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30卷)
【(嗣法)道霈重編】
第 23 卷

下一卷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三

  偈頌下

牧牛圖十頌

未牧

頭角生獰未受調。出門那管犯佳苗。雲深泥滑山前路。背却家鄉日轉遙。

初調

忽然狹路得相逢。驀鼻牽來不放鬆。頑性幾回貪入草。拽來賴有握鞭童。

受制

幾番鞭性猶存。祇為繩牽未可奔。每向平田窺草色。山童執杖視朝昏。

回首

調伏多年性漸柔。不思外逐自回頭。牧童手索難輕放。得到家山始肯休。

馴伏

晚來隨步古谿邊。歸去芒繩不用牽。一任連天春草綠。何曾有意入人田。

無礙

毛色皤然露地眠。綠楊芳草自翛然。鞭繩遺落青松下。短笛橫吹近午天。

任運

渡水穿雲任往來。隨緣飲啖更誰猜。牧童自是無思算。枕石高眠曲水隈。

相忘

林間無事久昇平。彼我渾忘不用親。明月光中雲影度。到頭雲月兩無情。

獨照

境迹金銷智鏡懸。孤光獨照更無前。空山寂寂人猶在。腦後還當贈一拳。

雙泯

心境雙亡一段空。泥牛入海更何蹤。箇中消息無人會。夜半東方日正紅。

示初參(二首)

截斷一切偷心。自然正念常存。譬如滴水穿石。何愁入道無門。

多知轉見多誤。多求定是多忘。切須勤護正念。莫令羊走他方。

示汪子野居士

世緣不實。幻形靡堅。無明內薰。毒龍潛淵。執心斯起。乃有人天。如汲井輪。苦海何邊。繩蛇鬼杌。猛火炎炎。唯有智者。達在幾先。空花頓泯。體本如然。不天不地。非聖非賢。喚作甚麼。木頭碌磚。

示來上人

來公擅風騷。晚亦愛逃禪。過我苕溪上。索我賦短篇。慚余老且病。抱拙臥林泉。舉筆重若杵。展卷動經年。矧彼浮文句。春露及秋煙。難將墜堦葉。喚作黃金錢。君思太古世。一畫未興前。却有詩一卷。孔老咏不全。

示初度沙彌

大凡出家兒。莫自墮庸劣。人人具天真。與佛曾無二。祇為迷情重。妄生能與所。遂有分別生。因而去及取。善惡自分途。輪迴成七趣。轆轆無時。安知有出路。我佛三界師。苦口重叮嚀。頓了本來真。虗空成殞墜逈逈白牛車。安穩出凡聖。娑婆與極樂。一脚踏翻去。如若未能了。依樣畵猫兒。一句彌陀佛。提起若金剛。俗情都粉碎。坦蕩遊西方。但自淨其心。何愁土不淨。此為真實語。勉哉毋自棄。

交割

滿把虗空作一擔。疲精竭力豈能閒。不如拈出無聲笛。顛倒橫吹過晚山。

示法林上人

小舟棹入蘆花岸。夜半溪頭月正明。忽得金鷄喚醒後。娘生鼻孔不須尋。

示明給上人

極遠窮高要志堅。淺薄邪涎切忌沾。但得石頭開口笑。自然掘出地中天。

答林道敬居士(四首)

世路無夷險。夷險起于心。脚跟若自穩。山海坦然平。

謾說口業重。業體本自空。但得紅輪出。霜露有何蹤。

賊是自家親。終非第二人。主人能不昧。諸賊不須擒。

本形元不遠。隔處在多枝。分別如頓泯。了了自能知。

示眾(十二首)

