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402 天目明本禪師雜錄 (3卷)
【】
第 3 卷

 

天目中峯和尚普應國師法語

示薰禪人

薰禪人。此去參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只如此斷。於舉起處只如此參。但參時不要舉。只於趙州道無字之下默默參去。都不要別生知解。死却一切心念。猛利參去。久久無間斷自然開悟。然參禪是痛為生死大事。了參不為別事。你但為生死之念真切。自然參得行也。你若不為生死。直饒參得禪會得禪。都是業識。都無用處。

示圓禪人(因受戒)

戒即是道上之戒。道即是戒中之道。名二而理不二也。因甚麼持戒。為生死也。因甚麼學道。亦為生死也。若是為生死之心切。不期戒而戒自持。不向道而道自進。你若真心不為生死大事。持戒也不是。學道也不是。

示碩禪人

道人有故鄉。不在東海岸。剔起兩莖眉。風前宜自看。若看不見時。提起古公案。急如救頭然。操心求了辨。一念忽湛然。當處沈昏散。白日摸璧行。遠歸何所幹。大事須早明。觸目皆浮幻。趂此身強。莫言佛法不怕爛。

示丘淵二禪人

你兩人遠來我這裏。無可言者。只有一箇所參底話頭。你但信教及參去趙州因甚道箇無字。便於日用中不問久遠參取。或於此話上提不起。疑不行時。只將箇生死無常思量一遍了。再提前話參去好。

示素禪人

參禪初無方便。只要你[拚-ㄙ+ㄊ]取一片真實為生死大事底正念。提起箇所參話。不問三十年二十年。一氣不轉頭。疑不得處去疑取。捱不上處去捱取。但疑不得捱不上都不要別起第二念。要如何疑如何捱。原夫疑亦只是疑箇所參底話頭。捱也只是要捱箇所參底話頭。除此箇所參底話頭。更別無甚麼輕安寂靜奇特殊勝靈驗等與你做窠臼。才覺所參話不現前。便又與之密密提起。念念不斷參去。但辨肯心。決不相賺。

示運禪人

參禪只要痛為死生大事。單提所參話於動靜閑忙中體取。決不可執坐為工夫。你若執箇坐底。執箇靜底。更妄認四大身中輕安寂靜境界。久之則生百千種禪病。佛也莫救你。不見它古人素不曾向蒲團上。惟以動用諸緣與之作對。但是此箇要究明生死之正念。孜孜不捨兀兀無休時。不知不覺向不柰何處獨脫。便是心空及第之時也。除此別無方便。運禪人但恁麼體取。

示祖禪人

祖師來。萬象森羅活眼開。淨法界身全體露。香匙茶盞舞三臺。你若有眼看不見。提起話頭須勇徤。十二時中不暫停。千劫直教無轉變。忽然冷地驀相逢。壁銀山有路通。有問西來祖師意。平叉兩手惟當胸。

示良遂禪人

道業也無進時。進是妄想。也無退時。退成怠墯。去此二途。單單只提起箇所參話。只[拚-ㄙ+ㄊ]取生與同生死與同死。立定決定不變異之正志。任你這邊那邊住坐一味參取。除參外更不許別起第二念思惟佛法禪道。久之自然心空及第耳。遂禪人不要急性。至祝至祝。

示幽禪人

深固幽遠之旨在伊口唇邊。凡涉語言未甞不滿口道著。幽禪人還知麼。如其未委。但將一箇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話。[拚-ㄙ+ㄊ]取一生決定身心直參。教能所俱泯。向幽深更幽深處一肩負荷。方不孤逾海越漠之志願耳。

示日本中浦居士

父母未生前那箇是本來面目。中浦還直下曾與至中之理相應麼。如其未能。此事不是說了便休。便須單單提起前話。[拚-ㄙ+ㄊ]取一生孤寂身心空閑志氣。默默然如大死人相似。如不致悟決定不休。但辨此等堅密肯心。則身與心境與緣俱不期中而中矣。復何疑哉。復何疑哉。

示日本平親衛直菴知陟居士

昔龐居士問馬祖云。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祖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你道。此說之下其直如絃。你擬涉思惟則當處不勝其曲矣。又龐居士謂。難難。百石油麻樹上攤。龐婆謂。易易。易似和衣一覺睡。其女靈照謂。也不難。也不易。百草頭上祖師意。三人雖說難說易。而亦不知其當下其直亦如絃也。你擬於難易邊覔又不勝曲矣。所以毗耶老人有直心為道場。離諸委曲故。如其於此至直之理未能披襟領荷。總不要別第二念。但只將箇父母未生前那箇是我本來面目話頓在胸中。默默然參取。孜孜然究取。矻矻然疑取。凜凜然做取。做到情忘識盡處。驀忽猛省。始信迷時也直。悟時也直。得時也直。失時也直。上天堂下地獄坐蓮臺入劍穽。更無有一斯須不與至直之理脗然混合。到此也無佛可求。也無眾生可弃。直之又直者矣。親衛平居士號直菴。出紙需予以警入道之語。乃直筆以酬之。併為說偈。言直行直心乃直。擬存知解便乖踈。話頭日用參教徹。說箇如絃涉途。

示薰禪人

參禪必欲悟。不求解。將箇森羅及萬象。一法之所印之說。和會入心。以此說會古人意。是解也。非悟也。以如此解。直饒將千七百祖意一串穿過。正是業識茫茫金屑入眼。要了它生死根塵。轉見沒交涉。方所謂依它作解障自悟門。是謂雜毒入心。非真參學人所期於此也。薰禪人遠逾鯨海為死生大事而至。切不得如此錯用心。至祝。

示月菴歸一居士

萬法如月之在空。本無圓缺出沒之相。而眾生妄病在眼。咸謂有之。又有見第二月者。若欲洞見真月之體。但將箇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話置之胸臆。都不問閑忙靜閙。密密綿綿與之參取。參到歲月深工夫熟能所空。時節至。驀忽猛省。方知盡乾坤宇宙皆一月之菴。光明照映淨白無塵。覔一點是月非月是菴非菴之異見。了不可得矣。 歸一居士號月菴。求警語。乃爾應之。

示寔上人

本色衲僧。學道無剪爪之功。動步有出身之路。豈肯自生退屈與諸塵旋繞於輪迴生死之岸。而不思掉臂獨脫者哉。古人謂便恁麼去。涉程途。而況三搭不回。生死無常是甚麼事。且莫匇匇草草。十二時中當機對境之際。須猛提起箇所參底話頭。密密自看。切忌回頭轉腦動步移身。立定脚頭只與麼討箇倒斷。如不倒斷。只[拚-ㄙ+ㄊ]得生與同生死與同死。又何有難學之道哉。你若立志不堅。著脚不穩。眨得眼來白雲萬里矣。寔上人出紙覔進道之語。故書此以答之。就為說偈。

衲僧無剪爪之功。學道身心疾似風。若使暫時輕放過。依前落在有無中。

示頭陀道者志成

要做本色真正道流。直須受得勤勞。甘得淡薄。耐得歲寒。守得貧苦。當得重務。忘得名利。弃得恩愛。持得戒律。做得工夫。了得生死。參得禪道。會得佛法。這許多事業一肩荷負了當。更要你不見彼短不務長。不逞見聞不眩聲色。十二時合取兩片口皮。竪立萬年一念之志願。常存正念守護身心。不墮境緣不生憎愛。倘或行之不移守之不易。則靈山一枝花拈起久。當不讓老飲光破顏於百萬大眾之前矣。方不孤汝離父母捨世緣剪鬚髮著弊衣行苦行做道者也。倘或不能如是。則口食它飯身著它衣。頭戴它屋脚踏它地。孜孜不省兀兀無知。一報忽終且酬宿欠。改換質流轉輪迴。何有益於理哉。道者志成出紙求語為終身警。就為說偈以示之。參禪學道要圖成。劍刃氷稜縱步行。行到路窮回首處。堂前三板放禪聲。

