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28 淨慈慧暉禪師語錄 (6卷)
【(弟子)明總下語寄言、了廣編】
第 5 卷

下一卷
 

靈竺淨慈自得禪師錄卷第五

師初參見天童宏智禪師。問曰如何是舌上妙味。智曰此是甘露門。師曰還出入否。智曰來往不遮。師曰為甚在人人口中。智曰見聞之妙超彼聲色。師便禮拜。智曰近日離何處。師曰和尚不知乎。智曰且在這裡談話。師便歸客位。自此依止十七年。從天童至長蘆而請師主首座。眾皆異之矣。

師因到徑山見了和尚。問曰井底蝦吞却月。三更不借夜明簾。意旨如何。了曰你還體得麼。師曰。吾是所生身。爭怪得和尚。了曰親見作家來。師便作禮。了曰今日始逢人毒手。

師因到大洪見顯和尚。問。從上諸聖未曾為人說著。和尚又作麼生。顯曰老僧又恁麼。師曰柰何這箇。顯曰任嫌著。師曰。若如是。學人見伊無分乎。顯曰且坐而喫茶。師曰什麼心行。顯呵呵大笑。師乃作禮。

師因到石門見聰和尚。問曰。至一氣以後。而機前承當時如何。聰曰蹉過了也。師曰。和尚蹉過。某甲蹉過乎。聰曰老僧罪過。師便禮拜。聰曰他不受人禮。師曰道什麼。聰笑然矣。

師因到雲居見西和尚。問曰某甲兼聞和尚不會禪是也否。居曰是。師曰為什麼不會。居默然。師乃歸知客寮。西令侍者送偈曰。雲居不會禪。洗足上床眠。不覺枕子落。打破常住甎。師開見乃有答偈曰。和尚不知禪。困來便打眠。泥牛喫水草。木馬咬瓦甎。侍者持偈呈西。西曰是什麼。侍者擬開口。西乃打。侍者於此忽然大悟。師聞得曰。可惜痛棒放過。

師因到蔣山見照和尚。問曰。了了無悟法。為什麼有付受。山曰無悟法故。師曰落在什麼處。山曰喫茶去。師曰猶不逃金鎻之難。山乃休。師乃作禮。

師因到法雲見仙和尚。仙曰何處來。師曰自足下來。仙曰足下多少人。師作蹈勢。仙曰蹉過也不知。師曰果然果然。

師因到夾山見勤和尚。問曰。和尚得臨濟佛法至今住此山。如何是自家底眼。勤和聲而便喝。師曰某甲被和尚一喝。勤曰見何人來。師曰天童覺和尚。勤曰恁麼不作家。師又和聲乃喝。勤曰。真獅子兒。能獅子吼。師拂袖出去。

師因到雪峯見如和尚。如曰來往客何處來。師曰自天童來。如曰將得何物來。師揖曰看。如曰勘破了也。師曰露露。如打掌曰草賊大敗。師曰是老賊。如曰天童有何言句示徒。師曰和尚又如何。如曰賊心未除。師曰果然果然。如曰還吾一句子來。師便作禮。

師因到靈隱見性和尚。問曰如何是洞上家傳。性曰。偏正曾不離本位。無生豈涉語因緣。師曰。此是傍參邊事。如何是向上一句。性曰不見異類中行耶。師乃作禮。性曰不是異類中行麼。師乃微笑而去。性曰且在這裡喫茶著。

師因到育王見禪和尚。禪曰近離何處。師曰靈隱。禪曰還見性禪師麼。師舉前話。禪曰。回互宛轉則不無。老僧常用箇手段。別有人不肯。師曰是何人。禪擬開口。師曰早是外人。禪不覺吐舌。師曰請和尚一兩則。禪曰逢知音稀。師曰。忽有人問。和尚如何祗對。禪默然。師乃禮拜。

師因到金山見青和尚。問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青曰此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別有一句也否。青曰莫妄想。師曰慚愧。青曰少林妙訣何人受傳來。師曰不墮教經者。青曰你又如何。師曰此是功行之事。青曰是是。師曰謝答話。

