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30卷)
【(嗣法)道霈重編】
第 21 卷

下一卷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一

諸贊

彌陀佛贊

祇是這箇。喚作彌陀。若是那箇。喚作甚麼。駕空華之寶筏。接幻住之娑婆。示淨示穢。一塲懡[怡-台+羅]。舍穢趨淨。夢踰大河。若遇鐵額銅睛漢。一定從他不順他。且道。是往生不是往生。噫。東村王大無思算。倒騎石馬過新羅。

釋迦佛贊

三世一切薄伽梵。唯我釋尊最希有。降生偏向難忍。五濁借作歸元路。降生皇宮處極尊。飄然棄去如敝屣。示知本有天然貴。區區凡榮豈能等。納妻誕子同人法。一旦割去如斬絲。示知情愛為大患。復性初關首斷之。徧遊外道親穿過。知非便捨明且決。示知彼法非究竟。歷劫煉行盡唐捐。雪山六載嘴盧都。雪覆千峰不暇看。示知研道貴精勤。情根見俱斷絕。一覩明星云大悟。大驚小恠稱成佛。示知成佛有正因。不從心外強修證。菩提場中暢本懷。却如旭日照高山。俯就羣機啟方便。權隱珍袍著敝衣。鹿野初轉四諦輪。陳如接拍便成令。從茲三寶住世間。光明熾盛照一切。說漸說頓仍說圓。應機雨化度無極。不論三草及二木。觸著一一皆暢茂。金河法浪流不窮。至今餘潤猶瀝瀝。纔沾一滴徹根源。光吞十虗誰敢匹。佛功德海如沙界。我贊一塵尚如是。塵塵功德廣難量。我有舌根不能及。即使法界諸大覺。慇懃各出廣長舌。說偈直滿百千歲。贊我釋尊亦難罄。痛思我與釋迦等。無量劫來無有二。渠遊濁土若蓮華。我陷泥塗不能出。纖毫未曾有減增。祇從迷悟分凡聖。迷則心反成外物。濁浪拍天不可渡。悟則外物盡唯心。渾圓炤耀光明聚。到底迷悟不相干。淨穢兩途俱坐斷。法身笑破等枯樁。向上有句如何說。我今稽首問釋尊。釋尊垂眸復閉舌。願身心奉塵剎。普使眾生悉成佛。

出山像贊

空山峭絕。凍雲未開。形類枯木。舌長深苔。堆堆兀坐。任世疑猜。明星夜覩。不勝自咍。忍俊不禁。再嘆奇哉。三思大事。却出山來。咄。四十九年阿漉漉。至今滿面是塵埃。

觀音大士贊(二首)

以眼觀音。聞性自空。以音遇眼。音性自泯。音聞兩寂。唯是一心。孤光迥脫。不廢音聞。二俱徧滿。罔不圓通。一根如是。諸根亦然。交炤互用。靈妙難思。八萬四千。手眼竝彰。故稱大悲。其德無量。應此方機。斯為第一。妙觀之力。是菩薩師。供養弟子。盍省其師。若得其師。是真供養。

不是金沙灘頭婦。亦非普陀巖畔客。老僧見他鼻半邊。祇是箇十界無家底老賊。

三大士贊

三老相逢說甚麼。證南作北奈渠何。扶同附會任唇舌。總是一場嗹哩囉。直至于今毒未息。看來一字也成多。請君體取未生句。莫管無風水上波。

文殊大士贊

稽首大士。為佛長子。智光普炤。實諸佛母。影現娑婆。釋尊良輔。坐師子座。震塗毒鼓。

布袋和尚贊(二首)

我不重你。臉笑嘻嘻。我不重你腹大便便。我不重你身量腇腲。我不重你胸次廓然。我祇重你負著布袋不知年。到處逢人乞一錢。癡癡不捨無時了。婬坊酒肆亦留連。婆心果是如天濶。收歸布袋沒中邊。雖然如是。若渠放下布袋。又作麼生贊嘆。也祇得稽首南無慈氏尊前。

