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397 雪巖祖欽禪師語錄 (4卷)
【(嗣法門人)昭如.希陵 等編】
第 4 卷

 

雪巖和尚語錄卷第四

法語

示平川履侍者

從上來事。是擊石火閃電光。那容眨眼。又如大圓寶鏡。纔墮纖塵。便成瑕翳。苟不能於明闇未逗。形名未立以前。掃踪滅影。要透向上關。太遠在。

目前有見。為有所奪。目前無見。為無所礙。只遮有無二字。盡天下老和尚。與從上佛祖。要且盡力透不過。既透不過。畢竟十二時中。合作麼生。

昏沉不好。散亂猶乖。識得起處滅處。和座盤一時翻轉。元來饑即喫飯。困即打眠。若曰一條白練去。古廟香爐去。冷湫湫地去。三十烏藤。未有喫分在。

趙州突出庭前老栢。雲門颺下一橛乾屎。洞山折稱稱麻。暴露釋迦老漢。合與拔舌犁耕。然雖如是。且道與入門棒劈面喝。相去多少。荷盡無擎雨葢。菊殘猶有傲霜枝。

語默動靜。俯仰折旋。要須如香象渡河。截流而過。纔有絲毫繫絆。便是脚下紅線不斷。借使隔江招手橫趨。望見殺竿回去。是跳他圈子不出。又況握節當胸。嚥他野狐涎唾者哉。

當今名字參學。如稻麻竹葦。求一人半人。向萬仞崖頭獨立。如地底尋天。雖然如是。俊底與鈍底。各自根器不同。與夫三搭不回。何似一撥便轉。

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古人與麼說話。可謂唇不覆齒。南閻浮提。一般天地。一般日月。那一箇。兩脚不在肚下。無端平地。強生節目。疑誤人家男女。過亦甚矣。

山青水綠。雨過雲行。盡是顯發自秘密寶藏時節。若欲認箇見聞知覺。又是特地當頭蹉過。到手便用。信脚便行。纔涉遲回。則成剩法。且道離却見聞覺知。如何受用。劄。

平田內淺艸裏。撞著一箇半箇。便好踏在艸鞋跟底。莫教被伊露出爪牙。便見喪身失命。臨濟被黃蘗三頓痛棒。雲門被睦州一拶脚折。便是樣子。苟或不然。安得兒孫徧地。

道無南北。弘之在人。事無難易。斷之在我。是與不是。一刀兩段。便是鐵壁銀山。也須粉碎。八穴七穿。可謂自由。外此以往。吾不知所謂本色道流也。

規上人

僧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趙州道無。九十六種妙相。是覿面相呈了也。要須向未舉以前見得。方始眼眼相照。若曰死在句下。劒去久矣。

只遮一箇無字。便是斷命根的刀子。開差別的鑰匙。若謂果有與麼事。又是節外生枝。翻成露布。要得親切。只消道箇狗子還有佛性也無。無。

趙州古佛。眼光爍破天下。觀其道箇無字。瞎却了也。今時師僧。須是會得開口不在舌頭上。方許伊識得遮般病痛。自其兩脚梢空。未免扶籬摸壁。

趙州露刃劒。寒光生。被白雲老漢。破心肝五臟。冷眼看來。大似隔壁猜謎。只如道箇更擬問如何。分身作兩段。未免傷鋒犯手。

妙喜道。不是有無之無。亦非真無之無。到遮裏。畢竟是箇甚裏。英靈漢。自合一撥便轉。若是三搭不回。一任你自去冷地東無西無。

淨和尚道。只箇無字鐵掃。掃不得處命。掃忽然掃破太虗空。萬別千差盡豁通。是則固是。只是未免誤賺後昆。瞎將來眼。殊不知。我王庫內無如是刀。

山僧每每。愛向兄弟道。盡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毛竅。屏作一箇無字。一提提取。葢為你被昏散二風所欥。未免且作死馬醫。須是得性命。一往直前。方見趙州本來面目。且道與自。相去多少。

只遮無字。古人謂繫驢橛子。要爾十二時中。置之一處。無事不辦。忽若見盡情忘。和座盤一時翻却。趙州老漢。在爾脚底。

一大藏教。與一千七百段。陳爛葛藤。向一箇無字下透得。如刀劈竹。迎刃而解。若曰逐旋扭揑。逐旋合會。便有箇是。便有箇非。有處透得。有處透不得。要使明如皓月。廓若太虗。三生六十劫。

縱使你得箇無字分曉。趙州又對遮僧道有。畢竟作麼生。自古自今。十箇有五雙。未平地喫交。雪巖莫別有箇道處麼。

演上人

道本一貫。用該萬殊。去留無跡。如走盤之珠。達夫是者。方知從上一千七百野狐涎涕。只是一箇狗子。還有佛性也無。無。却須一咬百雜碎始得。

忽若崖崩石裂。謂之客塵蹔歇。急須轉身。只守住。未免提起便有。放下便無。十二時中。依舊截作兩橛。生死與寤寐。不能歸一。要透遮重關子。須是和座翻却。往往多是將古人直截。太殺老婆心切處。曲作奇特玄妙。差別商量。認羊屎作鹹豉。非但自。不知香臭。又却度與他人含吐。我幸是箇喫粥飯漢。莫被此等穢污。

撥草瞻風。貴要頂門具眼。若只橫在兩點眉毛之下。未免為世情所轉。非獨入他作家爐韛。上他鉗鎚。受他枯淡不得。動則青黃豆麥不分。所謂打頭不遇。翻成骨董。可不慎諸。

示志月上人

佛祖是妄。禪道是誑。參是馳求。坐是執縛。迷是不知。悟是幻覺。莫不皆由一念清淨法身佛。照了諸相。昏是根。散是塵。昏即體。散即用。當昏無散。當散無昏。昏散二岐。不相為礙。亦不相雜。如百千鏡燈。只是一燈。百千水月。只是一月。

華亭志月上座。無端水中捉月。一帆二千里。直透集雲。逗到龍淵亭畔。水底觀天。方知不是真月。如今竪起生鐵脊梁。直要打教透徹。忽被昏散二魔。晝夜交相擾擾。脫離無由。雪巖向道。但只百尺竿頭。倒退更倒退。定是摸著當空明月。

演上人歸江陵。出無準癡絕語

無準先師癡絕和尚。明訓昭昭。實天下衲子。古今師法。雖然世尊不出世。老胡不西來。鷲嶺未嘗拈花。少林未嘗面壁。迦葉未嘗破顏。神光未嘗立雪。若曰千燈續。五葉聯芳。正是接響乘虗。狂狗趂塊。更曰我坐地待你究取。立地待你搆取。豈不是起模畫樣。徒自疲勞。德山臨濟。一人行棒。一人行喝。總是尿床鬼子。四時運之。雷霆震之。風雨潤之。變萬化於其間。而物物各適其宜。此特自然而然。不期然而然也。本自非遠。近何有之。見之一字。亦是眼中著屑。

演上人生緣西蜀。古宿所鍾之地。出非凡材。一夏相聚。凜凜然如傲霜青松。令人可敬。袖紙併二語見示。炷香伏讀。如在侍傍。復進曰。茲欲往江陵。訪道舊。丐一語。為塗中受用。涼風蕭蕭。黃葉飄飄。去路遙遙。外此無他。祝。

示清妙上人

佛祖無上妙道。忘是非。無得失。離學解。絕功勳。但有脩有證。有覺有觸。有見有知。總是濁垢過患邊事。忽爾天崩地陷。豁開萬劫迷雲。親見本來面目。也只是蹔時岐路。喚作敲門瓦子。不是家珍。縱使孤迥迥絕承當。赤灑灑沒可把。正是貼肉衫汗。急須脫下。若不脫下。十二時中。未免被伊籠著。不得自由。寤寐不得一如。明闇依前有間。直饒向佛祖未名。眹兆未分。世界未立以前。瞎却頂門正眼。亦未有少分相應在。當知佛法如四大海水。轉入轉深。若只在岸邊插脚。那裏更在那裏。

