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30卷)
【(嗣法)道霈重編】
第 7 卷

下一卷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七

拈古二十九則

舉。達摩既遷化。葬于熊耳山。後魏使宋雲。自西域回。遇於葱嶺。見其持隻履翩翩獨逝。雲問。師何往。祖曰。西天去。雲歸奏魏主。啟壙視之。惟空棺。止存隻履。舉朝驚歎。奉詔取遺履。於少林寺供養。

師曰。此是達摩最後一著。諸人作麼生會。宋雲遇于葱嶺。便當一棒打殺。也見東土有人。既蹉過。却來奏魏主。啟視空棺。珍重一隻破履。留殃後代。亦太憒憒也。

舉。僧於馬祖前作四畫。上一畫長。下三畫短。曰不得道一長三短。離此四字。請和尚答。祖乃畫地一畫曰。不得道長短。答汝了也。

師曰。此僧立箇問頭。也甚奇恠。若是今時杜撰宗師。祇用瞎棒打將去。祖却不然。就地畫一畫。可謂。投之木瓜。報以瓊瑤。這僧小出大遇也。但祖云不得道長短。答汝了也。却似嚼飯餧小兒。祇為慈悲之故。有此落草之談。

舉。亮座主參馬祖。祖問。見說座主大講得經論。是否。亮曰。不敢。祖曰。將甚麼講。亮曰。將心講。祖曰。心如工伎兒。意如和伎者。爭講得。亮抗聲曰。心既講不得。虗空莫講得麼。祖曰。却是虗空講得。亮不肯便出。將下堦。祖召曰。座主。亮回首。祖曰。是甚麼。亮豁然大悟。便禮拜。祖曰。這鈍根阿師。禮拜作麼。亮曰。某甲所講經論。將謂無人及得。今日被大師一問。平生功業。一時氷釋。禮謝而退。隱入洪州之西山。更無消息。

師曰。此是馬祖一粒救死靈丹。但近日禪和。不能服食。見渠道虗空講得。便向虗空中下橛。見渠道是甚麼。便向是甚麼處見鬼。雖有百馬祖。其奈之何。你看渠吐露云。被大師一問。平生功業。一時氷釋。可謂。皮膚脫盡。惟一真實。後隱入西山。更無消息。可謂。頭正尾正。亘古亘今。如雷如霆去也。謂之不為人得麼。

舉。洞山與泰首座。喫菓子次。山問。有一物。上拄天。下拄地。黑如漆。常在動用中。動用中收不得。且道。過在甚麼處。座曰。過在動用中。山便喝。令侍者掇退菓卓。劒門庵主拈云。我當時若在。亦對云。過在動用中。待渠令侍者掇退菓卓。便拈起菓子。將洞山劈面痛擲。

師曰。洞山此問。心倖不少。首座遭活陷黜罰。何疑劒門猶欲強作主宰。正好三十痛棒趂出院去。所謂。打麵還他州土麥。唱歌須是帝鄉人。

舉。法空禪師到鹽官齊安國師處。請問經中諸義。安一一答了。却曰。自禪師到來。貧道總未曾作主人。法空曰。請和尚便作主人。安曰。今日夜也。且歸本位安置。明日却來。空下去。至明日。安令沙彌屈法空。法空至。安顧沙彌曰。咄。這沙彌不曉事。教屈法空禪師。祇屈得守堂家人來。空無語。

師曰。齊安放去收來。權衡在手。主禮有餘。法空隨聲喚轉。茫然無據。不會為客。老僧若做法空。待渠云貧道總未作得主人。便合云。和尚可謂習氣難忘。渠云。只屈得守堂家人來。便合云。莫怪沙彌。和尚亦未識法空在。拂袖便出。管取齊安作主不成。