大了肚寬了腸。看來無界不收藏。未知此願何時滿。祇好呵呵笑一場。

寒山拾得贊

敝衣垢面。蓬髮婆娑。持帚回顧。為箇甚麼。為彼世人。癡蠢者多。強執空影。為禍之囮。直須掃破。免彼蹉跎。長言不足。繼以悲歌。悲歌不薦。無可奈何。悲轉為笑。拍手呵呵。笑彼逐逐。如自燒蛾。噫。國清門外溪山古。至今明月挂松蘿。

空生尊者贊

既名空生。云何有相。相耶空耶。為一為兩。碎諸有關。破如來藏。不管巖前雨華。且把手中拄杖。雖云是東方青龍陀。也祇是這般模樣。

十八羅漢贊。為金仙庵題

竪指

若為指佛。何者是佛。若為指心。何者非心。一指分明太漏逗。千年祇作野狐精。還有為尊者出氣的麼。唐時却有老俱胝。

執卷

祇這手卷。親從佛得。文彩彰。炭中露墨。咄。好向堂前把火焚。免使人見贓捉賊。

扶杖

一條拄杖子。照用不容分。扶過斷橋水。伴歸無月村。到不如放下著。何以故。正眼看來。不值半分文。

撥眉

撥開長眉。分明覿面。怎奈迷何。依然不見。見不見。休向空中尋閃電。

入定

寂不聞聲。天華亂墜。最先見佛。熱瞞一會。似此等惡模惡樣。祇好貶向人天。永作福田之類。

合掌

合掌當胸。歸依那箇。若言見佛。分明話墮。縱言不見。未免有過。噫。看來合掌當胸。真不如撒手長臥。

擊磬

擊磬一聲。大地平沉。虗空髓露。枯木龍吟。若到山僧門下。大有事在。為渠祇見其影。不見其形。

洗耳

洗耳去塵。還成自汙。雖是圓通。七錯八悞。正好當胸打一拳。那管你靈山親囑付。

降龍

娑竭出海。神變叵測。似鶻提鳩。未為奇特。既是似鶻提鳩。何以未為奇特。請問唐時白拈賊。

伏虎

獰虎失威。怗然馴伏。要騎便騎。却如跨犢。若是本分衲僧。安用這箇業畜。豈不見道。巴歌不是陽春曲。

憑几

試問尊者。還有憑依也無。若有憑依。何須這箇。若無憑依。安用這箇。所以衲僧據令。不免一拳打破。雖然。佛事門中聻。

抱膝

昔也曲膝而請。今也抱膝而坐。長年無事商量。却似習成怠隋。休怠隋。一自靈山分付後。不會打發得這些滯貨。

補衲

瞿曇舊衲衣。片片裁雲補。持來重七斤。包著細腰鼓。還有要識老瞿曇者麼。祗這是。

看經

祇這一卷經。從來不許轉。晝夜鑽紙窓。太近翻成遠。畢竟要轉這一卷麼。腦後一眼開。大地秋雲捲。

弄獅

汝弄獅子。弄得幾出。六即是一。一即是六。好手還渠老作家。白雲深隱禪那窟。

寫經

須彌為筆。大海為墨。寫這一卷經。虗空都逼塞。還寫得出麼。雖然。今日筆尖上。放光動地。見者乃仙陀之客。

負袋

寬了肚皮。打開布袋。逢人乞一文。償却前生債。酒肆與婬坊。到處俱無礙。呵呵。十字街頭。一場破敗。

托塔

寶塔從西來。驚天復動地。光恠百千秋。見者難擬議。休擬議。恐不是阿育王的舍利。

達摩贊(三首)

西來老胡。甚是糊塗。梁武問著第一義。大膽說出廓然無。再云不識似銀山。闔國蹉過空躇蹰。祇得暗向長江渡。九年面壁嘴盧都。一堆滯貨誰承買。雪夜安心髓亦枯。看來西天未發足時。也好與三十棒。何以故。為渠起樣作模。

