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30卷)
【(嗣法)道霈重編】
第 27 卷

下一卷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七

洞上古轍卷上

序曰。道無今古。而有今古者。世之變也。道無轍迹。而有轍迹者。世之防也。少林之道。六傳而至曹溪。曹溪之門。嗣法者眾。而青原思稱為得髓。後五傳而至洞山价。其時機器漸下。學漸乖宗。主法者憂之。乃立宗趣。設規矩。俾高者不滯於劫外。卑者不落於今時。剪諸見之稠林。截萬端之穿鑿。鑪錘之妙。淘汰之工。篾以加矣。但其法最精。有才者不得騁其才。有智者不得騁其智。一毫意氣之粗。情識之濁。不得與於其間。且諸宗單重見地。吾宗兼論功勳。故諸宗稱為了當者。吾宗方許入門。自新豐以來。傳持斯道者。稀若晨星。學此者。鮮不厭其難而趨其易。一綫之脉。若斷若續。亦無怪其然也。當勝國之際。主法者。多略妙悟而談宗旨。如欲適燕者。但日計路程。足實未嘗踰閫。燕京固邈在萬里也。至我明弘治中。有四家頌古註。嘉靖中。有曹洞宗旨緒餘。及少林筆記等書。悉皆謬妄。迷亂後學。又如指羊腸小蹊。僻谷荒徑。為適燕之通途也。豈不哀哉。老僧生當末造。幸窺一隙之光。見諸書謬妄。破滅正法。乃作洞上古轍二卷。盡刪邪說。惟取古德舊案。類集成書。間有發明考訂。乃不顧危亡。直犯忌諱。嗚呼。豈得哉。老僧桑榆殘景。兼之病魔日侵。奄奄一息。與死為隣。而猶力疾作此。豈尚執人我於空中。競是非於世上乎。葢不忍斯道久晦。冥如長夜。欲令天下共仰扶桑朝旭。豐亨日中也。知我罪我。其惟是書。

旹崇禎甲申二月既望永覺老人元賢題于鼓山聖箭堂

參同契註

此洞宗之源也。宋有法眼大師註。世所共宗。今湮沒不可考。故余不自揣。輙為效顰。

竺土大僊心。東西密相付。人根有利鈍。道無南北祖。

首拈出心字。標宗也。心如何可付。乃是以心印心。不落言詮。故曰密付。南北二宗。雖分頓漸。正由人根性不同。為利根說頓法。為鈍根說漸法。方便各異。道本無殊。總之契此妙心而

靈源明皎潔。枝派暗流注。執事元是迷。契理亦非悟。

靈源。心也。本不落名言。因明而見其皎潔。枝派。事也。本無有實體。因暗而見其流注。枝派流注。是謂執事。認妄為真。固是迷矣。靈源皎潔。是謂契理。有理可契。豈為真悟乎。此言明之與暗。總妄明之顯晦。學者不可依之以自惑也。

門門一切境。回互不回互。回而更相涉。不爾依位住。

門。根也。境。塵也。諸根境有回互不回互二義。言回互者。謂諸根境互相涉入。如帝網珠也。不回互者。謂諸根境各住本位。未嘗混雜也。雖互相涉入。而實各住本位。雖各住本位。而實互相涉入。此非意識之境。

色本殊質象。聲元異樂苦。暗合上中言。明明清濁句。四大性自復。如子得其母。

此明色聲諸法。熾然殊異。暗則上中莫辨。明則清濁攸分。此皆滯於迹。而不能反於性也。若反於性。豈有明暗之可言哉。正如子得其母。天然妙契。而知與不知。俱不足言矣。

火熱風動搖。水濕地堅固。眼色耳音聲。鼻香舌鹹醋。然於一一法。依根葉分布。本末須歸宗。尊卑用其語。

諸法雖殊。總根於心。心。本也。諸法。末也。然必有宗焉。宗者。諸佛之秘要。列祖之玄旨。不達此宗。則本末俱妄。能達此宗。則本末俱真。此宗既得。由是出一言。行一令。無非毗盧之正印。孰能不遵用之乎。

當明中有暗。勿以暗相遇。當暗中有明。勿以明相覩。明暗各相對。比如前後步。

此重破明暗之非實也。當其明時。中便有暗。特其暗之相不可遇。當其暗時。中便有明。特其明之相不可覩。其義云何。以明暗對待而立。正如人行步。前步因後步而得名。若無後步。何名前步。後步又因前步而得名。若無前步。何名後步。明暗之義亦如是。大都明待暗成。故言明中有暗。暗待明立。故言暗中有明。生滅互顯。非為真實。若是本有妙光。絕無對待。豈有生滅之可言哉。迷固不存。悟亦不立。始為妙性之真明也。

萬物自有功。當言用及處。

前就心上言明暗之非實。此就境上言萬物之非實。世俗執萬物為實者。以其各自有功也。若果自有功。當言其用之及物為何如。今觀其用之所及。悉皆藉外緣而後成。若無外緣。不能及物。是知自本無功也。自既無功。則同為虗妄而

事存函葢合。理應箭鋒拄。承言須會宗。勿自立規矩。

執心境為實。則事理俱乖。達心境為妄。則事理俱妙。事存。言不必遣事。自然與理相合而不差。理懸。言發之於用。自然箭鋒相拄而不爽。此無他。以能會其宗也。所以承言必須會宗。若違背宗旨。自立規矩。則事理乖謬。非愚即狂矣。

觸目不會道。運足焉知路。進步非近遠。迷隔山河固。謹白參玄人。光陰莫虗度。

此總結。而勸其勤求會道也。大道祇在目前。觸目皆是。若非法執法。則不能會。故如盲者運足。進趨末由。豈路之有遠近哉。葢不迷。則運足知路。無遠弗屆。迷。則山河永固。咫尺難通。參玄之人。可不勤求會道哉。若與道會。庶光陰不至虗度。不然。虗生浪死而。昔法眼註此云。住住。恩大難酧。意深哉。

寶鏡三昧註

寶鏡三昧一書。洞山室中。密授曹山者也。洞山云。吾得雲巖先師親印寶鏡三昧。則知非洞山所作。乃雲巖所作。或又謂其傳於藥山。今不可考。是書洞下諸師。恐屬流布。轉辱大法。但於室中密授。以定宗旨。以防滲漏。自宋朱世英得之老僧。乃囑覺範註釋以行。覺範不達此宗。又性多疎略。故是非相半。迷悞後學。余不得。乃為別註。

如是之法。佛祖密付。汝今得之。宜善保護。

理無不是之謂如。事無不如之謂是。付者。如是而付。得者。如是而得。保護者。如是而保護。稍不如是。便非種草也。

銀盌盛雪。明月藏鷺。類之弗齊。混則知處。

如是之法。本非正非偏。強而名之。則亦正亦偏。此正偏之法。本非分非合。強而言之。則亦分亦合。先聖不得。乃有銀盌盛雪。明月藏鷺之喻。類之弗齊。混則知處。即是詮釋上二句意也。學者於此。能弗滯於言句。神而明之。則洞上無遺旨矣。