舉。僧參平田。田便打。僧進前把住拄杖。田曰。老僧適來造次。僧打田一拄杖。田曰。作家作家。僧禮拜。田曰。是闍黎造次。僧大笑。田曰。這箇師僧。今日大敗也。

師曰。平田伸縮安閑。自是慣戰老賊。這僧生遭活陷。前倨後恭。弄巧成拙去也。雖然。今日討這僧。亦不可得。

舉。百丈再參馬祖。祖見來。拈拂子竪起。百丈云。即此用離此用。祖掛拂子於舊處。侍立片時。祖云。爾鼓兩片皮。如何為人。丈取拂子竪起。祖云。即此用離此用。丈掛拂子於舊處。祖震威一喝。丈後來謂黃蘗云。我當時被馬祖一喝。直得三日耳聾。

師曰。此公案。今古拈提者多謂。百丈脚跟尚未全穩。得馬祖一喝。方能了當。若如此。何異萬里望鄉關。百丈捲席時。祖云。汝深明昨日事。便是徹骨徹髓了也。所以雪竇拈云。大冶精金。應無變色。但百丈既是精金。馬祖一喝。入他耳弦也不得。當馬祖喝時。便合掩耳出去。云何又三日耳聾。既是三日耳聾。何故云應無變色。此一則公案。乃是臨濟肇始處。此處未明。又安問其他哉。須知。轉身一路。千聖不傳。末後一句。古今難搆。諸人也須審細好。

舉。僧為疎山造壽塔畢。白山。山曰。將多少錢與匠人。曰。一切在和尚。山曰。為將三錢與匠人。為將兩錢與匠人。為將一錢與匠人。若道得。與吾親造塔來。僧無語。後僧舉似大嶺庵閑和尚。嶺曰。還有人道得麼。僧曰。未有人道得。嶺曰。汝歸與疎山道。若將三錢與匠人。和尚此生決定不得塔。若將兩錢與匠人。和尚與匠人。共出一隻手。若將一錢與匠人。累他匠人。眉鬚墮落。僧回如教而說。山具威儀。望大嶺作禮。歎曰。將謂無人。大嶺有古佛。放光射到此間。雖然如是。也是臘月蓮花。大嶺後聞此語曰。我恁麼道。早是龜毛長三尺。

師曰。疎山恁麼垂語。陷阱不少。幸得大嶺放光。一一炤破。雖然。要與疎山造塔。亦大遠在。諸人且道。作麼生與匠人。

舉。洞山解制云。秋初夏末。諸兄弟未免或東或西。直須向萬里無寸草處去。祇如萬里無寸草處。作麼生去。良久云。此事須如枯木上糝花。始與他合。

師曰。洞山恁麼說話。正是瑞鳳不棲於凡木。金龍豈守於寒潭。轉功就位轉位就功即不無。看來也祇似猢猻上樹。捨一取一。未為好手。且道。作麼生是本分底去處。良久云。釣船載到瀟湘岸。氣噎無聊問白鷗。

舉。炤布衲一夕指半月。問溥上座曰。那一半在甚麼處去也。溥曰。莫妄想。炤曰。失却一半也。眾共嘆美。

師曰。諸人且道。溥上座過在甚麼處。炤布衲雖得便宜。也是壓良為賤。眾雖嘆美。也是噇酒糟漢。但溥欠箇後語耳。待他云失却一半也。便合云。果妄想不少。管取炤布衲一場懡[怡-台+羅]去也。

舉。石霜遷化。眾請堂中首座繼住持。九峯云。待某甲問過。若會先師意。如先師奉侍。問云。先師道。休去。歇去。一念萬年去。寒枯木去。古廟香爐去。一條白練去。且道。明甚麼邊事。座云。明一色邊事。峯云。元來未會先師意在。座云。你不肯我那。但裝香來。香烟斷處脫去不得。即不會先師意。遂焚香。香烟未斷。便坐脫。峯乃撫座背云。坐脫立亡即不無。先師意未夢見在。

師曰。首座不免逐句。故遭九峯點罰。然渠喚作一色。便是不肯安此以為極則。如何後人便以迷于一色誣之。天奇瑞註頌古。直謂是明法身斷德。則認為極則。正迷在一色中了也。逐句之失。何止在三千里外耶。既不許認作一色。又不許認作法身。先師意。畢竟作麼生。

