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3冊
No.1454 雲谷和尚語錄 (2卷)
【(參學)宗敬.道傑.惟能.宗會.祖祿 編】
第 1 卷

下一卷
 

雲谷和尚語錄目次

  • 卷上
    • 聖壽禪寺語錄
    • 本覺禪寺語錄
    • 開元禪寺語錄
    • 雲岩禪寺語錄
  • 卷下
    • 小參
    • 告香普說
    • 偈讚
    • 小佛事

No. 1454

雲谷和尚語錄卷上

雲谷和尚初住平江府聖壽禪寺語錄

師於寶祐四年八月入院。指三門云。有拔開力。具透開眼。總未入得聖壽門。新長老今日放行去也。喝。

佛殿。不著佛求。不著法求。用禮作麼。提起坐具云。放過不可。

據室。磨竭掩室。毗耶杜詞。拍床云。太湖三萬六千頃。月在波心說向誰。

拈衣。雞足峯守得定。大庾嶺提不起。提法衣云。這个聻。以我為隱乎。吾無隱乎爾。

陞座拈香云。此一瓣香。恭為
今上皇帝祝延 聖壽。萬歲萬歲萬萬歲
遂就座。垂語云。萬頃煙波。四橋風月。千尺[糸*系]綸直下垂。三山大鰲輕一掣。菓有不貪香餌底麼(問答不錄)

提綱。文彩未彰。蘇州有常州有。絲毫纔露。主山高案山低。一切處不留。一切處成就。紅塵閙市。放兩拋三。白浪堆中。呈橈舞棹。南垂虹。西合浦。從汝諸人往來。從汝諸人點首。只如保壽開堂。三聖推僧。保壽便打。意在於何。橫按鏌鎁行正令。太平寰宇斬癡頑。

晚小參。問答罷乃云。德山小參不答話。奮巨靈分太華之威。趙州小參要答話。展金翅擘滄溟之勢。若是舉一明三。目機銖兩。如鎡石見鐵相似。輕輕一引便動。說甚好與三十。說甚拋磚引墼。今夜不動功勳。不觸風化。革轍通途。海行條貫。會麼。太湖跨三州。

復舉寶公令人傳語思大。何不下山。教化眾生。目視雲漢作麼。思大云。三世諸佛被我一口吞盡。有甚眾生可化。師拈云。二大老。一人口甜心苦。一人扶著便酔。於唱教門中則故是。若約衲僧門下。直須血滴滴地。卓柱杖一下云。車不橫推。理無曲斷。

上堂。入院二十日。波波復挈挈。逢僧深問訊。見俗低相揖。因甚十个有五双。當機蹉過。雖然。禍不入慎家之門。

佛涅槃上堂。生滅滅。寂滅為樂。黃面瞿曇。死了活不得。摩告眾。槨示双趺。黃面瞿曇。活了死不得。聖壽有个祕傳方法。死得活底。活得死底。遂拈柱杖。卓一下云。活也活也。諸人還見老瞿曇麼。靠柱杖云。不是不是。

謝天台靖首座淨慈王藏主上堂。江南兩浙。春寒秋熱。明明道得不知有。明明知有道不得。良久云。豐干騎底大虫。元是南山白額。

上堂。舉僧問風穴。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風穴云。長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花香。師拈云。黃面浙子。念一道神呪。盡將大地人一禁禁定。直是喘氣不得。聖壽未免誦普回向真言。到江吳地盡。隔岸越山多。

刊入方珠玉上堂。靈山正法眼。中峯破沙盆。扶持不起。搖乾蕩坤。喝一喝云。我行荒草裏。你又入深村。

上堂。心火炎炎。境風浩浩。顯德山臨濟大機大用。破塵勞眾生七八倒。會麼。善賈之家。不停死貨。

謝無外首座上堂。一葉落天下秋。恁麼會又爭得。一塵起大地收。不恁麼會又爭得。恁麼不恁麼。鐵壁復鐵壁。雖然。若非明眼人。也大難委悉。

謝徑山翔藏主溫州杭侍者上堂。一大藏教。切鉢羅娘。滿口嚼氷霜。親到曹湊。遶床振錫。平地[栽-木+土]。舉也舉了也。拈也拈了也。會麼。川僧藞苴。浙僧瀟洒。

上堂。舉僧問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香林云。臈月火燒山。師拈云。臈月火燒山。言端語亦端。白雲收谷口。明月浸欄干。

