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2冊
No.1428 淨慈慧暉禪師語錄 (6卷)
【(弟子)明總下語寄言、了廣編】
第 1 卷

下一卷
 

No. 1428-A

還丹一粒。點鐵成金。至理一言。轉凡為聖焉。惟以
自得老衲者。受金衣於宏智古佛。執話柄於淨慈堂上矣。可謂眾星之一輪。萬品之孤器也。龜筮者支於洞上春色。藻鑑者懸於竺土正續哉。水隨方圓。道合凡聖。冀見之書者知是小補。非所諧廣信者也。鳳麟居士希玉知溫州之日。方見斯奇錄。恭表信趣。萬壽主簪溪所述最堪報附法之恩。寔是妙奇也。不可輕。敬書之。

荊玉驪珠。華語金言。知之謂賢。執之曰聖。然又此集其語最希有也。妙明田地[門@為]親口顯金章。靈源做處磨珠文挑清光。愚於弊室拜讀。璵在[王*桑]盤燦。或明也暗。真燈自無明暗。或清也濁。性水本沒清濁。方信道一言難報萬年恩。三世易諳千古心。余摝於拙句。苟題于其初。

住靈隱傳祖比丘東谷妙光謹而敘

No. 1428-B 胡文狀書秘讀序 四十八章圖

大唐有仁者。其姓者祐遠大夫孫子也。然分古章言而此舉。今讀文實是奇賢也。依於用書之類。觀於改玉點。其旨甚玄微也焉。咸通年之春於鼎州小梅園撰之四十八章圖。題其始者乎。

清子 芳金士 集

 上(高也登也仰也猛也霄也貴也) 中(當也明也空也朗也) 下(深也低也含也探也蹈也) 雪(寒也清也極也洗也白也冬也) 火(暖也熾也猛也燃也) 奇(佛也力也精也新也珍也) 妙(底也極也始也少也喜也深也) 同(深也空也逢也一也) 異(西也夜也極也烏也漆也) 白(冬也雪也露也清也) 成(別也精也代也見也) 合(逢也盡也叶也空也到也) 失(空也妄也無也卒也棟也) 清(寒也洗也一也潔也水也) 淨(寒也漱也濯也明也) 旁(潛也遠也知也因也) 高(忙也穹也峻也君也貴也) 低(深也小也[(白-日+田)/廾]也谷也) 草(青也萌也多也攴也) 木(萌也多也起也惠也藩也) 內(藏也入也袍也深也宿也) 外(露也出也旁也淺也) 出(吐也破也至也來也露也) 入(含也吞也暗也去也) 海(深也寬也遠也澄也) 山(高也堅也藏也視也靜也) 日(暖也明也照也輝也) 月(寒也普也夜也沾也) 晝(明也白也淨也知也) 夜(暗也燭也曇也忘也) 別(隔也皈也崇也) 青(春也新也惠也少也) 黃(秋也極也變也走也) 赤(夏也熱也血也紅也) 春(始也生也花也) 夏(熱也次也綠也長也) 秋(也愁也也走也) 冬(藏也極也冷也〔空〕也) 笑(春也花也開也話也) 哭(愁也秋也落也紅也) 一(專也多也始也含也) 二(次也隔也餘也分也續也) 九(末也周也多也至也) 十(足也極也到也合也) 精(極也清也正也委也) 釋(解也活也寬也) 迦(佛也勝也稀也奇也)

No. 1428

靈竺淨慈自得禪師錄卷第一(并石霜明總禪師下語寄言)

歲旦上堂。舉拂子曰。天篷水清。海船遙浮。山橈士高。河澤窮妙。正與麼。尅具眼漢何處在。良久曰。夜清鯨觜冷。晝梟氣動羽稀。且道新年頭還有消息也無。掛拂子曰。看看。石花富貴草精神。

石霜總曰。見日月為什麼天篷水清海船遙浮。九天為篷。四海為船。露露堂堂。山橈士高河澤窮妙。萬山為橈。千河為澤。士高也一超直入。窮妙也位裡了然。正與麼尅。君臣道合。具眼漢何處在。密處開豁眼見得麼。良久曰。從來無人會。夜夢清鯨觜冷。正變成偏偏未偏。晝梟氣動羽稀。理轉成事事未事。雖然如是。知音少。且道新年頭還有消息麼否。古事變色。今事得新。百花富貴草精神。又如何。這箇是活句。

