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4 見如元謐禪師語錄 (1卷)
【(門人)道璞集】
第 1 卷

 

No. 1434-A 壽昌見如大師語錄序

古德睦州尊宿。于其兒孫傳燈一派若寥寥也。而豫識臨濟以遮陰。激發雲門以轢鑽。雖濟嗣黃檗。門嗣雪峰。然其當機手眼。開先一著。實出睦州。竟成兩宗之兒孫咸其法派矣。而睦州不受其名也。如此作用。奚啻馬駒踏殺氣宇如王哉。余甞妄憶吾夫子。開源千古。包孕三才。而每於人不知處。不患不慍。一部論語重叠言之。其義何居。葢之智愚賢不肖。纔動口間。聞一不字。便為色變。而理學事功名儒碩。輔一爭異。同祖分左右。動成仇敵。可見求知一念。從俱生無明同來。縱使諸緣漸却。而此念慍患難以頓忘。古云。老莊未免于有。故每以無訓人。可見夫子未免于知。故屢以不患不慍訓人也。至於無言莫知之嘆。末後一語。輙歸之天。而一見老子。服為龍。遯世不悔歸之唯聖。屢空之旨獨許顏回。兩端之竭偕之鄙夫。此又莫知之歸宿處也。夫子果于知處立根否耶。壽昌之下。有見公者。親授證據。乃于沒踪跡處藏身。不立一字。不發一語。數十年矣。因與海岸居士。一言投契。露其本色。方知有見公也。及浪公歸掃壽昌之墖。欣然以法席相推。故余竊以睦州擬之。令公不遇海岸。則將口挂壁上。不值浪公。則終為古廟香爐去乎。救世婆心。殆不其然。海岸居士所至如博山。如瀛山。如天童。如徑山。何地不為宗門建幟。而壽昌一席。有浪公以為重。新法音所遍。總見公一人之力也。余讀公指據錄。無一字一句。不具殺刀活劒。令人進步無門。轉身有地。全機大用。具此錄中。而公夷然不屑也。龍德而隱。夫子服膺。世尊見之。必為默識矣。陳尊宿之擬。余自以為知言。不知海岸浪公作何證據也。干戈剝及床膚。不日當趨侍兩師。其以蒲鞋為行脚錢乎。貽公以博一咲。

崇禎十一年戊寅中秋日。北京吏部尚書楚黃居士李長庚拜撰。

No. 1434-B

向上一路千聖不傳。歷代祖師何處下口。然諸方說禪浩浩地。雷轟電馳。皆是方便門庭。不得而屙撒耳。是以亮公撒手入山。不屑以口舌為佛事。別行一路。無處尋他。余甞求宗匠於今時。而心服壽昌見公之大用也。公於臨濟三頓棒話。發明本來。而韜晦。叢林屢推不出。偶有一言半句。皆端伯請而後示之。然猶秘不輕傳。天下想望其光明。而不得見。於是入室弟子。陰錄而刻行之。初非大師之本意也。大師發明大事之機緣。具載錄中。故先壽昌。末後復以衲衣付之。而公密用潛行。如愚若魯。諸方所以服其行解超羣也。今人偶有見處。便思迸出頭來。聞大師之高風。不覺爽然自失矣。故為拈出。以示作家。

崇禎丁丑中秋日。法弟黃端伯和南題。

目次

  • 序文
  • 示眾
  • 頌古
  • 問答
  • 佛事
  • 行實

No. 1434

壽昌見如謐禪師語錄

示眾。若論此事。如箭之勁。擬議得來。喪身失命。通玄兮不履長安。出格兮隨方信步。惟有黃龍峰抝捩。不信口皮只信悟。悟箇甚麼。鎮州蘿蔔頭角露。咄。直須吐却始得。

示眾。舉世尊涅槃。示現雙趺。師云。伸不伸。縮不縮。亦非驢頭并馬脚。設有人道似冬瓜。抱頭咲倒空王殿角。咲倒且置。的的當當一句。作麼生道。彈指一下云。確。

示眾。無眼沒鼻孔。佛祖莫能窮。老僧通一線。不在語言中。且道。在甚麼處。中央并上下。南北及西東。雖然如是。亦要一回親見始得。

示眾。俱胝一指禪。啞子喫黃連。談玄難出口。抖擻向人天。空海岳徹山川。百千三昧指頭邊。咄。明眼人前不得錯舉。

示眾。乾屎橛。一千七百都漏洩。大千沙界熱漫漫。虗空抝斷成幾節。出誵訛入虎穴。夏至嚴寒冬至熱。狸奴白牯少知音。獨許寒山咲不徹。咄。也是眼中著屑示眾。舉狗子佛性有無話。師云。老老大大。口生口熟。有時火彌天。有時氷霜滿地。直饒掀翻海岳。倒轉須彌。總是乾弄一場。

