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3冊
No.1454 雲谷和尚語錄 (2卷)
【(參學)宗敬.道傑.惟能.宗會.祖祿 編】
第 2 卷

 

雲谷和尚語錄卷下

小參

至節朕兆未分。天高地厚。一言道盡。夜暗晝明。所以洞山掇退菓子掉。慈明揭榜僧堂前。用盡自心。笑破他人口。其餘鬪飣新鮮說黃道黑。撿點將來。一時霉醭了也。聖壽只據見定。和盤托出。一个个相似。要汝諸人。東咬西咬。忽然咬破一个見裏頭仁。方知道一陽生於子。

舉。雲門示眾云。十五日前即不問。十五日後。道將一句來。眾無語。雲門代云。日日是好日。拈云。雲門老人。白日青天。顛言倒語。聖壽也有一問。十五日前即不問。十五日後道將一句來。即向他道。今朝是十六。

除夜。撲落非它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并大地。全現法王身。只如洞庭七十二峯。高而無上。仰不可及。太湖三萬餘頃。淵而無下。深不可測。喚作法王身得麼。不是目前法。亦非目前事。古往今來。增一絲毫不得。年窮歲盡。減一絲毫亦不得。驀拈主丈卓云。大地山河。向者裏百雜碎。直得鴟夷子與天隨子。手舞足蹈。大顛小怪出來道。奇哉奇哉。我自來有耳。不曾聞與麼說話。有眼。不曾見與麼奇特。靠主丈云。住住。曹谿門下。不許俗談。

舉。黃蘗示眾云。汝等諸人盡是噇酒糟漢。與麼行脚。何處有。今日。還知大唐國裏。無禪師麼。時有僧出眾云。只如諸方。徒領眾。又作麼生。黃蘗云。不是無禪。只是無師。拈云。黃蘗老婆心切。為人徹困。誠哉。只是閩人鄉談不改。古今錯會者多。今日下一轉語。不特別其鄉談。要見佛法眼目。良久云。哥勞哥勞。

結夏小參。靈山舊制。震旦新規。置禽於籠。置獸於檻。直須聲色頭上坐。聲色頭上臥。信口道著。舉步踏著。何生可護。何行可修。豈不見汾陽於干戈叢中。六人成大噐。妙喜向風波嶮處。打發十三人。聖壽者裏。个个頭頂天。脚踏地。寅朝喫粥。齋時喫飯。咄。何似參退喫茶。

舉。僧問馬大師。如何是祖師西來意。馬大師云。近前來向汝道。僧近前。馬師打一掌云。六耳不同謀。後來黃龍南禪師云。古人尚乃六耳不同謀。而今諸方。三百五百浩浩地。禍事禍事。師拈云。馬駒踏殺天下人。則故是。只如黃龍恁麼道。意在於何。良久云。曾經巴峽猿啼處。未到三聲斷腸。

解夏小參。太湖浸月。釋迦老子。眼睛打失不知。長橋則波。達磨大師。舌頭爛却不識。既不知又不識。得人憎是這些兒。亘古亘今無變易。諸方尅期取證。固守蠟人。正是繫縛盲驢。斷送未劫。山僧一夏。保疆守界。只恁麼過。諸人一夏。安時處順。也只恁麼過。雖然如是。必竟所成者。是什麼事。良久云。前三三。後三三。

舉。僧問風穴和尚。九夏賞勞。請師言薦。穴云。一把香蒭拈未暇。六環金錫響搖空。師拈云。買鐵得金。風流千載。何故。重賞之下。

冬至小參。空劫前。空劫後。有一句子。十分成現。從上以來。未有一人蹉口道著。正眼著。本覺今夜。向陰極陽生處。盡情裂破。以拂子擊禪床云。靈光兆。萬彚含虗空。一氣潛通。花開世界起。恁麼會去。仲冬嚴寒。不恁麼會去。季冬極寒。