一蘆渡江。九年面壁。擬議不來。千聖莫識。流毒震旦。至今未息。有甚好處。破鞋一隻。

堆堆面壁。說箇甚麼。三拜得髓。一場懡[怡-台+羅]。傳虗接響至今日。却似重添水上波。

三教圖贊

三老出來。氷片霰雪。割裂虗空。掉三寸舌。成得何事。證龜作鼈。一朝聚首。更有何說。

達觀大師贊

其骨若鋼。其氣如虹。肩荷大法。力振頺風。如護君父。豈顧厥躬。雖罹其難。法門之忠。

雲棲大師贊

末風浮薄。法綱久隤。賴師振之。狂瀾頓回。專一心而歸淨國。弘萬行以布深慈。是知。師固當世之柱石。亦萬世之繩規。

雲棲壽昌真寂三大師贊

三師竝出。日照昏衢。或禪或教。異路同趨。承前啟後。作眾良模。吾雖不敏。願學之而未能者乎。

壽昌和尚贊(二首)

一旦推翻大好山。等閑跳出祖師關。耕雨鋤雲五十載。何曾有意入塵寰。銕骨凌空難比擬。鳥道無人獨往還。一條拄杖如龍活。至今洞口自潺湲。

這老和尚。全沒巴鼻。指東話西。實無道理。惱亂眾生。無風浪起。建二十餘剎。使鬼驅風。歷五十餘年。填坑穵地。臨了一場逗漏。却云今日分明指示。莫是從大好山過麼。咄。切莫向此中擬議。

博山和尚贊

從玉山絕却路頭。向峨峰安下鼻孔。錦繡囊中飄異香。虗空面上鑽窟竉。牢把鐵關不暫開。末後誰能繼其踵。

滕秀實居士贊(二首)

秀而華。秀而實。雖是一場好夢。醒後何須更覓。學道八載。遽爾趨寂。可喜者問道之念方勤。可惜者履道之功未畢。雖然。末後一曲讓君長。趺坐西逝明歷歷。踏翻松頂巢。帶月飛歸人未識。

閻浮一夢誰先覺。五欲重重自成縛。先生腰纏十萬貫。更曾跨箇楊州。臨終拍手唱歸來。獅子迸斷黃金索。好似昔年馮濟川。不免將錯去就錯。穩坐蓮華大若輪。五色寶光相映爍。天衣飄緲絢雲霓。琉璃地上聞天樂。世間多少競英雄。看來輸君最後著。尚留這箇在娑婆。惡水當頭潑一杓。

兵憲林得山居士贊

君性多豪爽。磊落稱奇英。心胸洞無物。肝膽向人傾。憂時獨上批鱗疏。壯心直欲靖胡塵。轉輸軍餉三邊足。抗守危城萬虜驚。北門鎖鑰君堪寄。遭讒拂袖東海潯。屢約披緇叩石鼓。胡為濡滯愧山靈。韓范功業今何在。算來嬴得一虗名。若待功成方迹。巖石雲中也笑人。舉世盡因名利醉。堪嘆無人號獨醒。我今預掃峰頭石。徯君共操沒弦琴。

侍講陳仲謀居士贊

剛介如君有幾人。寒梅雪裏一枝春。披緇獨對巖前月。却是先朝骨骾臣。

德山樵者贊(有引)

樵者楊姓。諱逢京。別號泰宇。德山其所隱也。生出華胄。跡混禪侶。其宅心制行。月旦多賢之。然以賢而貧。亦以貧而益見其賢。則其貧也不亦善乎。厥嗣逸凡氏。有乃父風。持其像求贊。余謂。若居士者。可以風矣。漫題數語。以塞其請。

淵淵其衷。穆穆其容。居德以厚。育德以冲。中歲好道。益晦厥躬。樂施弗倦。晚乃愈窮。矢志西方。如水必東。臨終翛然。鴈過長空。嗚呼居士。其取之物則儉。取之道則隆者乎。

自贊(三十九首)

