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32 無明慧經禪師語錄 (4卷)
【(嗣法)元賢重編】
第 3 卷

下一卷
 

壽昌無明和尚語錄卷三

峩峯問答

問。世尊開堂四十九年。談經三百餘會。為甚末後拈花示眾。乃至飲光微笑。便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正法眼藏密付與汝。未審作麼生說箇密付底道理。

師呵呵大笑曰。明瞞猶可。暗騙難當。

頌曰。劃斷巫山十二峰。孤明一鑑暎晴空。人天百萬皆驚駭。真勝全歸掌握中。

問。世尊初降。手指天地作師子吼。天上天下唯吾獨尊。為甚至雪山覩明星方悟。未審又悟箇甚麼。

師曰。咦。一乾屎橛。說他作麼。

頌曰。誰把虗空計限年。森羅萬象自留連。縱橫施設無窮數。成壞何甞到彼邊。

問。文殊是七佛之師。為甚出女子定不得。罔明是初地之士。為何又出得。敢問罔明有甚長處。

師咄曰。這野狐精三尺。趂出去。

頌曰。不向鋤頭尋活計。郄來架上打鞦韆。鏗鍧鼓弄歌歡樂。鎮夜令人不得眠。

問。善財至妙高峯覔德雲比丘七日不得。後於別峰相見。何也。

師舉尺曰。這是一切峰首。請善財來相見。

頌曰。塵塵普現寶王剎。豈可相逢往別峰。獨有貍奴精古恠。法堂跳出上穹窿。

問。初祖九年面壁直接上根。未審渠還用功也無。

師曰。這無用漢。說他甚功。

頌曰。不諳世法出世法。却來此土嘴盧都。人天凡聖皆嫌棄。返得清名上祖圖。

問。二祖說法。天花亂墮。地湧金蓮。為甚麼立雪求達磨安心。

師曰。這老有些意思。不解將金博金。却解以塵去塵。

頌曰。三藏琅函砌滿懷。人間天上嘆奇哉。知非斷臂求心法。誰想獃獃亦是獃。

問。神秀在五祖會下為教授師。因甚將衣鉢付盧行者去。

師曰。盧公何曾受衣鉢。莫謗盧公好。

頌曰。老成人愛老成人。一錠金還一錠金。具眼終須知本色。豈應看錯定盤星。

問曰。牛頭未見四祖。感百鳥花。見後為甚麼却無。

師曰。噫。不唧[口*留]漢被人換却眼睛了也。自此不解見神見鬼。

頌曰。一世榮華曷可誇。千金不換野人家。門庭險峻人難近。鳥獸何能再獻花。

問。古云。色聲為無生之鴆毒。受想乃至人之坑穽。為甚麼道不斷煩惱而入涅槃。

師曰。咦。蛇頭鬼腦。

頌曰。悞入禪園見作家。新翻時樣破袈裟。有時包裹三千界。不許時人亂撒沙。

問。青蘿夤緣直上寒松之頂。白雲淡泞出沒太虗之中。萬法本閒。惟人自閙。如何是本閒底法。

師曰。墻壁瓦礫。

頌曰。情知國難出忠臣。不至艱危不見人。到得南陽門裏去。何須更要問關津。

問。迷時三界有。悟後十方空。未審中心樹子作麼生得通去。

師曰。不於五濁惡世實難尋他。

頌曰。佛於濁世事行難。箇箇聞之著實參。忽日足頭而撞破。竟休出嶺問津關。

問。萬象之中獨露身。未審露柱與燈籠是同是別。

師曰。噫。却須問取露柱。

頌曰。四洲風月不同同。夜則西兮日則東。聊與時人通線路。須彌山隔在其中。

問。佛法遍在一切處。普現一切羣生前。為甚迷者迷悟者悟。

師曰。恠一切人不得。

頌曰。天輪晝夜亘長明。不見皆因翳眼睛。更有一般奇異物。六根不具却知音。

問。古云。一切不為。佛也不作。未審作箇甚麼。

師曰。咄。聽誰恁麼說。且去作佛好。

頌曰。威音外是一乾坤。一箇人兒住一村。無上涅槃為伴侶。省煩家業不須分。

問。三千大千界無剎不現身。為甚普眼覔普賢不得見。

師曰。咄。恠得普眼覔普賢不見。覔自也不見在。

頌曰。何似當機不出塵。葢因見上太分明。更須知有超方意。罔象收珠不足稱。

問。異草靈花覩者皆羨。何因又道。有眼如盲方有少分相應。

師曰。這事要問野狐精。即向汝道。

頌曰。好事不如無事好。牽起還應重跌倒。要得清安一世閒。獨羨平田使犢嫂。

問。不涉言詮。速道速道。

師曰。咄。汝性急作麼。待我慢慢道也無妨。

頌曰。孤雲來去自優游。管甚時人喜復憂。不讓金烏飛玉兔。何妨鶖子與螢流。

問。寒山拾得終日或笑或哭。敢問渠還有地獄分也無。

師曰。啊。他那一處無分。

頌曰。出纏人解入纏行。鐵壁銀山一掌平。遍體黃金膿滴滴。眼睛鼻孔若銅鈴。

問。磨甎匪作鏡。車鈍在打牛。祇如打牛。牛在甚麼處。

師曰。咦。知過必改。得能莫忘。

頌曰。大方廣博納虗空。無限行人路不通。一遇到家人的信。不勞舉足在家中。

問。即心即佛即不問。非心非佛是如何。

師曰。咄。且照管話頭著。

頌曰。即心即佛即是心。非心非佛即是佛。擬議墮落野狐坑。不擬仍沉魂鬼窟。噫。畢竟何者是佛。咄。

問。馬祖云。自從胡亂後。三十年不曾少鹽醬。未審他是貪味供養。未審是法爾如然。

師曰。莫錯擬蒼天祇許大也。

頌曰。拋却轅門坐玉堂。寒威凜凜整朝綱。山河平靜歌娛宴。上臠何消更問甞。

問。靈雲見桃花大悟。玄沙為甚麼不肯。

師曰。大有人不肯玄沙在。

頌曰。不學行時先學走。自然引得傍人笑。鐵牛不怕紫金毛。衲子河沙幾箇曉。

問。不許夜行。投明須到。假饒到後。作何勾當。

師曰。咄。看脚下紅線著。

頌曰。相逢直要辯來因。眼裏無筋一世貧。明暗兩頭俱解住。倒行始是出人。

問。楞嚴經云。認能推者為心。是認賊為子。為甚道塵塵剎剎現全身。

師曰。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

頌曰。潑天銀浪擁山來。來一回時去一回。萬派千流如鼎沸。和同到海亦悠哉。

問。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大事明亦如喪考妣。尚有何事。

師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頌曰。未明明廼共誠真。貧富雖殊一樣心。道行臨深如履薄。通玄爭肯枉光陰。

