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28 淨慈慧暉禪師語錄 (6卷)
【(弟子)明總下語寄言、了廣編】
第 3 卷

下一卷
 

靈竺淨慈自得禪師錄卷第三(石霜明摠禪師下語寄言)

上堂。因僧問。記得達磨大師道。外罷諸緣。內無喘息。心如墻壁以可入道。此意作麼生。師曰你還體得麼。僧禮拜。師曰真實報恩者。僧曰且道墻壁有何心。師曰宛似鐵牛機。僧曰恁麼則識得無分耶。師曰速道速道。僧曰和尚道得麼。師曰你箇答勝佛祖之機用。僧曰果然某甲罪過。師曰老僧有過。師乃有偈曰。外罷諸緣絕言語。內無喘息合幽玄。心如墻壁忘功處。以入道源空劫前。

霜曰。醉人之口邊。白日之心玄。了了勿蹤跡。深深忘聖賢。

上堂。因僧問。記得孤山和尚道。少林分雪後。斷臂神光悟。貧道滿霜床。知音無一箇。此意作麼生。師曰分雪來而始得。僧曰和尚還有分也無。師曰老拙三十年前屙却了也。僧曰即今事如何。師曰當座冷寒老骨瘦。師乃有偈曰。一回轉意光。千里絕情方。悟後夢醒後。孤然坐古堂。

霜曰。慧可不傳心。胡僧未得吟。孤山自得老。兩度情猶深。

上堂。因僧問。記得曹溪大師道。慧能無伎倆。不斷百思想。對境心數起。菩提如何長。此意作麼生。師曰早是成伎倆。僧曰學人如何會去。師曰江水淺淺流不濁。僧曰是什麼消息。師曰江上青青草非枯。僧曰柰學人疑著何。師曰。來說是非人。便是是非人。師乃有偈曰。少而可努力。老而可歇心。都盧懶萬事。雙眸淚濕襟。

霜曰。老少無窮歲寒之心。貴賤有隔衫衣之襟。伎倆無一點。高價有千金。蘆江浪激空。藻海魚游深。

上堂。因僧問。記得雲門大師道。舉不顧。便差互。擬思量。何劫悟。此意作麼生。師喝曰。此去一千年。切忌頻舉著。僧曰然是大陽之兒孫何用恁麼之手段。師曰你看石火光中有出身路。僧曰是何時節。師打禪床。僧禮拜。師曰千錯。師乃有偈曰。直下撥開木上座。驀端握却毫長老。衲僧氣宇乾坤外。一夜寒氷通體到。

霜曰。句下承當去。言端觸著來。若於心切不疑處。道得不妨鐵觜開。

上堂。因僧問。記得雲居和尚道。你若會取則迦葉不覆藏。若不會取則世尊有密語。此意作麼生。師曰。朝聞孔道。夕知老孝。僧曰。儒道即不問。釋迦如何。師曰。夫子欲無詞。世塵不得休。僧曰。會不會且致。如何是如來密語。師曰昨夜玉人眠。僧曰頭陀微笑又如何。師曰今朝石漢眼。僧曰何人得知。師曰錯錯。師乃有偈曰。玉人深睡澄潭妙。石漢眼開花岳笑。不是今朝新發悟。三生大定了知少。

霜曰。日中之黑花。夜午之青芭。風骨夢清後。月機出碧蘿。

上堂。因僧問。記得明安大師道。莫守寒岩異草青。坐却白雲宗不妙。賓主難分一段事。君臣合道萬年笑。此意作麼生。師曰。穩坐位中不是。落在功中不是。僧曰賓主難分時如何。師曰老僧眉毛宛如上坐。僧曰君臣合道時如何。師曰。內外本混然。正偏何不二。僧曰畢竟相去多少。師曰。清光隨處香。幽鳥喚春忙。師乃有偈曰。一回得妙。二度忘妙。急急歸。雲堆堆。白雲別增。真照殊出。月照芬芸。百花馥郁。紅花春窓暖。笑破家好笑。

