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30卷)
【(嗣法)道霈重編】
第 9 卷

下一卷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九

法語上

示本照上座

本來成佛。因甚自取沉淪。本有家珍。何故拋却外走。祇為一念生迷。致使百非俱集。由是甘受波吒。不能自出。正如人在夢中。受大苦惱。擺脫不得。若道是有。分明是夢。若道是無。現今受苦。忽然老鼠飜盆。破夢而出。則夢中之事。更不必論其有無。又況乎捨之取之哉。上座夢中之事種種非一。苦惱亦非一。要取取不得。要捨捨不得。日以繼日。歲以繼歲。無有覺時。則苦惱亦無有時也。應知。處這境界。無有別方。得箇擺脫。祇要識得渠是夢。識得渠是夢。豈更有人。於夢之事。而作取捨之想。動哀樂之情哉。然睡葢既深。要醒亦良不易。曾記得。先佛有一偈。曰假借四大。以為身心。本無生因。境有前境。若無心。亦無罪福。如幻起亦滅。上座能將此偈。常持不輟。深究其旨。有朝磕著觸著。則大夢必醒。管取呵呵大笑去也。既到這般田地。不用問人。任你獨居也得。領眾也得。縱橫自在。出沒無方。又何論瑣瑣細末哉。余居荷山八載。唯得上座往還最稔。今有鼓山之行。乃從予求法語。夫法本無法。語有何語。凡有語言。盡非實義。但仁義道中。未可以無言也。乃為諄諄如此。他日大夢醒後。唯無呵罵為幸。

示某上人閉關

余聞。古之學道者。愽參遠訪。陸沉賤役。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百苦無不備甞。竝未有晏坐一室。閉關守寂。以為學道者也。自入元始。有閉關之說。然高峯閉死關於天目。乃是枕子落地後。非大事未明。而畫地以自限者也。入明乃有閉關學道之事。夫閉關學道。其最初一念。乃是厭動趨寂者也。祇此一念。便為入道之障。況關中既不受知識鉗鎚。又無師友勵。癡癡守著一句話頭。如抱枯樁相似。日久月深。志漸靡力漸疲。話頭無味。疑情不起。忽然轉生第二念了也。甚至身坐一室。百念紛飛者有之。又何貴於關哉。今上人既發心入關。便當具真實心。發決定志。將生死二字。貼在額頭上。勇猛向前。更勿擬議。如一人與萬人敵相似。我若不殺死他。他必定要殺死我。苟不[拚-ㄙ+ㄊ]殺出。豈有自活之日哉。直須一日緊過一日。一月緊過一月。逼來逼去。如老鼠入牛角。則自有活路去也。

示惟謙上人

我甞謂學道之士。第一要信得及。第二要放得下。第三要守得堅。有此三要。方可學道。何謂信得及。信得我本來是佛。不少一毫。又信得佛祖垂下一言半句。等閒如倚天長劒。必能斷人命根。有此實信。方可進。若稍涉狐疑。進無由。所以要箇信得及。何謂放得下。人被許多虗名浮利恩愛業緣種種牽纏。如鐵城銅鎖。無能自解。必須勇猛奮發。一切斬斷。再不復顧。方可進。若稍有留戀。必遭絆倒。所以要箇放得下。何謂守得堅。緣人一時感激向前。亦似信得及放得下。但恐遭逆順二風吹將去。則信者不信了也。放得下者。依舊要擔取去了也。所以要箇守得堅。具上三者。然後看一句話頭。不管生不管死。不管閒不管忙。盡力提撕日久歲深。自然瞥地。此是歷代諸祖行的路。上人勉之。