舉。僧問青林。學人徑往時如何。林云。死蛇當大路。勸子莫當頭。僧云。當頭時如何。林云。喪子命根。僧云。不當頭時如何。林云。亦無廻避處。僧云。正當恁麼時如何。林云。失却了也。僧云。未審向甚麼處去。林云。草深無覔處。僧云。和尚也須隄防始得。林撫掌云。一等是箇毒氣。

師曰。既不許當頭。亦不許迴避。暫生擬議。便隔千山。教學人畢竟如何行履。虗舟無意浮秋水。渾亡渡月明。

舉。南泉一日。因兩堂爭猫。泉提起猫云。道得即不斬。眾無對。泉斬猫為兩段。趙州自外歸。泉舉問之。州脫履安頭上而出。泉云。子在救得猫兒。

師曰。南泉舉令廓爾無前。兩堂祇得拱手而聽。趙州雖能超出。怎奈也祇在刀下全身。老僧當時若在。却不恁麼。云。兩堂未爭時。和尚又作麼生。管取渠束手入方丈去也。

舉。龐居士辭藥山。山命十禪客送出門。士指空中雪云。好雪片片不落別處。全禪客曰。落在甚麼處。士打一掌。全曰。居士也不得草草。士曰。恁麼稱禪客。閻老子未放你在。全曰。居士又作麼生。士復打曰。眼見如盲。口說如啞。

師曰。龐公如俊鷹捉兔。不容轉眼。亦如獅子捉兔。用其全力。可謂。慈悲太煞。龐公初語亦自具負門。還有簡點得出者麼。若簡點得出。許渠具參學眼。

舉。馬祖見僧來。便畫一圓相云。入也打。不入也打。僧便入。祖便打。僧曰。和尚打某甲不得。祖靠拄杖便休。雪竇云。二俱不了。靠却拄杖。擬議不來。劈脊便棒。

師曰。賓主到恰好處。正好便休。何云未了靠却拄杖。其僧若有語。却好打出。

舉。漸源因寶葢來看。源乃捲簾入方丈坐。葢下却簾歸客位。源令侍者傳語云。遠涉不易。猶隔津在。纔語了。葢便打一掌。者云。有堂頭和尚在。莫打某甲。葢云。只為有和尚在。所以打你。者回舉似源。源云。猶隔津在。

師曰。漸源藏身穩密。寶葢通身吐露。漸源見寶葢。寶葢未見漸源。待渠道猶隔津在時。合答云。謝和尚法誨。管取漸源道箇相見了也。葢却打侍者。奚啻隔津乎。

舉。乾峯示眾云。法身有三種病。二種光。須是一一透得。更有向上一竅在。雲門出云。菴內人為甚麼不知菴外事。峯呵呵大笑。門云。猶是學人疑處。峯曰。子是甚麼心倖。門云。也要和尚相委悉。峯云。直須恁麼始得穩坐地。門云。喏喏。

師曰。乾峯大開陣勢。不同小可。雲門却向渠頭上。踏下來。然菴外事且置。菴內事又如何。道得者。鼓山與渠結箇同參。

舉。石鞏見僧。執弓架箭以示。三平至。鞏曰看箭。平撥當之曰。此是殺人箭。活人箭又如何。鞏扣弦三下。平便展拜。鞏曰。三十年舉一張弓。架兩隻箭。只射得半箇聖人。遂拗折弓箭。

師曰。披胸當箭。宛有大人之略。然只認作殺人箭。再來問活人箭。蹉過多少。鞏為作死馬醫。雖然救得。也只是半箇了也。

舉。佛前有一女子入定。文殊乃白佛。云何此人得近佛坐。而我不得。佛告文殊。汝覺此女。令從三昧起。汝自問之。文殊乃運神力。托上梵天。出定不得。佛乃云。下方罔明大士。能出此定。須臾罔明至。勑令出定。罔明彈指一下。女子便從定出。