臈八大雪。徑山偃溪和尚至。上堂。二千年前。二千年後。奇哉奇哉。希有希有。等是出山下山。教化眾生。莫有眼明心悟底麼。如無。聖壽向雪上加霜去也。卓柱杖。下座。

元正上堂。今朝正月一。說話多忌諱。若說佛法。又道說佛一字。漱口三日。若說世法。又道祖師門下。不許俗談。拈丈云。柱杖子試露个消息看。卓一下。牛進千頭。馬進百匹。

元宵上堂。天上月圓。人間月半。一灯百千萬億灯。是處光明皆燦爛。忽然霧擁雲興。乾坤黑漆。灯在什麼處。良久云。翻憶香林。證龜成鱉。

上堂。舉。僧問雲門。光明寂照遍河沙。雲門云。豈不是張拙秀才語。僧云。是。雲門云。話墮也。師拈云。石火機前。電光影裏。擬欲追蹤。千里萬里。雖然如是。那裏是這僧話墮處。良久云。路不拾遺。君子稱美。

上堂。春日遲遲。春色依依。見桃花更不疑。聞擊竹忘所知。因甚一人道未會。一人道未徹。良久云。大冶精金。應無變色。

覧徑山佛海語上堂。靈山單傳。少林直指。始從昇元閣。終至凌霄峯。於是二中間。總未曾說著。諸人還知佛海落處麼。文彩彰。

謝藏主副寺上堂。一大藏教。當甚樻頭日黃薄。這些說話。非瞌睡虎。不能詮釋。非賣生姜漢。不能顯示。其餘道得。黑豆好合醬。白米好做飯。聖壽未肯點頭。何故。家住西州。

結夏上堂。拈柱杖卓一下。向這裏領略得去。靈山一會。儼然未散。儻或不然。且聽柱杖子說安居偈。卓一下云。太文彩生。

上堂。百丈遭馬祖喝。臨濟喫黃栢棒。腦膠盆。投身憲網。只如這邊那邊。三百五百。浩浩商量。皮下還有血麼。卓柱杖一下云。鐵鞭多力恨無讎。

上堂。衲僧家。具行脚眼目。顯向上巴鼻。提金剛槌。碎聖凡窠臼。秉智慧劒。斷佛祖命根。一大藏經卷。是拭瘡疣破故紙。千七百傳灯。乃弄猢猻閑家具。喝一喝。未必善因而招惡果。

上堂。達磨面壁。雲門念七。旱地轟雷。炎天赫日。古人恁麼。聖壽不恁麼。一棒一條痕。一摑一掌血。必意如何。六月不熱。五穀不結。

解制上堂。萬里無寸草。出門便是草。俊鶻稍空。猛虎當道。拍床云。明眼衲僧看不破。

中秋雨上堂。兩暗平湖。雲籠青嶂。不知心月孤圓。往往貪觀天上。諸人還猛省麼。正好修行。正好供養。

重建圓照堂并方丈上堂。深一丈。闊一丈。佛祖揩摸。古今榜樣。只如圓照堂。夜來與三高堂鬪額。是第幾機。良久云。眾眼難瞞。

開爐上堂。對聖僧坐禪。與泥像說法。二千年前宿火。是深深撥開。諸人還覺通身汗下麼。不然。放待冷來著。

嘉興府本覺禪寺語錄

踞室。橫按柱杖云。正令全提。鐵壁鐵壁。卓柱杖一下云。百丈耳聾。黃蘗吐舌。

拈帖。正法眼藏。靈山付囑。正在今日。如何是今日事。帖是嘉興府出。

上堂。盡力道不得底句。三過堂說了也。一擊軒說了也。有底聞恁麼道。咬斷拇指。有底聞恁麼道。皺却雙眉。雖然如是。一得一失。

上堂。謝龍安和尚。兼周檢閱。大明西堂。興聖首座侍者。曾參一唯。迦葉一笑。燎原之禍。起於一燋。至於擔睦州板。提破沙盆。盡是潑油救火。其焰益張。喝一喝云。白日青天。有恁麼事。