示黃孟揚居士

眾生所以不能出生死者。只是箇迷。何謂迷。以其妄識橫起。見有外境也。既見有外境。則有好醜。既有好醜。則有愛惡。既有愛惡。則有取捨。既有取捨。則有善惡。既有善惡。則有果報。善極生天。惡極沉地。總屬輪迴。無有休息。今要破此外境。首要斷此妄識。此妄識從無始劫來。根深蒂固。豈可容易。然此妄識。全無實體。所以亦非難斷。若得本光一透。便可立破。古人有於一言之下。立地承當者。非是誑語。但眾生根機遲鈍。未能頓悟。所以歷代祖師。教人看箇話頭。看話頭者。非可悠悠地過去。直須切上加切。勇猛向前。如單鎗匹馬。遇著三軍圍繞。直須[拚-ㄙ+ㄊ]命殺出。若稍遲緩。有能自活者哉。每日應種種緣。雖無刻暇。而此話頭。不可間斷。或遇緣打失。便要鞭起。參來參去。日久歲深。忽然疑情頓起。內不見有五官百骸。外不見有山河大地。惟是一箇話頭。綿綿密密。到此地位。更須大加精彩。忽爾[囗@力]地一聲。則話頭破矣。話頭破則前境破。前境破則生死破。斯時也。依舊青山綠水。一任地獄天堂。便好向人說本來是佛可也。說無淨無穢可也。說無佛無眾生可也。若妄識未滅。分別千差。貪嗔癡慢。熾然不息。乃向人說無佛無眾生。則魔種邪氣耳。此話頭未破之時。工夫逼拶得緊。或見種種異境。或生種種異解。竝是妄識作恠。便當一刀揮斷。待得[囗@力]地一聲。自然千妥萬當。若初做工夫時。勢必難上。葢是昏散。二魔習熟難遣耳。雖千做不上。萬做不上。決定要做上。如古人所謂。愚公移山者焉。捱來挨去。自然工夫漸熟。自有到家之日。眾生無始劫來。許多苦楚。甘自承當。這些小難處。却攢眉怕怖。是謂愚也。若謂不消。恁麼別有一法可出生死。即是外道家法。暫時自誑。終入輪迴。何也。以渠迷情未破故也。

示丁元闢居士

靈光獨耀。逈脫根塵。此二句太說盡了也。若能於此會去。山僧安敢饒舌。其或未然。且打葛藤去。眾生靈光。本無遮障。怎奈迷情妄起。由是內有六根。外有六塵。根塵對立。妄識橫生。作好作惡。起善惡業。因業受報。六道輪迴。如汲井輪。波波劫劫。頭出頭沒。無有時。諸怫愍之。為說大法總之。要明箇靈光獨耀而若靈光不昧。根塵頓泯。心忘境寂。圓照無外。覺體如如。其名曰佛。若其光未露。須是有箇方便。方便者。非是求人講說。非是穿鑿經書。非是多作福田。非是閉目死坐。但於日用中。剔眉睜眼看。箇如何是本來面目。不得計難易。論遠近。亦不得愁我根機遲鈍。慮我業障深重。只管向前做去。日久歲深。忽然撞著。始知飯是米。做燈便是火。這些說話。好付丙丁了也。呵呵。

示伯駒上人

眾生為無明所覆故。心境對立。心境對立故。百非交起。然心本無心。境本無境。但由無明作障故。心境妄現。如空中華。祇緣眚生耳。既云本無。豈可評量。仁者乃欲論其異。論其同。果可得乎。非獨異同不可得。即言本無。異同果可得乎。如今能知本無者。是謂心。所知本無者。是謂境。心境歷然。所謂本無者。又安在乎。即如仁者所問。不思議境乃天台觀法。彼教謂。一念具三千性相。即空即假即中。是謂不思議境。然境。乃是對觀立名。若觀諦不忘。總居門外。有甚好智者耶。即使觀諦雙忘。方稱入門。望祖師門下事。猶隔江在。可輕引之以為比擬哉。仁者此去不必扯動葛藤。專其心。銳其志。向本參上。深錐痛劄。不到不休。有朝摸著鼻孔。依舊山青水綠。冬寒夏熱。心耶境耶。不道不道。

示劉孔學茂才

世謂。周孔之道。宜於經世。釋迦之道。宜於出世。各擇所宜而宗之。是淺之乎論二教者也。夫使周孔無出世之實德。則所謂經世者。非雜於功利。必束於名相。何世之能經。使釋迦無經世之實用。則所謂出世者。非墮於邪計。必局於自私。何世之能出。故知。經世出世實無二。道實無二心。周孔葢得釋迦之妙用。以弘經濟。釋迦葢得周孔之密印。以證涅槃。世俗徒執其外迹而二之。如氷炭之不相入。則亦未之深考也。公今既欲措於大道。更不必論其異。論其同。隨舉聖賢一則。語言上深窮到底。不可落情識。如孔子曰。予欲無言。子貢曰。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可知。不是情識上事。若得情忘識絕。則本來巴鼻自然現露。非言語可以形容。既得此巴鼻。儒也可。釋也可。非儒非釋亦無不可也。勉之。