師曰。天童謂。若定若動。當人變弄。是即是。也只道得一半。孰知三人皆是不守本分漢。女子至今。猶未出定在。

舉。雪峯與三聖遊山次。見一隊猢猻。峯云。只這猢猻。各各佩一面古鏡。聖曰。歷劫無名。何以彰為古鏡。峯曰。瑕生也。聖曰。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話頭也不識。峯曰。老僧住持事繁。

師曰。三聖神鋒頴利。下視諸方。獨此處遭人鈍置。譬如雪峯屙一堆臭屎。過橋去。三聖却向屎邊挑剔。所以被雪峯道箇瑕生也。後來又無轉身之術。只管進前。正好劈頭便棒。幸雪峯是大人氣象。天覆地載。千古良規。

舉。僧問臨濟。如何是吹毛劒。濟曰。禍事禍事。僧禮拜。濟便打。

師曰。僧恁麼問。正好劈頭便棒。如何却云禍事禍事。葢大善知識。縱奪自如。且看他轉變處也。然作麼生免得這一棒。雖是佛來。也無免處。

舉。文殊三處過夏。迦葉欲擯文殊。纔近椎。乃見百千文殊。世尊遂問。汝擯那箇文殊。迦葉無對。

師曰。文殊雖得便宜。怎奈醜態盡露。當時何不默受擯去。管取迦葉三十年。摸索不著。

舉。臥輪偈曰。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對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長。六祖聞之。別曰。慧能無伎倆。不斷百思相。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

師曰。六祖為救臥輪。施此法藥。若執以為實。作臥輪奴也不得。

舉。香嚴垂語云。若論此事。如人上樹。口銜樹枝。脚不踏枝。手不攀枝。樹下有人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若不對。違他所問。若對。又喪身失命。正當恁麼時。作麼生即得。時有虎頭招上座云。樹上即不問。未上樹時請和尚道。嚴乃呵呵大笑。

師曰。香嚴設箇譬喻。刳心瀝膽。說向人去。豈可更問樹上樹下對與不對也。招上座自是老賊。別設機宜。暗中合顯。父子唱和。千古繩規。

舉。玄沙問鏡清。古人道。不見一法。為大過患。你且道。不見甚麼法。清指露柱曰。莫是這箇法麼。沙曰。浙中清水白米從你喫。佛法未夢見在。

師曰。鏡清恁麼道。未甞不是。因甚玄沙點罰。但出語未越常流。且有逐塊之病。若是鼓山。便道。問這破草鞋作麼。他若道佛法未夢見在。便道。且喜且喜。

舉。三聖云。我逢人即出。出即不為人。興化云。我逢人即不出。出即便為人。

師曰。二師也甚奇怪。但未免因人出入。却成固必。鼓山即不然。幽洞豈拘關鎖意。縱橫不涉兩頭機。

舉。興化云。若立一塵。家國興盛。野老顰蹙。不立一塵。家國喪亡。野老安怗。

師曰。諸人且道。立即是。不立即是。若道有時立。有時不立。却似發瘧病相似。若道雙炤雙遮。遮炤同時。猶未離教家極則。畢竟作麼生。須知有向上一竅在。拈拄杖。卓一卓。

舉。雲巖掃地次。道吾曰。太區區生。巖曰。須知有不區區者。吾曰。恁麼則有第二月。巖提起掃帚曰。這箇是第幾月。吾便休去。玄沙云。正是第二月。長慶云。被他倒帚攔面撼。又作麼生。沙休去。雲門云。奴見婢殷勤。保福云。雲巖太似泥裏推車。步步區區。

師曰。雲巖舉掃帚。便是一槌兩當。玄沙等眾口鑠金。非是不知雲巖意。總只要渠據令而行也。雪峯門下。不道不是。藥山門下。兼帶妙叶。當不其然。故天童云。象骨巖前弄蛇手。兒時做處老知羞。