淨慈介石和尚遺書至。上堂。無常生死法。突兀南山倚天末。於我不相干。瀲灔西湖浸月寒。更說珍重偈。八九分明七十二。虗空成兩邊。少處咸兮多處添。个是介石老人。錯供死欵。壽山今日。盡底活翻。會麼。若教頻下淚。滄海也須乾。

謝藏主上堂。舉。僧問五祖和尚。一大藏教。是个切脚。未審切什麼字。五祖云。鉢囉娘。頌云。一句全提梵字經。舌顯當滴帝都丁。不知將謂平平仄。到了元來仄仄平。

上堂。是句也剗。非句也剗。逼得雄雞生鵠卵。恁麼也得。不恁麼也得。放下死蛇拈活蝎。本覔與麼道。意在於何。開山靜慧師。親見龍牙老。

上堂。舉。應菴和尚問密菴和尚。如何是正法眼。密菴云。破沙盆。師拈云。密菴老人。向大徹堂前。轉唯觸諱。直得正宗掃土。諸人還知麼。劫石易消。鄉談難改。

佛海忌日。拈香云。趍風於太白峯前。[搨-日+ㄙ]人左語。再參於靈山會上。貫耳大雷。從茲恨氣蟠。也要辱他門戶。老和尚。我不重汝解粘。只重汝添縛。不肯汝全収。只肯汝全放。慇懃爇此兜樓。是名真法供養。

元旦上堂。今朝欲說新年頭佛法。被鏡清說了也。欲說不遷底句。又被法昌說了也。未免只據現定說與諸人。卓柱杖一下云。三段不同。收歸上科。

謝臨安林提幹徑山應侍者萬壽堅侍者靈隱俊藏主上堂。淨名一默。國師三呼。雲収碧漢。雷轟太虗。只如一大藏教。還有這个消息也無。咄。長安城裏。休間皇都。

開爐上堂。冷氷氷地一解。六年雪嶺。九載嵩山。不得一半。山僧擬欲行之。盡法無民。且與麼。和光同塵。火家煖熱。良久云。火爐闊何似古鏡闊。

上堂。舉。藥山坐次。僧問。兀兀地思量个什麼。山云。思量个不思量底。僧云。不思量底。如何思量。山云。非思量。頌云。輪囷古木倚寒林。雪壓霜埋春信深。忽地好風輕撼勤。細聽渾是者龍吟。

啟建聖節上堂。一句無私。當陽顯露。電繞星樞。虹流華渚。直得普天亞地。有情無情。悉皆皷舞。何故。聖人作而萬物覩。

謝法華希叟和尚。源別首座。上堂。舉。瑯瑘覺因法華舉相訪。遂問。近離甚處。舉曰。兩淛。船來陸來。曰船來。船在甚麼處。曰步下。不涉程途一句。作麼生道。舉以座具摵一摵曰。杜撰長者。如麻似粟。便拂袖而出。瑯瑘問侍者。此是甚麼人。曰舉上座。瑯瑘遂親下旦過堂。問莫是舉上座麼。莫恠適來相觸忤。舉便喝。復問。長老何時到汾陽。曰某時到。舉曰。我在淛江。早聞你名。元來見解只如此。何得名播寰宇。瑯瑘遂作禮曰。慧覺罪過。師拈云。一人如龍戲滄溟。四海水立。一人如虎踞巖麓。萬籟風生。全主全賓。全生全殺。古人則且致。即今主賓相見。又且如何。噁。知是般事便休。

