利失榮華
 昔時姐誠堪歎  近代揚妃亦可嗟
 有德周文因妾舋  無良安祿便乘瑕
 僧尼不顧災兼禍  篇聚俱傷性與遮
 行當中私無實德  威儀外現是虗華
 塵中當續輪迴本  直境偏推聖道牙
 俗網隳歸佛法  緇衣豈料屬魔邪
 未曾顯發如來藏  只是資熏阿賴邪
 解者即時痛割斷  不須待到阿吒吒
 暢情只是須臾頃  受苦須經億劫波
 後段偈中方具說  應知愛欲罪垣沙

南無大慈大悲(云云)(下十二禮准前)

至心懺悔

然懺悔之法。非小因緣。過去諸佛菩薩未有不因懺悔而成道者。諸大乘經。且說此義。即金光明經。金皷懺悔。大華嚴經。天皷懺悔。今且略說金皷法門。便藉以妙幢菩薩之妙詞。申我等徒眾之懇意。今先述金皷緣起。後依菩薩被陳金皷緣起者。彼經夢見懺悔品云。爾時妙幢菩薩。親於佛前。聞妙法。歡喜踊躍。一心思惟。還至本處。於夜夢中。見大金皷。光明晃耀。猶如日輪。於此光中。得見十方諸佛。於寶樹下。坐琉璃座。無量百千大眾圍遶。而為說法。見一婆羅門。以捊擊金皷。出大音聲。聲中演說微妙伽陀。明懺悔法。妙幢聞。皆悉憶持。繫念而住。至天曉。與無量百千大眾圍遶。持諸供具。出王舍城。詣鷲峰山。至世尊所。禮佛足。布設香華。右達三帀。退坐一面。合掌恭敬。瞻仰尊顏。白佛言。世尊。我於夢中見一婆羅門。次手執捊擊妙金皷。出大音聲。聲中演說微妙伽陀。明懺悔法。我皆憶持。唯願世尊。降大慈悲。聽我所說。即於佛前。而說頌曰。

 我於昨夜中  夢見大金皷  其形極殊妙
 因徧有金光  猶如盛日輪  光明皆普曜
 光滿十方界  咸見於諸佛  在於寶樹下
 各處琉璃座  無量百千眾  恭敬而圍遶
 有一婆羅門  以捊擊天皷  於其皷聲內
 說此妙伽陀

 金光明皷出音聲  徧至三千大千界
 能滅三途極重罪  及以人中諸苦厄
 由此金皷聲威力  永滅一切煩惱鄣
 斷除怖畏令安穩  譬如自在牟尼尊
 若有眾生處惡趣  大火猛周徧身
 若得聞是妙皷音  即時離苦歸依佛
 皆得成就宿命智  能憶過去百千生
 悉皆正念牟尼尊  得聞如來甚深教
 由聞金皷勝妙音  常得親近於諸佛
 悉能捨離諸惡業  純修清淨諸善品
 一切天人有情類  殷重至誠祈願者
 得聞金皷妙音聲  能令祈求皆滿足

上來依經文。說金皷因緣事竟 今當依菩薩求哀白佛如夢懺悔。

 現在十方界  常住兩足尊  願以大悲心
 哀愍憶念我  眾生無歸依  亦無有救護
 為如是等類  能作大歸依  我今所作罪
 極重諸惡業  今對十力前  至心皆懺悔
 我昔不信佛  亦不敬尊親  不務修眾善
 常造諸惡業  或自恃尊高  種族及財位
 盛年行放逸  常造諸惡業  心恒起邪念
 口陳於惡言  不見於過罪  常造諸惡業
 恒作愚夫行  無明闇覆心  隨順不善友
 常造諸惡業  或因諸戲樂  或復懷憂惱
 為貪瞋所纏  故我造惡業  雖不樂眾過
 由有怖畏故  及不得自在  故我造惡業
 或為躁動心  或因瞋恚恨  及以飢渴惱
 故我造惡業  由飲食衣服  及貪愛女人
 煩惱火所燒  故我造惡業  於佛法僧眾
 不生恭敬心  作如是眾罪  我今悉懺悔
 於獨覺菩薩  亦無恭敬心  作如此眾罪
 我今悉懺悔  由愚癡驕慢  及以貪瞋力
 作如此眾罪  我今悉懺悔

懺悔。至心歸命禮。

弟子眾等。以依經文。披陳無始來諸罪障竟。今當還約此後經文。申我等心發大誓願(在兩重懺悔。及讚佛文後也)