問。婆生七子。六箇不遇知音。祇這箇也不消得。拋向水中。未審渠具甚麼眼得恁麼。

師曰。咦。賣燒餅底手脚數他。

頌曰。手段雖低計較多。愛河翻鬪爍迦羅。果然被摵徐徐去。子母俱焚莫柰何。

問。王老師做一頭水牯牛。即今還在甚麼處。

師曰。一塵不空到是極。

頌曰。可笑叢林今古客。路頭不見曷參禪。南泉遷化為牛去。誰不驚惶嘆可憐。

問。禪即不問。如何是宗。

師曰。葛藤絆倒大虗空。

頌曰。問宗不問禪。妻死哭黃天。劈脊三兩尺。痛快莫成顛。

問。道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離知識又成斷。作麼得相應去。

師曰。咦。山露連纏骨。水流不斷筋。

頌曰。層層疊疊接青天。水曲山彎沒際邊。碧眼老胡都不涉。葢因不肯續燈傳。

問。廣南有顆鎮海明珠。仰山未嘗収得。敢問和尚還曾収得否。

師曰。[囗@力]。你那日見得聻。

頌曰。誰道神珠鎮海涯。纔方舉念悉皆差。枉勞娑竭殷勤守。遍滿乾坤總是他。

問。威音王前有一對無孔鐵鎚。大悲通身手眼為甚摸索不著。

師曰。聞時富貴。一文不如。見後貧窮。萬金不換。

頌曰。須彌下際普金剛。透海穿山總放光。間有野僧能粉粹。人間天上少承當。

問。普化時常打筋斗。未審渠是何心倖。

師曰。絕好心腸。肥邊易得。瘦肚難求。

頌曰。為因描得盤山真。便解叢林翻筋斗。天下道彼是瘋顛。寶蓮臺上呵呵笑。笑甚麼。活跳蚤。

問。古德云。你有拄杖與你拄杖。你無拄杖奪你拄杖。拄杖既無。奪箇甚麼。

師曰。奪得他手裏無底。纔見手段。

頌曰。劃斷山頭幾白雲。清風祇得努雙睛。空花陽燄能収去。送得來時有幾人。

問。布袋和尚向十字街頭等箇人來。未審這老漢是甚麼心倖。

師曰。待汝等著他來。即向汝道。

頌曰。一生單等箇人來。誰覺其人久在懷。可惜諸方雲水客。空勞神力用心猜。

問。石頭問南嶽。不慕諸聖不重靈。寧可永劫受沉淪。不從諸聖求解脫。何也。

師曰。噫。死強漢著甚來由。

頌曰。毗嵐持住一乾坤。萬象森羅悉遵。此是瞿曇収放的。根苗聯續至今存。

問。百丈再參馬祖。遭馬祖一喝。直得三日耳聾。聾後得箇甚麼。

師曰。釋迦老子付迦葉的。

頌曰。千鈞弩不為鼷鼠。一舉鋒降師子威。龍象觀之心膽碎。世間天上實希奇。

問。法是諸佛說。因何諸佛又以法為師。敢問諸佛未生時。法在甚麼處。

師竪起拂云。會麼。此是佛法僧之師。

頌曰。眾中不有寒山客。決莫同他說一言。昔日丹霞無點化。決然道彼是瘋顛。

問。莫謂無心便是道。無心猶隔一重關。未審是那一重關。

師曰。是這一重不差。省得又加搕[木*(天/韭)]