上堂。信口道句句朝宗。信手用機機相副。只如臨濟縮劫舌頭。德山閣起柱杖。向甚處相見。良久云。下座。巡堂喫茶。

上堂。竪起拂子云。向者裏見得。一塵飛而翳天。一芥墮而覆地。其或未然。拂子穿灯籠入露柱。向蟭螟眼裏。開張世界去也。擲下拂子。

上堂。舉。高亭初參德山。隔江問訊。德山以手招之。高亭橫趍而去。更不回顧。後法嗣德山。大慧拈云。高亭橫趍而去。許伊是靈利衲僧。若要法嗣德山則未可。何故。與德山猶隔江在。癡絕和尚云。德山有含沙射人之毒。高亭一死更不再活。師拈云。德山有運斤之手。高亭有受斤之質。當時更得澧州魚羮爛臛一頓。門風未到寂寞。只如大慧和尚癡絕老人與麼道。是褒是貶。疾風知勁草。版蕩識良臣。

結夏上堂。百二十日長期。今朝是第一日。諸人寬作程浪。急作手脚。驀然知得眼在眉下。鼻在唇上。只許你知。不許你見。要見麼。以手摸鼻云。何似生。

謝秉拂夏齋上堂。一句子百味具足。都寺拈出了也。一句子淡乎無味。首座拈出了也。使我一眾。飢虗頓除。聞見俱泯。山僧亦有一味。只是辛辣。也要諸人吞吐。卓拄杖云。今日供養。何似昨日。

上堂。僧問馬大師。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祖云。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得。問取智藏。智藏云。我今日頭痛。不能為汝說得。問取海兄。海兄云。我到者裏却不會。僧舉似馬祖。祖云。藏頭白海頭黑。師拈云。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則故是。還知直指為人處麼。良久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上堂。舉。僧問洞山。寒暑到來。如何回避。山云。何不向無寒暑處回避。僧云。如何是無寒暑處。山云。寒時寒殺闍梨。熱時熱殺闍梨。頌云。一曲新豐雪子吟。雲籠古殿夜沉沉。普天匝地無回互。莫把商音作羽音。

保苗上堂。舉。南嶽讓和尚。與馬大師說。汝學心地法門。如下種子。我說法要。譬彼天澤。汝緣合故。乃見其道。師云。這般說話。只是尋常日用事。驅溈山牛。耕雲擺月。荷麻谷鋤。淺種深耕。去無明草。滋養靈苗。喚作汝學心地法門。如下種子得麼。密布慈雲。遍洒甘露。高懸慧日。別振玄風。喚作我說法要。譬彼天澤得麼。五穀豐登。萬寶秀實。渾家一飽。頓忘百飢。喚作汝緣合故。乃見其道得麼。拍禪床一下云。笑倒金州和尚。

謝蘇新恩程宣教昇侍者上堂。迦葉笑中旨。伏羲畫外傳。蛟龍得雲雨。鵰鶚在秋天。

出城歸謝故舊上堂。十字街頭。回頭轉腦。只為等个人來。村草步頭。捏住鼻端。野鴨何曾飛去。恁麼見得。傾盖如故。其或未然。西秦東魯。

解夏上坐。十五日前。住住無所住。十五日後。去去無所去。正當十五日。也不去也不住。本覺堂中解夏齋。那蘭寺裏托鉢舞。

佛海禪師忌日上堂。庭柯一葉飄。大地皆秋色。堪嘆參玄人。幾个知時節。拍膝云。趙州當日見南泉。解道鎮州出蘿蔔。

上堂。舉。僧問雲門。樹凋葉落時如何。雲門云。體露金風。師拈云。應時如風。應機如電。則不無雲門老人。仔細看來。太煞傷筋動骨。

謝大機首座上堂。顯大機。彰大用。破的破塵。百發百中。起萬年正續。滅東山正統。證其所竊之羊。元在長廊蜂桶。

九月旦上堂。舉。慈明謝故舊頌云。颯颯凉風景。同人訪寂寥。煑茶山下水。燒鼎洞中樵。慈明者人富而不驕。約而不儉。雖然。未免費用常住。本覺則不然。颯颯凉風景。同人訪寂寥。砒霜和狼毒。白飯糝美椒。且道與古人是同是別。