意不在言。來機亦赴。

意雖不局於言。應機而有言。亦可以達意。

動成窠臼。差落顧伫。

弗安於常謂之動。動則意所偏向。便成窠臼。非超然無住之境也。不合於理謂之差。差則失本有光。便落陰界。反顧伫思。乃鬼家活計也。

背觸俱非。如大火聚。

般若。如大火聚。觸則被燒。背則非火。但兩頭捉汝不著。便免得苦樂相形。明暗相酬。

但形文彩。即屬染污。

百丈曰。從來不是箇物。不要知渠解渠。是渠非渠。但刈斷兩頭句。刈斷有無句。不無不有句。不是欠少。不是具足。非聖非凡。不明不暗。不是有知。不是無知。不是繫縳。不是解脫。不是一切名目。謂之佛。是染污。謂之法。是染污。

夜半正明。天曉不露。

謂之正。則兼偏。不可言正也。謂之偏。則兼正。不可言偏也。不欲犯中。故如此明之。洞上之機貴回互。其源實出於此。

為物作則。用拔諸苦。雖非有為。不是無語。

溈山曰。實際理地。本無一法。所以不欣取著。為物作則之時。要用便用。若於餘時。無一塵繫念。涅槃經云。有所說者。名有為法。藥山却曰。第一不得絕却言語。他說箇語。是顯箇無語底也。

如臨寶鏡。形影相覩。汝不是渠。渠正是汝。

見道之者。如人臨鏡自炤。形影相對。不滯名言。寂然昭著。若纔以為汝。則汝外有渠。而汝不是渠。言汝者非也。若更以為渠。則渠全無渠。而渠即是汝。言渠者。亦非也。是一涉名言。便成染污。豈妙契斯道之意哉。

如世嬰兒。五相完具。不去不來。不起不住。婆婆和和。有句無句。終不得物。語未正故。

涅槃經云。云何名嬰兒行。善男子不能起住去來語言。是名嬰兒行。如來亦爾。不能起者。如來終不起諸法相。不能住者。如來不著一切諸法。不能來者。如來身行無有動搖。不能去者。如來到大涅槃。不能語者。如來為諸眾生演說諸法。實無所說。經中舉嬰兒行。以例如來之行。今舉以例法中具五位也。

重離六爻。偏正回互。疊而為三。變盡成五。

偏正回互。謂陰陽變易也。疊而為三者。謂疊變至三爻也。變盡成五者。以上三爻。變則成水火既濟。卦象正中偏。以下三爻。變則成火水未濟。卦象偏中正。以中間互體三四五爻。變則成風雷益。卦象兼中至。以二三四爻。變則成山澤損。卦象兼中到。既未二卦。以火配偏。以水配正。其義可見。損益二卦。皆出於互。即兼義也。風雷俱動。象兼至之發於用。山澤俱靜。象兼到之歸於體。離本卦象正中來。以離乃心象。心居一身之中。又正中來。象內黑而外白。正離之象也。五位配五卦。非獨其義皆合。且如未濟既濟。名正相對。損益名亦相對。以此觀之。可見五位之立。天造地設。毫非人力安排。而兼中至。改為偏中至者。益見其謬矣。

如荎草味。如金剛杵。

荎草。五味子也。一草具五味。例一法中。全具五位也。金剛杵。首尾濶而中狹。今法中。正中偏。偏中正。二位居前。兼中至。兼中到。二位居後。惟正中來。一位居中。兩頭濶而中間狹。故其象為金剛杵。

正中妙挾。敲唱雙舉。通宗通途。挾帶挾路。

正位之中。本無一物。而實妙挾一切事相。故必正偏雙舉。不可落於偏枯。通宗者。自受用三昧。冥契宗旨而無滯也。通途者。他受用三昧。賓主音信相通。血脉不斷也。挾帶者。妙挾而通宗也。挾路者。妙挾而通途也。

錯然則吉。不可犯忤。

離卦初九爻辭云。履。錯然敬之。終吉。借此以言正中。乃尊貴之位。當錯然敬之。不可觸犯。洞山頌亦云。若能不觸當今諱。也勝前朝斷舌才。

天真而妙。不屬迷悟。因緣時節。寂然昭著。

道本天然。不屬迷悟。迷悟者。人也。但時節到時。離於言說。了然昭著。

細入無間。大絕方所。毫忽之差。不應律呂。

此道之昭著。語其細。則入無間。語其大。則絕方所。可謂極其周徧者也。道雖周徧若是。而造道之人。貴得其法。若得其法。則自然與之冥合。若失其法。則愈求而愈遠。正如作樂者。尺中毫忽有差。則十二律之聲音俱不相應矣。此言後學。當詳審古轍。而不可忽也。

今有頓漸。緣立宗趣。宗趣分矣。即是規矩。

天真而妙。一切皆然。特以眾生。機有不同。便成頓漸。故宗趣分。而規矩各殊矣。

宗通趣極。真常流注。

宗趣妙極。猶為理障。礙正知見。故名真常流注。玄沙曰。汝諸人須信有一分真常流注。亘古亘今。未有不是者。未有不非者。如此一句。成平等法。何以故。以言逐言。以理遣理。平常性相。說法度人。然猶明前不明後。未有出格之句。死在句中。

外寂中搖。擊駒伏鼠。

真常流注者。外觀似寂。中實搖搖。如繫駒不忘馳。伏鼠。偷心在也。

先聖悲之。為法檀度。隨其顛倒。以緇為素。顛倒想滅。肯心自許。

只此肯心。便是金鎖玄路。故有十劫觀樹之事。

要合古轍。請觀前古。佛道垂成。十劫觀樹。

法華經云。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塲。而諸佛法。不現在前。過十劫。諸佛之法。乃現在前。曹山曰。未忘大果故。愚謂十劫。表十成。過十劫。表不滯十成。

如虎之缺。如馬之馵。

虎。一名李耳。虎食畜。不至耳。又每食人耳。則耳必一缺。此以例不敢犯諱也。馵者。馬後左脚間有白色也。此以例語忌十成也。

以有下劣。寶几珍御。以有驚異。黧奴白牯。

凡情聖見。是金鎖玄路。故先聖以法淘汰之。

羿以巧力。射中百步。箭鋒相值。巧力何預。

射至百步。力也。射中百步。巧也。至箭鋒相值。則非巧力之所能及。

木人方歌。石女起舞。非情識到。寧容思慮。

此正明天真妙用。非智力所及。如箭鋒相值也。

臣奉於君。子順於父。不順非孝。不奉非輔。

此明當以偏輔正。如臣事君。子事父。故洞山復立功勳五位。石霜復立王子五位。皆細明奉順之義。

潛行密用。如愚若魯。但能相續。名主中主。

此四句。明君父之事。位極尊貴。本無作用之可見。而實為萬化之樞紐。故曰潛行密用。雖有炤體之獨懸。而實無知覺之分別。故曰。如愚若魯。又此體常自如是。相續不斷。非有動靜之殊。顯晦之異。故名之為主中主。若有動靜之殊。顯晦之異。則是賓中主。非主中主也。