頌曰。直漢從來不受欺。未甞舉意我先知。蒼蒼也解知人意。何況人天調御師。

問。達磨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趙州為甚麼又道。佛之一字吾不喜聞。

師曰。賊終不認賊。贓露爭不得。

頌曰。干將決不讓不平。但是當鋒猶損。天下聞風必恐驚。三頭相滾復何喜。

問。護生須是殺。殺盡始安居。脩行人慈悲何在。

師曰。好。小人[怡-台+作]憧。君子慎獨。

頌曰。九重圍禁鎮天威。勅合通行遍九區。勦賊除奸梟詐。施行發政按時宜。

問。古人有箇未了底公案。請師銷繳著。免得掛人唇齒也好。

師曰。可不妨舉起瓦解冰銷。

頌曰。拿住中間布袋口。那畏千頭與萬頭。麤細聖凡収在內。管他歡喜及憂愁。

問曰。古人畵圓相呈了。作女人拜。看將來是甚麼氣象。

師曰。拈花示眾。誰解破顏。

頌曰。紅粉佳人續祖燈。金沙灘頭馬郎婦。人間天上獨稱尊。此等何甞在二數。

問。古人戲椎擊土。土碎豁然大悟。未審悟在甚麼處。師打尺一下云。百襍碎。

頌曰。遊戲三昧。成羣作隊。搊痛鼻孔。連悔至悔。跨驊騮兮五嶽逍遙。碎金剛兮一身富貴。一根楖栗活如龍。萬頃滄波齊屏息。

問。古人書心字於門壁上。其意云何。

師曰。無事枕松石。賣卜掛招牌。

頌曰。為人不得賣心肝。百尺竿頭進步觀。透古人真實意。縱橫海內把天瞞。

問。教中道。若能轉物即同如來。假如須彌山。作麼生轉。

師曰。咄。収放芥子孔裏著。

頌曰。一塵一座五花臺。法說如雲遍九垓。奇怪衲僧都不釆。何須轉物共如來。

問。大覺參臨濟。濟竪起拂子。覺展坐具。濟擲下拂子。覺収坐具而去。敢問他具甚麼眼。不禮而去。

師曰。關迷逢達磨。

頌曰。不假揚眉先知。開門憶得閉門時。龍驤雲起師資合。虎嘯風生賓主歸。

問。馬祖下出八十餘員善知識。得祖正法眼者祇三五人。牛頭亦未知向上關棙。祇如關棙子正法眼相去幾何。

師曰。咄。且向大門出。莫過祖師關。

頌曰。灨水湘河十八灣。舟行前後兩相攀。雖然阻隔無妨礙。到岸清幽一樣閒。

問。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又云。古路毒蛇頭戴角。如何是古路。

師曰。咄。行歪難下足。尚未省來頭。

頌曰。家家有路透長安。未到多應被彼瞞。慣便乾坤同隻眼。從他言語百千般。

問。蠢動含靈皆有佛性。敢問世尊未出世時還有佛法也無。

師咄曰。會說說都市。不會說家裏。

頌曰。物物夏長春生。人人頂天立地。是有是無。知心知

問。有道君王不納有智之臣。和尚年老。還用侍者也無。

師曰。唔。須是用他。不許近傍。

頌曰。端居法界獨稱孤。寶殿翛翛一物無。濟物利生常勿憚。不教人拜佛毗盧。

問。若道這箇是。即頭上安頭。若道不是。即斬頭求活。畢竟如何得到家去。

師曰。路見不平拔劒相助。

頌曰。太阿鋒出匣。多因斷不平。二邊俱一則。中道勿令嬴。多少不勞諍。是非不足徵。三頭并六臂。不許入中廳。

問。趙州行脚時到南方火爐頭。有箇無賓主話。直至於今無人舉著。請和尚舉。

師咄曰。後生多明日。老人多往時。

頌曰。眼光爍破四天下。再不令人暗處行。賓主無言吾舉了。不知陷殺幾多人。