重九上堂。金風淅淅。玉露瀼瀼。紫更施紫。黃菊施黃。王孫公子。在在處處登高吟賞。林下道人。三三兩兩聚頭商量。且道商量底是什麼事。九月九日是重陽。

上堂。舉。三角示眾云。若論此事。眨上眉毛。早是蹉過。麻谷出眾云。蹉過即不問。如何是此事。三角云。蹉過。麻谷掀倒禪床。三角便打。雪竇拈云。兩个有頭無尾漢。眉毛未曾眨上。說什麼蹉過。僧便問。眉毛因甚不眨超。雪竇便打。師拈云。二大老。一人向石火機前垂手。一人向電光影裏挨肩。全放全收。全生全殺。雪竇因甚道。兩个有頭無尾漢。具眼者辨取。

上堂。釋迦頂骨。達磨眼睛。在谷蒲谷。在坑蒲坑。拍禪床云。擊碎了也。天平地平。

至節上堂。金烏飛玉兔急。一陽生是今日。拈主丈云。這个麤辣梨。通身黑似漆。還有生長也無。乃提起主丈云。七尺八尺。

上堂。電掣電轟。崖崩石裂。掩耳不及。眨眼不及。千古寥寥知者誰。黃蘗聞之驚吐舌。

佛成道上堂。正覺山前。凍不死餓不死底老和尚。迫到明曇現時。未免自欺自註。咄。禍胎住也。人間天上。

謝明藏主上堂。祖師巴鼻。從上爪牙。會則事同一家。不會則萬別千差。只如經歸藏禪歸海。作麼生會。卞璧無瑕却有瑕。

遶街祈晴上堂。兼謝徑山道場道舊。靜中底。閙中底。非則總非。是則總是。盤山向肉案頭倒跟。樓子於歌聲中瞥地。是汝諸人。連日遶街行道。莫有同途共轍底麼。啞。龍門無宿客。虎穴却生彪。

上堂。舉。文殊是七佛之師。因甚出女子定不得。罔明有何神通。而出女子定。師云。出得出不得。即且置。還知世尊敗闕處麼。玉印不離天子手。金箱豈可庶人。

建寧府開元禪寺語錄

據室。拈拄杖卓云。與麼提持。盡大地人。望風輸疑。靠柱杖云。到則不點。

陞座拈香祝 聖罷。(問答不錄)乃云。諸佛不出世。明歷歷月皎長空。祖師不西來。孤逈逈雲生深谷。直得紫芝峯靈苗秀異。丹青閣溢目光華。非惟七州管內。莫杖無憂。普使盡大地人。太平坐致。雖然如是。必竟功歸何所。良久。千峯朝華嶽。萬派肅滄溟。

復舉。建州夢筆和尚。僧問。如何是佛。答云。不註汝。僧云。莫便是否。答云。汝誑也。師頌云。一句全提不誑汝。擬披襟處自欺瞞。多看月色和雲白。不覺泉聲帶露寒。

中秋上堂。僧出問云。今朝八月十五。正是月圓當戶。雖然匝地普天。要且絲毫不露。師云。坐在覆盆之下。又爭怪得。進云。露柱放光明。灯籠齊起舞。師云。且莫服花。進云。對境憑誰話此心。令人長憶寒山子。師云。寒山子道什麼。進云。記得昔日有院主。問馬大師。近日尊位如何。大師云。日面佛月面佛。師云。和尚吐出。進云。日面月面。突出難辨。明眼宗師。一見便見。師云。腦後見腮。莫與往來。進云。且道見後如何。師云。日面佛月面佛。進云。西風一陣來。落葉兩三片。師云。恁麼要見馬大師。三生六十劫。進云。心月孤圓。光吞萬像。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忘。復是何物。師云。描不成畵不就。進云。莫是月印長空。江河流影麼。師云。正是光影裏行。進云。靈山話曹溪指。何曾識得自家底。師云。月聻。進云。擬心便被黑雲遮。認著依前還不是。師云。爍破髑髏猶未覺。進云。不認著不擬議。是个什麼。師云。禮拜著。