洞山五位

丹霞湻和尚序曰。夫黑白未分。難為彼此。玄黃之後。方位自他。於是借黑權正。假白示偏。正不坐正。夜半虗明。偏不坐偏。天曉陰晦。全體即用。枯木花開。全用即體。芳叢不艶。摧殘兼帶。及盡玄微。玉鳳金鸞。分疎不下。是故威音那畔。休話如何。曲為今時。由人施設。略陳管見。以示方隅。冀諸同心。幸毋撫掌。

黑白未兆 混沌既分 疊而為三變盡成五。

五位總圖

X72p0539_01.gif

向上一竅 黑白交互 如荎草味如金剛杵。

五位圖說

最上一相。表黑白未兆之前。所謂向上宗乘事也。學者當先悟此。若未悟此。而說理說事。分體分用。與教下習講者何異。次一相。表黑白既分之後。所謂正中有偏。偏中有正。偏正交互之義。盡見於是。中間仍有一虗圈者。表向上事。今亦隱於黑白之間也。又以此偏正交互之義廣之。則成五位。即一成五。合五成一。豈假安排哉。以黑多白少者。為正中偏。此位正中含偏。故黑多而白少。以白多黑少者。為偏中正。此位偏中含正。故白多而黑少。以中黑外白者。為正中來。由前二位造至尊貴位。復不守尊貴。乃轉正向偏。而正不居正。偏出於正。而偏不落偏也。故黑在內而白在外。以全白者。為兼中至。乃正中來之後。妙印當風。縱橫無忌。事理雙炤。明暗並用者也。以其全體即用。故其相全白。以全黑者。為兼中到。乃妙盡功忘。混然無迹。事理雙銷。是非不立者也。以其全用即體。故其相全黑。前二位相對未兼者也。後二位相對既兼者也。惟正中來一位無對。是妙挾前後四位。如五方之中。五常之信。五行之土。皆無對也。前後各二位。中間止一位。兩頭濶。中間狹。故象之為金剛杵。一位纔分。五位俱彰。如世間物。纔說前。便有後。既有前後。便有左右及中。是一位便有五位。故喻之為荎草味。俗傳五位圖象。偽妄不經。故今特立此圖。以告後學。又見有以功勳五位。王子五位。君臣五位。皆如次配入此五位者。不可從。葢功勳與王子。皆是偏位上事。況功勳是竪論功夫淺深。王子是中分內紹外紹。故有不同。君臣五位。君臣分兩位。乃接人之法。是兼至一位中分出也。

寂音。改兼中至。為偏中至。以對正中來。大悞後學。今為訂之。正中來一位。乃四位之樞紐。前二位入此者。後二位從此出者。正象至尊之位。不可有對。其不可從。一也。又以偏中至。對正中來。則中間有兩位。非金剛杵之象。其不可從。二也。又偏中至。是全白之象。正中來。是內黑外白之象。全不相對。其不可從。三也。又兼中到。是全黑之象。與兼中至。全白之象正相對。豈可謂兼中到。獨在後。而無對乎。其不可從。四也。寂音。謂古來諸老師大衲。皆用兼中至。不曉其何義。故今為出之於此。

洞山五位頌註

正中偏。三更初夜月明前。莫怪相逢不相識。隱隱猶懷舊日嫌。

正中偏。就初悟此理時立。理。是正。悟。是偏。三更初夜。黑而不明。表理也。然以月明前顯其黑。是黑顯時。中便有明。亦猶理必由悟而顯。理顯時。中便有悟也。有理可見。則是悟迹不除。理尚非真。故雖相逢而不相識。猶不免有舊日之嫌。此位師家多作體中發用釋者非是。以洞山意。是正中便有偏。非正後起偏也。詳洞曹二頌可辨。

偏中正。失曉老婆逢古鏡。分明覿面別無真。休更迷頭猶認影。

偏中正。就見道後用功時立。功勳。偏也。所奉之理。正也。失曉老婆。表正中之偏。古鏡不明。表偏中之正。此位由奉重之力。所見更親於前。未能親造此理。則所認亦祇在影象之間。故曰迷頭認影。此位師家多作轉用歸體釋者非是。以洞山意。是偏中便有正。非偏後歸正也。

正中來。無中有路隔塵埃。能不觸當今諱。也勝前朝斷舌才。

正中來一位。即是得法身。亦即是正位。前半分。是轉功就位。後半分。是轉位就功。中間。即尊貴位也。無中。正位也。有路。來偏也。隔塵埃者。以其內方轉身。尚未入俗。與塵埃隔也。有作出塵埃者非是。以出字之義。是入塵而後出也。此尊貴位不可犯。犯即屬染污。須善回互。能回互。則從傍敲顯。有語中無語。無語中有語。故勝斷舌才。據曹洞宗旨中載云。隋時有辨士。名李知章。每有辨論。眾皆結舌。故人號之為斷舌才。此位。後人頌者。多用披毛戴角。垂手等語。皆非。惟曹山頌云。未離兜率界。烏鷄雪上行。深得洞上之旨。後有古德。分此一位為小五位者。最為精密。天童覺有四轉靈機。亦是明此。學者不可不知。

兼中至。兩刃交鋒不須避。好手猶如火裏蓮。宛然自有冲天志。

兼中至。就功位齊彰時立。正既來偏。偏必兼正。作家相見之際。明暗交參。縱奪互用。不涉一毫擬議。自然不至傷鋒犯手。如火裏蓮花。而卒無所損也。此乃他受用三昧。即是透法身。即是大機大用。洞山離三滲漏。臨濟具三玄要。俱不出此。

兼中到。不落有無誰敢和。人人盡欲出常流。折合還歸炭裏坐。

兼中到。就功位俱隱時立。前兼中至。雖偏正交至。猶有偏正之迹。此則無迹可見。故曰不落有無。葢是造道之極。及盡今時。還源合本。故曰折合還歸炭裏坐。如佛說究竟涅槃義。乃自受用三昧也。既得此三昧。雖大用繁興。總不出此。洞山臨終曰。吾閒名謝。正明此旨。九峯云。塵中雖有隱形術。爭似全身入帝鄉。雲門云。直饒透得法身。放過即不可。仔細檢點將來。有甚麼氣息。亦是病意。亦在此也。

按正法眼藏中。載大慧釋五位頌一篇。切不可信。如釋三更初夜月明前。謂是向白說黑。回互黑字不犯諱。釋失曉老婆逢古鏡。謂是向黑說白。回互白字不犯諱。誠如彼說。他大死翁答正中偏云。黑漆老婆被白練。又答偏中正云。白頭翁子著皁衫。宏智覺頌偏中正云。婦人髮白垂絲。又答云。白髮老婆羞看鏡。自得暉云。白雲籠嶽頂。終不露崔嵬。皆可責其犯諱乎。且洞宗之機貴回互但如此。又何以出生死乎。學此宗者。請詳之。

