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28 淨慈慧暉禪師語錄 (6卷)
【(弟子)明總下語寄言、了廣編】
第 2 卷

下一卷
 

靈竺淨慈自得禪師錄卷第二(石霜明總禪師下語寄言)

上堂曰。家音歷歷而運用堂堂矣。綠岩雲幕而翠岑色尖也。知有這箇消息。以報不報之恩。時有僧出眾問。如何是不報恩。師曰者箇是報恩底事。僧曰此外作麼生。師曰天高東南。地傾西北。僧禮拜。師曰只恐不恁麼承當。師乃曰。只箇玄妙訣。從來無異轍。撥開千嶂雲。放出一天月。建化門頭事。山僧未曾說。再來花木春。佛祖也難決。便下座。

石霜曰。佛未出世。西天說法。祖未西來。此有妙訣。良久曰。點。

上堂曰。衲僧活眼睛。見破四天明。六門之活計。處處而現成。不借他相貌底漢有麼也未。時有僧出問。如何是衲僧活眼睛。師曰鑑在機前。僧曰見破四天明時如何。師曰誰解於論。僧曰六門活計何人分上事。師曰露露堂堂曾不藏。僧曰處處現成底事如何商量。師曰明明歷歷共難語。師乃曰。家風是自。自是家風。一如身心眼。全體是玄翁。汝等諸人還知之有分乎。便下座。

霜曰。盡世界皆是沙門一隻眼。悉是上妙道。千聖心。喚什麼為自。喚什麼為家風。此語金玉。高價千斤。

上堂曰。直把須彌鎚子。正打虗空皷子。穩坐寥寥而不妨。全身寂寂而忘志。正當恁麼時節。誰人與吾出氣。時有僧問何人直把鎚子。師曰問取堂中聖僧。僧曰和尚打皷子否。師曰覓得門外金剛。僧曰穩坐不妨全身忘志時如何。師曰尋討滿堂雲眾。僧曰和尚為什麼不道。師曰你何不聞得。僧曰是是。師曰不是不是。師曰。有問有答成道成理。有言有句作計作較。畢竟非吾家具子。便下座。

霜曰。拈起金鎚則直下打玉皷。聲響[音*(ㄆ/斗)][音*(ㄆ/斗)]矣。音塵紛紛也。是什麼。

上堂曰。吾門廣大從古難入。徒展兩脚不蹈階級。元非宮內豈得建立。正當與麼時。出門無及。時有僧問不是解脫不思議門麼。師曰。出入從來相不妨。師資何用三展禮。僧曰恁麼則為甚麼道從古難入。師曰。門門歷歷。步步明明。何用出入。僧曰未審有內外否。師曰表裡元無分外。僧曰若無分外為甚麼出門難及。師曰吾特謝此問。師乃曰。或說成住壞空。或示苦集滅道。又曰。十如一實也。宣三密四曼。畢竟山僧有一句子。要會麼。天南北地東西。

霜曰。若而有努力。老而無觔骨。朝帶於曉風。晚見紅輝日。

上堂曰。青山山上。白雲雲下。戶外水寒。波心船點。正當恁麼時。有知音底人麼。時有僧問。青山山上時。白雲雲下處。和尚還有分也無。師曰傍也。僧曰正當恁麼時如何。師曰眼在脚跟下。僧便喝。師曰倒屙為什麼。師乃曰。妙處徹底妙。玄處徹底玄。獨知分外事。誰見壺中天。便下座。

霜曰。參須實參。悟須實悟。驀頭莫滯留。半途勿暫顧。

上堂曰。真到做處。清虗妙體。時時隨後。步步在前。諸禪德。如何商量。時有僧出問。如何是真到做處。師曰。直下見電光。驀頭欺石火。僧曰於此如何領略。師喝曰倒退三千。僧曰清虗妙體又如何上和。師曰。上至有頂天。下至阿鼻獄。僧曰是何物。師曰汝問吾聻。師乃曰。不思議一段要。不可得三世心。箇箇人人受用。光恩照破古今。