清妙禪人棄官為僧。自閩浙至集雲。多扣尊宿。一日忽到方丈。吐露因由。老僧未免只在鼻孔裏冷笑。仰山門下。無禪無道。無佛無祖。只是一味清水白米。苦菜麤羮。若要親見雪巖。更買三千緉艸鞋行脚。猶隔須彌山在。

示資聖成長老

隔江招手橫趨。望見剎竿回去。是埋沒靈。更說燒却禪板。踢倒淨瓶。蝦跳何嘗出斗。若是生知風骨。逸格道流。日月之明。未足喻其智。雷電之疾。未足擬其機。直下如大風輪。如大火聚。三世佛退身有分。六代祖近傍無由。得皮得髓。傳法傳衣。總是鉢盂安柄。

示貴上人

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只遮無字。是三玄三要之戈甲。四賓四主之衿。只貴當人。拈著便行。搆得便去。絲毫擬議。平地鐵圍。自非[拚-ㄙ+ㄊ]得性命。不顧生死。一往直前。安有打破牢關時節。太原聞畫角。靈雲見桃花。便學無字不遠。若曰只麼翫水觀山。游州獵縣。要見老趙州。本地風光。三生六十劫。

貴兄道友。九夏相從。一辭不妄。開得一片畬。下得一籮粟。於三寸蒲團之上。收其功矣。敢問趙州一箇無字。畢竟教放在什麼處。試道看。

賢藏主

賢藏主。己巳之夏末。為余掌東輪於集雲峯下一年。四壁如無也。信乎本色抱道深牧之士。犁杷空。人牛忘。又安知有所謂苗稼之可侵者。也是雖五千四十八卷。即斷貫索。無影鞭。亦置之於無用之地矣。退欄以來。又經三載。動靜之間。終始如一。壬申仲秋。忽袖紙乞語為別。且欲循環禮祖。以酬素志。予曰。未出門時。行盡天下。何祖之不禮也。賢即抽坐具一摵。觸禮三拜而出。余故不復贅之。時窓雨戰芭蕉。天風撼庭竹。泚筆於卍字堂之西軒。

潤侍者游嶽

入門便棒。跨門便喝。德山與臨濟大師。是夾糠炊米。帶土鎔金。若論闕齒胡。未離西天。風月太遠在。自餘吹起布毛。索犀牛扇。豈不誤賺後昆。瞎將來眼。所以仰山遮裏。不敢妄動一絲毫子。只貴當人。直下不離本際。立地成佛。庶亦不辜汝在。老僧面前。叉手合掌。送客迎賓。而亦翫水游山。左之右之。如珠在盤。不撥自轉。忽若有箇不近人情漢。拈起拄杖道。你有拄杖。與你拄杖。你無拄杖。奪你拄杖。又作麼生。瀟湘江底月。南嶽嶺頭雲。

初知客入浙

太初未判。眹兆未分以前。豁開正眼。三世佛祖。齊立下風。便可回天關。轉地軸。辨龍蛇。擒虎兕。客來須看。賊來須打。至於不近人情處。勦斷從上佛祖命根。與大地眾生。為冤為對。山青水綠。噪鴉鳴。顯揚自家風斬新。別行條令。豈不是大丈夫事業者哉。

肇翁紹初知客。以三應入賓司。勘驗方來。怪用醍醐毒藥。四載游從。始終只如一日。涼飈襲衣。忽起凌霄之興。集雲峯雖欲留之。拄杖子在門外。前塗撞著惡抵家。切忌探水。

一侍者下浙

向上機。末後句。奔流度刃。疾過風。眨得眼來。千里萬里。沒交涉。縱使懷域中日月。負量外乾坤。亦未可幾其萬一。臨濟燒黃蘗禪板。洛浦淹殺誰家甕中。祖禰不了。殃及後人。

德一侍者。相從數載。大有可憎。臨別需語。恰值拄杖不在。覿面一拳。且待歸來分付。

覺源藏主

覺源浩渺。性海無邊。自非如長鯨巨鯤。一吸到底。露出珊瑚。枝枝撐著月。在在處處。盡是照乘明珠。直得大地眾生。潑天富貴。然後會百川細流。復歸溟渤。發為波濤。散為雨露。運載舟檝。發生萬物。可得擬議於其間哉。若曰持杯以酌。執竿以探。非徒不知其量深與淺。特亦未免望洋而返。至於窮死生。味今古。莫知其涯涘矣。

義濟上人

學道別無方便。只貴心堅石穿。若是打頭不遇作家。未免翻成懵董。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只遮箇無字。便是剖牢關斷生死。破疑團的利刃。却須將一箇無字。放在額角上。如一座須彌山。向萬仞崖前。獨足而立。莫教失脚。和自家性命。一時粉碎。便見斬新日月。特地乾坤。三世佛。歷代祖。呼來喝去。盡皆在我。若是今日三。明日四。東邊尋。西邊覔。被箇靜與閙。昏與散。截作兩段。忽覺時蹔輕安。轉身又却不爾。只為下手不力。似信不信。流入半青半黃。落索羣隊中去也。

義濟上人。山中度夏。逢秋問歸。矻矻然于眾。宛有百丈之作。恰與老黃梅同鄉。前塗忽有人。問梅黃也未。不得蹉口祗對。鈍置老僧。臨風聽得。定與三十拄杖。

德勝上人

德勝上人。東林上足。老雪翁之孫也。天姿粹美。淡靜而端嚴。寬和而軒豁。與蒲團為讐敵。朝暮未嘗放捨。更能握起吹毛劒。佛來也斬。祖來也斬。則昬沉散亂。自然倒退三千里。忽地兩手俱空。直得森羅萬象。徹底平沈。便是到家時節。若問如何是吹毛劒。珊瑚枝枝撐著月。

正勤上人

所守者正。所學者勤。惟勤與正。乃入道之捷徑。

正勤上人。能力守之。力學之。吾當與汝保任。摟出趙州心髓。將一箇無字。颺在萬仞無涯。深坑之下。却與從上佛祖。把手同行。不為差事。

志月上人

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此喻一心生萬法。萬法生一心。此即夢幻空華。半似而半空者也。忽若浮雲蔽空。水底清光何在。遮裏豁開正眼。月未嘗無。光未嘗沒。明與暗一如。死與生無間。若夫靈山話。曹溪指。馬祖翫。總是影子邊事。

志月上人。堅志慕道。當於天地未判。父母未生以前。識取真月。然後見月休觀指。歸家罷問程。百千佛祖。盡是弄光影漢。縛作一束。浸在萬丈寒潭之底。不為分外。

德溥上人

溥修其德。溥學其道。人之道德。身之黼藻。道照今古。秋月輝輝。德藹乾坤。春風浩浩。精學與精脩。未宜輕放倒。九夏不出門。亦不踏橫艸。忽然拶透趙州狗子佛性無。珊瑚枝頭。紅日杲杲。

繼逮上人

佛祖之道。廓若太虗。浩若大海。豈造次凡流之可語哉。又豈尺寸之可度。麻葦之可測哉。除非大根大器大力量。發大勇猛。於一念未生。一漚未發。一踏到底。然後向佛祖頭上坐。頭上臥。則方有少分相應。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只遮箇無字。量納太虗。深過大海。乃從上百千佛祖命脉。大地眾生眼目。豈可以驢鳴犬吠。有情無情見。及有思惟心之。可測度哉。

繼逮上人。篤志此道。究明狗子佛性無話。甚切。如到方丈請益。遭痛棒打出者。屢矣。一日復來呈偈。求語為警。故直書此以示。若認著一箇元字脚。便是雜毒入心。孤負趙州不少。

慈琇上人

古人三十年。履踐箇事。尚道。我正閙在。如今未曾拈起蒲團。便要一鍬掘井。豈不天地遼邈者哉。昏沉散亂。自曠大劫。相隨相逐。直至今日。不有劈太華之力。吸滄溟之量。掛鐵面具。握金剛劒。要宇宙廓清。難矣。雖然白飯元來是米做。俯仰折旋。著衣喫飯。如壯士屈申。不借他力。廣額屠兒。放下屠刀。道。我是千佛一數。且喜一念相應。夫如向外馳求。弗自投吳與楚。豈不重為歎惜。