霜曰。青山傾葢白雲中。白雲催春紅谷風。紅葉告秋黃閣下。黃泉激水碧樓龍。

上堂。因僧問。記得芙蓉和尚道。春有百花夏有凉風。秋有紅葉冬有白雪。若於一一之妙法。心在不生念在不滅。何妨了了玄幽處。便是人間好時節。此意作麼生。師曰你還恁麼體悉麼。僧曰某甲曾不會。師曰不會共難話會。僧曰。雖然如是。和尚還悉窮麼。師曰。兼身在內。老僧不逃。僧曰畢竟如何領會。師曰。分明消息子。江上沙鷗語。師乃有偈曰。人間無佛時。早是如來機。世界無塵境。新看深妙奇。若具此眼。便人天師。忽有這漢。何用擬議。

霜曰。少年曾歷無塵境。老去未知無佛時。何事蒼松龍似曲。始看班石虎如機。

上堂。因僧問。記得梁山和尚道。石室山高。柴門路遠。白轆天聳。幽居人少。箇中有人不在掌中。其外無物不屬心外。外展廣長舌相。內傳無盡燈光。未審此意作麼生。師曰。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黃金滿一國。僧曰是什麼機用。師曰無影樹下合同船。僧曰何人得乘去。師曰瑠璃殿上無知識。僧曰畢竟而作麼生。師曰南海波斯失舶時。師乃有偈曰。定林隻履。天台楖[木*栗]鈯斧住山。橫擔鑌鐵。獨有雲床老胡僧。徒見夜中天上月。目前無極分外心。少室花容是妙訣。

霜曰。水在碧沙白轆雪。月回葉底芙蓉堂。箇中瀟灑靈床主。寒榻風流虗廓方。

上堂。因僧問。記得曹山和尚道。當頭無諱忌。語路若何迴。不是本分事。一花五葉開。此意作麼生。師曰。君臣合道。四臣不通。僧曰正與麼時如何。師曰。言思不及。語量不至。僧曰為甚道不是本分事一華五葉開。師曰。不迎枯木暖。爭辨劫前春。僧曰可謂中的難忘五位中。師曰。山僧又恁麼。唯恐不與麼。師乃有偈曰。正偏融融而路斷於鳥道之表。君臣堂堂而容儼於玉殿之中。到底難說。妙處絕同。別得傍道。見萬年松。

霜曰。不回互之時是回互之時。未出世之處正出世之機。話盡山雲海月意。此非面目又存師。

上堂。因僧問。記得丹霞和尚道。日照孤峰翠。月臨溪水寒。祖師玄妙訣。莫向寸心安。未審此意作麼生。師曰。佛祖不傳心。人天不得金。僧曰教誰識得。師曰這漢未出家前。僧曰爭解恁麼說話。師曰好箇時節。僧禮拜。師曰。似是而非。壓良成賤。師乃有偈曰。皎皎而月澄嶺上之孤松。凄凄而風渡半夜之空中。深深也妙訣自坐少林之峯。了了也真氣元居虗谷之功。

霜曰。水流西畔而帶紅輝之斜陽。雲出東海而殘曉星之夜光。凉蟾秋冷。寒旭冬藏。

上堂。因有僧出眾問。記得吾門五位綱要。還許學人請問也否。師曰。門門廓達。處處靈通。一一問取來。句句答話去。僧曰。無中怱有處。如何是正中偏。師曰。三年不改父之道。應曰古今孝之始。僧曰。有中怱無處。如何是偏中正。師曰。一歲不須國之制。新舊可為嫡之牓。僧曰。無中貴無處。如何是正中來。師曰。君雖君也。不可臣以不為臣。僧曰。有中貴有處。如何是偏中至。師曰。臣雖臣也。不可君以不為君。僧曰。有無及盡處。如何是兼中到。師曰。忍之乎。孰不可忍耶。僧於此作禮而去。師送曰。賓客因來柴石門。再開老口話吾風。師乃有總頌曰。一片天光三五風。玉墀吹斷嶺頭松。巍然山上澄湛下。怱爾雲同霜月中。堆堆全體乾坤裡。密密滿心天地表。碌碌[石*山][石*山]通用眼。驪珠擊碎草芊忡。