霜曰。過現未來事且致。直下電光驀頭石火是什麼時節。若不然。又被風吹別調中。諸人者如何見。

上堂曰。以大圓覺為我伽藍。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身心安居平等性智。天上天下唯我獨尊。至這裡。諸禪德還有分踈也無。時有僧出眾問。既是山河大地圓覺伽藍。以何為驗。師拈拄杖曰是什麼。僧曰豈莫天上天下安居性智耶。師擲下拄杖曰恁麼不可也。僧曰畢竟作麼生。師曰歸堂穩坐。師乃曰。惠日普上太虗天。心月朗下紅綿地。箇中何人是出頭者。下語也不到。奇語也不用。便下座。

霜曰。野草芳菲紅錦地。遊絲寥亂碧羅天。安居性智是何物。圓覺伽藍不聖賢。此四句與古人如何。有人辨得。大好大好。

上堂曰。玉龍起雨上東天。石虎出風下北山。夜兔穿雲南海底。晝烏破暗西畔岩。中間有物。大眾如何看。時有僧出眾問。未審是何物。師曰。頭長三尺。頸短二寸。僧曰。此是化幻之身。真實是何物。師曰。眉間有眼。胸間有口。僧曰和尚還捉得伊麼。師曰人人闕伊一時不得。僧禮拜。師乃曰。那吒屈膝而夜叉開眼也。時人喚作化幻不可。且道喚作什麼。七尺烏藤倒上天。八臂竹篦橫下地。便下座。

霜曰。是箇時節。佛祖也難出。人天也難入。雖然闕伊一時不得。又如何。普州人送賊。

上堂曰。家傳妙旨不言語。洞上真機絕外來。若有人云知父道。孤然孫子笑咍咍。時有僧出眾問。密密閑田不用機邊。如何是妙旨。師曰好箇消息子。僧曰。寥寥作用不離人天。如何是真機。師曰好箇消息子。僧曰子十成減父半德。作麼生是父孃。師曰者箇是兒孫。僧曰和尚作父孃也無。師曰謝子箇孝養。師乃曰。子歸就父猶存孝養。了了而未為是。臣以朝君尚帶凝然。真真而不為重。便下座。

霜曰。轉步於位中。移身於劫外。玉龍退骨則雲幕於跡。金鷄移栖則桐冷於月。畢竟去時。有何消息子。

上堂曰。路遮戶外。家包雲中。客游三月。主居月宮。時有僧出眾問。未審此箇什麼境界。師曰。夜渡有輝含古月。秋雲無雨袍青山。僧曰還轉身也無。師曰玉壺中有轉身路。僧曰全轉時如何。師曰至這裡始得。師乃曰。賓雖賓也。主家之恩光也。主雖主也。賓家之佐輔也。主賓相合。正偏相應。便下座。

霜曰。果然如所說。君雖君也無臣佐不可為君。臣雖臣也無君勑不可為臣。君臣相融而天下方収。

上堂曰。風波滅盡而悔當時之事。碧海澄明而恨十分之恩。潭水月落而帶清光之影。壺天雲盡而存青霄之晴。畢竟如何。時有僧出眾問。風波滅盡時。為甚悔當時之事。師曰猶帶今時機。僧曰。碧海澄明處。依何恨十分之恩。師曰尚存自妙。僧曰。潭月沉時。何帶清光之影。師曰太具殘月輝。僧曰。壺雲散處。爭存青霄之晴。師曰且得尊貴路。僧曰竟如何辨得。師曰傍也。師乃曰。盡色未空。歸空未真。絕真未妙。除妙未玄。箇中有辨取得者麼。便下座。

霜曰。用階級。論途轍。山僧不然。直入深山曾未出。有人覓取百千里。

上堂曰。稜稜一氣未生。凄凄一神未現。默默風未起波。皎皎月未發光。歷歷萬象未亂。明明森羅未參。還體悉麼。呵呵大笑曰。贏得三千自損萬德。時有僧出眾問。一氣未生時和尚還知麼。師曰慚愧。僧曰風未起波處和尚如何道。師曰罪過。僧曰萬象未亂時和尚得見麼。師曰報酬。僧曰贏得三千自損萬德又如何。師曰皎玉無瑕彫文喪德。師乃曰。示妙說玄都是建立。宣法話佛悉是造次。山僧恁麼說話。又是拂塵生埃。便下座。