汾陽五位總頌

五位參尋切要知。絲毫纔動即相違。金剛透匣誰能用。唯有那吒第一機。舉目能令三界靜。振鈴還使九天歸。正中妙挾通回互。擬議鋒鋩失却威。

慈明圓五位總頌

偏中歸正極幽玄。正去偏來理事全。須知正位非言說。朕兆依稀屬有緣。兼至去來興妙用。到兼何更逐言詮。出沒豈能該世界。蕩蕩無依鳥道玄。

投子青頌(并序)

夫長天一色。星月何分。大地無偏。枯榮自異。是以法無異法。何迷悟而可及。心不自心。假言象而提唱。其言也。偏圓正到。兼帶叶通。其法也。不落是非。豈關萬象。幽旨既融於水月。宗源派混於金河。不墜虗凝。回途復妙。

正中偏。星河橫轉月明前。彩氣夜交天未曉。隱隱俱彰暗裏圓。

偏中正。夜半月明羞自影。霧色辨何分。混然不落秦時鏡。

正中來。火裏金鷄坐鳳臺。玄路倚天通陌上。披雲鳥道出塵埃。

兼中至。雪刃籠身不回避。天然猛將兩不傷。暗裏全施善周備。

兼中到。解走之人不觸道。一般拈掇與君殊。不落是非方是妙。

宏智覺頌(洞曹二家頌後推此五頌為最)

正中偏。霽碧星河冷浸天。夜半木童敲月戶。暗中驚破玉人眠。

偏中正。海雲依約神仙頂。婦人髮白垂絲。羞對秦臺寒炤影。

正中來。月夜長鯨蛻甲開。大背摩天振雲翼。翔遊鳥道類難該。

兼中至。覿面不須相忌諱。風化無傷的意玄。光中有路天然異。

兼中到。斗柄橫斜天未曉。夢初醒露葉寒。舊巢飛出雲松倒。

自得暉頌

正中偏。混沌初分半夜前。轉側木人驚夢破。雪蘆滿眼不成眠。

偏中正。寶月團團金殿冷。當明不犯暗抽身。回眸影轉西山頂。

正中來。帝命傍分展化才。杲日初升沙界靜。靈然曾不帶纖埃。

兼中至。長安大道長遊戲。處處無私空合空。法法同歸水見水。

兼中到。白重斷處家山好。撲碎驪龍明月珠。崑崙入海無音耗。

鼓山賢頌

正中偏。黑漆崑崙空裏眠。雖是不曾親切得。眼前影象却昭然。

偏中正。將軍手持無字印。鐵馬金戈事正勤。未得歇時難自信。

正中來。夜半梅花鬬雪開。一陣香風飄出谷。始知未許雪深埋。

兼中至。出匣青蛇難擬議。陰陽反覆事何常。莫道相逢憑意氣。

兼中到。事理全銷無可道。不是寒崖獨守空。本無變易閒名埽。

曹山五相頌(此頌載五燈會元者俱錯列今依宗門玄鑒圖定之)

X72p0541_01.gif白衣雖拜相。此事不為奇。積代簪纓者。休言落魄時。

此即正中偏也。初悟此理。喻白衣拜相。然實本來尊貴。特暫沈淪耳。故有積代簪纓。暫時落魄之喻。

X72p0541_02.gif王宮初降日。玉兔豈能離。未得無功旨。人天何太遲。

此即偏中正也。王宮初降。喻初悟此理也。必假功勳以保任之。故以玉兔喻功勳。既未能無功。則尚滯人天。故曰人天何太遲。

⊙子時當正位。明正在君臣。未離兜率界。烏鷄雪上行。

此即正中來也。子時當夜半。故以喻正位。明正在君臣。謂明此正位。如君之視臣。不可坐著尊貴。亦如臣之奉君。不可背不可犯也。未離兜率界。喻方在正位上轉身。尚未入俗也。烏鷄。喻正。雪。喻偏。烏鷄雪上行。乃轉正就偏之象。

裏寒氷結。楊花九月飛。泥牛吼水面。木馬逐風嘶。

此即兼中至也。。表偏。寒氷。表正。是偏中含正也。楊花。表偏。九月。表正。是正中有偏也。泥牛。木馬。皆表正。吼水面。逐風嘶。皆表偏。是理事兼至。偏正交參。不可得而思議者也。

●渾然藏理事。朕兆卒難明。威音王未曉。彌勒豈惺惺。

此即兼中到也。造道之極。理事俱泯。非獨凡眼莫窺。即過去未來一切諸佛。亦不能窺。葢還歸於混沌之竅。本不可得而明也。

五位之旨。當以洞山曹山之頌為指南。故今詳註之。後有作者。多失前人之旨。至於大陽玄。浮山遠二家頌。皆屬偽譔。全乖祖意。今刪之。

五位答問

僧問。如何是正中偏。

汾陽昭云。玉兔既明初夜後。金鷄須唱五更前 宏智覺云。雲散長空後。虗堂夜月明 自得暉云。昨夜三更星滿天 大死翁云。黑漆老婆被白練。鼓山賢云。千尺井底夜燃燈。

問。如何是偏中正。

普賢秀云。輕烟籠皎月。薄霧鎖寒巖 宏智覺云。白髮老婆羞看鏡 大死翁云。白頭翁子著皁衫。自得暉云。白雲籠嶽頂。終不露崔嵬 鼓山賢云。將軍手持無字印。

問。如何是正中來。

汾陽昭云。旱地蓮花朵朵開。僧云。開後如何。汾云。金蕋銀絲承玉露。高僧不坐鳳凰臺 普賢秀云。松瘁何曾老。花開滿未萌 宏智覺云。霜眉雪火中出。堂堂終不落今時 道吾真云。皎潔乾坤震地雷 自得暉云。莫謂鯨鯤無羽翼。今日親從鳥道來 鼓山賢云。肘後懸符出禁城。

問。如何是兼中至。

普賢秀云。猿啼音莫辨。唳響難明 宏智覺云。大用現前。不存軌則 大死翁云。雪刃籠身不自傷 自得暉云。應無迹。用無痕 鼓山賢云。寶劒揮空不問誰。

問。如何是兼中到。

普賢秀云。撥開雲外路。脫去月明前 宏智覺云。夜明簾外排班早。空王殿上絕知音 大死翁云。崑崙夜裏行 自得暉云。石人衫子破。大地沒人縫 鼓山賢云。夜間墨汁染烏紗。

洞山五位功勳

僧問。如何是向。師曰。喫飯時作麼生。又曰。得力須忘飽。休糧更不饑。

向。謂趣向。然必先知有。若不先知有。向箇甚麼。答。喫飯時作麼生者。謂日用動靜之間。不可須臾忘却也。得力須忘飽。休糧更不饑者。言向之專。則不暇計饑飽也。

頌曰。賢主由來法帝堯。御人以禮曲龍腰。有時閙市頭邊過。到處文明賀聖朝。

問。如何是奉。師曰。背時作麼生。又曰。只知朱紫貴。辜負本來人。

奉。如承奉之奉。向而後奉。如人奉事長上。必先歸敬。而後承奉。若背。則不能奉。言背者。謂貪合外塵。乃背本分事者也。只知朱紫貴。辜負本來人。言其貪合外塵之事。

頌曰。淨洗濃粧為阿誰。子規聲裏勸人歸。百花落盡啼無盡。更向亂峯深處啼。

問。如何是功。師曰。放下鋤頭時。作麼生。又曰。撒手端然坐。白雲深處閒。

把鋤頭。是有向奉。放下鋤頭。是不向奉。由前向奉之功。至此頓忘。故曰。放下鋤頭也。撒手端然坐。白雲深處閒者。謂契入正位也。猶名功者。即湧泉欣。所謂立中功。就中功也。

