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402 天目明本禪師雜錄 (3卷)
【】
第 2 卷

下一卷
 

天目中峯和尚普應國師法語

示正聞禪人

本色出家兒。須得坐披衣乃可受人天供養。以教中言坐則謂諸法空。言衣則謂柔和忍辱。以禪宗言坐則謂一念不退轉。言衣則謂洞悟自心不帶枝葉。苟或不爾。則寸絲滴水定當慎償。從上佛祖眼不耐見。開此箇甘露法門。非求安逸也。非求閑散也。非求高尚其事而播美名。非求積聚滋多而規惡利也。古人三衣一鉢外。皆目之為長物。乃頻頻說淨而不蓄也。惟清苦自鍊。不敢犯佗苗稼。動佗心念。密護妄情。深調禪味。則其大辨若訥。大巧如拙。誓在萬人之下。不居一物之先。謙以降其身。不專所長而眇視於不能者也。惟恐一念不存乎道。不克乎。不利於物。不究於心也。其參學之正念。念念勳。不到古人田地。雖大節莫變。大難莫奪。必期其高超遠到而後審如是。則終身不動亦得偏界遊行。亦得俱無所間然也。正聞禪人出紙求語警。乃信筆以示之。誠能不違此說。則得坐披衣何忝哉。西天目山幻住道者書于環山精舍。時延祐甲寅八月二十八日也。

古人學道之有靈驗者。蓋偷心死盡故也。便偷心一毫死不盡。則萬劫無有自成之理。直而論之。死得一分偷心。則是學得一分道。死得偷心五分。則是學得五分道。偷心全無。則全體是道。蓋偷心之障道。猶飛埃遊塵之覆鏡光也。今人惟知有道可成。而不知有偷心可盡。或偷心之未盡而欲道之有所成。是猶坐臥於水中求其不濕。天下古今無是理也。昔永明和尚痛言。情生智隔。想變體殊。使會成公案。祖父家珍不得受用也。謂情生想變者。即吾所言偷心之異名也。一切時要教情不生。一切處必欲想不變。會須真箇把生死大事橫于胸中。塞于意下。情方欲生而遭其障。想將擬變而遭其奪矣。你若不以生死大事切於胸中。看箇話頭必於悟證。但一向遏捺它情想之不生不變。是猶元氣既葬而事吐故納新。奚為哉。古人有參禪無秘訣。只要生死切。斯言誠貫通三際。學道之大本。苟不以生死無常為重任。而孜孜欲會禪會道而參究之。是猶使辟穀五事其畊穫。而不知非所務也。前輩三十年五十年。志益堅。念尤切。行逾加。而莫肯斯須少間者。非師友發叢林從臾。言說排遣方便誘進而然。蓋其根本只是一箇痛念生死之志。願未由果。遂使今生不了。復何時而有自了之理哉。進道之念或自不真切。縱佛祖果有革凡入聖之神異。不翅令阿羅漢之起三毒。雖強而為之決不能悠久者必矣。有人於此必欲會道而學之。而不能照破目前浮幻不實之境緣。時遭其引。起妄念攀緣不息。且妄念既興。雖學道之力如丘山將見。日遭其斵葬無餘矣。楞嚴謂狂心未歇。歇即菩提。何謂狂心。但離却痛念生死之事。提箇所參底話。盡形究竟之。外應有百千超卓世表之所為。皆不能出此狂心之譏耳。少林謂外絕諸緣。內心無喘。心如墻壁。乃可入道。然入道且置之不問。此心還曾如墻壁也未。如其未然。欲望其道有所入。多見其不自忖矣。參禪盡一生不會。學道盡一生不明。但不輕放捨此以參以學之正念。管取有高超遠到之時。苟或捨其正念。妄以情識穿鑿。以佗言為解。縱會盡古今。坐斷佛祖。無乃妄陳狂見自取過咎。甚非真實道流之所為也。聞禪人出紙求做工夫細大。予因無客。信筆不覺葛藤如許。爾如有志。則予亦不為虗設矣。勉之。西天目山幻住老頭陀書。

示懷正禪人

本色道流。真正以生死大事為任。十二時中更無斯須忘念。單單只向自躬下著到。雖面前縱有百千般殊勝事。百千般順意事。百千般魔難事。四面八方之所圍遶。終不為其奪。亦不為其所障。自然念念不忘。心心不間。設使暫忘暫間須臾。須依舊接續將去也。不受人排遣也。不受人勸誘也。不受人籠絡也。不受人欺瞞也。蓋自家真心一發。決欲取證。也不問在孤峯絕頂。也不問在閙市聚洛。不問在熟處。也不問在生處。乃至一切處俱不問著。但只是有路可上。高人也行。當知道人家一箇安身處。雖則一動一靜皆根於定業宿緣。非苟然爾。當知非苟然處。其實如夢如幻如影如響。如今往往學道之士且不真實向生死大事上用心。最先立定脚頭。不討箇分曉。却要向夢幻影響中念念分別。即此分別不處。早是生死與交接儞了也。更欲超越。又何啻却步之求前矣。然學道非小因緣。乃世間無大極之大事。倘或不能發此大志願。向前做箇倒斷。則何有益於理哉。儞看古人操志於此。便先將一條窮性命。斷送入無魂必死之鄉。盡此一報身。貧亦得。苦亦得。病亦得。難亦得。手雖不握三尺利劍。只是無物敢嬰其前。是謂大丈夫決定事業。步驟不俗者如此爾。錦川懷正上人。棄家山成見受用。有志于道。良可加敬。因出紙求語就寫。此以遺之。併為說偈。參禪最要心懷正。正令全提只麼參。參到了無依倚處。前三三與後三三。

示規禪人

古者云。守規循矩。無繩自縛。欲不循矩守規。亦不能迯無繩自縛之譏。要得不墮箇兩頭。只請向二六時中參此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話。參到極則之處。自縛繩豁然而有契悟日在。規禪人勉之。幻住老書。

示業海淨禪人(嗣法於師)

男子大丈夫。負一片撥天志氣。捨塵勞。離愛網。出叢林。入保社。單單為一段生死無常極大事。所以從上諸佛諸祖。大起哀憫。垂言立教而救之。良有以也。正此法道澆漓之際。扶宗樹教未敢相免。若只究明自。也須脚跟下靠得那一著子真實穩當始得也。須是自身心放得一切下始得。若放得下。靠得穩。盡此一生與麼去。為為人摠在裏許。脫或不爾。雖今日四體安逸。百事現成。即是它時異日千重百匝之圍山也。設使縱其情欲。隨其有心。流落今時。又豈圍山而哉。只如今夏轉眼是半夏了也。還曾觸物無礙。還曾打成一片麼。不然則前半夏過。後半夏亦爾。與麼在叢林中過百千萬億夏。正是癡狂外邊走。更有一箇[宋-木+取]急末後句真實相為。不辭舉似。光陰身世渾如幻。生死無常莫等閑。