同小參曰。山上欄外。水下檻前。夜兔光雪。晝烏輝火。黃頭出妙。淨名入玄。胡僧印心。盧公傳衣。張三野曲。李四樵歌。船動碧波。海浸孤天。畢竟而有。恁麼履踐。者麼一喝曰。三段不同。

霜曰。山上欄外。水下檻前。夜兔光雪。晝烏氣火。以此四句曉一佛未出世。一祖未出興前事矣。黃頭出妙。淨名入玄。胡僧印心。盧公傳衣。以此四句曉諸佛出世。諸祖西來底事矣。張三野曲。李四樵歌。船動碧波。海浸孤天。以此四句曉備頭陀乘本船。垂絲把釣竿。三段不同。本分衲僧須參究。

正月十五日上堂曰。陬月今朝三五風。嶺頭雪氣縛寒松。不知枯木得胡信。含玉靈花春夢中。瑞鳥飛來千萬峯。祥魚行過二三眾。紛然相見主人眼。歷歷雙眸處處通。

霜曰。豁開千手眼得三明六通。信手拈來無不可可。恣心辨取無不妙妙。此上堂一落索。應見今時偏正回互。

同小參曰。春風吹夜閣。梅香滿衣襟。是什麼人恩力。朧明夜渡月。飄泊嶺岑猿。是阿誰者活計。絕却千差之岐路。及盡一朝之風月。是佛祖分上也無。試請斷看。

霜曰。尋人不覺挹泥水。向日方知接暖氣。是什麼人恩力。瑕生玉。鋒露劒。是阿誰者活計。屈徇人。壓良成賤。是佛祖分上也無。天高而不仰。地厚而不蹈。雖然。不具此眼焉分真偽。

二月朔日上堂曰。如月今朝一日晨。風光破玉百花新。西來本祖再來也。萬岳千峯皆是親。正當恁麼時。喚作祖師意也不可。喚作春景意也不可。且道喚作什麼意。舉拂子曰。點。

霜曰。春花依舊萬年春。芳操著新一朵芳。明明百草頭。歷歷祖師意。喚作草即是。喚作祖即是。末後一點無人會。

同小參曰。鞭子盜春。野梅吐玉。今時一路。滿洲歷歷。劫外奇道。到者還稀。幸著夜間。蹈過妙道。別將深心來與你相見。若不然。是什麼椀脫丘。

霜曰。最初以曉人人作用處處風塵。是何用處。意在那裡。最末以曉人人真歸佛佛本源。是什麼機用。意在何處。若於古今中間撥得轉。斡得開。天下人不奈何。且於此又作麼生。若不然。是什麼椀脫丘。

二月望日佛涅槃上堂曰。竺土之大仙。今日告涅槃。林之米子。當下得枯偏。且道是同是別。四木有相身。如來丈六軀。四木無相身。如來一實見。時人見滅。山僧見生。時人見生。山僧見死。於此中間有不生不滅理。遂大覺對飲光。自棺中出雙趺。是什麼心印妙文。

霜曰。大仙釋迦文。曾不示寂滅。獨於米子間。以寂滅為樂。盖是弄米字是八木也。如來以此八木雙樹明成住壞空。且道中間事如何。心印妙文一點用不得。知有底人試驗看。

同小參曰。看看。鷲嶺一會儼然而未散也。看看淨慈雲眾巍然而不亂。且道因何當時如來入空穴。因甚山僧上虗堂。畢竟而老倒不少。諸人到涅槃堂裡如何提撕。記得新豐和尚臨末後問僧曰。離此殻漏子何處與吾相見。僧無對。空座乃新豐和尚示偈曰。學者恒沙無一悟。過在佗討舌頭路。欲得忘形泯蹤跡。努力慇懃空裡步。如此語如何行李。良久曰。叱。唯佛與佛。展開兩手曰。乃能究盡。