示本淨上人

即今語默動靜俯仰折旋見聞知覺者。是狂妄顛倒精魂。非你自心。你若要了得自心真實底。直須將父生前那箇是我本來面目話。三二十年參去。直待徹悟方為諦當。你鄉裏人參禪多不曾參而至於悟。但只以聰明之姿學解禪詮。妄認目前昭昭鑒覺者為自性。不肯下死工夫真實求悟。總是癡狂外邊走。大不濟事。

示逸上人

永嘉謂。絕學無為閑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這箇說話脫賺多少人向無事甲中蹲坐。究竟不能超越。當知絕學之理。不是便與麼休歇底事。須到心空及第之處。命根子親切斷一回。方絕學也。既爾絕學。則無為之道卓爾現前。如今真箇要親切與此道相應。但於十二時中單單提起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拚-ㄙ+ㄊ]三十年向所參話上討箇分曉。則知無為不待別有所為。而自然步步相應者矣。逸上人如此體取。如其不然。非予所知。

示養直蒙首座

初祖少林謂。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言直指之直。離言說有言說則不直也。絕思惟才思惟則不直也。無造作擬造作則不直也。泯修證微涉修證則不直也。於是六傳至曹溪謂。說箇直指早迂曲了也。此說之下更容得箇甚麼道理。古人不得教你放下休歇。又教你一念不生。乃至善惡都莫思量等語。與麼商量總不直了也。蒙首座號養直。若有志要養直指之直。但將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頓在方寸中。莫問它一念生與不生。道理直而不直。立定丁字脚頭。[拚-ㄙ+ㄊ]一生真實身心。立決定志。但恁麼參取。或疑不去時參不上時把不定時靠不穩時。都不要別起第二念。於做不得處做取。行不得處行取。但一箇真實痛為生死大事底正念不變不異。說甚三十年二十年。壁立萬仞盡形畢命參去。參到情妄消知解泯。不知不覺豁爾開悟。如醉醒夢覺。出身白汗。便見老維摩謂直心為道場。離諸委曲故。上而諸佛下而眾生。大而虗空小而微塵。更無有一點不直之理。謂養直之號須恁麼一回。直不待養即自直矣。如不神悟。任你千般聞見祇益其曲耳。宜勉之。

示偉禪人

不思善不思惡。正恁麼時。那箇是你本來面目。只箇說話無你解處。無你會處。無你一切用心處。惟有信得及。切切以死生大事為重任。不憚三十年二十年。脚踏實地孜孜地向三根椽下的的地參取。政於參時都無方便。亦無程限。但有昏沈散亂現前。亦不要顧它。參得也如此參。參不得也如此參。久遠不退轉。一旦情識泯伎倆都盡。不覺不知忽然開悟。便是你心空及第底時節。惟有為生死大事切於正念者能行之。你鄉裏人教人參禪。只要令人向意根下卜度。以心識領略相似語言為解會。決定不了生死。偉禪人當信予言。決不相賺。

示恩禪人(因受戒)

不殺生。殺生則斷慈悲種。不偷盜。偷盜則斷喜捨種。不婬欲。婬欲則斷解脫種。不妄語。妄語則斷真實種。不飲酒。飲酒則斷智慧種。不嗔鬪。嗔鬪則斷忍辱種。不退菩提心。退失菩提則斷滅佛種。如上七戒。或缺漏破犯。斷此七種清淨出世間種子。或保護圓滿。則超越三界。現優曇花。續佛壽命。

示無我敬禪人

圓湛虗寂之道。如大火聚之不可輕觸。如太阿鋒之不容湊泊。苟非全身領荷覿體混融。更無你著一點伎倆而可涉入。睦州所以云現成公案。又古德謂直下無事早是相埋沒了也。如大火聚寧容將心湊泊。父母未生前那箇是我本來面目。猛提起便恁麼參取。政當參時。更若別起一毫心念要如何若何。則展轉沒交涉矣。敬禪人出紙求警語。乃直筆以告之。

無我

觀四大不見有我。則致敬之誠具足無欠矣。乃至觀一切法俱不見有我。則不待別有所敬而敬之。一言圓滿矣。敬禪人宜勉之。

示南徐松禪人

松直棘曲。白烏玄。擬議不薦。十萬八千。僧問趙州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州云我在青州做一領布衫重七斤。覿體更無藏覆處。當機曾不滯言詮。者裏許你聰明不得。學解不得。湊泊不得。摶量不得。直須是自家三寸命根子率地折地斷絕知解忘能所。自然步步超越拍拍是令。苟或未到此真實純熟正當田地。未免十二時中八識田內常有二人作主。有一人思念生死無常要了辨道業者。又一人放世間順逆愛憎境界不過。直欲要做到了處。此二人存乎自心。但見工夫今日也做不上。明日也做不上。今年也費力。明年也費力。以其費力又做不上。漸漸退屈矣。江湖中做工夫不上而生退屈者比比皆是。所以先師常教學道人不起第二念。久久自然相應。且喚甚麼作第二念。但是你向白日青天大開兩眼。稍於公案上靠不牢把不住。轉轉移念上世間身心情識等境上瞥生一念如芥子許。即此宜便是第二念也。只箇芥子許第二念。直下便與百千萬億無窮生死之所交接。豈易事耶。今日學道正要單單為自家有一種無常生死。恨不能一口氣透出。又焉肯迁延歲月度光陰。取性徇情坐待淪溺者耶。德山又謂。毫釐繫念。三途業因。瞥爾情生。萬劫羈鎻。斯言皆盡之矣。南徐松公出紙求語。故寫此以答之。然為說偈。

一歸何處話頭通。佛祖齊教立下風。門戶孰云將欲墮。須知撑拄有長松。

示會庵嘉禪人

死生大事不是說了便休。不是會了便休。說得底會得底總是無始時來輪迴業識。急須吐却。但單單提起箇所參話頭。[拚-ㄙ+ㄊ]取一生真實身心。向三根椽下坐。如大死人相似。胷中絕氣息忘見聞泯知解。惟有一箇所參話立定脚頭。只與麼參去。縱使一生不悟。其所參之正念不變不易。來世出頭來管取一聞千悟。此是決定底事。古所謂但辨肯心決不相賺。會庵嘉禪人求語警。乃爾示之。

示無隱晦禪人(住南禪禪寺。法嗣于師)

法法不隱藏。古今常獨露。你擬將眼看著。早隱藏了也。此事須是悟始得。你若不曾真正悟明。說隱藏也不得。說不隱藏也不得。你若果然的確有箇悟由。謂隱而不隱也得。謂不隱而隱也得。謂隱則不為潛匿所拘。謂不隱則不為顯露所礙。是謂與奪自在左右逢原者也。如或未曾親到此箇田地。切不得忩忩草草向意識情妄上垛跟。但單單提起箇所參底無義味話橫在目前。都不要別起第二念。常使胸中冷如氷雪。兀若朽株。廓如太虗。堅如金石。盡形畢世不改變不放逸不外求不間斷。乃至不隔一念做向前去。但久久把得定。管取向不知不覺處豁爾洞明。是謂心空及第。與麼倜儻一回。方不孤出家行脚之志願耳。今之學人多是不肯如此靠實做死工夫。只要掠虗妄說禪道。毀壞正因。作外道種族。甚非法門所望於此也。晦禪人號無隱。且道隱時隱箇甚麼。不隱時又不隱箇甚麼。或命根未即親斷。切忌妄通消息。

盡十方世界直下要隱也不得。要晦也不得。要認著也不得。乃至要弃之而不顧也不得。一切用心皆不得。直須是覿體悟明全身透入。不滯方便不依作用不存修證不住功勛。乃至不依倚一物。如水入水似空合空。然後即其所入所合之迹亦無地可寄。是謂一相三昧無功用法門。如今往往人說著箇無功用便擬操心領荷。說箇無功用如將心領荷。則又住功用了也。直下用一點心不得。惟有一箇無義味話頭。只要你信得及靠得穩把得住。一切處不起第二念。單單地只與麼參取。但參不透。但不要別起第二念求方便覔資助。總沒交涉。只要信得及。只恁麼參取。久之自然不知不覺以之悟入。既悟矣喚晦作明亦得。喚隱作顯亦得。一切施為俱無過咎。晦禪人出此長紙求警。乃直書此長語以遺之。但辨肯心。決不相賺。