示雙運寺寶監寺

男子大丈夫。各各有一所無盡價寶藏。晝夜放光動地。無量劫來到今日。未曾毫髮為間為斷。自是你舉心動念處。為一點無明當頭一障。障住了也。所以窮劫孤露不得受用。於是三世開士說一大藏教。分明是特為你未識此寶者曲垂方便耳。今則要與此寶一念相應。直須放捨身心及一切差別情念。十二時中單單提起箇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話。行疑坐疑猛利無間。若不徹悟至死不休。然此寶不在四大身中。亦不在三界二十五有之內。但只管切切在念。孜孜用心。忽爾向用心不及處冷地省著。便見楊岐三脚驢。石窓破盞燈。摠是輪王庫藏中物。利濟無盡。正恁麼時。忽然有人問伊索此寶。未審如何抵對。大德辛丑幻住(某甲)書。

示田侍者

父母非我親。誰是[宋-木+取]親者。莫問親不親。俱要一切捨。捨教內也空外也空。單單提起四大分散時向何處安身立命話。工夫綿密不通風。如是三十年忽爾自省。平田婆打牛一下。舉眼無親道自隆。

示本色道人

要做本色道人。別無佗巧便。單單只要不惜身命。忘死向前。猛做一回。做到著力不得處。用心不得時。正好用心。久久與麼捱。與麼行。十箇有五雙。管取心空及第去。如今多是根浮脚淺。無主宰。無正見。無力量。無作略。輕遇著一些子逆順境界。便被佗攙奪去。便乃著力不得。用心不得。殊不知著力不得。便是眼光落地時。著力不得。那時既無著力處。便是出牛胎入馬腹底路頭也。今日眼眨眨地用心不得。便是儞臘月三十夜無用心處底影子現前也。那時無用心處。未免大開兩眼被佗生死無常熱瞞去也。本色道人既無父母之奉。妻子之養。征役之勞。口體之費。單單一條性命[宋-木+取]先要與之拈向壁角落頭。只有箇要了生死底心。提起箇所參話頭。今日也只如是做。明日也只如是做。莫問三生六十劫也只如是做。縱使圍山高仞。也柰何你一箇堅固不退轉不變易底心不得。管取一念超越無疑矣。你信此事不及。靠此事不穩。踏此事不實。把此事不定。敢保你無所濟知此事者必矣。古之所謂但辨肯心決不相賺。

示禪人

行之力則到必遠。學之苦則悟必深。學者當謀遠大之計。莫期淺近之功。無上大道。高越泰華。廣逾十虗。一切有情本來具足。自非聖賢器量而欲窮其高盡其大者。猶跛足之鼈望千里之程。豈朝夕可能達哉。所以古先聖人知其不可強。乃有漸而頓。頓而圓之義。曉然載於典籍矣。今之學者不究其本。但朝登諸祖之門。便欲暮收諸祖之効。其操心只大矣。其用志亦遠。却不思無量劫流入諸趣。多生習妄集聚此身。動是五欲八風更相涉入互為主伴。且如從生五味煎其口腹。輕安覆其肌體。聲色蠧其心志。浮偽盜其真實。乃至起滅取捨頃刻萬狀。所謂本具足者。將斵葬無餘矣。往往以浮薄斵葬之質。而欲載其渾全無雜之道。猶敗漏之舟使其力勝萬斛而過東海。望其不傾不覆其可得哉。或曰德山見滅紙燭而領大法。盤山聞歌薤露而悟徹厥旨。彼皆不離見聞而逈脫常情徹見源底。何其易也。抑亦豈假勞形死心情塞妄然後而得哉。噫。如德山携鈔疏過南方。為嫗所難。驟見龍潭。志亦苦矣。盤山遍歷諸方。至於歌舞之際。正念炳然。心亦切矣。但見其悟道之易。而不知心處積慮未甞易也。要知今日之所易。即昔日之所難。今日之所難。即後日之所易也。倘今日之不難則後日安有易於今日者矣。學者悟此。終不肯懷自畫之見耳。世有客作下賤之人。為主所使。勞形竭力不敢自怠。少有過隙則怒罵鞭叱靡所不至。未甞猒離。何其忘嗔怨之若是耶。無佗。為利所攝而然也。倘加嗔怨。則主將見逐。必失利養而志瞋怨也。學道之士少為境所觸便生退墮。然以利配道。霄壤不侔。何求利之切而求道之略耶。當悟此以勉之。

   示禪人

上人若要超生死。日用單提那著子。莫問得力不得力。萬劫千生只如此。提不起處猛提撕。舉不起時須舉起。切莫住輕安。輕安不是西來旨。切莫頋危亡。纔頋危亡迷正理。更須不得坐在靜閑。閑忙中見聞知覺裏只常教一念絕所依。非但忘嗔亦忘喜。等閑和箇忘亦忘。信脚踏飜東海水。非不非是不不。差之失之千里。

   示禪人(雄藏主)

做工夫只是一箇信心。信知有此一段大事。提起所參話。晝夜只是與麼參去。政當參時。也無純一不純一。得力不得力底道理。純一得力摠是妄覺。非工夫邊實有此事。提起話參時。只是一箇沒柰何。總無第二箇境界。今日參不得。今日不柰何。明日參不得。明日不柰何。乃至三十年參不得。三十年只是一箇沒柰何。或未到悟明之際。若有半點柰何之心。皆墮情計。非真工夫也。此事要與生死大事為對。不是世間可學可求可用心之事。參禪如咬橛子相似。政當咬時。有甚柰何處。你若耐得許多沒柰何。便是有力量真辨道人操志也。海東雄上主求語警。乃筆以告之。

   示禪人

參禪只要所參之疑情驀然破碎。直下洞無界限。胷中自有一種天然妙慧。永不墮古人途轍。是謂一了永了。一證永證。都不存一點知見解會。如人到家。信手拈來莫非舊物。要用便用。自然與古人符合。你若不曾恁麼洞然神悟一回。都不許你將古人相似語言起心湊泊著意和會。直饒你湊泊得渾崙。和會得一體。墮在知解網中。若要一念子直捷透頂透底解脫自在。決無是處。於是只要你於未悟之際提箇所參話。莫問三十年二十年。真參實究。不存半點氣息。如箇大死人一般。忘忘飡。兀兀地究到情妄俱盡。不知不覺踏著故鄉田地。豁爾神悟。這箇消息自然逈別。你可不痛以無量劫中死生大事為念。真實[拚-ㄙ+ㄊ]長遠身心。的實參究。斷無你悟底時節。不是小事。你若只要會禪註解道理。不妨取佗三祖信心銘.永嘉證道歌及黃檗心要等廣說道理底文書。熟讀熟記事。恣意高談闊論。若不自悟。摠是弄業識結生死業說。入輪迴網中去。於諸苦趣又從頭受過。如今諸方多參此相似禪。只貴解說得通。不思心識情妄絞瀝不乾。是謂惡知惡覺。古人謂之野狐涎唾。一點人心則狂見萬端矣。子細子細。你此去將所記底古語盡情吐却。單單靠取箇所參話。遠[拚-ㄙ+ㄊ]一生兩生。脚踏實地參去。此事要斷你生死命根。定可逐旋解逐旋參。墮在業識中。佛也不救。