智俊上人

大根大智。俊爽之士。當出古今羅網。掀翻生死窠臼。不滯有無名相。不分明闇路岐。展拓乾坤於毛髮之上。呵叱風雷於謦欬之頃。百千佛祖。窺覰無門。大地眾生。仰望不及。時節到來。則頂天立地。播揚大教。扶持末法。以壽無上法王慧命。豈不慶快平生也歟。否則未免唐喪光陰。虗消信施。只是一箇。下板頭。喫死飯漢。聞三下板坐禪。一似生冤家。一味抽了。被寮舍中打睡。名字行脚。烏足語哉。

宗然上人

儒釋無二道。聖凡無二心。但得其心。道則盡矣。在彼在此。曾何間焉。

宗然上人。棄六經而收六賊。單提金剛寶劒。斷盡煩惱根塵。一日留紙於雪巖之下。欲請語。為終身道伴。古謂獨行無伴侶。語則剩矣。但只要不離此。不著彼。翻身一擲。驀過太虗。黃面漢與老仲尼。目即在上座脚底。

宗胄上人

趙州道。一箇無字。如擊塗毒鼓。聞者皆喪。苟不具頂門正眼。切忌動著。動著即瞎。透得一箇無字。千句萬句。只是一字。只遮一字。從來不曾著畫。也是病見空花。趙州露刃劒。寒光霜燄。向遮提持得去。百千佛祖命根。一時兩斷。苟或柄欛之真。是自傷命。

九河辯藏主

大辯若訥。大巧若拙。此法離言語。不立文字之至要也。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趙州道無。正是巧盡拙出。後來五祖演和尚。頌云。趙州露刃劒。寒霜光。更擬問如何。分身作兩段。朴散淳離。轉而訛之。化為糟粕矣。吁惜哉。

九為君數。十為成數。河出圖。洛出書。伏羲未畫。總未有遮箇消息。老趙州。著脚於天地未形。佛祖未興。以前。淨如明鏡。轉若圓珠。僧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向他道無。又僧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向他道有。正如急水打毬子。落處不停誰解看。

勦虗妄之賊。絕散亂之媒。苟不力提利刃。吾未見其然。也只遮無字。便是直入百萬軍中。斬顏良的𣠽柄。是須先[拚-ㄙ+ㄊ]得自家性命。然後有必取必勝之功。苟或漸疑漸慮。半後半前。非獨手中器械。被人奪却。要見六戶風清。一塵不擾。未得在。

頂門正眼。肘後靈符。鑑地輝天。摧邪顯正。至靈至驗。至妙至圓。無出一箇無字。向未舉以前。一提提得。萬別千差。同歸一揆。如一月印千江。月無分照之心。水無受月之意。千江同一月。一月共千江。其如情見未忘。一任水中撈月。

如來祕密寶藏。佛祖向上牢關。透得一箇無字。百匝千重。一時了畢。譬如一燈洞耀。百千明鏡交輝。却須當軒撲滅。明闇俱忘。道有道無。臨機在我。我相亦空。萬象森羅。同成正覺。到與麼時。方見古人道。盡大地是沙門一隻眼。

無邊剎海。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終始不離於當念。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毛竅。無明業識。煩惱。般若真如解脫。盡底一傾傾出。將謂是一顆照夜明珠。誰知却是換眼睛烏豆。除非一拶粉碎。未易隔壁摶量。

一處通。千處萬處一時通。一處透。千處萬處一時透。五千四十八張故紙。一千七百段葛藤。會得一箇無字。如金翅王。一拍四大海水。連底俱空。纔涉思量擬議。便被情識意路絆在。荊棘林中。要得脫體無依。乾坤獨露。三生六十劫。

佛病祖病。色身法身。寒病熱病。大黃巴豆。醫不得底病。單單提一箇無字。向未開口以前。一嚥嚥下。便是一粒換骨靈丹。瀉下通身雜毒。百千毛竅俱開。五蘊六塵。廓若太虗。淨如明鏡。却與七百甲子老禪和。把手同行。同坐于大休大歇。大安樂田地。豈不慶快也歟。服藥不如忌口。開鑿人天眼目。發明佛祖宗猷。萬別千差之要。七縱八橫之妙。無出一箇無字。臨機但無揀擇。大用自然現前。如行空之月。無不應之輝。若走盤之珠。無可留之影。或舒或卷。或擒或縱。剔起眉毛。是千里萬里。沒交涉。惟大智洞明。小根小器。可得而語哉。

衲子。要如良驥奔騰。直須一日千里。苟獵虗言。不耕實效。縱抱天馬龍駒之質。未免且困鹽車之下。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可不自鞭自筞者哉。

了智上人

毀冕裂冠。披緇披褐。古未嘗無。枯此心如朽木。視身世如浮漚。在今罕有。所以道。學道乃大丈夫事業。非將相之所能。

了智上人。棄官圓頂。刻苦下工。志實可尚。但勇猛精進四箇字。著力未專。為昏沉散亂所困。未免墮在悠悠漾漾。名字坐禪甲裏。只成箇長行粥飯僧去也。如今要急相應。但只竪起生鐵脊梁。撐開兩眼。盡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毛竅。屏作一箇無字。一提提起。如一團熱鐵。如一堆烈相似。則自然空勞勞地。虗豁豁地。何緣有一毫昏沉散亂之相可得。如此五七日去。忽然築著磕著。也不定本色道人。若不赤體親見父母未生以前。本地風光。只在無邊無岸。生死海裏浮沉。良為可惜。然雖如是。直須師子翻身。切忌韓獹逐塊。

法海上人

法海汪洋。靈源湛寂。此大地眾生。三世佛祖。同一受用。只因迷悟二字。有差有別。遂有生死涅槃。輪迴解脫之間。要得會而歸之。只消單單地。猛著精。提一箇無字。晝三夜三。[拚-ㄙ+ㄊ][拚-ㄙ+ㄊ]生。與之[病-丙+斯]捱。忽然一踏踏翻。徹法源底。則見三世如來。與三界二十五有。通是妙明真覺。無生死可厭。解脫可求。菩提可得。涅槃可證。如日月自行。江河自注。乾坤自立。虗空自在。曾何一纖塵一毫髮之有間哉。依舊行但行。坐但坐。瞌睡打眠。著衣喫飯。一切平常。等閑道著一箇佛字。三年漱口。

法海禪人。與了智上座。同一出處。同住同參。發明大事。老僧當立待汝未跨門來。與三十拄杖。

示轉菴圓上人

轉山河大地。歸自。則易。轉自。歸山河大地。則難。有人道得不難不易句。其奈鼻孔。被燈籠露柱穿却。未免轉身無路。正恁麼時。畢竟喚什麼。作山河大地。又喚什麼作自。自與山河大地。是一是二。是有是無。到遮裏。却須剔起眉毛於十二時中。行來坐去。冷地自家。微細揣摩。披剝始得。忽若翻轉手。摸著舊時鼻孔。依前只在面皮上。便見五祖道。任運不知名。輕輕著眼聽。水上青青綠。原來是浮萍。

示選副寺

道在日用。日用而不知。所以道。知是妄覺。不知是無記。到遮裏。且道知底是。不知底是。從上老凍膿。與天下行脚漢。並是築破飯袋。踏破艸鞋。要且未見一人透得遮重關子。既透不過。不若行但行。坐但坐。折旋俯仰。不是他人。至於聞聲見色。送去迎來。左東右西。無適不在。是則固是。其奈眼未開。被一重膜子障住。未免前段葛藤。盡是別人家裏事。於我全無交涉。須是十二時中。四威儀內。無絲毫虗棄底工夫。單單提著一箇無字。竪起生鐵脊梁。如頂一座須彌山。在額角頭相似。莫教眨眼照顧不前。便見渾身粉碎。且喜一生參學事畢。