 我之所有眾善業  願得速成無上尊
 廣說正法利羣生  悉令解脫於眾苦
 降伏大力魔軍眾  常轉無上妙法輪
 久住劫數難思議  充足眾生甘露味
 猶如過去諸最勝  六波羅蜜悉皆圓
 滅諸貪欲及瞋癡  降伏煩惱除眾苦
 願我常得宿命知  能憶過去百千生
 亦常憶念牟尼尊  得聞諸佛甚深法
 願我以斯諸善業  奉事無邊最勝尊
 遠離一切不善因  恒得修行真妙法
 一切世界諸眾生  悉皆離苦得安樂
 所有諸根不具足  令彼身相皆圓滿
 若有眾生遭病苦  身形羸瘦無所依
 咸令病苦得消除  諸根色力皆充滿
 若犯王法當刑戮  眾苦逼迫生憂愁
 彼受如斯極苦時  無有歸依皆救護
 若受鞭杖枷鏁繫  種種苦具切其身
 無量百千憂惱時  逼迫身心無暫樂
 皆令得免於繫縛  及以鞭杖若楚緣
 將臨刑者得命全  眾苦皆令永除盡
 若有眾生飢渴逼  令得種種死勝味
 盲能得視聾者聞  跛者能行瘂能語
 貧窮眾生獲法藏  倉庫盈溢無所乏
 皆能得受上妙藥  無一眾生受苦惱
 一切人天皆樂見  容儀溫雅甚端嚴
 悉皆現受無量樂  受用豐饒福德具
 隨彼眾生念伎樂  眾妙音聲皆現前
 念水即現清凉池  金色蓮華沉其上
 隨彼眾生心所念  飲食衣服及狀敷
 金銀珍寶妙琉璃  瓔珞莊嚴皆具足
 勿令眾生聞惡響  亦復不見有相違
 所受容貌悉端嚴  各各慈心相愛樂
 世間資生諸樂具  隨心念時皆滿足
 所有資財無恡惜  分布施與諸眾生
 燒香末香及塗香  眾妙雜華非一色
 每日三時從樹墮  隨心受用生歡喜

發願。至心歸命禮三寶。

○白眾等聽說此時無常偈

 一生欲過須知覺  努力修善作來因
 命似水流難迴復  無常急急到君身
 妻兒恩愛終須別  眷屬唯是暫時親
 只見荒田千歲塚  誰家得有百年人

 既覺無常相  應調放逸心  放逸諸惡根
 故佛說偈曰

 若人投丘巖  或有不失命  墮放逸地者
 不有不受苦  若人行放逸  一助有所作
 如是於晝夜  終無有樂報  世間出世間
 一切諸樂法  放逸能破壞  是故應捨離

(出正法念處經第三十)

第十三上

(彌勒二五唱九十九偈金皷懺悔發願勸請隨喜迴向)

歎佛

如來頂上。有三十二寶莊嚴大人相。其中大人相。名光照一切十方。普放無量大光明網。一切妙寶。以為莊嚴。髮周徧柔耎密緻。一一咸放摩尼寶光。充滿一切無邊世界悉現佛身色相圓滿。是為一。乃至有大人相。名普照一切法界莊嚴雲。最處於中。漸次隆起。閻浮檀金因陀羅網。以為莊嚴。放清淨光雲。充滿法界。念念常現一切世界諸佛菩薩道場會。是三十二。如來頂上。有如是三十二種大人相。以為嚴好。

第一 十八 述偷盜罪

 上論欲色眾多過  順境門中是一條
 慳盜貪婪諸事類  從頭例取自昭昭
 違情發恚時希遇  順意生貪暮與朝
 由此尋思起業處  多因[轍-育]賊日滋招
 張某李甲豐財寶  趙氏王生足富驕
 知彼金銀多念起  見他綾絹愛情燒
 因茲賊意縱橫起  句引同徒遞互教
 期欵此時既集  平章彼處豈辭遙
 外頭縱有三重鏁  裏許先謀一丈橋
 錢物任從愛者取  主人何必苦相敲
 牀頭財寶般般接  架上低身旋旋拋
 前去後摧五六箇  肩頭背上兩三苞
 此迴未敗仍頻與  亦有貧家被劫燒
 本為諸頭窮困急  牽牛准擬幾般銷
 錢得三千絹伍匹  覺知當夜便捎□
 豈肯念伊多債負  何曾愍彼欠王傜
 兩箇踏門竪棒索  驚忙棒與任纏腰
 去後夫妻哀怨哭  思量賊稅五心焦
 直緣毒害過常度  天地神祇悉不饒
 這賊果然事自敗  推排展轉盡窠巢
 仍延華限藏贓物  拷痛時時始一板
 又引平人云寄附  追來滿獄橫喧囂
 詷窮重杖終其命  兩肋猶如韛袋搖
 財主微收唯得半  所餘總被亂淹消
 一場之事雖然了  累劫之殃未可逃
 如此始終之過患  悉從貪愛發枝苗
 須知劫盜多般類  但有侵欺是賊曹
 賊師行刑刀是筆  官人酷虐答為刀
 穿牆私竊機情巧  憑案公微捧杖高
 卑吏排頭多狡猾  大官手下縱雄豪
 催粮豈待苗先刈  納帛元來繭未繰
 手織綺羅身著布  刀輸米麥口[(歹*又)/食]
 天宮不是無天眼  地獄終歸地下遭
 宜路可中容此事  天崩地裂鬼神號