   示禪人

參禪並無一切造作。只要一箇為生死大事。正念真切提起所參話也。不要與精進昏散較量多少。將心較量轉成散亂去也。但去尋箇穩便處住了。不問年深月遠。但有一日精神。參取一日。久久不變不異。不知不覺自然有開悟之時。如未獲開悟。切不得將心意識向一切佛法道理上卜度。不怕道業不成也。勉之。老幻如此說云。

   示禪人

參趙州因甚道箇無字。大要緊只向話頭上堅立志願參。起大疑情參。除所參話頭上用心之外。更不可向情意識中把定名言法相。起念領覽喚作幻起滅。即此指幻生幻滅底一念子。覿體是生死根源。又將意識和會佗古人道無明實性即佛性等語。即在胸中皆是識量分別。甚非真正參究。如今須是將從前解底古人相似語言一剪剪斷。令胸中無一點知解。單單只靠取趙州因甚道箇無字話。生與同生。死與同死。直待情妄泯。知解消。不知不覺驀爾向絕見聞處冷冷地眼開。方是到家消息。此事不是容易會底。[拚-ㄙ+ㄊ]取一片久遠不退轉身心。不患其不相應。你若無此久遠堅密志願欲求悟。動念馳求轉入邪路。記取記取。

   示禪人

參禪是真實心地法門。決定要了生死大事。當知一念疑惑即落魔界。政做工夫時。心念雜亂妄想紛然。不問是善是惡是真是妄。摠不要管佗。只向話頭上著到。於所參話上一靠靠住。其昏散紛飛之雜念久之自息。如不息時。亦不要強去遏捺佗。但是你做工夫之正念綿密便了。其做工夫之正念堅密。自然念消。念消則超然頓悟有期。既悟了自然有箇見處。可謂來生後生妄與不妄。及與大慧和上大悟小悟。有許多沒許多。自然了於自心處。不著問人也。你如今未悟。且不要閑思量這箇雜事。只添得你昏散愈多。

   示禪人

參禪學道有甚巴鼻。生死無常不是兒戲。坐斷情識揩磨志氣。永絕愛染永忘嗔恚。勿起狂心妄談佛智。看箇話頭冷氷氷地。盡此生勿暫拋弃。擬求速悟轉落魔魅。但不懈怠何須猛利。此事本無難與易。但存正見不癡顛。何患不明西祖意。

   示禪人

做工夫只要以生死大事蘊于胸中。提起話頭。孜孜而參。密密而究。但令心不妄緣情無異見。不問勇猛不勇猛。成片不成片。寬著長遠身心做將去。久久自會悟明。決定不落別處。你若離此正念之外。於能所造作知解心中瞥生一念。較量是與非得與失。皆屬妄緣。非正念也。

示海東諸禪人

今朝明朝新歲舊歲。生死無常隨群逐隊。世法與佛法都不要理會。單單一箇所參話。頓在蒲團禪板邊。誰管你三十年二十年。滅却身心死却意氣。精進上加精進。勇銳中添勇銳。捱到情忘見盡。時箇箇心空真及第。幻住某甲新正第四日奉為海東諸禪人說。

重陽示海東諸禪人

今朝九月九。黃花處處有。所參那一句。[拚-ㄙ+ㄊ]長遠守。守到心孔開。決定無前後。東海鯉魚飛上天。驚起法身藏北斗。

示海東可翁然禪人(住京師南禪寺)

山河大地不礙眼光。明暗色空消歸自。舉心動念不是別人。見色聞聲本來成現。自是不歸歸便得。五湖烟景有誰爭。此等說話。稍負聰明者舉皆知有。只許你記得多。說得熟。若要與脚跟下生死情妄十成脫略。不勝其霄壤相遠矣。不惟生死岸邊。便只是白日青天大開兩眼。對聲對色遇順遇逆。一念子起滅轉見消融不過。直饒對是非順逆一一消化得過。亦是弄精魂作主宰鬼家活計。有甚用處。如今在處教人參禪。多只是參此等禪。惟貴言通不求心悟。若是此箇至靈之心。不曾向真實田地上洞悟一回。任你將聰明之姿向釋迦達磨以至臨濟德山肚裏一時辰走過千百遭。徹見心肺。政是癡狂外邊走也。真實有志要為死生之者。斷斷不肯踏此途轍。單單靠取一箇所參底無義味話頭。頓在面前。如大死人相似。惟有一箇真參實究之心。都不起一點要會禪會道底妄想。縱使政於參處釋迦彌勒盡將三昧傾吐入你心腹。亦與當時吐却。情願盡其形命不了佛法。決不於未悟之前妄將意識向它人奇特施設沾取一點。誤入識田。是謂野狐涎唾能使人眼見空花。癡狂外邊走。大不濟事。你若參到百年後。了然於躬下無所趣向。政是第一等清淨好人。你信心不退。來世後世決定還你有箇真正悟明底時節。你若急性便要會禪。只這箇急性底便是真入輪迴網羅中無間然也。老溈山謂。此宗難得其妙。切須子細用心。老幻如此說。只要人決了死生大事。不要人只管將心識向義路上穿鑿古今。你若放箇生死不過。當恁麼脚踏實地行取。你若只要會禪佛。也為你不得。然可翁求語警。老幻(某甲)書。

古者謂神光獨耀萬古徽猷。入此門來莫存知解。楞嚴亦謂。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從上若佛若祖。掃蕩學者之知解。非得也。蓋知此道是一相平等法門。厚若地擎。廓如天布。無你容心處。無你留意處。無你著力處。乃至無你蹲坐處。只貴於未屙前逴得便行。擬涉思惟即沒交涉。今時人見與麼說。便將意識領覽。入知解網中。不求真正悟明。你若不曾真正向脚跟下劃然開悟一回。任你遍將傳燈錄中相似語言以心意識荷負將去。依它作解。一味說此事本來具足。佛與眾生元無欠少。尋常著衣喫飯摠是成現三昧。你更擬心別求佛法。却成好肉剜瘡。說得也相似。爭奈你不曾向情忘識盡處悟明。以其不悟。說愈親而識愈熾也。若是真正要究明死生大事底。都不肯於未悟時妄存知解妄會佛法。一切時中單單靠取箇所參底無義味話。如咬生鉄橛相似。朝咬不斷暮咬。今年咬不斷便[拚-ㄙ+ㄊ]取來年咬。愈咬不斷但[拚-ㄙ+ㄊ]取不退轉無間斷咬去。更說甚三十年五十年。咬到極則處。管取有箇卒地折嚗地斷底時節。但堅操此要咬斷底信心。不變不易。更有甚麼不了辦底大事。自是你趣道之正念不堅不密。未曾向所參話上立得脚牢。偶見人說相似般若。又乃將心學解。苟存此等謬見。若要真正悟明。是謂却步求前。無是理也。可翁首座負聰明之姿。有決了死生之大志。無端[宋-木+取]初沾惹了一種相似知解。三餘年留山中。近方信得及。不為知解所惑。茲忽起鄉念。立大志。盡其晚年力究深窮。以期正悟。復出紙再求警。由是引前語以告之。更有箇[宋-木+取]末後句。兩手分付。不於悟處期超越。徒向聞邊守見知。記取記取。

