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30卷)
【(嗣法)道霈重編】
第 22 卷

下一卷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二

偈頌上

示張居士

波斯閉眼嚼生鐵。十界聖凡都撲滅。忽然嚼破血淋漓。啞子吞聲向誰說。耀天徹地普光明。樓臺處處懸秋月。照破東西南北門。彌勒原來乾屎橛。有等阿師格量猜。好似紅爐尋片雪。曾向壽昌橋上過。始識虗空非彩色。張公好道幾經年。請把從前都放歇。休管魔來與佛來。盡情內顧當胸結。定光岩上浪翻空。正好曹溪尋點血。莫教皮袋兩頭忙。鐵漢從來須自決。鎮日經營一局棋。局終大巧返成拙。臨行不覺太囉哆。堪笑空中重下楔。

玉爐峰夜坐。見月上紙窓。因成二偈(辛酉年二月十八夜)

偏從槁木尋生意。幾載推車逢峭壁。大像橫遭摑一拳。鐵牛濺出黃金汁。

頂門突出摩醯眼。十界聖凡無一點。謾說桃花兩岸紅。虗空到底不容染。

自沙邑取舟到劍津。舟中聞僧誦法華經。因成二偈(癸亥年九月二十一日)

金雞破碧瑠璃。萬歇千休祇自知。穩臥片帆天正朗。前山無復雨鳩啼。

今日無端有一偈。四七二三都不識。分明舉出報諸方。睜起眉時眼落地。

客問山居何所作為。占偈答之

我不參禪不學佛。釋迦老兒是何物。只因到底無思算。破衲蒙頭煨榾柮。

送僧謁五臺

見說文殊不易探。金剛窟外碧藍毿。君逢直奪玻璃盞。休管前三與後三。

晝臥

山藤七尺倚雲邊。日午長伸兩脚眠。時有客來相借問。搖頭不道祖師禪。

老衲談禪別一途。拈提全不費工夫儘教棒喝都休去。直臥橫眠會也無。

拄杖頌

雖然全無形似。出入也得支持。無端橫拈倒卓。縱是佛祖難知。

拂子頌

偶爾向人舉似。閃空之電猶遲。誰將兔角為杖。我便當堂付伊。

戒尺頌

壽昌尋常用底。甘把賢聖俱瞞。一揮殺活雙行。直使髑髏頓乾。

淨瓶頌

百丈當場提出。華林不知背向。橫遭溈山一踢。露出廣長舌相。

念珠頌

畢竟是珠轉佛。畢竟是佛轉珠。晝夜循環百八。捻破方知是渠。

蒲團頌

臨濟接得便打。長慶直教坐破。一任師僧顛倒。渠實無待無我。

鉢盂頌

有仰天一口。却會單行祖令。曾經鷲嶺付來。不消特地安柄。

袈裟頌

多子塔前流毒。遞代承虗接響。擬欲生心授受。便好攔腮一掌。

坐具頌

收來却成一字。放去便似方田。祇如不收不放。須彌掇出眼前。

辭博山歸閩(二首)

勉持瓶錫出閩山。為取先師最後關。歷盡艱辛無可得。如今掉臂却空還。

三秋穩坐蒲團月。此日翻携拄杖雲。自是衲僧無定軌。難將行止向君論。

送印南上人住山(二首)

年少雖當歷苦艱。卓庵疑是學偷閑。為僧應要知慚愧。試想瞿曇在雪山。

斬絕塵緣去住山。空花滿眼莫須攀。一念須求無上寶。可將半點挂人間。

送嚴心上人入關(二首)

西來大意莫顢頇。佛祖從來鐵作關。有朝拶入無人識。石女生兒血滿山。

黃龍一路絕躋攀。鐵壁銀山過者難。拾得威音前一簇。等閒發動破三關。

庚午夏。余病甚篤。沈道礎居士來山。為作四

昨日強而走。今日病而臥。形實非我主。此中宜識破。

忽然如氷寒。忽然如火逼。水火變須臾。境緣皆可識。

形衰如枯木。聲細若喑啞。此識亦昏散。誰為不死者。

君今來問疾。疾竟在何處。試請問維摩。維摩亦無語。

示修淨業(四首)