舉。僧問鏡清。新年頭。還有佛法也無。清云。有。僧曰。如何是新年頭佛法。清曰。孟春猶寒。劍門菴主拈云。若有人問劍門。不恁麼道。但道孟春猶寒。

師曰。二語既是一般。因甚有異。總之善知時節。同露春光。但是新年頭佛法。俱未夢見在。

頌古(五十首)

舉。世尊在靈山會上。拈華示眾。是時眾皆默然。唯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于汝。毋令斷絕。

 黃面老子婆心切  頭陀一笑難藏拙
 瑞瓣靈枝劫外春  看來是甚乾屎橛

舉。百丈再參。

 毒龍頭角完全  忽遇轟雷便躍天
 傾湫倒嶽喧千古  一句分明尚未圓

舉。雪峯在德山作飯頭。一日飯遲。德山擎鉢下法堂。峯見乃曰。鐘未鳴鼓未響。拓鉢向甚麼處去。德山便歸方丈。峯舉似巖頭。頭曰。大小德山。未會末後句在。山聞。令侍者喚頭去。問。汝不肯老僧那。頭密啟其意。山乃休。明日陞堂。果與尋常不同。頭至僧堂前。拊掌大笑曰。且喜老漢會末後句。他後天下人不奈伊何。雖然。也祇得三年活。

 德山父子賽英雄  末後一句活如龍
 直是電光追不及  人從水裏覔魚蹤

舉。僧問同安。如何是天人師。安云。頭上角不全。身上毛不出。

 毛角未生是甚麼  五眼何曾識得他
 喚馬喚牛俱不是  藏身長在白雲阿

舉。九峯問首座。

鵓鳩樹上啼。意在麻畬裏。樵人祗認聲。錯向枝頭擬。雖然。九峯還會先師意麼。依稀越國。彷彿楊州。

舉。芭蕉清禪師上堂。拈拄杖示眾曰。你有拄杖子。我與你拄杖子。你無拄杖子。我奪却你拄杖子。靠拄杖下座。

 師姑兩面赤鬚鬍  剃去栽來作丈夫
 何如門外幡竿子  獨立參天見也無

舉。晏國師上堂云。鼓山門下。不許咳[口*敕]。時有僧。咳[口*敕]一聲。師云作麼。僧云傷風。師云。傷風即得。瑯琊拈云。雷聲浩浩。雨點全無。

 雷聲浩浩雨全無  浪說將軍智用疎
 誰識孫吳機莫測  時舒時卷總由渠

舉。踈山造塔。

 浮漚滿載當珍珠  豐儉用來總不如
 嶺頭古佛雖饒舌  丈二龜毛縛太虗

舉。大隨庵側有一龜。僧問。一切眾生皮褁骨。這箇眾生。為甚骨褁皮。隨拈草履。覆龜背上。

 尋聲逐影兩頭猜  面目多從箇裏埋
 西川古佛能除楔  拈起菴前破草鞋

舉。洞山解夏上堂云。秋初夏末。兄弟或東或西。直須向萬里無寸草處去。良久云。祇如萬里無寸草處。作麼生去。石霜云。出門便是草。明安云。直饒不出門。亦是草漫漫地。

 情存取捨一何艱  怎似從來絕往還
 不是渠儂多氣槩  他家曾踏上頭關

舉。雪巖欽禪師問高峯云。日間浩浩時。還作得主麼。峯云。作得主。又問。睡夢中作得主麼。峯云。作得主。又問。正睡著時。無夢無想。無見無聞。主在甚麼處。峯無語。欽囑曰。從今日去。也不要汝學佛學法。也不要汝窮古窮今。但只饑來吃飯。困來打眠。纔眠覺來。却抖擻精神。我遮一覺主人公。畢竟在甚麼處安身立命。峯遂奮志入臨安龍鬚山。自誓曰。[拚-ㄙ+ㄊ]一生。做箇癡獃漢。決要遮一著子明白。越五載。因同宿友。推枕墮地作聲。廓然大悟。自謂。如泗州見大聖。遠客還故鄉。元來只是舊時人。不改舊時行履處。