示靈叟古首座(住豐州萬壽)

參禪要決了生死疑情。此疑既決。則一切是非差別同時俱決。既如是決了。方知本來無一物。於無一物處也無疑者也。無生死者亦無決者。亦無受如是說者。一切收歸自。不思善不思惡。法性本來平等。到這裏更說有微塵許是佛是法是禪是道。皆墮妄緣。且禪道佛法尚是妄。又何疑與不疑非妄者哉。 你若實未曾向躬下打徹一回。洞見源底。便向塵勞虗妄心中恣生妄見。將他本來無一物之語。以情意識和會卜度。便道無三界可出。無涅槃可證。說得也相似。只是和箇說底都成妄見。擬將妄見要脫佗生死。不異抱薪救火轉加熾燄。無有是處。 你若真實要做工夫。先將箇生死無常大事頓在胸中。無斯須少間。單單提箇話頭。盡此一報身驀直做向前去。切不得要前思後筭。做得上也與麼做。做不上也與麼做。久久不變不易。工夫熟。伎倆忘。諸妄消。不覺不知以之悟入也。 夫無熟與不熟。疑情無起與不起。古人謂。參禪無秘訣。只要生死切。你一箇為生死大事之心至切至真。只從箇真切心上總是疑情。自然不加排遣。做作久久。此為生死切。心不間。則首尾一貫。更何法可以為留為礙者哉。 你一箇為生死正念不真不切。只管強提話頭。猛起疑情。決定不會開悟。但強得一時。疑得一時。其強之之心少退。則疑之之情與之俱失矣。 但當工夫做不純一處。都不要強起疑情。只消把生死無常思量一遍看看。到無可柰何。別無方便可以破除。惟有一箇話頭又猛提起。與之做去。做得上也與麼做。做不上也與麼做。做到不柰何處。便是工夫熟時亦不可做熟想。只是粘頭綴尾做去。倘如是做。如不徹證則無此理也。說難說易皆當人以量而分。其實絕無有難易之說。且如德山見吹滅紙燭便解承當。靈雲見桃花應時領略如此機緣。是易耶難耶。當知在德山靈雲分上則易。在佗人分上則不易也。你若實不以生死大事為重任。決意咨參。願求正悟。縱使將千七百公案一一注解。教你便會。可謂易也。殊不知會語則易。要透佗死生情妄則難之又難矣。能信取一箇話頭。密密參取。亦不必問其難易。久之心明性徹。則難之與易不勝其贅矣。 無字與燒撒了。那箇是我性。是兩重。使我示你箇話頭。則不勝紛雜。工夫轉見多端。你今日只將前面兩箇話頭上那箇看得熟。只將箇看得熟底立定脚頭。便與麼[拚-ㄙ+ㄊ][拚-ㄙ+ㄊ]生。一念萬年與之做去。做之不。一處透千處萬處一時透。做到兩忘迷悟。雙泯聖凡之際。回觀千七百則閑言長語。特翳眼金屑耳。子細子細。我三年不寫字。亦不與人說話。以兄遠訪。不覺葛藤如此。更不多及也。

示海東淵首座

工夫上說起疑情。當知疑情初無指授。亦無體段。亦無知覺。亦無把柄。亦無趣向。亦無方便。亦無做作安排等事。更無別有道理可以排遣得教你起疑。其所謂疑者。但只是你為自躬下一段生死大事未曾明了。單單只是疑此生死大事。因甚麼遠從無量劫來流轉迨今。是甚麼巴鼻。又因甚麼從今日流入盡未來際。決定有甚了期。只這箇便是疑處。從上佛祖皆從此疑。疑之不。自然心路絕。情妄消。知解泯。能所忘。不覺忽然相應。便是疑情破底時節也。在前古人也不曾去看話頭參公案。上蒲團做模樣。只是切切於生死大事上疑著。三千里五千里撞見箇人。未脫草鞋便驀直問。我為生死事大無常迅速。千人萬人都是如此出家。如此行脚。如此求人。如此學道。初不為第二件事。設有亦不為也。後代以來。宗門下不合有許多露布葛藤。往往脚未跨門。便被此一等語言引誘將去。墮在葛藤窠臼中。喚作佛法。喚作禪道。流入知解羅網中不得出頭。惟益多聞乃所知障。於道實不曾有交涉。於是近代尊宿。眼不耐見叢林中有此一病弊。待你未開口時。但只把一則無義味話頭撇在學人面前。只要你放舍一切身心世間諸緣雜念。并禪道佛法語言文字等。只教你向此話頭上起大疑情參取去。正當參時。也不是要明佛法了參。也不是要會禪道了參。也不是要求一切知解了參。其所用心參者。單單只是不柰自有箇生死無常大事何。所以參到話頭破處。則生死大事與之俱破。生死大事明處。則一切語言文字與之俱明。離死生外別無話頭。離話頭外別無生死。雖則從上古人只疑生死了悟道。今之人只疑話頭了悟道。其所疑之事似或有異。其悟之道其實無古無今無雜無異也。正當疑話頭時。也莫求方便。須信參禪無方便。也莫求趣向。須知參禪無趣向。也莫求把柄。須知參禪無把柄。其所言方便者。即箇話頭便是方便。即箇話頭便是趣向。便是把柄。但只要信得及靠得穩。此生參箇話頭。決定要就此話頭上打徹。如打未徹。初無障礙。只是自家欠一種猛利。欠一種堅固。欠一種不退轉。欠一種信得及把得定耳。但能把得箇參話頭底正念住。也莫管佗昏沉散亂。也莫管佗動靜語默。也莫管佗生老病死。也莫管佗苦樂順逆。也莫管佗成就不成就等。乃至除却箇參話頭底正念之外。縱是三世佛歷代祖同時現前。以第一義諦無上法要傾入我心腹中。亦須當時與嘔却。亦莫管佗。蓋此事不在佛祖上。不在境緣上。不在文字上。不在知解上。但只在你一箇信得生死無常大事極處。所以不柰箇生死何。參古人話頭。除却參古人話頭底一念子外。更擬向第二念中尋討。大似撥波求水爾。古人道。密在爾邊。又何曾有一法與人。為見聞為持守。惟今日教你看箇話頭。早是不得也。更若離此話頭外別作思惟計較。展轉沒交涉。久後工夫熟。時節至。疑情破。須知疑者參者乃至和箇話頭打歸自。更無一法當情。亦無一法為了為不了。故教中謂。森羅萬象一法之所印。只箇一法亦無討處。其何話頭之有哉。但辨肯心。決不相賺。海東淵禪人日居僧堂中。因看話頭處未通。出紙求指示。乃直筆以此答之云爾。