霜曰。靈山一會何人得見。南山雲幕幕。淨慈雲眾誰人得知。北水淺淺。山河大地甚處得來。自得老衲至。末後不免一場快笑。爭奈對眾揚家醜。良久曰。展手是什麼心行。莫原愁意新愁殺人。

三月旦上堂曰。花月今朝朔旭前。桂輪普轉滿天邊。枝花馥郁清香在。烏鵲從來同夜蟾。出世也。慧日照世間。宣說也。廣開甘露門。卓主丈一下曰。烏机重重縛。鶉衣寸寸針。

霜曰。何故以明旭比夜蟾。譬如人人雙眼。天上日月。地下草木。皆是法王作用也。不見道森羅萬象古佛家風。碧落清霄道人活計。

同小參曰。妙明田地密密而絕待對。靈源做處了了而離色象。衲僧作用歷歷而作活計。迷趣三昧芸芸而無了期。畢竟而埋却一坑時。向什麼處安身立命去。良久曰。十年不得歸。忘却來時路。

霜曰。如何是妙明明妙。千聖也不携。如何是靈源源靈。諸聖坐底堂。如何是衲僧作用。竪拂拈槌眼。如何是迷趣三昧。好雨好晴意。且道如何是埋却一坑底事。渡頭日暮客呼船。江上天明人出屋。畢竟猶帶此風流在。

三月望日上堂曰。花落秦川流水香。雨清荷玉妙珠藏。祇麼堂堂消息子。見來一點不相當。靜夜鐘聲樓上冷。殘春岑色付紅陽。好是滿堂孤峻處。不知人世見金章。

霜曰。驀頭兩句應節花語也。次兩句不落前頭花語。次兩句靜夜鐘聲殘春岑色。這時節有誰會。次兩句雖滿堂高峻。此景曾人不知徒品句咬吟。且道誰是得者。

同小參曰。桃紅李白落空墀。天碧地青懸錦機。雲出籠過鳥道。飽參密旨不傳時。縱恁麼履踐去。未是衲僧做處。畢竟歸家貧時如何。酒肆人間世。金臺日暮雲。

霜曰。桃紅李白落空墀。破色皈空去。天碧地青懸錦機。朗空圓性時。雲出籠過鳥道。月落澄潭空。飽參密旨不傳時。落處深幽處。且道皈家貧時如何。自位中出頭來。載天笠子蹈地草鞋。將謂新年路。本是破家夢。

四月一日上堂曰。余月今朝初一日。滿山綠樹影青青。異苗繁茂只斯是。大地全分不成。記得古德山居偈曰。學道先須學貧。學貧後道方親。貧道元無一物。般般受用又新。且道古人向何處容身。須知山河大地伊披毛戴角。遂舉拂子曰。看看。喚什麼為分外。

霜曰。山河大地受用三昧。自甚處得箇消息來。既是無一物。為甚般般新。既是無分外。為甚道看。故曰。一字不說懸河辯。

同小參曰。千山密處。凉飄洗夏熱。今日正當眼。利劒是鑌鐵。誰道混底是妄執。山僧曰。妄想是真境。故經曰。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辨真實。如恁麼履踐又如何。良久曰。性自平等。無平等者。

霜曰。我聖師遊五天。妙士開一實知見。便引枝牽蔓。若不出世爭解有這箇消息。畢竟而如何。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

四月安居結夏上堂曰。禁足護生曲直中。安居收念又機杇。一爐香氣香滿室。黃面老師弄拙巧。雖然與麼。實到此田地始得。今日與諸人說話看。亂不生一念。即是安居收念。拙不行外路。方是禁足護生。外路既不行。天山地谷皆妙界。一念纔不生。心識意情悉玄處。縱透得此關也未慶快。且道取什麼為是。便提起坐具曰。看看。山河大地變作金毛獅子。化成玉牙象王。乃擲下坐具而喝一喝曰。用何建立法門。

