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8 為霖道霈禪師秉拂語錄 (2卷)
【(書記)太靖錄】
第 2 卷

 

鼓山為霖禪師語錄卷下

洞山五位頌

正中偏

自從屋破見青天。曠劫朧事曉然。萬法渾融銀盌裏。一真獨露月明前。形山有寶何曾秘。大地無塵不用捐。理量未消成見。依稀雲霧尚纏綿。

偏中正

深宮默默體無為。奉順須教勿暫離。一念不生冥本妙。絲毫纔動落今時。聲前躶躶勤擔荷。法上空空謹護持。未轉大功成誕子。依然出入涉離微。

正中來

溪山歷盡到其間。滿眼清光未許眠。一色漸消臺上月。靈機旋發火中蓮。華冠卸却情何滯。鳥道行來步自玄。用處但能通不犯。從教平地履青天。

兼中至

掣開金鎻示全身。妙用縱橫逈絕倫。木馬倒騎飛碧漢。鐵牛高駕舞輕氷。隨緣變化無今古。遇物安心立假真。莫怪阿儂多意氣。毗盧頂上要揚塵。

兼中到

混沌之先謾強名。釋迦彌勒也難惺。夜明簾捲亡偏正。性海波澄孰濁清。法爾自來超那畔。靈然終不墮虗凝。綿綿古錦暗中織。劫外春風剪剪輕。

總頌

我祖當年立自宗。猶如寶鏡影重重。悟明必也窮幽極。奉重還須盡始終。子合父時功始息。正垂偏後用方融。凍雲深鎖家山杳。午夜月明何處鐘。

末後句

聲前拋不出。句後覔無蹤。欲識箇中意。三更月正紅。

百丈捲廗

登堂捲廗氣如虹。昨日今朝事不同。一陣風吹烟雨散。巍巍獨露大雄峯。

百丈再參

龜毛拂子掛床頭。拈弄何曾得自由。不是馬師施一喝。至今兩耳閙啾啾。

風旛

非風旛動是心動。折角泥龍出古洞。布雨興雲遍大千。幽然一枕好春夢。

茫茫四海參玄士。爭向風旛去論心。心與風旛如可論。老盧猶自不知音。

玄則禪師龍吟霧起因緣

狂心未歇誇禪道。一問誵訛帶濁清。非是當時大法眼。至今賞罰不分明。

子胡狗

惡狗當門難近傍。教人好看吼全機。孰知老漢婆心切。敵勝還他師子兒。

四今時著語并頌

洞宗以知有為頭。以盡却今時為尾。故今立盡四今時。以但有功勳皆落今時也。未入正位則總未離念。是界內今時。既入正位而坐在尊貴。是界外今時。轉位就功而功位竝顯。是大用今時。功位雙泯而不落言詮。是究竟今時也。

問。如何是盡却界內今時底句。答曰。大功纔轉後。潔白却難留。頌曰。

空華滅處荷擔輕。一片晴光映太清。行過雪山歸那畔。方知尊貴自天成。

問。如何是盡却界外今時底句。答曰。踏翻空界月。掌上立乾坤。頌曰。

不戴華冠御寶筵。翻身濁界恣留連。蓮華火裏隨時發。樂事欣欣徧大千。

問。如何是盡却大用今時底句。答曰。萬方皆順化。一默自無為。頌曰。

汗馬勳成太平。六門無鎖自虗明。深宮窈窕誰能到。謾說簫韶奏九成。

問。如何是盡却究竟今時底句。答曰。炭庫放光明。斬新懸日月。頌曰。

坐斷上頭無貴位。却來巖谷掛烟蘿。沉沉古井深千丈。時湧無風匝匝波。

六代祖師贊 (有引)