示無地立禪人

回光返照四字。是獨脫凡情。超入大悟之域底境界。你工夫未到此箇田地。且光作麼生回照。作麼生返。你若未到真正悟明之地。但有可回可返之理。皆是自瞞。以其悟得徹處。則其心光不待回而回。覺照不待返而返矣。以無所待故也。無光可回。亦無照可返。是謂一行三昧。從上佛祖摠向這裏垛跟。甚非意識情妄所可到者。如今有等癡人。靜僻處収視聽。絕見聞。如木石相似。喚作回光返照。似恁麼照得三十年。念念要脫佗生死不得。但將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猛利一提提起。日而參夜而究。行而疑坐而拶。政當如是看時。切不得作回光返照想。但參究不得處。政是放身捨命時。久久純熟。忽爾開悟。曾不自知而回光返照畢矣。若更作回光返照會。依舊不曾悟在。立無地禪人求警語。(某甲)為書。

示夫上主

據如所言。十二時中作主。不得不識。離却所參話頭外又喚甚麼作主。當知即箇話頭。便是你主。常令此所參底話頭不離心念。便是作得主。亦不可起作得主想。古人大意上初不曾有作主之說。如溈山謂強作主宰。莫徇人情。乃一時發人之精進之詞。非道也。 又謂昏沉散亂是非逆順等上看話頭之說。此說初無難曉底道理。自是你曉不得。強生知見。且如正看話頭之頃。忽爾昏散順逆等境現前。便當奮起精神向昏散順逆中看。久久昏散順逆情妄自消耳。有人見此昏散順逆等現前。便乃瞥生疑妄。謂畢竟別有何方便可以去此昏散等習。又乃歸咎於根器宿業及種種境緣才起此心。則於昏散上重加昏散。順逆中又添順逆也。所以教你昏沉散亂時只就昏沉散亂上看。也不是別有何物可看。亦不是看昏沉散亂是何物。亦不教你於昏散順逆等別尋巴鼻。只教你便就昏散等上單單提起話頭自看。永不放捨。亦不妄起第二念。分別此是昏散順逆等。此非昏散順逆等。大凡做工夫只要悟話頭。不要你排遣昏散等。你但痛念生死無常大事。單單提箇話頭。起大疑情以求正悟。惟是生死念切。自然話頭綿密。於看話頭綿密處。昏散等自然不現。凡是做工夫時見有昏散等。即是你念生死之心不切。看話頭之念不密耳。 又言。於話頭上起疑。恐落思量之說。差矣。古人只為箇生死大事未決。三十年二十年。三千里一萬里。逢人便問我為生死大事。何曾看話頭起疑來。雖不看話頭起疑。而一箇生死大事未決之心。便是古人疑處。近代參學之士。苦不以生死為事。況是宗門繁盛語言滋多。脚未跨門先以記持語言為務。把箇為生死之正念一隔隔斷。於是近代尊宿不得將箇沒義味話頭瞥在你八識田中。教你去却一切知解。單單只向此話之所未曉處疑著。其所疑者如撞著箇銀山鉄壁相似。面前更無寸步可進。纔起第二念便是落思量。但不起第二念即是疑情。其疑情中自然截斷一切知見解會等病。忽爾你於所疑處觸翻。方知如古人一言半句真箇是大火聚吹毛劍。不可犯也。但辨信心。無事不了。

示宗己禪人(住常州法雲禪寺。號復庵。法嗣于師)

趙州因甚道箇無字。此八箇字是八字關。字字要著精彩。看你若依稀彷彿。半困半醒似有似無。恁麼參去驢年也不會發明。參禪全是一團精神。你若精神稍緩。便被昏散二魔引入亂想狂妄窟中。作顛倒活計。參到精神不及處。驀忽猛省。方知只箇精神。亦無著處。便見自即宗。惟宗即。宗外無外無宗。與宗俱成語。禪人求警之語。乃直筆以似之。就為說偈。趙州因甚道無字。自與宗都莫論。盡力直教參到底。便於無佛處稱尊。

示雄禪人(法嗣于師)

四大分散時向何處安身立命。 你若真實要悟明於十二時中單單提起此箇話頭。粘頭綴尾。不斷頭驀直做向前去。政當做時。都不要將一切語言文字義路道理等來取證。做工夫時不要別覔休歇。亦不要配合古人做工夫上是同是別。才生此心都落知解。永不與道相應。 第一須是放得從前知見解會底禪道佛法淨盡。 第二須把生死大事頓于胸中。念念如救頭然。若不頓悟。決定不休。 第三須是作得主定。是久遠不悟。都不要起第二念向外別求。任是生與同生死與同死。有此真實志願。把得定。管取心空及第有日矣。雄禪人但與麼信取好。

此道無向背。絕商量。你擬心則千里萬里沒交涉。你若不擬心。亦無你湊泊處。做工夫看箇話頭。身心勇猛打成一片。如銀山鐵壁相似。既是成一片。身與心。人與境。覿體混融。不容有所知。苟或知是一片。則又是兩片三片了也。安有混融之理哉。如今真實做處。都不要問一片不一片。但有一日精神。參取一日。歲久月深。不自知而以之悟入。決不相賺。只憑你一片決定信心。除却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外。見人說禪說道便與劈面唾。生死無常不是小事。[拚-ㄙ+ㄊ]取三二十年脚踏實地死工夫捱將去。不怕甕中走却鱉。雄禪人但恁麼信教及。一任東山西水去。

   又

若真箇打成一片時。亦不知如銀山鐵壁。既知是銀山鐵壁。即不可謂之打成一片。 如今莫問成一片不成一片。但將所參話頭只管粘頭綴尾。念念參取。參到意識盡處。知解泯時。不覺不知自然開悟。 政當開悟時。迷與悟。得與失。是與非等一齊超越。更不須問人求證據。自然穩怗怗地。無許多事也。子細子細。要到這箇時節。須放教胸中開闊歲月久長可也。

   又

勞自之力。安佗人之念。是菩薩用心。但存此心向道。則道無有不相應者。 老氏謂。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溪。為天下溪。常德不離。謂雄者安而勞佗。謂雌者安佗而勞也。猶水聚而為谿。常德之在躬而不可離也。 做工夫。無邪正曲直難易之差。但念無常慎勿放逸。則步步皆正而不邪也。但信自心作佛而不向外馳求。自然心心質直而不致乎曲矣。但是工夫做不上。疑情疑不起。乃至百千障緣同時現前。此箇要究明大事之心凝然不加搖動。則於理易會而不難矣。 但是道業邊遇一切難入之處。俱是自心作障。此心若肯得盡。直至佛祖地位。更無別有所謂障礙之者。其學道之正念但自肯得盡。誰管三十年二十年。自然穩怗怗地。無半點疑惑。安有自肯而復有障礙自外而至者耶。守雌之心念念無間。真積力久不加造作。養之既專。守之亦力。道緣克備。觸處皆真。任運無差。於法自在。直造世雄之域而不自知也。偉也哉偉也哉。雄禪人寄單山中。以鄉中老成者未有寄單之地。乃讓而佗之。其為義之心與道相須而遠矣。出帋求語為一切處警。故直筆以遺之。老(某甲)書。

示日本元禪人(住京師真如禪寺。號古先。法嗣於師)