第二 十六 述殺生罪業

 境順多招婬盜罪  境違毀罵及相爭
 殺害俱從二處起  故今都作一科明
 諸佛慈悲為本體  眾生毒害是常情
 或貪美味或瞋怒  即便殺人及畜生
 實犯刑章甘受死  無辜被殺有究靈
 彭生杜伯公孫勝  宋后蘇娥及竇嬰

此六人皆書史所載。被人枉殺。後冤魂自訴於上帝。而報讎也 彭生者。齊公子也。魯桓公夫人文姜。是齊襄公妹。桓公與姜朝于齊。襄公通姜。桓責姜。姜告襄。襄怒與桓飲酒。桓出。襄使公子彭生。把桓公升車。彭生多力。遂令拉殺桓於車內。魯人責齊。齊無詞對。歸罪彭生而殺之。後襄公獵見大豕。從者見乃彭生。襄射之。豕人立而啼。襄懼墮車傷足。其臣作亂弒襄公 杜伯者。杜國之伯。名恒。入為周大夫。宣王妾女鳩欲通之。伯不許。鳩怒反伯。宣王信。使薛甫與司殺伯。伯死化為人。告王。王告祝。祝便殺之。錡又為人訴。復殺祝。祝又為人訴。後王遊團由。伯乘白馬素車。左祝右起於道。以朱弓矢射宣王中心。折脊而死 公孫勝者。夫差之臣。王不以罪殺之。投於胥山之下。後越伐吳。吳王敗走。道由此山。舉步不進。使太宰[壹*丕]試呼勝三呼。應。王懼仰天歎而遂死。不反於吳也 宋公者。漢靈帝皇后也。無寵而居正位。後宮幸姬共譖。初常侍王甫。枉洙激海王悝及妃宋氏。妃即后之姞也。甫恐后怨。乃搆言后。狹左道呪咀。信之收璽綬。后以憂死。父及兄弟皆被誅。後帝夢見桓帝怒曰。宋后何罪。聽邪侫使絕其命。宋后及悝自訴於天。上帝震怒。罪難救也。夢甚明白。帝既覺。問於羽林左監許水曰。此何祥。其可禳乎。水對。宋后及激海王。並宜改葬。以安冤魂。竟反宋氏之家。復激海之先封。帝弗能用。尋即崩也 蘇娥者。漢世何敞除交沚刺史行部到蒼梧郡高要縣。日暮宿于鵲奔亭。夜半。樓下忽有一女子。自云。妾姓蘇。名娥。字始珍。本廣信縣人。父母及夫皆亡。無兄弟。有雜繒一百二十匹。有婢名致富。孤窮不能自賑。欲往傍縣賣繒。就同縣人王伯邊。賃車牛一乘。直錢萬二千[哉-口+豆]。妾笈繒。令婢執轡。前年四月十日到此亭外。日暮行人絕。不敢前去。遂宿留此。致富暴得腹痛。妾遂往亭長舍求火。亭長龔壽採刀至車。持妾臂。妾怖不從。即殺妾及婢。樓下埋之。取財物。殺牛燒車。車釘牛骨。棄亭東芥中。妾上下皆著白衣。青絲履。便掘之。如言。捕壽拷問。具伏。下廣信縣。與娥語同。收壽父母兄弟。申聞於上。若於常律。不至族誅。但壽為惡隱密經年。鬼神自訴。千載無一。請皆斬之。以助陰德。上報聽之 竇嬰者。漢孝文帝皇后從兄之子也。為亟相。後免相。竇后崩。嬰益疎薄。與太僕灌夫交結。于時孝景帝皇后同產弟田蚡為亟相親幸。使人就嬰覓城南田數頃。嬰不與。後蚡娶妻。列侯往賀。夫嬰俱出言不遜。蚡奏其惡言。夫嬰皆棄市。月餘蚡病。一身盡痛。若打擊之。俱號呼。叩頭謝罪。天子使視鬼者占之。見嬰與夫共守笞。蚡遂死。天子亦夢見嬰而謝之。

