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8 為霖道霈禪師秉拂語錄 (2卷)
【(書記)太靖錄】
第 1 卷

下一卷
 

No. 1438-A 霖禪師秉拂語題辭

先老人年八十。預知涅槃時至。乃舉大法授霖公禪師。即命首眾秉拂聞其提唱。眾大悅服。未幾老人示滅。而眾強師繼廗。法輪大轉宛如老人無恙。時茲同門諸弟兄僉議請師秉拂語先梓流通。而屬余序諸卷首。余以謂禪師之出世。譬如旭日東昇光射宇內。凡有眼者孰不見之。又安用序為。第承眾命不辭荒蕪。聊紀緣起云爾。  法弟傳善和南題

目次

  • 秉拂(四則)
  • 茶話(三則)
  • 舉古(六則)
  • 佛事(十二則)
  • (二十八首)
  • (十七首)
  • (二十二首)
  • 鵠林哀悃(七篇附)

No. 1438

皷山為霖禪師居首座寮秉拂語錄卷上

付法日。老和尚命秉拂。師云。多子塔前無縫襖。黃梅室裏破袈裟。吾師今日親分付。鐵樹重開五葉華。還有共相證明者麼。僧問。面稟親承建法立僧。大眾上來特申慶賀。師云慶賀箇甚麼。進云。石皷峯頭開瑞色。祥雲萬里匝乾坤。師曰一任讚嘆。進云。分明舉起報諸方。洞水逆流波萬丈。師曰切忌妄通消息。僧問。石皷喧空。大地側耳。偃月長蛇即不問。子承父業事如何。師展兩手。進云。果然出窟金毛異。哮吼乾坤異類驚。師曰不妨證明。進云。玉蹄踏破澄潭月。金角撑開雲外天。大用現前如何施設。師便喝。進云堂中首座天然自在。師曰禮拜了退。僧問。凡有言說盡屬濁句邊収。某甲從濁句中問。請師向淨句中答。師云背後是甚麼。僧禮拜云謝師答話。師不對。僧問。春風浩蕩瑞氣氤氳。法王法嗣紹續祖風。今日人天眾前。未審所傳何事。師竪起拂子。進云。當陽一句蒙師指。洞上宗乘事若何。師云漆桶放光。僧禮拜。僧問。昔青峯答則監院自話云丙丁童子來求火則不悟。法眼亦答云丙丁童子來求火則悟去。未審如何是渠悟的道理。師云今日汝問我。進云。夜靜水寒魚不餌。滿船空載月明歸。師云閑言語。還有問話者麼。眾不出。師乃云。舉古舉今。殘羮餿飯不勞拈出。向自胸襟道一句。怎奈舌頭短。當陽直指。遲了八刻。聲前一路。切忌道著。所以此事三世諸佛證入無門。一大藏教詮顯不及。直饒雲門曹洞臨濟德山到者裏只得拱手歸降瞠乎其後。忽有箇漢聞恁麼道。當下歇去心猿休却意馬。向萬仞崕頭撒手放身。直令命根頓斷氣息不存。然後蘇息起。來向虗空裏打箇[跳-兆+孛]跳。拈一莖草作丈六金身用。將丈六金身作一莖草用。攪長河為酥酪。變大地作黃金。為天下人解粘去縛賑飢濟乏綽有餘裕。如不負出家行脚初志。還有恁麼人麼。若有。佛法有賴。其或未然。不免潑第二杓惡水去也。乃舉拂子召大眾云。祇這箇。道大眾不見得麼。又擊案一聲云。道大眾不聞得麼。既見既聞。畢竟是箇甚麼。咄。更是箇甚麼。復云。道霈忝居老和尚座下二十餘年。受霜雪姁嫗之恩備至。其奈根性駑鈍一無所成。今日伏蒙慈旨。於人天眾前以衣拂見付囑累傳持。仍命居第一座為眾兄弟秉拂說法。如將寶位直授凡庸曷勝愧悚。然而冤有頭債有主。到這裏毋容推委。祇得冐昧祇承。況現前眾兄弟皆老和尚會中久參勝士碩學名流。乃屈尊就卑同預法筵共作影響。無任感荷之至。復舉開山晏國師有偈曰。直下猶難會。尋言轉更賒。若論佛與祖。特地隔天涯。國師舉問一僧曰汝作麼生會。僧無語。乃謂侍者曰請為某甲代一轉語。者云和尚恁麼道早隔天涯。僧舉似國師。國師喚侍者問汝為這僧代語是否。者云是。國師打趂出院。師云。國師雖則令行。爭奈侍者語在。雖然如是。官不容針私通車馬。今日霈上座狗尾續貂亦有一偈。不免舉似大眾。乃云。上大人。丘乙。化三千。良久笑云。可知禮也。伏惟大眾久立珍重。