嵩山面壁。老不歇心。雪夜安心。斬頭求活。與汝懺罪竟。彼自無瘡勿傷之也。誰人縛汝。三千里外穿却鼻孔。黃梅無性兒。問著屙漉漉地好不丈夫。碓頭盧行者。得衣竄無門。偷心不死。這一隊老古錐。可惜當時放過。致令一人傳虗萬人傳實。直至今日葛藤蔓延。總無一人為渠剗却。雖然事無一向。只得將錯就錯。向枯木上糝花。虗空裏安耳。直令有眼者見。有耳者聞。各各腦門放光。脚跟著地。豈不快哉。若是箇闡提漢。向達磨未來前撩起便行。只這許多長言短語。是甚熱椀鳴聲。付之丙丁。撫掌一笑。也怪他不得。其或未然。直須子細。且莫草草。

初祖達磨大師

自昔論珠露賊身。鐵枷著頭怨難申。六宗擊破南天夢。五葉單傳震旦春。中毒何妨身便死。西歸一任眼生塵。誰知熊耳峯前月。白晝團團冷照人。

二祖慧可大師

不聞誨勵恨何窮。立雪齊腰志莫通。斷臂呈時猶可在。覔心安處竟無蹤。直施三拜敲爺髓。便吐殘涎治子風。欲識阿師端的處。涅槃償債二俱空。

三祖僧璨大師

姓氏不言來處親。法身有病亦堪陳。忽知罪性空無在。便覺種華生有因。銘出此心教起信。廣開法會度何人。皖公山色今猶古。大樹參天不涉春。

四祖道信大師

大地都盧解脫門。全機拶入與誰論。法開雙嶺光初著。衣付小兒道益尊。三降天書呼不起。一施雪刃志難翻。至今塔戶猶開闢。生死渾崙一口吞。

五祖弘忍大師

身前有約許重來。又掘青松火裏栽。智母不煩方便父。老翁還作白頭孩。師資道合投針芥。龍象屯。鼓電雷。却有碓頭盧行者。得傳衣鉢便南回。

六祖慧能大師

自是獦獠根性利。著歸槽厰息羣疑。三更寫偈知塗我。八月腰舂豈欠篩。懷會藏鋒潛日下。風旛論義駭當時。曹溪從此波濤湧。得道如林萬古師。

五宗祖師贊

溈山靈祐禪師

一星拈出忽知有。時節因緣亦快哉。踢倒淨瓶機獨邁。奪來山子道弘開。短長杓柄調鹽醬。父子家風辨墨煤。水牯溈山休卜度。曹溪境裡絕纖埃。

臨濟義玄禪師

種性頑嚚一水廝。受人指畫陷泥犁。頂門吃棒蒿枝折。脇下還拳閃電遲。一著機先頻獨占。三玄句內每連馳。吹毛凜凜輝今古。道出常情幾箇知。

洞山良价禪師

師真描出尚沉吟。覩影方知師意深。止水有光昭幻象。清波無路扣玄音。圓機落落除三漏。五位重重示一心。齋罷不知何處去。閑名謝盡更難尋。

雲門文偃禪師

睦州門下折驢脚。象骨岩前覔蛇蹤。寄語上山賊捉賊。低頭合妙空歸空。徧參洞下諸尊宿。建立雲門三句宗。月到天心誰顧鑒。三門合掌笑燈籠。

清凉文益禪師

三界唯心唯片石。纔分內外墮狐疑。半生咦。畢竟是何模樣。洞水逆流波萬丈。

屴崱峯頭八十翁。晏然端坐白雲中。道興曹洞燈無盡。學貫天人智莫窮。神鬼欽承知德重。虎蛇馴伏見心空。騰身一抹威音外。萬古遺聲震聵聾。

滅壽昌禪。破真寂戒。三十年來賣脫空。天下叢林作殃害。臨行撒手去如飛。三界內外尋不在。人來箇箇問如何。帶累瞎驢償口債。

西堂本智公道影贊

公入皷山。垂三十載。浮雲迭變。德操弗改。身靜如山。心安若海。瞻之仰之。恒觀自在。

照空師兄贊

荷山隨師來至石鼓餘二十年傾心夾輔扶樹法幢。功不下禹。戒逾氷雪。志吞佛祖。紹師毗尼。孰曰莾鹵。天胡不仁。奪歸西土。間解多虗擲。一句全提始自知。用不換機開眾眼。言無滲漏起家私。山河大地誰堅變。法法現成何所師。