吾道如虗空。探索竟何有。妄情若未消。無物亦塵垢。

吾道如青霄。接竹不能及。若是凌虗客。揮扇雲端立。

吾道如玄酒。莫將滋味求。村沽偏醉客。甘說解千愁。

吾道如康莊。有足皆可遊。人心自荊棘。迷回墮荒丘。

直下成委曲。平常便反常。祖師門下事。好當土颺。

本來非是佛。木偶見真如。山僧舌無骨。陸地好尋魚。

把定牢關如鐵橛。一片苦心向誰說。門前幸有莓苔石。相逢解解同心結。

把定牢關如鐵橛。白雲甘許藏千拙。相逢只自笑呵呵。莫把硃砂來畵月。

有口相傳皆是妄。無心坐斷始名真。真妄若能俱蕩盡。娘生鼻孔不須尋。

威音那畔休存見。十字街頭莫出身。藏蹤不許閑知識。惟有狸奴獨得親。

他禪易學我禪難。休怕青山綠水寒。大海抒乾珠自露。虗空踏破始心安。

我法從來一字無。有語須知法轉踈。昔日青原提正令。紅爐點雪月輪孤。

咏芝山佛牙

流落人間幾萬春。天龍呵護色如新。芝山深處煙雲裏。親覩如來紫磨身。

雙際寺

歷盡羣峰逕轉幽。白雲紅葉滿山秋。天風怒吼谿頭石。驚起蒼龍雨一周。

示謝介菴居士

休道三家共一家。一三不立亦空花。正如繩因麻上見。豈堪繩上復言蛇。威音那畔開雙眼。何論孔老及釋迦。君今此去無相贈叮嚀好泛白雲槎。

勉洞生維那

克賓不入這保社。古人志氣真猛烈。打了罰錢又出院。的的渾身是生鐵。維那立志須學古。剛刀截斷千秋結。底事推窮莫放鬆。一棒直教一條血。若得一番寒入髓。臈月枯梅逢著雪。自然出一枝來。幽香自與尋常別。鐵壁銀山當下穿。普天匝地一輪月。

勉順侍者

多年參箇黃楊禪。箇中消息若為傳。的須命拶將去。却似冤家立我前。金剛寶劍倚空立。直斬渠儂始自全。至此尚有末後句。巖頭到底亦茫然。

勉九達知客

禪和志氣須猛烈。豈可悠悠度時節。祇將此事掛心頭。動靜常如一塊鐵。閑情幻境莫分岐。大海直教抒到竭。抒到竭。珊瑚枝枝撑著月。

示恒初上人

脚跟底事的難詮。掘地何曾覓得天。今日與君通一線。須彌倒挂夜明簾。

示悟心上人

心本無物從何悟。悟得方知一物無。夜半木人敲月戶。驚起毗盧出故都。

示壽昌禪者

壽昌橋下流未乾。黃龍峰頭雪猶寒。伯牙彈罷霜空月。子期一去知者難。上人擁毳入茲社。莫隨流俗甘自瞞。好向山中窮大好。揭起西江月一團。

示粹然禪者

荷錫南來經幾年。今朝問路白雲邊。不跨石門端的句。達磨不識祖師禪。驀地一聲聾兩耳。始知黃面有家傳。宇宙掀翻饒有術。虗空抖碎若為宣。

示古源上人

古源一滴味無多。甞得端能出愛河。不是等閑諸水比。孔聖分明不識他。

示楊逸凡居士

寰內紛紛盡俗塵。離塵方是箇中人。不勞披衲稱禪者。識破塵根便出身。

學道還須硬似鐵。世緣好付湯中雪。直參囓鏃波斯句。跳出虗空莫饒舌。

示張克一茂才

年少須窮理。心空理始親。能所如未盡。猶自隔迷津。忽然能所破。始見本來心。為問宣尼老。何須說六經。

示沈同青茂才

年少須窮理。見理未為親。忽然無可見。始是渡迷津。不道亦不禪。非佛亦非心。却笑宣尼老。空勞說六經。

答黃仲馨文學

成聖固不難。看來亦非易。只為妄見生。白日成自蔽。性蔽情必生。情生境成累。逐逐不知休。癡迷滿大地。盡道有良知。誰顧仁與義。盡道是男兒。甘心同犬彘。病在我不空。所以自暴棄。孔門重克。顏生能請事。克境自忘。境忘性自契。廓然無可名。成聖早不是。

示皎日居士

儒多言有釋言空。須識真空自不同。若言執有還成累。到底終歸樹杪風。

明儒(八首)

中庸道在愚夫婦。魚躍鳶飛更灼然。恠底考亭多錯認。却將邪習自成纏。

通天通地亦通人。脚跟底事轉難明。一念纔生全體昧。六經考徧祇詮名。

孔門的旨在誠明。慎獨教渠扼要津。若識念從何處起。誠明兩字亦非真。

孟氏支離稱集義。顏生四勿亦非仁。一病根能照破。廓然宇宙是全身。

仲尼一日欲無言。分明指出孟津源。顏氏如愚方契旨。雲散秋空月滿軒。

儒門盡道能經世。經世先須世相空。一點未消成禍種。多少西行却轉東。

靈光一點本周圓。只因物蔽便難全。所以曾生種格物。窮到源頭便豁然。

妙體空空出見思。細觀四絕豈存知。擬欲多知希聖學。分明辜負一雙眉。

送南詢禪者住白雲洞

古洞幽深獨坐時。泉聲滴瀝鳥鳴枝。千山雲影如消盡。一笑當空許孰知。

示別傳上人

曹洞門庭與眾別。從來不許多言說。直向無言深會去。猶是雲中望明月。

示陳其人居士

此事從來絕見思。語言顯處便參差。是非截斷忘情慮。古佛堂堂出現時。

王正南居士五旬求偈

君顏方壯盛。行年乃五十。昔時伯玉氏。知非正此日。仲尼稱其賢。至今名熠熠。君今能慕道。訪我雲邊室。宜斷浮塵根。幻夢須早息。注思清淨境。蓮花毓妙質。巍巍金色師。壽量何有極。