示足菴麟上人(住京師萬壽)

麟上人從前參釋迦彌勒是它奴且道它是阿誰。今時人參此話。多要墮落知解。妄認識情。顛倒分別。引起邪見。失佛知見。此去但只去參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十二時中猛提起一切處只如參。久之自然正悟。斷不相賺。記取記取。

但除却一箇所參底話頭外更有心念。不問是佛念法念乃至善惡諸緣。皆是第二念。此第二念久久不起。惟於所參話上一坐坐斷。久之和箇所參話同時超越。便見盡十方世界皆是解脫游戲之場也。宜知之。老幻住明本書。

   又

你說許多話。都是古人一期方便。都無實義。宗門下只貴悟在機先。你若不悟。任你百千相似語言總成剩語。皆成知解。總與躬下大事都無交涉。佛法如大火聚。你擬近之遭其燒。古人不得設箇話頭。控你箇入處。有甚商量分。如今交你參趙州因甚道箇無字。直下不能猛奮身心。截斷一切思惟之妄念。單單提起直欲便去討箇倒斷。雖如是也非真正道流。更擬又向它古人方便蹊徑上垛跟。驢年轉不相應。你今日萬餘里來。我斷不相賺。都不要問如之若何。但向日用猛提起所參話。一氣做向前。如是三二十年自然有箇悟處。那時却將古人看時方才相應。至祝至祝。

示逸禪人

古今天下所傳佛法。安有教內教外之分。古佛出現不奈眾生迷失自性妄逐輪迴。於無言象中演出一大藏教。更無一字不與人破除生死令自悟本性。嗟。一等學者不本聖人之本意。各專其所學所解。自謂會佛法。肆口而說。殊不知不曾悟自本性。其說益多其迷益重。以故少林初祖眼不耐見。直指其見性成佛脫去知解。今之禪林諸師又泛引臨濟三玄.洞山五位。重入其知解之門。所以又隔。去此知解只把箇無義味話。教你立決定信心。盡其形命參取。你又信不及。又要老僧指示教內教外之說引起知解。你用心若如此顛倒。驢年也未會悟在。逸禪人。此去或不立定脚頭如枯木死參去。再要覔知解。決不請相見。至祝至祝。老幻(某)書。

示玉溪鑒講主

佛法是自心。此心一大藏教詮註不破。三世諸佛指點不出。千七百祖仰望不見。盡大地人追趕不及。從古至今任有百千玄解。皆是向此心背後叉手。由是曹溪謂。說箇直指早是迂曲了也。此說之下。如馬前相撲。擬眨眼來性命在它人手裏。安許停機佇思而後領略耶。或未能向未屙前和身拶入。切不可匇匇草草向聲前句後取次承當。不妨發起一片真實決定信心。向躬下守箇無義味話。奮平生猛利身心。孜孜兀兀拍盲做向前去。也不問三十年二十年。但有一日光陰做取一日。久遠信心堅立志密。不知不覺忽爾開悟。方知此道不從人得。如子得夢。從上若教若禪多少沒意智者。總向這裏瞥脫。政當做時。苟存一念外緣。一念取舍。一念愛憎。一念子任差別情妄隨物流轉。更存一念記持學解等情識。不能應念勦絕。欲望它鑒破光亡。無異却步求前。決無有相應之時也。玉溪講主鑒公需以警。乃扶病直筆以告之。

示勤江魏公信士

古教謂。惟一堅密身。一切塵中現。其所現之身。非心悟神廓親具正眼者。自餘皆知之。非見也。勤江信士魏公日誦法華。篤信斯道。甞以書來山中。予因有筆戒。不克親染。茲梅峯來。俾別書親筆以授之。然堅密之旨。縱使千佛出來。談之於口書之於手。總不密也。古人謂。密在爾邊。但能於一切時中單提箇四大分散時向何處安身立命話。於語默動靜之頃久遠純熟。忽爾開悟。則所謂堅密之旨如十日並照。更不待第二人開口也。勉之勉之。(某)書。

示栢西庭禪人

僧問趙州。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州云庭前栢樹子。往往不識趙州本意。乃註解云。即色明心。附物顯理。信手拈。信口道。皆可答之。當時下水流長也得。陌上桃花紅亦得。祖師西來意若如此註解得去。其頗負聰明者皆可將文字語言一狀領過。祖師意只成言語流通。欲了死生無常。不翅抱薪救火耳。祖師意須是悟始得。或不曾真正向脚跟下真實悟去。一任你將聰明之姿併一千七百則葛藤一串穿過。說得盛水不漏。正眼看來何異癡狂外邊走。從上佛祖眼不耐見眾生為迷妄自蔽。不得吐一言半句。如吹毛利劍。如熱火輪。劈面揮。直欲斷人命脉獨脫根塵。乾乾淨淨做箇洒落道人。安肯教人向他語言上咂噉。返增迷妄自投結縛於死生之場。不惟孤負古人而亦埋沒自。豈細事哉。真正參學之士。盡一生向工夫邊著到。或不開悟便[拚-ㄙ+ㄊ]取來生後世。決定要討箇倒斷。安肯茅纏紙裹口出耳入而哉。父母未生前那箇是我本來面目。有志要決了大事者。切不得向意根下卜度。又不得將相似語言配合。但[拚-ㄙ+ㄊ]取一生脚踏實地壁立萬仞參取。但心無異緣意絕虗妄。久遠不退不愁不會祖師西來意也。栢西庭上人宜勉之又勉之。慎勿自負聰明墮落意地。佛亦不能救矣。老幻(某)書。

防情復性

性起為情。情生為業。業感為物。夫萬物由情業之所鐘。當處出生隨處滅盡。榮枯禍福等一夢幻。此吾佛之教。之所以示。群生雖一本乎性。而有世閒出世之殊。世間之學。防情之謂也。出世之學。復性之謂也。防情。有為也。復性。無為也。二說不可相濫。蘇公子由注老子序。以六祖不思善不思惡之說配中庸喜怒哀樂未發之謂中之意。一也。又謂中也者即佛氏之言性也。和也者即佛氏之六度萬行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非佛法何以當之。此說頗類妙喜以三身答子韶之甥所問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脩道之謂教之說。蓋一時善權方便。破彼情執而。豈三身之理止於是哉。竊聞儒之所謂中庸者。必使人之情合乎至中。則經常之道可傳之無窮也。豈特人心為然。至若天地萬物一稟中庸而生化。微中庸則至眇之物亦不能自育也。內而治身。外而治國。謂中庸者不可斯須忽忘之也。使中庸之不在。則天地萬物尋而變滅。且人焉得而獨存乎。蓋中庸乃建立生化之樞機。故聖賢舉而明之。為教化之本也。中庸施之於親則謂孝。達之於君則謂忠。及之於物則謂仁。布之於人則謂教。以至傳之於世則謂道也。是道即指中庸之體而言之。含容於喜怒哀樂未發之初。發而皆中節之謂和。言中節者乃中中庸之節也。惟過與不及則不中節矣。既中中庸之節。則知萬物不期育而育。天地不期位而位。故情業無盡則生死何有也。世間之說極於此矣。吾佛祖治出世之說。乃異乎其所聞。何則。如六祖謂不思善不思惡之際孰為本來面目。乃復性之大旨也。子思謂喜怒哀樂未發之謂中。發而皆中節之謂和之說。乃防情之極論也。然致中和位天地育萬物蓋情業所感。非性理之有是事也。惟子由未甞不知。而曲引此說者何也。子思言天命之謂性。指中庸之體也。率性之謂道。指中庸之用也。脩道之謂教。欲人依體用而契中庸也。道也者不可須臾離。可離非道者。必使其舉念動心無斯須不在中庸之域。防情之論極於此矣。彼清淨法身即聖凡同稟之性元也。圓滿報身即法身所具之神通光明也。千百億化身即法身遍在一切處也。然法身如日輪也。報身如日之光也。化身乃由光而普。性無知也。性無為也。謂復性之說理窮於是。似未易與率性脩道者同日而語也。妙喜以復性之學會防情之教。子由以防情之教會復性之學。一儒一釋各秉善權而融會之。使二家之說不相悖。或不之辯。則至理不勝其悖矣。或者以余說為然。