師因到雲蓋見靈和尚。靈曰何處僧。師曰近離金山。靈曰金山法道如何。師展開兩手。靈曰是什麼消息。師揖曰和尚不知字。靈曰謝你箇答話。師曰。謝即不無。爭柰那箇何。靈曰將得那箇來麼。師澄然去。靈曰不是不是。師再不言。

師因到開福見寧和尚。問曰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寧曰你是禪和子。師曰是什麼用處。寧曰堦下有盤石一片。師乃作禮。寧曰侍者點茶來與尊賓。師和聲乃喝。寧曰。用賊為什麼。須喫茶去。師曰某甲罪過。寧乃歸方丈。

師因到大慈見翌和尚。翌見師來面壁而坐。師乃打侍者三掌。侍者呵呵大笑。師曰見與師齊減師半德。智過師方堪傳授。其問甚諦當。侍者無語。翌回首。師曰龍頭蛇尾漢。翌曰。雖然與麼。子細商量。師曰一見更不用再見。翌曰太麤生。師曰和尚又如何。翌良久。師推倒出去。翌曰三十年來未曾逢如是作家。

師因到百丈見明和尚。明曰。此山嶮峻無人到。子為什麼得到。師曰三千里外知有和尚故來而。明曰把茅蓋頭老僧用底。師曰恐是尚掛唇吻。明曰錯。師曰和尚慈悲許一句。明曰錯。師曰錯錯。明乃歸方丈。師乃出去。明又令侍者曰。今日稍晚矣且留一宿。師曰還許一句也否。乃出去。

師因到天台見慈和尚。慈曰何處來。師曰百丈來。慈曰謝你遠來。師曰非遠近底事如何。慈乃喝。師曰落在什麼處。慈又喝。師乃喝。慈曰甚是作家。師曰壓良莫成賤。慈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師曰謝和尚印可。慈曰正是實語。

師因到五臺禮文殊。有院主問。上坐為禮他。為禮自乎。師乃禮文殊。院呵呵大笑。師以坐具劈面擲。院主吐舌驚。師曰不丈夫。院主乃作禮。師曰不丈夫。院主休去。師乃去。

師因到峩嵋禮普賢。有院主問何處來。師曰五臺來。院主曰太高生太高生。師曰爭敢辭勞。院主曰行脚多少時。師曰五年。院主曰不關往來是什麼物。師以掌打院主面。院主微笑。師乃休。

師因到補陀岩禮觀音。有院主問近離何處。師曰峨嵋往來之客。院主曰峨嵋還有普賢麼。師曰面目堂堂。院主曰年多少。師曰被院一問通身汗流。院主迎師歸院令宿。師曰院主參見何人來。院主曰吾曾見佛果和尚來。師曰親參見作家。院主曰如何是作家手段。師乃打院主。主乃作禮。師又打院主曰。一十三年住此山。未曾逢正師。今日始逢作家。

師因到一庵主處。主問曰來來去去作什麼。師曰蹈著庵主鼻孔來。主曰老僧鼻孔如何蹈著。師乃與一掌。主乃喝。師曰瞎漢。主曰慚愧。師乃問訊。

師因到峯庵主處。主曰。老僧夢見參洞下大尊宿。正當昨夜子時也。今朝見上座子甚奇怪。師曰癡人面前莫原夢。主曰原看原看。師乃展開兩手。主曰如是如是。

師因到瑩庵主處。問曰和尚何不出世。主曰老僧不用出不出邊事。師曰如何是向上玄路。主曰千聖也道不得。師乃作禮而去。

師因到義庵主處。問曰如何是庵中主人公。主揖曰坐客位。師曰今日始逢衲子。主曰你作什麼來。師曰一物不將來。主曰這箇[斬/耳]。師乃休。主曰喫茶去。

師因到捿庵主處。主曰淨慈雲眾久望師來。未請主宰。師曰何故如是。主曰長蘆了和尚.天童覺和尚兩員古佛共作證明故。師曰。吾五年間得二師授記。行脚而未曾疑著。主曰和尚早歸天童。若歸便得淨慈請主。師曰到也只客邊事。主曰主事又如何。師良久。主曰猶是兒孫邊。師曰果然。主乃作禮。

靈竺淨慈自得禪師錄卷第五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28 淨慈慧暉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