示緣生上人

諸法從緣生。亦復從緣滅。此靈山老人偈也。知法從緣生。則法無自性。法無自性。則非滅非生。非滅非生。則體本自如。體本自如。則言有性者妄也。言無性者亦妄也。即言體本自如者。亦無非妄也。雖然。恁麼說去。恁麼解去。還當得悟也未。既有路可上。更高人也行。須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親證一回。始知從前所說。玄上玄妙上妙。是甚麼。熱椀鳴聲。思之。

示若水上人

近日宗風掃地。魔鬼興妖。到處妄稱知識。冬瓜印子。妄相印可。互相牽引入無間獄。看來反不若一專崇戒行者。猶有成佛之因。山僧至此。事不獲。說黃道白。看來也是一場敗缺。但區區之意。乃欲於冥冥長夜中。令諸人窺見一線光明。然魔黨熾盛。獨力奈何。所冀高明。從真實參究中透出。從言語不到處悟入。不可落在鬼窟中。不可絆在葛藤內。任白馬坑。垂手直過。縱黃龍關。掉臂而行。未是丈夫之事。況祇學虗頭胡喝亂棒。他日大有事在。若水上人。性素樸茂掩關三載。徧閱大藏。可謂有道精勤者。未知有向上一竅。如老鼠入飯甕。畢竟無出身處。須將三載所閱。放教無半點字脚。然後以堅固志。奮勇猛力。向一則公案上。力參力究。不許作知解。不許求講說。不許將心待悟。不許自生退屈。但恁麼做工夫。自有透脫之日。回視一大藏教。無一非單傳直指。西來大意矣。勉之。

示無安上人

淨土一門。別無巧說。祇要這一句佛號。時時不斷。念念不忘。不要管是理持。是事持。這一句子純熟。如雲開日露。事也了。理也了。更有一句事理不到的。也了今日念佛者多。生西者少。其故何哉。祇為你口說極樂。意戀娑婆。如何去得。所以念佛人。須持起一把金剛寶劍。將許多閒情。一截截斷。方有趨向分。又有一等人。纔念佛又愁不悟道。却要參禪。心挂兩頭。功不成就。全不知。念佛也是這心。參禪也是這心。參禪參得到的。念佛也念得到。昔蘇東坡。初參禪無入處。後見東林總。總曰。你的障與諸人不同。須是死心。念一箇佛號始得。東坡依之。單持阿彌陀佛。久之得入。乃述偈曰。溪聲便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夜來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渠是什麼聰明人。乃能死心於此得入。今人纔識。得之乎。也者便說我是高明人。怎肯守著這愚法。看來真自愚也。上人若肯信受。便請加鞭。更勿躊蹰。斯為善耳。

示爾袾上人

汝要我明白開示麼。殊不知我宗門中。實無委曲處。實無隱諱處。皆是明明托出。祗為你自生障蔽。所以。白雲萬里。若是箇沒意智漢子。自然如鏡照鏡去也。如昨小參云。曲如箭。直如鈎。小是海。大是漚。蚯蚓驀過東海。跛鼈跳上雲頭。是滿盤托出。怎奈你却疑三疑四。不能直下領荷。如今向汝道。直如箭。曲如鈎。大是海。小是漚。神龍驀過東海。玄鶴飛上雲頭。你還信得麼。信得便請領去。

示密因上人

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教中道。祇是箇妄明一生。便見有山河大地。妄明不生。則山河大地。無非清淨本然。這箇道理。教中太煞明了。當時長水難道不知如何。竟抱疑不釋。往參瑯琊覺。便問云。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瑯琊便憑陵答云。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問也恁麼問。答也恁麼答。因甚長水便悟去。須知宗門中。別有長處。無非要坐斷你知解。脫釋你名言。令你直下領略。現量親證。若祇如教中恁麼道。雖解得十分明白。怎奈山河大地。依舊障塞眼睛。清淨本然。依舊白雲封褁。正如說食不能飽人。何以故。為渠祇以比量識心。依著名言揣擬。如隔墻見角。比之為牛。隔山見烟。比之為火。豈是真實哉。今上人。但於瑯琊答處。常常提起。看他是箇甚麼道理。他時後日忽然捉敗。瑯琊却向鼓山門下。喫痛棒去。勉之。