觀音大士贊

旋倒聞機。反聞自性。寂滅現前。拍拍是令。天空雲澹。水流花開。普門圓應。大地春回。蠢蠢凡愚。猶如赤子。哀哀顧復。不帝慈母。眾生熱惱如坐沸湯。一念歸依當下清凉。

送子觀音贊(為周美撕居士作)

這寧馨兒送與阿誰。富沙君子周氏美撕。我聞菩薩三十二應。心誠求之如象現鏡。是故周氏圖像敬瞻。日夕歸依爪瓞綿綿。

(為魏俊土居士作)

本是不覊漢子。隨方賤賣風流。如風徧號萬竅。似月普照閻浮。魏君盡像供養。全身突出筆頭。為求福德男子。真童與紹箕裘。是謂圓通大士。津梁萬世不休。

血寫普賢大士贊

金刀割舌流鮮血。寫出普賢大願王。香象騎來全體露。踏翻華藏是剛腸。

壽昌師祖贊

後五百歲。有若是翁。猶如大夜。日忽涌東。大好山中破祖師之關棙。黃龍峯下振曹洞之綱宗。揭襟而遮天蓋地。拈戒尺而象鞭龍。翛翛若雲間逸鶴。凜凜如雪裡孤松。無𦊱無碍有始有終。臨行一句分明指。石女吹笙上碧空。咄。

老和尚贊

這箇老漢。如空寬曠。褁地含天。離名絕相。辨古今得失而毫弗差。驗龍蛇真偽而絲忽不讓。通霄大路任人行。步履如飛趂不上。道德文章世誰知。捕影捉風徒悵望。於君何傷。法門無補。緬懷哲人。淚落如雨。聊作贊詞。寸心千古。

自題小影

虗空縫裏下一楔。飛出烏龜變成鱉。白馬蘆花難辨別。分付雲門乾屎橛。咄。

鼓山為霖禪師居首座寮秉拂語錄(終)

No. 1438-1 鵠林哀悃

先和尚歸真記

丁酉七月十九日屬老和尚八十初度。四方緇素弟子畢集。為師慶壽。競請開法。先是辛卯春禁止上堂。後雖力請弗許。至是幡然許之。但垂示法語每露謝世意。眾竊疑之。果于九月初一日示欬逆之疾。請醫診候病乃稍閒。既而痰復作不食者念餘日。而精神烱烱起居如常。說偈示眾曰。老漢生來性太偏。不肯隨流入世廛。頑性至今猶未化。剛將傲骨抹儒禪。儒重功名真喪。禪崇機辯行難全。如今垂死更何用。祇將此念報龍天。復云。老僧世出世事盡在此偈。汝等毋忽。至念四日侍者進湯藥。師曰。吾會當行矣。非藥所療也。竟不服。惟閉目吉祥而臥。若入定然。有問疾者輒開眼視之。晴光射人。良久復閉。至十月初四日晚。道霈問曰。和尚今夜尊候何如。師曰只是明後日事也。眾皆惻然淚下。道霈進曰。和尚既無意于人世。而末後一句如何分付大眾乎。師乃索筆書曰。末後句。親分付。三界內外無可尋處。由是眾執事競以後事問。師並不答。竟以手揮去之。至初六日未刻六脉俱絕。而侍者以報。師點首而。及晚大眾擁集榻前。師令眾散。眾不去。道霈啟曰。大眾所以不去者。欲念清淨法身毗盧遮那佛候送老和尚耳。師笑而首肯。至中夜引道霈手寫四字曰不有病了。令侍者扶起坐定。以目普觀大眾。如象王回顧之狀。良久即瞑目。侍者進沸湯。撼之脫去矣。寔初七日子時也。嗚呼。法日既沉。生死長夜誰為開曉乎。言念及此五內崩裂。但道霈竊觀老和尚雖示疾月餘而動止安詳懽若平昔。不見不豫之色。不聞呻吟之聲。而每日清晨眾弟子圍繞問候。垂誡諄諄皆宗門大事。竝無一言語及世諦。蓋師平生一言一行斬釘截鐵。無一毫塗飾之意。故臨生死關頭神思不亂超然自得。譬如青天白日戶門洞開。信步直去無少留碍。是豈可以凡情擬議者哉。第恐諸法眷有未知老和尚歸真顛末者。謹據實記錄如此。庶幾相慰其哀慕之誠云爾。