燈節示眾。者箇燈籠。通身是口。教行便行。教走便走。出沒無端。藏身北斗。混亂乾坤。不分先後。上無師傅。下無授。續佛心燈。全身拶透。示眾拈花未免窠臼。儱侗頭陀破顏揚臭。觸著些兒。逼塞宇宙。累及兒孫。淵深難究。晴空霹一聲蛙。鐵牛脫索誠無謬。

示眾。拈拄杖云。拄杖子。活如龍。神功玅用。應現無窮。身非四大。智具六通。即凡即聖。不落偏中。人天敬仰。佛祖欽崇。淨躶躶。赤灑灑。八面真風靈光。普徧太煞玲瓏。居止同伴。時人不逢。復卓一下云。追踪覓跡渾無有。應事臨機合至公。

示眾。丈六金身一莖草。衲僧坐斷剛剛好。驀地掀翻正令行。何如傾出一栲栳。

示眾。圓陀陀。光爍爍。無頭無尾。最難捉摸。縱使老胡看得明。也是虗空貫索。任彼鼻孔撩天。到此依他者著。雖然。祇个郎當。撞破許多變博。噫。不是你跨上金毛背。一定打折驢脚。

示眾。榾柮子。無根蒂。眼耳鼻舌都無。却解頂天立地。四方八面坦然平。諸佛眾生無忌諱。瞥然撞著赤鬚胡。掀倒蒼天難出氣。難出氣。狸奴白牯咲鈍置。咲箇甚麼。四脚稍天不起耳。

示眾。砒礵本是殺人刀。要在醫王善自操。殺活不須稱妙手。病原摸著始為高。珍重。

示眾。初心學道。立志堅強。二六時中。要秉干將。降魔伏崇。截斷情殃。話頭綿密。自發心光。含天裹地。剎剎全彰。始稱學道。名報法王。誡汝參學。悟達故鄉。思之。參之再詳。著意須當真實究。翻轉乾坤做一場示眾。參禪一著。如火裏藏身。任彼銕膽銅心。于斯定成融變耳。然雖如是。也須虗空粉碎。大地平沈。方有轉身之路。恁麼時。纔好喫棒。

示眾。參禪學道。原為生死兩字。不為別事。所謂別事者何。即今生心動念處便是。有作有為便是。有取有捨便是。有修有證便是。有淨有穢便是。有聖有凡便是。有佛有眾生便是。乃至作頌作偈便是。作詩作賦便是。論禪論道便是。論是論非便是。論古論今便是。種種作法。不是為生死兩字上事。總是別事。實要為生死兩字。不須外求。只向穿衣喫飯處。屙屎放尿處。行住坐臥處。一切處不得絲毫走作。如人見猛虎相似。一味躲身逃命。又如人上陣。只是要殺却賊魁。取頭到手方休。管甚取捨淨穢凡聖是非等耶。不然。盡是虗費工夫。何日得箇太平時節也。如此做去。于生死兩字。有少分相應。不然。盡是作有為之事。於道無益。先和尚云。莫拘小享。直須到古人田地。始得生死自由。不然。盡是生死岸頭邊事。實無了期也。珍重。

示眾。參禪學道人。須要立箇堅固志。具一副大心腸。畢竟要與諸佛同行。諸祖同坐。具此心者。方可參禪學道。不然。捨父母棄恩愛。薙髮披緇。虗消信施。辜負師德。有何益哉。實要與諸佛諸祖同儔。須將生死兩字。竪在眉毛上。猶如負千斤擔子。過竹排相似。轉不得頭。眨不得眼。移不得足。四肢動不得。惟有一副惺惺心腸。想到彼岸。如此用心。可謂之初心學道工夫也。至於佛祖同儔。及悟之一字。尚未沾著在。

博山請雪關大師龕。歸博之東峰塢建塔。瀛山阻之。示眾。幾片白雲彌西嶂。一輪紅日落東山。如驢驢。大似往來瀛博間。祇如恁麼舉。且道。是瀛山耶。博山耶。咦。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示眾。古人建立叢林。為陶凡鑄聖之址。修禪植福之基。鎔積習之錮蔽。磨累垢之瞑。垢不蠲。心地無由明徹。習不消。禪源曷能洞透。非謂不透不明。誠恐更增其蔽耳。欲得清淨無垢。須要時時恒正。日日新鮮。工夫一氣做成。莫云明朝後日。發起本有之心。頓開現成之志。有日撞著磕著。豁然洞徹。如月皎星輝。始信現成不謬。方知瞑所蔽。者箇宛爾猶存。光陰易邁。時不待人。此生若不明徹。來生又更來生。契經云。我與釋迦如來。同為凡夫。世尊成道以來。塵沙劫數。而我躭染六塵。輪迴生死。如此明言。豈不痛哉。豈不痛哉。