此心迷成生死。悟成涅槃。然生死之迷固是難遣。殊不知悟之涅槃猶是入眼金塵。當知般若如大火聚。不許一切湊泊。你做工夫之心不肯真切。不能於[宋-木+取]初一念上拍盲坐斷。十二時中硬剝剝如大死人相似。靠箇所參話一切斬斷。每於坐不斷處而生異計。作難想。作易想。引起差別情妄紛然交接于懷。不能隨處剪斷。立十種重願。必欲憑此願力剪斷浮思幻想。如石壓草。便立千種重願也壓不得。轉見踈闊。

你不思生死無常是無始時一段最大因緣。必欲相應都無異方便。惟有一箇所參話。直下但辨取一片不退轉不改易不遷變底決定正念。生與同生。死與同死。設使於未悟之際。千釋迦萬彌勒傾出四大海佛法入你耳根。總是虗妄塵勞。皆非究竟。但是你一箇正念靠不穩。其顛倒狂妄千途萬轍了無休歇期。子細子細。元禪人勉之。

示聖門哲禪人(住京師真如禪寺。後號明叟。嗣師)

昔僧問馬祖如何是佛。祖云即心是佛。此一句話直是軟頑一切人。是說箇箇領略得去。及至問伊道。那箇是你心。你便東指西指認色認空。說道說理。展轉沒交涉也。且心既不可指。你又喚甚麼作佛。索性沒討頭處。須知此事端的是悟始得。你若不曾悟去。任你盡世認箇即心是佛。及至眼光落地時。討箇心也不見。討箇佛也不見。甘受輪迴。悔將無及。如是喚作參禪者。你鄉裏人比比皆是。爭似將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話。立定脚頭。一氣拍盲。參向前去。若不親到大徹大悟之地。決定不休。能如是立志參究。久之頓悟。則知即心是佛與箇無字總成剩語。聖門哲禪人求語警。老幻(某甲)書。

示字海文侍者

從上佛祖痛以死生大事因緣未由決了。積劫於菩提海中深熏熟鍊不捨寸陰。乃至於菩提法中捨弃百千萬億形命。視富貴恩愛不翅飛埃之過目。一念子孜孜矻矻提起古人無義味話頭。向三條椽下七尺單前忘寒忘暑癈寢癈飡。其不至大發明大休歇之地不也。具如是體裁。一箇箇透頂透底首尾一貫。然後以所得處就人爐鞴中重煆再鍊。必使纖塵淨盡脫白清潔。於生死涅槃岸上游戲自在。是謂心空及第者。豈似今人脚跟浮淺。不肯死心死志向真實田地。硬立脚頭以求真脫。只貴於冊子上記持。口耳邊染習。惟欲會禪便了。殊不知死生大事於脚跟下依舊黑漫漫。不惟無有益。而害之矣。字海文侍者求語警其入道之徑云。

做工夫只要信得及。從最初一念信教及之。如是三十年永不生第二念。愈參不得愈加精進。愈做不上愈加勇猛。你於做不上參不得處。瞥生一念疑惑妄見。起種種情解若凡若聖等。都墮落生死坑穽底。根本參禪但參不得時。不要說根器鈍。不要說業障重。不要說時節晚。不要說不遇人。大意只是你一箇為生死底正念不真不切。此心若真切。說甚麼三十年。便是三十生也不生驚怖。密□切地打捱向前。古人道釣竿斫盡重栽竹。不計功程得便休。或你不具此等體裁。參禪學道總是倒見。真正道流所宜守者。文侍者勉之。老幻作如是說。

示定林了一上人

若了一。萬事畢。且一作麼生了。若要覔箇了處。一切用心皆是平地風波。都無你了處。但將一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頓在胸中。默默地[拚-ㄙ+ㄊ]此一生。堅密身心與之[病-丙+斯]捱將去。政當[病-丙+斯]捱時。不得你了會。亦不得你不了會。了與不了都是妄見。你若住此妄見中。展轉無你了處。但只將箇所參話橫于胸中。今日也恁麼參。明日也恁麼參。於所參處應有一切殊勝奇特境界現前。總是魔恠。更不得第二念認著。及與遣除。乃至分別取捨以為。則但有此心俱落意地。要脫佗生死根塵也大難。是三十年二十年不獲悟明。惟加堅密[拚-ㄙ+ㄊ]得。生與同生死與同死。於所參話一念子靠教穩怗怗地。不動不搖。久之異情不起。妄念平沉。於無所覺知處驀忽猛省。方知至一之道。於未行脚時甞了了。政不待別有所了而了也。是謂定林。你若不曾恁麼真正悟明一回。便恁麼喚作了也不得。喚作一亦不得。更要喚作定林大遠在。予說不虗。一禪人道念綿密。年齒方盛。儘有發越祖道之姿。但辨肯心。決不相賺。

二由一有。一亦莫守。得眼來。早成窠臼。此事那裏討半點商量分。直下知歸涉途程了也。參禪但未能向朕兆未分前拍盲按下。且不可忩忩草草。你便[拚-ㄙ+ㄊ]取一生去理會。此生不辨又[拚-ㄙ+ㄊ]取來生結果。此事是你通身具足底。更過三十生亦不怕虧損一毫。惟要真實於死工夫邊豁然悟一遍。便是心空及第之時。你若不能死盡偷心。擬將心識向它文字語言上撮掠。墮落意地。縱使會得道會得禪。不知是癡狂外邊走。一禪人年齒壯盛。有真參之志。再來山中求。古所謂但辨肯心不相賺。復何警之云乎哉。勉之。

示意禪人

佛法全體是你具足底。你才瞥生一念要向佛法上著到。早墮落意地。永劫不與佛法相應。你若真正不肯放過生死大事。又不向一念未起時披襟荷負。但將箇四體分散時向何處安身立命話。隨你一切處住坐。密密參取。正當參時。但是從前記憶得底經教義理并古今宗乘中公案語言。并不得記半箇字在胸中。亦不得將半箇字掛在口皮邊。十二時中兀兀如大死人相似。只如此單提所參話參取。久之不退。自有箇超然頓悟底時節。你若未親到此箇正悟底時節。只要將心意識向相似語言上和會知解。任你解得一擔禪道佛法。是名咂噉野狐涎唾。萬劫無你了辨處。意禪人記取記取。

示因禪人

但信教自及提起所參話。寬著程限。[拚-ㄙ+ㄊ]取久遠參去。自然有人悟入之時。不可於正參時生一切疑慮之心。又不可生一切速求開悟之心。譬如行路力極則自到了。 止參話頭做工夫時。但有一切見聞知覺奇特殊勝應驗等事。皆是魔緣。不生心隨逐。久則自解。你若瞥生一念樂著之情。從此墮入魔境。自謂發明。却成狂亂。 悟道如人到家。面前物境既是故家。一一自然穩當明白。更無纖毫疑惑之念。苟存半點疑惑。決定不是故家。便須[拚-ㄙ+ㄊ]去別參。或不爾則謾成異見矣。