秉拂。今日乃監院九兄以老和尚久不上堂。要霈上座說幾句佛法與大眾結緣。若論佛法二字。誠不易說亦不易聞。若果稱實說得聞得一偈半偈蘊在八識田中。世世生生永為道種。何況能信能解能脩能證耶。今試舉教中一偈與大眾商量看。華嚴經中道。一毛現神變。一切佛同說。經於無量劫。不得其邊際。敢問大眾。一毛分量至微。一切佛智慧辯才甚大。無量劫時節甚長。為甚麼不得其邊際。須知這一毛高而無頂。深而無底。旁而無邊。中而無在。而亦不壞一毛之相。盡乾坤大地森羅萬象若草若木情與無情總在這一毛止出沒。亦無出沒之量。各不相知。各不相到。一毛既爾一切毛亦然。所謂塵塵爾。法法爾。念念爾。還有辨明得底麼。若辨明得。則一切諸佛異口同音說此一毛所現神變經無量劫不得邊際。理合如是。非為分外。其或未然。且向這一毛上究取。若端的向這一毛上研究得徹。則更不勞遊歷百城遍參知識。無量百千法門一時成就。豈不見水潦和尚問馬祖。如何是西來的的大意。馬祖云禮拜著。水潦方禮拜。馬祖便踏倒。水潦大悟。起來撫掌大笑云。百千三昧。無量妙義。只在一毛頭上。識得根源去。後來又自賣弄云。自從一喫馬師踏。直至如今笑不休。且道渠畢竟笑箇甚麼不休。咄。乞兒見小利。珍重。

老和尚八十慶[言*(廷-壬+旦)]開大藏經秉拂。僧問一大藏教即不問。人法雙忘時如何。師良久。進云還有別通消息處也無。師云大無厭生。進云。海枯見底龍方現。月落波心水沒痕。師曰閑言語。僧問。世尊說法四十九年。談經三百餘會。末後拈花示眾謂之教外別傳。如何是別傳一句。師竪起拂子。僧云謝師指示。師云。伶俐衲僧問教內教外總是繁詞。不涉文彩略借一看。師曰多了這一問。僧喝云看這漢今日一場敗缺。師曰自領出去。乃云。昔年黃植三居士甞施資為本山印造大藏經。今年七月十九日伏遇老和尚八十降[言*(廷-壬+旦)]命辰。有慶壽二邑弟子特請僧眾開此大藏。為老和尚祝延法算。迴茲善利為國祝釐為民植福。祇如一大藏中七千餘卷。有經有律有論并三宗諸師著述語言。不啻汗牛充棟。且道其中還有元字脚也無。老和尚劫外藏身順時導物。壽又作麼生祝。若向這裏其得一隻眼。則知釋迦老子未開口前開藏竟。老和尚未降生前祝壽竟。其或未然。不免架起葛藤倒縛虗空去也。乃拈拄杖示大眾云。三世諸佛祇說這箇。釋迦牟尼佛亦說這箇。今日霈上座亦說這箇。且道這箇作麼生說。卓一卓云。此是經藏。復卓一卓云。此是律藏。又卓一卓云。此是論藏。有權有實有頓有漸。有事有理有因有果。三賢十聖四向四果各隨根性修行證入。然而者箇非權非實非頓非漸。非事非理非因非果非。三賢非十聖不屬修不屬證。大眾。此一大藏覿體現前了也。且道如何看讀。昔鹿門和尚有言。盡大地是學人一卷經。又云盡乾坤是沙門一隻眼。以如是眼看如是經。千萬億劫無有間斷。萬松老人云。看讀不易。直饒恁麼也祇看得半藏。要望此一大藏猶大遠在。祇如這一大藏。畢竟作麼生看讀。良久云。彈指圓成八萬門。剎那滅却三祇劫。又卓三下喝一喝。復舉僧問壽山。師解禪師和尚年多少。山云與虗空齊年。僧云虗空年多少。山云與老僧齊年。師云。先天地而不生。後天地而不老。無古無今非延非促。此是壽山之壽。今日或有人問老和尚年多少。但向他道屴崱擎天千古秀。靈源透海萬年清。且道與古人相去幾何。若向這裏揀辨得出。親為老和尚祝壽來。若揀辨不出。藏中七百函一任從頭翻過。珍重。

