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30卷)
【(嗣法)道霈重編】
第 20 卷

下一卷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

諸祖道影贊(有序)

真不可邈。邈者非真。影不離形。形實非影。若從有影迹上揣摩。奚啻水中撈月。若從無影迹上揣摩。猶是空裏生花。有無既去。畢竟作麼生。普化盡力翻箇筋斗。誌公出手破面門。將知費了多少鹽醬。雖然如是。事無一向。方有多門。今此描摹虗空之眉目。指點夢幻之行蹤。朽葛藤。重為扶起。積年贓物。盡底掀開。其於往諸祖。果是一耶。是二耶。但是一等之機。法緣在茲。莫道全身未露。便覿面相呈了也。呵呵。不因夜來鴈。怎見海門秋。

僧寶之始

憍陳如尊者

歌利揮劍。早說破。鹿苑初唱。唯師首和。一箇耳聾。一箇話墮。熱瞞大地。居僧上座。

禪宗諸祖

初祖迦葉尊者

一花纔拈。千聖膽落。遇無知漢。微笑而作。死柴頭火。今古輝爍。還是禪宗初祖麼。錯。

二祖阿難尊者

百千佛法。舌根吞吐。多聞總持。何為禪祖。倒却剎竿。老婆心苦。雖然。莫道齊一變至于魯。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青林懸記。瑞草知期。尊者崛生。乃應其時。以毒破毒。龍何能窺。施地建剎。返被渠印破面皮。

四祖優波毱多尊者

是十七。非十七。話分兩橛。著甚麼急。震動魔宮成夢事。室籌充滿曾無一。畢竟有甚長處。眉橫鼻直。

五祖提多迦尊者

我師出纏智。猶彼出屋日。至今尚自仰餘輝。不是其人見如漆。呵呵。此葢夢話。原非真實。炤燭有無俱莫識。

六祖彌遮迦尊者

昔生梵天。既逢親友。支離累刼。是誰之咎。冤債相逢。落這窠臼。原來一步不曾移。始識三三原是九。

七祖婆須密尊者

金雲浮葢。毓聖之土。手中執器。還家之路。說法等虗空。分明落分疏。豈容梵王帝釋却來當面塗汙。正好劈脊便打。庶幾于佛懸記不相孤負。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義即不論。虗空難釘。論即不義。鉢盂安柄。狹路相逢。沾甘露味。雖是一語知歸。也孤負渠生來肉

九祖伏密多尊者

雖曰未言。示其意。雖曰未行。詣其至。針芥相投。真沒巴鼻。便行七步。却落第二。

十祖脇尊者

祥光燭座。腥臭早露。脇不至席。脊梁鐵鑄。坐金色地。敷破坐具。還有真實義麼。七錯八悞。

十一祖富那夜多尊者

汝非諸佛。諸佛亦非。只此一語。便堪授衣。踏翻金色地。破佛祖機。說甚麼覺花成。大似枝上生枝。

十二祖馬鳴尊者

不識是佛。佛不可識。這裏撞著。銀山鐵壁。一朝鋸解木斷。始識秤鎚有汁。露出空中爪牙。摧伏大幻冤敵。噫。空起一塲是非。到底魔佛難析。

十三祖迦毗摩羅尊者

神力能化巨海。果是何等妖異。忽然識得性海。看來只同兒戲。是魔是佛總虗閒。百千神力俱拋棄。擒得毒龍來作子。果然不枉作馬鳴之嗣。

十四祖龍樹尊者

當塲現月輪。此實不容。祇這畵餅子。著千萬里。非色亦非聲。誰人敢輕擬。唯是嫡骨兒。方不負斯旨。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以針投鉢。是作賊漢。覩滿月輪。止得其半。指木菌之前因。示比丘之後患。打草祇要蛇驚。了我家之陳案。

十六祖羅睺羅多尊者

藉樹頭耳。聞世外調。佛誌不虗。祖燈斯紹。窮金河源。垂千仞釣。擎來一鉢梵天飯。難免作家傍笑。

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

敝屣世榮。宴坐石窟。冤債相尋。磁石引鐵。取甘露普飲大眾。聊應時節。若問是何滋味。儘教大地結舌。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持鑑而來。好與打破。諸佛之機。是甚殘唾。非風非鈴。指歸這箇。也似猢孫上樹。不免一狀領過。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