日光禪人薦親求偈

妙體本來無淨穢。何分東土并西方。金鷄呌破三更後。法界無垠總放光。

示朱居士

從前底事俱成幻。能知幻者自常如。鐵牛跳過東西岸。不數楊岐三脚驢。

示莊居士

西方有佛久相招。肯信須知路不遙。還觀此念從何起。歷劫娑婆當下超。

示張魯白居士

孔聖門中參也魯。祇緣魯處道相應。但得心田如白練。方可深求向上人。

示道目上人

年少須當立志堅。莫隨流俗漫相牽。衣裏有珠宜急省。趙州十八見南泉。

示一鋤禪人

近日叢林風薄惡。晝夜增長無明殻。真參實究有幾人。惟將殘唾恣卜度。卜度學得滿肚禪。驢唇馬舌相凌爍。冬瓜印子漫相傳。根本喪盡遭墮落。君今不入者保社。却向鼓山甘寂寞。鼓山無禪無商量。空諸所有是真藥。直須不被外塵分。萬念收歸者一著。朝斯夕斯志不移。忽然雲破天寥廓。靈光逈出絕見知。便是少林真實學。三界葢纏一頓超。豈比人間水潦

付戒(六首)

跬存禪人

鼓山妙挾苕溪戒。末法堤防此最先。欲架岑樓原有本。莫言靈岳重單傳。

洞生禪人

鼓山妙挾苕溪戒。穿衣喫飯倣祇園。須憶涅槃最後囑。莫使波旬入此門。

藻鑑禪人

鼓山妙挾苕溪戒。石女吹笙識者希。持說還須知此意。莫使天花點衲衣。

莫違禪人

鼓山妙挾苕溪戒。虗空把住得人憎。須信毗尼皆妙行。頭陀迦葉首傳燈。

警心禪人

鼓山妙挾苕溪戒。五篇七聚總玄玄。豈比近時狂亂漢。足纏魔罥口譚禪。

宗聖禪人

釋子妄分禪教律。看來總是一心光。首弘戒法為前導。廣引羣生到覺場。

勉王右君居士

大事從來不涉詮。任渠六籍豈能宣。請看茂叔窓前草。太極昭然未畫前。

示鄭用弼居士

心淨土自淨。此理萬難移。淨心無別法。一佛破羣疑。藕絲如未斷。能牽大象馳。直教片念息。方名見佛時。

示朱朗仲畵士

一筆丹青百億身。看來終不是他人。靈光變現周塵界。反顧方知面目真。

勉為霖禪人

一番入處一番親。親處何妨更轉身。到底窮源何所有。眉下從來是眼睛。

示逸倫禪人

妙性本圓融。善惡俱無著。染惡固不堪。滯善亦成錯。如何波旬輩。專恣肆行惡。藉口言超曠。貪嗔狗不若。縱學百千偈。毋乃增毒藥。知識可冒稱。鐵圍良非樂。汝等謀道初。出門須審度。妄心若一放。展轉難制縛。古師教牧牛。豈可縱繩索。人牛若兩忘。天地誠寥廓。

示參微禪人

棄家學道事誠難。造進如登萬仞山。步步若能常不退。不知身在白雲間。

示事玄禪人

參禪工夫無多訣。百事推開守一拙。唯將大事挂心頭。直把鐵牛鞭出血。

示柯止言居士

大道分明不屬詮。名言纔涉便生纏。一念廓然能所盡。石牛吼出古溪邊。

示清宇上人

剎那生即剎那滅。廣長舌相分明說。即此剎那亦假名。萬法從來本寂滅。

示睿侍者(四首)