舉。僧問香嚴。直截根源佛所印。香嚴乃拋下主丈。空手而去。師拈云。香嚴當陽顯示。不負來機。若是據令而行。莫道者僧。釋迦老子。也無回避處。

除夜小參。諸佛不出世。松自直自曲。祖師不西來。烏必玄鵠必白。無端六年雪嶺。九載嵩山。頭上青口邊白醭。作法於凉。其弊猶貪。至於孤村漏店。帶水拕泥。閙市人叢。欄街截巷。作法於貪。弊將若何。忽有个漢出來道。長老長老。只管論量古人。有甚了期。正當臈月三十日。各人衣單下。有一件大事。又作麼生。但向他道。東風漸解簷前凍。一歲嚴凝又且休。

舉。僧問趙州。萬法歸一。一歸何所。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領布衫。重七斤。師拈云。趙州老兒。只知淚出痛腸。不覺舌在口外。忽有人問壽山。萬法歸一。一歸何所。和聲便打。

結夏小參。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當機突出遼天鶻。非風動。非幡動。非心動。倚天長劒逼人寒。若是未舉先知。未言先領。棒未到折在那。更開粥飯相待。明窗下安排。按牛頭喫草。有甚活路。本覺今夏六十餘僧。十五軍州人事。人人眼寒湖海。个个氣壓乾坤。總是嫌佛不肯做底。何故。義出豐年。

舉。定上座問林際。如何是佛法大意。林際下禪床擒住。與一掌便花開定佇思。傍僧云。定上座何不禮拜。定禮拜大悟。師頌云。六十山藤恨未消。無端覿面觸聱頭。當機一著如風疾。佛法須教掃土休。

解夏小參。檇李雲閑。百越三吳。山青水碧。斗門浪靜。上載下載。北往南來。把定疊疊銀山。放行歌謠滿路。老舡子。三十年單明此事。一撓颺在朱涇跛。雲門一平生眼冷。諸方行脚。不離兜率。見角知牛。萬中無一。守株待兔。十个五双。今當自恣之辰。壽山解開布袋。盡情抖向諸人。諸人各自撿點家私看。良久。搆得十成。猶虧一半。

舉。溈山一日方丈坐次。仰山從面前過。溈云。若是百丈先師。子須喫痛棒始得。仰云。今日事作麼生。溈云。合取兩片皮。仰云。此恩難報。溈云。非子不才。老僧年邁。仰云。今日親見百丈師翁。溈云。子向什麼句中見先師。仰云。不道見。只是無別。溈云。始終作家。師拈云。一挨一拶。玉振金聲。一放一收。頭正尾正。則不無。若是大用現前。莫道仰山。溈山也免不得。卓主丈。

除夜小參。拈花未曾。萬象森羅悉皆微笑。覔心無處。山河大地早平沉。可憐這邊那邊。東走西走。胡餅裏討汁。虗空中覔縫。殊不知自大年朝。弄到臈月三十日。都無虗棄工夫。總是自家受用。雖然如是。切忌坐在者裏。何故。今歲今朝盡。明年明日來。

舉。荷澤見青原思和尚。思問。甚處來。澤云。曹溪來。思云。曹溪意旨如何。澤振身而立。思云。猶帶瓦礫在。澤云。者裏莫有真金與人麼。思云。設有。向什麼處著。師拈云。一人奢而不儉。一人儉而不奢。子細看來。未分真金瓦礫在。拈主丈卓云。者裏見得。瓦礫解放光。又卓云。者裏見得。黃金如糞土。靠柱杖云。可惜許。