選副寺。淳厚有素。久依東叟老師。今欲換水養魚。向萬丈寒淵深處插足。忽若老龍奮迅。巨浪潑天。切不得於乾地浸殺。

趙州見南泉。臨濟扣黃蘗。龍潭接德嶠。盡皆一踏到底。當此末法。氣運澆漓。盡非一拶一挨。便透根器。自得性命。向萬仞崖頭一撲。欲空萬法根源。以盡不傳之祕。未之聞也。

昬沉掉舉之根。起於業識顛倒之頃。今欲而斬之。非力坐死究。則不能勝矣。固曰。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此亦得底人田地。若是未得底人。謂之執藥成病。安有海印發光時節。

決欲究此一件大事。當須發大勇猛。奮不顧身。盡此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毛竅。屏作一箇無字。一提提起。頓在七尺單前。三寸蒲團之上。如一座須彌山相似。兼以晝夜。積以歲月。無有不透底道理。若只半熱半寒。似進不進。欲圖速効。以資話柄。將恐後來。打入骨董隊裏去也。

忽爾目前虗豁豁地。似覺不見有此身。正謂之豁達空撥因果。須是信一念子。啐地斷。嚗地折。如崖崩石裂。地陷天崩始得。未曾親到遮箇田地。謾說大悟十七八番。也是傍若無人。

本分工夫。須是十二時中。打成一片。無絲毫間斷始得。若曰進一寸。退一尺。一日暴之。十日寒之。安得有成辦底時節。是須竪起生鐵脊梁。教節節相拄。盡八萬四千毛竅。三百六十骨節。與平生氣力。屏作一箇無字。一提提起。如一人與萬人敵始得。稍涉遲回。則被昬散二風。縛作一團。定矣。

從上千差萬別。正眼若開。只是一句。不消欬[口*敕]一聲。一時透畢。如今有一等。不唧[口*留]漢。往往多是將實法定相衷私傳授。誤了一切人。墮在情識坑子裏。頭出頭沒。剗地到。不如三家村裏田厙翁。胸次中潔潔淨淨。却無許多狼狼藉藉。宜審思之。

參得到。說得到。又須行得到。殊不知俱到也不是。俱不到也不是。將知我此宗門下事。如疾過風。雷霆。無你擬議處。無你湊泊處。除非大根大器大力量。聊聞舉著。倒轉鎗頭。便是黃面老漢。也與一刀兩段。降此往。三生六十劫。

三到投子。九上洞山。至於坐破七箇蒲團。與隔江招手。一宿曹溪。望見剎竿便回。往往將謂根有利鈍。時有先後。殊不知。依舊是箇日出東方夜落西。雖然如是。鄭州出曹門。

宗仁上人

仁為五常之宗。心為萬象之主。心恕則仁自生。心慈則仁自興。善惡之性同一源。生佛之分無二天。從曠大劫至目前。著衣喫飯誰不然。

克俊上人

道流。克明自。十二時中。常默默地。苟存毫髮不能除。便見從前。都不是等閑。一踏到底。忘事亦忘理。

宗正上人

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趙州道無。如撾塗毒。聞者俱喪。又如提金剛寶劒。霜凜然。獨脫漢。拈得便用。拏得便擿。七百甲子老禪和。未免翻成窠臼。妙喜道。不是有無之無。亦非真無之無。與麼說話。窠臼上更添窠臼。除是等閑一揑。和趙州三百六十骨節。一時粉碎。撒在百艸頭上。散為萬別千差。逗到結角羅紋處。覔一微塵。了不可得。庭前柏樹子。麻三斤。乾屎橛。一時掃蕩無餘。雖然如是。萬里不挂片雲。青天也須喫棒。宗正上人。還甘麼。縱饒不甘。也須一揑粉碎。

守志上人

志懷高遠。守亦堅牢。斬佛祖劒。柄要力操。寒霜光腥血鮮臊。眼空大地無英豪。關羽一勇非吾曹。當機一笑風怒號。四海息波濤。

妙圓首座

從上來事。本乎無傳。宗乎無言。如大明當空。無幽不燭。如太阿在手。殺活臨機。斷無葛藤露布。口傳心授。以舛宗風。以悞末學。若佛若祖。不得。方便垂慈。失口流落一言半句。不然而然。偶爾而爾。莫非為汝洗蕩情塵。破除業識。並無纖毫實法。與你為知為覺。為解為礙。如明鏡無塵。而加綵繪者哉。可笑近代有一種不正因尊宿。與一類不正因弟子。如學上大人丘。至尚書周易一般。方可稱為明眼衲子。苦也屈哉。宗門事業。若如此學得。佛法不到今日。所謂參須實參。悟須實悟。閻羅大王。不怕多語。

上吳丞相

竊觀吾宗。向上一關。明如杲日。浩若太虗。動靜存亡。照用機栝。如雷如電。如風如雲。及其翕也。纖塵不立。及其張也。彌亘大千。所以生死籠伊不住。是非明辯伊不得。是謂一味平等。無礙大解脫門也。然而不可以有心知。不可以無心造。只貴大力量大丈夫。向情識意路。一切差別等見。未萌以前。赤骨律地。一跳跳出。却領現成受用。然而則知。昭昭鑑覺。與紛紛起滅者。是皆大解脫門之正體也。鑑覺則覧外塵而成見。起滅則逐內妄以成知。此知此見。直下蕩蕩地。如水上葫蘆。曾無住著。既無住著。鑑與覺。起與滅。塵與妄。知與見。生與死。是與非。是皆空中鳥跡。就而求之。曾何毫髮之有哉。三世諸佛本源。六代祖師心髓。盡不外乎此矣。良由大地眾生。失業亡家。窮劫至今。流而不返。指親為賊。認郎作奴。自庫藏中。百千珍寶。棄之而他覔外求。所以累他先聖。脫珍御服。著弊垢衣。巧設方便。引而誘之。無他。葢欲其信道。自是佛。更無別人耳。

昔有一僧。因不自信。遂問石霜云。起滅不停時如何。霜云。一條白練去。冷湫湫地去。古廟裏香爐去。又問巖頭。頭喝云。是誰起滅。此二尊宿。所謂纔有所重。便成窠臼。是以活遮僧不得。昨聞大丞相國公。舉此公案。撩撥諸山。亦一時盛事也。淨慈云。同坑無異土。強費分疎。護國云。在丞相分上。則神通游戲。門外打之遶。某亦有一語。要為遮僧。一刀兩段。口未開時。分付了也。

如某者。二十年前。亦不自信。鑽天掘地。徧求佛法。通宵徹旦。惟被起滅昬沉。交相擾擾。如夙世生冤。無由解脫。雖時時念念。提一箇無字。與[病-丙+斯]捱。終是力不能加。又復多尋方冊。博探古今。亦卒無藥可療。忽一日涕流淚下。痛自鞭曰。從古至今。悟道無數。豈我獨無夙種乎。於是奮不顧身。一往直前。將三百六十骨節。與八萬四千毛竅。併做一箇無字。一提提起。正如一人與萬人敵。徑欲直趨中軍帳裏。取將軍頭。相似。曠劫煩惱。一時現前。只得盡命一揮。忽然起滅昬沉。頓忘所在。身與心。人與境。渾然一片。如銀山鐵壁。行也如是。坐也如是。飲食起居。悉皆如是。偶一僧問曰。你如此癡狂。作甚麼。對曰辦道。又問曰。你喚甚麼作道。對曰。與我說話是道。又問。你死了燒了。又喚甚麼作道。遂不能對。只茫茫。轉加迷悶。竟不覺歸僧堂單位下。方始翻身竪起脊梁。面壁而坐。忽然平白。如地陷一般。面前豁開一亮。正如雲開月朗。夜闇燈明。森羅萬象。法法全彰。般若菩提。塵塵顯露。回思從前醒底困底。閙底靜底。起底滅底。逐色隨聲底。至於一切是非得失。喜怒哀樂。移換底。元來盡是現前受用。更非他物。却憶從前。只欲於如上等處。盡力掃除。就海棄浪。良為可笑。自此虗蕩蕩地。孤迥迥地。常露現前。更無絲毫動相。當時只不合執定此見。返為所見所知。一礙礙住。每於白日。虗閑廓忘知見處。中夜睡著。泯無夢想時。打作兩橛。剗地又透不過。既透不過。則生死岸頭。便是樣子。從上宗門中。一言半句。萬別千差。有意味可以者。一一排遣得下。無意味難於下口者。又却吞吐不得。則他日異時。何以宏宗樹教。於是晝而思。夜而詠。行而看。坐而提。如是孜孜兀兀。或進或退。若存若亡者。又閱十載。一日在太白五鳳樓前。縱步。舉首見一株古柏。觸著面前。向來所得。和胸中凝滯。盡底脫去。如在萬重荊棘叢中。一跳出在白日青天之外。打一轉。相似。更無纖毫勾絆所是。從前有見無見。世出世間。了不了法。一時消蕩。淨盡無餘。一千七百則。閑家潑具。當甚盌脫丘。何處更留一絲頭。知見解會。徤行困坐。喫飯著衣。只是一箇平常無事人耳。