臘月八日授戒。石燈心間二開士請秉拂普說。僧問如何是正中偏。師云露柱立庭前。進云如何是偏中正。師云喚甚麼作露柱。進云如何是正中來。師便喝。進云如何是兼中至。師云今日且共汝顛倒。進云如何是兼中到。師云明日向汝道。進云。恁麼則鐵牛吼出長空外。金殿重重顯至尊。便禮拜。師乃云。曠劫來事祇在如今。驀拈拄杖云。今日釋迦老子在霈上座拄杖頭上成等正覺。諸人見麼。卓一卓云。又嘆奇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以妄想執著而不證得。諸人聞麼。若也直下聞得。不妨與釋迦老子同證。直下見得。不妨與釋迦老子同成。既同證又同成。正當恁麼時。釋迦老子即是諸人自。諸人自是釋迦老子。自即是釋迦老子則自不可得。釋迦老子即是自則釋迦老子亦不可得。證亦不可得。成亦不可得。妄想執著亦不可得。智慧德相亦不可得。只箇不可得亦不可得。且道是箇甚麼。良久云。皮膚脫落盡。唯有一真實。乃擲下拄杖復云。今日乃世尊成道之辰。伏承諸山法友慕先老和尚遺風。特到本山求受戒法。又蒙石燈心間二開士遠來設齊。殷勤啟請要道。霈與眾戒子發明箇戒的道理。夫戒之一字乃防非止惡為義。須知當人自心體本無是。何處有非。本無善。何處著惡。無善無惡無是無非。淨躶躶赤灑灑。怎奈眾生日用而不知。既不知則於無是非中妄搆其非。無善惡中妄興其惡。由是內熾三毒外染六塵。汩沒三界之中輪轉四生之內。迷淪苦海無有出期。是故世尊成道首立戒法。且為防其非而止其惡。還其是而修其善。善極則惡化。惡化則善亦不存。是極則非忘。非忘則是亦不立。譬如借路還家。家還而棄路。假舟到岸。岸到而捐舟。又如國家兵器益為討亂誅姧安定國不得而用之也。然戒法雖多不出四種。曰五戒。曰沙彌十戒。曰比丘二百五十戒。曰菩薩十重四十八輕戒。此四種戒雖有世間出世間小乘大乘之不同。然皆以五戒為根本。根本若深枝葉自茂。五戒者。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淫欲。四不妄語。五不飲酒。凡受戒者須于此五戒中深明止作。善達持犯。如不殺生是止。捄護一切眾生是作。戒殺是持。故殺是犯。如不偷盜是止。修行檀波羅蜜是作。戒盜是持。非理貪求是犯。如不婬是止。精修梵行是作。戒婬是持。染心內萠是犯。如不妄語是止。真實語質直語柔輭語和合語是作。戒妄是持。故妄是犯。如不飲酒是止。修行慧業是作。戒飲是持。故飲是犯。若唯持而不犯止而不作。是人天五戒。若持而不犯止而亦作。但安于自利不能利人。是聲聞五戒。若以此止作持犯自利亦復以此廣化眾生。是菩薩五戒。唯一五戒由持者不同。故有此種種差別。更須知聲聞持戒但執身不行。菩薩持戒直令執心不起。從淺而至深。由近而致遠。如倒食蔗法漸入佳境矣。諸仁者。三界無安四大不實。光陰難可把玩。生死不是細事。雖則入佛門著佛袈裟受佛禁戒。若不知有自本分事。亦不知有三界生死苦。但乃躭著髑髏。將謂百年可保留戀塵世。豈知萬丈深坑五欲火日夜燒心。六根賊時刻侵害。雖有出家受戒之名。而無自利利人之實。一旦無常卒至。不覺不知錯過一生了也。豈唯一生錯過。將恐百劫千生皆從這裏錯去。故古德云。地獄未是苦。向袈裟下失却人身是為最苦。諸仁者。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善友難值。今日一會不是小緣。所以弗惜苦口相與發。從今日去。宜各人人發出世心。立出世志。行出世事。年深月久習以性成。自然漸能回三毒為三聚淨戒。回六識為六神通。回煩惱為菩提。回無明為大智。非有假于他術。乃自心之常分爾。復舉高沙彌參藥山。山問甚處來。答云南嶽山來。山曰甚麼處去。答云江陵受戒去。山曰受戒圖甚麼。答云圖免生死。山曰。有一人不受戒亦無生死可免。汝知麼。答云恁麼則佛戒何用。山曰這沙彌猶掛脣齒在。至晚上堂。山召曰。早來沙彌在何處。高沙彌出眾立。山曰。我聞長安甚閙。汝還知麼。高沙彌云我國晏然。山云何不受戒去。高沙彌云。知是般事便休。更喚甚麼作戒。師曰。高沙彌最初發心受戒便要圖免生死。志氣何等猛烈。及藥山推出箇無面目漢。要與渠相見。渠到這裏却自疑云。恁麼則佛戒何用。及聞藥山曰這沙彌猶掛脣齒在。方乃知歸。故藥山再勘云。長安甚閙。渠便解道我國晏然。從此更不掛域中日月。獨立劫外乾坤。凜凜高風千古莫繼。雖然如是。大丈夫漢人人鼻中有竅。若箇皮下無血。豈肯甘自陸沉不求出離。敢問大眾。祇如藥山道有一人不受戒亦無生死可免底。且畢竟是阿誰。參。