綿綿密密勤持念。生滅何曾成一片。念到生滅不相干。脚底蓮華恒出現。

他佛分明皆自佛。念他還同念自時。有朝念寂忘他自。極樂收歸東院西。

休道西方無極樂。只因這裏有娑婆。打破娑婆成粉去。西方不隔一塵多。

五濁娑婆本自空。只緣迷執自牢籠。空花實實無生滅。燦爛全因翳眼中。

示禪人參即心即佛

即心即佛太囉哆。非心非佛是甚麼。直指單傳成委曲。千言萬語奈迷何。分明輝天亦鑑地。眼前黑暗任奔波。至近翻能成至遠。南北東西枉揣摩。欲要尋光休擬議。不重兮不重他。一句話頭命拶。譬如入室更操戈。毒中毒加猛中猛。殺入重關直搗窠。山窮水盡路自活。出頭天外笑呵呵。倒拖佛殿出三門。僧堂騎來竈下過。萬聖千賢俱拱手。不成佛也不成魔。

心曇禪人請益(四首)

一句話頭如鐵橛。千思萬想爐中雪。盡情拶破太虗空。大地山河一輪月。

一句話頭如鐵橛。氷片何甞不是雪。等閒不被雪氷瞞。亭午當空露明月。

一句話頭如鐵橛。雪上加霜霜上雪。春意每從寒極生。鐵牛吼破前山月。

一句話頭如鐵橛。白似漆兮黑似雪。此中關棙儘瞞人。莫向指邊尋出月。

示禪人參乾屎橛

無上圓滿正覺尊。如何喚作乾屎橛。任渠百妙與千玄。到此矢盡弓亦折。剔起眉毛仔細看。大似獰牙嚙生鐵。直教嚙破始甘休。不問前後與歲月。嚙到情枯識泯時。十界形亡影自滅。屎橛便放大光明。虗空盡吐廣長舌。狸奴白牯是家親。酒臺木杓成標格。雲門打殺太多生。惹得石人笑不徹。

示禪人參趙州無

趙州因甚道箇無。有口無心未可圖。若從語下生穿鑿。癡癡逐塊似韓盧。破皮折骨須窮髓。休從門路強分疏。步步秉誠一條鐵。却如抒海要尋珠。不管瀰漫千萬里。直下期教大海枯。狗子一朝徧大地。世界身心都是渠。更好切上重加切。忽然撲破更無餘。趙州面目無藏處。祇是當年破鉢盂。

過漏澤園

生前百戰競山河。死後空埋七尺坡。蝸角力爭榮有幾。菜根久嚼味偏多。千長盡屬黃埃葢。百巧其如白骨何。假使韶光如可駐。巢由應不臥山阿。

端陽送施主

壑舟負走失居諸。截出奔流始丈夫。劒為久埋光必露。金須重煉鑛方除。鏡中妄認疑無首。衣內還搜信有珠。聽罷楚歌煙水暮。竚望明月照寒廬。

偶成(十首)