這等模樣。最是可嫌。拂也不竪。棒也不拈。坐朽木榻。漢語胡言。呵佛罵祖。欺地瞞天。簧鼓後學。八倒七顛。山不露頂。月隱半邊。雖然全無道理。要也不負曹洞之傳。

苒荏半生。行年五十。逢人惡發。全無諱忌。罵盡百聖千賢。自云為諸佛出氣。出言不涉典章。舉動全同兒戲。直是攪亂乾坤。一任人天厭棄。莫是教外別傳麼。咄。迦葉師兄也未是(白水巖請)

癡隱荷山八載。未敢虗空安橛。諸方浩浩談禪。這裏縮頭如鱉。每歲栽禾博飯。甘把黃金當鐵。分明是半文不直。如何稱壽昌嫡血。葢為多虗不如少實。千巧不如一拙(荷山請)

我不是你。你却是我。春風一面。秋雲一朵。黃楊木禪。無罅縫鎖。今年走入溫陵城。恰似泥塗行鱉跛。咦。溫州橘皮不是火(開元寺請)

這箇老漢。一生杜田。不解學佛學祖。祇會伸脚打眠。有人問著無可對。便說渠是教外別傳。呵呵。曾在壽昌橋上過。鼻孔從來沒半邊。

這箇老乞兒。鄙哉無所能。古今俱不似。凡聖並生憎。掀翻三藏教。滅盡五家燈。渠有甚長處。光頭一箇僧。這漢無知。不分豕亥。掉頭不說壽昌宗。舉足踏破苕溪戒。全是使鬼驅風。一任貴買賤賣。浪得虗名在世間。祇為少了閻浮債(真寂院請)

鼓山一片雲。苕溪一點泡。祇是破敗凡夫。那能論禪論道。切莫將他供養。只好深埋雪窖(真寂院請)

撞破南泉之門。逸出壽昌之廐。胸中全沒半點。到處說三道四。如今流泊苕溪灣。沙盆指作瑚璉器。雖然歷主三剎。一任虗舟游戲。莫道渠是五百人善知識。却也祇同浮寄。

向諸佛頂上橫行。借壽昌棒下出氣。祇在唇邊鼓是非。有口無心無避忌。呵呵。誰能得見半邊鼻。

這漢無知。肚裏無禪。妄拈拂子。誑惑人天。出世纔四載。開堂祇二年。便爾縮頭度日。每好伸脚打眠。謬傳渠是壽昌嫡子。看來不值半文錢。

把苕溪釣。撾鼓山鼓。半點佛法全無。却要呵佛罵祖。諸方寶若黃金。渠直詆為糞土。因甚不近人情。只為苦瓜連根苦。

石鼓峰頭。一場破敗。苕谿岸畔。喪盡家風。逢人專好打哄。盡是指西為東。今被人描上紙去。原來是箇老禿翁。

黃龍峰下橫遭毒。延津岸畔喪全身。而今遺影在沙陽。切忌認假為真。

石鼓山頭。舉網張風。苕谿岸畔。垂竿釣月。看來一場[怡-台+羅]。不如閉口藏舌。甘心五載不開堂。直是癡癡長守拙。相逢切莫問他宗。不是曹溪一點血。

這老乞兒。是何模樣。三界不能安。虗空不可量。無端影落世間。一任天人供養。

悞入大好山中。便敢當仁不讓。佛法半點也無。只知十尺一丈。

一張白紙頗相似。怎奈丹青塗汙何。空潭月影非真實。任你諸人枉揣摩。

誰人描我像。形貌也不殊。右手握拄杖。左手持數珠。翻成太多事。何必徒區區。不如兩撒手。方能識得渠。識得渠。只是一頭驢。

屴崱峰頭。白雲一片。苕溪岸畔。釣綸一線。六凡渠不入。四聖渠不見。一任諸人描出。也祇是箇炎天破扇。悞入壽昌門。冒繼興聖席。通霄路上許誰行。獨握雲中一楖栗。橫拈直竪幾人知。徹底全無消息。