告香普說

參禪學道。別無玄門要路。須是當人自悟始得。若端的一回悟去。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然後見山是山。見水是水。若不悟去。見被見礙。為物所轉。為境所迷。所謂業識忙忙。無本可據。不見古德道。參禪須是悟。悟了須是遇人。若不遇人。盡是依草附木精靈。又道。參禪無別路。徹底須自悟。悟與未悟時。毫髮不差互。豈虗語哉。譬如諸子百家百工伎藝。亦各有悟門。若得悟去。自然脫白露淨。便有精妙之理。顏子坐忘。胃子曰唯。豈非脫白露淨。般投其斧。良捨其。豈非精妙之理耶。吾宗如德山。負大經論。開大講席。為學者所宗。自註金剛鈔。聞南方有教外別傳之旨。憤憤悱悱。將所註底鈔。載之出蜀。擬欲去其窠穴。掃其種類。甚生氣宇。方到澧州。近龍潭寺。忽肚飢。見婆子賣油糍。遂買點心。婆云。首座所載者是什麼。鈎在不疑之地。山云。金剛疏鈔。一釣便上。婆云。我有一問。若答得。不要錢喫油糍。若答不得。便去。遼天索價。山云。問將來。真个相似。婆云。金剛經中道。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你點那个心。驅耕奪食。山無語。漏逗不少。婆云。你喫油糍未得在。第二下鐵槌來也。山云。此間莫有禪寺麼。婆云。近有龍潭老子。具大眼目。驅羊入屠門。山不得油糍喫。徑上龍潭。趍方丈。問云。久嚮龍潭。及乎到來。潭又不見。龍又不見。面目全露。龍潭背地裏答云。子親到龍潭。據欵結案。山無語。中毒了也。山遂倒戈卸甲住了。一夜侍立龍潭。至更深出門。見外面黑。潭點紙燭度與之。山纔接。潭即吹滅。三寸七首用事。山當下大悟。一失人身。萬劫不復。山遂將所載底疏鈔焚之云。窮諸玄辯。似一毫致於太虗。竭世樞機。若一滴投於巨壑。古今榜樣。後住德山。拆却佛鈔。正令當行。只據一條棒。凡見僧入門便棒。慈悲似海深。岩頭雪峯。皆死棒下。一日雪峯辭德山。同岩頭到鰲山店中。岩頭一味打眠。雪峯一味坐不睡。岩頭云。何不噇眠。似七村裏土地相似。他時異日。魔魅人家男女去在。生風起草。峯以手點胷云。我者裏未穩。一欵便招。岩云。我將謂是个漢。他後向孤峯頂上。結草庵去。猶作者个語話在。殺人不用刀。峯云。我實不敢自瞞。性命在岩頭手裏。頭云。若據汝見處。一一通來。是則為你證據。不是為汝剗却。提上挈下。峯云。我初見鹽官舉色空義。有个入處。入之一字。也不消得。頭云。此去三十年後。切忌舉著。為人須為徹。又因洞山過水頌云。切忌從他覔。迢迢與我踈。驢前馬後。岩云。若如此。自救不了。殺人須見血。峯云。我請益德山。從上宗乘中。學人還有分也無。抱贓呌屈。山便棒云。道什麼。血滴滴地。當下如桶底脫相似。未敢相許。山云。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前箭猶輕後箭深。岩頭喝云。不見道。從門入者。不是家珍。迅雷不及掩耳。峯云。而今作麼生。求生不得生。求死不得死。頭云。你從今若欲播揚大教。一一從自胷中流出。盖天盖地去。末後殷勤。峯跳下禪床云。今日始是鰲山成道。也是貧兒拾得錫。者个是從上參學底樣子。若無龍潭辨古今底眼目。不足為人之師。若非德山直下披襟去奉重底。不足為人弟子。又如岩頭之善琢磨。雪峯之不自瞞。深錐痛劄。令到不疑大安樂之地。方見其師友也。兄弟。既來此間道集。今日告香請普說。告香乃前輩為新掛搭兄弟之設。從上參學。纔到一所在。須是先請益因緣。方許入室。後來見人多了索性。夏前告香。普同請益一次。諸兄弟從今而後。若做工夫。但向自行住坐臥處參究。參來參去。參到無參之處。[囗@力]地一聲。便見德山雪峯性命。在諸人手裏。不特二大老。從上諸佛諸祖性命。亦在掌握中。到者裏。十二時中。自然得力。生死岸頭。亦乃得力。觸境遇緣。不為物轉。上人門戶。勘辨諸方。著著有出身之路。不坐在是非得失窠臼中。至於一大藏教。一千七百公案。語言文字。精妙之理。一點著不得。雖然。著不得處。事事著得。何故。地靈步步雪山草。僧寶人人滄海珠。久立珍重。

秉拂

徑山結夏。聲前旨。向上機。石火莫及。電光罔追。二千年前。黃面老漢道个圓覺伽藍。平等性智。將四聖六凡。情與無情。一禁禁住。錯。二千年中。列祖出興。將錯就錯。於其中間。晝食夜寢。開[入/米/田]種粟。三百五百。東說西話。用盡自心。笑破他人口。錯。二千年後。徑山堂上。坐致太平。人人鼻直眼橫。个个保疆守界。行看五峯雲。坐聽双水。透頂透底。無是不是。錯。只如山上有鯉魚。井裏有蓬塵。又作麼生。錯錯。當機拗折驪龍角。