 蘇氏夫妻張氏事 昭昭人鬼共吞聲
 如此古今千萬類 萬中無一有公平
 畜生怕痛人無別 殺他不想身形
 生剝皮毛咽瀝血 命餘哀怨豈堪聽
 百般野獸山林活 千種游魚江海停
 未有于他人世事 未曾犯著小
 如何隊伏圍令帀 無路奔逃困又驚
 豈忍橫網截水斷 未田騰躍相縈
 小鮮蝦蜆千餘命 嚵舌唯充一頓羮
 鴿[待-寸+又]諸小物 殺多供一枉難名
 莫倚不將身手殺 差科取索罪偏盈
 為官枉打平人殺 欲推雜軄理何成
 道門三寶慈為首 儒教五常仁最精
 佛說大悲菩薩本 至聖遺言總不行
 既不能行君子行 如何祿位占公卿
 埀釣不網不射宿 望群卜命義中情
 禮經無故何容殺 雌雉時哉豈使烹
 爭合恣於狼虎性 四十萬眾等閑坑
 諸餘罪業皆通懺 殺帶冤家事不輕
 飜覆相讎連世世 何時解展得悝悝
 殺時罪業如今辨 殃報三途後段明
 欲得審知多劫苦 經文與偈甚叮嚀
 大乘殺戒為初首 犯者無由入覺城(經文下云。是故多迷悶。不能入覺城也)
 違害大悲招萬鄣(華嚴經云。起一念瞋。具百萬鄣門開)
 眾生見者似欃槍
 如斯冤隔如何化 不化如何契眾經
 慈力善根佛廣讚(涅經經第十六云云)
 必須修習合幽冥

是故復生地獄餓鬼。

第三 三十五偈 初總標三途

 前論惡業因緣廣 此說來生受苦多
 惡即七枝三種毒 苦唯鬼畜獄三科
 經裏畜生闕略者 翻經傳寫本蹉跎
 諸教皆云三苦趣 華嚴最具定非訛(次下說之)
 十不善因三等配 罪輕下品鬼神魔
 業當中品諸禽畜 上品之殃捺落迦
 三途罪畢生人道 受上餘殃事豈蹉
 三惡苦中地獄重 先論地獄苦如何
 後□唯論地獄罪 捺落迦名是梵語
 地下有獄順中華(言地獄者。順此方刑獄之稱也)
 歒體翻之為苦器 盛貯苦人之器窠(窠者。窟容受也。故喻窠窟)
 喻窠又亦治罪人(受苦之器總也。如刀劒弓失爐炭之類。是斬斫燒煑之器具也。皆約依報說之。若就正報。名捺落迦。此云惡者。謂造惡之者。受此之苦也)
 此之苦器都三類
 根本近邊孤獨[糸*井]([糸*井]多也。音那。孤獨地〔獨〕獄墮處故。多如後說也)
 根本八寒兼八熱(自下。說分量及上下遠近。皆依瑜伽論。故與俱舍不同也)
 縱廣十千喻繕那(每獄自體分量)
 三萬二千(從此州下也。若據俱舍。即云二萬也)至等活(多苦聚集業感苦具殃害悶絕擗地。空中聲言可等活。欻然却起。如前苦具。還更相殘害)
 下安七獄悉傍還(等活下。四千由旬。始到黑繩。乃至阿鼻獄。傍橫羅列也。一黑繩。以繩拼之而割鑿。二眾合。謂多人聚集。便有獄卒。驅入兩羝頭大山間。迫之流血。乃至馬象師子虎等山。如此後令和合大鐵槽中。壓之亦爾。三號叫。謂尋宅舍入鐵室中。火起燒然。發聲號叫。四大號叫室宅如。胎藏苦過前。五謂以大熱鐵熬。左右轉側燒薄之。又鐵串貫之。反覆而炙。徧身燄出。復熱鐵地上。鐵棒築打令肉團。大極燒然。謂三支鐵串從下貫之。從肩頂出。又鐵鑊水煎爛盡餘骨漉之鐵地。又却生如故)