示眾。打○相云。咄。只許聞不許覩。賓非賓主非主。佛非佛祖非祖。且道。畢竟是箇什麼。咦。淨地上不行。肯向糞堆取。然雖如此。也要箇通事人始得。

示眾。喝一喝云。且道。者一喝。落在什麼處。良久云。空谷傳聲易。虗堂習聽難。

堂中示眾。諸仁者。各各脚跟下。從無量劫來。昧自一段大事。此生若不明徹去。又是來生。再生未必。是何面目也。若要明徹大事。稱此光陰。莫順流俗。幸棲梵剎。理行雙修。立箇決定志。發箇勇猛心。時時照顧自主人公。念念相續。莫令走作。忽有走作。急切追尋。何處失落。者一念。或一度或二度三度。自然定帖。信麼。行過方知。倒此一著。更加精進。歷歷明明。若不見主人公。誓不休志。二六時中。猶如打毬相似。睜著兩眼。照顧來機。任彼色相諸緣。亦不暇顧。如此用心。或一月兩月。三月五月。若不親見主人公。古人道截取老僧頭去。諸仁者。此事不論靈利聰明。初心遠學。惟要真切實究始得。豈不見。香嚴智閒禪師。初參百丈。丈遷化。復參溈山。山問。聞汝在百丈先師處。問一答十。問十答百。此是汝聰明靈利意解識想。生死根本。父母未生時。試道一句看。嚴被一問。直得茫然。平日看過文字。要尋一句酬對。竟不可得。乃自嘆曰。畫餅不可充饑。乃泣辭溈山。過南陽覩忠國師遺跡。遂憩止焉。一日芟除草木。偶拋瓦礫。擊竹作聲。忽然省悟。作偈曰。一擊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處處無踪跡。聲色外威儀。諸方達道者。咸言上上機。溈山聞得。謂仰山曰。此子徹也。仰曰。待某甲親勘。仰曰。聞師弟發明大事。試說看。嚴舉前頌。仰曰。若有正悟。別更說看。嚴作頌曰。去年貧未是貧。今年貧始是貧。去年貧猶有卓錐之地。今年貧錐也無。仰曰。如來禪許師弟會。祖師禪未夢見在。嚴復頌曰。我有一機。瞬目視伊。若人不會。別喚沙彌。仰乃報溈曰。且喜閒師弟。會祖師禪也。此是參禪悟道勇猛的樣子。豈可作容易看也。或曰。未見參禪工夫。只聞擊竹便悟。曰不見溈山一問。直得茫然。尋一句酬對。竟不可得。乃泣辭溈山。別參工夫可知之也。要見主人公麼。第一莫昧自。虗實得失是非。無量劫來。昧主人公。只為此也。第二莫粧好漢。作了事人。遇境隨情。逢緣放意。自謂理事融通。恁麼好漢。黑面老人簡點去也。第三莫向冊子上。尋討記持語句。凖備待人。作師範想。如此學道。欲明徹無量劫來昧大事。遠之遠矣。珍重。

示眾。參禪客。莫論禪。須當實悟始方圓。應機接物通玄玅。總在窮元不在宣。豈不見。如何禪。猻猢上樹尾連顛。苟能徹透乾坤外。也解無言說有言。參禪客。莫學禪。貴在深操立志淵。古聖曾經三十載。休將容易有時緣。豈不見。如何禪。石上蓮花火裏泉。[囗@力]地一聲全體現。虗空粉碎髓漫天。參禪客。莫待禪。七箇蒲團沒半邊。夜坐針錐猶未徹。枕頭墮地始通玄。豈不見。如何禪。猛火裏著油煎。破古人消息子。拿雲[瓝-勺+(穫-禾)]浪總為緣。參禪客。莫問禪。須知到岸自安然。話頭端的非饒舌。大好山中契別傳。豈不見。如何禪。大家洗脚上牀眠。忽爾蛙聲天地窄。自歌自唱哩囉嗹。

示眾。祇者箇無秘訣。展開珍藏向人說。縱然說得十分明。也似紅爐飛片雪。只如老僧恁麼道。還有秘訣也無。良久云。禪者且置。居士作麼生。然雖如此。也不得無語。豈不聞。三人同行。必有我師。其或未然。向下文長。付在來日。