問。僧問同安。如何是天人師。安云。頭上角不全。身上毛不出。此意如何。

師曰。啊。有口無心。說話極真。

頌曰。異類中行出世奇。四生生過總無依。天人師也非為貴。毛角空兮更解飛。

問。思大云。三世諸佛被我一口吞盡。何處更有眾生可度。為甚留得彌陀觀音在。

師舉尺曰。唔。思大今日遭手了也。

頌曰。三世諸佛被他吞。他今忽地遭吾手。令伊一尺碎微塵。致使彌陀法道久。

問。盡虗空。遍法界。此是文殊智普賢行。未審衲僧分上又作麼生。

師曰。咦。亘納虗空。時含法界。

頌曰。有時萬象有時空。地獄天堂不是通。法爾如然非造作。三賢十聖值驚魂。

問。普化搖鈴。禾山打皷。石鞏張弓。迦葉作舞。恁麼伎倆還當得宗乘也無。

師曰。要求天上福。須用世間財。

頌曰。老人說法懶開口。祇使皷鈴弓箭走。有智相逢不展眉。無情撞著頻招手。

問。石牛長吼真空外。木馬時嘶皓月前。未審是阿誰受用。

師曰。此子老僧實不知道。

頌曰。斯人古怪沒來繇。不在乾坤及九流。佛祖位中留不住。萬機謀略曷能収。

問。入息不居陰界。出息不涉眾緣。常轉如是經百千萬億卷。作麼生是不轉的經。

師曰。梵音深玅。令人樂聞。

頌曰。手不釋卷無文字。三藏琅函一口宣。不是聖王能具眼。險些一眾莫伸冤。

問。韓文公一樣問大顛與首座。大與首座一樣答。因甚麼不肯首座。

師曰。唔。莫錯會好。却是首座不肯大

頌曰。勘判諸方同不同。有時西現有時東。文公若有摩醯眼。爭肯留衣服大公。

問。秀禪師偈云。一切佛法自心本有。將心外求捨父逃走。且道作麼生是本有的佛法。

師曰。噫。是何言歟。蹤得家財。未免走在。

頌曰。聖主經綸內外安。豈應守御在金鑾。簪纓積代非為貴。尊勝輸歸倒剎竿。

問。久聞忠國師遺一無縫墖。即今在甚麼處。

師曰。咄。府鐵牛糞堆裏倒在。請去看。

頌曰。從來久羨南陽塔。舉世無人解去尋。雪竇當時指箇影。至今湖海謾沉吟。

問。三世諸佛不說法。歷代祖師不參禪。且道甚麼人得恁麼去。

師曰。盲聾喑啞者。

頌曰。竭世樞機定不乖。方圓左右玅奇哉。門前各有通宵路。豈向街頭問鬞獃。

問。一切諸佛及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從此經出。且道如何是此經。

師曰。學而第一。

頌曰。行行卷卷太分明。何必三年說起因。萬象森羅齊顯現。空生徒自淚沾襟。

問。諸佛不出世。敢問王宮降誕說法利生者是阿誰。

師曰。繫驢橛。

頌曰。消息從來不許知。柰緣更有泄天機。太虗今古涵天地。生死真凡敢曰誰。

問。楞嚴經云。若一人發真歸元。十方虗空悉皆消隕。從古洎今成道者如麻似粟。因甚山河大地永無變遷。

師曰。咦。又是一眚生也。

頌曰。具眼端然識正邪。從他空處起空花。珍珠収在囊中竟。一任盲人亂撒沙。

問。那吒太子析骨還父析肉還母。然後現本身為父母說法。作麼生是那吒本身。

師曰。咄。祇許汝見。不許人聞。

頌曰。太冶真金無變色。隨方作器數難量。一逢罏鞴鎔同了。萬狀千形沒處藏。

問。無邊剎海不隔毫端。敢問梵王與帝釋還同裏許否。

師曰。也要與波斯通事商量始得。