霜曰。天地布祥。山河鋪瑞。不妨安居禁足。既是一坐具變作金獅子玉象王。須是奇特。就中末後一喝擲下坐具。意在何處。一喝曰。是什麼。

同小參曰。天橋橫海上。石人走玉階。玄源歌。孰得唱。妙唱奇。豈得知。且道令誰識也。鐵牛破夢閑田裡。玉馬著鞭渥洼表。從斯出頭今時之用。七通八達處處分曉。

霜曰。天橋橫海上。通古貫今之橋。石人走玉階。一入真到之機。玄源歌孰得唱。位裡消息說向誰。妙唱奇豈得知。澄潭深處始看魚。且道令誰識。傍也角毛完然矣。鐵牛破夢時。耕破劫空田地來。玉馬著鞭時。走過滿洲斡生來。七通八達時。方是處處分曉。在彼同彼在此同此。彼此混融而時時得妙。且道是誰分上事。

五月初一日上堂曰。皐月今朝初旭光。玉輝破暗露堂堂。日日分明久遠事。威音那畔是時祥。或去天外萬年之松下。或來雲中千古之江上。或芬芸而塵中轉身。或峭措而光裡運步。畢竟而天上天下無不伊三昧。且道是承誰恩力。

霜曰。有時觀彼久遠猶如今日。有時通身及盡去。全體忘性。到依俙移步蘆江晚。髣髴出機古岳前。須知二六時中。全承他扶持。全露自勢力。

同小參曰。孤山梅雨。汾汾沄沄。熟菓落地。杜啼枝。凉風吹來。水晶簾動。山僧對眾舉是閑言語。道流如何聞得。若將耳自見聞終難話。若以言思卜度自屈。且道因甚如是。縱是黃面瞿曇碧眼胡僧難辨別。具眼者自看。

霜曰。佛未出世早是有箇消息。祖未西來從古有妙訣在。佛祖未出以前猶有箇妙義。何況出興出來又闕之耶。且道是什麼道理。現成公案。大難大難。

五月半蟾上堂曰。君看五月半旬颸。山上雪花滿地飛。烏鷄昨夜入雲外。鷺今朝出紫微。木馬聲聲嘶北風。金鵝口口啼南枝。石翁氣瘦運步斷。玉士情豐竪拳稀。

霜曰。作家若不具如是眼目。何處辨來風之端的。是用格外之機。還佗物表之人。貧道重下注脚。早是成利害。且畢竟如何。騎虎穿市過。把火去盜猪。

同小參曰。山僧今朝下八句語。諸人各各如何會取。今宵不免重添卑句。且道與今朝是同是別。拈主丈擲下階前曰。佗家自有通霄路。何用從容求別路。巍巍絕頂落潭底。峭峭家風吹滿路。是四句之語。滿堂雲眾各請次後語。若不然。歸堂打睡看。

霜曰。用晨參暮請為什麼。句句道著更無分外。雖然土上加泥玉上加珠。等閑有四句以續尊韻。諸人如何。一仞藤乾坤外。千尺釣絲著魚路。正偏回互又不要。狂笛吹入樵子路。

六月安居半夏上堂曰。且月今朝半夏辰。修行道者有踈親。明頭合暗賓中主。暗裡含明主中賓。暗暗未明位裡真。明明不暗目前人。畢竟會取又什物。看看崢嶸一角麟。記得宏智古佛陞座曰。妙存湛湛而不有。真照靈靈而不無。更於其間而退步而看。白雲斷處青山瘦。諸人者如何得恁麼行李去。寂滅真功元無體。無功妙旨太深深。同中有異麤中細。異中有同念裡心。

霜曰。光陰可惜。日月如箭。寸心莫忘。佛祖似流。去聖時遙。來凶處盛也。須發明此事。佛法無異轍。只隨人好處。上根妙器者一發而便轉。句句吐却向上之勝句妙句。中根好機者麤中辨細細中分麤。合取父母成生口。開千聖示宣門。下根志念者凡中知聖想裡收心。單單屈膝時時盡妄。畢竟會取又何物。看看崢嶸一角麟。

同小參曰。夜間洗熱凉飄飄。六月皎然滿天雪。青林日晚人歸宅。紅谷天明客喚月。一塵入正受。皓皓而向如幻三昧之中。諸塵三昧起。歷歷而得分身三昧之事也。百千法門。萬億妙義。與吾拈來一星事看。若不悉辨。浪破鋪席漢。