今時諸方。往往不本元由。多只認目前聲色。弄箇業識團子。接耳交頭。商量傳受。以當參學。古人一時垂慈方便。將楷定規模。依樣著語批判。謂之明大法。自脚根下。一片田地。依舊黑洞洞。不知著落。殊不知。從上以來。正按傍提之要。全生全殺之機。如大車輪。如大火聚。拶著便轉。觸著便燒。那有你擬議親近處。縱饒具奔波度刃底眼。向三千里外提持。亦未可幾其萬一。豈宜以實法定相。鬬釘苟合。誤賺後人。瞎將來眼。是致佛祖正傳不傳之祕。流為世俗口耳之學。實證實悟。教外之旨。指為表顯門庭之說。吁惜哉。

王潛齋

竊謂。吾釋之道。從古以墜。非假至尊至貴。翼而扶之。則或不自立。是故迦文誕生兜率。示現王宮。至於成道轉法輪。則曰。吾佛法。付囑國王大臣。為之外護。所以廣被西乾。遠流東土。緜緜二千餘載。而未泯者。實外護之賜也。惟近世以來。時當末運。宗社澆漓。雖王臣外護。不減伊昔。而聯芳續。大恥先賢。夫圓其頂。方其袍。但知從事乎鄙陋猥屑。殊不原夫吾道之始終。道也者。彌綸乎三界。統御乎大千。天地日月。陰陽造化。風雨晦明。未始不一一即此道。而囊槖之。虗而異。為聖為賢。為愚為蒙。為昆蟲。為禽獸。凝而分。為山為嶽。為江為海。為竹樹為艸菜。以至生死興亡。遷流代謝。是皆根於之道。翕張而矣。然則道之為道。果何物也。即羲畫未著以前之易耳。易之為體。果何寓也。即乾坤未位以前之理耳。理之為用。果何歸也。即萬物未化以前之性耳。性之為性。蕩蕩乎周行。巍巍乎不動。亘十世。窮十虗。而不見其大。返一念。逆一塵。而不見其小。以釋而言。曰正法眼。曰大圓覺。曰毗盧印。通而變之。即趙州柏樹子。雲門乾屎橛。德山棒。臨濟喝。卷而為玄關。為金鎻。舒而為萬別。為千差。以儒而言。曰皇極。曰中庸。曰大學。會而歸之。即孔氏之忠恕。孟氏之浩然。回也愚。曾子唯。著而為詩書。為禮樂。列而為三綱。為五常。由是而觀。儒之與釋。道之所在固一。惟其化異。而制不同耳。何哉。是由釋之教。以慈忍為化。以戒定為制。故夫人也。或得玩而視之。近而易之。儒之教。以誠明為化。以刑責為制。故夫人也。崇而尚之。仰而畏之。仰而畏。則懼生焉。近而易。則慢生焉。今夫人也。果曰我慢。則其逸俗絕塵。清冷之士。掃蹤滅跡。甘與流光俱化。曾何世相之有哉。故曰。不假王臣外護。而翼扶之。則或不自立。果不自立。則彼託形借服。混淆之輩。泛濫法門。又安知吾懷袖中。確有可崇可尚。可仰可畏可懼之道也哉。

竊謂。佛法至要。本乎明心。心欲洞明。貴乎息見。見乎不息則邪正交錯。心乎不明。則真妄交馳。苟息矣苟明矣。真與妄俱空。邪與正不立。直下儱儱侗侗。顢顢頇頇。如三家村裏田舍翁。無絲毫知見。羅網胸襟。無絲毫聲色。籠耳目。到恁麼處。依舊七顛八倒。逆順縱橫。左之右之。無在不在。始可謂之心明矣見息矣。妄與邪。不能干矣。正與直。不必顧矣。更須撥轉向上關棙。和底一時翻却。申出三頭六臂。於無湊泊處。別開正眼。亦未可稱為本分參學。

茲者仰荷不鄙。以傾蓋一見間。示以入道因緣。且謂於語默提撕不及處。忽然豁爾現前。此正妙喜所謂。地斷時消息也。有以見台座。於脚跟下。徹證父母未生以前面目。諦且當。深且遠矣。但又舉。昔有一僧。稱台座。慧有餘而定不足。台座亦甚。肯其說。然此僧好與三十拄杖。何故。葢為不曾有本參中事。返於淨無瑕纇處。添一重翳膜。遂誤台座。直至于今。剔撥不下。所以語某曰。我被遮一件事。礙在胸中。久矣。以某見之。何礙之有。但不合當初於豁然現前時。一認認著。如今於泯然無知處。一忘忘却。是致明闇交爭。是非交奪。朕兆未彰以前消息。截作兩段。不得自由自在。殊不知森羅萬象。明闇色空。煩惱菩提。智慧解脫。通貫是箇大圓覺海。欲覔一絲毫根蒂。了不可得。既不可得。則當知教中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心既無住。則當會見見之時。見猶離見。見不能及。見既不及。則當思豁然現前之時。此即敲門瓦子。實非堂奧中物。急須颺下。果能颺下。亦不必起颺下之見。若起此見。其病愈增。但只隨機應變。任性逍遙。或寄觀聽於金石絲竹。或全用舍於禮樂詩書。至於升降揖讓。遊泳推敲。莫不盡從此大圓覺中流出。更無絲毫外來之物。然後佛也心也。見也息也。邪與正也。真與妄也。不待區別。曉然判於明鏡中矣。

荊溪吳都運書

竊觀。聖人之道。與如來之道。同一道也。未甞二也。聖人之道。則率性。如來之道。則見性。見性則可以明心。可以成佛。可以度眾生。率性。則可以正心。可以脩身。可以治國平天下。雖率與見異。而性則同也。非獨聖人與如來。同此一性。自曾子子思孟軻以降。至于近世伊洛晦菴水心篔[腮-田+匆]。及荊溪安撫都運侍郎。正脈綿綿。接踵而臻聖人之域。莫不同此性也。

西天唐土三十五祖。與德山臨濟至于近代妙喜應菴。或下世間有作者而出。發揚佛祖不傳之秘。於言句之外。是亦同此性也。此性既同。則此道亦同。此道既同。則百家諸儒之書與五千大藏之文。同一舌也。是故聖人曰。吾道一以貫之。如來亦曰。十方世界中。惟有一乘法。然此一乘之法。與一貫之道。即此性。此性即此法。此法即此道。道也。法也。性也。名異體同。其為體也。天包無外。細入秋毫。迎之而不見。弃之而常在。天地依此而立。日月依此而明。聖人依此而設教。如來依此而示現。即儒所謂皇極。無極。大極。釋所謂。本地風光。本來面目。本生父母。是也。