天目中峯和尚普應國師法語(畢)

No. 1402-A 天目中峯和尚懷淨土詩(一百八首)

塵沙劫又塵沙劫。數盡塵沙劫未休。當念只因情未撇。無邊生死自覊留。

四大聚成玄兔角。六根摶住白龜毛。漚華影裏飜筋斗。出沒閻浮是幾遭。

東海一丸紅彈子。流光日日射西林。世間多少奇男子。誰向總前惜寸陰。

揑目橫生空裏華。妄將三界認為家。大千常寂光明土。不隔纖塵總是遮。

愛繩牽入苦娑婆。哭到黃泉淚轉多。孰謂別離窮劫恨。通身渾是古彌陀。

迷時無悟悟無迷。究竟迷時即悟時。迷悟兩頭都拽脫。鑊湯元是藕花池。

四十八願水投水。千百億身空合空。法藏慈尊無面目。不須重覔紫金容。

正念阿彌陀佛時。寶池樹影月遲遲。更馳心欲歸清泰。又是重栽眼上眉。

濁水盡清珠有力。亂心不動佛無機。眼前盡是家鄉路。不用逢人覔指歸。

萬劫死生如重病。一聲佛號是良醫。到頭藥病俱忘却。不用重宣母憶兒。

成住壞空真淨土。見聞知覺古彌陀。但於當處忘生滅。父子相牽出愛河。

一鑪古篆一枝蓮。目挂寒空萬慮捐。清泰故家便歸得。誰分東土與西天。

禪外不曾談淨土。須知淨土外無禪。兩重公案都拈却。熊耳峯開五葉蓮。

大梵宅中無一法。於無法處有千差。回觀自性離分別。念念純開白藕花。

闇室中藏大黑蚖。未曾驅盡莫貪眠。髑髏壓碎須彌枕。帀地香風綻白蓮。

藕池無日不花開。四色光明映寶臺。金臂遙伸垂念切。眾生何事不思來。

血池乾處藕池清。劒樹枯時寶樹榮。若樂本來無住相。於無住處自圓成。

樂土本無三惡道。禽聲渾是佛宣流。當機未盡眾生界。啼斷春風卒未休。

鸚鵡頻伽遶樹鳴。好音和雅正堪聽。殷勤不斷緣何事。曲為勞生昧靈。

自家一箇古彌陀。聲色頭邊蹉過多。狹路相逢如不薦。未知何劫離娑婆。

故鄉易到路無差。白日青天被物遮。剔起兩莖眉目看。火坑都是白蓮華。

十萬餘程不隔塵。休將迷悟自踈親。剎那念盡恒沙佛。共是蓮華國裏人。

佛與眾生夙有緣。眾生與佛性無偏。奈何甘受娑婆苦。不肯迴頭著痛鞭。

念根是一串輪珠。痛歸鞭作遠圖。念到念空和念脫。不知身住白芙蕖。

人間天上與泥犁。勞我昇沉是幾時。白藕有根如不種。塵沙生死有覉縻。

七重行樹影交加。晝夜開敷白藕華。佛手自來遮不得。眾生何事覔無涯。

白玉毫吞紅菡萏。紫金聚暎碧瑠璃。本來自性常如此。既稟同靈合共知。

黃金丈六老爺身。白藕常敷劫外春。等視眾生如赤子。以何緣故不相親。

六時不斷雨天華。風味新奇孰有加。清旦滿盛衣裓裏。歸來重獻佛袈裟。

燭破群幽天日輪。光明中現紫金人。妙存心觀忘諸見。覿體何曾間一塵。

最初注想存涓滴。念力增深至禹門。觀盡百千香水海。不須輕放一毫吞。

獨坐幽齋萬慮逃。一團山月上松梢。不將迷悟遮心眼。盡是眉間白玉毫。

八功德水暎金沙。百寶樓臺散曉霞。更有一般奇特事。開敷紅藕大如車。

自性彌陀不用參。五千餘卷是司南。不於當處求真脫。擬逐文言落二三。

世界何緣稱極樂。只因眾苦不相侵。道人若要尋歸路。但向塵中自了心。

自心無住云何了。繫念慈尊六字名。和念等閑都打脫。西天此土不爭多。

自家一箇彌陀佛。論劫何曾著眼看。今日便隨聲色轉。這回欲要見還難。

賀了新春看上元。萬家銀燭照金蓮。展開常寂光明土。佛法何曾不現前。

示入泥洹記仲春。風前歌舞恨波旬。誰知自性黃金佛。常共千華轉法輪。

寒食荒郊盡哭天。有誰遙念老金僊。劫初埋向蓮華土。不要人來化紙錢。

初夏清和四月時。九龍噴水沐嬰兒。樂化主無生滅。只把黃金鑄面皮。

不懸艾虎慶端陽。惟面西方古道場。一炷爐薰一聲磬。六門風藕花香。

清泰故鄉無六月。從教火傘自張空。金沙地上經行處。陣陣吹來白藕風。

七月人間暑漸衰。晚風池上更相宜。遙觀落日如懸鼓。便歸鞭較遲。

登樓共賞中秋月。回首誰思父母。不問多生逃與逝。至今垂念未相忘。

誰知九日東篱菊。便是西方四色華。一箇髑髏乾得盡。百千聞見自無差。

人間十月盡開爐。深撥寒問有無。金色願王元是火。能燒千劫愛河枯。

群陰剝盡一陽來。五葉心花當處開。徧界枝條無著處。香風吹上玉樓臺。

臈盡時窮事可憐。東村王老夜燒錢。即心自性彌陀佛。滿面塵埃又一年。

一串數珠烏律律。百千諸佛影團團。循環淨念常相繼。放去拈來總一般。

念佛直須圖作佛。不圖作佛念何為。但當抱識含靈者。白藕均同有一枝。

念佛須期念到頭。頭頭和念一齊収。薩婆若海風濤靜。穩汎樂紅藕舟。

四蛇同篋險復險。二鼠侵藤危更危。不把蓮華栽淨域。未知何劫是休時。

人間五欲事無涯。利鎻名疆割不開。若把名利心念佛。何須辛苦待當來。

自性彌陀絕證修。只消扣便相投。瞥於當念存能所。又被空花翳兩眸。

深思地獄發菩提。父母家鄉勿再迷。痛歸鞭宜蚤到。莫教重待日移西。

要結蓮華會上緣。是非人我盡傾捐。無時不作難遭想。歡喜同登解脫船。