霜曰。寒山拾得及第不得。碧眼黃頭遂是難得。

上堂曰。佛日高懸。祖月彌朗。僧雲漫漫。法雨浩浩。禪林花發。教風春迎。正當恁麼時。誰是出頭人。時有僧出眾禮拜。師曰你見景色風月那。僧曰此是觀音三昧樣子。師曰你道何處是普門。僧曰勘破了也。師曰恁麼則有二菩薩。僧又禮拜。師乃曰。適來如上座子道。春色千林花正開。秋潭萬水月猶明。夏熱綠楊影滿地。冬寒白樹覆前庭。便下座。

霜曰。妙音觀世音。風聲雨露聲也。梵音海潮音。江浪碧灣波也。

上堂曰。少室胡僧。履子留隻。米樹應供。趺子出雙。新豐老人問殺首座大陽兄者兼養青。諸人幸是吾家客。何得不會。時有僧出眾問。古聖恁麼作略得後。風流學人如何會得。師曰驀面家風不容擬議。僧曰大疑大疑。師曰道看。僧拂袖而去。師曰終始不錯。師乃曰。學悟之要是須真到之要。參禪之路又宜妙契之路。各請分半席。便下座。

霜曰。用古今通貫眼。論是非不及玅。且道因孰致得。

上堂曰。一道恩光萬年難報。千言學語三世易聞。正於中當如何撥轉。時有僧出眾問。和尚恐是覔蹤由。師打曰你道是什麼時節。僧於此忽然大悟。師乃曰。吾十一歲間宣深示淺。今朝始逢知音。千祥多多。何故。三年擲釣絲。一夕得金鱗。便下座。

霜曰。熟菓不堪枝。劒氣不妨天。這僧知痛痒。老衲分機宜。

上堂曰。枯木雲籠秀。雲中袍玉立。寒潭月夜圓。潭底侵魚入。回頭開正眼。頭上戴帽出。芳草破春烟。草芊拂天內。眾中有道得麼。時有僧出眾問。諸聖出來作何事。師曰為子不會取。僧曰。好箇消息。某甲曾不會取。師曰早知你落處。僧禮拜。師曰錯。師乃曰。若會得。是靈山迦葉。若不會也。少林慧可。便下座。

霜曰。鷲峰笑暖。少林座寒。劫前花一點。戶外春猶關。

上堂曰。綠岩枯木不落人間。紅谷芳草不厭溫寒。西南東北各不相關。三段玄處正開眼看。時有僧出眾問。如何是綠岩枯木。師曰刀斧斫不開。僧曰如何是紅谷芳草。師曰。鐵鎗刈不盡。如何刈得。僧曰西南東北是什麼用處。師曰目前分外不相妨。師乃曰。妙玄田地自可到。靈性做處自可坐。分明時節自可見。務力問他不得悟。自透頂到。便下座。

霜曰。有時高有時低。或露或明。畢竟而可有自鑑之照。雖然恁麼。實到此田地始得。

上堂曰。圓蟾出冷。晶旭入暖。惠光破暗。才輝照明。中間有一佛出世。若人見得。非有自妙有。又知有沙界周光。時有僧出眾問。妙有周光且致。如何是一佛出世。師曰照東方萬八千土。僧曰恁麼則天上地下諸法實相。師曰你何具龍樹智惠。僧曰和尚何得馬鳴妙才。師曰恁麼也不分耶。僧乃作禮而去。師送曰。忌口三十年。師乃曰。無見頂相諸人不知。楞嚴妙光沙界普照。故曰世尊光射阿難肩。便下座。

霜曰。朝旭夕陽初月殘照。目前境域自猶可看。眼中青色誰敢得見。開正眼睛須活心人。

上堂曰。運步堂堂。通身歷歷。東道西說。南來北去。全得寸心。直用尺情。拈拄杖曰。自家方寸主人公。直得掌中木上座。舉拂子曰。老僧八十年來要正承手裡毫長老。具眼者看看。時有僧出眾問。畢竟相去多少。師曰你是學人分上事。僧曰師家分上事如何。師澄然叉手。師乃曰。自家二六時中全承他恩力去。起居動靜一如之體。便下座。