茶話

師曰。不用參禪。不須學佛法。但識得生死二字。一生參學事畢。所以愽山老人當時常教人看箇生從何來死從何去。若果識得生所從來死所去處。更有什麼事。雖然如是。還有三件亦須道破。吃茶不得打濕舌頭。咬果子不得沾著牙齒。歸寮去不得撞著露柱。此三件事若有人透得過。明日別設茶筵為渠接風。若透不得。天色晚。切須緊峭草鞋。

除夕茶話。師云。今夕是除夕。雲堂上燈火熒煌菓盤錯落。山中三百大眾聚首分歲。相與噉雲門餅。吃趙州茶。送舊迎新。共享太平之樂。正當恁麼時。但見雍雍肅肅熙熙陶陶。不知孰賓孰主孰我孰人。孰親孰踈孰同孰異。而監院九兄以一年院事圓滿。到這裏更要霈上座錦上鋪花饒箇註脚。不免舉一則古話與大眾商量。也要大家知有。大智度論云。在有情數中名曰佛性。在非有情數中名曰法性。敢問大眾是甚麼在有情數中名曰佛性。在非有情數中名曰法性。有情無情從甚麼處得來。佛性法性誰為安立。會麼。自瓶去沽村酒。又著衫來作主人。珍重。

元宵茶話。師曰。月當歲首節屆元宵。極一夜之清觀。燦萬枝之燈火。當斯時也。然燈佛處處分身。釋迦文在在受記。轉法輪於一塵之內。現寶剎於一毛之端。會得也目前包褁雲灑晴空雨。會不得也目前包褁春開鐵樹花。會得會不得則且置。且道無陰陽地上即今是甚麼時節。良久云。喫茶去。

舉古

僧舉浮山遠送投子青禪師偈請益。師曰。須彌立大(事理不涉)。日月輔而轉(偏正縱橫)。羣峯漸倚他(依倚成悞)。白雪方改變(昧却本明)。少林風起叢(迷雲吹散)。曹溪洞簾卷(豁開眼睛)。金鳳宿龍巢(見渠儂否)。宸苔豈車碾(無路堪行)。復云。會得金鳳宿龍巢。便會得須彌立大虗。此是本分向上境界。非智識所到。須玅悟始得。中間也只是隨時說話。看取下面注脚。