頌曰。枯木花開劫外春。倒騎玉象趂麒麟。而今高隱千峯外。月皎風清好日辰。

問。如何是共功。師曰。不得色。又曰。素粉難沈路。長安不久居。

共功者。諸法並興。故曰共。洞山云。不得色者。乃為前位是一色。諸法俱隱。今位一色消盡。諸法俱現。一色不可復得也。素粉難沈跡。長安不久居者。亦指前一色。不可久居也。

頌曰。眾生諸佛不相侵。山自高兮水自深。萬別千差明底事。鷓鴣啼處百花新。

問。如何是功功。師曰。不共。又曰。混然無諱處。此外復何求。

功功者。此功比前尤深。故名功功。洞山云。不共者。由前有共。今則不共。非特法不可得。非法亦不可得也。混然無諱處。此外更何求者。言理事混然。並無藏隱之迹。乃造道之極致。更有何求哉。然猶名功者。以視向上事。則亦屬人力造到。是亦功也。

頌曰。頭角纔生不堪。擬心求佛好羞慚。迢迢空劫無人識。肯向南詢五十三。

永嘉欽頌

到處相逢元不識。有時不識却相逢。師襄無目還如見。師曠能聰恰似聾(向)

金針密密繡鴛鴦。錦縫重重玉線長。挂向春園人不識。引他蜂蝶過來忙(奉)

顏生陋巷不堪憂。終日如愚樂自由。謾說坐忘為益矣。累他尼父一場愁(功)

淮南道士著真紅。勿謂情忘色是空。醮罷玉壇移斗柄。步虗一曲對春風(共功)

漢高初起沛豐間。三尺龍泉帝業安。待得叔孫成禮樂。元來不共汝同盤(功功)

洞山三種滲漏

師謂曹山曰。末法時代人多乾慧。若要辯驗真偽。有三種滲漏。直須具眼。

一。見滲漏。機不離位。墮在毒海。

明安云。謂見滯所知。若不轉位。即在一色。

二。情滲漏。滯在向背。見處偏枯。

明安云。謂情境不圓。滯在取舍。前後偏枯。鑒覺不全。是識浪流轉。途中邊岸事。直須句句中離二邊。不滯情境。

三。語滲漏。究妙失宗。機昧終始。濁智流轉。

明安云。究妙失宗者。滯在語路。句失宗旨。機昧終始者。謂當機暗昧。語中宗旨不圓。句句中。須有語中無語。無語中有語。始得妙音密圓也。

泐潭炤頌(此三頌舊刻顛倒今正之)

木人嶺上輕開口。石女溪邊暗點頭。堪笑當年李太白。夜來還宿釣魚舟(見)

天下谿山絕勝幽。誰能把手共同遊。回頭忽聽杜語。笑指白雲歸去休(情)

昔年曾作參玄客。徧扣玄關窮要脉。更闌墨汁染皁衫。說向他人口門窄(語)

洞山賓主句

師訪龍山。問如何是主中賓。山曰。青山覆白雲。問如何是主中主。山曰。長年不出戶。問賓主相去幾何。山曰。長江水上波。問賓主相見。有何言說。山曰。清風拂白月。師乃再拜。

師問僧。何者是汝主人公。僧曰。現祗對者。師曰。苦哉苦哉。今時人類皆如此。祗認得驢前馬後底。將為自。佛法平沈。此其兆也。賓中主。尚未明。況主中主乎。僧問。如何是主中主。師曰。闍黎自道取。僧曰。某甲道得祇是賓中主。(雲居代云。某甲道得不是賓中主)如何是主中主。師曰。不辭為汝道。相續也大難。

僧問。廣德義。如何是賓中賓。師曰。蕩子無家計。飄零不自知。曰如何是賓中主。師曰。茅戶挂珠簾。曰如何是主中賓。師曰。龍樓鋪草座。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東宮雖至嫡。不面聖堯顏。

四賓主者。主。即正。即體。即理。賓。即偏。即用。即事。理之本體。不涉於用者。名主中主。喻如帝王深居九重之內也。親從體發出用者。名主中賓。喻如臣相奉命而出者也。在用中之體。名賓中主。如閙市裏天子也。用與體乖。全未有主。名賓中賓。喻如化外之民。無主之客也。此四賓主。與臨濟不同。學者詳之。又有書載明安語。以四賓主配四料揀者。謬妄殊甚。乃偽譔之書也。

天童覺頌

平生心事結眉頭。滿面風埃秋。大抵出門無伎倆。奈何今日路貧愁(賓中賓)

日應經商利萬金。曉來古路問家音。分明得報尊親徤。爭奈難憑喜懼心(賓中主)

御樓吹角六街明。金馬將軍出禁城。閫外威權良有準。不傷風化自昇平(主中賓)

不動金輪萬德全。宸居苔合未排班。當頭諱字寰中禁。誰敢依稀犯聖顏(主中主)

綱宗偈

金針雙鎖偈曰。金針雙鎖備。挾路隱全該。寶印當風妙。重重錦縫開。

金針句。言偏正並用。不落一邊。亦非執於中道也。挾路句。言應機之路。正必挾偏。偏必挾正。其一雖隱而弗顯。其實偏正無不全該也。寶印句。言正中妙挾之印。當眾生之機感也。重重錦縫者。因眾生之機感。而五位法門。重重顯現也。

金鎖玄路偈曰。交互明中暗。功齊轉覺難。力窮忘進退。金鎖網鞔鞔。

明喻大功。暗喻正位。初用功時。是借功趨位。明中有暗也。次則借位明功。暗中有明也。至於功位齊彰。猶貴功位並轉。若力窮而不能轉。則事理之迹未消。聖凡之情未盡。是謂金鎖玄路。

不墮凡聖偈曰。事理俱不涉。回照絕幽微。背風無巧拙。電火爍難追。

前二偈。明正偏互用。此偈明正偏雙泯。乃返道之本源也。回照此境。非特無形迹可見。即幽微亦絕。而不可見矣。背風無巧拙者。以有機感。則巧拙斯形。此機感不到之地。何有巧拙哉。巧拙。指聖凡也。電火爍難追者。以有形故可追。無形。則不可追。喻智不能及也。此即是兼中到位。