頌古

世尊拈花

經綸萬丈探深淵。誰想深淵徹底穿。縱遇金鱗開口咲。長江依舊水連天。

足現雙趺

抒乾滄海元非妙。擊碎須彌未是珍。惟有死猫頭忽現。大千沙界露全身。

產難因緣

一箇穿雲帶霧。一箇遇水安排。三箇同隻鼻孔。儘他石女懷胎。

無縫墖

洞庭湖裏耍鞦韆。獨有盲龜看得全。無影樹頭花倒影。琉璃殿上錦鋪磚。

不求諸聖不重

情知跨海弄天涯。葢為虗玄破家。莫道無心稱妙手。無心猶是眼中花。

德山拓鉢

無端托鉢向人寰。暗驗明瞞倒剎竿。末後密通真可怕。驢年誰解此連環。

婆子燒菴

者老婆無眼力。辨金全借石頭識。趂出燒菴也太奇。豈知徧地生荊棘。

趙州無字

泰山傾倒壓蟭螟。氣絕心識浪平。不是泥牛開隻眼。焉知猛虎坐中廳。

一歸何處

萬法歸一亦無端。七斤重也太顢頇。非顢頇。任君看。秤在星兮星在盤。不在盤。金烏跳上玉欄干。

蔴三斤

蔴三斤。徹骨貧。秤錘墮地白如銀。要會麼。莫疎親。黃龍峰下巾珍彬。

柏樹子

舌頭無骨徧稱尊。好歹收來作話文。囫圇一聲天地黑。波斯吞却鐵崑崙。

狗子佛性有無

趙州古佛最崎嶠。摸著頭兮失却腰。始見南泉稱萬福。爪牙獨露不相饒。

雲門餅

雲門餅空掘井。天下衲僧徒畫影。超佛越祖未足奇。為驢作馬孰不令。

三日吐光而終

黃金贈富渾無事。破體袈裟說向誰。昨夜三更收麥子。天明徒見磨房推。

黃龍三關

我手佛手。擔枷帶杻。信口道來。露出家醜。

我脚驢脚。切忌卜度。伸縮自由。踏翻五岳。

人有生緣。不必重宣。沒毛老虎。也解發顛。

問答

道璞禪人問。楞嚴經云。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瑞鹿安楞嚴云。知見立 知即無明本 知見無 見斯即涅槃。先師翁云。知見無見。即無明本。知見立知。斯即涅槃。二大老。與經意是同是別。有優劣無優劣。

頌。三箇老渠真古怪。一條拄杖攪翻天。縱使神機并妙用。優劣何曾到彼邊。

問。華嚴以法界為宗。法界又以何為宗。

頌。一輪明月印千江。千江明月一輪藏。透得毗盧華藏界。全身普現法中王。

問。某甲在病中。先博山示云。外其身。而身存。如何是存的身。

答頌。虗空生來無背面。只見虗空生閃電。內外通明惟一真。孰能識此空王見。

問。外的身與存的身。是一是二。若道是二。理應不二。若道是一。用外作麼。

答頌。老僧從來不識數。只會剛剛恰好處。應用無妨格外機。知其端的難酧措。

問。先師翁。從早停筯弄钁頭。到晚便自負云。百丈堂奧。如云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此猶滯在半途。畢竟百丈堂奧。在甚麼處。