示太雅上人

昔孫思邈曰。膽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圓而行欲方。此語非獨在世法中。為名言。即在佛法中。亦為名言。凡有志於學佛者。首要一箇大膽。直將成佛作祖。為分內事。一切人天小乘。俱非所願。況區區聲色之末乎。有此大膽。方有趣向分。雖有大膽。而無小心。則麤率鹵莽。其流至於猖狂自恣。未得謂得。未證謂證。自以為高。而實卑。自以為進。而實退故。須一箇小心。有小心。方能韜光彩。潛思密究。深造而至於自得也。深造而至於自得。則靈光渾圓。照滿十方。更無偏滯之執。若未能至於自得。則東倚西靠。右牽左扯。如獼猴上樹。無自繇分。無自繇分。豈有出生死分耶。故智欲其圓。智光既圓。其行必方。非智外有行。行外有智也。率此本圓之智。全無隱僻之礙。自無不方之行矣。若行而有未方者。必其智有未圓。或習氣未淨也。智有未圓。固當勉力參究。打破最後一結。若習氣未淨。更須照。管保任。如古人牧牛之說。未可縱他犯人苗稼。到得如露地白牛。趂亦不去。方可任他出門耕飜大地去也。雅上人以絹來請法語。彼年少力強。有志斯道。而千里之行。慎於跬步。故為詳之。

示印朗上人

凡要參禪。須是先要打疊得。意根下十分乾淨。方有趣向分。若意根下。有許多不淨的意思。縱饒用工真切。而病根必乘間而發。必然別有境界現前。十箇五雙。落在魔道。雖因緣到時。亦多出世。稱善知識。而心必毒。如蛇猛。如虎媚。如狐狡。如兔專。逞人我。妄起生滅。一朝報盡。入地獄如箭射。故知。必先要箇乾淨心腸。既有此心腸。逢著一則。機緣過不去。便須勇猛向前。直要究明。不悟不。決不可將知解揣摩。他是什麼道理。若暫起此念。便隔千里。何也。為這箇不是知解邊事。為無始劫來。被知解埋沒故。今日教你參話頭。正是要你意識不行。庶天光忽露得。見本來面目。若一用知解。則緣木求魚。決無得理。既自不可揣摩。亦不可求人說破。何以故。為這箇不是言語上事。的要親證。若他人口上說破。我便將識心領略。則重增埋沒了也。但只要時時提起。念念追究。如尋箇要緊物相似。穿衣喫飯時。迎賓送客時。隨眾作務時。竝如是尋討。不暫放下。尋來尋去。忽然[囗@力]地一聲。身心世界。一切平沉。一段圓光。輝天鑑地。本無向背。亦無中邊。千七百則。是什麼臭爛葛藤。三千諸佛。是甚麼野狐精魅。到此之際。順行逆行。天亦莫測。左之右之。聖亦難知。有何三界可出。聖位可安也。是謂大丈夫之事。切宜自勉。

示圓照上人

上人諱慧日。字之。曰圓照。夫日輪在天。靡有不照。而廣廈重樓。飛簷礙日。則其照弗能及。高峯峻壁。倒影成陰。則其照弗能圓。暗雲昏霧。迷翳弗開。則其照弗能現。日落西嶺。星月爭輝。則其照弗能全。是日之照。非天下之至明也。所謂天下之至明者。必其無地弗照。無時弗照。非外境可得。而蔽之。而無思無為。自然圓照一切。此釋氏所謂圓照三昧。而觀音之八萬四千手眼。不足以喻其廣也。若欲入此三昧。但將一箇庭前栢樹子。著力看。渠是箇什麼道理。莫生卜度。莫生知解。一味拍盲做將去。有朝。虗空中湧出日輪頂門上。突開正眼。是之謂圓照也。勉之。

示一如上人

內而父母所生。血肉身分。外而山河大地。明暗色空。總祇一如。更無別有。無你悟處。無你迷處。無你向處。無你背處。三世諸佛。無立地處。十界依正。無安著處。祇為你妄起知見。便向無中造有。結暗中之杌鬼。現空裏之乾城。由是。三界六道。如汲井輪。頭出頭沒。而所謂一如者。不可得而見矣。必須假著一則無義味話。令汝實參實究。忽得一念不生。自然全體呈露。百如千如。祇是一如。更無不周不徧。通天徹地。大用顯行。直向毗盧頂上。打箇觔斗。撫掌大笑。說甚麼。達摩祖師喚來洗脚。揩背亦何不可。