石霜五位王子

誕生

誕生。言初育也。最初知有。即能頓入一色。全不借功勳。如王嫡長之子。初生即得灌頂者也。此與洞山正中偏。有異。正中偏。只是最初知有。未能頓入一色。入一色。乃正中來事。

天然貴胤本非功。德合乾坤育勢隆。始末一期無雜種。分宮六宅不他宗。上和下睦陰陽順。共氣連枝器量同。欲識誕生王子父。騰霄漢出銀籠。

初句。言其本來尊貴。不假功勳也。德合乾坤。言與父母同德也。育勢隆。言其生育之勢甚隆。本是王種也。始末句。言其不雜外紹之功。分宮句。言其六根用殊。而皆不外宗也。上和句。言其順於父也。共氣句。言六識如兄弟。同其器量。皆順於父也。末二句。明王子父。銀籠。喻一色。超出一色。始見尊貴。喻之為父也。

朝生

朝生者。言祇在外朝。居臣位。非宮中所生也。此子不能知有。止事外紹之功。故不能轉功就位。正是臣種。亦名王子者。九峰。所謂外紹王種姓也。與洞山。偏中正。有異。以偏中正。是內紹。而未就位者。此是外紹而不就位者。

苦學論情世莫羣。出來凡事超倫。詩成五字三冬雪。筆落分毫四海雲。萬卷積功彰聖代。一心忠孝輔明君。鹽梅不是生知得。金榜何勞顯至勳。

初句。言其用功之勤也。次句。言其由功之勤。故一出而事皆超倫。乃功之著也。詩成二句。正喻其超倫之事。萬卷積功二句。喻借外功以輔其君也。鹽梅。正喻輔相之事。不是生知。言其由學而至也。末句。喻雖大功顯著。如金榜標名。終在臣職。不登王位。何勞有此哉。

末生

末生者。言用功之久。而後成者也。此子遠謝一切。專事內紹。得入一色。比之誕生。則頓漸有異。及其所到。一也。此與正中來。亦異。此乃久用功而方入正位者。正中來。則入正位而轉身者也。

久棲巖穴用功夫。草榻柴扉守志孤。十載見聞心自委。一身冬夏衣縑無。澄凝含笑三秋思。清苦高名上哲圖。業就巍科酬極志。比來臣相不當途。

初二句。不貪朱紫貴。專顧本來人也。十載句。言不重見聞。一身句。言不著塵緣。澄凝二句。言其怡神於清虗恬淡之天。皆內紹之意也。業就二句。言內紹功成。轉劫就位。不立臣位也。

化生

化生者。言傍分帝化。乃轉位就功之子。古人謂之出使將軍才。即洞山。兼中至也。

傍分帝命為傳持。萬里山河布政威。紅影日輪凝下界。碧油風冷暑炎時。高低豈廢尊卑奉。五袴蘇塗遠近知。妙印手持烟塞靜。當陽那肯露纖機。

初句。備位明功。奉行帝化也。萬里句。金剛寶劍。橫揮世界也。紅影句。智炤無私。破諸幽暗也。碧油句。神用莫測。清諸熱惱也。碧油。幢名。漢太守。建碧油幢於門。以表正化之威。高低二句。總言神化廣運。上下同稟。遠近咸知也。五袴。漢廉叔度為太守。民作歌曰。廉叔度。來何暮。昔無繻。今五袴。蘇塗。言蘇民之塗炭也。妙印句。言心印獨持。則十方坐斷。天下太平也。烟塞者。塞下立烟墩。賊來。則舉之。以傳報。故曰烟塞。末句。言雖妙用顯行。其機密而不可窺也。

內生

內生者。長在深宮之內者也。此是功功之極。與父無異體。即理智一如。冥合不分之義。然猶云有父者。以子則猶守珍御。父則無家可坐。無世可興。又父則全屬無為。深不可窺。其間掛敝垂應。以代行父事者。亦子也。正同洞山。兼中到。

九重深密復何宣。掛敝由來顯妙傳。祇奉一人天地貴。從他諸道自分權。紫羅帳合君臣隔。黃閣簾垂禁制全。為汝方隅官屬戀。遂將黃葉止啼錢。

初句。言與父合體。寂爾無言也。次句。言有時復出。以顯其妙也。祇奉句。言實智證理也。從他句。言六根各效其職。而主本不動也。紫羅二句。言既與父合體。則臣僚隔絕。以其體本無為也。為汝二句。言雖是無為。有時應眾生之機。而方便說法。即權智也。

善權志頌

貴胤生時輪跡空。玎璫玉珮處東宮。月堂炤處朝君父。直扣堯階却借功(誕生)

學問詩書德行全。金門投紫微班。客星不自離簑釣。爭得寅昏奉聖顏(朝生)

貧來今日極清虗。且喜寥寥一物無。便欲升為九苞鳳。依稀雲樹月巢孤(末生)

帝命傳來下九天。禁城中外化親宣。回途復妙持金印。正令曾無一字傳(化生)

鳳鷙龍驤大丈夫。天然尊貴六宮殊。苔封古殿無人到。造次凡流識得無(內生)

王子答問

僧問石霜。如何是誕生王子。曰貴裔非常種。天生位至尊。問如何是朝生王子。曰白衣為上輔。直指禁庭中。問。如何是末生王子。曰循途方覺貴。漸進不知尊。問。如何是化生王子。曰政威無比況。神用莫能儔。問。如何是內生王子。曰重幃休勝負。金殿臥清風。

曹山君臣五位旨訣

曹山曰。正位即空界。本來無物。偏位即色界。有萬象形。正中偏者。背理就事。偏中正者。舍事入理。兼帶者。冥應眾緣。不墮諸有。非染非淨。非正非偏。故曰虗空大道。無著真宗。從上先德。推此一位。最玄最妙。要當詳審辨明。君為正位。臣為偏位。臣向君是偏中正。君視臣是正中偏。君臣道合是兼帶語時。有僧出問。如何是君。曰妙德尊寰宇。高明朗太虗。如何是臣。曰靈機弘聖道。真智利羣生。如何是臣向君。曰不墮諸異趣。凝情望聖容。如何是君視臣。曰妙容雖不動。光燭本無偏。如何是君臣道合。曰混然無內外。和融上下平。又曰。以君臣偏正言者。不欲犯中。故臣稱君。不敢斥言。是也。此吾宗法要。乃作偈曰。學者先須識自宗。莫將真際雜頑空。妙明體盡知傷觸。力在逢緣不借中。出語直教燒不著。潛行須與古人同。無身有事超岐路。無事無身落始終。

大陽玄頌

不立功勳坐廟堂。羣臣何敢望清光。沈沈禁殿尊嚴甚。寂寞無人夜未央(君)

文經武緯定中華。徧立階梯贊國家。功業隆加九錫。與君神氣隔些些(臣)

位尊九五不曾居。常與羣臣共一途。不隱後官天下治。免教夷狄望來蘇(君視臣)