答頌。鼻頭扭痛咲呵呵。獨恨當初老達磨。不到好山親切處。爭能跳出好山窩。

問。新博山禪鏡序云。大圓鏡裏說箇禪字。早是痕生。某甲問云。說禪字的痕。與說大圓鏡的痕。所差多少。山云。爾又加一痕也。然則無痕一句。作麼生道。

答頌。本來無物痕何有。強立名言論我人。一喝頓空千古蹟。何妨劫外起風塵。

問。古德云。生時決定生。去時實不去。意旨如何。

答頌。來去無端事果奇。嵐風輕送白雲歸。金烏玉兔東西走。明暗何曾離得伊。

問。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如何是無所住處。

答頌。道人心膽大如天。直向空王殿裏眠。王老問渠何處客。翻身拽杖下西川。

問。三心了不可得。點那一箇心。簡點將來。坐斷三際的。亦堪受供養麼。

答頌。三箇貧兒共一家。不須苦苦驗龍蛇。縱然坐斷僧祇劫。受供何甞免得他。

問。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且道。即生山河大地。仍是清淨本然否。

答頌。那事從來不失傳。儘他成壞我無遷。老胡一任西流去。剩有三千夜不眠。

問。枯木倚寒巖。三冬無煖氣。婆子燒菴趂出。古今嘖嘖嘆賞。故知二俱作家。然欲不遭燒菴之手。且道。者僧將作麼生行履。

答頌。神弓一發疾如風。那畏銀山千萬重。透過自然生慶快。燒菴未免枉施工。

問。從來法嗣一枝正出。餘皆旁出。且道。拄杖子有旁正否。

答頌。君命嚴威似箭鋒。豈容擬議墮偏中。正印相傳千古令。安居不昧有無功。

安止居士問。世尊拈花。師答曰。風色燦然。畢竟意旨如何。

答頌。遍地黃金無寸土。矓肉眼豈能窺。冬殘樹杪含春意。日落纔昏夜月輝。

問。聞師未入孔聖之門。然則者箇消息。初見先和尚時便知。還是用工後方省。

答頌。憶昔當年學道時。寥寥殿閣失支離。吾師說法如雷震。不肖無聞頓足搥。

海岸黃居士問。善知識入門便鑑。具甚麼眼。師曰。心不負人。面無慚色。

又持陳雲怡督學十六問。請師下語。

問。渴鹿趂陽。如何得歇。師曰。待虗空落地。即向爾道。

問。摩尼珠久埋塵土。如何急切覓得。師曰。雪滿紅爐。

問。一斬一切斷。如何得此利劒。師曰。利劒且置。將斷的來。與老僧驗過。

問。等是水味。有品為第一泉。有品為第二泉。作何分剖。師曰。我者裏無水亦無味。

問。黑夜中認賊為子。認子為賊。作何判斷。師曰。一齊殺却。

問。家親作崇。如何處置。師曰。貶向無生國去。

問。的的主人翁。如何得覿面一見。師曰。露柱子生兒也。見麼。

問。堪輿家羅經縱橫移動。針必指南。是誰作主。師曰。繫驢橛撼亦不動。

問。電光中良驥瞬息千里。如何得一往追上攬轡在手。師曰。大丈夫。跟著驢走作麼。

問。大慧云。將八識一刀。憑甚麼安身立命。師曰。眼見如盲。

問。未開口以前。為甚麼便棒便喝。師曰。惡心未除。

問。胡來胡現。漢來漢現。是鏡體是鏡光。師曰。三頭六臂。

問。日升月沈。雷轟電掣。山靜雲閒。水流花開。農歌牧唱。婦𧫒兒嬉。莫非者箇迸現。如何得拈向脚跟下。要用便用。師曰。符到奉行。

問。今修行人。多怕去後黑漫漫地。不知現前黑漫漫地更苦。多口說無常生死事大。不知現前剎那死死生生更切。此際重關一擊。如何下手。師曰。大明門從來不關。

問。高峰云。大徹之人本脫生死。為甚麼命根不斷。命根既不斷。呌做大徹。徹的何事。師曰。且把命根呈似老僧著。

問。一句當天八萬門。永絕生死者一句。如何得恁麼有力。師曰。上大人。可知禮也。

撫州僧問。如何是空手把鋤頭。師曰。爛却虗空始見髓。如何是步行騎水牛。師曰。石女懷胎產木童。如何是人從橋上過。師曰。十人沉落九箇半。如何是橋流水不流。師曰。三寸麻繩穿火燄。

抑菴問。覿面相呈事若何。師曰。廩山聳出千峰外。云如何對面隔千山。師曰。洞水迴旋萬派收。云抱關下寨。作麼生抵對。師曰。寶劒揮空清宇宙。云祇如寶華王座上是誰登。師曰。君臣同和百年春。