最後語序

梁普通間。菩提達磨自南天竺國來。倡為禪宗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其付法偈曰。我本來茲土。傳法捄迷情。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嗣是六代傳衣。五宗競出。由唐歷宋其化大焉。五宗者溈仰.雲門.法眼三宗與宋運俱終。其傳至今日者唯臨濟.曹洞二宗。其洞上一宗亦久衰。至萬曆間壽昌無明老祖傑出。始中興於世。壽昌入室弟子凡數人。其最著者愽山無異和尚與先師鼓山永覺老人。老人年二十五省發。四十出家。四十六悟道。五十七歲出世。八十歲入滅。二十餘年間四坐道場。大作佛事。言滿天下道被域中。凡叢林久參耆衲罔不腰包來覲。而海內賢士大夫亦多折節問道。其生平語錄著述甚富。刊行于世。而此萬餘言是其最後絕唱。標名最後語者。老人所自命也。竊惟老人之道廣大精微。其學貫通該愽。其見地圓明超絕。其說法縱橫無畏。其所守嚴。其所養到。其福德壽考允稱圓備。而臨終之日說偈辭眾。危然坐脫頭正尾正。即求之古尊宿亦不多得。況時輩乎。嗚呼。達磨一宗傳至今日而弊極矣。老人出而挽之以力行。鎮之以正大。繩之以綱宗。驗之以言行。牢把鐵關不少假借。故雖諸方號飽參者。其始至無不行行然擎頭戴角。而老人不動聲氣微垂勘辨。即皆土崩瓦解懡[怡-台+羅]而去。唯真參之士具擇法眼乃能俯就鑪鞴久煉不退。葢知當今之世少林一綫之脉不至墜地者。唯老人是賴耳。無何。世緣告畢。遽戢化權。人天眼滅。孰不哀慕。於是建州弟子謝飛卿氏請以最後語。壽諸梨棗公之海內。庶幾他日問道者知路頭在茲。不至迷誤入于邪林。甚盛心也。小子霈忝預法席有年。茲又濫膺付囑。凡老人生平履歷頗得其詳。于是謹序其梗槩於卷首。其他備乎林涵齋居士行業曲記云。

祭文(二章)