霜曰。一片天光三五風。三處五位一如家風。玉墀吹斷嶺頭松。自賓主同中之同。巍然山上澄湛下。那時偏正異中之異。怱爾雲同霜月中。重寄宿於鳳巢梧桐。堆堆全體乾坤裡。左撥右轉不在機鋒。密密滿心天地表。破眼穿耳不關春冬。碌碌[石*山][石*山]通用眼。處處步步皆在其中。驪珠擊碎草芊忡。連玉瓊葉宛似飛龍。且道畢竟如何靈通。良久曰。寒雲一點凉月半空。蒹葭風靜河漢月中。

上堂。因有僧出眾問。記得大陽和尚有三句。還許學人請問也無。師曰。舉龜拂。拈兔杖。答問無私。出來。僧曰。白雲覆青山。青山頂不露。如何是平常無生句。師曰蘆月混遍偏裡正。僧曰。寶殿無人處。梧桐不植時。如何是妙玄無私句。師曰深深金殿侍猶空。僧曰。一手指空時。石馬出紗籠。如何是體明無盡句。師曰門裡綠苔重又新。僧曰畢竟作麼生。師曰洗珠瑞雨梳柳祥風。僧曰引得黃鶯下柳條。師送曰。十年磨一劒。霜刃未曾試。師乃有總頌曰。路斷無依著。滿船乘雪月。夜午不相關。全體蹈金鐵。唱出歸家歌。恣吹還鄉曲。從斯野子夢。徒爾難分節。

霜曰。路斷無依著。一到不疑地。滿船乘雪月。蘆客絕慮知。夜午不相關。別得壺天氣。全體蹈金鐵。丈夫自忘志。唱出歸家歌。從來離角徵。恣吹還鄉曲。脫本非道理。從斯野子夢。一任泥塵地。徒爾難分節。泯然忘理事。且道畢竟如何呈似。良久曰。寒梅一點笑南枝。

上堂。因有僧出眾問。記得翠岩和尚有四句。冀聞其真要。師曰。何一一不通來。僧曰。猿呌嶺上。聲入雲中。如何是轉位就功句。師曰銀河波一釣。僧曰。唳林頭。翼出檻外。如何是轉功就位句。師曰月宮光萬潭。僧曰。天海一色。殺氣到來。如何是功位齊顯句。師曰位裡出頭來。僧曰。花色破春。千泉不留。如何是功位俱隱句。師曰此去北天高。僧曰幸蒙和尚示誨。瓦解氷消去。師曰這箇是口傳信受底樣子。師乃有總頌曰。轉功就位。獨看古風。再通消息。轉位就功。功位齊顯。千岳萬峯。又轉春芳。俱隱位功。畢竟不用。頻弄萬工。

霜曰。獨看古風。萬里絕同。再通消息。潛來舊功。千岳萬峯。處處猛翁。又轉春芳。劫外花紅。頻弄萬工。所得偏空。良久曰。雲松侵月夜明瓏。

上堂。因有僧出眾問。記得宏智祖翁有四借。冀聽其妙要。師曰。花須連夜發。不待曉風吹。僧曰。同中有異。借功明位時如何。師曰蘆花隱舶。僧曰。異中有同。借位明功時如何。師曰青山慕雲。僧曰。異中同。同中異。借借不借借時如何。師曰。澄潭月落。澄水雲起。僧曰。不用異同。異中異全超。不借借時如何。師曰方外誰敢為度量。僧曰混然事作麼生。師曰超方者委焉。師乃有總頌曰。祖翁四借吾門事。密密踈踈著眼視。位裡有功隱裡顯。功中有位弟中師。功位不須功位外。主賓不揀主賓機。偏正回互沒分曉。樵子笠穿戴月歸。