參無字。只要向無字上起疑情。參道趙州因甚道箇無字。十二時中只與麼參。正當參時不問有思量分別無思量分別。有思量無思量屬妄想。如今只要你單單向所參話上起疑情。乃至總不要一切境緣上作分別想。但離却所參話外別起一念。不問是佛念法念。俱是非正念。皆生死種子。 真實做工夫底人。十二時中念念如救頭然。如一人與萬人敵相似。那討閑工夫向身命世緣上著到。亦有甚工夫要求人開發。更有甚閑工夫要問人討言句覔解會。更有一等人。三日不得人開發。便乃心下茫然。無所施其巧。這箇總是逐妄流轉。不是做工夫底人。大率做工夫底人。如做賊要偷人金帛相似。行時行要偷。坐時坐要偷。閑時閑要偷。忙時忙要偷。更那肯露此要偷之心要人看見。愈要偷得切。則愈藏機得密。心心爾。念念爾。久之不退。管取到古人地位。豈似伊十二時中做主不定。只要隨它妄想流轉。強作主宰。走在蒲團做模樣。念念馳求不肯休歇。那討相應底時節。記取記取。光影如流。速宜自省。

示然禪人

參禪但信得一箇話頭。及便只參一箇。但是正參底也。用趙州因甚道箇無字話外。更有一歸何處話現前。你但莫它。久之自然忘去也。你如今但[拚-ㄙ+ㄊ]取一片長遠身心去參。切不可要求速得成就。若存速成就之念。久久引入知解網中去也。參禪但存了一箇痛為死生大事底正念。守箇所參話三十年二十年。乃至一生只與麼去。永不要起一念要求速悟之心。此心才生即是妄念。永不與道相應也。 你但不要求速悟。你底工夫熟。時節至。譬之行路。雖不期到。行步不歇不斷。自然到也。然禪人但恁麼信去。莫要學別人求速悟底走入邪路去。你可將此話就說與你許多鄉中人知之。

示妙然禪人

參禪只要信得及。便就話頭上參去。都不要將意識向一與萬上卜度。你若卜度道一是何物。萬是何物。直饒你指點得明明白白。政是癡狂外邊走。永劫不與道相應。你若信得及處。也不要問一是何處之一。萬是何處之萬。你只管一便只是一。萬便只是萬。但向一歸何處下立定脚頭。一念萬年參將去。參到心空及第大悟徹時。即一而萬。惟萬而一。一不是萬。萬不是一。了然於胸中矣。你若未悟。任你將一與萬說得花簇簇。總不出箇顛倒妄想。然上人信之。

示玄禪人

趙州因甚道無字。但於十二時中密密舉起大疑情參去。都不疑它與庭前栢樹子并須彌山話是同是別。你若將意識向話頭上較量。展轉引入業識網羅中。永劫無你悟處。參禪要斷生死命根。別無方便。你但截斷種種知見解會。單單靠取箇所參話。不問年深歲遠。盡情靠將去。不怕不悟。你若一念子靠不穩。凡見做不相應處多生解會。安有解會之心能斷生死命根之理。 你鄉里人從來無人說做工夫底道理。多只是向理路上知解將去。直饒解得釋迦肚裏破。正是業識茫茫都無是處。溈山道。此宗難得其妙。切須子細用心。大不容易。但辨久遠真實心參去。決不相賺。 趙州道。為伊有業識在。這一語是趙州金剛眼睛。不說學人有業識。你若向業識上會。和趙州金剛眼睛同時瞎却。 你如今不要問有業識無業識。只是單單提起前話。不轉頭。不起念。參所久之。自然悟去。別不要生一點知見。也不要問大疑小疑起與不起。才存此見。是早轉頭起念了也。

示牧上人(病中)

遺教經云。譬如牧牛。執杖視之。勿令犯人苗稼。溈山謂。一回入草去。驀鼻拽回來。百丈云。子真牧牛也。當知四大是身病。六根是心病。一箇話頭要你參究是禪病。一念洞明當處超越是佛病。細而言之。但涉見聞解會皆是病源。而況偶乖攝養四體違和。這箇是病中之病也。如今要醫治此病。初無難事。但只將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頓在枕頭邊席上子。此是萬金神藥。更要此藥靈驗別無方便。但放教胸中冷氷氷地空寂寂地。百不思百不慮。佛來祖來總與置之那畔。不要把正眼著。直得胸中前無思後無筭。表裏如枯木寒。便是無常殺鬼現前總與一齊坐斷。如是操守是謂真牧。是謂良醫。是謂涅槃堂裏禪。是謂出家行脚之本據也。更有一句未暇指陳。待伊藥病兩忘却向你道。牧上人病中求語警。乃筆此以警之。

示逸禪人

疑情無大小。但疑之重是謂大疑。疑之輕是謂小疑。何謂重。說著箇生死事大。便自頓在胸中。要放下也放不得。如大飢之人要求食相似。自然放不過。雖欲不舉。不自由而舉之也。是謂重。故名大疑。此大疑之下。自然癈忘飡身心一如。亦不知是大疑。自然疑之不休息也。如古人看無字立庭中。急雨至身上皆濕。亦不知身上有雨濕。因傍僧喚醒乃知身上為雨濕。此是工夫純熟忘境忘緣。此便是大疑。當大疑之時。你胸中方有一念子知道是大疑。早是錯了也。不成大疑。此大疑之境界。不屬你要得。直須是你心中為生死大事之正念真切。無一點安排計較。日久月深都無間斷。自然現前。直是無你著力處。你做工夫都無方便。也無商量處。只要你一箇為生死底正念真切。久久自然超越。你曉不得做工夫。以至生出許多知解。 如今都不要生一切解會。亦不要說道我根性微劣。亦不要言我於般若緣淺。亦不要問人求善巧方便委曲開示。但有一點異見都魔外。十二時中單單靠取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話頭。今日參不得今日靠取。明日參不得明日靠取。乃至今年明年今生明生亦都不要問久遠。但是參不透時只與麼靠將去。除了你自辨長遠身心做工夫去底正念。便是釋迦達磨傾吐禪道入你心腹也救你不得。記取記取。

示英禪人

禪宗有一等聰利之人。始焉於師家語言下解會得相似。便爾承當。當時師家不暇攻其悟不悟。一時放過。於是一以自所入處展轉教人。於是不要疑話頭。只貴現成領略。互相帶累入知見網中。說時似同。行處了無交涉。 有一等初根愚鈍。見說參禪須看話頭起大疑情。方頓悟入。於是硬剝剝地三十二十年靠取箇所參底話頭。首尾一貫不肯放捨。久之情妄頓消盡。然開悟後來。凡遇學人請益。必欲令人看話頭起疑情做工夫。似此等師家為人。雖曰難於進入。却始終不壞人根性。 自有宗門來。雖云直指人心。其涉入門戶千途萬轍。各各不同。蓋師家據一箇直指之理。狥人根性及自家悟入之由不同。所以誘引不同。原其至理。究竟之處一皆了脫死生大事為期。餘無可為者。眾生識性多差。不能一屙便休。又有悟後又要見人之說。或有得箇入處又要履踐之說。此皆是悟處不能一蹋到底。尚帶異執。不能與人解粘去縛。於是有見人履踐。若約一悟永悟底。斷無此說也。古人雖不看公案起疑情。但於未悟時用心與今人徹底不同。若教今人不做工夫。箇箇都坐在顛倒網裏。 古人有云。依它作解。障自悟門。圓覺經末世眾生希望成道。毋令求悟。惟益多聞。增長我見。