夙善說法。般若之力。遇毒惡手。當塲指出。忽然摸著鼻孔。莫道無人。虗空逼塞。雖然一槌便就。却也遲了八刻。

二十祖奢夜多尊者

因形現影。遡流尋源。宿慧頓發。默契厥元。體本無生。法有何言。有為無為。夢裏徒喧。

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

秋水明月。斷崖寒雪。漁翁睡醒向前汀。始識夜來舟暫歇。黑如玉白如鐵。誰人敢向當頭說。我師逗著便知歸。果然賢眾非饒舌。

二十二祖摩拏羅尊者

誕質王宮。達茲玄奧。法本無礙。宛同幻泡。應佛懸記。分燈化導。降香林。火必就燥。

二十三祖勒那尊者

持環而來。不為別事。久為師。豈行異類。冤債相逢。香結成穗。一日聞偈知歸。眾釋然遠離。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道不可求。用即非功。達本無作。祖脉潛通。昔有異氣。應在汝躬。頭落臂斷。彼此蘊空。切莫道是冤債相逢。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神劍本銛。拳珠自瑩。其來有因。肘後懸印。時當難起。傳衣表信。久煉愈明。真嗣始定。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外道為山。癡禪之力。觸著無心。自貽伊戚。俾歸真乘。反曲作直。故人忽逢。二五一十。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不是勢至。喚作勢至。從因緣來。為法之寄。常轉妙經。豈落文字。兩手放光。更沒巴鼻。