舉寶鏡三昧云。夜半正明。天曉不露。如何是正明不露底句。自代云。玉兔抱日走。金烏月飛。

舉壽昌師翁示愽山和尚偈曰。空拶空兮功莫大。有迫有也德猶微。謗他迦葉安生理。得便宜處失便宜。師曰。道霈効顰亦有一偈。石女梳粧臨木鏡。幻人把筆寫虗空。天文不是人間字。真態那因紅粉濃。

舉踈山有僧為造壽塔畢白山。山曰將多少錢與匠人。曰一切在和尚。山曰。為將三錢與匠人。為將兩錢與匠人。為將一錢與匠人。若道得。與吾親造塔來。僧無語。師曰任公把鈎牛為餌。後僧舉似大嶺菴閑和尚。閑曰還有人道得麼。僧曰未有人道得。閑曰。汝歸與踈山道。若將三錢與匠人。和尚此生決定不得塔。若將兩錢與匠人。共出一隻手。若將一錢與匠人。累他眉墮落。師曰一釣連山十二鰲。僧回如教而說。山具威儀望大嶺作禮嘆曰。將謂無人。大嶺有古佛放光射到此間。雖然如是。也是臘月蓮華大。嶺後聞此語曰。我恁麼道早是龜毛長三尺。師云。若無後語。二俱瞎漢。

舉大慧禪師曰。天命之謂性。清淨法身也。率性之謂道。圓滿報身也。修道之謂教。千百億化身也。師曰。妙喜老人慣得其便。等閒開口便穿他釋迦仲尼鼻孔。拽去拖來得大自在。雖然如是。霈上座則不然。拈拄杖云。只有這條木楖[木*栗]。竪也。釋迦底還他釋迦。仲尼底還他仲尼。妙喜底還他妙喜。橫也。釋迦仲尼妙喜性命總在這裏百雜碎。正當恁麼時。不橫不竪一句作麼生道。聽取一頌。大虗寥廓兮那設藩籬。滄海汪洋兮誰築岸隄。無端扶起與推倒。笑殺山僧箇杖藜。箇杖藜。無人知。春秋不涉擬何為。長年靠在壁角落。任他暗地自抽枝。咄。

舉鏡清問曹山。清虗之理畢竟無身時如何。師云太尊貴生。山曰理則如是事作麼生。師曰須是別峯相見始得。清云如理如事。師曰。見卵求時夜。其如太早何。山曰。瞞曹山一人即得。其如千聖眼何。師曰不是曹山泊合放過。清曰若無千聖眼爭鑑得不恁麼。師曰強作主宰。山曰官不容針私通車馬。師曰須是恁麼道方始話圓。復云。這一則公案古來批判者固多。得旨者甚少。今日不避譏笑從頭註破。雖然如是。祇如鏡清道如理如事。此一轉語若在他宗門下。不妨掉臂長往。到來曹洞門下。直是千里萬里。所以真如云。鏡清雖則玉本無瑕。爭奈未經敏手終成廢器。且道誵訛在甚麼處。頌曰。箇裏本來無位次。旁通線路正偏圓。直向那邊如事理。還如仰首唾青天。

佛事

玄考禪人火

低頭不見地。仰面不見天。欲識金剛體。但看髑髏前。髑髏在這裏。金剛體在甚麼處。玄考上座還知麼。若也知得。祇這箇昔本不生今亦不滅。其或未然。以火炬打圓相曰。亘天烈好翻身。看取紅爐一點雪。遂下火。

克俊柴頭火

以火炬打圓相曰。今日為克俊柴頭茶毗。且道與昔日丹霞燒木佛是同是別。擲下火炬云。火後一莖茅。

誠菴上座火

以火炬打圓相云。譬如大火聚。猛同時發。各各不相知。諸法亦如是。復打圓相云。如是如是。擲下火炬云。誠菴上座但向這裏出氣。

心惕上人火

心惕上座汝妙齡出家銳志入道。語默不苟動靜無乖。乃叢林之有恒者也。無何尺頭太短。纔年二十九歲。一病沾沾遽傾大命。可勝悼惜。雖然如是。汝會有言。此事我明白了。照見蘊空更何說。死生壽夭若空花。果然無地覔生滅。今朝送汝到其中。更有一箇最後訣。且道如何是最後。舉火炬云。會麼。靈光爍破太虗空。千里萬里一條鐵。喝一喝下火。