舉芭蕉主丈子話。弁[雨/隻]泉雅白雲頌。師頌云。與奪之機覿面提。拄天拄地峭巍巍。髑髏一擊百雜碎。狼藉春風無盡時。

解夏。諸佛祕印。破糞箕禿苕菷。列祖玄關。瀾泥團鐵門限。與麼提持。與麼顯露。鷹睛鶻服。窺無門。進前則邇上險絕。退後則徹下孤危。九十日內。四世界中。風颯颯地。誰敢違條犯令。竪起拂子云。看看。印文露沋。擊拂云。裂破玄關。倒用橫拈。無施不可。萬里無寸草處。丟躍出焦尾大虫。出門便是草。帶角毒蛇當路臥。正恁麼時。九夏賞勞。誰是得者。喝。

舉。灌溪初參臨濟。纔跨門。濟驀胷擒生。溪云。領領。濟便托開。應庵和尚拈云。灌溪氣宇如王。被臨濟活埋。在鎮州十字街頭。當時若是光孝。棒折也未放他在。何故。家肥生孝子。國覇有謀臣。方丈拈云。動絃別曲。葉落知秋。則不無灌溪。若使臨濟更具些子慈悲。免其前不構村。後不迭店。應庵云。棒析也未放他在。誠哉。師拈云。臨濟如猛虎。當途遇物則噬。可惜灌溪性命。斃於爪牙之下。當時若善倒捋其鬚。非特托開未得。亦免遭人檢責。雖然如是。那裏是臨濟不具些子慈悲處。虎班易見。人斑難見。

偈頌

血書蓮經

眼底有筋皮有血。自家針劄自家知。一毫頭上能通變。紅菡萏花三四枝。

天衣悟道井

雲根鑿斷碧沉沉。[宋-木+取]苦天衣喫賺深。泥水通身無雪處。月明鴈影落波心。

南叟號

蒲口蠻音滅正傳。盡閻浮界是兒孫。文殊指點不能到。連累善財曾倒跟。

寄呈靈隱石谿和尚

照雪全提生殺令。親曾拶向死邊過。而今剗地思量著。無奈寒毛卓竪何。

枯髏擔人我檐

一物百駭無子異。負他自負幾時休。只今放下便放下。一擔何曾有兩顛頭。

悼双杉和尚

海湧波騰釰化龍。不須惆悵碧潭空。松窗月冷尋思去。枯木猶吟半夜風。

石鏡號

一著當機聳斷崖。明明非像亦非臺。看來著去都頑了。羞見娘生面目來。

不傳號

碎除竺國冬瓜印。掃盡真丹剗子禪。一一襟流出底。正宗滅却瞎驢邊。

徑山火後重開大慧語

板共八百有零片。字計三千餘萬言。石火光中看得破。奚翁三寸舌猶存。

牧坡號(蘇省元取牧羊之義)

漢節親持入虜庭。羝羊眠處草深深。至今平地成堆阜。渾是孤忠一片心。

送慧居士

瞿曇天子本同參。有口從來各自緘。剗地臨歧成漏泄。你儂長揖我和南。

送無機小師明兄

未展炊巾便托開。却令坐地喫茶盃。十分禮意慇葸了。為汝遭爺教壞來。

贈陳梅坡說史

版圖盡復喜時平。誰挽天河洗甲兵。好說放牛歸馬事。熈熈四海樂樵畊。

書華嚴經

二千年事摸糊。白紙拈來黑字書。泄盡南詢些子意。始終成敗是文殊。

讚佛祖

坐岩石大士

蒼崖參萬仞。瀑布[泳-永+ ]千尋。几坐磐陀石。慈悲似海深。

魚籃

亂垂垂。風姿有如許。著意在錦鱗。蹉過全提處。

草衣文殊普

髮垂肩衣紉草。持如意明什麼。稽首七佛師。毗耶遭靠倒。

行願海深無底。手中經明舉似。瓶瀉二千酬。墮在草[竺-二+果]裏。

夾山見舡子

大德住何寺。漫天設網羅。點頭三下處。猶欠幾舡篙。

香嚴聞擊竹

一礫千鈞重。當陽為發機。髑髏轟破後。遺恨竹依依。

朝陽

目前機通一線。貴完全無漏綻。指[目*雇]靈寒。通身白汗。

對月

手中底貝多葉。流通分曾未徹。呼顧兔熱。字黑紙白。

寒山(執掃)