二十八祖菩提達摩尊者

航海而來。不為別故。踢翻窠臼。英雄失據。面壁九年。是何門戶。也可笑也可惡。賴有作家下毒手。只得隻履西歸去。至今流禍未曾消。盡墮一千七百之數。

二十九祖慧可大師

斷臂安心。三拜得髓。如空合空。是何道理。教渠覓罪不可得。畢竟更無別旨。雖說轉轉相傳。却似無風浪起。

三十祖僧璨大師

覓罪不得。家破路絕。寄跡空山。形單影孑。不是其人。何敢饒舌。晚得童子。皮下有血。

三十一祖道信大師

宿習解脫門。早佩祖師印。吉水城邊賊膽驚。破頭山上法雷震。皇詔四徵不出山。始知道人不用命。

三十二祖弘忍大師

來時有約。生處難稽。莫道無姓。還渠自知。黃梅果熟任風吹。一卷金剛成露布。惹得獦獠便授衣。

三十三祖慧能大師

這賣柴漢。一字不識。撞著金剛成粉末。三更直入黃梅室。真是舉網張風。更論甚麼軌則。從茲甘露徧寰中。鳥近金山無異色。

牛頭山融禪師

寂寞空山。禽獸作侶。賴遇作家。坐斷佛祖。狼蹤虎跡無尋處。迸出日輪正當午。前日後日爭幾許。問取菴中主。

嵩嶽慧安國師

據少室座。秉黃梅印。鈍置南嶽。提挈萬乘。入水始見長人。末後猶提正令。猖狂晤語無人會。野火却能聽遺命。

南嶽讓禪師

一毒礙胷。八載奈何。忽然撲落。是箇甚麼。菴前片磚。乃禍之囮。引出馬駒。陸地生波。

青原思禪師

當何所務。膠舟請渡。賴遇作家。賊心畢露。本無階級。何須動步。他年提出石頭。果然翻盡露布。

永嘉真覺禪師

鑑在機先。氣吞佛祖。振錫而來。適逢其主。機用超越。如縛猛虎。一宿便歸。別開門戶。

龔公山馬祖禪師

應讖而出。一磚打醒。縱橫蹴踏。機用最神。遭其毒者。百三十人。至今脚下。如雷如霆。

石頭遷禪師

稟曹溪命。入青原室。大膽如天祇自驕。不道嶺南有消息。性海直共祖師遊。一卷參同遺後式。覆地翻天智用殊。石頭路滑誰能及。

百丈海禪師

魏魏大雄峯。全是黃金鑄。一喝三日聾。牙爪從茲露。撥轉野狐禪。分付下堂句。引出赤鬚胡。聖賢俱罔措。

南泉願禪師

超然物外人。遊戲皆芳躅。南泉三十載。牧牛水草足。一日出山去。大地遭橫觸。指花能破夢。斬猫誰解贖。

大珠海禪師

寶藏久埋。拋家外走。逢人指出。始知本有。炤用無方。龍吟獅吼。入道無門。師闢其牖。

天皇悟禪師

那邊既是不住。這邊何須更論。一到石頭撞破。自然兩下不存。萬仞峰頭獨足立。宇宙都教一口吞。

黃檗運禪師

祇為父大慈。致得子大驕。聞著一喝驚吐舌。便解如虎之。狹路親遭一口。幾乎師命難逃。從此門風大險。鈍置四海英豪。

溈山祐禪師

撥著一星。方始知有。踢倒淨瓶。不落窠臼。却作一頭水牯牛。無端落在仰山手。從茲父子立家風。暗機圓合相鼓誘。

趙州諗禪師

拾來鎮州蘿蔔。挂作東壁葫蘆。拈出庭前栢樹。直教大地糊塗。趙州關過也無。指東話西無道理。遇者須教骨髓枯。

睦州陳尊宿

機似閃電。用若神龍。七古八恠。覓之即空。等閒垂手。肇建兩宗。懸一草履而黃巢膽喪。睦州人至今頌退賊之功。嗚呼予何能知此翁。

臨濟玄禪師

三十痛棒。直要見血。這裏猛省。豈容枝節。三拳一掌。霜上加雪。爪牙頓露。門風險絕。

洞山价禪師

無情却會說法。祇此便是師真。及至當塲托出。如何依舊沉吟。過水炤見面孔。方知昔日婆心。從此橫開五位。剪斷諸見稠林。

徑山國一禪師

為真法寶。作丈夫事。鼻祖雙徑。龍王獻地。馬師不能惑亂。天王亦遭鈍置。豈獨為唐國一人。實乃百世之瑞。

圭峰密禪師