念念輸忠不敢欺。頭頭奉重丈夫兒。君看千里長安道。玉鐙皆趨闕下歸(臣向君)

臣主相忘古殿寒。萬年槐樹雪漫漫。千門坐掩靜如水。只有垂楊舞翠烟(君臣道合)

無中有路透長安。劫外靈枝孰敢攀。寶殿苔生尊貴重。三更紅日黑漫漫(總)

曹山四禁

莫行心處路。

心有所忻之處。即是偏蔽。雖極其玄妙。亦不可行。必須心心無處所。方是衲僧行履也。

不挂本來衣。

本來衣。乃認得法身。而法執不忘。見猶存。墮在法身邊。必須翻轉窠臼。始得妙用全彰。

何須正恁麼。

道本無方。擬之即失。說正恁麼。早不恁麼。故不可擬。

切忌未生時。

道貫古今。豈局未生。若祗認著父母未生前。一段空寂境界。以為自。豈不見同安察云。迢迢空劫勿能收。作此見者。乃墮空落外之流。故切忌之。

曹山三墮

曹山曰。凡情聖見。是金鎖玄路。直須回互。夫取正命食者。須具三種墮。一者披毛戴角。二者不斷聲色。三者不受食。稠布衲問。披毛戴角。是甚麼墮。師曰。是類墮。問。不斷聲色。是甚麼墮。師曰。是隨墮。問。不受食。是甚麼墮。師曰。是尊貴墮。乃曰。食者。即是本分事。知有不取。故曰尊貴墮。若執初心。知有自及聖位。故曰類墮。若初心知有事。回光之時。擯却色聲香味觸法。得寧謐。即成功勳。後却不執六塵等事。隨分而昧。任之則礙。所以外道六師。是汝之師。彼師所墮。汝亦隨墮。乃可取食。食者。即是正命食也。亦是就六根門頭。見聞覺知。祇是不被他染污。將為墮。且不是同向前均他。本分事尚不取。豈況其餘事耶。師凡言墮。謂。混不得。類不齊。凡言初心者。所謂悟了同未悟耳。

正命食者。教中有邪命食。正命食。邪命食。有四。仰口食。下口食。方口食。維口食。是也。正命食者。惟依乞食法。清淨自活。是也。今曹山立正命食者。意謂。受一切法。同名邪命。不受一切。是為正命。言三墮者。大修行人。本無所住。然亦暫有所寄。隨處自在。如鴈過長空。影沈寒水。豈有滯礙哉。故此墮字。是借義。非實義也。五燈會元。於尊貴墮後。復有乃曰食者一段。文義乖謬。予甚疑之。及見後有師凡言墮句。出一師字。方知是後人註釋之語。今不槩論。姑舉其一二訂之。如云本分事知有不取。故曰尊貴墮。是墮字作借義說。下文又云。執初心知有自。及聖位。為類墮。是又作實墮了。其謬甚矣。又曹山云。披毛戴角是類墮。是異類中行。乃後後行徑。今則云。初心知有自。及聖位。豈曹山之意乎。又僧寶傳中。亦戴此段。但多為改削。凡十四句。其義仍乖。如首句改云。冥合初心而知有。是類墮。夫初心知有。亦非披毛戴角之意也。又智證傳中。謂三墮之名。皆本聖經。乃改類墮。為不斷聲色墮。其悞後學甚矣。今并訂之於此。

明安甞釋此三墮曰。此三語。須明轉位。始得。一作水牯牛。是類墮。師曰。是沙門轉身語。是異類中事。若不曉此意。即有所滯。直是要伊一念無私。即有出身之路。二不受食是尊貴墮。師曰。須知那邊了却。來這邊行履。若不虗此位。即坐在尊貴。三不斷聲色是隨墮。師曰。以不明聲色。故隨處墮。須向聲色裏有出身之路。作麼生。是聲色外一句。乃曰。聲不自聲。色不自色。故曰不斷。指掌。當指何掌也。

按曹山云。須具三種墮。是必一念無私底。方能類墮。必不守尊貴底。方能尊貴墮。必透過聲色底。方能隨墮。是墮之名。乃權立也。今大陽謂此三種。須明轉位。是實有所墮。故須轉也。與曹山之意大乖。然余考明安別錄一書。中載五位頌。洞山五位頌註。又以四賓主配入四料揀。及此三墮之說。種種乖謬。疑為大陽既沒。嗣法無人。而偽妄之徒。托名為之。覺範不能察。乃為收入僧寶傳中。貽悞後學。觀者詳之。

百丈端頌

著起破襴衫。脫下娘生袴。信步入荒草。忘却長安路(類)

秦樓歌夜月。魏闕醉春風。家國傾亡後。鄉關信不通(隨)

獨坐孤峯頂。輪蹄絕往還。可憐一雙足。曾不到人間(尊貴)

雲不戀青山。鏡不籠妍醜。未透鬼門關。逐處成窠臼(總)

又頌

披毛戴角。隨類自在

頭角混泥塵。分明露此身。綠楊芳草岸。何處不稱尊。

見色聞聲。隨處自在

猿啼霜夜月。花笑沁園春。浩浩紅塵裏。頭頭是故人。

禮絕百僚。尊貴自在

畫堂無鎖鑰。誰敢跨其門。莫怪無賓客。從來不見人。

總頌

昨夜荒村宿。今朝上苑遊。本來無位次。何處覓蹤由。

同安察十玄談

十玄談。大弘正中妙挾之旨。前五首示大旨要。後五首使履踐之也。

心印

問君心印作何顏。心印誰人敢授傳。歷劫坦然無變色。呼為心印早虗言。須知本自靈空性。將喻紅爐火裏蓮。莫謂無心便是道。無心猶隔一重關。

祖意

祖意如空不是空。玄機爭墮有無功。三賢尚未明斯旨。十聖那能達此宗。透網金鱗猶滯水。回途石馬出紗籠。殷勤為說西來意。莫問西來及與東。

玄機

迢迢空劫莫能收。豈為塵機作繫留。妙體本來無處所。通身何更有蹤由。靈然一句超羣象。迥出三乘不假修。撒手那邊千聖外。回程堪作火中牛。

塵異

濁者自濁清者清。菩提煩惱等空平。誰言卞璧無人鑒。我道驪珠到處晶。萬法泯時全體現。三乘分處假安名。丈夫自有冲天志。莫向如來行處行。

佛教

三乘次第演金言。三世如來亦共宣。初說有空人盡執。後非空有眾皆緣。龍宮滿藏醫方義。樹終譚理未玄。真淨界中纔一念。閻浮早八千年。

還鄉曲

勿於中路事空王。杖還須達本鄉。雲水隔時君莫住。雪山深處我非忘。尋思去日顏如玉。嗟嘆來時似霜。撒手到家人不識。更無一物戲尊堂。

破還鄉曲

返本還源事亦差。本來無住不名家。萬年松逕雪深覆。一帶峯巒雲更遮。賓主睦時純是妄。君臣合處正中邪。還鄉曲調如何唱。明月堂前枯木花。

轉位

涅槃城裏尚猶危。陌路相逢沒定期。權挂垢衣云是佛。却裝珍御復名誰。木人夜半穿靴去。石女天明戴帽歸。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