師問海岸居士空王話。士答曰。爛冬瓜。遂以偈贈之

空王衲子爛冬瓜。洞見黃公老作家。左右逢源垂妙用。杜啼處綠楊斜。

示涂心居士

當下頓空全體現。何須更覓佛陀耶。諸祖相傳無剩語。惟憑密契絕週遮。

示璞禪人

不明明處是真明。明得明兮未是珍。直待耳聾三日後。方纔跳過古關津。

示弘璆禪人

脊梁竪起似條鐵。話頭純淨如氷雪。翻轉娘生鐵面皮。方纔跳過佛魔穴。

示道崐禪人參究念佛

念佛是誰誰是佛。非心非佛復何物。馬師不是好心腸。平地掘開三尺窟。

贈晦杲法姪

知君信自一家風。觸目全歸大覺宮。歷劫圓光非內外。多生白淨勿邊中。穿山透海渾無跡。葢地遮天曷有蹤。密聽薰風消息至。洞崖橫架一枝紅。

示大宗禪人

一句話頭明歷歷。通天徹地沒行蹤。若還不遇窮光棍。肯信衣珠在躬。

示道禪人參萬法歸一

萬法收歸一箇一。諸佛眾生齊了畢。何用青州吐白涎。令人觸著如膠漆。

示大根禪人

正念相續。雜念不生。無影樹子。必有大根。

示崕山道隱禪人

懸崕撒手付知音。豈肯依他向外尋。記得古人垂一語。前山點首度金針。

示道定禪人參柏樹子

定得乾坤主。方知劫外新。庭前無柏樹。限裏有瞳人。

示大信禪人參泥牛銜月

信得泥牛銜月。必定有好時節。是甚麼時節。夜半烏龜生白鼈。

示道通禪人

通玄一路。千聖不傳。狗吃麻糍。脚爪尾顛。

示道因禪人

果熟根深固。因緣會遇時。赤骨透心神。枯樁爛見髓。

示涂辛卿居士

青山綠水娘生面。綠水青山古佛心。欲識其中消息處。也須驀地一蛙音。

答道璞禪人

泥牛入海渾身冷。木馬騰空血汗流。玉兔翻身橫宇宙。金烏垂手下揚州。

慈觀禪人以白紙上師。師答偈

枯木若生華。石人不種葩。嵐風忙似箭。水懶如蛇。野馬空中鬬。閒郎室內奢。欲知端的旨。除是法王家。

示若愚人參萬法歸一

萬法歸一一何歸。青州做領布衫衣。穿破不須重整理。儘他骨露與風吹。

示警寰禪人參狗子佛性有無

趙州挺直如梧。狗子佛性道無。趙州灣曲如柳。栢樹佛性道有。壽昌恁麼批判。爭恠南辰北斗。

示協和禪人

一句話頭如皎月。通身透露復阿誰。直饒突出摩醯眼。鼻孔從來向下垂。

文學張九生請示念佛是誰

一句無縫語。尋原莫問誰。胸中如著。意外若寒甕裏難逃鼈。巖深易捉龜。天明開曉徑。平地一聲雷。

寄海岸居士

殺活從來付作家。倒拈拄杖驗龍蛇。真古怪沒些些。却被黃公破他。咄。也不得眼花。

答黃安止居士

來不來往不往。大丈夫莫鹵莽。親磕著非勉強。覿面相呈不用。參鐵關碎。也透珠網。簫曲峰頭老凍膿。鼻孔從來無半兩。

示道煥禪人

活中得活不為奇。貴在當人變化機。絕後再甦欺不得。方知下雨不沾泥。

示大力禪人字靜隱

其大如空。其力如風。其靜無跡。其隱無踪。如斯要妙。盡在其中。

示以白禪人住山

懸崖獨立付其人。不是其人莫可親。不到古人親切處。肯將身伴白雲眠。

壽昌先老和尚

稽首吾師大和尚。謾把鋤頭當拄杖。腥臭徧滿太虗中。觸著盲聾心地悵。信口千般。無端萬狀。指瓦礫而作黃金。按須彌而為白浪。機應鋒鋩。起死活塟。生平祇許半箇人。鐵面慈容。逢之膽喪。不肖巾侍二十餘年。甞云不與說破者箇模樣。

鄒雪菴居士小像

此老最崎嶠。到也有些玅。解下腰帶來。露出胸中竅。且道。是那一竅。咦。孤峰嶺上唱玄歌。十字街頭人不曉。

凜然師兄

吾兄赤灑灑。長坐青松下。手提百八珠。擬入東林社。或問西來意若何。高聲連呌澄侍者。咦。也是呼牛作馬。

自題(門人道璞請。元公居士有讚)

你是阿誰。從來不見。今朝敗露向人前。大似虗空之閃電。三二十年藏跡踪。却被海岸黃公索騙。果然捉追贓。神機鬼計莫思筭。雖是沒要緊的東西。到此難以批判。咦。也是秦時鍍鑠鑽。

(道因禪人請)

者等模樣。似箇甚麼。渠不似渠。我不似我。說似一物。舌頭便墮。咦。莫是洞上一枝花。水中千萬朵。咄。誰敢擔荷。

(本善禪人請)

者箇潦倒漢子。俗氣剛強無比。自任見非常。惹得傍觀憂喜。三二十年露爪張牙。五六十白藏頭縮尾。無端遺臭大方。只得吞聲忍氣。噫。若是曹溪嫡子。決定不容你上紙。

(知予禪人請)

者箇老[監*毛]毿。平懷難相觸。舌上若林檎。心中如鴆毒。行藏若風顛。譚玄似叢竹。三莖兩莖斜。四莖五莖曲。咦。苦瓜叢裏一聲蛙。知予禪人。須當自玉。

(不移禪人請)

者箇老翁。有甚奇特。眼耳鼻舌俱同。穿衣喫飯無別。只有一處不同。且道那一處。咦。黃龍峰頭。七凹八凸。

(本虛禪人請)

者箇老漢。似像非像。雖則無我無人。到也有些恠樣。天堂地獄無你分。且在人間作箇供養。

佛事

為瀛山雪關和尚封龕

瀛山古佛。月皎風清。寂後一咲。坐斷羣英。坐斷且置。祇如大師。即今在甚麼處安身立命。咦。無縫龕中傳正令。大家齊聽帝嘟叮。珍重(舉畢。二僧釘龕。捶聲交嚮。一僧有省)

圓明菴皎然舉火

執火把打○相云。會麼。者箇光明藏。古今不覆藏。今日重新舉。大地放毫光。且道。放光後又作麼生。珍重自在。不必商量。然雖如是。畢竟向甚麼處安身立命。聻。噫。紅爐飛片雪。直往九蓮鄉。