霜曰。最初兩句法身一位之樣子。次一作到密處底模範也。次一結。又歸半途寄宿蘆江謂之向如幻三昧中。從此相隨來而事事無碍謂之得分身三昧事。且道什麼物恁麼得自由。與我道看。若不然。浪破鋪席漢。暫時作箇茶話。聞即聞。飄飄出岫雲。濯濯洗月。

六月三五上堂曰。玉機轉側金堂冷。石室斜開鐵戶明。木雞喚月壺天曉。泥牛吼花客游城。正當恁麼時。青山無心隣白雲。白馬無鞭出蘆花。路不舊道。人不忘家。儼爾歸來便作水牯牛。角毛頑然。江上之[彳*事]鋤。犁。山下罷耕步。須知真實是沙門行履處。然後隨類不墮。隨色不礙。今時衲僧當恁麼參究。

霜曰。初下一鉷位裡得妙纔轉身。二下一作從此渡線無鼻之針半路未得機。三轉妙旨再著天明又告胡信。四範玄句寄宿於蘆江來。又破篷[(箇-古+夕)/心]暫時得機少音容。是從淵源澄照之底。能發光能出應。歷歷諸塵愕然而不遺。若能如是體得將去。東家作馬西家作驢也不妨。且道是孰分上事。

同小參曰。諸佛出身處。東山水上行。宸閨埀玉簾。雲榻擁天青。三冬之白雪。九夏之綠樹。新見凉水。重增寒氷。安居同眾。禁足護生。早來晚去。若知這箇消息子。橫行天下。脚蹈實地。若未然。東來西去漢。

霜曰。五須彌山。二鐵圍峯。大鵬翔九天。飛龍躍海外。記得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門曰東山水上行。僧曰如何得會。門打一拳曰是什麼。此攔問一答與這箇垂語宛如爺子阿母。畢竟而如何履踐蹋去。貧道驀頭下四句語。是正是偏。眾中逸角者試斷看。

七月日出上堂曰。相月今朝日氣旭。梧桐一葉落金風。秋聲瀟索黃文玉。山上滿天愁殺中。目前機用無分外。那裡妙章絕萬工。破夢蝶魂飛大空。失船釣客艤孤篷。胡文新送北來鴻。鄉信始見佗日功。舊山山轉月明後。歸路悠悠玉[王*蒙]瓏。

霜曰。大凡驀始四句曉今時作用。次四句曉位中宛轉旁參。次數章各含妙帶玄。自異中怱同。自同中怱混也。難話處密通消息。難透時潛舒異彩。大槩參禪只要到恁麼歸處耳。

同小參曰。金氣黃楓半葉紅。晚來漁客倚青松。多多動夢夜凉路。處處偷光午月峰。長安萬里景。大陽千里道。大悲閣前是鼎州。黃樓前鸚鵡洲。下座而曰。超方者委。

霜曰。先師甚用箇話底。四時所關機也。無若於語上見取只是閑言語。若也言外覓取。又是非本心。若於中間會取。實是野狐精。畢竟頭尾相應一句子有也未。月冷空當午。松寒露滿襟。

七月安居解夏上堂曰。殺氣到來黃葉秋。梧桐老冷隨河流。人間天上無分曉。從古至今誰得酧。恁麼辯得尚帶滯留。別得一路正絕蹤由。畢竟有與麼履蹋者乎。自撫掌曰。來也來也。坐臥經行東勝身洲。便下座揖曰。謝雲眾。九旬久立。珍重珍重。

霜曰。前頭四句以出世之中不出世。故洞山曰。大陽門下日日三秋。後頭四句以不出世之中出世。故洞山曰。明月堂前時時九夏。且道來也來也又如何。內外虗廓法界一如。故曰坐臥經行東勝身洲。是此大人之相矣。

同小參曰。天外氣寒。家風自枯。青山運步則石女生兒。木人回氣則鐵漢破夢。月影轉光則日輪正出輝。欄外密而香林在。嶺上凄凉而月正清。是箇好時節。諸人還會麼。能為萬象主。逐四時不凋。