七阿鼻者。下偈中自說。

 傍即二千為分量(每獄相去之量)
 四千直下不偏頗(等活直下四千也。其寒獄亦廣十千。亦從下三萬二千。至皰獄。與等活齊。又下二千有七獄傍布。據此即合在等活下黑繩等上。正當中也。黑繩去等活四千故。若准俱舍說。從此地面。下過二萬踰繕那。始到阿鼻。阿鼻深廣亦各二萬。其底去此四萬。故頌云。此下過二萬。無間深廣同。上七捺落迦。八增皆十六。據此頌即黑繩等却在無間上。重疊也。復有一說。盡有無間傍。八寒亦爾。彼論又問云。此瞻部州其量幾何。下寧容受無間等耶。答。州如糓聚下闊上尖。是故大海漸深漸狹)
 八寒上來且舉數 續陳苦相豈媕娿(上菴下阿)
 苦相各隨業所變 終無心水外殃波(波不離水。殃不離心)
 前章殺盜婬欺等
 病質亡魂隔剎那(前念猶是病身。後念即是亡魂)
 心逐業緣無定相 或繩或棒或干戈(業力所現千差萬別也)
 門戶雖無而有處
 途路昏冥渡奈河(此國從古傳云。亦未曾見諸家章疏。引經論。忘却的處。且人死後隨心隨業。所變現種種事。悉是本分。何疑此河)
 皆剝脫身上衣裳
 總須掛在樹枝柯 棒趂風吹行迅速
 荒忙起倒任牽把 或過府差五道將
 或云殿上是閻羅 或即便投地獄裏
 心神自變不開他(此下次說八熱苦也。一等活。二黑繩。三號叫。四大號叫。五燒然。六熱燒然。七偏燒然。八阿鼻)
 受苦般般乞願死
 等皆還活奈誰何(多苦聚集業感眾多。苦具殘害。悶絕擗地。空中聲言可還等活。欻然却起。如前苦具更相殘害也)
 黑繩絣定圖文像(絣文方圓等種種文像也)
 隨文割鑿切而磋(或矴。或斷等二也)
 兩鐵羝頭厭□碎(多人集。便有獄卒驅入此間。迫之流血。乃至馬象等山亦爾。大鐵槽壓之亦爾)
 却令和合復研磨(壓之流血。碎復令却合。又後驅入壓之。三也)
 鐵室火生號叫(尋舍宅入鐵室。火起燒病發聲號叫。四也)(具云大號叫。尋室宅。如胎藏。苦過前故聲大。五也)
 鐵煿之膏血和(燒燃也。以又串貫之。反覆而炙。徧身七孔燄起。又熱鐵地。以棒打。骨肉膏血相和。如泥團。六也)
 三支鐵串貫肩頂(從兩足底。反糞門。貫徹兩肩及頂出。由此七孔。猛燄流出)
 銅葉纏身(又以三熱大銅鍱。徧身裹之)鐵棒撾(此二字。是前獄中之事。以韻故。寄於此句也。此獄鐵纏身。又復倒擲於大鑊中。水煎煑。其湯涌沸出沒。爛盡復生。生復煑。七也)
 次說阿鼻大地獄(諸經)
 亦有說名大落迦(俱舍云。北州下。過二萬。有阿鼻指大奈落也)
 周帀七重鐵城譬(此下。依新集佛名經及諸經說其相狀。與瑜伽及俱舍。有不同處也)
 上又七重鐵網羅
 又七刀林兼猛火 八萬四千踰善那
 罪人身滿無相礙 罪業因緣一徧多(一人多人皆歸)
 上火徹下下徹上
 東西南北互通過 其城四門四銅狗
 四十由旬利爪牙 復有飛騰鐵觜鳥
 噉於人肉數如麻 牛頭獄卒以羅剎
 九尾八頭尾鐵叉 八角六十四箇眼
 眼中迸出鐵丸煅(煅者。火氣猛。許加反)
 一奴一瞋如霹 等閑數瞋可吒吒
 無量刀輪空裏下 入頭出足豈能遮(瑜伽說。有六種受苦)
 四方火刺穿筋骨(一也。東方多百踰繕那。三熱大鐵地上。有猛火刺。騰燄穿肉入肉。斷筋破骨徹髓。燒如指燭成猛燄。餘方亦爾。由此人火和雜無有間隙。痛苦無有間隙。唯聞苦痛號叫之聲。故名無間也)
 鐵箕鐵炭簸如砂(二也。以鐵箕盛滿猛燄鐵炭。和簸之)
 登熱鐵山上復下(三也。復置熱鐵地。令登大熱鐵地。上而復下。下而復上)
 百針針舌展而[穬-黃+乇](四也。[?*(冘-(乳-孚)+?)]張也。吒者音。謂從口拔出舌。以百針。針而張之。如張牛皮)
 銅汁燒喉穿腑藏(五也。鎔銅汁灌口。燒喉舌。及徹腑藏。從下而出)
 鐵丸入腹口先呿(六也。復仰臥之於熱鐵地鉆口令開。以大鐵丸置其口中。燒口咽喉腑藏。從下而出。所餘苦惱。如極燒然。業盡方出也)
 唯此受苦常無間(俱舍云。非如七獄受苦非恒。故名無間。且如等活。暫遇凉風。所吹還活。阿鼻不爾。故名無間。又無樂間苦。非如餘獄有樂間起。婆沙論云。身形廣大。據多處所。中無間隙。故名無間。雖一人即滿。以業力故。多人無好。涅槃經文云)