禪教分馳。一之者少。惟師一觸。二途俱了。為教之祖。為禪之表。滅諍啟迷。如日初曉。

雪峰存禪師

夙領師棒。晚藉友箴。葢天葢地。大用繁興。木毬[車*袞]智不及。鼈鼻當路毒難親。巖頭張網如天濶。滿地兒孫皆鳳麟。

曹山寂禪師

洞水逆流。師嗣其慧。從那邊來。開此五位。寶鏡當臺。炤彼萬類。虗玄無著。豈容意會。

巖頭奯禪師

石裂崖崩。德嶠之令。師乃嗣之。如雷益迅。湖邊棹如龍活。巖頭路似天峻。遇著祇噓一聲。無限平人喪命。

龍湖聞禪師

以帝室胄。作法王臣。得石霜不說之印。會案山點額之心。龍避罰而匿袖。水報德而澄渟。臨終大家聽取。三十年秘密盡傾。

鳥窠道林禪師

秦望山頭。是何模樣。明月挂松枝。紅塵飛不上。至險實至平。太守豈能諒。位鎮江山却太危。立著下風徒悵望。

雲門偃禪師

秦時[車*度]轢鑽。却入睦州門。豈特損渠一足。直令命根不存。纔寄雪峰一語。致得大地名喧。門庭壁立懸千仞。拈出餬餅幾能吞。

風穴沼禪師

不遭南院惑亂。棒下徹透根源。露出鐵牛之機。盧陂失後忘前。濟下慧命一綫。獨賴吾師僅延。垂涕拈出家藏。法浪從此滔天。

首山念禪師

臨濟之道。遇風欲止。賴師續之。浡然復起。不說之說。聽者非耳。拂袖便行。有何道理。胷中更無元字脚。七軸蓮經成故紙。

法眼益禪師

片石礙。途窮路絕。逢人撲落。三界影滅。一切現成。何須扭揑。是大法眼。炤用無缺。

汾陽昭禪師

穿過百丈席。撈得空潭月。獅子踞地坐。來者膽皆裂。三訣起干戈。十智生枝節。異僧為法來。特請勤宣說。

雪竇顯禪師

橫經窮叢。機辨風馳。一入智門。喪盡所齎。拂子之下。如臨朝曦。奔流度刃。難喻其機。

慈明圓禪師

詬罵法施。其用果別。唯師當之。狂心頓歇。便解當陽哮吼。直是天驚地裂。一言推倒神鼎屋。今古何曾有豪傑。

佛印元禪師

早中楞嚴猛毒。死在開先虀甕。一具利齒獰牙。諸方聞著頭痛。祇管侮聖欺賢。直要撈龍打鳳。描得師真喜大笑。誰知笑破閻浮夢。

天衣懷禪師

夢從星降。悲乃宿習。徧遊叢社。早便超逸。遇惡辣手。面對鐵壁。地擔折。鼻孔打失。萬仞銀山當下崩。虗空突出一輪日。

永明壽禪師

懸一心鏡。圓萬行影。幽義徧窮。千光竝炳。開念佛門。示唯心境。廣攝三根。普垂接引。

黃龍南禪師

慈明脊梁。硬錚似鐵。師一見之。心膽頓裂。趙州勘破沒來繇。說甚紅爐一片雪。險絕如天不可攀。三關截斷英雄舌。

楊岐會禪師

輔弼慈明。綱維叢席。一語知休。渙若氷釋。三脚驢兒踏殺人。何問南山有白額。他日兒孫果滿地。臨風各有冲霄翼。

白雲端禪師

抱珠而來。一笑被奪。誰知此笑。能殺能活。及至識破。如桶底脫。始知此珠本自開豁。

長蘆禪師

禪淨兩關。誰權誰實。設化任機。千聖道一。大士幽贊。首茲勝集。莫道達摩直指。不是遠公遺式。

五祖演禪師

一出門來。擔一片板。逢人亂撞。幾遭換眼。却因白雲為牙。買得祖父田產。雖是自家舊業。也費幾多重趼。

天童宏智禪師

丹霞遭一拂。坭丸頭拋棄。超出空劫外。摸著自家鼻。三更不借明。本光難思議。坐斷太白峰。法乳流大地。

徑山大慧禪師

從寶峰安箇鼻孔。從天寧打出殻封。佛日輝天鑑地。竹篦趂象鞭龍。腥臊徧聞震旦國。不孤渠付臨濟正宗。

虎丘隆禪師

入長蘆門。識圓悟語。想酢生液。竟入其旅。莫道柔易。瞌睡之虎。踞坐虎丘。不容佛祖。

天童應菴禪師

探虎丘穴。似湊泊不得。坐金輪頂。似埋沒不得。放出楊岐驢。野干俱屏息。甘露門開深似海。山高路險雲昏黑。

普菴肅禪師