霜曰。天外氣寒家風自枯。唯獨自明了。青山運步則石女生兒。混沌生一氣而內轉功。木人回氣則鐵漢破夢。月影轉光則日輪出輝。相隨來也。不妨如是得來。尚有氣息在。何故嘯月窓吟風軒。猶曰能為萬象主逐四時不凋。如山僧不然。曾不露混融機。正是飲茶談笑。

八月吉日上堂曰。佛未出世。祖未西來。早是妙法。直是玄談。何用出世爭論西來。天邊之月睲睲而浸海底之波。嶺上之松飄飄而驚澄潭之龍。高山峻峻而聳雲外。低谷深深而冷澤中。這箇消息。縱是靈山調御定林種族。提携不起。山僧為甚得恁麼。良久曰。恐是平地之波濤付壯月。

霜曰。未審佛祖未生前有誰得。恁麼見得。恐是壓良成賤依勢欺人。既是靈山定林共不傳。先衲依誰致得。即今不免兼身在內。雖然與麼。諸人者要會麼。皎玉無瑕。彫文喪德。

同小參曰。仲秋有月合浦生珠。草芊有露陰兔懷胎。忽有箇漢出來以何試驗。有棒有喝。第二三有句有言七顛倒。拈杖竪拂成摸成[打-丁+羕]。十合曲躬作禮作儀。且道以何辨得。有問便答。開口見膽。八通九達。不露針鋒。

霜曰。水以杖試。玉以火試。人世以語驗取。衲僧以何驗取。打禪床曰。夜間珍重。

八月半旬上堂曰。壯月今朝半月明。上來衲子眼睲睲。難瞞眾眼病堂尅。何用洞家兒子情。雖然與麼。誰是活眼睛。試與老僧開雙眸見。若不然。是什麼用處。

霜曰。參禪學悟漢如麻似粟作群作隊。未審箇中有久參上士麼。出來豁開自活眼睛。照破四天下去也。雖然恁麼。龍蛇易辨。衲子難瞞。心如氷雪。寒透骨寒。若不然。是什麼用處。

同小參曰。傳家清白字字廓脫。玉袋金針鋒鋒通達。今夜一輪月。千山萬派流。不覺劫壺鐵。巍然沒去留。正恁麼時。是又得。非又得。好惡取捨共得。畢竟如何。良久曰。水天相混處。萬里合同秋。

霜曰。傳家清白曰葢是指雪曲。僧問新豐如何是雪曲。豐曰清白十分處。以吟不功時。為甚字字廓脫。褒讚先師妙語義也。玉袋金針鋒鋒通達。此四句只是大功一色也。今夜一輪月千山萬派流。不覺劫壺鉄巍然沒去留。此四句正位前一色也。正當恁麼時。是非好惡取捨俱得。此四句今時一色也。畢竟三色俱得時。如水天相混處。萬里合同秋。

九月初日上堂曰。玄月今朝白菊辰。含珠天草未開金。重陽九日初陽後。吹起香烟風正新。今日先兼後重陽預話大眾是什麼用處。若至九朝莫道不道。無數菩薩來。老僧這裡開無量法門。時人喚作菊花三昧。三十棒。喚作無數菩薩。三十棒。然後任你携去也。

霜曰。論前言後語。為什麼。重陽菊花誰人不知。玄月朔辰何人不明。且道朔辰晚尅不要中間。喚什麼為是不落秋意。道一句看。

同小參曰。一段宗要別無途轍。依一如之本源。當千差之會要。黑暗女在前合掌。功德天在後問訊。嬌梵婆提吐舌。舜若多神點頭。畢竟如何。天台五岳。南岳三峯。

霜曰。有權有實。示偏示正。有時把鐵作金。有時把石作玉。就中最末一句。無人識矣。

九月十五日上堂曰。鐵夫破夢五更前。石人開眼一壺天。木馬過閭風化後。玉虎振威埜渡邊。主人穩坐草堂前。硬翁獨臥萬芊天。三箇胡猻弄錢夜。格外難求宿鶴邊。

霜曰。一二以明那時之偏正。三四以明自之賓主。五六以明今時之體用。那時自今時三段。皆是物表作略。故曰三箇胡孫弄錢夜。格外難求宿邊。是七八兩句。於中奇特更絕按排。

同小參曰。宗門中事古今不藏。凄凄而風隣半空之松。明明而嶺侵高天之月。若於此閑閑得感。了了知時。以報諸聖無上法恩。若於此寂寂不知。寥寥不會。以何開向上關捩蹈毗盧頂[寧*頁]。且道眾中誰人是得者。