 只為辜恩具七遮
 痛徹肝心苦切髓 壽經中劫是其家(五苦章句經云。三惡道者。是眾生之家。暫得為人。譬如作客日少歸家日多。學者思之。勉力精修。方得脫苦。人身難得。六根難具也)
 寒極(此下述八寒也。一皰。二皰裂。三〔詔〕四郝郝凡。五虎虎凡。六蓮華。七紅蓮華。八大紅蓮華)皰瘡(一也。廣大寒觸身分瘡〔頗〕)及胞裂(二也。寒苦過前。如皰潰膿血流出。瘡卷縮也)
 (三也。歇許葛反。詀叱涉反。俱舍云頞哳吒。頞烏葛反。吒涉吽反。忍寒聲也。寒極口開不得。但能動舌作此聲也)兼郝(四也。俱舍云霍霍婆。寒切動舌不得。但作此聲)(五也。寒苦之聲將極)似蓮華(六七八也。六青蓮華。寒觸身分。青游皮膚破裂。七紅蓮華。色變紅赤皮裂。或十或多。八大蓮華。謂身分極大。而紅皮裂。或百或多)
 華色寒聲各三種 并前二皰八寒科(二〔頗〕三聲三色故成八也。上根本竟。次下近邊。近八熱根本之邊也。如城郭園宛。是罪人遊行處)
 近八熱邊四門外(獄也) 門門四獄數尤多(四四十六。八熱計一百二十八獄也。俱舍中。名之為增。彼頌云。八增皆十六。謂煻煨尸糞。鋒刃裂河增。彼長行自釋。此是增上被刑害所)
 煻煨沒膝筋皮爛(八寒有情求於舍宅。遊行至此。下足消爛。舉足還生。平復如本)
 尸糞為泥生矩吒(為求舍故。從前出。漸漸遊行〔燄〕入此中。首足俱沒。又於泥內有娘矩吒蟲。身長一丈。觜白頭黑。穿皮入肉破骨食髓也)
 鋒刃(有利刀劒。仰刃為路。從前至此下足。皮骨消爛。舉足還平復如故)劒林(出趣彼林蔭。纔坐其下。風吹葉落。斬身支節墜地。有黑黧狗。摣掣食之)鐵皁莢(鐵末梨林。狀如皁夾刺樹。從前出趣之。由狗等趂。上鋒向下而。彼欲却下。復迴上刺。徧身支節。鐵觜鳥亂啄食)
 沸煎水作(大河沸水。彼尋舍墜中。如豆在煎鑊。猛火煎湯騰沸。周旋迴沒。河岸獄卒杖索大綱。行列遮之。不令得出。或網漉出置於六熱鑊地上仰之。問云欲何所須。答言飢苦。卒即使口令開。以熱鐵丸。置於口中。答言渴苦。即洋銅灌口。業盡方出)
 八熱有情尋舍宅
 陷斯四獄苦難過(俱舍云。如河如塹。餘三似園。又引經云。此八捺落迦。我說甚難越。以熱鐵為地。周匝有鐵墻。四面有四門。開閇以鐵扉。巧安布分量。各有十六增。多百踰繕那。滿中造惡者。周徧燄交徹。猛火恒洞然)
 復有隨時多種獄
 空中曠野或山河(山間曠野樹下空中。或一或多。受罪之處。處所雖小。苦具具足)
 不似近邊為眷屬(八熱有增為眷屬。八寒雖無眷屬處所。是本唯此不爾。故云孤獨也)
 故名孤獨捺落迦(俱舍又說。孤獨地獄各別業感。差別多種。處所不定。或地下空中及餘處)
 復說一十八重獄
 與前同異似交加(如下說飜釋隨時也)
 諸教所譚八寒熱 翻經前後亦名差(淺識難云。唐初馬周方造銼碓。如何佛在日說此獄。答。佛在天竺。所說隨彼風俗。言音名字。傳到此方。隨此國音言名目。彼亦有銼草之器。然不同。翻經者就此名也。又問。若爾造罪者。命終見何物斬斫。下偈答言)
 苦器各隨曾所見
 業成便受不偏頗 曾於生前見碓磑
 即從碓擣磑相磨 或見世間枷與棒
 還遭鐵棒鐵為枷 諸餘苦器皆如此
 豈限刀山及火車(此國。隋朝已前。惡人命終。即別見斫刺。不見剉磑。唐朝來造惡命終。不防有見之者。一一世界各各如然。地獄隨業隨心。有何定數定相。以此譯經。前後所說。名目小殊也)
 拔舌犁耕實楚痛
 鑊湯爐炭奈誰何 銅柱牀由
 火坑炮炙莫尤他 血盆之口名羅剎
 兇險之形是夜叉 [木*(亦-(白-日))](呼麥切)肉剝皮敲骨節
 抽腸拔肺數如麻 苦痛難中難比說
 皰瘡割裂阿波波 青瘀皮膚身詀詀
 紅蓮碎肉阿婆婆 冰岸冰池徹骨髓
 風車風箭阿吒吒 只不能言舌不動
 忍寒不徹阿羅羅 大小鐵圍長暗瞑
 三光不到劫恒沙 上且略標為類例
 備論苦器數無涯 總是前章所造業
 當時雄猛却將誇 如今到此恤惶地
 悔之不及浪吁嗟