師舉。寒山云。吾心似秋月。碧潭光皎潔。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拈云。既說不得。就模子脫出一个。吾心秋月印中天。到處相逢到處圓。普請且歸林下坐。好看光影未生前。

謝首座并空谷和尚上堂。托鉢據南泉位。誰是主誰是賓。長老甚年行道。智過禽獲得禽。威音前猶是王老師兒孫。老鼠孔裏頭出頭沒。有甚共語處。若欲發明大智門風。須是耳聾三日始得。喝一喝云。却將舊斬樓蘭劒。換得黃牛教子孫。

臈八上堂。四九三十六。夜眠如露宿。瞿曇冷地被星瞞。剛道一切眾生。智慧德相具足。咄。開眼說夢。

謝南劒光孝北山和尚上堂。舉。長慶云。路逢道伴交肩。一生參學事畢。師拈云。芝山與南山。三十年道伴。東西兩浙。南北山中。幾回聚首。幾度交肩。只不曾說著參學二字。何故。彼此識羞。

浴佛上堂。身口意清淨。是名佛出世。滿面埃塵。身口意不清淨。是名佛滅度。通身泥水。於此明得。恩無重報。其或未然。竭建溪水轉洗不清。何故。水不洗水。

上堂。舉。長沙和尚游山回。首座問云。甚處去來。沙云。游山來。首座云。到甚處。長沙云。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回。首座云。大似春意。長沙云。也勝秋露滴芙蕖。頌云。一步纔行一步隨。等閑身在武陵溪。洞中無限春消息。自是時人去路迷。

謝靈峯石平首座不赴龍光請。上堂。舉。三聖問雪峯。透網金鱗。以何為食。(云云)拈云。龍門萬仞。透底須是其人。象骨千層。到頂還他作者。古人且置。今日新龍光與芝峯相見。合談何事。良久云。去路一身輕似葉。高名千古重如山。

中夏上堂。一年過半。一夏過半。丹青閣。東行西行。長連床。喫粥喫飯。盡道現成公案。無事不辦。我且問你。因甚達磨來梁。摩騰入漢。參。

上堂。說心說性。舉古舉今。墮在葛藤窠裏。機前領旨。意外明宗。亦墮在葛藤窠裏。畢竟如何免得。擲下柱杖云。切忌。

上堂。向上機。險崖句。三條椽下。默默提撕。十字街頭。堂堂顯露。喝一喝。俊鷹不打死兔。

上堂。舉。黃檗問百丈和尚。從上宗師。如何指示於人。百丈據坐。黃蘗云。後代兒孫。作麼生傳授。百丈云。我將謂你是个漢。便歸方丈。師拈云。嘗聞百丈家法森嚴。門庭高峻。因甚黃蘗輕輕一拶。便見堂奧俱開。雖然。今古有誰親到來。