霜曰。有水易捿天上月。無林難宿北來鴻。

上堂曰。古佛道場尚乘車子。澄源潭水猶棹狐舟。夜鶴穿潭底。雲月落銀籠。天龍無雨。汗馬而無鞭也。從此出生犢牛兒。金吼銀聲滿蘆水。微毛依舊正受之中。玄角又帶漫雪草。一回倒騎牧童夢。數笛吹來樵子歌。時有僧出眾問。畢竟學人如何商量去也。師曰徹頂透底是須恁麼會。僧便禮拜。師曰吾家種草不求杜撰。師乃曰。玄談妙句一點不著。金言華語一塵不用。請試與我道看。便下座。

霜曰。古佛道場不要坐著。夜雲月穿過落盡。天龍汗馬絕雨離鞭。方外誰敢論量。自是妙底少得機。又歸本途時。犢牛生兒毛角完爾。雖然如是。未是耕破箇田地。須醒半夢。又吹狂笛。箇時遍蹄混泥塵。不露真機。且道此猶是出世邊事。畢竟不出世時如何。吾家種草。不求杜撰。

上堂曰。行脚大事一段宗要。直拈起兔角佛杖。正舉著龜毛祖拂。若人拈起舉著。時人盡有禮謝在。時有僧出眾問。堂中一會客。悉是行脚漢。未是見兔角龜毛。請師垂示。師拋下杖拂曰。見之不執。千載難逢。僧擬議。師喝曰。且去也。師乃曰。來也龍蛇飛出。去也象虎哮嘯。見聞玄色妙聲。卜度了思真量。故曰如之外無智。智之外無如。如如皎潔。智智清淨。大凡般若之心耳。便下座。

霜曰。空空如如而寂寂真真也。黃花為般若。翠竹為真如。飲光密付。阿難正知。淨名默處。文殊可聞。畢竟而是什麼力。學者不具此眼目。焉辨皂白。

上堂曰。心心通達而法法圓成也。佛佛相授而祖祖付傳也。雲眾之中喫茶之間。還有信得及乎。時有僧出眾問。既是心法通圓處。正是佛祖授傳時。此外喚什麼為外道。師曰這箇道理為外道。僧曰無道理時如何。師呵呵大笑曰。柰何這道理也。師乃曰。銀河波淨。曉星亂蜚。日宮光冷。暮凉拭晴。蒹葭風微欄外聲。玉樹枝動檻前流。老僧恁麼說話。有何氣猷。便下座。

霜曰。貧道不及讚歎。何故如此。正正時正是偏。偏偏時偏是正。正偏和融高低普應。畢竟悉窮麼。江岸風濤暮。蘆村景色靜。

上堂曰。深深而深入梅花之曲。潛潛而潛含白雪之調。石人之舞袖。玉女之笙歌。好一場曲調。是何音響。時有僧出眾問。一種沒絃之琴。妙手彈得甚希。師曰你道是誰家曲子。僧曰幸有主山點頭案山回顧也。師曰早恁麼當些子。師乃曰。流水奏於沒絃之調。夜明彈於玉琴之曲。鐵夫笑於芳草之莖。石漢歎於春煙之夢。便下座。

霜曰。也太奇。也太奇。露柱說法燈籠聽。

上堂曰。密密妙唱豈以舌相乎。堂堂真歌寧以音聲乎。千年老夢醒後。一箇小僧吟結前。兩墀風景畢竟如何。時有僧出眾問。如何是那邊風景色。師曰青山高聳雲袍跡。僧曰如何是這邊風景色。師曰流水遠流水變波。僧曰畢竟如何。師曰。花露殘春一樣芳。月餘潭底萬年光。師乃曰。水脉冷寒凉焇焇。雲形虗幕露堂堂。便下座。