頌曰。剎海無邊一體觀。何須更論一毫端。眉間突出摩醯眼。不被真凡境跡瞞。

問。佛知無量劫因地中事。請問和尚三世前那事還記得否。

師曰。適纔與汝道底。

頌曰。這一時通歷劫通。古今三世一塵中。虗空有盡渠無盡。剔起眉毛同不同。

問。劫火洞然大千俱壞。未審向甚麼處安身立命。

師曰。火裏看是阿誰。

頌曰。疑雲散盡露金烏。海嶽虗明鑑有無。從教劫都散盡。端然不涉赤鬚胡。

問。珍財滿室非貴。濟貧賑乏為佳。請和尚隨時飲底布施些子。

師曰。近前來領去。汝若生心受施。未免有事在。

頌曰。飲松飡志獨高。爭如出格老風騷。浮山五味親供眾。常住何曾犯一毫。

問。能因境有。境逐能沉。能境俱忘。復是何物。

師曰。有名無實。是實非名。

頌曰。析煙分最難為。打合營家極易持。孝順和同天意順。便宜極則少人知。

問。黃冠羽氅駕霧步虗不稱道人。未審阿誰是道人。

師曰。老先生是三清之師。識否。

頌曰。道人不駕乘雲。豈住蓬萊與太清。瑤草朱英瓊玉殿。擬心躭墮野狐精。

問。假饒全提正令是弄死蛇頭。如朗月當天猶是堦下漢。作麼生是向上人。

師曰。不穿雲水履。肯戴寶花冠。

頌曰。紛紛雨點一時収。獨羨靈雲老比丘。啟立門庭無限量。纔方登者若冤仇。

問曰。承和尚有言。須彌粉碎成團去。成團則不問。目今帝釋向甚麼處去。

師曰。啊。眼睛中聻。

頌曰。見不通兮問不詳。一身何更奉多娘。了知如幻無生底。劈破挪丸總不妨。

問。昨夜一問呈方丈久矣。和尚為甚不還某甲。

師曰。應。

頌曰。瓊枝寸寸為珍寶。沉水分分是妙香。寶所定然無襍具。不消意識漫商量。

問。古德云。悟之一字直須吐却。敢問老和尚還吐却也無。

師曰。咄。月有忻潭之意。水無愛月之心。

頌曰。大人君子意平懷。不棄愚而不尚乖。若要與君通一線。莫遊南嶽與天台。

問。涅槃和尚命眾開田許說大義。及上堂為甚祇展兩手。

師曰。噓。離田求義。箭去久矣。

頌曰。茫茫一片白滔天。大義何甞又不全。從此解翻身脫殻。飛騰出世絕廉纖。

問。溈山召仰山曰慧寂。寂應諾。山曰出也。仰大悟。但未知悟得箇甚麼。

師曰。唔。迸斷井索。忍痛難禁。

頌曰。麒麟落草猶無柰。忽值相擕便泰然。一粒伽陀療劫外。當知各有好因緣。

問。睦州關門。雲門損足便大悟。畢竟悟得甚麼。

師曰。咄。呌發眠夢事多端。

頌曰。為人須要為得徹。殺人必定要見血。有些氣息便相妨。懸厓一拶命根絕。

問。萬松謂洛浦。如生澁鑰匙投舊鎻。家常鹽醋知酸。於是服膺。即今鑰匙在甚處。

師打一尺曰。収放甚處。

頌曰。薄靸周遊天竺路。枯藤撞斷海山雲。臘梅落盡方空谷。笑看南山露蚤春。

問。馬祖陞堂百丈捲席。渠具甚麼眼。不容師說法。

師曰。咄。理合如是。不必再移。

頌曰。祇因鼻孔痛得徹。一世心胸恨不消。把斷要關渾不放。逍遙外更有逍遙。

問。庵主竪拳無異答。趙州褒貶意何如。

師曰。疆界令嚴。不許攙行奪市。

頌曰。指南一路覔天機。舉眼看時定不知。句後言前如會得。電光石火卒難追。

問。傅大士云。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即今春生夏長秋殺冬枯。其中還有為主底也無。