回機

披毛戴角入[廓-享+墨]來。優鉢羅花火裏開。煩惱海中為雨露。無明山上作雲雷。鑊湯爐炭吹教滅。劍樹刀山喝使摧。金鎖玄關留不住。行於異類且輪廻。

正位前(亦名一色過後)

枯木巖前差路多。行人到此盡蹉跎。鷺鷥立雪非同色。明月蘆花不似他。了了了時無可了。玄玄玄處亦須訶。殷勤為唱玄中曲。空裏蟾光撮得麼。

大陽三句

大陽一日示眾云。諸禪德。須明平常無生句。妙玄無私句。體明無盡句。第一句。通一路。第二句。無賓主。第三句。兼帶去。一句道得獅子嚬呻。二句道得獅子返擲。三句道得獅子踞地。問。如何是平常無生句。曰白雲覆青山。青山頂不露。問。如何是妙玄無私句。曰寶殿無人不侍立。不種梧桐免鳳來。問。如何是體明無盡句。曰手指空時天地轉。回途石馬出紗籠。問。如何是獅子嚬呻。曰終無回顧意。爭肯落平常。問。如何是獅子返擲。曰周旋往返全歸父。繁興大用體無虧。問。如何是獅子踞地。曰迥絕去來機。古今無變異。

琅琊覺。因僧請益次。乃曰。山僧亦有三句。報答大陽。僧問。如何是平常無生句。曰言前無的旨。句下絕追尋。問。如何是妙玄無私句。曰金鳳不棲無影樹。玉兔何曾下碧霄。問。如何是體明無盡句。曰三冬枯木秀。九夏雪花飛。

平常無生句。即最初知有也。妙玄無私句。即入尊貴位也。體明無盡句。即轉位就功後事也。玄鑑中。又有三句圖象。全無意義。乃後人妄立耳。三種獅子。是於前三句中。各進一步說。乃三句中轉位也。

芙蓉楷門風偈

妙唱非千舌

剎剎塵塵處處談。不勞彈指善財參。空生也解通消息。花雨巖前鳥不銜(芙蓉楷)

如如寂寂似無情。一句從來本現成。舌運廣長元不間。雪峰相見望州亭(自得暉)

古佛巍巍體廣長。交光絲網剎塵彰。也知不費娘生舌。巖桂庭花善舉揚(古德)

死蛇驚出草

日炙風吹草裏埋。觸他毒氣又還乖。暗地忽然開死口。長安依舊絕人來(芙蓉楷)

金鞭遙指玉堂寒。驚起將軍夜出關。三尺鏌鎁清四海。攙旗一掃絕癡頑(自得暉)

死蛇打殺露霜牙。無底籃盛臭莫加。既是善呼須善遣。觸他毒氣喪渾家(古德)

解針枯骨吟

死中得活是非常。密用還他別有長。半夜髑髏吟一曲。氷河發焰却清涼(芙蓉楷)

宮漏沈沈夜色深。燈殘火盡絕知音。木人位轉玉繩曉。石女夢回霜滿襟(自得暉)

功齊神聖旨何深。豈使膏肓便陸沈。父子不傳真秘訣。解針枯骨作龍吟(古德)

鐵鋸舞三臺

不落宮商調。誰人和一場。伯牙何所措。此曲舊來長(芙蓉楷)

鐵牛無角臥山坡。鞭起如飛見也麼。鬧市橫騎人不識。擡頭子過新羅(自得暉)

乾闥婆王鼓似雷。靈山獻樂未曾回。海波洶湧須彌震。何妨鐵鋸舞三臺(古德)

今古無間(諸家語錄中。不見有此題。獨芙蓉有之)

一法元無萬法空。箇中那許悟圓通。將謂少林消息斷。桃花依舊笑春風。

古德立小五位

大功纔轉。借位誕生。

擔荷頓忘。初至一色。是得尊貴氣分者也。故名誕生王子。

一色若消。方名尊貴。

一色若消。正尊貴之位也。猶守尊貴。則亦是兒孫邊事。所以古德云。須知尊貴之人。不守尊貴之位。

暗中移足。出銀籠。

此不守尊貴。正當轉位時。同安察云。涅槃城裏尚猶危。故須轉也。

回機入俗。月鋪金地。

此正垂手接人之事。同安察云。披毛戴角入[廓-享+墨]來。優鉢羅花火裏開。是也。

天童覺四轉靈機

未轉靈機。了忘擔荷。

此正轉大功而至一色。但坐在一色中。所謂月巢作千年夢。雪屋人迷一色功也。

機雖轉紐。印未成文。

一色既消。如機轉紐。尚守尊貴。機用亦未全彰也。

靈機密運。印已成文。

位裏轉身。從正出偏。文彩全彰。應用無闕者也。

寶印當空。迥超文彩。

此乃通身無影。應用無迹。不可得而思議也。

天童覺三一色

一色者。由轉功就位。證一片清虗境界。乃法身初立也。此中分三。大功一色者。由功力成就。猶存功力也。正位一色者。理境之空寂也。今時一色者。事境之潔白也。

大功一色頌

白牛雪裏覓無蹤。功盡超然體浩融。月影蘆花天未曉。靈苗任運剪春風。

正位一色頌

無影林中鳥不棲。空堦密密向邊啼。寒巖芳草何曾綠。正坐堂堂失路迷。

今時一色頌

髑髏識盡勿多般。狗口纔開落二三。日用光中須急薦。青山祇在白雲間。

天童覺四借

借功明位

蘋末風休夜未央。水天虗碧共秋光。月船不犯東西岸。須信篙工用意良。

借位明功

六戶虗通路不迷。太陽影裏不當機。縱橫妙展無私化。恰恰行從鳥道歸。

不借借(即兼至位上說)

吃盡甘辛百草頭。鼻無繩索得優游。不知有去成知有。始信南泉喚作牛。

全超不借借(即兼到位上說)

霜重風嚴景寂寥。玉關金鎖手慵敲。寒松盡夜無虗籟。老移棲空月巢。

自得暉五轉位

匣內青蛇吼

寶劍橫斜天未曉。洗清魔佛逼人寒。匣中隱隱生光處。衲子徒將正眼看。

金針去復來

清虗大道長安路。往復何曾有間然。暗去明來鋒不露。渠儂初不墮中邊。

秦宮炤膽寒

巖房閴寂冷如氷。妙得冥符處處靈。轉側無依功就位。回頭失却楚王城。

午天銀燭輝

午天皎皎玉輪孤。一點光明分鑑湖。閒步却來遊幻海。十方沙界大毗盧。

深巖藏白額

白額深藏烟霧昏。異中來也自驚羣。草深直下無尋處。觸著輕輕禍到門。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七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