 幾年止認影為真  有時不見却難尋
 一朝撲落從前底  始識師姑是女人

舉。疎山參大溈安和尚問。承聞和尚道。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是否。溈曰。是。山曰。忽遇樹倒藤枯。句歸何處。溈方泥壁。乃放下泥槃。呵呵大笑歸方丈。山曰。某甲三千里。賣却布單。特為此事而來。和尚何得相弄。溈喚侍者。取二百錢。與這上座去。遂囑云。向後有獨眼龍。為子點破在。後聞明招謙和尚出世。(謙眇一目)徑往禮拜。招問。甚處來。山曰。閩中來。招曰。曾到大溈否。山曰。到。招曰。有何言句。山舉前話。招曰。溈山可謂頭正尾正。祇是不遇知音。山亦不省。復問。忽遇樹倒藤枯。句歸何處。招曰。却使溈山笑轉新。山于言下大悟。乃曰。溈山原來笑裏有刀。遙望禮拜悔過。

 白雲一片迷幽谷  要把虗空尋面目
 逢人點破便知非  翻身跳出野狐窟

舉。昔有婆子。供養一菴主。經二十年。常令一二八女子。送飯給侍。一日令女子抱定曰。正恁麼時如何。主曰。枯木倚寒巖。三冬無煖氣。女子舉似婆。婆曰。我二十年。祇供養得箇俗漢。遂遣出燒却庵。

 敵手相逢各有奇  神謀豈許外人知
 轉相陷害冤難了  最毒心腸機上機

舉。女子出定。

 三箇猢猻夜簸錢  倒四顛三太可憐
 攪亂叢林無了日  笑破燈籠嘴半邊

舉。僧問趙州。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州云。我在青州。做一領布衫。重七斤。

 分明徹底窮光棍  那得青州一布衫
 識破渠儂無避處  海潯何處不生鹹

舉。百丈上堂。每有一老人隨眾聽法。一日眾退。唯老人不去。丈問。汝是何人。老人曰。某非人。於過去迦葉佛時。曾住此山。因學人問。大修行人。還落因果也無。對曰。不落因果。遂五百生墮野狐身。今請和尚代一轉語。貴脫野狐身。丈曰。汝問。老人曰。大修行人。還落因果也無。丈曰。不昧因果。老人于言下大悟。作禮云。脫野狐身。住在山後。乞依亡僧津送。丈領眾至山後巖下。以杖挑出一死野狐。乃依法火塟。

 一點邪涎起禍胎  葛藤窠裏浪疑猜
 忽然一撥通身轉  倒跨金毛出窟來

舉。僧問趙州。狗子有佛性也無。州云無。

 趙老心腸真儱侗  隨處黃金當面捧
 直路如何反做彎  甘把虗空鑽窟竉

舉。僧問齊雲炤曰。靈山會上。法法相傳。未審。齊雲將何付囑。炤曰。不可為汝一人。荒却齊雲山也。曰莫便是親付囑也無。炤曰。莫令大眾笑。

 逐臭尋聲眾似麻  何曾望見法王家
 路途絕處青天遠  纔擬承當轉見差

舉。僧問雲幽惲禪師。如何是和尚一隻箭。惲曰。盡大地人無髑髏。

 聖箭從來無向背  十方凡聖總難存
 靈機未審從誰發  猛虎閒將白額吞

舉。紙衣道者問曹山。一靈真性。不假胞胎時如何。山云。未是妙。者云。如何是妙。山云。不借借。

 透網金鱗猶滯水  出籠銀尚迷封
 一遇紅爐重煅煉  石牛吸盡太虗空

舉。僧問雲巖。二十年侍百丈巾瓶。為甚心燈不續。巖云。頭戴寶花冠。僧云。意旨如何。巖云。大唐天子及冥王。後有僧問九峯虔。大唐天子及冥王。意旨如何。峯云。却憶洞上之言。