師曰。當該值歲。

頌曰。人人各有先天祖。剔起眉毛不用觀。萬象森羅藏在內。分明頭角莫瞞頇。

問。臨濟云。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未證據者看。僧問如何是無位真人。濟擒住曰道道。僧擬議。濟曰無位真人是甚麼乾屎橛。此理如何。

師曰。即師子捉兔。盡其威力。

頌曰。撑船不到岸。氣殺岸頭人。大似白拈賊。聾者許知音。

問。某甲捉得箇野狐精。莫犯和尚諱否。

師曰。咦。敢莫是箇死猫兒在。

頌曰。莫是野狐能變化。金毛隊入心無怕。拿來開口與吾聽。斷不辜伊真及假。

問。某甲未出家時有一問。至今無人答得。請和尚答。

師曰。中九子吾以教彼訖。汝自問之。不然下七子更好問也。

頌曰。讐人相見兩眉攢。各在心知豈假言。不放過時何所與。驀頭一尺再加拳。

問。白鷺下田千點雪。黃鸝上樹一枝花。敢問是阿誰境界。

師曰。[囗@力]。好一隊畜生。解這等作弄。

頌曰。禪宗境界絕依因。散樹鋪田不用尋。今日成菩薩面。昨朝原是夜叉心。

問。古云。待石烏龜點頭即向汝道。目今石烏龜點頭也。却作麼生道。

師曰。咦。蝦蟇呌襍沓。又道淨版聲。

頌曰。轉身相續句隨通。緜遠連環振古風。剖破心腸肝膽後。老胡不解少林宗。

問。汾陽問首山。百丈捲席意旨如何。山曰。龍袖拂開全體現。象王行處絕狐蹤。陽大悟。敢問悟得甚麼。

師曰。咄。祇是韓獹逐塊。

頌曰。千年故紙好合藥。祇要醫王解下方。百萬家財都付與。不消書契也為良。

問。三乘十二分教。一千七百則宗。盡是黃葉止啼。敢問和尚說底是甚麼。

師曰。咦。聾人聽去。啞子傳來。

頌曰。良驥追風曷假鞭。真兒何用止啼錢。時來拄杖成龍去。運去黃金變作甎。

問。道不屬知與不知。知是妄覺。不知是無記。如何得相應去。

師曰。不知眼中有翳。却怨空裏生花。

頌曰。嬰兒祇要乳酥甞。那管親娘不是娘。直待有朝來具眼。塵塵剎剎顯全彰。

問。十字街頭打睡。千尋海底翻身。斯人堪作何用。

師曰。咄。見怪不怪。其怪自壞。

頌曰。解向佛前欺侮。必然祖後生端。白日青天打睡。三更半夜盤桓。古怪蹺蹊諸釋種。至今天下黑漫漫。

問。山河及大地。一法之所印。如何是一法。

師曰。中山河大地卉木叢林。

頌曰。見聞知覺最朧。萬象羣靈一握中。不入白雲家裏去。爭知足下有清風。

問。甘行者在南泉設粥。仍請南泉念誦。泉乃白椎曰。請大眾為貍奴白牯念摩訶般若波羅蜜。甘拂袖便行。泉聞便打破鍋子。是如何。

師曰。咄。一箇跨海征東。一箇便漫天収北。

頌曰。因緣撞著死冤家。出入行藏豈讓他。此橫鐵槊彼按金。又。拂袖便行鈞有餌。鍋兒打破玉無瑕。

問。南泉住菴一僧來參。泉曰。我去上山作務。汝自炊飯喫了送來。僧做飯喫了。將家火都打破。泉下午回。見僧在牀睡。泉亦傍睡。僧即起去。此理如何。

師曰。正為朋者生。為友者死。

頌曰。絕世無如真子出。果然惡氣播諸方。南泉若不依它作。畢竟庵中打一場。

問。一法若有。毗盧墮在凡夫。萬法若無。普賢失其境界。左右不然。教行人如何踐履。

師曰。腦後見腮。不與往來。

頌曰。倐然到法王家。管甚千差與萬差。丈六金身同草用。涅槃煩惱總空花。

問。教中鈔解疏疏解經。未審經解甚麼。

師曰。吽。一箇連累兩箇。三箇連累四箇。