乾德上人火

元亨利貞乾之德也。始于一氣。且道這一氣又始箇甚麼。舉火炬曰。會麼。我見燈明佛。本光瑞如此。便下火。

送跬存大師入塔

雪覆千山與萬山。孤峯逈逈露孱顏。木人夜半輕舒手。打破雲門一字關。恭惟跬存大師。戒壇上座法社老成。清苦律身似寒松之操雪。慈和接物若午蓮之蒸香。古貌古心行藏有據。實解實行目足無差。撇去皮囊勝熱火。經百煉收來舍利。無縫塔方乃永藏。從此寒暑莫遷凡聖不識。正當恁麼時。坐斷乾坤獨超方外一句作麼生道。十洲春盡華凋殘。無影樹頭日杲杲。

送大休上座入塔

掛錫南禪數秋。單持一念絕馳求。因圓果滿西歸去。到此方名為大休。雖然如是。爭奈猶有這箇在。今日收歸窣堵波。世出世間無罣礙。

送內柔禪友入塔

昔日同參事若何。燈前月下共揩磨。白雲峯上重相遇。又送君歸窣堵波。祇如安家樂業一句作麼生道。拋下靈骨曰。驪珠光燦爛。蟾桂影婆娑。

送法珍禪友入塔

法珍矮闍黎。平生負大志。譚玄說妙簸弄機關。擇友親師傾瀉意氣。而今一火功成。不免歸于此地。且道歸此地後作麼生。澄潭不許蒼龍蟠。天上人間恣遊戲。

送卓生禪友入塔

無生無不生。卓然而獨存。誰人接得渠。石女夜開門。且道此門作麼生入。髑髏裏面眼睛開。黑似日兮明似漆。

送眾師霛骨入塔

諸上座。未到這裏。主賓各別物我皆差。既到這裏。物我混融主賓一致。藩籬既撤浩然大均。且道這裏是甚麼所在。會麼。無影樹下合同船。因風到岸無人識。

送眾父母霛骨入報親塔

人各有父人各有母。今日會歸這裏。方知無彼無此。雖然如是。娑婆印壞即不問。淨土文成一句作麼生。木人嶺山歌。石女溪邊舞。

示不異禪人

萬象森羅元不異。續鳧截枉勞神。但能一念無私去。劫外風光斬斬新。

示曇瑞禪人

優鉢標嘉運。偏從火內開。霛根盤劫外。道果熟當來。瑞氣彌寰宇。清氣徧九垓。春緣渾不涉人。力謾[栽-木+土]培。

示宅出禪人

三界無安猶火宅。一門逈出不尋常。白牛車上身長御。毒蟲鄉中水莫甞。推倒化城誰借力。直登寶所獨超方。丈夫立志當如此。勿待臨岐失却羊。

誠名

四大幻身旋即滅。剎那夢慮轉成迷。畢生碌碌驅馳去。贏得浮名付與誰。

淨土

婆娑窠臼能翻轉。極樂蓮房始得居。心淨自然佛土淨。瑞從火裏現芙蕖。

偶病躬自煎藥作藥病相治偈以自警

髑髏煎藥醫髑髏。那箇髑髏醫到頭。識得身心本無病。千般藥忌一時休。

盡觀大地無非病。盡觀大地無非藥。藥病相治是一期。那事何曾輕動著。

維摩疾在毗耶。不二門中勘作家。一默若雷群蟄惺。看來猶是眼中沙。

世尊出世號醫王。四十餘年說藥方。到底自身醫不得。至今偃臥涅槃堂。

補喻彌陀以般若心經句為頌

自在行深般若時。照見蘊空度苦厄。不異色空即色空。受想行識亦如是。身子欲知法空相。生滅垢淨了無有。是故空中陰界無。諦緣度亦不可得。以無得故得菩提。般若神明無上力。

中秋翫月 (二首)