咄哉老乞兒。不識達摩禪。虗受人天供。高臥白雲邊。有時竪一拂。欺地亦瞞天。被人亂描出。看來大可憐。年老無知何所能。非凡非聖得人憎。莫謂壽昌嫡血嗣。只是光頭一老僧。

此老漢。無可說。兀坐石鼓峰頭。分明只得一橛。瞎盡眾生眼。畵餅指作月。莫道渠得洞上禪。白雲深處長守拙。

一匙洞水作波瀾。竪拂敢將千聖瞞。抖碎虗空無可似。任他十界也難安。

棃川橋下。撥波求水。屴崱峰頭。舉網張風。顛倒全不成人。指西便喚作東。只是無識任唇舌。騙人道是洞上宗。

入壽昌門。繼洞上武。播苕溪浪。撾鼓山鼓。等閒笑破五家宗。箇裏不容諸佛祖。祇是空拳誑小兒。直把黃金喚作土。

壽昌碌碌僧。冒坐鼓山頭。不達教外旨。見馬却呼牛。倒佛祖旗鎗。結七眾冤仇。眼中滄海小。凡聖竝生愁。石鼓輕撾十四秋。直教凡聖盡成愁。何如穩臥深雲裏。一任山高及水流。

行年七十。徹底愚痴。問禪不會。問教不知。祇是一柄拂子。橫拈直竪。令人可疑。恁麼脫空老漢。千佛聞之攢眉。渠却自負道。靈山最後拈出一枝。

屴崱峰頭客。尋常無軌則。開口不是話。凡聖俱莫測。賊賊。東土西方容不得。

此老比丘。法門中賊。據興聖座。說黃道白。破滅佛祖宗猷。截斷眾生命脉。如今年老益猖狂。倒倒顛顛無軌則。騙盡人間供養。難逃閻老訶責。咦。

博地凡夫僧。不識諸佛祖。橫擔一片板。非今亦非古。執一少變通。直是愚且魯。任他人笑罵。默然祇自許。

壽昌孤風。崛起萬仞。鼓山得之。繼行其令。興洞水波。出曹山穽。不知正偏。起眾生病。金針玉線幾人知。是謂諸佛慧命。

屴崱峰頭。潦倒比丘。靈不重。諸聖不求。開口偏罵佛祖。大似冤仇。炊無米飯。駕無底舟。直是箇不本分僧。却道渠是洞水逆流。

大圓鏡中。突然者箇。若道是渠是我。便成錯過。若道非聖非凡。亦是話墮。船子藏身。誰能勘破。洞山覩影。方堪領荷。道順持此作麼。只好當面便唾(順侍者請)

壽昌崛起。洞水生波。博山繼之。如江如河。我是何人。亦唱哩囉。三箇柴頭安品字。玉石依稀差不多。于今遺影在世間。一任笑者笑訶者訶(右壽昌愽山及師三像同軸)

屴崱峰頭老禿翁。長年高臥白雲中。有人問彼西來意。笑指天邊日出東。

這老翁杜蠻禪。自言渠在威音前。搖頭不信佛與祖。五宗不值半文錢。口中好起無風浪。教人掘地去尋天。似者樣顛倒作口業。不如且學痴呆漢。饑時吃飯困時眠。

幼齡學東魯。矢志師前賢。中歲慕西竺。志不在人天。收得壽昌塵。效顰亦說禪。始末經四剎。拈弄二十年。警俗多苦口。衛道在諸篇。一生渾夢事。幻像徒儼然。寄住閻浮八十年。半生蹤跡白雲邊。矢口千言欺佛祖。看來不值半文錢。

這老漢。性太偏。橫擔板一片。不信達摩禪。逢人好起無風浪。教他掘地去尋天。行年八十成何事。笑破虗空嘴半邊。

老漢行年今八十。世間事事皆收拾。惟者影子徧諸方。敗露重重遮不及。還知麼。有相身中無相身。低頭方見明歷歷(師臨終前一日。坐方丈受大眾參禮。僧有持師像求贊者。為題此)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