頌曰。連環綺互莫申舒。一竅虗通一亦無。是事不從人所得。達磨故所觜盧都。

問。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畢竟在甚麼處。

師曰。咦。火罏震動。通身汗流。

頌曰。彌勒當來下生。人人活陷深坑。現在兜率內院。白白將自羅籠。金剛般若兮無人無我。華嚴法界兮勿西勿東。火罏震動堪作麼。須知下載有清風。

問。某甲有二百問。請和尚一句答來。

師曰。啊。答也未。轉身猶可易。脫體道應難。

頌曰。一句當天答也未。古今宗教問皆酬。若還更要尋心路。一尺端然定不休。

問。蓮花色比丘尼見佛。佛訶云汝何得越大僧見吾。雖見吾色身。且不見吾法身。須菩提巖中宴坐。却見吾法身。未審利害在甚麼處。

師曰。實好心無好報。大事得無憂。

頌曰。舌頭有骨非為佛。言說無因却是真。見不見人都一尺。令他粉骨報師恩。

問。趙州云。轉藏經竟。婆云為甚祇轉半藏。未審婆子具甚麼眼。

師曰。錯。何太多生。

頌曰。具眼纔能収施錢。廣為儉用不為慳。一旋三藏餘多軸。何以猶言轉未全。

問。地藏謂法眼曰。若論佛法一切現成。眼即大悟。未知悟得箇甚麼。

師曰。[囗@力]。八字打開。洞然直入。

頌曰。滿盤捧出醇甘露。到令人命即亡。絕後再甦欺不得。翻嗟岐路漫尋羊。

彌陀贊

稽首阿彌陀。蓮開九品攝娑婆。四十八願深如海。婆心不柰闡提何。豈不聞提婆達多生陷地獄云。如三禪天樂。似這等欺聖瞞凡。不受顢頇能幾箇。壽昌膽大親說破。莫把虗空亂捉摸。若有人以楖櫪罪。我必自承當領荷。何以故。狹路相逢躲不過。

釋迦贊

黃面老。黃面老。莫瞞我了。化白象以降皇宮。托摩耶而成潦倒。生下周行信口便道。七十九歲貪名。四十九年苦口。臨終不柰閻老何。手把曇花問諸老。諸老云好。迦葉祇皺眉。所以不可言。只自微微笑。次第流傳到老僧。為它傾出一栲栳。咄。

大士贊

普門大士剎剎全身。十方法界不隔一塵。擬心朝謁眼裏無筋。金沙灘頭魚籃何在。普陀巖上磐石猶存。若然此處見觀音。金屑落眼必傷睛。畢竟作麼生。青山幽白雲深。

達磨贊

達磨大士不順人情。好肉剜窟痛處加針。梁武啟問第一義。廓然無答太分明。自祇云不識。真箇是黑臉烏心。九年面壁等箇人。神光三拜始安心。隻履西歸陷魏使。迨及於今。噫。可惜當面蹉過。若是跛脚雲門。一棒打殺與狗子喫。貴圖天下太平。

仰山古梅禪師贊

古梅古梅。揑怪何大。沾如來恩。續臨濟派。用金剛圈喝祖呵宗。掌野狐精囊藏被葢。有時向仰山使鬼驅風。或乃依湖海貴買賤賣。尚幸今露賊贓。遇老僧打破營寨。若然不肯不甘心。行人盡在青山外。

董巖雲陽禪師贊

雲散於長空。陽回於大地。盡華藏含靈。拄杖頭出氣。

一菴禪人贊

一亦不可得。菴跡何所留。寶池澄巨浪。橫駕採蓮舟。

古心法師贊

古佛傳燈久。心師續長。欲知渠去處。芳草臥斜陽。

趙預齋居士贊(居士臨終落髮)

預齋老翁這等形狀。髭鬚白而不白。和尚相而非相。十卷楞嚴任你週流。一點菩提從人譽謗。似這等沒用的老頭陀。貶在閻浮極惡世中。留與人天作箇榜樣。

自贊

這箇東西也寫上絹。實沒來由。又何可羨。有影無形無背面。天上人間不曾見。影似千江之月輪。形若太虗之閃電。可愛也達些妙而知些玄。可惡也泄萬機而通萬變。有時將自虧。有時把他人騙。顛顛倒倒不成人。千萬莫等閻王見。何以故。畢竟難栲伊是善不善。