休認一漚為全海。豁然看破萬緣休。乾坤寥廓渾無際。九萬鵬摶得自由。

蒼漭煙波日夜流。鏡中白髮幾經秋。就中便有無生路。木馬懷胎產鐵牛。

根塵靡二本來空。祇為生心大不同。直使一虧能喪兩。泥牛入海覓無蹤。

一回撞著便如仇。賢聖都教棒下收。黃金甘把同鍮石。直得虗空笑點頭。

夢裏谿山知是假。醒來榮辱認為真。夢醒同觀俱不昧。破乾坤喪古今。

花上春來未可尋。暫忘分別便相親。著眼看時偏障眼。紛紛蝴蝶過西隣。

一片圓明本不分。耳談鼻視目能聞。自從虗妄生經界。劫盡家珍氣似焚。

扇子無端打地神。韋天受痛便生嗔。帝釋旁觀尤不肯。金剛喫棒淚如淋。

世界都是一塊情。返情歸性事非輕。直從情裏尋歸路。一段常光本現成。

松枝忽折巢翻。驚醒漁人夢裏魂。蘆岸月明寒入髓。崑崙倒被石龜吞。

與儒生論中和

中和妙體原無二。妄截虗空作兩頭。擬向未生尋鼻孔。睫毛丈二掩雙眸。

火炮

懸象正當寒極。發機每在歲將新。箇中點著無情處。破全身喪古今。

示量智上人

趙州因甚道箇無。擬議生時轉見疎。窟穴從頭都踏破。始知東壁挂葫蘆。

示無餘上人

若道圓同太虗。早是無事生事。更道無欠無餘。是甚街前露布。且請脫下娘生袴。

示松溪嚴用正居士

金剛妙義是甚麼。無著天親不奈何。人法雙空須進步。如如不動亦當訶。起照便差千萬里。無思落在鬼神窠。直待心花頓發後。始知佛法本無多。

為百拙座主閉關

紫芝山下鐵為關。淨極光中絕往還。三載養成無礙力。縱橫大地沒遮攔。

示松溪陳蘊奇茂才

萬緣莫問撥不撥。心迷雖靜成轇轕。一切能仝泡影觀。便是成佛真機括。境有只因心未空。心空何愁境不豁。老盧解道本來無。黃梅夜半傳衣鉢。

示松溪葉泰交茂才

一句彌陀切上切。千里萬里一條鐵。萬行旋歸不二門。大地茫茫成片雪。成片雪休自輟。更把石牛鞭出血。虗空突出一輪紅。彌陀是甚乾屎橛。

題龍頭井

龍頭一滴水。飲者貴參詳。莫作去來想。休將冷煖甞。遡流知有本。出口潤無方。要辯曹溪脉。此中滋味長。

示順侍者

佛法從來不在多。祇須體究自彌陀。憤然直要親相見。念念追尋莫放他。却似持鎗逢猛敵。亦如把柁涉鯨波。有境可觀全屬妄。無心守寂也當訶。一句疑情渾不散。百萬魔軍豈奈何。有朝捻破泥丸子。跳出虗空唱哩囉。

示武林夏調生居士

一句話頭切上切。萬別千差都撲滅。只教一路向前行。直得虗空腦亦裂。五千餘卷拭瘡紙。三世諸佛乾屎橛。趙州面目無藏處。破鐺原來是舊鐵。

云三山陳茂才

仲尼昔日欲無言。游夏何曾敢浪傳。只消截斷閒知解。喫飯穿衣喫本元。

示初度沙彌(八首)

剃頭切莫將頭賣。賣得頭來命亦亡。日用不妨隨分過。鶉衣百結道名香。

既然充作如來子。販如來罪更深。不若歸家重蓄髮。如來滴水莫相侵。

伽藍飯食療饑瘡。豈可于中論短長。喫者應須具慚愧。不喫憑君別主張。

壽昌在日硬如鐵。懶向人前曲脊求。稀粥三餐荷鋤去。歲荒尚有麥羮坵。

壽昌衲子盡開田。老漢扶犂自向前。雖然不識開田義。也免閻羅算飯錢。

如今飽食不須憂。百事無營正好休。怎奈閒中閒不得。百非造起積愆尤。

莫言訶罵人非善。地獄門前滅禍胎。你身只要無拘束。儘有無邊業造來。

北去南來尋好處。誰知好處在心頭。心若不休無處好。天涯走徧盡如仇。

示契宗上人(二首)

為僧直要骨如鋼。苦行須知受用長。憶昔雪山修道者。多年歷盡幾風霜。

單持正念研真宗。坐斷閒情境自空。萬仞峰頭獨足立。新羅祇在海門東。

示圓常上人(四首)

屴崱山高鳥絕蹤。石門天險孰能通。若非鐵額銅睛漢。祇在青烟翠靄中。

通霄一路白雲深。驀直行來豈費心。若是喜從他徑走。經年蹇滯在荒林。

昔人不出飛鳶嶺。指頭踢破海山平。每見許多怜利漢。千山雲水恁麼行。

衲子須憑一瘦笻。登山渡水莫教鬆。忽逢水盡山窮處。拍掌高歌天外峰。

示康上人(二首)

妄緣聚處現身心。幻影須知却有真。直把虗空窮出骨。大千沙界總圓明。

止觀雙忘方入道。有無不涉始歸真。出家不是貪閒散。荊棘林中要轉身。

送僧歸博山

草鞋似虎尋歸處。趂得東風出嶺去。須記玄沙嶺上時。指頭踢破海天曙。

   送僧歸博山

翩翩瓢笠出閩關。千里長途任往還。歸去飽看東塢月。應知絕不異谿山。

警眾(四首)