大溈門頭覓影。華嚴海裏翻身。本莫測迹難尋。別顯權機祖意深。可憐白日人遭劫。無限魔雲賴汝清。

無準範禪師

悞入破菴。罄無所得。有眾如海。化行莫測。文煅武煉。陶鑄綿密。兩入內庭。挈開天日。

雪巖欽禪師

知見若存。關棙猶隔。觸破琉璃。殿前古栢。借仰山座。通楊岐脉。全提正令。千妖喪魄。

高峰妙禪師

打落拖尸句。擒得睡中主。死關天似險。負之以猛虎。三喚不回頭。爪牙不輕吐。一條黑竹篦。鞭撻諸佛祖。

鐵山瓊禪師

髑髏觸破。再下一槌。本無欠少。須經這回。龍睛鬼眼尚難識。萬里無端逐臭來。熏天炙地無藏處。法網彌天海外開。

中峰本禪師

一遇流泉。見神見鬼。度得竹篦。毀巢破壘。超然幻住。隨在雲委。說法無礙。海漩之水。

斷崖義禪師

踏斷千丈巖。炤破一片雪。機辨若奔雷。孤峭如硬鐵。甘隱五十秋。火燒不能熱。末後更顛狂。滅盡千聖轍。

松隱茂禪師

無量劫來。抱此革囊。一擊之下。如雪沃湯。通身是口。毛孔放光。光前絕後。天花飛颺。

千巖長禪師

窮佛歸處。枯木遇雪。惡狗當門。截斷途轍。老鼠翻盆。漆桶墮裂。伏龍山上。證龜作鼈。

天如惟則禪師

無出豁漢。萎萎隨隨。水邊林下。如藏六龜。有時在師子林中一嘯。也不忝幻住之師。

泐季潭禪師

龍飛五位。法運更新。如雲之從。作國上珍。終不受官。天語益親。末後傾出。誰賡其音。

金壁峰禪師

白光燁燁。法中之瑞。伐木聞聲。更有何事。兩入帝庭提祖印。開天首慶風雲會。皇恩正渥歌歸去。舍利燦燦如珠綴。

啟教諸祖

天親菩薩

二難竝興。發慈尊秘。偉論雲蒸。釋無遺義。唯識既明。性相始備。永為法燈。炤千萬世。

攝摩騰尊者

金人入夢。荷法而東。開天挈日。力在厥躬。如盲始見。如聾忽聰。攝伏外眾。永播吾宗。

竺法蘭尊者

聖不獨化。必有其輔。摩騰既東。師亦步武。肇譯諸經。始霔法雨。如來之使。震旦之祖。

康居會尊者

江南緣熟。有光燭天。尋光而至。師善其權。首請舍利。為大法先。塔寺肇建。慧炬始然。

鳩摩羅什法師

靈發母胎。玅慧若神。持鉢悟旨。幼齡說經。佛法東傳。訛謬相承。實藉師至。放大光明。

台宗諸祖

北齊慧文尊者

禪法西來。多局漸因。惟師崛起。悟乃天真。法稟龍樹。觀宗一心。圓頓妙門。如日初昇。

南嶽慧思尊者

抱經空塚。悲淚何切。普賢摩頂。默然為說。稟觀北齊。法華頓徹。展拓義門。永廸來哲。故知宿誓弘持。當是地涌之列。

天台智者大師

受囑而來。茲乃復遇。南岳親承。遽爾長悟。獨宗經王。法雨滂澍。圓頓妙音。千聖一路。噫弘持若師者。庶幾不孤靈山所付。

章安灌頂法師

龍樹教觀。天台始昌。有師結集。法波愈揚。歷難註經。雪被氷牀。烈火弗熱。其綱永張。

法華智威尊者

出宰官宅。入法王家。定慧交發。圓證法華。飛錫定止。法鼓長撾。胡為所願者小而所獲者奢。其毋乃地涌之一。特現權而來耶。

天宮慧威尊者

大威之室。廣而且幽。惟師入之。作大法舟。勇退深山。鹿豕同遊。卷舒以時。厥化自周。

左溪朗尊者

晚入天台。一吸無遺。頭陀自律。飲巖棲。異類感化。舍利空垂。行粹道圓。表表羽儀。

荊溪湛然尊者

家學緘授。其道未揚。我師嗣之。于前有光。獨挾兩輪。廣運無方。窮玄劇辯。竪最勝幢。

國清尊者

偉哉荊溪。難乎其繼。我師靈慧。獨與之契。法流海外。光煥天際。如日東昇炤破幽蔽。

國清修尊者

善入教觀。妙旨如躍。篤於事行。行本無作。麈尾之下。神智自廓。金地之藏。寶光映爍。

國清物外尊者