仰惟安撫都運荊溪侍郎當代道學宗主。清鎮臺藩。政傳中外。闢學校。明仁義。安巨室。寬小民。實謂盡此正心誠意之道。行且力矣。以一身。為金口木舌。化湖湘。為洙泗矣。獨釋氏之宗。索然墜地。猶未獲盡此心。為此道盟至耳。願於正三綱。修五常之暇。略移一瞬。以照釋氏之宗。則見聖人之道。與如來之道。同一揆矣。或謂釋氏之宗。多迂闊。多虗無。非迂濶也。非虗無也。蓋此本來面目。本地風光。與夫大極皇極。浩浩然。蕩蕩然。不可得而形容。不可得而擬議。故其立言也。多曠達。寓理也。多幽潛。即幽潛。以見其妙。杲如白晝之明。即曠達。以見其微端。如眉睫之近。其理之幽潛。言之曠達。莫不發越乎此心之中。未常隱也。故聖人曰。以我為隱乎。吾無隱乎爾。如來亦曰。法法不隱藏。古今常獨露。但此義。雖至近至易。而非世間聦明利智之。所能達。是須脫去一切情塵解路。至胷中一寸之地。廓若太虗之廣。則此義。洞然明矣。而亦便知森羅萬象。昆蟲草木。即此義。喜怒哀樂。折旋俯仰。即此義。此義既明。則百家諸儒之書。五千大藏之教。未抵一箇之字。

昔李翱相公。見藥山。以雲在青天水在瓶。明此義。無盡居士見兜率。於夜半。觸翻泉鉢。證此義。山谷道人見晦堂。聞桂香。符此義。無垢狀元見妙喜。聽蛙聲。契此義。與夫從上道學諸巨儒。莫不盡與釋氏游。而相與握手于至妙至玄之表。近世雖無大顛妙喜輩。可敬而尚之。

惟台座揭日月之大明。懸古今之至鑑。燭於混元未判之先。則見聖人之道。與如來之道。同一揆也。明矣。

   荊溪吳都運書

竊觀釋氏之道。以戒定慧三學為宗。戒則律以持心。定則靜以照心。慧則智以明心。有慧無定戒。則念念在放逸。徒爾事言說。而不能斷輪迴脫生死。有定無戒慧。則念念在虗寂。徒爾滯頑空。而不能唱大教導羣生。有戒無定慧。則念念在執捉。徒爾拘法度。而不能一是非。齊物我。然而慧即定。定即戒。戒能生定。定即生慧。慧也定也戒也。祖乎一心。心本不有。戒定慧復從何得。然則不有而有。廣若太虗。盡大千沙界。艸木叢林。鳥獸人畜。與夫八萬四千塵勞。總即此心。心不生即戒。心不動即定。心不昧即慧。戒定慧即此心之本具。初不待習而後得也。有時不有。細如毫末。應一切真如般若。菩提解脫。與夫八萬四千行願。總非此心。心非戒而自止。心非定而自息。心非慧而自通。戒定慧與此心。俱無形相。雖時時而習之。無所得也。於無所得處。無所不得。則得本無得。無得之得。是為真得。其為得也。寬廓非外。寂寥非內。瞻之在前。忽焉在後。不可取。不取捨。不可名。不可狀。此即從上百千佛祖。以器傳器。以鏡照鏡。一段奇特因緣。謂之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也。是故達磨大師。自西天竺國而來。始見梁朝武帝。問聖義諦中。以何為第一。達磨奏云。廓然無聖。又問對朕者誰。奏云不識。此即達磨。為武帝直指此心。以有言示無言也。帝不契。達磨遂折葦渡江。徑歸少室峯下。面壁屹然而坐。此又為盡大地眾生。直指此心。以無言示有言也。歷九載星霜。無人領旨。惟神光可大師。斷一臂。禮三拜。叉手而立。默爾全身擔荷於形名未兆之先。是謂達磨西來。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自此毒流東土。接響承虗。可傳燦。燦傳信。信傳忍。忍傳能。能即賣柴漢。是謂六祖祖下分二傳。一曰南嶽讓。二曰青原思。惟讓接機敏利。雷轟電馳。散枝派於四方。星分碁布。源源不絕。即南嶽福嚴山。是其唱道之地。慨夫時移道喪。至今幾五七百載。而漸至乎絕滅無聞矣。雖吾浙全盛之地。所在叢林。尤多汙雜。求其深明此道。步步踏實者。未之有也。信有此道。時時步移者。亦鮮矣。道既不明。又不信矣。欲望吾佛祖之教。復興於此。其可得乎。粗有志於參學流通之士。對此得不為之痛心大息者哉。

如某者。自幼削髮。因篤信此道。而游方。始造淨慈天目之室。提狗子無佛性話。心心相承。念念相續者。三載。晝以繼夜。夜以達旦。是必欲剖此念。破此心。以見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忽一日。於著力不到處。此念此心未萌處。泮若氷消。豁然迥露。如太虗之朗月。獨耀于中霄。當是時也。上不見有諸佛。下不見有眾生。內不見有自。外不見有山河。巍巍堂堂。煒煒煌煌。惟一清淨。無依無欲。大解脫境界。即前所謂。無得之得。是為真得。其戒定慧。亦無處容受。戒定慧既無處容受。則一切逆順是非。好惡長短。如太虗之雲。於我何有哉。爾後即以此。扣之靈隱石田。參之天童癡絕。證之徑山無準。洎笑翁大歇北磵石溪。莫不盡跨其門。而審之。然而所見。亦各有淺深。所用亦各有高下。若夫從上佛祖。千差萬別。隱顯機緣。是皆紅爐上一點雪。

仰惟都運詔使。國史寶文。荊溪侍郎。道學正統。得伊周孔孟之正傳。廉明仁愛。教士養民。當世一人耳。某宿何厚幸。獲遭際於此時。實千載一遇也。龍興之寵擢。道林之改遷。眷顧異常。實出過外之望。四絕堂上。獲聆無極之論。侍郎謂。無極乃此箇道理。無窮極也。又謂。孔孟之說如是。伊洛之說又如是。晦菴象山之說又如是。是以見此箇道理。無窮極也。然而理既無極。事亦無極。事本無名。因理而得。理本無形。因事而顯。始自天開地闢。至於三皇五帝。歷代君臣。一治一亂。一興一亡。是事之無極也。事不自立。因理而顯。理即心也。天地萬物。生我心內。治亂興亡。自此心中流出。故曰。事本無名。因理而得。心即理也。即天地萬物。四時代謝。治亂興亡。以見此心。是理之無極也。故曰。理本無形。因事而顯。事即理也。理即事也。事與理融。是為極也。極之為極。浩浩蕩蕩。杳杳冥冥。不可窮不可盡。是為無極。無極之極。是為太極。太極乃中也。中也者即天地萬物。喜怒哀樂。未具以前。清虗之至理也。然此清虗之理。含藏天地萬物。與夫喜怒哀樂。是謂中也。其為中也。圓同太虗。非欠非餘。能平高下。不墮有無。即吾佛氏。所謂正法眼藏。孟氏所謂浩然之氣。孔氏所謂一貫之道。以是融會。儒之與釋。雖門戶不同。道之所在。只一也。

友山序

友直友諒友多聞。聖人之遺訓也。直則開心見誠。諒則察往知來。多聞非具正遍知之謂歟。在古亦曰。擇朋須勝。似我不如無。取友之道也如此。必謙上人之號友山。文不在茲乎。插天拔地而不倚。山之直也。風來樹動。葉落知秋。山之諒也。鐘鳴谷應。猿啼寉唳。非山之多聞也歟。今上人。取山為友者。是三德也。蓋德可以益于吾也。然山亦靜亦定。靜定之間。戒慧自足。吾今取山為友者。豈徒然哉。

甲申秋之七日。上人瓣香幅紙。請雪巖老叟。序以證之。序非所能也。姑即此義。以理此事。直書以遺之云。

無翁序

淨行禪者。踐臘雖淺。志願極深。神凝秋水。氣稟辰霜。問道于雪巖老叟。若將有得焉。而又輒以號為問。姑即無翁二字扁之。亦誘進之一端也。能於無字下。洞見根源。則行不練而成。淨不澄而清矣。少而稱翁。又何礙焉。叟復示以偈曰。萬法重重一字收。拈來頓在鼻尖頭。皤然白髮鏡中見。覿面何曾有趙州。