不是我同流。拔本得索性。此人若行時。奪汝苕菷柄。

拾得(執經卷)

問姓姓不知。問名名不識。全提一卷經。何似叉手立。

五祖送六祖渡江

只是長行一碓夫。踏翻窠臼命如絲。扁舟一夜撑明月。養子方知是父慈。

舡子

靠却蘭橈坐。寥寥双眼空。冷看紅蓼岸。意在碧潭龍。

嚴陽

一物不將來。全肩擔荷去。者些毒害心。寧可是猛虎。

小佛事

真大師起骨歸泉州

聲色純真。見聞不礙。道得即住。略露半提。拂袖便行。猶欠一解。吽吽。靈山門下。未著你在。

延淨頭起骨

東司頭。延壽裏。淨地上放屙。髑髏前見。便恁麼去。未有地頭。畢竟如何。家住東州。

義藏主火(曾在徑山維那)

竪火把云。此義幽深。無人能到。親曾法戰。千七百人。總聽全提。酬問字僧。一大藏教。不消一唾。擡省雲岩岩上雲。珊瑚枝枝日旦旦。義藏主見麼。不得喚作火。

永上人鎻龕

□人。這一揑渾是鐵。死却見行。一得永得。門掩清風□□閑。紛紛花雨空狼籍。

遵書記入塔

用黃龍一機。遵七佛儀式。一點不加文。通身赤骨力。天何高。地何極。鐵壁銀山。從者裏入。

補陀吉西堂奠茶

某人東磵靈苗。叢林本色。玉几峯前。分座提持。補陀岩畔。雲濤翻雪。蕩盡諸方五味禪。換却衲僧三才舌。別別。喫茶。珍重。歇。

自明書記火(暫到死)

某人自明而誠。自誠而明。夫子命脉。楊岐眼睛。恁麼會去。萬里客程。只今併唇吻。速道速道。擲下火把云。丙丁童子來求火。

志典座火

其志可尚。其趣亦可尚。解道生薑不解辣。又言黑豆好合醬。瞥轉一機。口耳俱喪。作麼生。諸方活埋。這裏火葬。

空海寶西堂炬

睡虎機前。龍困深處。碎破砂盆。折黑竹篦。此是空海具行脚遍參底眼目。南屏峯下。正受堂前。據南泉位。擔睦州板。此是空海分座提綱底機用。烹金爐。用□晴法。示眾生病。卷毗耶舌。又是空海入垂手□□□。只如攢簇不得底病。正覔起處不得。空海如何理論。擲下火杷云。肝膽此時俱裂破。如水與水火與火。

為沙彌落髮付衣

[寧*頁]一機。分明說破。未動蜂鉒。鬚髮自墮。

佛佛授手。祖祖相傳。線蹊不露。塔在左肩。

謙首座書松源師翁普說後

病多諳藥性。經効始傳方。松源師翁。侍應庵師祖於鐘山。得此經効之方。普施而瘳眾疾。遜翁謙首座。選對洽而筆之。暴白愈甚。所謂呪咀諸毒藥。還著於本人。切宜謹之。

雲谷和尚語錄卷下(終)

No. 1454-A

南堂說法。或誦貫休山居詩。或歌柳耆卿詞。謂之不是禪可乎。近世尚奇怪生矯。苟見處不逮古人。如優場演史。談劉項相似事。便體之者忘倦。其奚非真史也。若有所見。雖無此錄。誰無此錄。既無所見。雖有此錄。誰有此錄。或曰。子論太高。天下無語錄矣。雲谷望士。安可使之無傳。余拱手謝曰。善[珍-王+貝]得罪得罪。戊辰九月朔日書。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3 冊 No. 1454 雲谷和尚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