解夏上堂。禁足安居。按牛頭喫草。尅期取證。打草要驚蛇。若是眼裏有筋。皮下有血。箕未風而巢覺。畢未雨而穴知。諸方浩浩地。踏步向前。討什麼碗。

上堂。風蕭蕭雨蕭蕭。機機相副。物物全超。恁麼會去。八月二十五。其或未然。袋子。

開爐上堂。今日開爐。有一則語。火筯香。渾是鐵做。

上堂。默時說。說時默。銕壁重重。銀山疊疊。雪峰九到。入作無門。臨濟三回。痛打不徹。何故。只為分明極。

浴佛上堂。乳兒生下便乖宗。半是真誠半脫空。今日不行韶石令。大家戽水潑頑銅。

辤眾上堂。南閩山。西浙水。高無極。深無底。入則个个歸源。出則無無不是。一輪明月杖頭挑。四海五湖皇化裏。

平江府虎丘山雲岩禪寺語錄

入寺。指三門云。出城見塔。入寺登山。正是門外句。如何是門內句。踏著不嗔。

據室。這裏是吾父翁。烹佛煉祖。煆聖鎔凡底大爐鞴。山僧今日盡底掀翻。只要諸人望風瞥地。拍床一下。

拈省劄。當陽一劄。吹毛出匣。吳越令行。風清六合。

山門疏。句句無私。頭頭合轍。洞裏桃花。屋頭春色。

陞座拈香。祝
聖罷。次拈香云。根塵逈脫。枝葉全無。颺在壁巴邊。無人秋釆著。被个碎破砂盆。披白雲衣。吵吵閙閙。公是公非底。者和尚一破。今日爇向爐中。也要辱他則个。遂就座。問答提綱罷。復舉。保壽開堂。三聖推出一僧。保壽便打。三聖道。恁麼為人。非但瞎却這僧眼。瞎却鎮州一城人眼去在。保壽擲下主丈歸方丈。師云。石火光中。排兵列陣。擬陷英雄。電光影裏。奪鼓攙旗。功高汗馬。只如擲下主丈歸方丈。又作麼生。輪王三寸鐵。遍界是刀鎗。

小參。(問答不錄)乃云。揚岐的旨。東山暗號。識不可識。智莫能知。二千里閩山浙水。三十日涉險凌波。處處全真。頭頭顯露。及到雨花亭前。頑石點苴。轆轤聲裏。睡虎擡眸。累我祖父。千方百計。設陷藏機。總未構[泳-永+旱]一半。山僧既入其穴。據其頭収其尾。倒捋其鬚去也。拍禪床云。吽吽。

復舉。五祖和尚云。老僧遊方數十年。參數人善知識。將謂百了千當。及到圓鑑會下。直是開口不得。末後到白雲和尚處。因咬破一个鐵酸饀。直得百味具足。且道饀子一句。作麼生道。花發鷄冠媚早秋。誰人能染紫絲頭。有時風動頻相倚。似向堦前聞不休。師云。饀子一句。渾崙咽却。早是惡心。何況細嚼了。吐與人。雖然川僧[若/(若*若)]苴。也輕他不得。

佛涅槃上堂。諸人要見紫磨金色之軀麼。以手指空云。蒼天蒼天。復摩云。冤苦冤苦。令人恨氣填。年年二月十五。

三月旦上堂。舉。三角和尚上堂云。大凡言語。須是應時應節。有僧出云。四黃四赤時如何。三角云。三月杖頭桃。僧云。為什麼滿肚貯氣。三角云。爭奈一條繩何。僧云。作麼生吐氣去。三角云。須待皮穿。拈云。應時如風。應機如電。則不無三角。這僧似个鼠粘子。被他粘著。無可奈何。山僧當時見他道。四黃四赤時如何。只對他道。霑衣欲溫杏花雨。為什麼滿肚貯氣。吹面不寒楊柳風。如何得出氣去。和聲便打。

上堂。海湧峰高。劒池水碧。須是親到一回。一點瞞他不得。只如三春擾擾。冠盖駢闐。豈不是親到。及乎問著。便道一年一度遊山寺。不上雲岩即虎丘。咄。劒去久矣。爾方刻舟。

浴佛上堂。指天指地。有甚巴鼻。唯吾獨尊。浣盆浣盆。韶陽正見。太阿倒持。藥嶠全機。狐裘返衣。虎丘今日。只要諸人向水不洗水處。為渠湔洗。以拂子作浴佛勢云。攻乎異端。斯害也矣。

開建乾會節上堂。二千年前。靈山會上。金口所宣。仁王護國經一卷。今辰開建乾會節。重為翻譯去也。卓主丈云。下座大佛殿開建。

結夏上堂。九旬禁足之初。三月安居之始。雲岩固守家法。誰敢違條越制。一是一。二是二。事得理融。理由心契。良久。瞎驢不受靈山記。

雲谷和尚語錄卷上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3 冊 No. 1454 雲谷和尚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