誰將寶鏡掛長空。一片虗明墮眼中。匝地流輝孤逈逈。千江倒影色融融。乾坤磨老光何減。寒拾論心意自通。群衲聚觀清興發。不知見處幾人同。

月到中秋倍可觀。十分淨滿出東巒。清江散影珠千顆。碧漢孤明玉一團。林木顛風光俞靜。庭華醉露色尤寒。快吟好句酬佳節。轉□□西似跳丸。

贈潘山子茂才舉孝廉

髫年方入泮。既冠即成名。廉孝來天性。文章得法程。龍潛淵或躍。豹隱霧將明。看取春雷發。拏雲直遠騰。

送潘士閣封君計偕乃郎山子孝廉北上

久臥衡門自樂天。賢郎及第益加鞭。功名得意渾間事。忠孝根心是世傳。喬梓聯鑣庭訓切。 君臣際會廟謨宣。朋□聽取臚音後。杖履登山好問禪。

曹山祖塔被僧竊發。見全身骨石具焉。其首骨大如斗。齒白如玉。身長約九尺計。驚而復掩之。壽昌竺公聞其事。往啟壙視之。果如所傳。遂謀重造塔。乃作偈以紀其事。用浪和尚

洞山門下酒顛人。不變易處自藏身。一朝發出與人看。方知吾道久逾新。徧地兒孫皆法乳。壽昌密邇便為主。無縫塔子復巍巍。影落湘潭誰薦取。

壽寧居士八人求偈

這段戈情何處來。靈然恰似鏡當臺。遇緣即現離心意。本有光明徧九垓。

若龍

神龍變化不可測。此心靈妙更難思。大用現前無軌則。何須特地更生疑。

一乘妙法白牛車。攬轡如飛直到家。火宅不須求出去。箇中消息若蓮花。

宗化

天本無言化育成。四時萬物自縱橫。能親契無言旨。造化小兒是我生。

輔 (求嗣)

通身手眼是觀音。普應人間願力深。一念皈依全體現。寶珠在掌不須尋。

敏侯

自心敏玅如空谷。呼應同時定不差。識得自心端的處。大千沙界一漚華。

溫夫

仲尼昔日最溫恭。振起斯文百世宗。魚躍鳶飛無別法。釋迦鼻孔共通風。

樂夫

顏淵樂處竟何如。豈在簟瓢陋巷居。欲識阿儂親切處。不違終日只如愚。

壽封翁右君王老居士六袠初度

封君余同門友也。留心此道有年。茲臘月廿有九日屬翁六袠初度。賢子佳孫濟濟滿前。競圖松石以祝。翁笑曰。區區松石。爾輩自足。怡情非阿翁事。乃移書問予。父母未生前事。益翁深有得於此。將以此自壽於無窮。而假予言以發之耳。藐茲松石又焉足與較其數量哉。予知翁意有在。漫為染翰。

松長青兮石長堅。舉以壽翁翁不然。寓書詰我未生前。箇中消息若為傳。毗耶一默露真詮。不二門開接有緣。惟翁妙契在機先。不離陰界脫盖纏。泥牛出海浪潑天。耕破三千及大千。軒轅甲子任推遷。浮光幻影夢中圓。虗空何處覔中邊。含天褁地自綿綿。為翁寫出面目全。遙知一笑響塵寰。

送智藏禪人歸壽昌

却憶當年簑笠翁。深耕淺種自無功。君歸有問通霄路。報道田中事正濃。

送恒真禪人歸壽昌

立處即真非借力。脚跟著地自知音。壽昌橋下肝江水。浩浩東趨無古今。

勉同參

自心自悟自真脩。謾把間情更別求。有限光陰容易過。無邊生死幾時休。剎那緣慮如燈。一箇渾身是髑髏。十二時中須識主。莫教瞥起認浮漚。

西來大道惟直指。落意之時曲萬千。見解入微純是識。機鋒出格總非禪。研窮至理悟為則。履踐玄途證乃圓。莫學今時口皷子。葛藤自縛到驢年。

鼓山為霖禪師語錄卷上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8 為霖道霈禪師秉拂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