為存愛見起貪嗔。埋沒黃金丈六身。今日幸然歸淨社。不應仍舊惹風塵。

藕絲縛住金烏足。業火燒開車軸花。更有一般難信法。脚尖踢出佛如麻。

要將穢土三千界。盡種西方九品蓮。仔細思量無別術。只消一箇念心堅。

七重密覆真珠網。三級平鋪瑪瑙堦。安養導師悲願切。遙伸金臂接人來。

寄語娑婆世上人。要尋歸路莫因循。銀山鉄壁如挨透。千葉蓮花別是春。

長鯨一吸四溟乾。自性彌陀眼界寬。眉裏玉毫遮不得。珊瑚枝上月團團。

六時扣問黃金父。赤子飄零幾日歸。話到輪迴無盡處。相看不覺淚沾衣。

朝參暮禮效精勤。金沼蓮胎入夢頻。粉骨碎身千萬劫。未應容易報慈親。

纔要歸家即到家。何須特地起咨嗟。門前大路如弦直。擬涉思惟便是差。

一鈎蘿月照松龕。門外無人宿草菴。萬億紫金身化主。不離當念是仝參。

諸苦盡從貪嗔起。不知貪欲起於何。因忘自性彌陀佛。異念紛馳總是魔。

勢至曾參日月光。教令存想念西方。自從親證三摩地。不離慈尊左右傍。

泥牛耕破蓮花土。鉄馬蹈飜功德山。自性彌陀渾不覺。猶將心鏡照慈顏。

道人別有惟心土。不屬東西南北方。眨得眼來千里隔。難將彼岸當慈航。

觀經一卷是家書。日落之方有故居。多辨資糧期蚤到。免教慈父日嗟噓。

兄呼弟應念彌陀。要與渾家出愛河。辨得此心常與麼。直教佛不奈伊何。

跳出娑婆即是家。不須特地覔蓮華。娑婆不異蓮華土。自是從前見處差。

昔有士夫吳子才。扣棺日日喚歸來。雖然跡未離三界。送神栖白藕胎。

蓮華國土無金鎻。聞見堆中有鐵圍。透得目前聲與色。百千賢聖合同歸。

活計惟撑一隻船。流行坎止只隨緣。古帆幾度張明月。滿目純開佛海蓮。

船居念佛佛隨船。常寂光搖水底天。兩岸中流如不觸。枝枝紅藕發心田。

破曉移船直過東。滿帆披拂藕花風。一尊自性彌陀佛。出現扶桑照眼紅。

船上西來憶故鄉。四花池上晚風凉。飄零不奈歸心切。一片輕帆掛夕陽。

任運移船過水南。不須向外覔同參。自家屋裡彌陀佛。念念開敷優鉢曇。

船駕天風南北方。風河月渚暎心光。忽移念入同居土。不覺渾身在藕航。

舡住東西南北了。依然不離古灘頭。等閑撥轉虗空柁。香氣滿航花滿洲。

若不行舡便住家。從教門外拽三車。笑看火宅深深處。陸地純開水面花。

現成公案純商量。曉磬頻敲蠟炬長。晝夜六時聲不斷。滿門風白蓮香。

心中有佛將心念。念到心空佛亦忘。撒手歸來重撿點。夜開紅白間青黃。

念心如影每隨形。靜閙閒忙不暫停。打破形軀和影滅。西天此路絕途程。

清旦黃昏禮懺摩。低頭泣告老彌陀。輪迴六趣知多少。誓欲今番出網羅。

扶出頂中紅肉髻。拂空眉裏白毫光。阿彌陀佛和聲吐。曠劫輪迴一念忘。

金沙池上無紅藕。赤肉團中有至尊。千聖頂[寧*頁]移一步。等閒踢倒涅槃門。

六個兒拽轉車。雨餘泥滑路猶賒。阿彌陀佛悲心切。痛歸鞭欲到家。

念彌陀佛苦無難。入聖超凡一指彈。除却彌陀存正念。萬般聞見不相干。

是非莫辨事休尋。更遇繁難莫怛心。常與願王眉[病-丙+斯]結。百千魔惱不能侵。

彌陀西住祖西來。念佛參禪共體裁。積劫疑團如打破。心花同是一般開。

講座平分性相宗。相成相破不相同。朅來講到花池上。菡萏何曾兩樣紅。

佛教白衣持五戒。律云五戒未全修。那知六字真經裏。八萬威儀一句收。

六方佛出廣長舌。但讚娑婆念佛人。須信白蓮華世界。無時不散劫數春。

動地驚天勤念佛。搥門打戶勸修行。問渠因甚麼如此。只怕眾生入火坑。

便就今朝成佛去。樂化主嫌遲。那堪更欲之乎者。管取輪迴沒了期。

念佛不曾妨日用。人於日用自相妨。百年幻影誰能保。莫負西天老願王。

富貴之人宜念佛。黃金滿庫糓盈倉。世間受用無虧缺。只欠臨終見願王。

貧乏之人念佛時。且無家事涉思惟。赤條條地空雙手。直上蓮臺占一枝。

老來念佛正相當。去日無多莫暫忘。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是越苦海慈航。

盡道少年難念佛。我云年少正相當。看他八歲龍王女。掌上神珠放寶光。

身膺宰相與朝良。蓋世功名世莫量。自性彌陀如不念。未知何以敵無常。

一等師家每勸人。自心三昧不精勤。身居淨白蓮華土。空把彌陀播口唇。

一般平等惟心土。貴賤賢愚沒兩途。漆桶要教連底脫。大家齊用著工夫。

機動籟鳴惟自然。不談淨土不談禪。若於句外同相委。百八摩尼一串穿。

中峯和尚懷淨土詩一百八首

(右懷淨土詩者。中峯和上之所作也。詩凡一百八首。取素珠之一周也。予甞為書其全稿矣。茲特其要者再為書之。憫群生之迷塗。道佛境之極樂。及其成功一也。)

(大德五年春三月戊申 弟子趙孟頫書)

(上數語。子昂親書石刻法帖之語也。)

(佛法金湯編十六云。孟頫。子昂。興人云云。懷淨土詩亦具載之。可見初書全編百八首。後撰其要五十八首書之。)