會當其厄。教法晦沉。雲散鳥飛。孑影深林。妙入正定。影滅塵凝。一絲之脉。以待曙明。

國清琇尊者

善說法者。必如法說。眾寡無形。虗空有舌。異僧來聽。稽首而別。凌空笑謝。始知是賊。

國清竦尊者

唐運既傾。羣雄競覇。安知內地。惟王實藉。勤修益勵用答國化。高論雲興。秉炬深夜。

螺溪淨光尊者

體合觀音。炤用不窮。欲絕之緒。賴師再隆。搜古藏于燼之餘。取逸簡于大海之東。赫赫吾師。是謂能亢其宗。

寶雲義通尊者

魏魏梵表。東海之傑。來學中華。圓頓畢轍。寶雲彌布。法運超越。舍利鱗砌。證甘露滅。

四明法智尊者

台教彫殘。其復未久。賴佛真子。操智種首。掃除異計。作獅子吼。惟一具字。折服眾口。

華嚴諸祖

杜順和尚

華嚴大海。汪洋莫擬。若非大智。孰窮其底。開法界門。示還源軌。是知我師。必曼殊氏。

賢首法藏法師

來必有因。燃指立誓。遊毗盧海。窮法界致。口門放光。神京震地。偉哉我師。垂範萬世。

清涼澄觀法師

報緣之勝。吾不暇致其稱。毓德之粹。吾無能指而名。以法界海慧。窮法界海經。吾又何得而探其深。若我師者。豈獨七帝之師。實萬世之儀刑。

慈恩諸祖

玄奘法師

少歷講席。神悟擅聲。間關求法。委命秉誠。五百餘部。窮高極深。大教斯備。相宗始弘。

窺基法師

唯識一家。其義最微。奘得其訣。非師孰窺。撰疏述鈔。直揚其徽。如暗得炬。百世所師。

淨土諸祖

東林慧遠禪師

深入般若門。別開骨董舖。濁浪儘滔天。一舟橫古渡。莫道將錯就錯。何曾不是長安路。

法炤禪師

宿必有因。境乃先現。及到其處。文殊覿面。指歸淨土。末季方便。捨茲一途。轉見瞑眩。

律宗諸祖

南山宣律師

佛制弟子。依戒而住。狂慧既興。越畔而去。師弘四分。戒光遠著。百世所依。法門一柱。

靈芝炤律師

該練三學。以戒為本。如氷如霜。秉誠力踐。節彼南山。賴師繼顯。蓮緣熟。天樂聞遠。

瑜伽諸祖

不空上師

據灌頂位。佩毗盧印。心精冥感。如響斯應。文殊特為現身。天王亦來聽令。豈徒秘密之功。實乃不思議之聖。

一行禪師

五部教法。師獲其印。陰陽讖緯。俗稱其聖。既契心於嵩山之門。胡為盤桓乎他學之徑。是知大人智用。若摩尼珠。何殊方而不圓映。

應化聖賢

佛圖澄國師

石氏之暴。如猛虎嗔。師胡為來。乃作厥賓。百千光恠。用何其神。實以行師之仁。所謂如狎鷗鳥者。其未得師之心。

慧約國師

此大菩薩。現比丘身。戒從性發。通豈修成。作帝王師。主大法盟。誌公之匹。千載遺馨。

寶誌大士

從鷹巢來。異跡莫測。梁武頗解相親。怎奈認著形色。不免破面門。何妨通身漏洩。祇為僧繇不作家。致令千里雲昏黑。

寒山大士

世人見汝。如風如狂。汝見世人。可笑可傷。高歌松下。抵掌路傍。寒巖孑影。草長烟涼。賴有豐干拾得。大家同上戲場。

拾得大士

無姓無住。却是恰好。逢人拶著。敗露不少。寒山接拍。哭笑不了。一自寒巖歸去後。至今凉月炤秋草。

布袋和尚

祇這布袋。惑亂人多。逢著便乞。為箇甚麼。縱遇作家挨拶。却也不奈渠何。噫。古恠一任古恠。切莫認渠作未來佛陀。

長耳和尚

石龕松戶。心甘行苦。百鳥是歸。天花可雨。為是不傳之妙。為是神通之普。具眼衲僧齊看取。

濟顛禪師

不依本分。七倒八顛。攪渾世界。欺地瞞天。任渠翻盡窠臼。何曾出這絆纏。逃返天台難隱拙。虗名猶自至今傳。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