霜曰。密密踈踈著眼視。踈細難分。位裡有功隱裡顯。功位潛分。功中有位弟中師。深淺密分。功位不須功位外。君臣道合。賓家不揀主家機。偏正相合。偏正回互沒分曉。佛祖不合。樵子笠穿戴月歸。千聖共合。良久曰。天明海暮清波合。

上堂。因有僧出眾問。記得曹山和尚有四禁語。學人如何商略。師曰問在答處答在問處。僧曰。步步無分外。心心沒異同。不行心處路時如何。師曰肯即是。僧曰。海深南北。山上東西。不掛本來衣時如何。師曰落頑空。僧曰。月當松梢。雲滿寒榻。何須正恁麼。師曰坐黑暗。僧曰。混沌未分。半夜更深。切忌未生前。師曰著真空。僧曰畢竟向什麼處安身立命。師曰。南岑風隣北山松。西暮日昏東海空。師乃有總頌曰。不行心處。不盡凡心。若於心處見於凡心。不妨箇箇了得心心。不掛本衣不著元裳。自求本衣再裝元裳。不用人人會取。堂堂何須正當。何坐空床。正當恁麼。尚在虗旁。切忌未生坐。妙路方如起。歸信更堪厚賞。畢竟捨去一樹花香。

霜曰。不行心處路。別求異心路。若能如是見。破家失本路。不掛本來衣。須令有悟路。自求凡境心。更無新到路。何須正恁麼。猶有不轉路。若不離斯家。獨坐頑空路。切忌未生時。父母不知路。於斯不歸來。終不得活路。良久曰。荷樵瀟灑歸家路。

上堂。因有僧出眾問。記得投子和尚有三器。學人未明。請師甄別。師曰試問看。僧曰。直以格調。妙奏奇曲。上正之器如何見。師曰向上人而始得知。僧曰。以妙手將彈玉調。中當之器如何見。師曰與諸佛齊肩初會。僧曰。實以活眼見破天容。下偏之器如何見。師曰今時虗廓方通達。僧曰。學人分上事知。主家活計事又如何。師曰。碧眼胡僧曾未識。黃頭老子又難諳。僧便禮拜。師曰且去。師乃有總頌曰。上正之器根密密而難言。中當之器要了了而幽玄。下偏之器見明明而滿天。學人分上事紛紛而不玄。主家活計事寂寂而不傳。

霜曰。千聖也不傳。上正之妙器。諸佛共授傳。中當之真器。人天普見取。下偏之玄器。衲子之三昧。不出於三器。宗旨之精要。不在於孤器。良久曰。雲月出樓頭。雨水回萬器。

上堂。因有僧出眾問。記得踈山大師有三路。未審其旨如何。師曰吾望子也久。僧曰。端的難分。如何是一路滑如苔。師曰三世諸佛忙然徒弄蹤。僧曰學人如何會去。師喝曰忘前失後漢。僧曰。步步蹈雪。如何是蔟花蔟錦路。師曰。一如本不如。蘆雪混天水。僧曰莫是法身邊之事耶。師曰。自己之真功。是須徹底到。僧曰。深密難入。如何是荊棘叢林路。師曰。山上萬天外。到者未曾有。僧曰和尚却到也否。師曰。賓主相忘處。是須透頂到。僧曰。一一祗對既如此。物表作略又如何。師曰。山中一箇主人公。不落正偏絕異同。師乃有總頌曰。不覺蹈過鑌鐵關。悠然穩坐月蘆寒。別得妙方更難到。巍巍頂相若當看。