 高坐龍樓勢獨尊  野老何曾問闕門
 鼓腹不知堯舜力  荷鋤引犢過前村

舉。雲巖問藥山。如何是異類中行。山云。吾今日困倦。且待別時來。巖云。某甲特為此事來。山云。且去。巖便出。

 撥轉當頭別有機  旁行一路少人知
 古殿雲深無屐跡  春風草長過前溪

舉。龍牙問翠微。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微曰。與我過禪板來。牙取禪板與微。微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無祖師意。又問臨濟。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濟曰。與我過蒲團來。牙取蒲團與濟。濟接得便打。牙曰。打即任打。要且無祖師意。牙住後僧問。和尚當年。問翠微臨濟祖師意。二尊宿明也未。牙曰。明則明矣。要且無祖師意。

 蒲團禪板能行令  却似輸他陷虎機
 直是逆風能把拖  西來無意許誰知

舉。雲際師祖禪師問南泉。摩尼珠人不識。如來藏裏親收得。如何是藏。泉曰。王老師與汝往來者是。祖曰。不往來者聻。泉曰。亦是藏。祖曰。如何是珠。泉召師祖。祖應喏。泉曰。去。汝不會我語。

 水乳從來不易分  能分還是讓鵞王
 呼應往來祇這是  兩番提起自然彰

舉。僧問投子。凡聖相去幾何。投子下禪床立。

 德山臨濟慣行令  何如投子下床時
 箇中本自無蹤跡  安用干戈斷眾疑

舉。僧問九峯虔禪師。如何是西來意。峯曰。一寸龜毛重九斤。

 祖意西來未許傳  言偏理喪幾能圓
 却聞石虎當門吼  驚起烏龜飛上天

舉。雲門云。光不透脫。有兩般病。一切處不明。面前有物。是一。透得一切法空。隱隱地似有箇物相似。亦是光不透脫。又法身亦有兩般病。得到法身。為法執不忘。見猶存。坐在法身邊。是一。直饒透得。放過即不可。子細簡點將來。有甚麼氣息。亦是病。

 幾重關隘路行難  說與行人莫自瞞
 但得揭開腦上葢  縱橫出入海天寬

舉。溈山問仰山。甚處來。仰云。田中來。溈曰。田中多少人。仰插下鍬。叉手而立。溈云。南山大有人刈茆。仰拈鍬便行。

 溪東拍板西溪鼓  隔岸相逢兩目覩
 的是再來難躲避  等閑逼出跳墻虎

舉。僧問潼泉。如何是相傳底事。潼曰。龍吐長生水。魚吞無盡漚。僧云。請師挑剔。潼曰。擂鼓轉船頭。棹穿波底月。

 祖祖相傳事有無  休將吞吐強分疎
 竿頭絲線從君弄  不犯清波意自殊

舉。洞山五位。

 正中偏  黑漆崑崙空裏眠
 雖是不曾親切得  眼前影象却昭然
 偏中正  將軍手持無字印
 鐵馬金戈事正勤  未得歇時難自信
 正中來  夜半梅花鬬雪開
 一陣香風飄出谷  始知未許雪深埋
 兼中至  出匣青蛇難擬議
 陰陽反覆事何常  莫道相逢憑意氣
 兼中到  事理全銷無可道
 不是寒巖獨守空  本無變易閑名埽