示照遠上人

人人具有一大光明炬。本自照天照地。無遠弗。與諸佛諸祖。無二無別。特為妄想塵勞所蔽。不能發露。所以必須學力磨之。何謂學力。葢是將生平意氣精神。四大血力。悉住在一句話頭上。不容有絲毫走作。久之非獨意氣精神四大血力。凝作一團。即大地山河。以及十方虗空。亦皆凝作一團。如一箇鐵丸子相似。有朝逢緣遇境。忽鐵丸子。開迸出。達摩眼睛。則山河大地。總一大光明藏。說甚千七百則。臭爛葛藤。三百餘會。拭瘡疣紙。悉皆照破。無半點字脚。共為照也。不亦遠乎。

示自參上人

禪之道尚參。參之為義也。非師長所能詔。非兄弟所能代。非客氣所能雜。非外形所能拘。唯在自心之力。勇猛直前。如關壯繆單刀匹馬。直入百萬軍中。斬其渠魁。豈不偉哉。但稍計其難易。慮其遠近。憂其成敗。則自且不立。況參乎。至於自不立。則客氣得而乘之。而自雜矣。外形得而拘之。而自局矣。至於雜且局。雖師長兄弟。日從而勵之。其何能之。有憶。昔人有一偈曰。學道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直取無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參之義其如是乎。上人字自參。執紙來求法語予。但為拈此。令其顧名思義。力而行之。其於道或庶幾焉。

示忠求居士

淨土法門。千妥萬當。不容擬議。且此一句。佛開口便道著。有何難念。然舉世之念佛者多。往生者少。其故何也。祇為娑婆念重故也。譬如萬斛之舟。正欲乘風張帆。有瞬息千里之勢。你若向舟頭。釘一樁。不肯拔去。其能進否。所以。雖日念佛。而西方尚遠。往生無分。今念佛人。若能將娑婆世界上。一切恩愛。一切產業。一切冤債。一刀兩斷。不復回顧。但祇隨緣過日。任運而行。單單祇靠著一句佛號。動靜苦樂。一切境中。不許暫離。晝夜無間。如珠走盤。圓活自在。則雖身在五濁。便神棲九蓮。又何待彌陀放光。觀音勸駕。而後往生哉。伏惟信受。是幸。

示持平慧度二上人

龍之躍也。必於潛雷之厲也。必於復機之發也。必於寂氣之舒也。必於翕廣而推之。天地之撰。神明之德。萬物之情。其屈伸往復之機。靡有不如是者故。古來學道之士。必貴凝其神。一其志。覃其慮。銳其精。然後可以造忘言之奧。[淴-心+口]無思之致。而聖人之能事。可庶幾焉。若夫矜狂浮露。其光外炫。躁競奔馳。其神外分。則非獨聲色足以汨其心。名相足以濁其智。而重玄極妙之思。反成鴆毒。適足以自戕其慧命而。餘杭之龍門山。以石為關。陡絕天半。逈隔塵寰。飛鳥不度。葢跫音弗及之境也。有二除饉士。築室宴坐其中。皆出於真寂之門。雖各具一知半解。而無矜狂浮露之態。躁競奔馳之狀。韜鋒肅氣。穆然以居。研窮大事。必求至於古人之域。而路途茶飯。化城几席。非其所安矣。茲執卷來索余。一言為贈。余謂。古人鼻孔。多得於激發之餘故。具大志者。必須萬里蠒足。朝夕參請。不敢以一室自局。然古亦有退處一室。而疑團撲落者。如南陽之擊竹。茶陵之墮驢。龍鬚之落枕。皆孑處重雲。形影相弔。而逢緣觸發。卒以償徧參之宿債畢。生平之大願又安在。參請之力哉。良以其神凝。其志一。其慮覃。其精銳。即是而求之。鮮有弗獲者。況清風一塢。明月一林。鳥囀枝頭。泉鳴磵底。未甞不深談實相。善說法也。上人勉旃。