維順治十四年歲次丁酉。十一月壬子朔越十有二日。嗣法弟子道霈謹以辨香盃茗昭奠于鼓山堂上示寂本師傳曹洞正宗第三十二世永覺老和尚靈龕前而言曰。嗚呼。和尚以生知之資。躍出儒林投身法窟。得不傳之秘旨。振墜之綱宗。二十餘年間四坐道場。海口瀾翻電機閃爍。言滿天下道播寰中。今歲丁酉和尚年登八旬。髮飛霜童眸耀日。盎然睟然。晏坐於天風海濤之上。龍象圍繞天人護持。七月十九日屬和尚初度。四方畢集為和尚上壽。孰不以趙州百二十祝。期其長住季世壽佛慧命。胡意報緣忽終化權長戢。人天眼滅哀慟何極。嗚呼。不孝道霈年十八歲于寶善庵中因掌石老人指禮和尚於荷山。和尚一見即許執侍巾瓶。汲水負薪罔敢忽。後一日于野田中採瑞蓮以獻。和尚曰吾道當馨于世矣。明年春和尚出世鼓山。道霈隨以至。執經問義。和尚垂誨不倦。又明年辭和尚出嶺徧歷講肆。未幾和尚以吊掌石老人來真寂。道霈復得執侍。然和尚每以本分事提持。其奈往往錯過。一日因讀臨濟語有省。和尚欣然撫之曰。子入門矣。宜加精進。勿怠。道霈益激厲。於是即棄講席參密雲老人于天童。凡八閱月。歸以所得白和尚。和尚乃舉從上古德機緣一一勘詰。是為證明。非即剗削。道霈于是時。如暗得燈如貧得寶。其歡喜踴躍無以為喻。及道霈入天目訪高峯死關凡一年。和尚又遣僧喚歸。琢磨煅煉罔替晨昏。後以親老辭和尚歸閩。未幾和尚亦歸。道霈又得時時親炙。及二親歿乃復卷裓上山。而和尚甚喜即命充堂司。于是重加披剝。大翻前案不然所見矣。道霈益迷悶。又經三年始蒙印可。至今歲正月上元日。聲鐘集眾。付以衣法。即命首眾秉拂。其提唱之餘大蒙賞識。師資道契不減寂子之在溈山。嗚呼。方期和尚壽考百年。作大法之司南為。末流之砥柱。道霈因得少展微蘊助轉法輪。以報法乳。詎意未及一載。遽林之悲。苦海沉濟岸之舟。長夜失大明之照。號天泣地拔捶胷為之奈何。茲當五七之期。敬陳薄奠少訴哀私。庶幾為和尚傳無盡燈於未來。計般若緣於永劫。太虗可殞。此盟莫渝。伏冀老和尚常寂光中慈悲鑑念。尚饗。

維歲在丁酉十一月壬子朔二十又八日丙寅。嗣法弟子道霈率合山眾弟子等謹陳純陀之供。昭奠于鼓山堂上示寂本師永覺老和尚靈龕前曰。於惟老和尚宗燈犀炬。法海驪珠。曩劫發菩提心。慈悲本具。多生為善知識。福慧天成。裂逢掖而著袈裟。類丹霞之選佛。當入室而疑痛俸。似洞山之邈真。及聞彈指謦欬之聲。乃滅寶所化城之迹。從茲大白牛東西任放。曹溪水左右逢源。開純金鋪于四山。遼天索價。唱新豐曲于五位。信口高歌。影象重重。善入寶鏡三昧。玄機落落。慣穿沒鼻金針。奪食驅耕用尋常手段。敲骨取髓施格外鉗鎚。屴崱峯頭法波浩渺。通霄路上靈木森陰。百鳥同棲四海共會。茲當化緣告畢。何妨閙裏抽身。慧日云沉。一任箇中滅跡。閑名既謝。三界莫尋。髑髏頓乾。十方坐斷。某等委身鑪鞴。恨頑鈍之難鎔。備員叢林。愧踈慵之失職。斯丁鵠林之變。深失怙之悲。每懷獅吼之音。長動泣岐之嘆。山風海月彷彿來儀。草露花滋詎勝揮涕。敬陳最後之供。用伸終亡之誠。哭不成聲。言多失次。嗚呼哀哉。伏惟尚饗。