舉。龐居士云。但願空諸所有。慎勿實諸所無。

 一條白練本天然  點染從來不值錢
 初祖九年惟面壁  被人誤喚作單傳

舉。古德云。如牛過窓櫺。兩角四蹄都過了。尾巴因甚過不得。

 出籠金鳳尚棲枝  一滴醍醐是禍機
 必待渾身流白汗  翻天覆地得便宜

舉。僧問雲居。僧家畢竟如何。雲曰。居山好。

 為僧畢竟居山好  世上浮塵不用掃
 頭頭盡是說無生  那問春花及秋草

舉。僧問洞山。如何是沙門行。山曰。頭長三尺。頸長二寸。山令侍者。持此語問三聖。聖于侍者手上。捻一捻。侍者回舉似山。山肯之。

 十分古恠類難收  不是人兮不是牛
 好似葫蘆挂東壁  識者難言是趙州

舉。僧掃地次。曹山問。佛前掃佛後掃。僧曰。前後一齊掃。山曰。與山僧。過靸鞋來。

 步步貪登最上峯  眼中今古欲全空
 自言身在青霄上  不知被白雲封

舉。西園和尚自燒浴。僧問。何不使沙彌童行。園撫掌三下。

 室中穩密許誰知  燒燈煑茗見沙彌
 門外客來休鹵莾  主僕攸分祇此機

舉。僧問韶山普曰。是非不到處。還有句也無。普曰。有。曰是什麼句。普曰。一片白雲不露醜。

 萬仞孤峯不露頂  目力既窮徒引領
 看來無舌却能言  夜半令人發深省

舉。僧問梁山。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山曰。莫亂道。

 祖意如空莫浪傳  纔形文彩喪真詮
 金剛寶劍當頭截  雲廓中霄桂魄圓

舉。蛤溪道者相看洛浦。浦問云。自梨溪相別。今得幾年。溪云。和尚猶記得昔時事。浦云。見說道者總忘却年月。溪云。和尚住持事繁。且容子細。浦云。打即打會禪漢。溪云。也不消得。浦云。道者住山事繁。

 同氣同聲本一途  共來水上捺葫蘆
 兩輪互照非干舌  千古令人作範模

舉。曹山辭洞山。洞曰。子向甚處去。曰不變易處去。洞曰。不變易處。豈有去也。曰去亦不變易。

 今古坦然無歲月  東西一色亘虗空
 衲僧本分自如是  豈由鬼力及人功

舉。僧問雪峯。古人有言。峯便臥。良久起云。你適來問什麼。僧重問。峯曰。虗生浪死漢。

 葛藤截斷露全機  今古全空更孰依
 拂袖便行猶鈍置  那堪重舉仍前非

舉。僧問玄沙備禪師。如何是和尚親傳底事。沙曰。我是謝三郎。

 門頭戶底莫須商  此事親供不覆藏
 白龍江上月如晝  幾人識得謝三郎

舉。藥山與雲巖遊。山腰間刀響。巖問。什麼作聲。山抽刀驀口一斫。

 大人養子異尋常  慈悲切處絕商量
 輕輕動著全身喪  啟口原來是禍殃

舉。僧問風穴。古曲無音韻。如何和得齊。穴云。木鷄啼子夜。蒭犬吠天明。

 石女手橫無孔笛  古音吹動滿乾坤
 此曲祇應天上有  人間能得幾回聞

舉。僧問洛浦。如何是一大藏教。收不得者。浦云。雨滋三秀草。片玉本來輝。

 滿園桃李待緣生  葉葉枝枝總是春
 一物不從天地得  春秋歷盡祇如新

舉。僧問芭蕉清。如何是透法身句。蕉云。一不得問。二不得休。僧云。學人不會。蕉云。第三度來。與你相見。

 要關把斷路難通  誰知直下便相逢
 等閑不坐空王殿  倒騎木馬驟西風

舉。僧問長慶。如何得不疑去。慶展兩手。

 學處雖多疑轉多  眼前何事不誵訛
 等閒傾盡心腸去  雲散秋空月印波

舉。僧問趙州。如何是道。州曰。墻外底。曰不問這箇道。州曰。問什麼道。曰大道。州曰。大道透長安。

 日用門頭有也無  忽然指著莫分疎
 明明大道如天濶  怎奈行人別一途

舉。僧問禾山。即心即佛即不問。如何是非心非佛。山曰。解打鼓。

 一聲鼓震絕來機  多智禪和喪所依
 深谷夜寒雲寂寂  金烏突出照巖扉

舉。未生前本來面目。

 底事分明不覆藏  未生之日更郎當
 百千問答俱成隔  何如擊竹絕商量

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七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7 永覺元賢禪師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