霜曰。不覺蹈過鑌鐵關。滑如苔平絕居留。悠然穩坐月蘆寒。蔟花蔟錦淨滿洲。別得妙方更難到。轉身荊棘林頭外。巍巍頂相若當看。鐵眼正開盡報酬。良久曰。花容散嶺上。月色落潭底。

上堂。因有僧出眾問。記得洞山和尚有三滲漏。一一祗對又如何。師曰是是。僧曰。機不離位。墮在毒海。作麼生是見滲漏。師曰坐著後切忌滯留。僧曰。高處偏枯。情境滲漏。作麼生是情滲漏。師曰白雲功作切忌坐。僧曰。體妙失宗。機昧終始。作麼生是語滲漏。師曰句句道著切忌用。僧曰畢竟而是何人分上事。師曰滲漏而始得。師乃有總頌曰。高高而獨坐。便是見滲漏。寥寥而氣淨。正是情滲漏。明明而神露。悉是語滲漏。畢竟同混處。從古絕滲漏。

霜曰。高高而獨坐。是通玄峰。寥寥而氣淨。便是自風。明明而神露。正處處通。畢竟同混處。悉是真空。從古絕滲漏。人眼主翁。便良久。

上堂。因有僧出眾問。記得九峯和尚有三句。未審學人聞得麼。師曰幸是曹溪門下客。僧曰。先賢難道。如何是不傳之傳句。師曰你是傳底漢。僧曰果然和尚也傳底。師曰老拙知之有分。僧曰。古聖不携。如何是不妙之妙句。師曰語是妙底之法。僧曰果然說著也妙底。師曰貧道見之有眼。僧曰。祖佛不明。如何是不真之真句。師曰見是真底之色。僧曰果然視破真底。師曰野翁聞之有耳。僧曰畢竟而不傳不妙不真時如何。師曰這箇是傳妙真樣子。僧便禮拜。師曰罪過彌天。師乃有總頌曰。不傳之傳句。先賢也不傳。佛祖未出興。早是有付傳。不妙之妙句。古聖也難宣。黃頭碧眼老。如何及言宣。不真之真句。人天未生前。若以言道趣。只徒在目前。不傳妙真句。三世不變遷。畢竟道人眼。萬歲絕易遷。寥寥而本傳不傳之傳。明明而今妙不妙妙玄。密密而深到不真真玄。畢竟道人眼。億劫不異遷。

霜曰。不傳傳底眼。不妙妙玄眼。不真真處機。畢竟道人眼。花開枯木眉。風睡綠楊眼。波穿天上星。水清月中眼。不用人間風。深深眠廗眼。便良久。

上堂。因有僧出眾問。記得香林和尚有五語。未審學人如何商量。師曰何不問話。僧曰。舌上無言。如何是無說之說。師曰舌頭談而不談。僧曰。青山破色。如何是無玄之玄。師曰。不守空王殿中。僧曰。深潭波生。如何是無顯之顯。師曰澄潭深處見魚。僧曰。無出之出。白馬蹈雪。此意又如何。師曰未與人天相見。僧曰。無生之生。眼未見色。此意又如何。師曰父母所生眼睛。僧曰畢竟如何見得。師曰。雲徑路遙。風林竹吟。僧曰是什麼章句。師曰。龍躍萬年松。虎來千古石。師乃有總頌曰。參得五語。功勳始成。有時不說。恣口說行。有時不玄。空失妙正。有時不顯。纔一氣生。有時不出。獨來水清。有時不生。未開眼睛。畢竟見得。連天曉星。