壽命若風燈。浮根同幻影。如何苦執我。到底不能省。

色聲非外生。美惡從心計。逐逐不知休。如魚貪粉餌。

妄情遣復來。正念起還滅。未獲真常理。塵勞難暫歇。

上升似登峰。下墜如歸壑。努力尚難成。順情豈不錯。

示徽州余維坤居士

看箇話頭如嚼鐵。世界身心爐裏雪。忽然腦後放千光。世法佛法影俱滅。須知更有向上關。釋迦老子猶結舌。馬師一喝大雄山。三日耳聾有何說。

示我白居士

子母相逢事若何。西方不隔一塵多。祇要脚跟紅線斷。低頭自見古彌陀。

示芙蓉和上人

山僧不開骨董舖。遇著阿師無可似。七花八裂最郎當。剩得破船依古渡。空守螺江夜月寒。敢向人前閒露布。天險石門澹如水。無人更問通霄路。

甲戌冬。修山堂和尚塔

古塔沉埋日久。忽然現露雲邊。昔年何有今日。今日大非昔年。今古全因人計。成毀祇任世緣。固是有相皆壞。須知無火不傳。超出古今一句。歲歲波逝前川。

參禪偈(十二首)

參禪人莫廉纖。公案商量大可憐。一毫頭上親相見。管取鑑地亦輝天。

參禪人莫儱侗。一喝一棒徒粗獷。墮在孤危死水浸。轉身一路多如懵。

參禪人莫妄求。萬妙千玄盡放休。鐵壁銀山成粉末。德山臨濟也難儔。

參禪人莫自足。門外草庵休久宿。寶所未歸終不了。請君唱箇還鄉曲。

參禪人莫自屈。誰家屋裏無真佛。祇須一念契無生。兔角杖挂龜毛拂。

參禪人莫多知。五燈讀徧轉增迷。泥牛踏破澄潭月。五葉花開別有枝。

參禪人莫猖狂。許多岐路會亡羊。歷盡千山雲水窟。須知更有白雲鄉。

參禪人莫懈怠。百萬魔軍日相待。時時剔起吹毛利。始識南無觀自在。

參禪人莫他營。營得徒能益死生。衣裏藏珠如不昧。遮身一衲有餘榮。

參禪人莫嫌貧。貧不極時見不親。須知徹骨風流事。寒盡元來別有春。

參禪人莫執一。死法相傳盡成癖。好漢須如出海龍。五宗門下無蹤跡。

念佛偈(四首)

念佛人要純一。出息還須顧入息。淨心相繼障雲開。摩著生前自家鼻。

念佛人要心勤。懈怠從來長妄情。憤然一念常如此。寶蓮日日放光明。

念佛人要志堅。滴水須知石也穿。念頭迸出燎天燧管甚西方五色蓮。

念佛人要端正。端正方能成正信。菩提種子自培成。便是彌陀親法胤。

示林泡庵居士(二首)

佛號綿綿不斷聲。恰如猛火煉真金。鑛盡金全成大用。鑑地輝天別樣明。

佛號直如倚天劍。截斷千枝與萬枝。眼前便是蓮華國。那管彌陀願力慈。

示淨土社諸善友(七首)

一念彌陀渾似鐵。閒忙動靜離生滅。此土西方成粉去。說甚無生湯裏雪。

崛然一句若金剛。百煉千鎚未肯忘。直透威音那畔去。不離方寸即西方。

劒輪揮處夜光寒。山色溪聲未可瞞。直待金鷄親唱曉。五色蓮華映寶欄。

持名不用更求玄。一句頓超聲色先。萬境融成一片月。何分東土與西天。

癡狂外逐何時足。山積黃金也積愁。若肯盡情都放下。長空雲淨月輪秋。

總攝六根惟念佛。浮情煉盡自圓成。巍巍臺上黃金相。不須起念自分明。

莫向境緣生好醜。凝成一念竟無分。忽然打破琉璃鏡。說法音聲許獨聞。

與丘守戎將軍

學道猶如上陣時。金戈鐵馬莫教遲。軍中直斬渠魁首。奏凱歸來春滿蹊。

與馮中軍

魔軍百萬知藏處。擣穴焚巢立可除。戰勝自然家國泰。輪王髻上奪明珠。

示茶頭

客來祇是一杯茶。攪動叢林亂似麻。底事明明無向背。無端特地隔天涯。

示超覺上人

靈光迥出根塵外。用著根塵那得知。但能滅盡偷心去。始識趙州東院西。

示龜洋山僧(二首山有二祖師肉身)