雲山序

白雲依依。青山巍巍。光風浩浩。霽月輝輝。彷彿善財童子。與德雲比丘。在別峰相見之時。人也境也。事也理也。今也古也。纖塵無間。毫髮不移。上人有以永德自名。雲山自號者。飜然而起曰。我本無名。假永德以自稱。我本無號。假雲山以自號。師肯賜一語為證否。曰唯。學至於無。空萬緣。無一塵之可得。正善財於七日中間。親見老德雲消息。豈暫時聞見之可及也哉。所以上人自名永德也。德既永矣。道亦永焉。上人之號雲山。實也非假也。故書一偈。以旌之。縱目無心與麼看。擎天拔地黑漫漫。誰知七日不相見。只在眉峰一寸間。

靜山序(并偈)

萬緣不涉。萬法自閑。此靜之義也。靜則定。定則安。所謂安若太山。萬機不能撓矣。然靜必有動。動必有作。作必有言。靜山二字。由是而得。普寂之號。由是而稱。雪巖一偈。亦由是而成。偈曰。一跡無餘萬籟沈。巒光月色共深深。誰知尚有[此/且]兒閙。龍在霜枯木裏吟。

秋江序(并偈)

秋江。智月上人之自號也。涼秋月明。空江浪平。上下一色。表裏洞明。心也佛也。禪也道也。名也號也。覔一絲毫有相。了不可得。非上人之見處也歟。若只與麼。猶是過患邊事。姑示一偈云。漾漾銀河玉宇流。淨如白練冷光浮。老胡一葦踏不著。零落西風斷岸頭。

中山序(并銘)

乾坤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祕在形山。古人覿面相呈。何祕之有。道寶藏主。以中山自號。山既立中。中則有外。中外相承。祕可見矣。雪巖老叟。為銘之曰。不倚曰中。屹立曰山。白雲四座。明月一間。獨坐天心存正念。直透須彌只等閑。

天全說

嗣樗侍者。自號天全。請說于雪巖老叟曰。何義也。朽腐不收之木。亘千萬劫。而不涉春秋。無斵削雕刻斧斤之患。以殘吾軀。無依附寄托棟梁之任。以重吾肩。抱烟雲而自樂。伴苔蘚以閑眠。循循焉望望焉。夫是者謂之天全。予曰否。天全乃全其天。各各全吾所賦之天。利者不鈍。愚者不賢。直者不曲。脆者不堅。而又愛者汎。獨者專。執者方。轉者圓。或又曰否。吾則曰然。於是出一偈。以美其稱。頌其德。發其全。全之者天。廣而無量亦無邊。遍覆三千與大千。欠闕不存[此/且]子相。運行當與日同圓。

一溪銘

溪清可鑑。萬派一源。無上妙道。唯心可傳。道清諱也。一溪號之。作是銘者。雪巖為誰。

鐵船銘(濟)

今茲巨舟。匪木之儔。開乾坤鞴。模範九州。發性天火。石爍金流。形名未具。運載周。不加櫓櫂。惟重惟浮。博濟四海。任其去留。一篷明月。萬里清秋。

偈頌

送德富藏主之衡

集雲雲外小睡虎。毛色金斑威百步。頂門正眼爍乾坤。等閑亦或生風雨。拂曉出門去何處。衡陽城中訪親故。記之早晚即歸來。震雷一喝了此末後句。

送光後堂(并序)

妙光首座。兩載游從如一日。蓋孜孜于道。不知光陰之易也如此。俄然需偈為別。因筆以餞云 春風惡。春風惡。一夜梅花盡吹落。人來話別欲游吳。踏斷東南天一角。春風惡。春風惡。八千里外望西川。從前都是錯。

宗正上人

金襴之外傳何物。應道門前倒剎竿。亘古亘今全提句。好向聲前著眼看。衲僧衣鉢只者是。汝今得正宗旨。寄集雲單號別傳。枚數英才先屈指。忽來告假歸清江。窻前梅早春漸芳。一枝橫出蒼烟外。泉聲噴雪巖流香。

惠洪上人

洪濛既判。惠然紅日。天地開明。即心是佛。塵沙剎海。遍界發輝。一絲毫頭。昧之不得。却須直下掀飜。休為知見所執。受用只此平常。更無玄妙奇特。若是衲僧門下。難免痛棒三十。目今且贈四藤。任便東西南北。回首集雲峰。面前青突兀。

送契寧上人

道契佛祖。身自康寧。行篤言寡。名香德馨。一塵不染。千里前程。番陽浩浩。集雲青青。穩泛扁舟短櫂。西風浪平。

紹隆上人

行以德紹。道以時隆。浮薄在彼。端確在躬。衣單下事還一同。道德言行誠明中。語默動靜昭日月。折旋俯仰生春風。上人夏在集雲峰。倐起湘江歸興濃。庭前索索飄井桐。赤肩擔瘦笻。

真惠上人

將謂如來。惠戒三昧。此語雖真。此意未在。正似湘江兩半晴。岳面不開雲靉靆。一日升天四海明。杖頭掀轉却頭輕。不移跬步到潭城。相逢歷歷話前程。

本來上人

本不曾來亦不去。百二十日如是住。昨夜西風忽轉頭。花開闌畔木犀樹。收拾行囊話起單。集雲東湖來去間。雙桂枝頭冷消息。却與荷花香一般。

慶一上人(聞訃)

識得一。萬事畢。慶快平生是今日。佛祖單傳無二心。生死洞然空四壁。匇匇聞訃來歸。不礙獨行特立。羣峰疊亂青。遠水漾虗碧。寥寥天地間。來去有何極。韶華自轉春無迹。

了恩典座

十二時中。承誰恩力。俯仰折旋。不須外覔。著衣喫飯。一了便了。開眼天明。是誰不曉。大地沙門隻眼睛。丈六金身一莖草。

志滿上人

夫志在謙毋自滿。勿以其長跨人短。海因有量天亦聾。人未有德休恃聦。君不見。水涸山枯物憔悴。春暖風和蝶蜂至。欲在叢林立此身。學以成其志。

祖機上人

靈妙之機。佛祖莫知。疾則蹉過。遲非所宜。靈在自妙在日用。喫著衣。一靜一動。動靜兩忘。波停岳聳。

元覺上人

妙覺明淨。元無所覺。如鄱陽湖。秋波不作。亦若匡廬。雲平月壑。笠頂西風閑去來。拄杖頭邊空索索。打碎靈龜殻。

智遠上人

智聰則遠。機圓自轉。似走盤珠。如萬花苑。開落不在春秋。動靜不滯去留。雲悠悠水悠悠。天外月如鈎。雪峰袞出三箇木毬。

克圓上人

克期取證。功行圓。湘南潭北。一月在天。五峰深處。萬象皎然。相見不須撫背。痛與肋下三拳。掣風掣顛。

覺初上人

靈覺之初。廓然太虗。巘雲平岳頂。海月照珊瑚。描不如。畫不如。詠不如。一段靈光今古無。元是兜率橋頭三生藏裏夜明珠。

道可道者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名既非常。如器中鍠。道既非常。如日之光。如器中鍠。聲出於內。如日之光。光照無方。夫如是。乃可稱有道之者。非獨善一身。而達之萬

道從上人

惟道是從。惟心是宗。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夢幻了了。來去匇匇。水中之月。樹上之風。作如是觀。無塞不通。