No. 1402-B 中峯和尚和馮海粟梅花詩百詠

自香自色自生神。察變知機始悟真。梁宋以前渾未識。羲黃而上有斯人。兩三蘂得奇偶象。南北枝分混沌塵。勘破本根玄妙處。一團清氣一團春。

覺非恍惚夢非神。雪後霜前分外真。踈影暗銷三酧月。半聯悽斷獨吟人。歲華搖落孤根在。江驛荒凉往事塵。碎嚼幽香清可些。玉妃無復更臨春。

分得孤吟為寫神。花光何必更傳真。細看古道臨風樹。疑是西廂待月人。半醉半醒烟外玉。欲無欲有雪中塵。綠衣起舞羅浮曉。知又凡間幾度春。

說到幽芳倍爽神。更甞親見去年真。乾坤一夜開吟國。風雪半山來故人。清籟無聲含道氣。凌波有步起香塵。知心妙在琴心外。三疊盈盈十指春。

環珮飄飄見谷神。幾生修得到清真。玉皇按裡三千載。青帝宮中第一人。羗管有心催造化。楚騷無語問音塵。從今不慣閻浮熱。冷淡相看萬斛春。

粲粲飛瓊妙入神。風前應欲問真真。晚來東閣詩成趣。寒沁孤山喚人。酷愛陰何行素志。生憎徐庾墮嬌塵。碧匲對影禁清瘦。香落枯梢水亦春。

羞學時粧媚洛神。半溪澄碧自凝真。青開柳眼好窺客。黃撚蜂須冷咲人。沈水醒回鴛井夢。屏山隔斷馬塵。錦窠行樂相思地。幾點微酸薦晚春。

潛心物理自通神。參透走天面目真。萬古不磨枝上易。一華自識畫前人。陽明氣象夜亭午。靜極肧暉曉閣塵。三十六宮生意在。拓開宇宙未成春。

玉簫吹處暗驚神。向暖瑤臺逸韵真。泉石幾年雲冷。關山萬里月愁人。香凝深雪調風味。影落寒窓枕隙塵。檀板金罇久岑寂。微吟不減昔時春。

忽向林間見玉神。或疑真處又非真。九天靈魄有生意。一殿新粧出內人。斜照窓紗斜照水。半隨風信半隨塵。詩翁不詠前身瘦。寫入溪藤萬種春。

生香不斷黯迷神。誰倩精神盎所真。漢水弄珠寒照影。松風飄袂夜驚人。可能讓雪三分白。敢掠遊空一點塵。浩氣騰騰天以上。肯隨花月趂妖春。

巖谷幽栖獨煉神。山靈有意共成真。半枝殘雪定中衲。一片野雲方外人。作如是觀清淨種。照無色界幾千塵。天機尚欲含消息。未遣野猿啼破春。

冉冉天風氣逼神。吟邊清思迹通真。小牕相對初疑雪。明月一來如有人。應物現形須變識。即空是色總歸塵。憑誰問得枝頭意。太極圖中字字春。

目送空山遠駐神。似曾相識倍情真。半牀素被鋪寒玉。一幅生綃畫美人。爽氣氷姿欺國色。悵隨哀曲黯京塵。三郎正愛霓裳舞。珍重椒房自惜春。

花前月下黯凝神。一西來訪子真。蒼鬂暗憐姑射面。素衣夜怯廣寒人。大千世界迷香霧。十二樓臺鎖。箇裏玄關休為問。如何藏得許多春。

精彩[怡-台+孕][怡-台+孕]照水神。清孤映出本然真。瓊田萬頃無情夜。鉄笛一聲何處人。呵凍成吟寒到骨。迎風索咲瘦驚塵。繁華晴昊誰招得。又為明年讓小春。

一夜風神約海神。盡將天巧賦瓊真。烟霞深處藏孤跡。水月光中見似人。鼎實收香清曉夢。氷梢描影冷飛塵。放翁憶共芳華宴。百榼淋漓滿屋春。

玉為骨水為神。探得前村意思真。種在范先誰治講。愛從逋後正愁人。禹梁深鎻龍囊迹。蜀膝吟餘粜塵。猶記石屏曾止渴。獻氷分碎一壺春。

白雲堆裏曉飛神。道骨修然一太真。古岸埋香多是雪。寒巖欹影四無人。因風寄遠愁應老。坐雨辭粮恨未塵。賸欲巡詹賦歸隱。共君心事答閑春。

雪天添得好精神。似向瓊寒訢玉真。一點芳心憑驛使。半梢清影伴詩人。消沈今古醉中趣。葬盡風流瘦外塵。君若有情終有待。肯教空老故園春。

斷橋斜處挹花神。認得花神體態真。肯向黃昏求對月。未應太白敢嬌人。氷霜冷面磨堅操。鉄石剛膓厭軟塵。斗轉參橫情耿耿。不禁吹動麗譙春。

誰將幽懶癖心神。白石清泉養性真。山脚暖融三尺雪。林端香引太初人。嫰椒綻粉迎先斾。老蜜塗黃厭後塵。試向靜居閑探索。六陰極處獨回春。

征路愁迷暗動神。穿林入谷自尋真。亭亭有影冷移玉。默默無言空悵人。夢斷陽臺半雲雨。淚寒青塚幾砂塵。餘芳消歇繁華起。埜水蒼烟意自春。

記得瑤池幾出神。浪滔物表映登真。東君著意怜深雪。午夜吹香動玉人。官路野橋應動興。雪階月地不生塵。有時空撚青梢憶。愁裏狂呼軟脚春。

凄凉庭舘獨栖神。疑是廬陰立詠真。一雪不知園裏樹。萬妃渾似月中人。愁思曉夢徘徊意。清隔玄都縹緲塵。誰道此生羞淡泊。最高寒外有餘春。

不知若箇主天神。放出仙扄一貌真。舞袖自憐回雪意。橫簫應記浣紗人。王恭氅還同潔。嚴子羊裘未必塵。看到夜凉奇絕處。不須銀燭照青春。

鱗鱗蘚樹暗藏神。幻得幽花意度真。天地中間一清友。湖山隱處九原人。誰能酌酒歌遺些。我獨携詩吊往塵。若又相逢二三月。兔葵燕麥亦傷春。

眼花落井眩双神。雪步迢迢見欲真。淡墨畫圖橫玉影。黃昏庭院倚欄人。唾茸猶認窓間跡。啼粉空餘鏡面塵。消得黃金鑄成屋。年年雪裏貯芳春。

曾約菩提一樹神。浣花深處共參真。雪深林下維摩室。石冷巖前面壁人。七返九還觀色相。三空四諦悟根塵。頭頭總是華嚴界。野室孤雲自在春。

丹青誰為巧傳神。延壽雖工未即真。日外空歸瑤珮影。雲邊愁老綠衣人。飢蜂冒雪身遊絮。病眠苔跡妬塵。白玉堂前纔一樹。重重門戶不關春。

江空歲晚暗傷神。忽見南國曉樹真。竹外橫斜驚木客。水邊梳洗妬氷人。羞將獺髓明塗臉。忍使龍涎暗濕塵。冷興從天際去。應須撥雪遠尋春。

風清雪暖氣浮神。踏徧苔痕未見真。一曲香山半窓月。千年華表九霄人。檀心遠覺雲心薄。玉態回看粉黛塵。可惜柴桑無双字。至今遺恨幾經春。

江路行行冷襲神。不知何地覺玄真。豈無明月共千里。曾對此兄今幾人。終古歲寒堅友好。滿空氷雪洗襟塵。我還擲筆修書史。名節輸君獨擅春。

溪光山色曉開神。氷柱擎天太逼真。清傍小橋低厭雪。冷凝隻眼半窺人。釵橫亂鬂粘雲影。玉滑酥融却醉塵。何處貴遊張步帳。獨嫌純素不描春。

誰遣東皇太乙神。來從花下會群真。玄裳縞袂雪堂賦。玉骨氷姿月殿人。靜覺寒波嬌入溜。動宜香霧細飄塵。此身却老青陽境。爭得兒家一咲春。

水中仙子鏡中神。夜夜相携入夢真。隴鴈哀殘埋玉地。朔風吹老弄蟾人。寒添上双眉凍。愁厭江南幾屐塵。雪裏不嫌情味苦。一枝占斷九州春。

殘紅色蕚半怡神。始向窮邊露一真。銀杓露中香入酒。玉嬋娟外影隨人。素襟挽雪情無奈。寒鴈凌空流不塵。莫道年殘墮行色。過年猶對物華春。

紛紛雪片自精神。況有楊州句入真。傍水似看修禊事。飛鈿應學墮樓人。三生石上驚前夢。羣玉山頭出一塵。空對蔚宗懷陸凱。折來不壽一枝春。

誤將歲月比容神。強自疑猜恐未真。雪裡苔枝迷半樹。郵傳香信寄何人。子鄉對雪寒驚膽。蔡琰聞笳恨入塵。應向崑山採瓊藥。鍊成魂魄傲長春。

逋仙一去筆無神。幾向湖濵憶素真。水影瘦橫青玉案。月香冷浸白衣人。霜禽偷眼餘寒在。帋帳孤眠昨夢塵。我亦清癯心似鉄。醉吟新句重怜春。