霜曰。宗門中事歷歷不昧。山河大地全如來。真實知見古今不藏。靈靈不彰。天上人間正如來。一如本體何處得來分外底事。喝一喝曰。直下來也。急著眼看。

十月開爐上堂曰。鬼箭南山射石虎。神鋒北岳龍。好是滿堂霜月夜。寒氷出火舊家風。

霜曰。南山北岳是陰陽也。於中間有射石虎龍底手段。即打禪床曰。百雜碎。霜月裡是功也。舊家風是位也。是又於中間有出火底之眼。即打禪床曰。玉關寒。畢竟是可見。破關透關。

同小參曰。陽月今朝初夜間。霜風吹地過金關。今宵分曉開爐火。仁者眉毛燒却寒。記得僧問萬翁。如何是竈火神。翁曰誰得近。僧曰。為甚道竈火神無面皮。唯隨人好處生。翁打一拳曰燒却眉毛也不知。僧作懼勢。這僧以一竈火神欲燒萬翁面目。萬翁潛漱水脉防火。畢竟主賓不覺。共燒却眉毛去也。

霜曰。驀頭四句偈。宗門一大事也。即今有人問此偈如何。共燒却眉毛始應得親切。若容擬議。白雲萬里。自展兩掌撫而曰。鑒。

十月安居結冬上堂曰。小春霜刃。大家雪機。一堂禪侶。三世結制。時光可惜。歲花不留。自晨至暮。喫飯飲茶。道者一箇無得禪心。從生至老著衣談笑。道流半箇莫知自心。徒勞念情。不識玄旨。苦哉悲矣。貧道孤老。走年難繫。謹勸雲眾一生歸信。遂擲下拄杖曰。看看。又曰。老僧有什麼伎倆。

霜曰。可銘骨髓。應鏤肌膚。何故。生死事大。無常迅速。時不待人。光陰可惜。雖然與麼。至末擲下主丈意在那裡。驀打禪床曰。看看有何伎倆。

同小參曰。彈指圓成八萬門。掌中握却一乾坤。鐵圍倒入黃泉底。一句截流萬水源。畢竟而如何見。大唐打皷。新羅作舞。

霜曰。棲州馬喫稻。福州牛腹飽。語脉一列。具格外機。可有物表作略矣。

十一月朔旦上堂曰。辜月今朝初一日。正當冬至滿霜月。一陽佳節大家章。字字含玄向白日。展開兩手而曰。石走砂飛。

霜曰。正當今日一陽節。冬至風光拭雪月。霜刃劒氣斬萬天。人間是箇好時節。於中展兩手是什麼文章。隨後曰石走砂飛又是什麼花言。雪上加霜。

同小參曰。風吹松雪月當空。一色功中轉步同。別路分時無雪月。合同一色落功功。到恁麼田地。始知這箇消息。雖然恁麼。也不因樵子路。爭至葛洪家。

霜曰。時節冷寒。松杉峭峻。一色做處。千山寒色。箇中縱有同中異。只是半途三昧。別得妙處。異言分明。此時一色轉一色。真功合真功。是不因今日事。又爭謂昨旭文。

十一月半望上堂曰。青山密密而士難到這裡。妙章也絕趣向。白雲幕幕而客不留裡許。消息也離言道。南岳青青而水脉遠。北溪寂寂而氷骨寒。西天日暮夕陽斜斜。東海天曉紅日漫漫。畢竟如何會去。

霜曰。青山密密則古聖先賢又難諳。白雲幕幕則千聖萬賢共坐冷。南岳西天北溪東海。法法住自位。三段不同妙。著眼看。

同小參曰。璞玉光寒氷雪氣。松栢操彰湛水裡。分明消息砂中金。丈夫自有冲天志。弄水之鯉魚攀高。隣風之松雨洗玉。夜午霜風晝行雪。雨霽寒破夜晴旭。照暗畢竟如何。舉拂子曰。佛杖祖拂。兔角龜毛。