霜曰。長安夜夜家家月。幾處笙歌幾處愁。不說不生何物氣。將來相見是都秋。一一輪光千岳意。數數天旭萬瀧流。可知脫體儼然眼。藻海波濤回十洲。良久曰。銀浪如珠江上頭。

上堂因曰。記得靈山會上百億眾前。當時世尊拈華瞬目。眾皆無措。只有金色頭陀破顏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教外別傳不立文字。分付摩訶迦葉。至末世而莫令斷絕矣。此時便當法華以後涅槃以前。迦葉受於世尊金襴袈裟便歸舊容園。諸禪德。且道是因什麼道理。竪起拂子曰。眾中還有迦葉也。縱笑得只是相似底。師乃有頌曰。黃面手中花一枝。頭陀微笑識人希。人天百萬共尊貴。何不打頭勘座師。

霜曰。金色波羅。黃頭點花。飲光笑暖。當下呵呵。

上堂因曰。記得迦葉尊者一日自蹈泥子。有沙彌來致問尊者作什麼。尊者曰蹈泥。沙彌曰何得自容易作。尊者曰吾若不為誰與我為。沙彌默然而退。尊者便蹈泥子。諸禪德。且道因什麼機用。自撫掌而曰。獨掌不浪鳴。天地無私曲。自參自到處。古今難密時。雲眾如何商量去。師乃有頌曰。蹈泥運土自參機。収足展掌自到奇。箇箇須應曾轉撥。真燈破夜意光微。

霜曰。尊者蹈泥。老衲撫掌。畢竟作夢。好笑一場。

上堂因曰。記得梁武帝皇朕太子問圓覺初祖曰。朕即位以來。詰詔化國建寺度僧功德多少。祖曰無功德。帝曰以何無功德。祖曰此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隨形雖有非實。帝曰然則如何是真功德。祖示曰淨智妙圓體自空寂。如此功德不以世求。諸禪德。畢竟如何履踐得去。良久曰。真功德清淨本然。乃有頌曰。武帝功德人天果。圓覺無功真到心。清淨本然誰會得。碧蘿深鎻古山岑。便下座。

霜曰。祖室光明。廣劫圓成。大唐天子。眼目不清。

上堂因曰。記得曹溪大師道。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青原和尚曰。恐先師猶帶箇消息在。石頭和尚聞得。方好不用消息。禪室曰兩員古佛。諸禪德。如何領覧。拈拄杖曰。還見麼。乃有頌曰。曠劫無塵世界中。恣吹野曲晚來風。看看本來無一物。滿山雲樹雪花紅。

霜曰。處處靈通。獨付盧公。傳衣夜月。渡江曉風。

上堂因曰。記得雲巖和尚曰。無情說法。有情聞得。海鳥樹林。念佛念法。洞山和尚曰。也太奇。也太奇。無情說法不思議。寂音尊者曰。幸有燈籠露柱在。諸禪德。若將耳聽聲不現。眼處聞聲方得知。畢竟而作麼生。乃有頌曰。明明梵音海潮音。青青勝彼世間音。雨則慧日破諸闇。日則名為觀世音。

霜曰。箇箇觀音。處處普門。無情說法。不在獨尊。

上堂因曰。記得大陽和尚曰。可憐可悲今時師僧。徒打睡夢更無悟入。若要發明莫論年歲。老僧數日偏求法器。大眾又如何。諸禪德。實哉斯語。真可報恩。且道悟入發明處。諸人如何得。乃有頌曰。可憐多客滿堂僧。打睡送時亂佛承。悟入至今無一箇。驀頭端的盡三乘。

霜曰。驀頭一轉。你如何看。三乘分別。不是衲關。

上堂因曰。記得芙蓉和尚道。妙唱不干舌。死蛇驚出草。解針枯骨吟。鐵鋸舞三臺。諸禪德。這箇四轉語如何商量。有時剎剎塵塵處處談。不勞彈指善財參。空生也解通消息。花雨岩前鳥不含。有時日炙風吹草裡埋。觸佗毒氣又還乖。暗地若教開死口。長安依舊絕人來。有時死中得活。是非常密用。佗家別有長。半夜髑髏吟一曲。氷河紅焰却清凉。有時不落宮商調。誰人敢和一場。伯牙何所措。此曲舊來長。此是芙蓉語底。老僧又有四偈。乃有頌曰。