了明上人

了明明了。孤光皎皎。夜永月寒。雲開天曉。二淛江山拄杖頭。脫略根塵靜悄悄。大明當空。無幽不照。如是行脚。行脚事了。百煉精金。由指而遶。

智賢上人

智者必賢。正者不偏。平坦性地。朗我心天。折旋俯仰。諸佛現前。一光同照。萬象樅然。

本善上人

本來面目。善自參詳。六般神用。晝夜放光。不須擬議。切忌承當。風前一陣木犀香。金粟花黃。

行坦上人

細行循循。大道坦坦。得處至要。用處至簡。從上一千七百人。七縱八橫。大機大用。肩上無過擔片橫版。頂門只具一隻正眼。譬如斬一握絲。一斬俱斬。一切盡斬。

普義上人

雲門普。趙州無。二字一義。茄子落蘇。提起便會。直入聖賢閫域。聲前擬議。未免者也之乎。且聽端的下箇註脚。俱。

如珠上人

等閑剔出影團團。一一如珠走玉盤。風前燦燦寶光寒。落落誰從轉處看。當隨機括動。休被眼睛瞞。魚目光生也一般。天上蟾蜍水底浴。明暗不相干。

法立上人

萬法無根。從何而立。一念心堅。銀山鐵壁。發大誓願。大解脫幢。萬木生秋風自凉。庭前一陣桂花香。

法茂上人

野鳥山花能說法。茂林脩竹是參徒。時常舉一箇心字。覿面當機見也無。雲埋夜月。冰透玉壺。明暗雙忘。理事一如。差乎緣木求魚。

允寬上人

初無允諾。寬著程限。一似跳黃河。盡力要合眼。跳過跳不過。直要橫擔板。南北天高雲淡淡。漁歌秋色晚。

嗣牧上人

先以放。嗣以牧。兩鼻穿。四蹄禿。有闌圈。無拘束。山自青。水自綠。從來饑飽不相干。幻泡影中休碌碌。單單贏得這題目。

惠性上人

惠性忽通。差別無礙。七縱八橫。得大自在。向微塵裏轉渾身。影落五湖雲水外。問時人。會不會。明白一句子。卞璧無瑕。驪珠絕纇。

傳義上人

直指之道。義不可傳。不立文字。昭昭現前。萬里不掛片雲。一亘白日青天。聲前有意。句後無言。理事雙遣也。木頭碌磚。

如山上人

絕毫絕釐。如山如岳。萬里高飛。遙空一鶚。見不到處。天涯海角。智不及處。大圓滿覺。西風蕭條黃葉落。古殿深沈撼金鐸。却悔當初賺行脚。

師亮禪者

憶昔西山亮座主。曾有虗空解講語。喚得回頭是馬師。規鑒叢林照千古。上人學禪不學教。禪教初無二門戶。一拳打破太虗空。知音不在頻頻舉。

佛祖讚

出山相

六年饑餓。半夜癡狂。貧兒拾得錫。赤脚走忙忙。

觀音

鰲翔海運。地迥天空。一瓶淨水。五濁惡風。安得眾生界具證圓通。

其二

以耳返觀。夜濤傳別谷之聲。以眼返聽。甘露散垂楊之碧。所返既忘。觀聽亦寂。夫是之謂救苦慈悲願力。

魚籃婦

行步輕盈。梳裝濟楚。示大慈悲。救眾生苦。智眼堪憐盡不明。只道籃中賣錦鱗。

其二

籃裏清風。手頭生活。要將魚目換明珠。豈是慈悲菩薩。有智慧人。不消一劄。

馬郎婦(為涇上人贊)

謾說教人學誦經。胸中涇渭甚分明。金沙影裏無窮數。散作一灘流水聲。

維摩

尫羸面孔。蹊蹺肚膓。憂愁苦惱。詐病在床。說離生死妙法。一默無雙。

達磨

九年壁觀顯家風。半是真誠半脫空。一葦不知何處在。長江依舊水流東。

布袋

一笑生春風。雙瞳湛秋水。日月拄杖頭。乾坤布袋裏。彌勒忽然下生。何處尋你。

臨濟

眼生三角。頭峭五嶽。三遭瞎棒折驢腰。一喝當空。星斗落錯。

朝陽

穴鼻針。無縫襖。一綫紅日頭。聯得似恰好。

其二

離離披披破骨董。補一孔了又一孔。三竿紅日透籬邊。看來何止七斤重。

自讚

德富藏主請

巍巍堂堂。煒煒煌煌。佩小釋迦懸記。身穿  御賜衣黃。人言有德可富。自羞伎倆尋常。蕭蕭兩風霜。

昭如長老請(住木平)

海印發光。昭然如日。曾對大元  聖主。默說不二法門。默而說說而默。中興大仰叢林。天下第一法窟。見者是誰。石頭古佛。

智坦西堂請

大智洞明。大道坦平。生鐵面具。不近人情。雲峯日朗。雪谷雷鳴。激起曝腮焦尾。同躍天庭。

原妙侍者請 (高峯)

上大今無人。雪巖可知禮也。虗名塞破乾坤。分付原妙侍者。

嘯巖居士請(入錢塘北關祖師會)

湖山影裏。水月光中。似我非我。朧朧。兩眼平生四海空。

如初禪人請 (半身)

身披  御賜衣。名在江湖上。對面忽相呈。全全不似像。雪白眉毛頷下生。仔細看來。何止長一丈。也是起模畫樣。

覺圓居士請

妙覺圓明。離諸聞見。纔涉安排。雲遮日面。若言即此是山僧。三尺竹篦如掣電。好好看方便。

雪巖和尚語錄卷(終)

No. 1397-B

濟北之後。法席惟東山老祖。一瓦鼓歌為絕唱。到破沙盆下。其聲益宏。若夫翻經易訁□續□音微。吾仰山師叔。幾至銷歇。雖然其間大有節奏。在具眼衲僧。試自甄別。大德戊戌休夏。寓雪竇前育王屬姪比丘淨日拜手。

No. 1397-C 補遺

題羅漢手軸

松風浩浩。水潺潺。白雲影裡。枯木寒巖。十八高人。行住坐臥。神通游戲其間。龍耳無聽。虎體元班。

圓覺經

大虗圓滿。妙覺混融。如春化物。和而不同。力不在東風。

應菴付密菴法語

破沙盆。蓋天蓋地。是我祖大徹投機句也無。若道是。未見應菴在。若道不是。蹉過密菴了也。後之學者。苟不□□開正眼。未免只喚作破沙盆。

題坐禪鍼

記著一字。喚作依模脫□□□□□□□□□□□自有一條通天大路。因(甚)□□□□□□。

偃溪語

佛照老人。倒握妙喜三尺竹篦。罵風打雨。奔雷掣電。激起東波濤。翻作偃溪流水。自一而三。會三而一。五髻峯高勢插天。雙徑如絃直。

枯巖頌軸

我觀是軸。語不滋潤。句不新鮮。蓋從枯字上發越也。而又卓絕無路。玲瓏莫窺。得非巖乎。

小佛事

清妙侍者火

佛祖道妙。絕點純清。全體全用。三喚三應。雖然病在心腹。依前不墮常情。作麼生。飛煙滅。轉見光明。

介俊侍者火

俊哉衲子。介然自立。三應聲中。銀山鐵壁。喜識盡髑髏乾。烈焰光中珠走盤。

惟則上座火

惟天惟大。惟堯則之。古今一體。生死同歸。無氣息。絕離微。火出木盡。煙滅飛。

悟上座入塔

悟時悟迷底。迷時迷悟底。迷悟兩俱忘。畢竟是甚底。一堆白骨冷如氷。萬疊青山翠如□。

樞菴主下火

靈樞密運。神機顯發。豎指豎拳。有殺有活。八十餘年。受用不盡。末後抽身。生涯轉闊。烈焰堆中阿剌剌。

No. 1397-D 評論

山菴雜錄云。仰山雪巖和尚。婺州人。立志超卓。非其人不與交。早歲見無準于徑山。因鑄鐘。令作疏語。師成偈云。通身只是一張口。百煉爐中袞出來。斷送夕陽歸去後。又催明月上樓臺。於是命。居侍司。職滿。準別請代職者。師不欲與是人交承。望見準送入門。即伏牕檻。作嘔吐聲。甚厲。準知其情。故指云。此子無福。職始解。得嘔血病。大怒之。師絕不為意。暨出世。嗣法薌。雖屢屢拈出。不著於人。有云。破蒲團上。地裂天崩。不從人得。云云。復懷香就座。至仰山。始為無準焚却。尚有有準的無準的之語。余謂。雪巖年少。被邁氣使。而無準為一代宗師。不能含忍。致父子情乖如此。凡據大方。握拂者。亦足自鑒。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397 雪巖祖欽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