霜曰。衲僧一樣子。古者千家風。弄高深碧霄。用低淺紅墀。體用偏正一時新。

上堂曰。春夢朧。秋月玲瓏。夏凉寂寂。冬寒空空。時有僧出眾問。逐四季不轉又何物。師曰你聞耶。僧曰指屋後喚堦前。喚白猿打黑狗。師曰且不許外人聞。師乃曰。吾門有回互不回互底時節。我家有出世不出世底樣子。回互時不可見回互。出世時不可見出世。意在那裡。眼於何處。便下座。

霜曰。淅之東西。湖之南北。便舉拳頭曰。這箇是什麼消息子。回互時意在不回互。出世時眼於不出世。

上堂曰。梁土皇帝南天太子。相見端的不識妙旨。直下不入擬議。驀頭廓然無聖。時有僧出眾問。對面無私端當偏公。如何是不識。師打曰。好箇消息。聞即聞。僧曰大用現前不存軌則。師曰三祖來也。師乃曰。廓然不識莫公私。太子皇帝對面時。一片檀香爐上火。殘紅吹起發花枝。便下座。

霜曰。上古七佛下生諸聖。西天四七東土二三。畢竟至這裡如何識得。又曰。點。

上堂曰。靈劒刃輝在匣中。清光所照侵虗空。密通消息不傳句。天上人間功不同焉。時有僧出眾問。未審是何章句。師曰道得始會取。僧曰和尚還知麼。師曰汝是禪和子。師乃曰。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便下座。

霜曰。字字含妙。言言咄真。出林之猛虎。入水之蒼龍。是是可可。不是不可。

上堂曰。有時破關知落處。有時透關密旨。有時妙容拜位裡。有時光燭囑機頭。箇中有體用賓主。箇中有宛轉傍參焉。時有僧出眾問。如何是破關眼。師便打。僧曰落處又如何。師曰蘆月江波相映紅。僧曰透關機如何商略。師便喝。僧曰如何是密旨。師曰君臣合道主賓同。僧曰畢竟作麼生。師曰。長江水上波千走。低谷溪邊草萬叢。師乃曰。朝說暮說。出廣長舌。坐臥經行。萬里鑌鐵。拈拄杖曰。是什麼。便下座。

霜曰。真聞真見。妙至妙到。玄思玄量。幽密幽顯。雖然與麼。徹底自到。

上堂曰。向去位裡則雲袍跡山空。却來機頭則火洗玉路工。不去不來則石蛇臥芊叢。畢竟通會則海天普合同。佛祖未興則消息難通。人天未識則妙處無窮。縱是恁麼。端的不中。且至這裏。莫指西東。時有僧出眾問。如何是向去底眼。師曰直入海底泥牛忘蹤。僧曰如何是却來底眼。師曰早出欄前玉馬嘶風。僧曰作麼生是不去不來底眼。師曰獨坐雲榻自居太空。僧曰畢竟通會時若當。師曰三載金毛群裏絕同。僧曰佛祖未興前何人得去。師曰日上綠樹月落水中。僧曰人天未識時且道以何為是。師曰魚行酒肆來往無窮。僧曰不用前言後語。師喝曰。點為金。轉蛇成龍。僧曰。一一蒙示誨。格外玄機又如何。師曰。月出句裡。花入吟中。師乃曰。一段大事古今難通。三乘曲說去來易空。衲僧眼目端的無工。禪和信趣脫然絕蹤。雖然與麼。會取始窮。便下座。

霜曰。多虗不如少實。三載金毛群裡絕同。那人幻人真人皆智寂妄之三段也。一時會取時正絕同侶。且道端的一句又如何。鐵鎚擊碎黃金骨。天地之間是何物。隨後一喝曰。按排不少焉。

上堂曰。不夜真燈。破夜心月。穿日玄談。不日妙訣。一句了然。不涉途轍。試請道看。時有僧出眾問。如何是破夜心月。師曰不留暗裡。僧曰如何是不日妙訣。師曰不居明中。僧曰。一句了然途轍難合。正當恁麼時如何。師打曰。蹉過也不知。師乃曰。一句截流。萬沠不朝。千差斷徑。三身不妨。有時暗裡出明。有時明中入暗。諸人如何商量。便下座。

霜曰。不涉明暗也不是真。明暗元不實。以什麼為是。更參三十年。

靈竺淨慈自得禪師錄卷第二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28 淨慈慧暉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