第四 十六偈 述畜生道

 中品中般不善業 當來受報入傍生
 人之畜養因名畜 傍者復緣身分橫
 二言且就人多見 細說何曾跼此名
 水陸空居皆攝屬 無足多足萬般形
 本從大海流諸處(成劫之初。先生水族)
 三千川內漸充盈 禽獸魚龍蟲蟻等
 蜎飛蠢動悉靈含 卵胎濕化恒沙數
 火裏物中亦受生 極大極微萬億類
 鯤鵬金翅(極大)至蜼螟(極小)其間雖或隨時樂(別報也。如貴人狗馬之類也)
 多少愚癡是賤名(總報名畜生。制不在)
 別業排之屬苦道
 被人制御豈尊榮 牽梨負重須償債
 脊爛蹄穿詎述情(直至命盡。豈能分疎)
 路峻泥深車不動 力窮氣竭棒不輕
 驛程三位猶前進 毬滿三籌尚未停
 磑石令牽因劣劣 眼睛被掩黑瞑瞑
 經冬竟夜居霜露 累歲通宵臥糞坑
 人趂途裎鞭困體 風吹老瘦凍羸形
 衣裳只用皮毛作 食飲仍難水草盈
 飢飽死生非意 安危困歇在他情
 棒驅繩縛慞惶色 刀湯燖怨痛聲
 四脚倒懸猶命在 一身旋剝皮零
 弓刀磕帀亡魂魄 鷹狗縱橫喪膽驚
 飛騎只憂從後趂 彎弧豈料前迎
 前頭後底相攢迫 車截西遮何處行
 箭向背穿胸裏出 荒忙楚痛豈全生
 亦迴火發燒山野 分獸千虵幾許怦(坪急貌普耕反)
 巢穴蟲億億數
 貪生怖死與人平 長年鱗甲諸蟲唼
 輾熱沙中痛又醒 強力害於羸弱者
 更相噉食永無停 上來且略標流類
 類例眾多豈具明 都有三十六億種(出正法念處經)
 若殊苦事若為呈
 人身失難還復 展轉凶癡罪易成
 觀彼車飜須改轍 六根正具必修營

第五 十六 述餓鬼道

 下品十般不善業 斯為餓鬼本因緣
 長壽飢虗多恐怯 從他求覓濟喉咽
 根元只在閻羅國(一云琰摩此云諍息。亦云平等。俱舍云。以有情未到彼時。皆云無罪。纔至業鏡平等。其罪自彰。更不敢云。因名靜息也)
 展轉支流入大千(正法念處經云。此下過五百由旬。有閻摩王國。俱舍云。諸鬼處從此散居餘處。或端嚴威德富樂如天。或飢羸醜陋。東西亦有兩類。北州唯威德者)
 一半便常居地下(黃泉。亦有閻王國)
 半參人世在人邊 業殊彼此不相見
 正報分通時現前(有人。正報人身分通鬼道。即能見鬼鬼。有分通人道。即能見人也)
 屋宅疎(緣見)常阻隔(人鬼所居屋宅。各是依報之緣。既疎互不相見也)
 互疑神術譬能穿(見鬼之人不知鬼。不見舍。或遇穿墻壁而過。即云鬼有神通。人不知鬼見。但是露地虗空。而過鬼或見人穿墻壁而過。鬼不知人。不見屋。謂言人有神通。穿我牆壁也)
 閻羅國在閻浮下 五百由旬縱廣然
 善惡皆從此判定(有云。天及阿鼻。不經此處。如堂除五品下不倒。吏部鈴曹。反逆賊巨。不到臺院。及大理寺等)
 世人自古號黃泉 命終未說來生處
 暫於此處得團圓 恩愛怨家并眷屬
 或相對會或釣牽 從茲一別經多却
 或生獄畜或生天 或入海中阿索絡
 或昇海上五通仙 若生鬼道如前說
 或居本界(閻王國)或人川(一切也)
 或是鐵輪王使役 □當番互動經年(俱舍云。四王天。忉利天有威德鬼神。守護防邏)
 負石擔沙多累歷
 填河塞海每聯綿 三種開為九種別
 都云餓者厭為先 九者一名炬口鬼
 口中火炬每焦然 口為焚燒村郭野
 先經地獄後斯焉 腹大如山喉孔小
 為偷僧食受針咽 自惡口中常腐臭
 讚揚惡黨毀仁賢 毛利如釘行自
 枉行針病無痊 臭毛身嫌自拔
 豬羊[得-彳+火]剝到刀鋋(小矛市連反)
 自決癭中膿噉食 嫉他恚恨重隨眠
 此上六般皆極餓 壽經一萬五千年(人間一月為一日。彼壽五百歲。當人間一萬五千年也)
 兩耳不聞漿水字
 一身唯有骨皮連 見食擬[(歹*又)/食]成猛火
 臨河欲飲即枯然 餘得祭神所棄食
 多慳少施施應指 有[(歹*又)/食]堦巷所遺食
 [絕-糸+弓]疑失者故如然 第九名為勢刀鬼
 變通富樂類於天 羅剎夜叉毗舍等
 山林靈廟海河壖(壖者。江海邊而緣反。付法藏傳中說。僧加耶舍比丘。遊大海邊。見妙宮殿。其中鏁二鬼云云)
 罪福不精心言雜
 別報雖強總報徧 六飢二乏唯是足
 就多標餓以須宣(須宣者。佛語流行也)