示心觀上人

心是何物而可觀。觀是何物而觀心。能所既分。面目斯失。愈觀而愈遠矣。葢眾生各具佛性。祇緣渠妄識分別故。障雲日深。靈光日錮。無有出期。我祖師門下。首禁分別。祇將一句無義味話。令你嚙嚼。不許作解會。不許落口吻。日久歲深。功窮力到。忽然情忘識絕。則如雲開日現。水到渠成。輝天鑑地。耀古爍今。而丈夫之能事畢矣。若情將忘而未忘。識將絕而未絕。坐此勝妙境界中。得少為足。妄稱了事者。十甞八九。殊不知認假作真。禍根非小。須知。此中雖玄中玄妙上妙。要未能忘能所。心境畢竟相待。學人善能察知。一坐坐斷。直窮到底。方是丈夫漢也。觀心之義。固如是耳。

示心涵上人

昔達摩大師。初來震旦。示教外別傳之旨。猶慮此土信者不及。乃以楞伽四卷為證。古德云。此經以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夫既無門。則無可窺伺處。無可趣向處。無可領略處。惟得出一身白汗者。自然默契。如人在空中。不作有門想。不作無門想。不作門內想。不作門外想。古人云。折合還歸炭裏坐。意殊深矣。若夫公案上參詳。功夫上逼拶。時時瞥然。得箇入路。此盡是光影中事物。途路上茶飯。未為了當。何以故。為渠有禪可悟也。葢公案上。許多玄妙道理。不出有能見之心。所見之理。心與理畢竟未忘。則此心非實。乃緣境之分別。此理非實。乃識變之妄影。其視心忘境絕。洞徹法源者。奚啻天淵也。昔興陽剖將入滅。大陽勘之曰。那事作麼生。剖曰。匝地紅輪秀。海底不栽花。若到恁麼田地。庶幾稱本分衲僧也。雖然有等聞恁麼道。便云。我會也。我會也。恐又在海面上。栽花去也。上人勉之。

示四弘上人

佛祖之道。如日中天。而盲者弗見。豈日之咎哉。如三祖云。至道無難。惟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滿盤托出了也。怎奈你要承當早落憎愛。又如盤山云。心月孤。圓光吞萬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亡。復是何物滿盤托出了也。怎奈你要領略早居心境。若聞恁麼舉。心精脗合。亦無能合所合之迹。識浪頓澄。言詮獨脫。謂之為悟。亦成謗語。況說臨濟曹洞耶。其或未能。且依樣畵猫兒去。將古人一句無義味話。著實參去。使你愛憎之念頓消。心境之迹頓泯。自然雲開日現。水到渠成。趙州關雲門寨。可一笑而破矣。如未到這般田地。且須著急。勿生第二念可也。然我今日。更有一句子。不要你用許多功夫。不要你用許多商量。且道是甚麼句。珍重。

示潤如上人

或謂。宗門但貴知見。不尚操履。不知。所謂但貴知見者。以知見外。別無操履也。若別有操履。則其知見。猶未真在。此如暗室中。忽然一燈。貴燈明。豈更除暗。若有暗可除。則其明亦未明矣。近日緇流類。多以狂解當之。貪嗔熾然。乃曰。我宗門中。但貴知見。不尚操履。此則波旬之見。入地獄如箭射矣。上人辭匡山涉長江。順流而下。徧參知識。切莫逐浪隨風。墮入魔境。須是向自脚跟下。真參實究。直得聖凡情盡。虗空粉碎。菩提尚不可得。何況煩惱。涅槃尚不可得。何況生死。是之謂真知見。亦即是真操履也。上人勉旃。

示無參上人

參之為言。微矣哉。不可以雜心取。不可以泯心合。不可以名言究。不可以境相尋。惟是究明大事一念。歉歉然。如有所失。亟亟然。如有所求。使其神凝。其氣翕。其精奮。其志銳。自然紛雜之塵頓清。暗蔽之雲頓淨。譬如提燈覓火者。當其覓時。亦不勝無火之苦。一旦知燈是火。其歡喜為何如。久之不獨無失火之苦。亦且無得火之喜。乃至煎湯炊食。焚澤燎原。亦不見有火之功矣。是之謂無參。若也安然自放。而曰我不須參。天生成的木杓。世間曾有幾乎。上人勉之。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九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