行實

己卯。師在新城龍湖寺。海岸居士偕諸弟子。請說行實。師其請。述曰。山僧名元謐。字見如。一字閴然。建昌南城胡氏子也。父名富。母寗氏。父入閩。是夜夢產予。及歸果符其兆。乃萬曆己卯年十二月初三日也。老宿文雅見之曰。此兒氣象不常。異日必能成器。不親儒業。惟樂恬靜。一日偶隨父至寶方。謁無明經和尚。傾服道風。明旦獨往寶方求開示。和尚異之。遂示偈曰。本地風光騰法界。十方清淨絕微塵。含天裹地渾無物。釋道儒宗謾有名。且囑以晝夜力參。毋忘者著。其年二十一歲。遂斷葷酒。浹月後。至寶方求剃度。和尚以親在難之。予知和尚婆心。遂抵撫州。禮金山鎧法師祝髮。師精講論。專意禪那。每示以坐禪工夫。予奉命孜孜不懈。師見予如此。每禮拜不受。曰吾不如子也。明年回寶方充火頭。父母猶眷戀不。予大呼曰。吾非汝子。母見予意決。乃歸。予曰。古人云。恩愛斷則生死斷。果如也。勗菴見予志氣。啟和尚曰。謐師弟雖後生。却有老成之作。和尚可垂方便度之。和尚一日至竈前。看竈內曰。欲得飯熟。須是火焰裏轉身見壁始得。予即提此語。晝夜參究。越七八日。夜立殿後至三更。身心俱寂。忽自念云。水上蓮花火裏生。次早上方丈禮拜曰。前日蒙和尚指示火焰裏轉身見壁。某甲有箇會處。和尚曰。試說看。予曰。水上蓮花火裏生。和尚曰。水上蓮花。火裏豈能生耶。予無語。和尚曰。光未透在。且去。勗師兄聞之曰。和尚勘驗分明。汝自不省耳。和尚往少室。予躡踪追至舟中。時大眾課誦。予嘿然。和尚詰之。對曰不識字。和尚訶曰。無相之道尚可悟明。有相之法又何難乎。於是從學。和尚少室歸。結制峨峰。博山來師兄為首座。予遂邀同志兄弟十餘人坐禪。立誓夜不放參。座一夕入堂同坐。偶昏寐。予大呼曰。燈盞無油光不明。座曰。管閒事。予曰。也不可放過。座一日與西堂向火次。予近前禮拜曰。昨在一片閒地上。拾得一枚針。却無鼻孔。請首座師兄為穿。座曰。取紙筆來。予即禮拜而去。一日和尚與龍泉瑩兄。論世尊良久因緣。予近前問曰。是何道理。瑩曰。無汝分。予曰。前日和尚示眾云。人人有分。為甚某甲獨無。和尚曰。汝既有分。為甚求人。予無言可對。和尚示頌曰。當知有如意。黃金非是貴。雖是死蛇頭。確有超人志。予聞不覺淚下。於是晝夜力參。五臟火攻。鼻唇焦爛。和尚見之曰。用工不宜太過。予曰。幸有氣在。半載見壁上帖前頌。擡頭。恍如暗室得燈。大咲。關主旺兄曰。咲什麼。予曰。今日方知死活也。一日龍泉勗菴本空三人。論夾山與定山因緣。一曰生死中無佛則無生死。一曰生死中有佛則不迷生死。勗曰。無佛是。空曰。有佛是。泉斷本空三十杖。予曰。道是道非。俱三十杖。斷是非亦三十杖。泉即送五燈會元一部曰。賢弟看得會元也。復請師兄點及音釋。曰。須自看。看不去處。便有好消息在。偶閱至外道問迦葉尊者。如何是我我。者曰。覓我者是汝我。外道曰。者箇是我我。師我何在。者曰。汝問我覓。讀三晝夜。句讀不明。至第四日早喫粥。忽然明得一箇我字。如開關放水相似。義理朗然。如日中天。一日佑師兄。示看楞嚴經中。一切眾生。從無始來。迷為物。失於本心。為物所轉。若能轉物。即同如來。每提轉物二字。越三月。與瑩兄上峩峯。午齋舉匙。念至迷為物。身心如虗空相似。放下飯匙。問瑩兄曰。此理如何。瑩曰。能轉前境乎。予曰不然。瑩曰。知覺乃眾生。是何道理。予曰。兄有知覺在。瑩曰。吾不若耳。至寶方。禮佑兄問曰。若能轉物。即同如來。是何道理。佑曰。萬物好醜。汝能轉乎。予大咲曰。不是不是。佑曰。試說看。予曰。不說破不說破。佑曰。為甚不說。予曰。若說破。是陳貨。遂書偈以答曰。一箇泥牛百尺欄。無頭無尾沒中邊。斯牛徧滿三千界。大小無形裹世間。佑曰。畢竟是何物。予曰。蛇吞蝦蟆。眼睛突出。佑曰。師弟超我也。予甞謂。做工夫無別法。只是不令一念走作間斷。又要亦不知有走作間斷。惟飯時多忘。制三度方定。所以提飯匙。方纔摸著自鼻孔。不借他人面目。此事實不敢虗誑也。