霜曰。寒氷似玉璞。湛水如松栢。是何消息。丈夫王姓。小族鄙姓。天上有日月星辰。地上有草木叢林。畢竟是何消息。安南明絛。塞北錦機。嘉州有大象威風。府有鐵牛猛吼。

十二月朔吉上堂曰。除月今朝吉日朝。寒雲斷路天橋。紛飛白雪象王窟。騎底普賢在昨霄。理事混然。體用融爾。文殊昨夜入無差之峨嵋。普賢今朝出有差之五臺。帝釋天宮珠網重重。釋迦猊座華藏堂堂。良久曰。且道是誰境界。

霜曰。事事圓融而不碍理談。理理廓通而不隔事妙。文殊境界普賢坐。普賢境界文殊坐。至這裡。聖凡一如。佛祖道齊。

同小參曰。寒夜無炭衰老衣。凉機透骨古堂微。霜辛雪苦慕先律。雨宿風飡圓後奇。各請歸堂安眠。

霜曰。衣薄寒氣徹鐵骨。身衰萬事懶相說。接物利生何尅休。不如獨坐防天雪。且道是什麼機用。

十二月望辰上堂曰。北面半窓陰極。南方全室陽斜得。不關陰氣與陽光。嶺上雪寒白似黑。

霜曰。南北陰陽。宗枝禪根。賓主相待。不渡箇二處向何處去。四天以上天為極。三界以無色為極。人世以百年為極。四時以冬雪為極。蓋是執極者乎。且道為甚嶺上雪寒白似黑。試請辨看。

同小參曰。天寒而梅勒於花。地冷而水浸於魚。所以道寒則普天普地寒。熱則滿天滿地熱。且道何處下觜。記得問洞山和尚。寒暑依然到來。如何迴避。山曰何不去無寒暑處。僧曰如何是無寒暑處。山曰寒時寒殺闍梨。熱時熱殺闍梨。先師宏智和尚拈之曰。一盤黑白互交羅。生殺其中細琢磨。樵人疑著當頭著。不覺腰間爛斧柯。新豐答話八字打開。老子拈趣兩手分付。且如山僧又作麼生。寒凉徹骨時。通身難去處。其間有眼在。新豐一曲子。

霜曰。驀頭兩句光前絕後。天寒則梅梢勒清容之花。地冷則澄水浸潛躍之魚。是同是別。子細著眼看。

歲末上堂拈拄杖曰。鐵樹風花物外春。一陽未發不傳真。自斯織出錦機夢。江月布祥碧浪新。靠烏藤而曰。年來普話自家禪。子細相看。說歲遷正當今日。又何事。八角磨盤走九天。便下座曰。謝雲眾久立。珍重珍重。

霜曰。前頭四句從古位來至佛階。又從佛境來出凡境。且道後頭四句自見非自見。得為甚恁恁麼。就中佗有道。八角磨盤走九天。是何時節。

同小參曰。今霄分歲限陰陽。賓主交和曾不藏。寒雪苦辛霜後路。明朝明旭露春芳。記得僧問古德。舊年去。新歲又來。於箇中間如何是不遷。德下禪床揖曰。今夜雪寒來朝花信。僧喝曰。今夜來朝且致。中間不遷之眼如何。德曰謝你箇重問。且道古德是慧光普照。這僧是無處不明。諸人如何委悉去。良久曰。玉珠連朵萬年松。金飛梢一樣桐。三吉九祥當現座。千銀七寶淨慈峯。滿堂雲眾一時立。作禮而去。

霜曰。妙玄所說金言所吐千祥萬吉。三才分明。七處高平。最初一偈以曉不落今時古位新舊底時節。故引古德問答而示之也。最尾一偈變大地作黃金。攪長河成酢酪。且道是誰恩力。淨慈老衲有長處。山僧知之有分。諸人又如何履踐得恁麼奇特去也。

靈竺淨慈自得禪師錄卷第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2 冊 No. 1428 淨慈慧暉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