眾等。上來所依金皷懺悔經中。繁廣不可頓陳。今更約前品所餘經文。懺除餘鄣。弟子某甲等。與一切眾生。至心懺悔。

 若人百千劫  造諸極重罪  暫時能發露
 眾惡盡消除  依此金光明  作如是懺悔
 由斯能速盡  一切諸苦業  唯願十方佛
 觀察護念我  哀受我懺悔  皆以大悲心
 我於多劫中  所造諸惡業  由斯多苦惱
 哀愍願消除  我造諸惡業  常生憂心怖
 於此威儀中  曾此歡喜想  諸諸具大悲
 能除眾生怖  願受我懺悔  令得離憂苦
 我有煩惱部  及以諸報業  願以大悲水
 洗濯令清淨  我先作諸罪  及現造惡業
 至心皆發露  咸願得蠲除  未來諸惡業
 防護不令起  設令有違者  終不敢覆藏
 身三語四種  意業復有三  緊縛諸有情
 無始恒相續  由斯三種行  造作十惡業
 如是眾多罪  我今皆懺悔  我造諸惡業
 苦報自當受  今於諸佛前  至誠皆懺悔

懺悔。至心歸命禮三寶。

上來懺除四部竟。今更約其次經文。懺除十二種難。皆是金皷夢事菩薩。對佛所陳。是故應至心懺悔。

 我今親對十力前  發露眾多苦難事
 凡愚迷惑三有難  恒造極重惡業難
 我所積集邪欲難  一切愚夫煩惱難
 狂心散動顛倒難  及以親近惡友難
 於生死中貪染難  瞋癡暗鈍造罪難
 生八無暇惡處難  未曾積集功德難
 我今皆於最勝前  懺悔無邊惡業罪

(此十二難。在前段懺悔之前。發願前也)

懺悔。至心歸命禮三寶。

至心勸請

 常見十方無量佛  寶王樹下而安處
 處妙琉璃師子座  恒得住世轉法輪

勸請。至心歸命禮三寶。

至心隨喜

 眾生於此瞻部內  或於他方世界中
 所作種種勝福  我今皆悉生隨喜

隨喜。至心歸命禮三寶。

 以上隨喜福德事  及身語意造眾善
 願此勝業常憎長  迴向無上大菩提
 所有禮讚佛功德  深心清淨無瑕穢
 迴向發願福無邊  當超惡趣六十劫

(此三門在前段。此段在發願中間)

 願除十惡業  修行十善道  安住十地中
 常見十方佛  我以身諸意  所修福智慧
 願迴此善根  速成無上道

(此後。數偈文。却是前段懺悔文也)

迴向。至心歸命禮三寶。

至心發願

 普願眾生咸供養  十方一切最勝尊
 三乘清淨妙法門  菩薩獨覺聲聞眾
 常願勿處於卑處  不隨無暇八難中
 生在有暇人中尊  恒得親承十方佛
 願得常生富貴家  財寶倉庫皆盈滿
 顏貌名稱無與等  壽命延長經劫數
 悉願女人變為男  勇健聰明多智慧
 一切常行菩薩道  善修六度到彼岸
 若於過去及現在  輪迴三有造諸業
 能超可厭不善趣  願得消滅永無餘
 一切眾生於有海  生死羅網竪牢縛
 願以智劍為斷除  離苦速證菩提處
 若有男子及女人  婆羅門等諸勝族
 合掌一心讚歎佛  生生常憶宿世事
 諸根清淨常圓滿  殊勝功德皆成就
 願於未來所生處  常得人天共瞻仰

(此文。續前段發願之後也)

發願。至心歸命禮三寶。

爾時世尊。聞此。讚妙幢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汝所夢。金皷出聲。讚歎如來真實功德。并懺悔法。若有聞者。獲福甚多。廣利有情。滅除罪鄣。汝今應知。此之勝業。皆是過去讚歎發願宿習因緣。及由諸佛威德加護。此之因緣。當為汝說。時諸大眾。聞此法咸皆歡喜。信受奉行。

○白眾等聽說經中無常偈

 若樂若苦惱  若老若少年  若大姓少姓
 死王皆能殺  若端正若醜  若大力小力
 若獨若有伴  死王皆能殺  若王若童僕
 若俗若出家  若堅若耎者  死王皆能殺
 若富若貧窮  若功德若無  若男若女等
 死王皆能殺  若行若在家  若水中若陸
 若在山若城  死王皆能殺  若睡若寤寐
 若食若不食  能歷亂世間  死王皆能殺

圓覺道場禪觀等法事禮懺文卷第九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4 冊 No. 1475 圓覺經道場修證儀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