妙唱不干舌 如如寂滅自無情。一句從來本見成。舌運廣長元不間。雪峯相見望州亭。

死蛇驚出草 金鞭遙指玉堂寒。驚起將軍夜出關。三尺鏌鎁清四海。攙槍一掃絕癡頑。

解針枯骨吟 宮漏沉沉夜色深。燈殘火盡絕知音。木人位轉玉繩曉。石女夢回霜滿襟。

鐵鋸舞三臺 鐵牛無角臥山坡。鞭起如飛見也麼。閙市橫騎人不會。擡頭子過新羅。

霜曰。妙唱不干舌。通言語道中。死蛇驚出草。功盡轉威風。解針枯骨吟。位裡開花容。鐵鋸舞三臺。物表脫空空。畢竟如何見。萬水漾千峯。

上堂因曰。記得先師宏智和尚有五轉位。匣裡青蛇吼。金針去復來。秦宮照瞻寒。五天銀燭輝。深岩藏白額。諸禪德。如何商量。老僧便有五偈。乃有頌曰。

匣裡青蛇吼 寶劒橫斜天欲曉。洗淨魔佛逼人寒。匣中陰陰光生處。衲子徒將正眼看。

金針去復來 清虗大道長安路。往復何曾有間然。暗去明來鋒不露。渠儂始不墮中邊。

秦宮照瞻寒 岩房閴寂冷如氷。妙得冥符處處靈。轉側依忘功就位。回頭失却楚王城。

五天銀燭輝 五天皎皎玉輪孤。一轉光分鑑五湖。闊步却來游幻海。十方沙界大毗盧。

深岩藏白額 白額藏岩烟霧昏。異中來也自驚群。草深直下無尋處。觸著輕輕禍到門。

霜曰。匣裡青蛇吼。一花開劫外。金針去復來。出入無分外。秦宮映膽寒。月落白雲外。五天銀燭輝。大地全無外。深岩藏白額。鐵漢寄戶外。畢竟是什麼。夢得風塵外。

上堂因曰。記得新豐禪師有五位。正中偏。偏中正。正中來。兼中至。兼中到。諸禪德。試辨看。亂位次不得。謬言句不得。老叟有卑頌。大眾如何商量。乃有頌曰。

正中偏。混沌初分半夜天。轉側木人驚夢破。雪蘆滿眼不成眠。

偏中正。寶月團團金殿冷。當明不犯暗抽身。回眸影轉西山頂。

正中來。帝命旁分展化才。杲日初昇沙界靜。靈然曾不帶纖埃。

兼中至。長安大道閑遊戲。處處無私空合空。法法同歸水投水。

兼中到。白雲斷處家山妙。撲碎驪龍明月珠。崑崙入海無消耗。

霜曰。正中偏。迴壺天。偏中正。入理轉。正中來。君位貴。兼中至。臣相儼。兼中到。不立賢。混融處離妙玄。吾門事付受氣。冷海上碧波船。

上堂因曰。記得文殊問維摩大士。如何是菩薩入不二法門。大士默然矣。雪竇道。維摩道什麼。古德曰。莫道當時默然。方知洪音如雷。諸禪德。且道是何事。良久曰。三十年後有人聞。不用以聲入耳中。乃有頌曰。淨名大士口如盆。一默無端拏雷雲。十聖瘦然居足下。三賢了爾失全分。飄飄而出溪風骨。濯濯而清月水紋。天外孤松峯頂聳。晚樓霜雪夢猶昬。

霜曰。天上有銀河。池邊無鐵花。維摩文殊老。不奈于渠何。當時一默處。別後千年訛。惡水潑驀面。寒雲籠破家。

靈竺淨慈自得禪師錄卷第三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28 淨慈慧暉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