學道先須識自。最尊最貴誰可擬。勵志勤求莫放鬆。譬如抒海要窮底。

學道先觀世相空。根身器界了無蹤。祇是空中元有骨。即此便是主人公。

學道先須貴一心。莫分他岐亂追尋。朱紫雖然從世好。那知背却本來人。

學道先勤克功。克功成萬境融。大千沙界非他物。始知法法本來空。

示彭爾仁居士

此心體本絕離微。鵲噪鶯啼顯妙機。莫將閑解生枝節。千古茫茫妄是非。

示彭爾達居士

靈光廓徹徧虗空。豈在區區簡牘中。好窮庖羲未畵處。三絕韋編枉費功。

示黃仲丹居士

千聖血脉不容言。吃飯穿衣契本元。仲尼昔日稱無隱。庭桂花開入妙門。

淨土偈(四首)

瑠璃寶地黃金相。不在西方不在東。妄想盡銷歸一佛。自然身坐藕花中。

纔生一念便生纏。攝念無如念佛先。直把娑婆全放下。毓神端在紫金蓮。

人人自有古彌陀。十二時中莫放過。但得心光長不昧。不勞彈指出娑婆。

彌陀一句無他念。萬念俱空見本然。便是塵塵成解脫。不須更問祖師禪。

示唯省禪人

不逐浮塵唯內省。重重披剝莫貪玄。揀擇既忘能所盡。自然直下見真源。

示守愚禪人

靈光獨露根塵外。者裏何曾有智愚。夜半木人開石戶。果然無意得逢渠。

示法珍禪人

此道昭然覿面。何須特地要見。師姑元是女人。山門定對佛殿。所以世尊拈花。也是空中閃電。百萬人天無對。果是真實知見。

示陶太諒居士(二首)

佛道深且廣。不可世智擬。必須依聖言。用為標月指。若執指為月。翻成自悞矣。自誤且誤人。白雲千萬里。

學道若登峰。最要路頭正。路頭若一差。坦途成深阱。路正莫憚勞。猛力可前進。若得到其巔。轉身方免病。

勉寄生禪人

幻影浮光切莫躭。虗空有骨更須參。名言銷盡方端的。何用南詢五十三。

勉爾白禪人

祖師心印本難明。擬議纖毫墮俗情。夜半金鷄忽破夢。空中突出一雙睛。

示覺海禪人

禪本寂滅離名相。即言寂滅亦非禪。不用求真須息見。祖師苦口露玄詮。

示燦然禪人

一句話頭如鐵橛。動靜綿綿休要歇。更須剔起眉毛看。莫但悠悠聽時節。

此道何曾隔一毫。不須向外別尋他。要歇得偷心去。三千佛法本無多。

示孤月上人

一輪明月到天心。碧漢曾無半點侵。學人到此休住脚。鼻孔從來別樣深。

示上生上人

立心切要倣古。制行莫近狂禪。內省常自知過。方能遠俗希賢。

示鄭居士

眾生迷昧自成纏。分別難忘愛染堅。苦海波濤何日。須信西方有妙蓮。淨念但能離四句。大地河山總廓然。寶網金池安養國。祇在平常眉睫前。

示晉江楊居士

學者從來重識見。杏壇却道欲無言。須知一貫非他物。默識方知契道源。

仲尼祇在脚跟下。回也分明向外求。錯見目前如卓爾。到底方知果末由。

示潘山子孝廉

一點靈光無老少。為凡作聖總由渠。還觀不被情塵蔽。徹地通天本自如。

示潘中子茂才

孔門喫緊在求仁。一能為百病因。了得根塵元是妄。廓然宇宙現全身。

示萬法上人(二首)

萬法元歸一。此一更何歸。踏翻波是水。夜月正光輝。

吾身本無物。何處著禪宗。所以學道人。祇在得心空。

示達理上人(二首)

西方有路不難通。送想歸西莫戀東。念佛常如子憶母。何愁子母不相逢。

向道西方甚易生。祇恐凡心不肯休。歇盡凡心歸正覺。此心便是渡人舟。

送石岐禪人歸省

還鄉本是兒孫事。祖父從來不出門。此回若見親祖父。好把乾坤一口吞。

示寒輝禪人參方

古道參方須具眼。入門辨主貴知音。如今口鼓家家有。行正方知是正人。

示明一禪人

君今學道多年。一知半解許君說。若要縱橫無礙用。尚須拔去一重楔。到此方知事事如。豈容俗學妄分別。穿衣喫飯只尋常。通天徹地一輪月。

病中示眾

老漢生來性太偏。不肯隨流入世纏。頑性至今猶未化。剛將傲骨捄儒禪。儒重功名真喪。禪崇機辯行難全。如今垂死更何用。祇將此念報龍天。

臨終偈

末後句親分付。三界內外。無可尋處。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三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