一日白和尚曰。慈母深恩。何以報之。和尚曰。除是明心見性。予曰。請和尚方便。和尚曰。就看父母未生時。是何面目。一回悟徹。則歷劫父母之恩普報也。予遂往金樓蘭若。誓不設單。日應諸務。夜則坐立。衣不整帶狼藉厭人。孜孜以此面目二字。時刻不忘。越一月。拽磨撞磨盤。忽然有省。遂作偈曰。本來面目不須尋。一點靈明亘古今。和尚問我本來面。巾珍彬真欣隣仁。走寶方。禮和尚呈偈。和尚曰。前三句則不問。後一句是如何。予曰。不可雪上更加霜也。和尚曰。今日且放過。予禮謝回金樓。復看如何是道。一日坐菜園至五更。衣帽俱溼。猛舉一聲如何是道。忽蝦蟆連呌三聲。當下身心光景。無一法可喻也。方知森羅萬象。盡是自一段光明。遂作偈曰。虗空逼塞一聲蛙。水鳥含靈共一家。十字街頭親著眼。自歌自唱哩蓮花。寄語瑩兄曰。金樓蝦蟆。昨夜跳上三十三天去也。瑩云。雖然如是。也須勘過始得。予聞曰。早勘過了也。瑩遂白和尚。謐師弟又脫一件布衫也。後晤瑩兄曰。我十二年。方明此事。賢弟根器如此。石菴著兄見之曰。弗覺師弟至此乎。吾做工夫時。行至叉路頭。不知今日向何處去。十數年方得省發也。寶方結制。博山來師兄為首座。予充維那。和尚一日示僧。看臨濟三頓棒因緣。予作偈呈和尚。有須當痛處知之句。和尚曰。汝道痛處即是。三歲孩兒也解恁麼說。次日復呈偈。有棒下活牟尼之句。和尚曰。汝道棒下即是。也須撞著棒頭始得。予憤然而出。一日一夜食俱忘。至第二日早課後。上單悶然。似睡似醒。忽一金甲人。按予胸曰。今日和尚為師決擇公案。覺而有省。遂書偈曰。問處其中的。婆心絕跡椎。抱賍呌屈漢。的的在何居。和尚見之。即示偈曰。問處情真切。慈心只是椎。大愚不說破。瞥地始安居。騎虎頭把虎尾。棒喝宗風從此起。吊轉佛祖鐵心腸。誰云佛法無多子。予再拜問曰。麻三斤。三脚驢兒弄蹄行。杖林山下竹筋鞭。請和尚道一句。和尚曰。汝道一句看。予曰。道也不難。只恐泄破。和尚曰。須是轉身通氣始得。予作禮而退。和尚復喚云。如何是佛。予掩耳而出。一日和尚見予趺坐。問曰。在此作麼。予不答。和尚曰。啞乎。予亦不答。和尚曰。真箇耶。予下禪牀曰。和尚也不可向髓中覓骨。和尚曰。畢竟如何。予曰。銚柄杓𣠽。和尚曰。今日且放過。一日茶房喫茶次。著師兄問曰。在此作什麼。予曰喫茶。著曰。將甚麼喫。予拈柴頭抝折作聲。著大咲而去。傍僧曰。意旨如何。予曰。著兄被茶燒嘴徹痛耳。一日啟和尚曰。只如參罷後。又作麼生。和尚示偈曰。參罷於中事若何。無風水處解生波。乾坤撥亂酬先德。提掇南無薩怛哆。予禮謝。是冬結制。命予西堂首眾。丁巳。謁五臺。會諸耆德。略譚宗門中事。遂有北京返錫金陵。遇覺浪法姪於天界。方知和尚示寂。悲痛無聊。先和尚臨終。以衲衣付予。予欲遠遁。無奈海岸黃公。一時冤家聚頭耳。丁卯。黃公憩匡山開先寺。參栢樹子話。忽然有省。作頌并書寄予曰。今日始知先和尚用處也。予讀頌并書。嘆曰。名利場中。尚能若此。出家兒不明此事。誠可悲哉。遂作偈酬之。公歸邀諸護法居士。請予開堂。予曰。某福輕慧淺。恐辱宗門耳。眾護法居士。作禮而退。丙子十月。聞覺浪大師至匡山。遂遣人迎歸壽昌。主先和尚法席。開堂說法。至丁丑春。自負杖鉢出山。大眾竟無一知者。

師出山。往閩之建寧。及掃墖博山。後浪大師。別請司理黃元公。迎歸住持。師住壽昌。前後二十餘年。叢林未備者。師悉備之。晚年寶方回祿。師復重造。又復興本邑龍湖禪寺。不歲完成。師寂于己丑。世壽七十有一。僧臘五十。有語錄一冊。太宰李夢白司理黃元公序。行於世。塔于本寺龍岡之麓。太史鄧來沙居士銘之。門人道璞立石。

見如謐禪師語錄(終)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4 見如元謐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