這漢無理。第一不賢。埋頭喫飯。縮脚打眠。又不慕道。亦不參禪。有人撞著無價寶。他言不值半文錢。設有人問作麼生。驀地攔胸打一拳。不是欺地便乃瞞天。撞著箇作家挨拶。便云是教外別傳。噫。似則也似。只好作馬為牛。不解人間長福田。

這老漢。太懵憧。不習真。乾打閧。弗依世上務本生涯。只好山中填坑穵孔。然是此土生身。祇奉西天梵種。一生倔強詆禪宗。到得人間君子重。徐徐惡風而播諸方。也不辜他而嗣曹洞。生平不能與諸聖齊功。到也共一箇鼻孔。楖櫪橫拈要打人。聖凡聞見眉毛痛。切莫理他。各自珍重。

此老無極。不識可識。纔涉思惟。銀山鐵壁。空如來藏不假施功。碎祖師關無勞用力。漏逗今將一紙彰。遲其鑑者多生益。

這漢最粗。龍頭蛇尾。逢人不親。見佛不喜。尋常鼓舌搖唇。解道祇這便是。會者拄杖到頭。不會佯不釆去。江湖多有生嗔。其不然者。面壁騰騰順世度時。便宜到手而。也有不唧[口*留]漢再三請上紙。若遇出世的頭陀。畢竟被他笑歪嘴。

這老漢。具何福。煩息人多屈曲。箇底虗空不如。豈是這般面目。為人拶著笑呵呵。等閒撥動屙漉漉。問妙答玄三番四覆。有時道鐵壁銀山。有時云本來具足。或且敬重聖賢。又或觸忤佛祖。似這等沒定量阿師。也把他上數。何得將金粧橛木。灼然布施我者不名福田。供養我者應墮地獄。何以故。甜瓜徹蒂甜。苦瓠連根苦。伶俐衲僧休笑侮。

這潦倒漢。沒些伎倆。於聖凡中不知痛癢。依林泉四十餘年。混世流七旬將上。曾到大好山來。始識宗門背向。遍歷南北訪參。只論一條拄杖。不管聖去魔來。正令親行非曠。抝捩不順人情。貢高爭容比量。似此不唧[口*留]阿師。安用寫他這般模樣。

這箇潦倒和尚。做盡千形萬狀。向孤峰頂上三二十年。把水月生擒。遊各叢林四五十載。將虗空亂撞。滅胡種族。嘯月吟風。破提婆宗。拿雲[瓝-勺+(穫-禾)]浪。橫推直送碎祖師關。蠻打倒拖空如來藏。未審他學得甚麼本事。胡行亂為。料想彼習成大好山規。縱心放曠。(寶方請)

此老無知何所能。五旬避世泊林泉。聞伊撞入惟寬社。故所於禪解發顛。不希聖地。不重心田。又無忌諱。兀兀騰騰。儘世猜疑肖不賢。大抵真凡収不得。拍碎三千及大千。祇自漏逗云。功未齊于諸聖。古稀過後尚犂田。這等去就也有人寫上箋。葢為明心不住禪。

咄。你是瞿曇真種。為甚不似面孔。論禪多則顢頇。辯教全然儱侗。說話不依古規。行事無自珍重。於世都無一法長。何如敢受人天供。

圓相贊

這一段明妙合向者希少。百萬人天中獨迦葉微笑。次第流傳古至今。野衲幸緣而湊巧。向茅鐮上放光。鋤頭邊弘要。平山填陷穽而建道場。鑿石塞濡潭以成畎畒。誘湖海衲子拚命損身。令諸山道人刳心杜口。不是與麼圓伊。爭得如是去就。信筆縷覼似仁真。千萬莫與作家曉。何則。恐渠笑不了。(沙縣陳元仁元真請)

相出無相。明帶不明。僧繇雖妙畵難成。唯斯野衲合其真。故假其形示箇人。若也達磨師見。必然努目睜睛。何則。笑人笑人。

這樣東西。像箇甚麼。類圓陀不陀。似光爍非爍。法界不能安。乾坤無處著。若非達性人。終是難捉摸。道者莫向語言中測度。

壽昌無明和尚語錄卷三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32 無明慧經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