天將清白賦姿神。自有生來只任真。茅舍凄凉閑故步。玉堂富貴一陳人。淡烟斜月籠寒玉。流水行雲恨遠塵。兀兀窮山慣憔悴。醉眠石枕暗酧春。

年來領嶠獨遊神。琪樹林中骨相真。曉起白迷烟外。夜深寒醒酒邊人。玉環飛燕誰驚幻。西施王嬙總泣塵。爭似枯荄亘今古。陽和動處自然春。

水村雲郭慣馳神。閒淡生涯自得真。李氏香中半孤影。林家外一全人。橫溪咲我吟心苦。墮砌羞渠醉眼塵。千種芳菲總凋喪。還因底事獨行春。

愁啼竹錦謾勞神。幾樹參差意自真。雲外遠疑持漢節。山深近似避秦人。半梢破蕚猶凝竚。一膝趐空不碍塵。多謝化工憐寂寞。夜留月伴嬌春。

瓊林瀟洒一半神。誰道瑤英敢奪真。老眼驚看江上路。孤身愁憶隴頭人。冷浮岑嶽回新棹。清入沈箐逐暗塵。瘦不勝衣雲態懶。干月午奈何春。

夜半霓裳悅羽神。寒蟾皓皓露天真。山中便覺有詩思。江外自來無俗人。百斛量珠丸絢色。幾枝閗綵傲芳塵。伊誰錯作梨花夢。喚起閑愁斷送春。

花裡相從問神。何當蛻骨似西真。八千勇士衝冠氣。百萬顛崖辟谷人。老去但知雲水癖。生來未識綺羅塵。幾時心緒渾無事。閑却江頭醉挽春。

橫影伶斤似有神。半清淺處獨呈真。數枝冲淡晚唐句。一種孤高東晉人。上苑青房誰耐雪。廬山玉峽肯蒙塵。是中天趣那能識。惜被東風漏泄春。

憶得年時夢裡神。分明似識廣平真。嫰寒初透臘前藥。老氣欲驚天上人。誰御鈆華掩晴晝。肯將縞帶落囂塵。深冬賸有生生意。粉蝶如知更恨春。

借問司華后土神。向來玉藥幾分真。縞衣香引張帆駕。白扇寒遮舉轡人。羞淡獨能償素約。偷閑未肯沒黃塵。狂吟若也知天道。瘦得天公更怯春。

俠骨稜稜氣喚神。庭前剛被月摹真。苔封石猒何年樹。雪虐風饕孤節人。佳瑞似開鸞羽彩。偷妍不襯馬蹄塵。粲然玉骨誰同笑。忍道靈妃欲訴春。

霜風吹起半空神。綽約仙裳見道真。照日不消凜雪艶。冲寒欲訪暮山人。羅屏翠幕堪囲玉。紫陌紅樓敢杭塵。幾立溪橋愁正遠。暗香清透一腔春。

山深深處冷披神。美蘂含枝識幻真。吟對瘦怜寒夜影。折看愁殺故鄉人。水雲弄月成三變。玉雪吹凉試六塵。堪咲插桃評鬼智。漆園應是重慚春。

吟損東溪百倍神。謫仙共我寸心真。幾明幾滅月中魄。三沐三熏玉表人。雪欲肆斯空亂眼。風還簿惡不粘塵。杏唱嘆息開元宴。應恨故園早占春。

夜來曾與洞天神。飛向仙都對九真。鐵面冷於吹劍客。石心深似臭蘭人。枝橫月觀瓊瑤珮。片落風臺玉粉塵。玄無聲唳空[澗-日+活]。短歌一醉太和春。

花於雪裏獨稱神。點出寒珠顆顆真。先領一陽來故日。應從九地作歸人。香中別韻開清境。世外高情作暮塵。回顧武陵溪畔客。幾村烟水尚迷春。

一物由來具一神。枯槎獨占木中真。影多有意相干月。香本何情自動人。嶺表凍雲迷遠望。溪南晴雪掩輕塵。千林喚醒幾黃落。分付伊祁咲領春。

粉月披風巧照神。龍綃半露玉為真。冷光自照眼前色。癯影欲欺雲外人。鳳隻鸞孤情抱獨。麝濕屏暖景消塵。睡棠只解成妖夢。未識山間一段春。

寒勒花遲欲養神。新陽早把膽窺真。蜂胎蟾魄長生殿。玉液金膏得道人。變態似同雲出岫。背時不與俗同塵。洛中紅白誰家女。還憶元微滿座春。

夜窓吟入靜留神。調護風寒得趣真。一氣不凋三益友。十年又送幾佳人。紛紛著樹烟迎雪。漠漠浮雲月漾塵。乞與徐熈畫新景。未應傳到筆頭春。

自是蓬壺陸地神。黃雲端襪訪溪真。仙容不老最牽興。浮子無詩可對人。靜愛龍舒參眼識。愁怜江總落歌塵。松風亭下留連處。悽慘荒荊忍放春。

凍影誰怜野外神。踈踈淡淡自修真。幾苞寒白半凝泪。一信清香太惱人。風雨起予懷舊感。江山悔我老紅塵。角哀矣伯桃死。此日空遺雪對春。

夢來曾憶二郎神。花影愁端語最真。月浸一庭寒水玉。夢驚孤枕斷膓人。不堪往事從頭看。縱欲新吟得句塵。木敲門窺我醉。四山寂寂鳥啼春。

憶昔君平勘卜神。青衣應是日時真。雲間巫女多嬌面。浴出楊妃一麗人。竹葉盃無苔砌月。荳荄暖紙窓塵。驚時恐落群芳後。先到名園逐上春。

結綺吟餘暗愴神。東昏猶自記前真。七哀有感驚愁眼。一句流空惜幻人。幽興遠迷葱嶺雪。寒華清洗洛陽塵。想應飛墜仙京去。鈿合金釵誰寄春。

萬花同氣不同神。玉立孤標逈出真。雪外驚看三五蘂。山中知識幾千人。香還有分歸吟料。影欹無眠敲幻塵。役損東皇吾老矣。可曾羞妬錦宮春。

遣情極像自枯神。似□吟□□□真。月曉憶同林外飲。酒醒愁悵曲中人。荒溪獨步山初靜。寒影相持雪亦塵。每惜半簷風露重。起披玉毳伴瓊春。

紫微垣裏一魁神。謫向蓬瀛領眾真。十月具形分浩氣。九靈司命註瓊人。危根必露應知妄。種智圓明不隨塵。地位清高太孤潔。眾香并盡世間春。

廣宣筆法幾研神。妙得花中品格真。點雪半粘風外迹。輕烟斜隔竹西人。寒庭尉眼凉□□。清欲飛空拭瘴塵。憶到霜鐘趂粧洗。年前年後為誰春。

朵中飛下玉霄神。仙韵嬌妹一粉真。氷曉浴乾銀浦水。雪籬愁損草堂人。名姬駿馬空詞筆。廢苑荒苔老戰塵。凍埜蒼茫天四慘。兩行歸鴈獨傷春。

瞥聞香過欲飄神。林逈風清水漾真。空外忽來花鳥使。雲端應占蘂宮人。許瓊飛柏愁擎句。弄玉排簫點落塵。引領羣仙朝帝所。仁羅亭上遠生春。

霜雪園林幾役神。天怜吟客對空真。一爐荀令香澄水。半艶徐妃粉媚人。愁絕不禁傷歲暮。情深渾欲怨風塵。古根學蒼龍蟄。怪底嚴冬早發春。

黃垓滿眼正昏神。愁見踈林幾朵真。南國有香熏醉夢。北風如陳戰覊。十分孤靜徧宜晚。一味清新不染塵。瘦倒寒郊誰喚起。坐間吟到玉堂春。

天開奇觀付詩神。慘淡經營幾暮真。說夢室中長記夢。覇陵醉裏半疑人。逾年藏白應栖粉。對雨同香似隔塵。失笑槁釗木芍藥。室閑妖冶閗妍春。

嵐陰飛處暗迁神。密吐孤芳自適真。倒影欲窺臨水鏡。斜枝似傍有情人。海寧夔峽幾清曉。金谷銅駝一樹塵。懷逐何須嘆遲暮。滿頭白髮且簪春。

一樽酬罷楚江神。芳信冥冥欲授真。總道無情還有思。忽疑是影又非人。雪消頓覺雲隨夢。月落難堪笛怨塵。最是客情恨不穩。擁衾危坐獨愁春。

驂鸞駕下三神。病眼雖昏看亦真。閑曉一沈斜影月。釣天九奏步虗人。粉霜寒泣瓊淚。蘭麝清飄素襪塵。好似虹霓屏上景。溫泉宮裏各呈春。

瞻勝天中放谷神。羣仙騎正朝真。淡香絕色本何種。入聖超凡只此人。老大暗驚殘歲月。寂寥空對古烟塵。問渠橘隱應知否。變作飛龍有幾春。

華間一見主林神。冷看烟霏半頰真。手撚梢頭痕記月。眠醒香外氣迷人。濕雲不動藏深碧。殘雪初消盎暖塵。羣木自知天意惜。直從身後始爭春。

御爐熏徹太羅神。永夜橫杓對七真。浩劫剛風開楚氣。清晨弱水度星人。綠毛公鳳羽翻譜。丹鼎胎禽迹化塵。獨媚玄英長不老。海桑知變幾番春。

月色微明誤變神。玉臺弄粉記顏真。要知翠羽空陳迹。未必鷄林曾化人。孤根遠看驚薄暮。新詩故夢悵前塵。凍蛟危立寒鱗甲。縱有青錢不買春。

