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3冊
No.1446 玄沙師備禪師語錄 (3卷)
【明 林弘衍編次】
第 3 卷

 

玄沙語錄卷之下

罽賓國王詣師子尊者前。斬之。出白乳。王臂自落。

師云。大小師子尊者不能與頭作主。

玄覺云。玄沙恁麼道。要人作主。不要人作主。若也要人作主。蘊即不空。若不要人作主。玄沙恁麼道。意在什麼處。試斷看。

青原令石頭馳書呈南嶽大慧云。回日與子個鈯斧子住山去。石頭到後。便問。不慕諸聖。不重時如何。慧云。子問太高生。何不向下問將來。頭云。寧可永劫受沉淪。不於諸聖求解脫。便歸。青原問。子返何速。書信達不。頭曰。信亦不通。書亦不達。乃舉前話。復云。去日蒙和尚許鈯斧子。而今便請。師垂下一足。石頭便作禮。

師云。大小石頭被大慧推倒。至今起不得。

灌溪因僧問。久嚮灌溪。到來只見漚麻池。溪云。汝只見漚麻池。要且不見灌溪。僧云。如何是灌溪。溪云。劈箭急。

師云。更學三十年來會禪。

魯祖見僧來便面壁。南泉聞。乃云。我尋常向僧道。佛未出世時會取。尚不得一個半個。他恁地。驢年去。羅山閑云。陳老師若見。背上與五火抄。

師云。我當時若見。也與五火抄。

雲居錫云。羅山.玄沙總與麼道。為復一般。為復別有道理。若擇得出。許上座佛法有去處。

太原孚到投子。子云。久嚮太原孚上座。莫便是麼。孚作掌勢。子云。老僧招得。孚便出。子云。且聽諸方斷看。孚便回首。子便打。

師云。莫是投子招得麼。

溈山問仰山。甚處來。仰山云。田中來。溈山云。田中多少人。仰山插鍬。叉手而立。溈云。今日南山有人割茆。仰拽鍬而去。

師云。我若見。即踏倒鍬子。

有人問鏡清怤云。插鍬意旨何如。

云。狗赦書。諸侯避道。

又問。玄沙踏倒鍬意如何。

云。不柰船何。打破戽斗。

荷澤到思和尚處。問。什麼處來。澤云。曹溪。思云。曹溪意旨如何。澤振身而立。思曰。猶帶瓦礫在。澤云。和尚此間莫有真金與人不。思云。設有。與汝向什麼著。

師云。果然。

雲居錫云。只如玄沙道果然。是真金。是瓦礫。

大耳三藏云。得他心通。肅宗命忠國師試驗三藏。纔見。師云。汝得他心通耶。藏云。不敢。師云。汝道老僧即今在什麼處。藏云。和尚是一國之師。何得在西川看競渡。師良久。再問。汝道老僧即今在什麼處。藏云。和尚是一國之師。何得向天津橋上看弄猢猻。至第三次問。三藏良久罔知去處。師叱云。這野狐精。他心通在什麼處。藏無對。

師徵云。汝道前兩度還見麼。

忠國師一日喚侍者。侍者應諾。如是三喚三應。師曰。將謂吾孤負汝。却是汝孤負吾。

師云。却是侍者會。

報慈問僧云。甚處是侍者會處。

僧云。若不會。爭解與麼應。

慈云。汝少會在。又云。若于此見得。便識玄沙。

雲居錫云。且道侍者會不會。若道會。國師又道孤負吾。若道不會。玄沙又道却是侍者會。且作麼生商量。

香嚴問僧。甚處來。僧云。溈山來。嚴問。和尚近日有何言句。僧云。有人問。如何是西來意。竪起拂子。嚴乃云。彼中兄弟作麼生會。僧云。彼中商量道。即色明心。附物顯理。嚴云。會便會。不會。著甚麼死急。僧却問嚴。師意如何。嚴還舉拂子。

師云。只這香嚴脚跟相未點地在。

雲居錫云。什麼處是香嚴脚跟未點地在。

僧問香嚴。如何是道。嚴曰。枯木裏龍吟。僧曰。學人不會。嚴曰。髑髏裏眼睛。

師別云。龍藏枯木。

俱胝將順世。謂眾曰。吾得天龍一指頭禪。一生用不盡。言訖示滅。

師曰。我當時若見。抝折指頭。

玄覺云。且道玄沙恁麼道。意作麼生。

雲居錫云。只如玄沙恁麼道。肯伊不肯伊。若肯伊。何言抝折指頭。若不肯。俱胝過在什麼處。

忠國師因同肅宗到官前。乃指石師子云。陛下。這石師子奇特。下取一轉語。帝曰。朕下語不得。請師下語。師曰。山僧罪過。後躭源問忠國師。皇帝還會麼。師云。皇帝會且置。汝作麼生會。

師云。大小國師被侍者勘破。

雲巖一日掃地次。道吾云。太區區生。巖曰。須知有不區區者。吾云。恁麼則有第二月也。巖竪起掃云。這個是第幾月。吾休去。

師代云。正是第二月。

長慶問云。被他倒轉掃攔面摵。又作麼生。師休去。

溈山云。道吾平地生堆。雲巖因行掉臂。玄沙道正是第二月。面皮厚多少。且道雲巖竪起掃。意作麼生。十分好個金剛鑽。攤向門前賣與誰。

泉州王延彬因入佛殿。指鉢盂問殿主。這個是什麼鉢。主云。藥師鉢。彬云。只聞有降龍鉢。主云。待有龍即降。彬云。忽遇拏雲浪來。又作麼生。主云。他亦不顧。彬云。話墮也。

師云。盡汝神力。走向什麼處去。

師形短小。精神可掬。應機接物僅三十載。致青原.石頭之流轉導來際。所說法要有大小錄行世。得法弟子。羅漢琛.天龍真.國泰瑫.臥龍球.僊宗符.昇出希.螺峰奧.大章如庵主.蓮華興.南臺誠.睡龍和尚.天台德國清靜上座。

師嘗問羅漢曰。三界惟心。汝作麼生會。

羅漢指椅子曰。和尚喚這個作什麼。

師曰。椅子。

曰。和尚不會三界惟心。

師曰。我喚這個作竹木。汝喚作什麼。

曰。桂琛亦喚作竹木。

師曰。盡大地覔一個會佛法底人不可得。琛自爾愈加激勵。

臥龍問師。如何是第一月。

師曰。用汝個月作麼。龍從此悟入。

師嘗謂如庵主曰。子禪逸格則。他時要一人侍立於後也無。如自此不務聚徒。不畜童侍。隱于小界山。刳大朽杉為庵。容身而

靜上座始聞師示眾云。汝諸人但能一生如喪考妣。吾保汝究得徹去。

靜乃躡前語而問曰。只如教中道。不得以所知心測度如來無上知見。又作麼生。

師曰。汝道究得徹底。所知心還測度得知否。靜自此信入。

梁開平二年戊辰十一月二十七日。師示疾而終。先時閩帥王氏遣子問疾。仍密請繼座者誰。師曰。球子得。

王氏默領遺旨。又問鼓山曰。臥龍法席。孰當其任。

鼓山舉城下具道眼者十有一人。王氏亦識之。至開堂日。官僚.僧侶雲集法筵。王氏忽問眾曰。誰是球上座。於是眾目屬球。王氏便請上堂。

師壽七十有四。臘四十有四。閩帥為樹塔。今塔院存。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3 冊 No. 1446 玄沙師備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台灣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