塔誌

鼓山永覺賢公大禪師者。壽昌無明和尚的嗣也。系曹洞第三十二世云。本貫建陽人。姓蔡氏。生于明萬曆戊寅七月十九日巳時。幼業儒。負大志。有詩曰。道德師顏閔。文學宗游夏。其餘二三子。不願在其下。年二十補邑庠弟子員。然賦性冲憺不樂世氛。二十五因讀書山寺中。聞僧誦法華經曰。我爾時為現清淨光明身。忽喜躍不自勝。喟然嘆曰。周孔外果別有此一大事耶。自是留意教乘。貫通經論。回視世典。不啻大海之于牛跡。自以為是矣。久之壽昌無明和尚開法邑之董岩。聞其提唱茫然自失。又嘆曰。畵餅若為充饑。于是盡棄所習。從壽昌參禪。一日聞僧舉斬猫話忽有省。作偈呈昌。昌曰。此事不可於一機一境上取則。雖是百匝千重垂手直過。尚當遇人始得。所謂不知在青雲上。猶更將身入眾藏。是參學眼也。師退而參究益力。至年四十竟裂逢掖棄妻拏從壽昌[髟/采]。師後凡有請問。昌但曰我不如你。一日值昌田中歸。師逆而問曰。如何是清淨光明身。昌挺身而立。師進曰祇此更別有。昌便行。師當下豁然如釋重負。隨後入方丈。禮拜起將通所得。昌遽拈棒打三下曰。向後不得草草。仍示偈曰。一回透入一回深。佛祖從來不許人。直饒跨上金毛背。也教棒下自翻身。師猶疑云。因甚更要棒下翻身。及昌遷化後。依止同門愽山無異禪師三載。即從受具。而辭歸閩住山。舟過劍津。聞僧唱法華經曰。一時謦欬俱共彈指。是二音聲徧至十方諸佛世界。廓然大悟。乃徹見壽昌用處。有偈曰。金鷄破碧琉璃。萬歇千休祇自知。穩臥片帆天正朗。前山無復雨鳩啼。時當天啟癸亥秋九月。師年四十有六也。師既得道乃隨緣隱遁。始居甌寧金僊菴三載。復移居建安東溪荷山凡八載。火種刀耕棧絕人世。至五十六歲因謁聞谷大師于寶善。一見契投力勸出世。乃以所傳雲棲戒本授之。明年應鼓山請。猶以菴主自居。又二年開法泉之開元。而懷中辨香始為無明老人拈出。師甞曰。禪本壽昌。戒本真寂。未可誣也。繼又開法杭之真寂。延之寶善。後復歸鼓山。重建寺宇大闡宗風。海內皆尊之曰古佛。於清順治丁酉年九月初一日示微恙。十月初七日子時說偈辭眾。危然坐化。春秋八十。臘四十有一。以明年正月念一日午時奉全身塔于寺之西畬。遵治命也。三會語及諸撰述凡二十種。計八十餘卷。竝盛行于世。

起龕告文

維順治十五年正月念有一日寅時之吉。嗣法弟子道霈率合山眾弟子等謹陳香積之奠。昭告于鼓山堂上示寂本師永公大和尚靈龕前曰。於惟我老和尚太虗為龕全身閟。青山舉步大用方興。不離菩提場而昇他化天。遮那舊轍。不出聖箭堂而歸無縫塔。石鼓成規。乘木馬於空中。趂玉象於劫外。清風凜凜道化綿綿。十方諸佛贊嘆莫窮。四眾弟子瞻仰有分。咦。大家送上通霄路。共轉吾師正法輪。尚饗。

封塔告文

維順治十五年正月念有一日午時之。嗣法弟子道霈率合山眾弟子等謹陳香積之饌。昭告于鼓山堂上示寂本師永公老和尚塔前曰。於惟我老和尚壽昌的嗣石鼓正主。圓興聖當年之公案。梵剎重興。振曹洞墜之綱宗。法幢高建。大名馳宇宙。識與不識皆仰德風。化雨徧山河。情與無情咸資法乳。而今因圓果滿水到渠成。撤開大寂定門。全身拶入。樹起無縫塔樣。萬古式瞻。竝屴崱以嵯峨。共靈源而澎湃。當斯時也。坐斷報化佛頭。開人天眼目。松風鳥語熾然聞說法之聲。海月山雲廓爾見寂光之境。太虗可殞那事無妨。劫火洞然這箇不壞。百靈守護萬象歸依。尚饗。

No. 1438-B

竊觀為霖禪師者。永覺禪師之的嗣也。其秉拂語錄自足知行道之勝躅矣。且又詳載永覺禪師之鵠林哀悃。因茲則知無此父無此子也。嗚呼。父子道契。針芥相投。盛德大業無以為喻。余又洞家之麒麟楦也。豈不喜吾宗之中興於中華哉。是故加和點於此錄。而却要使人知其如此者矣。

旹萬治龍集辛丑四月四日 釋交易謹題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8 為霖道霈禪師秉拂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