岧嶢三紫聳雲間。中有幽人據祖關。須信髑髏還有眼。頂門迸出照人寰。

真身見說在龜洋。日月雙懸照上方。愧我瓣香無可爇。雨餘山色正蒼蒼。

示大道巖僧

清源山色翠光浮。聞有真人在上頭。大道明明如箭直。往來無限曲如鈎。

從來大道透長安。透得長安法界寬。其奈時人都好徑。歷盡艱辛到却難。

示密因上人

石鼓當軒震一聲。山河大地亦心驚。任君鐵額銅頭漢。猛火爐中要再烹。

答尼覺林

萬法本來空。祇緣心妄有。妄心共分別。說空實非空。拶入空中性。空有二俱非。是名本來空。亦名真實義。

示海濵太蘇善友

生死如大海。漠漠連天碧。肯具堅固志。自然亦可適。挂箇萬里帆。豈戀一區宅。片葉乘天風。千丈濤難隔。究竟登彼岸。寶山手可摘。學道亦如是。聖域在咫尺。勉哉勿自委。便是出塵客。

凡木上人歸里省親(二首)

歷盡艱辛經幾年。歸來破衲飽風煙。一朝直見親生面。不知何物獻堂前。

踏徧高低祇等閒。橫擔楖栗返閩關。丹霞驛畔茘枝熟。應有幽香散萬山。

戒多營僧

馳逐茫茫幾肯休。齒黃頭白尚貪求。經營百世三更夢。建立千秋等小漚。盡道積功終積惡。誰知增樂總增愁。饒君算得都如意。鐵棒臨頭不自繇。

示志西上人

至道本來嫌揀擇。何須特地志東西。回光看取脚跟下。等閒坐斷碧瑠璃。

安平尤母道喬死入冥司。冥司令歸請偈

明明有箇西方路。祇在當人一念中。看破身心同馬角。劍樹刀山當下空。

答劉仲龍文學用來韻

居士能栽火裏蓮。現身混俗且隨緣。欲明大道休存見。纔落玄言未脫詮。淨穢雙忘猶隔岸。有無俱遣尚非禪。妄情息處真如現。步步高遊極樂天。

示莊太振居士

緊把繩頭獨往還。那愁劍樹及刀山。歷盡艱辛能不退。撥轉娑婆祇等閒。

示吳善友

念佛一門。最為直截。不須多知解。不用巧言說。祇要一句佛。崛然如寸鐵。管甚恩與愛。管甚怨與結。諸念俱不生。娑婆影自滅。

示廧可上人

把住虗空做一回。萬慮千思當下。鐵柱門前開口笑。等閒吞却石烏龜。

示王無偏居士

一句從來絕正偏。等閒擬議盡成纏。鐵牛吼出山前路。踏破三春萬里煙。

示夏君都居士

左右皆毒火。背後鼈鼻蛇。唯前這一路。却有生冤家。定要向前去。刻頃不容他。有朝裂破後。火裏現蓮華。

示慈茂上人

百萬軍中獨戰時。輪刀舞劍莫遲疑。任渠長蛇併偃月。直取渠魁報主知。

示省安上人

一句當空橫寶劍。千聖尋之不見蹤。白牛穩臥坡前草。有時跳出小溪東。

示心宇居士

一句當空橫寶劍。山河大地總無蹤。有朝破虗空也。曦輪涌出海門東。

示寧遠上人(四首)

鬍鬚赤是赤鬚鬍。那箇男兒不丈夫。莫戀蘧廬茶飯熟。一吸須教大海枯。

衲子從來不傍他。路逢佛祖是冤家。謾說泥牛鬬入海。須知鐵壁不栽花。

獨橫一劍自當空。悉達波旬總滅蹤。超出虗空頭上立。須彌搭在藕絲中。

門前有路終難穩。腦後生光恐是邪。有窮射落天邊日。啞子驚慌呌出爺。

示慧真上人住山(二首)

住山切莫染浮塵。學道從來要學貧。直得囊空無半粒。自然寒盡轉生春。

住山切莫盜虗名。把定身心鐵鑄成。百匝千重俱透過。石牛步步火中行。

示卓然上人

百城煙水自蒼茫。荷錫南來路正長。苕上砂鍋雖舊樣。近年托出發千光。

示雲庵上人住山

卓庵遠在白雲邊。煑石餐松別有天。一日案山頭自點。須彌倒掛夜明簾。

示空諸上人(二首)

這箇非空非不空。祇緣迷執成諸有。迷情散盡日輪孤。照徹三三元是九。

這箇何須更說空。老龐嚼飯餧兒童。石人拍掌木人唱。驚起東村王六翁。

示心求上人

有求心變物。無求物障心。殿上香獅子。識破是黃金。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二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