飛爽浮幽逞雪神。空江烟浪似愁真。本無世上傾城咲。曾向軍中止渴人。曝暖釀寒時逐迹。梳風洗雨意超塵。山川未斷精靈氣。獨為殘年作好春。

妙向羣芳翫五神。空中亹亹自怡真。月天花地幾心事。江國溪山一主人。欲咲還愁羞解語。乍來忽去眇游塵。芳姿不怕消磨盡。半點溫柔爾許春。

粉□□□□消神。未許瓊花巧妬真。一派珠幢迎羽客。半機氷織駐蛟人。移將天上行霄魄。化作樽前弄影塵。誰共水曹標粉序。陵風洒泣兔園春。

螭身虬尾老形神。吐出生枝色鬪真。雪興欲乘遊剡棹。露簷應恨射鵰人。宜晴宜雨寒滋韵。含態含情曉沐塵。一領年芳知赴約。何須羯鼓更喧春。

困坐無端遣睡神。忽來詩思欲升真。逢君雪月双清侶。老我風霜百感人。身世飄零知有恨。心膓苦淡暗羞塵。從教物態隨秊改。日暮天寒不計春。

萬玉囲庭照萬神。懶然短幅對橫真。吟看庾嶺浮香意。清厭巴山噀酒人。月殿霜宮憐舞影。氷崖蘚壁障妖塵。望中或見臙脂雪。一樣情懷兩樣春。

不遮一葉露全神。似見風流賀季真。天與吟情開太古。月兼清影恰三人。寒欺雪岸有餘白。清洒氷簷不到塵。但見新題緇東壁。倚留看大家春。

五出堂堂奪眾神。獨於靜處見孤真。旃檀國裏天然韵。簷蔔林中玉樣人。臘雪幾回埋不死。寒泉一點淨無塵。世間尤物知多少。敢向枯梢閗早春。

綠窓深鎻筆頭神。徤步移來影脫真。夙昔憐渠有清致。平生喜我作幽人。竹奴雅好曾前席。礬弟高風又兩塵。忽問臨笻識盃酒。一分牢落一分春。

清修不做五方神。烟外誰開半額真。淚眼未晴寒滴乳。白頭如雪老催人。長天蒼莽增遺慨。遠水微茫泯去塵。安得唐昌重邂逅。快鞭追騎玉峯春。

縱有多情不亂神。咲渠桃李雨餘真。翠生寒袖愁籠月。玉墜嬌雲酷傍人。三□□□□隱韵。幾千百劫入空塵。壽陽去後遺風遠。搔首含章一夢春。

勒住霜林萬古神。香根杳杳出花真。岩隈弄月驚山鬼。墻外迎風咲路人。玉潔氷清宜抹素。粉消骨朽不隨塵。九英射隙光芒起。元稹文章拍拍春。

瘦倚踈籬出半神。雪風吹面冷含真。晴曛香素誰邊玉。影暈氷簷若個人。見聖蜂先採探。肯隨夢蝶久成塵。寒林怱怱東方白。愁醒一瓢天地春。

海角天涯憶故神。村村烟雨未逢真。南寒北暖變騷體。西沒東生逐往人。幸有老坡衣鉢在。空怜和靖屋檐塵。集英記得曾遊地。回首慈恩黯黯春。

上無復色氣何神。道力堅凝鉄鑄真。受死忍寒憐老骨。回光返照見孤人。天孫巧約和誰測。仙客清標肯自塵。半夜有來雲外。蓬萊宮主闖先春。

收拾餘香薦內神。雲端隱隱見靈真。舘娃宮起鳳城暖。蔓綠堂深艮岳人。曉肉繁滋高樹外。寒姿消落碧天塵。誠齋新有憑妖說。驚散桃符句裡春。

幽爽冷然自悅神。相逢渾欲問仙真。氷花晴沈湘妃曉。露竹寒驚越地人。風月夏盟千歲上。江天凉觀一時塵。桃枝逐翠休疑似。細詠昌黎雪共春。

有句安能泣鬼神。孤鸞妙曲屬希真。夜深瘦影偏宜月。雪後清香欲沁人。東閣共來吟正苦。西湖可往跡應塵。功成調鼎君知否。要使宇宙春。

花開臘底覺仙神。一種靈根絕妙真。五月熟成金彈子。三冬蘂綻玉樓人。龐公遠陟來推勘。常老端然不惹塵。箇樣酸心誰委悉。肯同雪曲與陽春。

中峯和尚和憑海粟梅花詩百詠卷(終)

No. 1402-C

一華五葉之書。天目中峰幻住和尚之所著也。闢義學之見封。發正宗之玄閟。其言富。其理勝。引古援今咸有據焉。昔吾祖菩提達磨大師首來震旦。揭示靈山奧旨。直接上根。故有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之語。自可祖至於大鑑。芳聯續。派列枝分。繩繩而不絕者良有以也。然非離文字言說。捨名相筌。斷路布葛藤。碎聖凡窠窟者。未易窺其彷彿也。禪師握慧劒於生佛未具之先。徹法源於覺海重淵之底。雅志丘壑。孤風絕攀。故其書之出也。回佛日。障狂瀾。為百世之光明幢者。宜矣。休居叟既續後序之歌。而其徒惟則首座復請引其首。不可辭。 時泰定二年十二月廿七日 金陵鳳臺休居叟清茂書。

No. 1402-D

一華五葉相傳最初達磨。八面四方湊泊此集。中峰以菩提種徹境內玲瓏。以耆婆藥除世間病惱。真見拔地。俱忘荊棘參天。如是芬馥舌根。熏聞宇宙。抑使清凉樹子芘蔭兒孫。是年泰定丙寅燈夕後六日 老學人前集賢待制馮子振稽首。

No. 1402-E

少林直指無枝葉。接響承虗自言說。潦倒中峰力掃除。據古明今成漏泄。行藏我知其端。扁舟出沒烟濤寒。太湖嚇殺李八伯。不許餘子探頭看。擬得寒山詩幾首。空裏猛風翻石臼。飄落人間幾箇知。露柱燈籠開笑口。祖師心印書作銘。險中之險平中平。當頭一句道什麼。摸著鼻孔開雙睛。我本無心誰欲辯。還與不還須自見。瞿曇徹底老婆心。慶喜多聞乘巧便。我觀幻住歌幻篇。舌頭不動萬口傳。一華五葉謾流布。入垂手宜當然。祖翁活業終難賣。松竹引風虗揑怪。未免勞佗箇幻身。幻化光中償幻債。阿呵呵。倒流三峽傾銀河。縛茅踞坐獅子口。要勘昔日燒菴婆。空華。休居撮拏。續長歌之後序。援幻住之幻窠。大千揑聚能幾何。撒開兩手何其多。 天目中峰和尚一華五葉之書既成。乃自歌長句為後序。其門人惟則首座出以為示。求題其後。因次韻云。

泰定二年臘月望日金陵鳳臺休居叟清茂

No. 1402-F

佛祖別傳之旨。如十日懸于太虗。無毫髮隱蔽。非講較持論而能造詣。惟大根性乃能洞達。迥無依倚。超出聖凡情量。然後提金剛王寶劒。殺活自由擒縱自若。著著有出身之路。方堪續佛祖慧命也。獅子巖中峰禪師。徹法源底。廓同太虗。百千無量妙義皆從性海中滔滔流出。自然超宗越格。破胎息妄。傳正合圓。悟祖師意。闢義解流。謂從信心銘起。亦古人未論至此也。擬寒山百篇。辯七徵八還。及說如幻法五者。總名曰一華五葉。無非發揚佛祖向上一著。如珠在盤不撥自轉。非具大眼目破的大鉗鎚手。未易入其閫域與之共議也。

延祐庚申夏     徑山 希陵 題

No. 1402-G

右一華五葉集。乃普應國師在世所自著定而後編入廣錄者也。吾山中有二本。其一則元朝所刻。其一則吾古刊。對之全同。盖翻刻也。與廣錄中所載者非無差舛。書賈欲別刊而行之。然未克速就。故請余就廣錄之本正之。乃其字誤者改之。其語異者標之。并補序。俾世人若見本集而其卷次本如國師自敘所云。今依廣錄所次。更為三卷。故注舊目於題下。覽者諒諸。

明和六年己丑夏日   此山(玄淵)謹書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402 天目明本禪師雜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