死生大事是無量劫前流浪至今。非一朝夕所成者。今日要將此無量劫前所流浪生死根塵和底一翻翻轉。甚非易事也。須以決定志氣盡形命為期。此生或不了辨。便[拚-ㄙ+ㄊ]取來生後世與之打捱。當知此事無你著力處。無你急性處。無你用情處。轉著力轉迷悶。愈急性愈紛飛。益用情益昏散。但只要一切處密密切切。把定一箇所參底話頭。一切處不得放捨。不得間斷。只與麼徐徐切捕將去。第一不要指立期限。第二不要避喧求寂。第三不要揀擇境緣。第四不要住心待悟。第五不要計筭功程。第六不要別覔方便。第七不要遇難而憂。第八不要逢順而喜。第九不要瞥生畏怯。第十不要取捨依違。離此十事。謹守箇四大分散時向何處安身立命話。盡平生乃至未來際只如此做向前。此回更做不上。不可再換所參話也。英禪人宜勉之。

示廓禪人

昔少林對梁王曰廓然無聖。直下生死永盡。無常永滅。無禪可參。無道可參。雖然你便與麼領略。墮在毒海。萬劫無你出處。要與此道相應。也須是悟明始得。你真正要求悟明。但將箇趙州因甚道箇無字[拚-ㄙ+ㄊ]一生。真實身心鐵石志氣。向三根椽下放捨平生見聞知解。冷氷氷地硬立脚頭做去。討箇分曉。古人謂。參禪一著要敵生死。不是說了便休。既休不得。也須做箇倒斷。方能一切處廓然開悟也。廓禪人但如是參取。

趙州道箇無字。不是有無之無。趙州道箇有字。不是有無之有。宗師家一期方便教人看箇無字。自此一人傳虗萬人傳實。只要向話上討箇分曉。初不作有無會。你今朝但辨一片真實信心。教及單單靠取箇無字。驀直如此參去。縱使無字上三十年參不透。忽老趙州再出世來說與你道。你如今若參有字便教你悟道。你若是箇真正痛為生死發決定信心底人。聞如此說。應時便與喝退。寧可向無字上不悟。決不肯隨人語轉了求悟。你若隨人語轉了求得悟來。正是癡狂外邊走。斷斷不了生死。宜知。

示榮藏主

提撕話頭時。言無味。你擬喚甚麼作味。言味且置。你又向何處進取一步要求味。及要進步。皆是根本妄想。你擬存此心要做工夫究明死生。展轉沒交涉。你如今要知味麼。但於所參話上綿綿密密去。不要別求方便。做得做不得只麼參到頭去。即此便是滋味。即此便是進步底道理。除此別要求味求進步。總是顛倒妄想。萬劫無你了處。古人學道但只為箇生死事大無常迅速。也無話頭得參。更問如何。更覔如何。劈脊便棒。欄腮便掌。是老婆心。更有甚較量分。亦有甚語話分。今時人自信不及。不柰你何。把箇無義味話與你參究。更嫌沒滋味。更要討進步處。大似開眼說夢。榮上主隨眾雙徑。向道之心堅篤。出紙求語。乃直筆以示之云爾。

示澄禪人

心本澄湛。元無污染。工夫亦無做不做之異。一切施為只要悟明自心耳。此心不屬一切安排。須是悟始得。或未由正悟。任你萬般玄解千種思惟。如人以手撮摩大虗。安得大虗之體遭你摩撮。一切時提起所參話。密密無間斷參取。正當參時。都不要作一切計較摶量。只如箇枯木死絕氣息守將去。守到情消識盡處。忽爾開悟。那時澄湛不澄湛。如啞子得夢。惟自知耳。更須和此所知之念同時掃蕩。始慶快也。澄禪人求語警。幻住(某甲)書。

示海東空上人

佛祖不耐見你有一種生死情識。如燈焰似水涓。無暫停時。其所不停處。不著聲便著色。不著空便著有。不著功用便著無為。不著聖便著凡。念念不停。隨處取著。以其所著處。便是刀斫不斷鋸解不開底生死。當知此生死情識。是於畢竟無中成究竟有。自纏自縛。未甞有斯須少間。如今真箇要了此一段不少間斷底生死。直下便發起一片真正決定不間斷底心。提起古人話頭。密密地與之究竟將去。此一段工夫。真實無你湊泊處。無你馳求處。無你和會處。亦無你彈避處。惟有此真實信心者乃能趣入。近代尊宿多是不本生死大事為學者之要務。往往只欲其速會禪道。未免將箇單頭淺近之語誘其自知解而入。縱使知得十成。解得明白。若不曾於生死情識上獨脫一回。總是癡狂外邊走。而況學者又自無決定志氣。每每先向工夫上做幾時。久無趣入。不知不覺瞥起異心。隨人落草。覺口裏水漉漉。說得花簇簇。只是與道全乖。俱無是處。今古之下只要求一人三十年二十年不變不異不動不搖。乃至呼喚不回。羅籠不住。不著此不著彼。不著聖不著凡。雖曰不著一切。而亦不作不著一切想。孤逈逈峭巍巍。前念也與麼。後念也與麼。單單只有一箇要決了生死無常底心。孜孜爾兀兀爾。趂之不去。撼之不搖。提起箇四大分散時向何處安身立命。只就此話下逼起疑情。決定要知安身立命處著落。政與麼做時。忽若有人將百千禪道佛法灌注入你心中。也須直下便與嘔出。寧可盡此一報身不悟。決不肯於未悟時染習他禪道佛法知見解會一毫髮許。亦不於未悟時起一毫髮許心念要會禪道佛法。蓋禪道佛法無你會處。見聞知覺無你避處。虗妄情識無爾斷處。生死無常無你了處。你若擬起一毫髮心念要會要避要斷要了。愈不相應去也。所以此事古人喻之如大火聚。除非是箇真實猛利大丈夫。不顧性命奮身直入。更不擬議亦無一點異見。單單只要決了生死無常。久久純熟。不覺不知打成一片。等閑豁開正眼洞見本源。方知禪道佛法不待會而會。見聞知覺不待忘而忘。虗妄情識不待斷而斷。生死無常不待了而了矣。即此謂之參學事畢撒手到家底時節。到此更要你掀翻見網。打破法窟。抹過那邊。揚身物外方。堪為克家種草。你若悟了。更只坐在悟處。一切處粘手綴脚。無你大解脫分。然古人一生取辨。豈肯徇緣徇境含藏偷心暗搖識海而虗延歲月者哉。說則詞繁。記得古人道。努力今生須了却。莫教永劫受餘殃。斯言盡之矣。予復何言。海東空上人出紙覔語為進道之徑。乃忘其多言以筆之云。

天目中峯和尚普應國師法語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402 天目明本禪師雜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